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七十九章 旁观者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古丽居然离开了!她居然离开了!

    天闲在原地站了好久,脑子里一片混乱,只有这个念头在不断的翻腾。

    在生死边缘结识的同伴,默契的、甚至是心意相通的度过了常人无法想象的难关,死去的卓雅托付自己好好照顾她,她也曾说要留下来,重新面对自己的新生活。

    可她现在离开了!

    天闲感到心在抽搐,他完全不知道古丽还有什么地方可去,忽然间天闲发现古丽的确无依无靠,她什么都没有,故乡、亲人,现在又失去了所有的朋友。

    哪会去哪?哪今后怎么生存?她怎么避开圣灵殿的追捕?她要怎么面对身体被时间禁锢,怎么忍受这种不老不死的孤独?

    望着夜空,天闲满心迷茫。

    “特使,您……还是先和我们去新的住处吧。”

    引领天闲和古丽去新住处的侍者满面为难,他听到了刚才天闲和古丽的争吵,也看到了天闲的情绪很不好,但职责所在,他不得不上来提醒。

    天闲望了一眼前面的大房子,“我已经知道位置了,这里没你们的事了。”

    这个侍者立刻如蒙大赦,对背后挥挥手,带着他的部下迅速离开。

    等那些侍者全@ 部走光,天闲敲了敲荒尘大剑,“知道古丽在哪吗?”

    邪眼的火焰在剑锋上跳起来,懒洋洋的说道:“这个我可不知道,她的身体中的确曾经残留过我的一部分力量,但时间太久了,早已经消散了。”

    “三角?咕噜?”

    三角从天闲的袖子上飘出来,无奈的摊开光弧触手,“很遗憾我的主人。我没有任何追踪她的办法。”

    咕噜跳到地上,化成一个小型魔兽,四下嗅了嗅,也是摇头的说道:“她是用圣痕离开的,根本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天闲叹了口气,心中也明白想要追踪古丽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如果你没有把瞬影毫无保留的融进她的剑中。现在倒是可以依靠瞬影的气息来追踪。可惜,现在你唯一的线索也中断了。”

    对于邪眼略带嘲弄的话,天闲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去理会,吐了口气说道:“我们走,准备战斗。”

    “哦?你去哪?”邪眼问道。

    天闲五指紧握,咯咯作响,“当然是去找罪魁祸首算账!”

    离开这片贵宾居住区,天闲径直往血盟的驻地而去。

    血盟在龙渊帝国的驻地,也就是大小姐的居所。这个驻地并不在皇宫附近,甚至位置还有些偏僻,显然龙渊帝国并不打算和血盟有过深的交往。

    这给天闲提供了不少便利。

    如果要是拆了这个鬼地方,倒也免得连累普通人!天闲怀着杀人的怒意直接从正门靠近了驻地。

    这个驻地倒是和大小姐在血盟的私人住处有些相似,吊阁小楼,红瓦矮墙,虽然地处偏僻,但布置的颇为雅致。

    “什么人!”门口的守卫立刻上前将天闲拦住。

    “砰砰!”

    两拳将这两个守卫直接打飞。天闲一脚踹开大门,倒提荒尘大剑走进了院子。

    跨进院子的一瞬间。院中的假山、水池,还有几棵大树上同时射出几道人影扑向天闲,人影身在半空已经闪出寒光,显然是拔出了武器。

    “滚!!”

    怒喝一声,天闲举起荒尘大剑,狠狠在身前一插!地面之下冲起一股无形劲气。那几道人影撞在这股劲气上都是闷哼一声,倒仰飞了出去。

    荒尘大剑插在地上,地面隐隐颤抖,并且开始慢慢开裂,裂缝自天闲脚下延伸向四面八方而去。

    天闲背后的大门和矮墙首先遭殃。在开裂的地面上顿时段成几截,随后轰然倒下。

    而延伸向正门阁楼的地缝,在就要触到门户时,被一只精巧的玉足踩住了。

    “哟~~这不是天闲小弟吗?”大小姐笑容满面的出现了。

    “如此良宵,天闲小弟不陪着佳人,却到我这里来胡乱拆房子,真是大煞风景。”

    “呛”的一声拔出荒尘大剑,天闲以剑直指大小姐,怒声问道:“你到底对古丽说了什么?”

    “古丽姐姐?”大小姐有些迷惑,“天闲小弟这样愤怒,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她走了。”天闲牙齿咯咯作响

    “走了?”大小姐看起来还是不明白,“走了……是什么意思?难道天闲小弟找不到古丽姐姐,以为在我这吗?”

    “轰!!”

    荒尘大剑暴风般贴着大小姐的脸飞过,直接砸穿了她身后的小阁楼,把阁楼另一面的一座假山砍成了两半……

    “我不想听废话!”

    天闲一招手,荒尘大剑倒飞而回,轰然又在阁楼上开了一个大洞,这个并不怎么坚固的小楼顿时根基不稳的歪向了一边。

    大小姐的脸色沉了下来,抬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细细的伤口,寒声说道:“天闲小弟,你深夜创到我这里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伤我的人,还毁了我的房子!你不要欺人太甚!”

    天闲双眼微微发红,“欺人太甚的是你!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如果不是你对古丽说了什么,以她的个性,绝对不会离开的!”

    “哦……我明白了。”大小姐擦掉脸上淡淡的血迹,嘲弄的笑了一声,“原来是古丽姐姐受不了你的愚蠢和自大,已经离开了,然后你就打上门来找我要人!哈哈!这简直是荒谬!”

    大小姐指着天闲喝道:“你这个无脑的莽夫!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怂恿了古丽,有什么证据证明是因为我的原因才使她离开?只凭你自己的臆断?”

    天闲气的浑身发抖,“她从来没有这样,如果不是你……”

    大小姐当即打断天闲,“难道就不是你的错!?”

    天闲猛然愣住。

    用鄙夷的目光望着天闲,大小姐冷冷说道:“自己的女人抛弃自己远走高飞。不去思考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做错了,居然跑到别人的地方来胡搅蛮缠,你这样的男人,古丽姐姐早些离开真是正确的选择。”

    天闲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我的原因?难道是我的原因?

    大小姐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泼的天闲全身发凉。

    没错……不管怎么样,不管大小姐是不是对古丽说了什么,可最终……最终依旧是自己的原因。古丽在愤怒,在不甘心,她在说自己把她当作宠物一样看待……

    对于古丽自己自然是真诚的,但……真诚不一定就不会做错事。

    大小姐见天闲愣住,也是叹了口气,“古丽姐姐离开了吗?真是难为她了,你不必怀疑我,我与古丽姐姐只是合得来而已,一起聊聊女人的事。并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如果她已经选择离开,我劝你还是不要把时间花在和我胡搅蛮缠上,早点去把她找回来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大小姐有点无奈似的看了看天闲,“你最好也好好的反省,为什么古丽姐姐会舍你而去,否则……找到她也毫无用处。”

    天闲几乎是有些木然的离开了大小姐的住处……

    等天闲走的远了,大小姐才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吩咐道:“把周围清理干净,立刻叫人来连夜修理房屋。”

    “是!”驻地的守卫们迅速行动了起来。

    对于驻地被破坏。大小姐似乎根本不在意,她迈着轻快的脚步走进了已经歪斜的小楼,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走进去把门关好,然后露出了和善的笑意。

    “他走了。”

    房间里,古丽满脸茫然的坐在桌前。听到大小姐的话眼神闪过几分落寞,“他……他走了?”

    大小姐坐下来,拉住古丽的手,“姐姐不要伤心,妹妹虽然年纪小。但男人见的多了,他们大多都是这样的,喜欢女人,但也只是喜欢而已,他们想随心所欲,根本不会关心女人在想什么。”

    “可……可他应该不一样的……”

    大小姐轻轻笑笑,“姐姐还是先别想这些事了,这段时间就在妹妹这里住下,他应该不会再来了,来,喝杯茶,然后先睡吧。”

    大小姐倒了满满一杯的清茶,放到了古丽眼前。

    ……

    天闲从未感觉龙渊帝国的大街如此寒冷。

    深夜走在白天繁华无比,但现在清冷无人的街道上,天闲感到全身发凉,这是自从逆心诀小成之后,第一次感到普通环境中空气的寒冷。

    “小子,你的状况有些不好。”邪眼的声音缓缓传来。

    “我的主人,古丽小姐虽然离开了,但主人还是应该打起精神来。”三角也劝着天闲。

    “是啊,我们现在不是应该去找古丽小姐的吗?主人这个样子是找不到的。”咕噜试图激发天闲的斗志。

    天闲停下脚步,微微苦笑,“找?去哪找?她根本没有能去的地方,我根本不知道她会去哪?而且她想避开我的话,我根本追不上她。”

    邪眼的火焰在天闲发梢出现,有些不满的说道:“小子,你这么消沉的话可是没办法再获得更强大的力量,我也没办法继续突破封印的,打起精神来,一个女人而已!人类有无数个女人,失去一个根本不算什么。”

    天闲懒得和邪眼争论这些,仰头望向半空,心中空荡荡的,在大小姐那闹了一场,反而让天闲更加沮丧。

    大小姐说的不错,归根结底,古丽离开的原因还是在于自己,可是……这个结症,到底在什么地方?

    “人类真是软弱!这种事就会垂头丧气!”邪眼无奈的大叹其气,“看星星是不会让那个女人回来的,想要她回来,就立刻去找!不知道她在哪就去想办法知道她在哪?总之赶紧给我行动!你这个该死的小子还想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

    “想办法……”天闲眼神动了动,“想办法知道她在哪?”

    “废话!这是第一步!等你能做到这个再去想怎么找到并且把她抓回来!否则的话一切全是放屁!所以现在立刻去给我想办法!去找人!去找东西!去找一切能知道她行踪的东西!无论如何,都给我快一点!再这么死气沉沉下去!我立刻把你烧成灰!!”

    天闲把目光慢慢从天空挪回街道上,“想办法知道她在哪……”

    “想办法……找人,找东西……”天闲喃喃自语着,忽然微微一怔,“找……找人……”

    眼神微微亮了起来,“对,我现在应该去找人帮我……我,我自己实在想不出什么东西……”

    “对的主人!”三角立刻兴奋的说道,“我们可以立刻去找那个龙九,他这段时间与古丽小姐接触的比较多,想必会有线索!”

    “对!”

    天闲大喜,但才一转身天闲又站住了。

    “不,不对!”

    “不对?”三角很奇怪,“什么不对,我的主人?”

    “古丽很讨厌龙九,不可能告诉他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连我都不知道古丽去了哪,龙九更不可能的知道,而且……他那个样子,现在已经自顾不暇了。”

    “那我们立刻发消息回沙漠边境,要大家帮忙!”咕噜立刻提议。

    天闲再次摇头,“不,他们都不了解这边的情况,我现在需要一个熟知最近古丽的动向,而且冷静理智的人帮理一理所有的事……”

    ……

    大概二十几分钟后,天闲再一次坐在了不久前才刚刚离开的房间中。

    “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龙四依旧是先前的打扮,清静削瘦,桌上也如常的摆着香炉。

    “深夜还前来打搅殿下,实在惭愧。”

    “没关系,只是和上次一样而已。”龙四摆着手,轻轻嗅着香炉里的香气,“你的那个同伴呢?为什么这次没来?”

    说着龙四抬起一队凤目深深望着天闲,“不会是她已经偷偷摸到这寝宫的其它地方去了吧?”

    “我……正是为了她而来的。”

    天闲也不保留,把古丽离开的前因后果对龙四说了一遍。

    “我想听听殿下对这件事的看法。”

    “哦?”

    龙四双眼亮了起来,“没想到你居然会为了这种事而来找我?”

    “殿下,这不是所谓的“这种事”,这对我来说十分重要。”

    “好吧……”龙四无奈的摇摇头,“谁叫我欠你一个人情,我就指点你一二好了。”

    龙四露出淡淡笑意,“这件事,简单的很。”(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