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七十五章 铸心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回到古丽的住处时,已经是破晓时分,天边开始渐渐发白,直到踏实的坐了下来,天闲和古丽才各自松了口气,看着对方直喘粗气的模样,不由都小声笑了起来。

    “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这一次我们两个要成为龙渊帝国的公敌,然后被拉倒广场上斩首。”古丽拍着心口,一脸心有余悸。

    “哈哈!像我这种有幸运女神眷顾的人是绝对不会遇到那种事情的。”天闲笑着挺了挺胸脯。

    古丽不由一阵好笑,颇为认真的问道:“你不会是在瞎说吧?那个醒神香和鬼面花真的有问题?”

    “当然!”说起这个天闲脸色也认真起来,“这件事我也很意外,龙渊帝国的皇宫之内居然如此混乱实在是无法想象,皇子暴毙,公主如临大敌,不仅有刺客,还有阴险的毒计,所有的皇族子嗣人人自危,我相信大帝对这些情况不会看不到,但他却视而不见,任凭这些事发展。”

    “龙渊帝国皇族的传闻由来已久,我也是这次来到这接触龙九后才真正体会到的,但是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传闻?”天闲有点奇怪,“8↙,什么传闻。”

    “在有些传闻中,龙渊帝国的帝位是所有皇族后嗣争夺的结果,虽然各个国家都是如此,但龙渊帝国却更加残酷,适龄的皇族后嗣间的争斗除了不可以明面进行战争之外,其它手段几乎都是被默许的,甚至偷袭、暗杀这样的事也屡见不鲜。”

    “被允许?”天闲愕然,“那岂不是要皇族大乱。”

    “在不引起混乱的前提下,大帝会控制一切,而只要是在大帝的容忍范围内。任何手段都不为过。”

    虽然只是传闻,但古丽的神色看起来完全是在说确凿的事实,“现在已经有一位皇子被毒杀了,龙九的境地也是岌岌可危,今天我们又亲眼见到了龙四公主的情况,我想这些传闻绝对不会是完全是空穴来风。而且就现在的情况来看。皇族内部,实际上已经十分混乱了。”

    天闲不得不承认古丽说的没错,龙渊帝国的皇族内斗,看来比起其它国家要残酷的多,而其中最让人感到心悸的是,正当壮年,深谋远虑的龙渊大帝对此视而不见,这简直就好像将一群凶残的野兽困在一个笼子里,然后等待最后那个最强最优秀的胜出者将所有竞争者杀死。

    只不过这些凶残的野兽。每一个都是皇族的皇子与公主。

    相比起来,那些早早因政治目的联姻,然后退出帝国权利斗争的皇族子嗣才是最幸福的吧……

    “算了!”天闲拍了拍脸颊,“这些是别人的家事,我们也管不着,现在还是做些自己的要紧事吧!”

    来到大厅当中的炼化阵前,看了看其中那些已经基本上被完全炼化,呈现出液体状的材料。天闲对着荒尘大剑问道:“准备的差不多了吧?”

    蓝光一闪,三角从荒尘大剑上跳了出来。“是的,我的主人!这些材料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进行铸造,不过……”

    “不过什么?”

    三角无奈似的摊开光弧触手,“主人真的要用瞬影铸剑吗?虽然古丽是主人亲密无间的伙伴,但请恕我直言。瞬间单独用来使用的效果更好一些,而且主人也更能发挥出它的威力。”

    “是的。”天闲只回答了前半句话,对于后边的话直接忽略。

    “那个……”古丽不由走了上来,“这件事我能不能……”

    天闲回头看过来,“我们之前不是已经说好了。可是不能反悔的?”

    “不,我只是……三角说的也很有道理,我觉得……”

    “这世界可不是有道理就可以的。”天闲嘿嘿一笑,“这东西或许我用起来威力更大,但显然你才是更合适它的主人,渡婆婆不是说要你好好修炼你的元晶圣痕,所以……你一定能将这件东西发挥到最大威力,对吧?”

    回想起渡婆最后对自己小声说的那句话,古丽顿时心脏怦怦乱跳,一张脸都绷紧了,大声答道:“会!我一定会的!”

    有点奇怪为什么古丽忽然间这么认真起来,但这个回答已经让天闲很开心了。

    “我之前让你准备的剑已经准备好了吧?”

    “准备好了。”

    “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开始!”

    “现在?你是不是先休息一下?”古丽有点担心的看了看天闲,“你来到这之后还没怎么休息过。”

    “没问题,等铸好了剑再休息不迟,你先去把剑拿来,哎呀快去吧……去吧!不要愣在这!”古丽显然没有把剑带在身上,也不可能放在大厅中,天闲直接把她推出大厅,然后离开返回来开始从三角手中接手炼化阵的运转。

    这次从血宗那里着实弄来了相当多的好东西,有许多材料天闲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好在三角博闻广识,虽然他反对用顺应该铸剑,但还是挑选了最好的铸造材料。

    炼化阵在天闲的操控下,原本三层的结构变得更加泾渭分明,外层的火焰呈赤红色,中间的一圈火焰呈青白色,而核心的火焰则几乎无色透明,犹如一团扭曲的空气在波动。

    无论是在雷霆古城的学习中,还是在三角和咕噜的教导中,天闲对于锻造炼化的技艺都十分上心,一来是想通过这另外一条途径更加了解圣痕,二来,天闲始终记得要为古丽重新铸造一把剑。

    这个愿望今天终于可以实现了。

    古丽很快返回了客厅,并带回了一个细长皮囊。

    这皮囊的质地优异,使用冰海海怪的皮制成,仅仅是一个皮囊就比古丽全身上下所有的衣衫加起来还要昂贵十倍。

    小心的将皮囊放在天闲面前,打开,里面露出了两把断剑。一黑一白,正是古丽和卓雅当初各自的佩剑。

    早在前些日子。天闲就向沙漠边境发回消息,派人去雷霆古城取回了卓雅墓前的剑,天闲明白古丽不想卓雅孤零零一个人呆在雷霆古城,但实际上……这两把剑还是都留在古丽身边的好,毕竟卓雅根本没有离开过古丽,只是她还没察觉到这一点。

    取出两把剑。古丽看起来依依不舍,“真的……要将这两把剑都用掉吗?”

    抚摸着破损的剑锋,古丽神色微微黯然,“这是卓雅留下的唯一遗物,我想……”

    “我没有要破坏这把剑的意思。”天闲对古丽自信的笑着,“我只是想要进行一次修复和改良而已,我觉得卓雅留下这把剑,或许更希望它能保护你,而不仅仅只是让你感到悲伤。”

    古丽不由沉默了下来。

    她抱着那把剑很久很久……终于慢慢的将它交到天闲手上。

    “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为了这一天我已经准备了很长世间,所有的细节都经过无数次的推敲,我很快会给你一件令你最满意的武器。”

    古丽擦了擦眼角淡淡的泪痕,点了点头,“嗯。”

    天闲将这两把剑全部投入了到了炼化阵中,两把剑在炼化阵外层汹涌的火焰中很快开始融化,变成液体的状态。

    古丽就在天闲身边。望着卓雅和自己的剑慢慢融化,心中的感情无比复杂。

    这两把剑。见证了她和卓雅之间的一切,如今卓雅已经离开,而这唯一的遗物也将以另外一种姿态呈现在自己面前。

    卓雅,你会怪我吗?古丽深吸一口气,喃喃自语……

    “呵呵……不会的……”

    犹如耳边轻语,那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古丽微微一惊。环顾四周,可哪里有卓雅的影子,她不由一下抓住天闲,“你……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声音?”天闲把全部精神专注的投入到炼化法阵中,“我只听到你在自言自语而已。并没有其他的声音。”

    定了定神,古丽很快冷静下来,并放开天闲,忽然间感到自己有点神经质,歉然笑道:“我……不,没什么?”

    “还在想念卓雅吗?这不需要道歉,我也很想念她。”

    “你……你?”

    “嗯……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人实在太少了,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希望我当时能救活她,这是我的一个遗憾,或许会铭记终生。”

    天闲一直记得卓雅离开的那一刻,那个冷面的女人露出的温柔眼神,她将古丽的手放到自己手心时的那种执着和期望,在永无止境的战斗和无法逃脱的黑暗中,她却以这份希望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光明,满手鲜血,化身修罗的她,在离去的那一刻,或许已经得到了救赎……

    但这却给天闲留下了巨大的遗憾……

    回想那一天,古丽神色微微有些了奇妙的变化,“说起来,她从小就不会看人,临死的时候也是一样,居然会希望你这样的小鬼能照顾我,真是……”

    “或许吧,但就算我只是个小鬼,可当时我也已经答应过她,我一定会尽力去做好,我从不答应将死之人的请求,因为那样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但已经答应过的……就一定做到。”

    古丽歪头瞧着天闲,小声问道:“那么……你会照顾我喽?”

    “嗯。”

    古丽咬着嘴唇轻轻的笑了,望着天闲专注于炼化阵的侧脸,再次问道:“那我遇到危险,你会不会来救我?”

    “嗯!”

    “那……我受伤,或者生病了你会照顾我吗?”

    “嗯。”

    “那……我不开心了,你会哄我吗?”

    天闲回过头,看着满脸期待的古丽,奇怪的眨眨眼,“臭女人你没事吧?”

    古丽顿时被气得直翻白眼。

    看着古丽怒气冲冲离开,天闲无奈的摇头,“女人啊……好麻烦。”

    古丽不在,天闲倒是也乐得清静,这次铸剑已经筹划许久,几乎每一个细节都推演过许多次。但天闲依旧十分谨慎小心,这一次务必要做到最好。

    两把剑很快就化成了液体,呈现出罕见黑白两两色,显然当初铸造这两把剑的也不是普通的材料。

    运转炼化阵,天闲将这两股液体慢慢逼入中层火焰之中。

    这炼化阵的中层火焰以邪眼的火焰为主,霸道绝伦。青白的火焰灼烧着两把剑的本体材料,将其中少量的杂质和一些不够顶尖的材料全部烧掉,顿时爆出一片绚烂的火星。

    全神关注的洗髓两把剑的主体,天光大亮之时,这两把剑的原材料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无论是黑色的液体还是白色的液体都显得更加纯粹,而且在邪眼的火焰中稳定的漂浮着,再也没有任何杂质被灼烧,已经达到了最大的纯净度。

    深吸一口。天闲再次将这两把剑的主体材料想炼化阵的最中心部分逼去。

    所有的材料都已经炼化完成,犹如个水团在中央透明的火焰中缓缓稳定的运转,两把剑的主体材料陡然进入,整个水团顿时沸腾起来,同时,一直泾渭分明的黑白两色也第一次融合起来,水团的颜色化为灰白,沸腾的更加剧烈。

    随着最后阶段的进行。炼化阵也开始发生变化,外面两侧的火焰开始收缩。变得纯粹,纳入中心火焰全力锻造新的武器。

    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而且人类大陆上或许根本没有先例,依照目前人类使用的方法,要想这样锻造一把剑的程序十分复杂,炼化、锻造都需要相应的法阵才行。而且需要精确的模具阵法控制剑的外形。

    天闲把一切都省略掉了,依靠邪眼火焰的霸道,依靠古代阵法出众的适应性,从材料的炼化到武器的锻造全部在同一个可变化的阵法上完成,这样效率倍增。武器主体和辅助材料的结合度更好,当然……消耗的精力也成倍的增长。

    整整一天的时间,天闲枯坐在锻造阵前纹丝未动,就连眼睛都很一眨不眨,全神贯注的盯着锻造阵中不断翻滚的灰色水球。

    不知不觉间,就算剧烈战斗也不会喘上一口大气的天闲已经汗流浃背,额头上更早已经沁出细细的汗珠。

    在意识到时机纯熟,天闲将瞬影抽出荒尘大剑投入锻造阵中,正准备加强火焰威力的时候,一只手小心的伸了过来。

    古丽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了天闲身边,还拿来了水盆和毛巾,以及一些清水和点心。

    “真是的,打造一把武器都这么费力,还不如普通的铁匠……”小声嘟囔着,古丽用毛巾小心为天闲擦了擦额头的汗,再有小汤匙喂了天闲一些水,掰开点心塞进天闲的口中……

    过了好一阵,古丽才忙完了这些,期间,天闲只是微微点头,嘴巴微动喝了水吃了点事物,依旧全副心神放在锻造阵中……

    望着不断运转的锻造阵法,望着全神贯注的天闲,古丽坐在天闲身边,一时有些发呆。

    这就是……被人保护和照顾的感觉吧?

    真的,挺好的。

    天色完全黑下来时,锻造阵中终于平静了下来,瞬影投入之后的剧烈波动消失了。

    天闲重新捏出一个诀印,口中唱出了简朴而古老的语调,锻造阵中浮现出几道微光,随着天闲的声音飞速的在阵中滑动,留下一道道轨迹,很快一个粗糙的长剑光影出现在锻造阵中。

    古丽看的怦然心动,这剑的外形和自己与卓雅的佩剑几乎一模一样。

    沿着这把剑的光影痕迹,已经炼化完全的材料在锻造阵中舒展开来……

    等所有化为液体的材料完全化为剑型,天闲双手猛然一和,整个锻造阵自地面一跳而起,化作一个火球将材料包裹着在半空疯狂燃烧起来。

    由始至终没有丝毫热力外泄的锻造阵在一瞬间向四面八方散发出滚滚热浪。

    这团火球就好像最后燃烧的蜡烛,迸发出一道道火星,疯狂的燃烧着,缩小着,桌面大小的火球只是片刻就缩到了脸盆大小,隐隐可见一把剑的两端已经露在火球之外。

    “砰!!!”

    一声巨响,火球整个炸开,沉闷的爆炸声把大厅里的一切震的粉碎,一道火光同时冲天而起,贯穿了房顶后又猛的砸落,“呛”的一声落在了天闲和古丽面前。

    一把还燃烧着透明火焰,冒着青烟的细剑斜斜插在地上,热气翻滚。

    天闲被爆炸掀了一个跟头,还是古丽手疾在身后接住了他,这才免去了变成滚地葫芦然后撞墙的场面发生,能被这样的爆炸震飞,天闲现在已经精疲力竭了。

    但是一见到这把剑,天闲兴奋的一下跳了起来,“成功了!!”

    古丽呆呆的望着那把剑,一时不知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

    不知名材料形成的黑白密纹交织的剑柄和造型优美的护手后,是双面开刃的剑锋,一面亮白,一面沉黑,白色剑刃上刻着黑色的铭文,黑色剑刃上则雕刻着白色的铭文,黑白剑刃交界处隐隐有青白的光辉缓缓流动,光辉映照铭文,整把剑似乎都充盈着某种神秘的光芒。(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