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六十六章 麻烦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对于大小姐的出现,天闲十分意外,特别是她脸上依旧还带着和在血盟之时一模一样的笑容时。

    现在天闲很清楚大小姐当时接近自己是有着绝对的目的的,不过现在自己已经和血盟彻底翻脸了,她似乎已经没有理由再出现,就算是出现也应该是来寻仇。

    但她笑盈盈站在那,身后只跟着她的随身丫头,一身日常衣裙,怎么看都像是忽然发现老朋友过来打招呼的。

    天闲古怪的看着大小姐,古丽也用古怪的目光看着她,不过古丽的目光显得有些紧张。

    “你在这里做什么?”天闲直白无比的问。

    大小姐咯咯一笑,“偶尔遇到,难道姐姐不能来和天闲小弟说说话吗?”

    “不会是想要抓我回血盟去吧?”

    这话让大小姐掩口笑了起来,她也不急着解释,自己走到桌边的空位,直接在天闲和古丽中间坐了下来,这让天闲大皱眉头,古丽则显得更加紧张了。

    “你到底来做什么?”

    大小姐看看桌上的狼藉,笑容变得奇怪起来,“按照行程推算,天闲小弟是才到…△,这里吧,在血盟闹了个天翻地覆,然后在这里大吃大喝,真是惬意。”

    “难道你是来替血宗吵架的?”天闲看看手中的鸡腿,还是选择继续吃。

    “当然不是,正相反,我是来感谢天闲小弟的。”

    “感谢?”

    天闲大为意外,仔细看着大小姐的神色,似乎也不像是在说谎,不过天闲知道这是个善于掩饰和演戏的女人,心中自然还是不信,“难道说大小姐也想和四姑娘一样叛出血盟吗?”

    大小姐眼中流露出几分真切的羡慕之色。“血盟中人,有几个能像四妹妹那样果敢而且又运数秉义的人呢?想要叛出血盟的大有人在,但现在都已经化作白骨,四妹妹这样被打进阴牢还能全身而退的,或许是百年来唯一的一个吧。”

    摇着头,大小姐叹道:“天闲小弟应该已经知道我的状况了。时限已到,却寸功未建,作为一个女子将来在血盟的光景惨淡无比,我也曾想过寻找机会脱离血盟,但无数白骨横在脚下……我不敢,这种事,只有四妹才敢去做……”

    虽然对大小姐多有猜疑,但天闲不得不承认这番话她说的全是肺腑之言,心中倒是多少对她多了几分同情。

    “那你说感谢。又是什么意思?”

    大小姐神色重新明亮起来,笑道:“虽然后来寒脉回落,圣灵殿的进攻也随之失败,但血盟这次遭受了重创,自然对于现有的力量更加看重,七血枝作为血盟明里最重要的代表,可以获得多方面的资助和支持,现在的地位自然也随之提升。我虽是无功之臣,但现在的日子也已经比从前好多了。就在刚才血宗还发来消息安抚我,保证这两年内不会将我召回,天小哥这一次,算是救了我呢。”

    天闲恍然而悟,这才明白不知不觉都是送了大小姐一份大礼。

    不过,她这番言语。可已经和对血盟不忠没什么两样了,对现在的自己说出这些话来,又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但大小姐的话却似乎已经说完,起身道别道:“今日匆忙,就不再打搅天闲小弟。这两年我都会在这里驻留,天闲小弟哪天想起我的时候,不妨来看望,姐姐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告辞。”

    说完,大小姐笑着看了古丽一眼,转身离去,只留下满楼的艳光让所有时刻迷醉不已,天闲还很快的听到了楼下的说话声,看来大小姐已经把这顿饭钱结了。

    “你认识这个女人?”天闲奇怪的看着古丽。

    古丽面色微紧,“不……不认识!你问这个做什么?”

    “哦……”天闲满脸疑惑,“我瞧她看你的眼神儿似乎有点不对。”

    “是因为你,所以才多看了我几眼而已。”

    天闲眨眨眼睛,开怀笑道:“应该不错,她一向自诩貌美,看到你一定是心中自惭形秽的气恼了。”

    古丽眉梢不经意的动了动,摸着早已化为火红色的发丝,像是再问天闲,又似是在自语,“我……也能算漂亮吗?”

    “你说什么?”已经开始专注吃喝的天闲疑惑的抬起头。

    “没……没什么!”

    天闲满心奇怪,“臭女人,你是不是有心事?怎么奇奇怪怪的。”

    “我……我一点都不奇怪!!”古丽面色涨红,“倒是你,你背着一把大剑晃来晃去,这才奇怪吧!衣服也不穿的整齐一些!而且里面塞了什么东西鼓鼓囊囊的!一个男孩子一点也不注重仪表!又脏又臭!说话的时候也不看着别人!也不听别人的话,更不懂别人的意思!你……”

    天闲微张嘴巴,完全呆住了……

    整个酒楼里的人目光都向这边聚集了过来,带着不满和疑惑。

    古丽呼吸有些粗重,一惊之下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撑着桌子站了起来,正用愤怒的目光盯着天闲。

    “呃……我,我……我最近不大舒服,有些焦躁。”意识到失态的古丽立刻坐了下来。

    两人隔桌而作,忽然尴尬起来,从前那种无声的默契似乎已经荡然无存……

    天闲还是第一次见到古丽这样发火,而且是如此认真的针对自己。

    挠挠头,天闲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低头吃东西。

    无声的吃完了一餐饭,因为大小姐的临时垫帐,古丽的荷包倒是免去了破产之灾,不过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相反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嗯……我先找地方去休息了。”天闲看看已经西坠的日头,掩了掩自己随意敞着的衣襟,“明天再来找你,有些事还想和你商量一下。”

    古丽感觉喉咙发堵,那些话并不是自己要说的。可是……等她感到自己似乎可以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天闲已经转身走掉了。

    见鬼!我都在做什么?

    古丽感觉脑子乱乱的,在街角用头狠狠撞了两下墙壁,任凭街上的人诧异看着她额头流着血,失魂落魄的返回了住处。

    这一天晚上,古丽草草的打发了龙九来询问天闲所在的使者。并交待了白天跟踪得来的情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破天荒的喝了酒,随后倒头便睡。

    整个夜晚,古丽都被噩梦纠缠。

    隔天。

    当阳光开始透进窗子照亮古丽的房间时,门外传来了“砰砰砰”欢快的敲门声。

    “臭女人!起床啦!太阳晒屁股了!”

    天闲的叫声好像一盆冷水泼到古丽头上,让她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头痛欲裂的同时慌张穿好衣服,当她打开房门的时候,顿时愣住了。

    天闲就站在门外。也是愣住了。

    两人各自瞪大眼睛,有点愕然的看着对方,一时谁都有点说不出话来。

    古丽惊讶的是今天的天闲完全变了一副模样。

    穿着整齐干净,甚至精致到花哨的衣衫,扣子都规规矩矩的扣好,看得出好好的洗过澡,一张秀气的面孔干干净净,双目明亮的闪烁的神光。头发也精心的梳理过,整齐的泛着光泽。还带着发饰,荒尘大剑居然做了一个华丽的布套,就摆在地上。

    从前那个野小子,忽然变成一个秀气的公子哥站在了自己面前,就连脚下的那个大木箱都看起来十分考究。

    天闲惊讶的是古丽憔悴的神情,皱巴巴的还似乎穿反了的衣服。以及乱蓬蓬的头发……

    “你……你这是怎么了?”天闲迅速打量古丽全身,发现她没有受伤的痕迹,这才心中稍安,“怎么……有股酒气?”

    古丽愣愣望着天闲,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天闲的话。“你……你发什么疯?这是什么打扮?”

    天闲闻言不好意思的挠挠脸颊,“你昨天说……呃,我也从来没有注意过,没想到你会这么讨厌那个样子,不过我已经回去反省过了……所以今天……”

    “砰!!!”

    古丽重重关上了房门。

    天闲顿时一呆。

    “我……我还没有梳洗好。”房内传来音调略带异样的声音,似乎在微微颤抖。

    天闲在门外等了足足一个小时,房门这才重新打开,恢复如常的古丽出现在门口,不过眼圈似乎有些红。

    再次面对对方,似乎还是有些尴尬,天闲挠挠头,“我……我可以进去吧?”

    看着天闲有些怯生生的样子,古丽心中微微一酸,从前天闲和她十分亲近的,像昨天一见面就冲过来把她抱起来才是正常的模样,但她却说了那么糟糕的话,把辛苦建立起来的信赖和亲近冲淡了许多。

    但是,看着天闲明显不大适应的整齐穿戴和拘谨的举动,古丽又感到酸涩中有些许微甜的味道,恐怕这身行头在来的路上遭到了不少嘲弄和耻笑,但他还是站在了自己面前,这个少年愿意为了自己而做了不情愿的改变,尽管那是多么无理的抱怨……

    “进来!”

    古丽一把揪住天闲衣襟把他拽了进来,按倒房间里简单到寒酸的梳妆台上,皱着眉开始修理天闲的仪表。

    “又不是去参加舞会,穿这样的衣服是想要别人笑死吗?”

    “一个男孩子带什么发饰!”

    “这双靴子是哪里来的,居然还镶着宝石!”

    “头发搞成这个样子简直难看的要死!”

    “你脸上难道摸了脂粉,诸神在上你真是变态!”

    没过五分钟,古丽已经把天闲的打扮破坏殆尽,除了衣衫还干净之外,基本恢复成了昨天的模样。

    天闲不由苦笑,但也只好任凭古丽施为。

    胡乱拨弄着天闲的黑发,古丽忽然停下了动作,沉默一阵小声说道:“抱歉……龙九的事让我很焦虑,我……我其实还是,还是……还是喜欢你这个样子。”

    只是一句话,古丽却是拼尽了所有的力量才说出来。最后一个字说出口,她终于感到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这段日子的焦虑和不安似乎一下得到了缓解。

    拨弄着天闲的头发,古丽小声继续说道:“我不该打你,也不该说那些话,但……但我也只能对你这样而已。我……我或许已经觉得……你会原谅我的,所以……总之,总之很抱歉。”

    脸庞慢慢发热,古丽却有些抑制不住的想要说这些话,积聚的情绪似乎一下找到了宣泄口……

    “没关系。”天闲忽然回过头来,脸上是一如既往灿烂的笑容。

    这笑容让古丽心中一暖,一种瞬间被某种东西拯救的感觉充塞她的心间,幸福感油然而生。

    然后……

    “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心情不好,我能理解。”天闲用力点点头。

    飘飘然的古丽瞬间感觉有什么东西被打碎的声音在脑子里轰鸣……

    “你这个臭小鬼!!果然还是去死的好!!!”古丽的咆哮声瞬间炸穿了整个房间。

    十五钟后……

    鼻青脸肿的天闲给只多了一只熊猫眼的古丽敷着眼睛。而古丽则恶狠狠的瞪着天闲,“你这个混蛋,居然还敢还手!”

    天闲瞧瞧镜子里变成猪头的自己,聪明选择绕过这个话题,“你额头的伤是怎么来的?昨天还没有。”

    回答天闲的只有一声怒哼。

    敷过眼睛,以逆心诀疏导气血消去了古丽的熊猫眼,又把她额头上的伤小心的处理好,确保不会留下伤痕后。天闲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发现古丽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在盯着自己,似乎是不满。但眼角似乎还含着些其它的东西。

    轻轻戳戳她的额头,天闲嘿嘿一笑,“消气了?”

    古丽眼眸闪了闪,扬起鼻子哼哼的说道:“一小半吧……”

    两人对视一阵,不约而同的笑出声来。

    默契在不知不觉中又回到了两人之间。

    “如果那个箱子里都是给我的礼物,我就原谅你!”古丽瞄了一眼门口的大箱子。有些孩子气的说道。

    “砰!!”

    天闲把带来的那个大箱子放到了桌上,对古丽动动眉毛,“那看来你已经没有生气的理由了!”

    古丽兴奋异常,迫不及待的打开箱子,顿时被一片珠光宝气晃的眯起了眼睛。等看清楚一箱子装的全是罕见的珍宝,不由张大了嘴巴,“你……你在血盟弄来的?”

    “这只是一部分,另一部分已经让露娜姐姐带回沙漠了。”天闲嘿嘿笑着,“这些,都是你的。”

    古丽一愣,“我……我的?我……我不是真的,我是说……”

    女人有时候只是希望有人哄哄自己而已,古丽一点都不想要这些东西。

    天闲却摇摇头,“不,这些真的是特别为你选的。”

    古丽有点尴尬,不过她又看了看下箱子里的宝物之后,忽然发现了点奇怪的地方,这些珍宝,并没有金银玉器,更没有珠宝首饰,大部分都是各种形状奇怪的宝石,再有就是一些古怪的叫不出名字的材料,还有一些收藏性的武器和装饰。

    这似乎不大像是适合送给女子的珠宝……

    “我之前说要为你重铸武器,现在终于拿到了所有该拿的东西了!”天闲露出一个老大的笑容。

    自从雷霆古城和卓雅一战武器折断后,古丽再没有用过剑,虽然天闲说过要为她重铸一把,并随时准备着一些必要的材料,但古丽其实并没有指望,她很清楚自己的匿光圣痕是圣灵殿特别打造的,而自己的武器也是如此,要想铸造出适合自己圣痕的武器,除了返回圣灵殿外求助,难如登天。

    “而且这次去血盟,也找到了铸造最核心的材料。”天闲抽出荒尘大剑,剑锋上亮起微光,一团稍显躁动的光球缓缓升起,飘到了古丽面前。

    古丽望着这光球,一时惊讶的合不拢嘴。

    从这光球上,古丽感觉到了与自己的圣痕极度相似的力量,而且更加浓厚与纯粹,并且强大到自己根本无法感知深浅的程度。

    古丽忍不住伸出指尖轻轻碰了碰光球,那光球颤了颤,竟然向古丽移动。最后停在了古丽手掌上方。

    “这……这是?”古丽看着那个在自己手掌上安静漂浮的光球,一脸错愕。

    天闲显得有些兴奋,“这东西果然和你十分相合,在我这里的时候需要以邪眼的力量压制才能安分下来,在你这却这样安静,嗯……这东西叫瞬影。”

    古丽忽听这话。下巴差点没掉在桌子上,“瞬……瞬影!!那个……那个传说的古神使用的武器!?”

    “哦!你知道!那倒是省得我解释了!我们现在就开始,我让你准备的材料应该已经送到这里了吧,在哪?”

    见天闲撸起袖子似乎就要开工,古丽一把将瞬影拍进荒尘大剑,“你……你给我等等!!”

    “怎么了?”

    古丽看着天闲那副“你难道有什么问题吗”的表情简直有点抓狂,“这么……我是说这么珍贵的东西,怎么……怎么能给我铸剑?”

    天闲古怪的看着她,“就是因为珍贵。所以才要给你铸剑啊,随便什么的次品怎么行?”

    古丽一下被堵的有点说不出话来。

    “这样的话,大家也会对你更放心一些,你没有和圣痕相符的武器在身边,有总是一个人行动,会让大家担心的。”

    “我……”张了下口,古丽发现自己的声音似乎有点异样,根本说不出话。

    天闲看了看窗外。“而且,你重新有了武器。卓雅也会开心吧,她离开的时候要我照顾你,但我却一直都让你身处危险之中,而且连一把趁手的武器都没有,说起来真是有点对不起她。”

    卓雅的死是古丽心中永不磨灭的一刻,但天闲此刻提起。她却感觉不到太多悲伤,心中涌起的全是感动。

    看着整把大箱子里的材料全翻出来的天闲,古丽走上来,轻轻靠在了天闲背上。

    天闲一怔,立刻停了手。

    古丽轻轻抱住天闲的身体。额头抵着后背,小声的呢喃,“谢谢……其实你能来看我,我就很开心了……”

    会心的笑笑,天闲继续把东西从箱子里搬出来,“大家都很担心你,我要是直接回沙漠的话,会被骂死的。”

    看着就在眼前的天闲,古丽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实际上已经比天闲矮一点点了,这个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变得高大,肩膀也宽阔起来。

    男孩子都是成长的这么快的吗?

    脑海里萦绕这个念头,古丽尝试的把面孔贴到天闲背上,忽然有种极度放松的感觉,不由小声道:“对不起……我知道我非要来这里有些不自量力……明明比你年长……却总是像个小孩子……”

    “没关系,其实我所有人都永远长不大的……”把所有的东西搬出来,天闲转过身认真的看着古丽说道:“如果成熟一点,我们这群人就不会凑在一起了吧,露娜姐姐不会冒险来到人类大陆,雪也不会信任别人,阿里昂会在楠香国做一辈子颓废王子,屠戈也会在族内苟且偷生,你或许也早就放弃生命,在寂静森林里就化为白骨了……如果不是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我们这种人根本不会存在吧。”

    天闲不由想起了自己离开火雾山的那个夜晚,直接跳到小灰的后背上这种事现在想来真的是不要命的行为,万一小灰发现的话,回头一口自己就成了肉渣了。

    呵呵笑着,天闲开心的说道:“我想大多数人都还是小孩子吧,要不然这个世界上怎么这么多让人难以相信的事,只有小孩子才会这样喜欢胡闹。”

    古丽微怔,隐约心中在天闲随意的话里似乎悟到了什么,但仔细去思考时,却又发现什么都没有……

    慢慢的,古丽低下了头。

    天闲有点奇怪,“怎么不说话?”

    古丽稍微沉默,然后用一种略带牙齿摩擦的声音说道:“说话归说话,但似乎不必抱我抱的这样紧吧。”

    无辜的眨眨眼,天闲疑惑,“有吗?”边说边不自觉的紧了紧缠着古丽的手臂。

    上天还是眷顾着古丽的,起码眷顾着作为女人这一面的古丽,她有一副恰到好处的身材,一点都不骨感。却显得体态高挑修长,从小作为战士培养的肌肤却没有什么伤痕,酥胸饱满,锻炼的刚刚好的双腿圆润修长,无论走到哪里男人们看着她的目光似乎都在流着口水。

    任何情况下,抱着她都是一件享受的事。而这一切只要揽住她柔软的水蛇细腰就能做到了。

    “嗯……”似乎感觉到古丽的怒气在积聚,天闲很严肃的解释道:“你来这里这么久,我都不知道你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是胖了还是瘦了,你看你明显瘦了,原来的腰还要再……”

    “可我的身体被时间禁锢,一生都不会变化才对。”

    “哦?说的也是,那我再……”

    古丽早一拳把天闲揍飞,随后猛扑上去。“你这个小色鬼!今天就给我瞑目的去死吧!!”

    随后的时间里,古丽就把“我不该打你”这样的话完全抛到脑后去了……

    ……

    为了转移古丽的注意力,也为了早些把另外一件事办完,天闲在还没瞑目的去往另外一个世界之前,向古丽提出了今天晚上的行动计划。

    所以,现在两人站在帝都偏僻处的一个早就废弃的巷子里。

    “家里的那些材料……就那样放着?”古丽现在还有些担心那些珍贵的材料,天闲已经把那些材料丢进炼化法阵里炼化,之后做了甩手掌柜只留下荒尘大剑和三角和咕噜守护炼化阵。自己却跑到了这里来。

    “没问题,炼化材料本来就需要时间。”

    “那我……我真的也可以去吗?”古丽显得有些不安。

    “当然。”天闲取出自己从不离身的挂饰。“虽然你不是食灵者,可你已经去过一次了,虚灵这种东西的特性一旦沾染就永远都不会消失的,这也是那些食灵者永远无法回头的原因,你上次太过虚弱而且当时是第一次去,这一次就会好很多了。顺便你也该去道谢,毕竟是她老人家最后救了你。”

    “哦……”古丽点点头,忽然又有点疑惑,“可……可那不是一次交换吗?”

    天闲看着古丽,认真的说道:“没什么比性命还要珍贵!因为那些代价原本换不回你的命。活着总要学会感恩。”

    古丽好像发现了新物种一样看着天闲,“你居然会说这么正经的话。”

    “是我父亲教会我的,他是个很正直的人。”

    “父亲……”古丽对这个字眼儿极度陌生,不过她很快开心的笑笑,“我知道啦,会好好感谢她的。”

    天闲按住那块刻着自己名字的信物,一手抓着古丽,开始迅速集中精力,那铭牌迅速放出奇异的光华,光华笼罩的范围内的空间很快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裂缝,天闲和古丽在裂缝出现后化作两道光芒被吸了进去。

    迷雾小镇永远都笼罩在浓而不散的迷雾之中,小镇中昏暗的灯光映出在满大街店铺前稀稀拉拉的食灵者,每个人都不愿和别人多做交谈,无数次擦身而过,却依旧是陌生人,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小镇中的人似乎都禁锢在永恒的时光中,寂静的诡异。

    这里倍显活力的是在无限高空和小镇中飞舞游弋的虚灵,那些庞大到似乎能压垮小镇巨的型虚灵和小到柳絮般四处飘荡的虚灵永远层出不穷,没人知道迷雾小镇到底有多少种虚灵光顾过,就连渡婆自己都不清楚。

    古丽是第二次来到迷雾小镇,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清晰的光景,这诡异的场景让她瞪了好一阵眼,打死古丽都没想到自己上一次居然是在这种犹如鬼蜮的地方捡回去一条命,特别是但她看到一条只是头部就足有小镇大小的巨型虚灵在距离小镇极近的地方游动了两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失在无限高空上的虚空漩涡中的时候……

    “这个地方……一直都是这样的?”古丽跟在天闲身后,寸步不离,一双眼飞快的速出观察,对于这里的一切都感到万分危险。

    “应该是的……我也没来过几次,不过这里很安全,因为有渡婆在,那些虚灵在这里也是绝对不会袭击我们的。

    “可……他们为什么都在看我?”街上人不多。但古丽发现每个人都用赤裸裸敌意的目光看着自己。

    “你漂亮啊。”

    天闲头上不轻不重挨了一下。

    “你不是食灵者……”天闲摸摸头笑着解释,“不过你已经来过一次了,还因为渡婆而被救活了,你和我差不多吧,本来只是普通人,现在算是小半个食灵者。虽然没什么虚灵的力量,但在这里活动并不成问题,哈哈……那些家伙一定觉得我们是异类。”

    “当然,男人看到你都会多看几眼的。”

    “你就没有……”古丽心中忍不住嘀咕……

    “渡婆婆~~我来看你了~~”

    渡婆正在悠闲的在自己的小木屋前浇花,听到这带着拐弯儿的喊声不由睁开了老眼,一种难得喜悦的笑容自她脸上流露出来。

    “呵呵呵……小鬼头,你真的还活着啊!”看见天闲和古丽一路小跑过来,渡婆难度露出了慈祥的神色。

    “渡婆婆您也还活着啊!真是……啊我是说您老人家最近可好啊!”在整个迷雾小镇的虚灵似乎一瞬间散发出杀气后,天闲立马改口。

    渡婆瞄了古丽一眼。“你的小朋友也好好的活着啊……真是没有白白救活她。”

    古丽看着身躯佝偻,满脸褶皱根本看不出年岁的渡婆,心中还是有些畏惧的,上一次来迷雾小镇她基本上感觉不到任何东西,只能感觉到生命流逝的恐惧,而最终裁决她是否能活下去的,就是眼前这个看似一阵风就能吹断的老人。

    走上前,古丽深深的鞠躬。“老人家,多谢您上次施以援手。救命之恩,古丽永不敢忘。”

    渡婆有点感兴趣的打量古丽,呵呵笑道:“虽然不怎么聪明,但倒是个懂礼貌的孩子,现在的年轻人急躁浮夸,作为食灵者更是不可一世。懂得感恩的已经越来越少了……”

    走上两步,渡婆睁开眯缝的老眼,“让老太婆我仔细看看。”

    古丽站直身体,万分拘谨,看到渡婆靠近自己。更是紧张起来。

    “嗯……真是一副好身子。”渡婆口中啧啧有声,“居然比老太婆我年轻的时候还好,真少见真少见……嗯,不过有点问题。”

    渡婆绕着古丽走来走去,这摸摸那捏捏,不住的点头摇头。

    古丽整个人一动也不敢动,连大气都不敢喘,渡婆的手触碰到她的身体,古丽觉得那手仿佛根本不是真实的肉体,完全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虽然被禁锢,但……问题不大。”渡婆忽然拉拉古丽的袖子,“蹲下。”

    古丽有点发傻,完全不懂渡婆的意思,但还是乖乖的蹲下,这样正好和渡婆干瘪的老脸面对面,顿时更加紧张起来。

    抬起手,渡婆用带着黑黢黢指甲的手指在古丽脑门正中直接一点。

    古丽感到一阵彻骨奇寒钻进了脑门,但还没等到自己惊讶,这股寒意已经消失了。

    捏捏古丽错愕的面庞,渡婆嘿嘿笑了笑,“小丫头你很不错,虽然受了些苦难,但你是个幸运儿,会有人帮你的,好好修炼你的源晶圣痕,你至少会得到双倍的收获,你这段时间怠惰了。”

    “是……是!”古丽赶紧答应,没有察觉到渡婆话中的奇怪的地方。

    但天闲却留意到了,古丽现在有一个还不明确的状况,卓雅会不知什么时候在古丽身上苏醒,这一点古丽还不清楚,难道渡婆说的双倍收获是指这个?

    “你会有一双好儿女的。”渡婆最后拍了拍古丽的肩膀,走向了天闲。

    古丽都傻了……

    “拿来吧,小子!你跑到我这来,是为了问血盟那个小混蛋的事情吧?”

    天闲脱下了手上那枚黑漆漆的戒指放到渡婆的手上,“渡婆婆真是无所不知。”

    “你从血盟回来立刻就跑过来,只能是为了这件事。”渡婆拎起那枚黑漆漆的戒指看了几眼,嘿嘿笑道:“已经用过了啊……我果然没有料错,小鬼,接下来……你恐怕有麻烦了。”

    “又是麻烦?”天闲大皱眉头。(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