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七十三章 蕾洁其名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房间不大,没有什么装饰,更藏不住人,龙四独自坐在那,望着眼前的天闲和古丽,显得从容而淡定。

    “我相信你们冒着私闯寝宫的死罪来见我,必然有合理的理由,而且是那种需要单独面见我的理由。”

    面对龙四那种具有压迫力的目光,天闲和古丽都是有些心虚,因为今天的剧本应该是潜入成功,先在暗中观察龙四一番,然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的,至于会坐在这里直面龙四,完全是意外……

    现在天闲和古丽都恨不得宰了那个忽然冒出来的刺客。

    古丽瞟了天闲几眼——你倒是快说话啊!

    天闲心想我要是想好了自然早就说话了啊!然后飞快瞟了古丽几下。

    龙四把一切都看在眼中,不由微微一探,“这些日子麻烦很多,我也感到十分疲惫,如果二位没有什么合理的理由的话,我只能请二位去大牢里暂住了,等想好了理由再告诉我不迟。”

    说着,龙四缓缓起身。

    “等等!”天闲立刻出声。

    龙四并未理会,而是站直了身体,以俯视的目光望着天闲和古丽,淡淡说道:“龙四虽只是一个女子,但也是帝国的公主,容不得你们这样的人在寝宫胡闹,二位还是请吧,龙四就不奉陪了。”

    说完,龙四直接转身离开。

    天闲当真是惊诧,这个龙四沉稳的简直有些出奇,她敢来单独见自己和古丽已经十分难得,跟让人惊异的是从容掌握全局的气魄。

    一身素服,一坐一立纹丝不动,在转身之时那个眼神让天闲记忆尤为深刻,那种云层之上俯视众生的眼神,只在龙渊大帝的眼中见过……

    这女人好厉害!

    “殿下的本名……可是叫做蕾洁!?”见龙四就要走出房间,天闲直接抛出杀手锏。

    这句话钉子般钉住了龙四的脚步。

    缓缓回身,龙四眼中寒光一闪而逝,很快被疑惑取代。“皇族本名从不外传,你怎么会知道?”

    天闲终于笑了。

    “殿下,因为涉及到一些私人性的秘密,所以我们才夜探寝宫的。我们不奢求您能了解,但起码应该知道我们并不恶意。”

    说着天闲向着对面做了个“请”的手势,同时笑容满面的望着龙四。

    龙四微微皱了皱眉,眼中疑惑之色更浓,看了一眼天闲那可疑的笑容。她还是走了回来,重新坐下。

    “是方叔叔告诉你们的吗?”龙四看起来微微有些懊恼,“虽然说他身份特别,但这样泄露皇族秘密也是要担负责任的。”

    “并不是方叔叔告诉我们,而是我们自己知道这个名字的。”

    “哦?”

    龙四眉梢微动,目光在天闲脸上来回扫了两下,随后露出意外之色,“不是方叔叔?”

    天闲暗中嘿嘿笑着,刚才耍了个小花样,虽然龙四的真名的确是方良说出来的。但这个名字也的确是天闲早就知道的,刚才的说法完全是真实的,再加上逆心诀强大的控制能力,天闲确信龙四在自己脸上找不出丝毫的破绽。

    “当然!”天闲笑起来,“方叔叔总说皇族的事很麻烦,所以基本很少提及。”

    龙四微微点头,“没想到老师也进步了很多,难的难得……”

    天闲和古丽都眨巴眨巴眼睛,觉得龙四这话似乎包含的信息有点多……

    察觉到似乎说了不该说的话,龙四咳了一声。“那么……你们到底为什么来我的寝宫,又是如何知道我的本名的?”

    “这个……”天闲看了一眼桌上的香炉,“恐怕无可奉告。”

    “什么!?”龙四目色微微一寒,“无可奉告?

    “因为这是一件很私密的事。所以我们才这样前来,而详细的情况,我们无法解释给殿下您听。”

    龙四霍然起身,盯着天闲皱眉说道:“既然如此,就请二位去大牢里好好考虑清楚吧,还有。你们盗取皇族机密,或许要罪加一等!”

    转身就走,这一次龙四可是真的有些动了肝火。这些天因为突发状况已经疲于奔命,没想到又杀出了天闲这个意外的麻烦,因为天闲的身份特殊,而且身怀邪眼,龙四这才想尽快和平解决这个麻烦,但她现在觉得自己完全被人耍了!

    “殿下,您不想听听其它的事吗?”天闲高声说道。

    “不必了!等我有兴趣的时候会去大牢里听你说清楚!”

    “殿下,您最近……经常睡不着觉,而且偏头痛吧?”在龙四的手几乎要碰到门板的时候,天闲的话再一次让她的动作僵住了。

    猛然回身,龙四双眼放出了危险的光芒。

    天闲又一次露出最最和善的笑容,“殿下,您看我这还有许多您愿意听的话要说,您现在离开就太可惜,我们冒这么大的风险来这里,可不只是要说一些立刻就会被您关进大牢的话的。”

    在龙四看来,天闲笑的就好像一只无耻的怪物。

    慢慢走回来,龙四再次坐下,而她盯着天闲的眼神也完全和刚才不同了,仿佛在注视一个敌人。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殿下您不必这么紧张,我们冒了很大的风险来这里,自然是有应对的办法,而这个办法就是给您足够的好处,然后让您满意的放我们离开,从这个角度来讲,这对您来说是一件好事。”

    “是吗?可你的同伴似乎不是这么想的。”

    天闲扭头一瞧古丽,正和古丽的眼神对上,顿时一呆,古丽那种惊讶、疑惑,犹如看着母猪上树般的古怪目光,已经**裸的暴露了这次行动压根儿就没有刚才天闲说的什么好处……

    这个女人在长心眼儿上还得多下功夫……天闲心中哀嚎。

    “嗯嗯……”天闲清清嗓子,然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殿下您相信我就好了,其他的不必在意。”

    相信你才有鬼!龙四把怀疑直接写在脸上,“我会自己辨别的,有什么话直说好了。”

    “好吧……是这样!我想向殿下询问些事情,希望您能尽力回答,之后我会告诉殿下一件大大的好事作为报酬。”

    “可以。”

    看着龙四冷光直冒的眼神。天闲忍不住暗中苦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咄咄逼人的女人。

    “殿下的本名有什么来历吗?您的名字似乎和龙渊帝国的取名的习俗有些不同。”

    天闲第一个问题就让龙四大皱眉头,“这已经是在窥探帝国的机密,你确定要知道这个吗?”

    “是的!”天闲毫不犹豫的回答。“这是一次私人性质的询问,而且我保证之后给您的报酬会让您觉得物有所值的。”

    龙四深深吸了口气,闭目答道:“我的母亲不是帝国臣民,而是异国公主,但父亲很宠爱母亲。我出生时就使用了母亲取的名字,这是母亲本国的一个地名。”

    天闲和古丽闻言都是眼神一亮,天闲立刻问道:“请问皇妃是哪国公主?蕾洁这个地方又在哪?”

    龙四显然在忍耐,这些事在平常有人问出来可是要掉脑袋的,皱着眉,龙四依旧闭着眼闷声答道:“母亲出身古斯塔斯帝国,蕾洁这个地方在哪……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古斯塔斯的某个地方吧。”

    古斯塔斯?

    天闲微微一怔。

    “那个从不和大陆任何国家交往,连灵鸢都不用的国家?”古丽也瞪大了眼睛,她是亲自去过古斯塔斯的。对那里的情况比较了解,古丽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古斯塔斯居然会有公主嫁到龙渊帝国来,而且女儿还成为了第一公主。

    龙四睁开双目,眸子里寒光闪闪,“我的母亲出身古斯塔斯,有什么不对吗?”

    “不……只是有些惊讶。”古丽连忙摇头,“不过你说也不知道蕾洁这个地方……”

    龙四打断古丽的话,不耐的答道:“这或许是个简称,或者只是个谐音,但不管怎么样。我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也不知道这个地方到底叫什么,从我的母亲来到龙渊帝国的那一天,她就已经和古斯塔斯再没有关系。而我更不会和古斯塔斯有任何联系,包括任何相关的消息。”

    天闲点点头,“这些……我能够明白。”

    龙四哼了一声,“还要问什么?但我要先提醒你,你已经问过了许多不该问,不能问的问题。如果你之后告诉我的好事只是敷衍的话……”

    一瞬间,龙四身上浮起一层杀气,“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古丽有点心虚的看了看天闲……

    天闲倒是足够淡定,“殿下放心,您绝对不会觉得亏本的,不过接下来的问题您不要生气,这绝对是因为某种原因而不得不询问的问题。”

    “您……有个弟弟吗?”

    天闲特别使用了敬语。

    龙四皱眉,“大帝有很多子嗣,在我之后的皇子……”

    猛的,龙四瞳孔一缩,怒火瞬间吞没了她的理智,“混账!你居然敢侮辱我的母亲!!来人!”

    房门瞬间被撞破,披坚执锐的士兵狂涌而入,那个女将一马当先冲入来到龙四身边,“长剑直指天闲!给我拿下!”

    天闲心中吐了口气,心想八哥啊八哥……你这个王八蛋留下的信息可真是够绝的,小爷我今天为了这个信息可是已经在鬼门关绕了好几圈了。

    古丽在士兵冲入房间的瞬间猛的起身,但还们站稳就被天闲一把按了下去。

    “殿下!您不想知道我要告诉您什么了吗?”天闲一声大喝,这一声喝蕴含了逆心诀的劲道和银水精魄的寒意,声波震的士兵们的武器铠甲一阵嗡嗡作响。

    几乎被怒火烧出了脑子的龙四也在这一声吼中冷静了下来。

    “等等!”在士兵们要一涌而上把天闲和古丽抓起来的时候,龙四的喝声响起。

    许久不曾如此恼怒,龙四满脸通红,“你……你这个混账,你……你这个……”

    从小接受贵族教育,骂人也不会骂的龙四憋红了脸,却想不出什么能发泄心中怒意的词儿来,这让她更加恼怒。

    “殿下,刚才多有冒昧,但这也是在我会给您足够好处的前提下才会问的问题,而且……而且我们毫无恶意,请您相信这一点!!”这一次天闲真是说的无比真诚。

    龙四指着天闲,手指都在哆嗦,“你……你最好,最好给我记住这件事!”

    “殿下?”那女将看着龙四的模样很是吃惊,她的记忆中,龙四从未这样失态。

    “出去!把门关好!”龙四喘着气说道。

    “殿下!”

    “出去!!”龙四拔高了音调。

    那女将满面恨意的盯了天闲一眼,不甘的带着人再次离去,因为房门已经被撞破,只好卸下了其它房间的门板暂时装了上去。

    当龙四第三次坐下来的时候,天闲真的开始钦佩她了,这个女人的忍耐力绝非常人能及。

    “问!”

    龙四的话简单有力,而且充满了杀气。

    天闲不得不解释:“殿下,我无意羞辱皇妃,只是先知道这件事的可能性。”

    “没有!”龙四生硬的回答,“母亲只有我一个女儿!再未生育!”

    天闲考虑了一下,再和古丽交换了几个眼神后,直接说道:“殿下,实际上是有一个朋友留给了我一个消息,说她有一个叫做蕾洁的姐姐,就在龙渊帝国,希望我们能照顾她,我们正在找这个蕾洁。”

    龙四觉得自己能忍耐刚才的问题已经是竭尽全力了,但当她听到天闲这些话时,她终于确定,自己的忍耐力似乎已经更上一层楼。

    双眉“突突”的跳着,龙四牙齿咯咯作响,“你……你们是来消遣我的吗?”

    天闲面色凝重,“不!事实上我几乎确定这件事和殿下有关,因为那是一个隐喻的消息,我从未想过要真的找到一个叫做蕾洁的平凡女孩,我要知道的是这个消息里到底隐含着什么样的喻意。”

    “喻意?”

    龙四眼神微微一动。

    “是的,详细状况我无法说明,不过这件事……我现在希望能听听殿下的判断,我的朋友托付我照顾她十九岁的姐姐,在龙渊帝国的普通女孩蕾洁,这件事殿下怎么看?”

    “为什么要托付你照顾?”

    天闲沉默了一下,“他死了,我杀了他。”(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