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六十五章 重抵帝都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四姑娘和光光主仆二人劫难过后又重新见面,心中都是悲喜交加。

    望着光光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和身段,四姑娘心如刀绞,眼中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两人名义上是主仆,但从小一起长大,亲密无间,经常一起藏在被窝里说悄悄话,和亲姐妹没什么两样,光光变成现在的模样,不知道要忍受多少非人的折磨。

    更让四姑娘感动的是,光光获救之后没有立刻接受恢复治疗,而是一直等到现在,用她这幅样子伪装成自己,给了营救自己的绝妙机会。

    不过四姑娘没有多少时间悲伤,因为她很快就淹没在光光无限高涨的热情当中。

    救回了四姑娘,光光兴奋的就好像飞上了枝头麻雀,拉着哭红眼圈的四姑娘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说这些日子她如何如何准备,说她在沙漠边境的见闻,说那里的每个人,说她如何如何想念四姑娘,而关于她如何忍受痛苦的折磨变成了这个模样的事,一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现在,光光正拉着四姑娘兴奋无比的翻着天闲从血盟藏宝库里拿回的那个大袋子,面对一袋子的珍奇宝贝,满眼小星星的大呼小叫,拉着四姑娘问东问西,这股子机关枪般的热情让四姑娘不得不破涕为笑。

    “你尽是带些麻烦的家伙回来,这个小丫头自从到了沙漠边境就整天念叨着“小姐”“小姐”,每天唠叨个没完没了,你再不救人回来,我们就要全被她逼疯了。””露娜坐靠在一截枯树桩上,手指逗弄着地面上的一朵小花,那朵娇嫩的黄色野花亲昵的磨蹭露娜的手指。如似活物。

    天闲听着小灰背上光光大呼小叫的声音,不由会心一笑,“她是个好姑娘,就是……嗯,的确有点爱说话。”

    露娜向那边瞄了一眼,翠绿的眸子里闪过几分暖意。“我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小丫头是怎么熬过那种刮骨一样的痛苦,人类有的时候真的很值得敬佩,你看,她现在依旧在安慰主人,而且做的不露痕迹。”

    “露娜姐姐对光光的评价这么高啊,真是意外,那四姑娘你看怎么样?”

    露娜目光又转回到那朵小花上,“她狡猾的就像森林里的白狐,这个一眼就可以看的出来。”

    天闲抓抓头。“其实……”

    露娜继续说道:“不过白狐对待朋友,倒是少有的友善和信任,你选了个不错的同伴。”

    天闲嘿嘿而笑。

    “那么办完最后一件事,我们就立刻回家。”

    现在天闲一行人依旧停留在荒野上,距离刚才击败罗都,踩倒了陨石傀儡的地方并不远,小灰在天空上兜了一圈后悄然在这里落下,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小子。你真要这么做吗?”邪眼的火焰在天闲发梢上跳了起来。

    天闲凝聚精神,手背上的金色蛇牙印记开始发出亮光。说道:“当然,否则就要来不及了,而且再拉开距离的话,恐怕就没办法阻止了。”

    “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邪眼肃声警告。

    “也是那些人活命的最后机会。”天闲口中说着,手上毫不犹豫的催动了那代表着与金纹兽契约的印记。

    一道金光从天闲手背上跳起,一只拳头大小。胖嘟嘟的蛇灵出现在了大家眼前。

    露娜看着金纹兽的精神分体很是吃惊,“小鬼,你这次还真是找到了相当不得了的东西!”

    金纹兽看了看露娜,又看了看那边尽量低头隐藏高大体型的小灰,似乎也很是意外:“精灵?火云睛?”

    天闲把它的身体直接扭过来。让它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现在我需要你把那座城市的寒脉水位重新退下去!还有,让守护兽暂时不要回去,继续连接通道。”

    金纹兽十分不解,甚至似乎有点恼怒,“人类小子,是你要我升起寒脉的水位,现在又要我落回去,你只为了这件事就浪费掉了两次机会!”

    “可这都在契约允许的范围之内。”

    金纹兽被天闲这话呛的心头火起:“你不要忘记,这已经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下一次我出现的时候你依旧没能履行契约,你将受到契约力量的惩罚!”

    对于金纹兽警告的言语,天闲咧开嘴巴一笑,“放心好了,我现在就是要回去给你看新家了,所以这次机会已经没有太多的用处,你安心照我说的去做好了。”

    “但愿如此!”金纹兽依据觉得天闲的话十分值得怀疑,“你要记住,如果不再主动召唤我的话,我在人类历法的一年之后将会再次出现,那也是你最后的机会!”

    “没问题!”天闲极度爽快的答应。

    “好吧。”

    金纹兽无奈的一叹,转向血盟总部的方向,也不见它做了什么,只是全身微微散发出短暂的光华,随后就已经转身,“寒脉水位已经开始回落了,守护兽会继续连接通道十天的时间,这样你总满意了吧。”

    “多谢!”天闲很是开心的对金纹兽抱了抱拳。

    “不用谢我,这只是履行契约。”金纹兽看起来依旧很不高兴,“希望你也不要违背契约。”

    “当然。”

    落到天闲手背上,金纹兽再次看了一眼露娜和小灰,不无感伤的叹道:“原本被吾等视为下等生灵的存在依旧好好活在世上,而曾经统治苍宇的我们却几乎陨落殆尽……”

    留下一声叹息,金纹兽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天闲手上,在那里留下了第四道金色蛇牙印记。

    “一年啊……”天闲望着手背,眨了眨眼,最后还是心宽的笑了,“露娜姐姐,我们回去吧!”

    在天闲踏上归途的时候,血宗正在听取部下奇怪至极的调查报告。

    “血宗大人。地下寒脉正在回退,城市结冰的状况已经停止了,不过城市里的普通居民依旧还在从四个通道逃离。”

    血宗坐在那里,平静的可怕,就连他凝聚在他身体周围的诡异黑暗都宁静如水,这让他显得更加可怖。

    他已经看到了罗都的败北。并且视线多少预料到了这一点,但他没料到的是最后天闲居然是没有使用武器而获胜,这让他尤为震惊。

    而他也看到了在通往地面的四个通道出口处外逃的居民,说实话看到这个比看到罗都被击败还要让血宗吃惊,因为先不说这些普通的居民没有可能跃过通道里的重重天然雕琢的机关,计算是能,计算通道距离和这些人的行进速度,他们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到达地面,血盟精精心设计的曲折通道和巧妙机关在这些完全不懂得使用圣痕战斗的普通人面前居然一文不值。被一条通达大路般的迅速通过。

    “他们是怎么到达地面的?”血宗每一字似乎都结了冰。

    “我们的人混进了人群,正在通道中探查,稍后应该……”

    这说着,一个血徒被人抬着,极速来到了血宗身边,这个被抬着的血徒满身是伤,看起来奄奄一息,而且身上全是拳脚的瘀伤。只是多到吓人的程度。

    刚才报告的那个血徒一见这人不由大喜,“血宗大人。我的人回来了!他一定知道通道里的情况。”

    血宗站起身,缓缓来到那个血徒被揍的奄奄一息的血徒身前,“被那些暴民所伤吗?说吧,说出通道里的情况,你将得到无上的赏赐。”

    听到‘无上的赏赐’这样的字眼,周围每一个血徒的双眼都放出光来。再看向那个受伤的血徒,居然露出羡慕的表情。

    那个受伤的血徒更是挣扎着坐起半个身子,艰涩的说道:“通道里,有……有怪物!”

    “怪物!?”

    血宗转身拿出一张纸来,上面画的是早先在裂隙里见到的怪物的图形。“是这种东西?”

    “是……是!”那血徒看到这张潦草的画瞪大了双眼,“很大……很长,堵住了陷阱,连接通路,还……还打通了岩壁,那些人……那些人踩着那些怪物通过……”

    血宗挥挥手,这个受伤的血徒立刻被抬走了。

    缓慢的回到位子上坐下,血宗依旧显得出奇的安静。

    但他手上那张画却犹如被虚空的野兽慢慢蚕食,极速变成细碎的纸屑纷飞飘散,这个景象吓的周围的血徒们纷纷低下头去。

    “地下寒脉的怪物……没想到守护血盟多年的寒脉这次居然会被一个毛头小子利用。”血宗发出冰冷的笑声,“还有那把剑,这次我们全部被一个小孩子耍了个够!”

    众人没有谁敢这个时候开口,都是低头不语。

    血宗沉默一阵,扫了两眼身边的血徒,忽然感到有些疲惫,往常这个时候,尤金会站出来说话,但现在……他已经逃到地面,不知所踪了。

    “这一次与那个小子联盟,是我的失误,你们不必自责,更不必担心受到惩罚,现在都去城中维持秩序,稳定那些居民,不要让骚乱进一步扩大。”

    血宗这句话说的所有人心中一轻,顿时有人上前进言:“血宗大人,现在不明的震动已经消失,地下寒脉也开始回落,我们是不是立刻派人去将那些乱民杀掉一些,立刻阻止骚乱。”

    血宗看了那个血徒一眼,墨黑的气息陡然出击,铁枪般贯穿他的身体,直接把他的身体挑在了半空。

    众人心中刚刚因为血宗的话而送了口气,现在顿时又是神经绷紧起来。

    血宗压着心中无限的怒火,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这些蠢货给我听好了!下次再说出这样没脑子的话,我就直接拧下他的脑袋!!”

    众人噤若寒蝉,连看都不敢看血宗一眼。

    甩飞那个倒霉的血徒,血宗寒声说道:“圣灵殿在有预谋的进攻,现在地面更是密布大军,他们肯定已经从那些逃走的居民口中得知寒脉上涨的情况,现在不要去管那些逃走的居民,让他们把寒脉已经消退的消息带出去!这样圣灵殿的攻击自然会迟缓下来,我们战备物资充足。他们不能把我们怎么样,现在要做的是去维持城里的秩序,保证城市再次照常运作,明白了吗?”

    “是!!!!”

    “那还不快给我滚!”血宗暴怒无比。

    所有的血徒立刻飞快的离开,跑的一个不剩,就连那个刚才被血宗打成重伤的也自己飞快爬远了。

    等所有的血徒逃个干净。血宗身边又响起了那个奇怪的声音,“这一次,你可是被那个小鬼算计了。”

    血宗恨恨说道:“这个该死的小杂种!通道里的那些怪物肯定和他有脱不开的关系!”

    “恐怕就连你不得不依靠那些暴民把寒脉消退的消息带出去的这一环,他也是早就算计好的。”

    血宗听了这话眉头皱的更深,“你是说……寒脉的上涨和消退,都和他有直接关系?”

    “虽然似乎不可能,但从这次环环相扣的整个事件来看,却应该就是这样,而且他的那把剑也十分可疑。”

    血宗苍白的手握的吱吱作响。“真是小看了这个小杂种!没想到他的能量居然如此巨大!”

    “这次不仅坏了本部基地,城市也失去了大量的奴仆,四丫头和尤金叛变离去,好不容易得来的瞬影也被夺走,血盟自成立直来从未有过这样重大的损失,我想已经是时候好好针对他了,就算暂时拿他本身没办法,但也可以从侧面打压。”

    血宗沉默良久。“他现在已经在沙漠边境建了一座小城,与龙渊帝国和沙利特帝国走的很近。你的意思是?”

    那个声音阴恻恻的笑了起来,“我只是建议,你才是血宗。”

    血宗犹豫片刻,最终微微吸了口气,做出了决定,“好吧。我们也的确雌伏太久了……”

    ……

    在距离血盟总部遥远至极的天空上,迎着碧蓝长空,天闲正站在小灰的大脑袋上,一片草叶含在口中吹着叶笛,笛声悠扬婉转。洒了一天一地的舒畅闲适。

    四姑娘和光光手拉着手坐在一起,正说着悄悄话,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

    露娜则懒洋洋的躺在一边,撑着脑袋看风景。

    “小鬼,这似乎不是回去的方向。”露娜抓抓湖绿色的长发,打了个哈欠,“你难道迷路了?”

    天闲回头冲露娜一笑,“回去之前,我要先到龙渊帝国去一趟,也不算绕路。”

    露娜立刻露出了揶揄的笑容,“哦……才分开几天,你就想念那个长腿的小姑娘了。”

    天闲抓抓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起来,“我有点担心,虽然是她自己要去的,但……多少有些逞强,我还是要去看看,而且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需要去龙渊帝国确认一下才行。”

    .“正事?”露娜顿时变得兴趣缺缺,“要我一起去吗?”

    “嗯……”天闲考虑了一下,“不必了,这件事只适合我自己去,因为可能会遇到食灵者。”

    露娜笑着打量天闲,随后微微一笑,“小鬼,你长大了。”

    天闲瞪了瞪眼睛,完全不理解露娜为什么忽然会这样说。

    露娜懒洋洋的把身体转到另一侧去看那边的风景,随口说道:“你长高了。”

    天闲愣了下,瞧瞧自己的身体,似乎也没发现什么变化。

    “一个男孩子,当他开始学会时刻保护同伴的时候,就真的长大了。”露娜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果子,惬意的吃了起来,“还有就是……精灵是有很多办法对付食灵者的,不过这次你一个人去好了,我已经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正好沙漠那边还有好多事等着我去做。”

    天闲听了不由一乐,立刻凑到了露娜身边,“露娜姐姐,原来你在担心我啊!与其担心不如把果子给我几个,早就饿了的!”

    “臭小鬼!那是我好不容易摘到的!”露娜立刻跳了起来。

    天闲拔腿就跑,“不要这么小气嘛!饿死了我的话,你可就再也担心不到了。”

    “给我站住!我要收回刚才的话!你这个死小鬼!你给我站住!”

    小灰背上场地宽敞,天闲一边开心的嚼着果子,一边躲闪着露娜露娜的一双魔爪,开心的不行……

    小灰嗷嗷的叫了两声。似乎在表达对乘客不安分举动的不满,同时开始降低高度,准备降落,天空下,开始出现人类耕耘痕迹的土地……

    ……

    古丽这几天有些心神不宁,龙九交给她的几个任务都成了失误。还好问题不大,没有造成什么后果。

    但这让龙九很奇怪,古丽自己更是恼火。

    今天她的任务的跟踪一位皇子的近侍,这个近侍经常出入皇宫,负责皇子宫殿普通的蔬菜果品采购,本来这种事应该交给下人去做,所以龙九怀疑这个近侍出入皇宫其实是有什么名堂在里面。

    现在是白天,对于古丽来说跟踪一个人不费吹灰之力,匿光圣痕可以让她毫无声息的跟着目标而不被发现。

    不过这个近侍带着一大票杂役和几辆大车出了皇宫就直奔菜市场。兜来转去、讨价还价,清晨出门,现在已经是黄昏时分也不见和任何可疑的人接触,更没做过任何可疑的事。

    难道被发现了?

    几次出现失误的古丽不禁怀疑自己,但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些人没有一个拥有战斗类型圣痕,根本不可能察觉的到,更何况是在菜市场这种人群拥挤。杂乱无章的地方。

    难道,趁着人多杂乱的时候。已经和接头人进行过秘密的交接了?这也不可能,这种情报方面的事自己是专家,怎么可能留意不到,可是……

    古丽跟在那个近侍身后,心情烦乱起来。

    忽然,悠长的龙吟声在天空划过。街上的人们闻声不由吃惊的抬起头,在天空上并没有什么东西,不由四处张望。

    龙渊帝国的上空可是不能乱飞的,这帝都更是如此,好多地方不仅有强大的阵法守护。而且还有空中截击部队随时待命,阻拦从天空而来的敌人。

    当然,得到了许可的话就不一样了,不过想要在帝都弄到这种许可时极度困难的。

    半空只有龙吟声,但却不见有什么东西,显然发出吼叫的飞兽还在远处,大家虽然好奇,但还是很快低下头忙自己的事去了。

    古丽却是瞪大了一双眼睛在半空不停的搜索,这龙吟声万分独特,只能是小灰发出的而已,而小灰已经去血盟接人了,算时间的话现在正好应该回来,如果小灰出现在这,那么……

    猛的,古丽心中一惊,再回头去找那个近侍和他的车队,居然已经完全看不到人影了。

    见鬼!!

    古丽一声暗骂,顾不得寻找隐蔽的地方使用圣痕,当即化作一道光影消失在原地,引得周围一阵惊呼。

    前后搜了几条街,依旧没能发现目标的身影,古丽简直气急败坏,这种失误绝对不该是她会犯的!

    狠狠踢了两脚墙根泄愤,古丽知道自己被发现了,再去追查目标已经无济于事,甚至有可能现在自己就在对方的监视之下。

    心中窝火,古丽却不得不原路返回,心中开始不断的诅咒天闲,诅咒在天上乱叫的小灰,同时不得不头疼的开始思考要怎么向龙九解释这件事,跟踪这种最基本的任务居然都搞砸了,简直是无可救药。

    当古丽走出集市,远离人群的时候,异变陡生。

    “吼——————”

    一声嘹亮的龙吟在古丽头顶的天空上炸开,响彻整个帝都。

    古丽被吓了一跳,抬头望去,正瞧见小灰巨大的身影在天空上飞速划过,瞬间飞向了远方。

    小灰飞走的方向就不是皇宫,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场所,反倒是龙渊帝都规定的飞兽出城路线,古丽正疑惑,猛然瞧见半空上一个小黑点正迅速放大。

    仔细瞧去,古丽不由目瞪口呆。

    一道黑影高空上直砸下来。

    “砰!!”

    这道影子坠落的势头迅猛,但落地倒是没有弄出太大的动静,不过也是把大街上的路砸了个碎裂,一时烟尘浮起。

    古丽眼睛越瞪越大,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一道人影已经从烟尘中冲了出来。

    “哈哈!真的是你!”

    天闲兴奋无比的冲到了古丽身边,双手一握她的细腰。直接把她举起来丢上了半空,“看到你还活着真是太好啦!!”

    直到这个时候古丽才清晰的意识到眼前这张面孔属于那个让自己万分纠结,而且还坏了自己好事的死小鬼!

    “混蛋!放我下来!!!”古丽的尖叫声震倒了一条街的人……

    十分钟后,被揍的满头是包的天闲嘿嘿陪着笑脸和古丽坐进了这条街上的一家酒馆里。

    “不要生气嘛!好长时间不见,一时高兴而已。”天闲摸摸头上的红包,“今天我请客。你想吃什么?”

    看着被自己打了一顿,还是笑的要多开心有多开心的天闲,古丽顿时觉得一阵无奈,多少有点好奇的问道:“你怎么忽然从天上掉下来了?”

    天闲立刻来了精神,“哈哈!我本来要去你说的那个住处找你的,但忽然看到你在街上,我就跳下来了。”

    古丽忍不住顺着窗子看了看天空,心想:那可是不知道多高的半空啊……

    “你也不怕认错人把人家吓到。”古丽无奈的摇头,拿起菜单点菜。

    “怎么会?”天闲信誓旦旦。这整个帝都都在找不到比我们家古丽再漂亮标志的美人了,隔得老远我就一眼认出来了。”

    古丽顿时整个人一僵,脸迅速红了起来。

    “哦?你怎么脸红了?”天闲好不自觉的问了一句。

    “哎……你干嘛打我?喂你再我还手了!!哎呀!女侠饶命……”

    两个人饭没吃成,倒赔了人家一副桌椅钱,这才被店老板怒气冲冲的赶了出来。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火气这么大……我可是九死一生从血盟的地下城市里逃出来的,之后就马不停蹄的赶来看你。”两人走在街上,天闲揉着还有些发红的脑门,奇怪的打量着古丽。

    本来怒气冲冲的古丽听到这句话心中不由微微一颤。虽然她没有亲眼看到,但天闲这次的布置她都一清二楚。行动中的危险自然不言而喻,现在天闲完好无损的从血盟逃脱,她本来应该高兴才对。

    心情复杂的古丽无力的吐了口气,“我今天把龙九交给我的任务办砸了……只是跟踪几个人居然跟丢了,真是没脸回去。”

    天闲微怔了一下,“跟踪?那个……你来跟踪别人。难道说……现在跟踪我们的不是龙九的人?”

    古丽顿时站住了。

    天闲小心的往外挪了一步,似乎看到古丽全身都冒出前所未有的寒气,“就是我们背后街角的那几个,刚才在店里的时候,他们也就在楼下。我还以为是龙九派来保护你的。”

    古丽嘴角抽动了两下,“是吗?很好……对于刚才打了你两顿的事,真是万分抱歉!你能这个时候出现,我真是感激不尽!!”

    天闲越听就话似乎越有些不对味道,“那个……你,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想换几个人揍一揍!!”

    话音未落,古丽人已经化作一道光影消失在原地,同时只听后边街角处传来一连串的惨叫声……

    又过了十分钟,在远离繁华街道的一条小巷里,天闲把三个扛在肩上的鼻青脸肿男人挨排放到墙根上,之后才奇怪的看着身后似乎依旧余恨未消的古丽说道:“这种小角色,你不该察觉不到,这几天是不是太累了?”

    “或……或许吧。”古丽有些支吾。

    “我知道希望自己做到这件事,但不用非要勉强,毕竟你是我们大家中的一员,是我们的一份子,很多时候你应该学会依靠我们,依靠我,就像我在血盟的时候遇到了麻烦,要依靠大家,依靠你才能度过难关一样。”

    古丽的目光不由有些躲闪,“哦……好,好吧……我知道了。”

    天闲心中更奇怪啦,古丽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好的脾气,居然会讷讷的答应,简直好像小家碧玉,可这个女人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

    “你看着我做什么?”古丽发现天闲用奇怪的目光望着自己,不由脸色再次涨红,又瞪起眼来,“还不快给我滚到外面把风去!”

    “把风?”

    古丽揉揉额头,“我要审问他们,你去给我把风,他们可能会有同伴的。”

    “可我在这里也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

    古丽的双眼冒出了杀人的光芒,天闲感到脖子上凉凉的,赶忙识趣的溜出了巷子,到外面去把风。

    很快,天闲听到了巷子里传来了那几个倒霉鬼的无力的喊叫声,声音不大,但那个凄惨劲儿就别提了……

    仅仅两分钟过后,古丽拍着手从巷子里走了出来,看起来心情愉快了不少,“回去吧,能问的都问过了,今天收获不小。”

    天闲仔细瞧了瞧古丽全身,这才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要弄的全身是血……”

    “那种低级的手段我已经很久不用了。”古丽拿出手帕来仔细的擦了擦手,随手把手帕丢掉,“算是回礼,今天我请客!你想吃什么?”

    古丽的心情明显有所好转,不过很快就再次晴转多云,在距离皇宫不远的一家颇为有名的酒楼内,天闲正在将第二桌饭菜一股脑风卷残云般填进肚子……

    古丽感觉自己的荷包要负债了……

    天闲一边吃一边说:“从血盟出来……只在露娜姐姐那抢了几个果子,就等着来这里吃东西,呃……有人请客,嗝……真好……嗯再来一碗……”

    古丽哭笑不得,为了值回这顿饭钱也是拼命的吃,但是她的食量和天闲比起来简直是九牛一毛,早就吃不动了……

    “真不知道你这么小的人,怎么能装下这么多的食物……”古丽喝了最后一口汤,不得不承认自己再也吃不下任何东西了。

    天闲只顾胡吃海喝,反正有人请客。

    古丽看着天闲左右开弓,忽然有些出神,她忽然注意到,天闲似乎已经和她一般高了,无论是刚才在街上,还是现在坐在饭桌前,这个黑色短发,脸上还带着秀气的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好像已经不能再被叫做小鬼了……

    男人?

    古丽想到一个词,瞬间感到脸莫名其妙的烧了起来。

    “你是不是病了,脸这么红?喂喂不要丢盘子!这盘子好贵的!”

    两个人又吃又闹的当口,一道苗条的身影悄然登上了这座酒楼,在楼梯口用妙目一扫,顿时就发现了整层楼中最吵闹的两人。

    “天闲小弟真是好兴致,才到这里就来和姐姐一起消遣。”

    天闲和古丽都是一愣,扭头看去,同时讶然叫出一个名字。

    “大小姐?”

    ----

    两更到位 睡~~~^_^(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