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六十四章 回家喽~~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罗都惊愕于荒尘大剑所散发出的惊人的气势,战斗的本能让他嗅到了那把庞大无锋的大剑蕴藏着无限的危险,但天闲的话却激怒了他。↖↖,

    双方仅仅相隔不到十步,伸直大剑简直触手可及,罗都高大的身躯猛然灵巧转身,罗都神剑在背后轰然插进地面,只听一声怒吼中剑锋拔地而起,沙石飞射之中一层血色剑光由下向上直劈过去

    天闲纹丝未动,剑光临身的瞬间一道火墙从脚下升起,砰然把剑光撞的粉碎。

    火光未散,罗都神剑猩红的剑锋再次凶猛袭来,不偏不倚,正中天闲胸口。

    “轰!!”

    苍紫色的火焰四散飞射,罗都神剑上的血色光晕也被一震而散。

    巨大的冲撞力让罗都身体不稳,人直接向后跃开,立刻拉开了和天闲的距离。

    瞬间两次袭击未果,望着散乱火光背后毫发无伤的天闲,罗都脸上露出凝重之意,但很快,莫名的兴奋成了他唯一的表情。

    “对……是这样!血宗大人让我来的理由就应该是这样,如果毫无还手之力,我真是白跑一趟!”

    缓步踏前,罗都沉腰凝立,长长的罗都神剑如普通长剑一样平举向前,第一次摆出了一个古怪的架势,同时眼中疯狂之色闪动,“小子!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你口中腐血的力量!”

    猩红之气再次从罗都神剑中渗出,并裹住整个剑神,和先前不同的是,这次这猩红的气息犹如活物般扭曲蠕动,看起来诡异非常。

    “混小子,我的火焰可不是用来当盾牌用的!”邪眼不满的声音在天闲心中响起。“再来的话恐怕就要被攻破了。”

    天闲微微一笑,把荒尘大剑缓缓放到身后,双手紧握,“我自然知道你的火焰只会进攻,完全不会防御。”

    “胡说!!”邪眼顿时尖叫。

    “但仅仅凭借火焰就能挡下那两次攻击,看来这些日子你又偷偷的恢复了不少力量。”

    邪眼干咳了两声。“这个……嗯……我的力量就算没有你,也总会随着时间慢慢解封的。”

    对此,天闲只是笑笑,默运逆心诀,邪眼的火力在荒尘大剑上迸发而出,熊熊火焰裹住了天闲,在逆心诀淡淡的金芒下,邪眼的火焰难得的看起来变成了正常的火红色。

    “来吧。”冲着罗都动了下眉毛,天闲笑的有些挑衅的味道。

    罗都二话不说。身上炸开一道血光,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怒吼扑来,神剑上血气随之狂涨,将剑身体完全裹住,直接延伸成长矛般的模样直刺而来。

    也不知那血气到底是如何而来,搅动的周围空气疯狂波动,血矛还没近身,天闲已经被惊人的沸腾似的灼热气劲吹的浑身衣衫乱抖。

    沉腰。上步。荒尘大剑在半空化作一道闪亮的火光。毫无花哨的横斩。

    轰!

    血色长矛被生生打散,灼热的血色气息如同滚水遇上了烈阳瞬间被瞬间蒸发殆尽。罗都神剑整个被打的横飞起来。

    逆心诀汹涌波动,天闲旧力未尽,新力已生,旋风般转身一脚印在罗都空门打开的胸口。

    砰!

    哼都没哼出来,罗都被踢的直飞出去。

    一声怒喝,倒拖荒尘大剑的天闲凌空跃起。剑锋上火焰熊熊燃烧,整个人一道火流星般向着罗都砸去。

    罗都双手发麻,胸前更被踢的剧痛无比,勉强落地站稳,天闲的荒尘大剑已经砸到头顶。

    瞬间奋起罗都神剑一挡。只听一声巨响,罗都身下爆出一个深坑,荒尘大剑险些把他压倒在地上。

    天闲身在半空,荒尘大剑压在罗都神剑上,邪眼的火焰气息疯狂的压榨罗都神剑的血色气息,罗都感觉好像有一百座山峰压在头顶,全身疼痛欲裂,这让他惊骇无比,同时也更刺激他凶性大发。

    本以为可以顺利击败罗都的天闲忽然发现罗都全身涌起更加浓稠的血光,并且肌肉抖动膨胀,整个人发出噼啪的筋骨错动声响,身型居然吹气球般又涨大了一号。

    罗都脸上筋肉纵横,已经不似人样,只听他发出一声猛兽般的咆哮,罗都神剑上爆发出惊人的力量,邪眼的火焰气息都在一瞬间被吹的倒卷而回。

    轰鸣声中,天闲被硬生生逼退。

    被逼退的天闲吃了一惊,虽然说现在荒尘大剑处于沉睡状态,邪眼也是被封印了大部分力量,但这可都是上古的神兵,罗都居然能在劣势的时候把自己击退。

    天闲不得不重新审视罗都,或者说审视腐血的力量,显然这种血盟的秘术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罗都深深的喘息着,喉咙里发出一阵阵莫名的低吼,而随着他身体散发的血气扭曲蠕动,刚才被天闲踢中而微微凹陷下去的胸口竟然也鼓了起来。

    “小子,你的剑技太差了,要不然早就可以干掉这个大个子了。”邪眼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天闲不由暗自叹气,“我倒是想修习剑技,但也要能找到像汉克大叔那样的大剑师才行,我现在能用的招数也就只有刚才那一下蛮斩而已。”

    “那就只能边打边学了。”

    天闲握紧荒尘大剑,苦笑的点点头,“算是吧,不过这个家伙似乎厉害的离谱了一点。”

    这么几句话的功夫,罗都的伤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仰天发出一声野兽的狂吼,罗都神剑拖在地上发疯般直冲上来。

    天闲深深吸气,怒喝迎上。

    两把红色大剑撞在一处,火光血色飞溅而起,瞬间展开激烈的攻防战。

    罗都剑技纯熟,招数老辣,但是天闲占了武器上的便宜,荒尘大剑几乎无坚不摧,配合邪眼的火焰处处压制。而且有逆心诀的后盾支撑,身体灵活至极,两人各有依仗,一时间撞在一处转开圈的厮杀,斗的旗鼓相当。

    两个人你来我往,血光火影中从这边厮杀那那边。从地上打到天上,狂暴的能量冲击震的地面轰轰作响,而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山坡上已经有好三个人偷偷的观战了。

    “是那个天闲!”

    三个人都是一身银边的白袍,头戴发冠,年龄都不大,看起来顶多二十五六岁,说话的是最右边那个稍微年长些的。

    “中间的,似乎是血盟的罗都。”左边年龄最小的那个有些怯生生的猜测。

    “应该是他。血盟很少有人使用那种巨型大剑。”中间那个青年眉清目秀,面皮白净,说起话来也细声细气,不过眼中炯炯有神,皱着眉,一副颇有城府的模样。

    “他们两个怎么会在这打起来了?”右边的青年很疑惑。

    “我们要不要去帮忙?”左边的青年似乎有着急了。

    中间那个青年立刻瞪了他一眼,“两边都是敌人!你要去帮谁?”

    要帮忙的青年缩了缩脖子,道:“可这次我们不是受命配合那个天闲进攻的吗。再说……自然是先击败血盟了,所以……”

    “不!”

    中间那个青年打断他的话。“骑士长虽然没说,但我们必须明白,配合这个天闲进攻时为了取得最好的战果,但他依旧是我们的敌人,现在他们两个看起来实力接近,最好拼的两败俱伤。到时候我们能白捡功劳,去帮那个通缉犯的说法,不许再提!”

    左边那个青年顿时低下了头。

    中间那个青年又说道:“你们两个现在回去和其他人一起继续操控傀儡,我在这里盯着,一旦有什么状况我立刻会发出信号。你们要立刻来支援,明白了吗?”

    另外两人点点头,迅速掉头离开。

    这边,天闲和罗都已经斗到了白热化的地步,两人都是使用大剑,犹如两道飓风纠缠撕扯,大剑对拼的刺耳爆鸣声不绝于耳,火花血光之中两人都已经各自带伤,随着激烈攻防更是血滴飞洒。

    又是一次猛烈冲撞后两人双双跳上半空,罗都发疯般把大剑舞成一片血网,天闲虽然进攻没有章法,但见招拆招,守的倒是一点不含糊,偶尔还击之下罗都也要暂避其锋。

    半空中两人再次凶猛的对拼一剑,巨响中双双被震退。

    罗都巨石般轰然砸地,一时间有些喘息,维持现在的身体状态本来就十分耗力,这一轮对拼正是消耗惊人,现在他的双手已经被荒尘大剑震的有些发抖了。

    天闲退的更远,但轻飘飘落地,倒是不见勉强,不过相比罗都,天闲身上的剑伤多了两道,正流着血。

    “这家伙好厉害。”天闲看看肩头的剑伤,微微皱眉。

    “要不要我直接烧掉他?”邪眼恶意的问道。

    天闲微哼一声,“你能做到,就不会等到现在了。”

    说着,天闲把荒尘大剑用力在身边一插,原地跳了跳,逆心诀陡然进入暴走状态,全身的气血诡异的分流运转,刚才被银水精魄的寒气冻结的伤口瞬间被冲破,鲜血顿时再次流出。

    “小子,你疯了吗?”

    天闲不理邪眼,加速运转逆心诀,身体迅速发热发亮,周身开始凝结出显眼的金色光辉,流血的伤口开始也开始渐渐止血。

    邪眼严肃的说道:“你这种状态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没有可能一鼓作气干掉对手的!”

    “不用荒尘大剑,我想应该可以。”

    天闲的话让邪眼愤怒的吼了起来,“你是不是真的疯了!还是脑子被打穿了!你用上荒尘和我的力量才和对面拼的旗鼓相当!现在难道要去送死吗?”

    天闲撇撇嘴,“我根本不会用剑,普通的对手可以用荒尘压制,对罗都这种大剑师只能是自讨苦吃,而且……我已经看穿这个家伙的真面目,并想法了应对的办法。”

    “应对的方法就是赤手空拳上去送死?”邪眼风怒的大叫。

    “想知道我要怎么打败他?”天闲忽然嘿嘿笑了笑。

    “你……你倒是给我说说看!”邪眼继续咆哮。

    “嗯……你这种脑子,是不会明白的。”

    天闲笑了一声,人已经猛的冲了出去。

    这种举动被山坡上的青年看在眼中不由大摇其头,心中对天闲的评价立刻低了几个档次。

    而罗都正在回气,猛见到天闲不带武器直接冲了上来。微愣一下后心中狂怒,被藐视的耻辱感让他想也不想拽起大剑直冲天闲。

    天闲的脚步前所未有的轻灵飘逸,浑身金芒微闪,微微一晃竟然显出三道虚影来同时攻向罗都。

    罗都不管哪个是真的,大剑横斩而出,恰好可以三道虚影全部砍到。

    而就在这一瞬间。天闲的三道虚影同时僵硬了一下,下一刻悄然爆散,而在扭曲的金色光芒中,一道闪电般的身影突袭而出,快的让人难以相信。

    罗都的大剑才刚刚斩出,天闲闪着金芒的身体已经俯冲到他的身前,凝聚力量的双全金光闪亮。

    这小子,好快!!

    罗都只来得及在一瞬间瞪大双眼,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天闲的拳头已经炮弹般轰在他的腹上,生生将两米多高,粗壮如熊的罗都一拳震离地面。

    然而,这只是开始……

    扎稳脚步,吐气开声,天闲一声狂吼,全身金芒大放,一道道奇异的金色铭文自皮肤下浮现而出。双拳再次猛烈轰出。

    砰砰砰砰砰砰——

    雨点般的拳头砸在罗都硕大的身躯上,天闲如一台机关炮疯狂的攻击。罗都身在半空,被打的筛糠般乱抖,看起来就像一个提线木偶。

    “砰!”

    天闲五指大开,狠狠一掌拍在罗都胸口,将那一团废肉似的身躯远远震飞,罗都好像断了线的风筝。一头砸在远处。

    “呼————”

    长长的吐气,天闲浑身热气腾腾,好似过热的炮筒,那金色的铭文在天闲意识到它们之前已经急速消退。

    不过,天闲并没有就此罢手。沉腰收拳,迅速凝集残余的力量在右手,隐隐散去的金色微芒开始全部集中在这只拳头上。

    罗都站了起来。

    就在天闲重新凝聚力量的时候,遭受了无数重击的罗都却重新站了起来,虽然遍体鳞伤,衣衫更是早已破烂,但他看起来居然好像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眼中凶光依旧。

    “小杂种,你是在给我挠痒痒吗?”罗都沉吼一声,浑身血气再次沸腾而起。

    天闲冷冷注视着他,“我不知道腐血到底是什么,但我知道它的确是依靠血液支配**,你现在最好不要动,因为我暂时打坏了你全神的气血穴位,你现在就像一个漏洞的布偶。”

    “可笑!”

    罗都狂吼着又要进攻,但他才迈出一步。

    “噗噗!”

    几道细细的血线飙射进了罗都的视线之内,他顿感迈出的一条腿忽然变轻了起来,似乎失去了知觉。

    “噗噗噗噗!!”

    低头看去,罗都骇然发现自己的腿喷出了无数道血线,地面瞬间被血雾染红。

    “怎么……”罗都下意识的伸手触摸自己的腿,肩头猛然间就是一凉。

    “噗噗噗!!”

    无数道血线自罗都的手臂喷洒而出,几乎瞬间把罗都喷成了一个血人。

    “你……你对我……”感到身体极度异样的罗都不由心中大骇,可脚下不稳不由踉跄着向前走了几步……

    “噗————————”

    罗都浑身爆血,鲜血喷洒数米之高。

    犹如瞬间爆出一个巨大的血球,血球落到地上染得地面一片血腥之色,而罗都立在红色的地面上,已经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你……你……”双目射出愤怒和不甘的火光,罗都喉咙里还在咯咯的发声。

    天闲凝聚力量的拳头已经一片金灿灿的光芒。

    “这一拳,算是为我和方叔叔的师弟讨回一些利息!总账,我们慢慢算!!”

    一跃而起,天闲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在拳头上,毫无速度的跃到罗都头顶,结结实实的一拳砸在他的脸上。

    罗都硕大的身躯倒飞出去,半空画出一道鲜血彩虹。轰隆一声巨响砸在了远处的山坡上。

    望着一地的血腥,天闲面露厌恶,回手一招,荒尘大剑发出一阵嗡响自动飞到了天闲手上,剑锋上火焰燃起,瞬间把周围连血带泥全烧成了白灰。

    看了看倒在山坡上已经无法起身。只剩下还能颤抖的罗都,天闲沉声说道:“你失去一大半血液,普通人的话早就死了,但你只要及早回去治疗修养,保命是不成问题的,不服的话,下次再来找我吧!”

    回头看看还站在火焰圈中又是惊喜又是兴奋的四个姑娘,天闲倍感欣慰,正要向四姑娘走去。忽然间意识到什么,回过头来直接丢出了荒尘大剑。

    荒尘大剑陨石一样飞出去,重重砸在山坡上,正好落在那个从山坡上下来的青年脚下,惊的他立刻抽身而回,脸色也苍白起来。

    “你……你干什么?我是圣灵殿的傀儡术师!”那年轻人一边擦着头上的冷汗一边叫了起来。

    天闲哼了一声,召回荒尘大剑对那年轻人大声说道:“就算你不说,看你的打扮我也知道是圣灵殿的人。别去动罗都!那是我打败的敌人,没有理由给你们捡便宜!圣灵殿既然自诩正义。那么就不要来做这种遭人白眼的事,想要战利品,就自己堂堂正正去击败敌人。”

    “你……你居然!”那年轻人气的双眉乱跳,“我们可是来帮你的!你……你就是这样对待我们的吗?亏我们还动用了珍贵的陨石傀儡!”

    天闲不由冷笑,“帮我?我在厮杀的时候你在看热闹,我击败了敌人你来捡便宜。圣灵殿都是这样帮助别人的吗?如果现在躺在那里的是我,恐怕你要对我做的事和对罗都做的不会有任何区别吧?”

    那年轻人顿时脸色涨红,他觉得自己藏的很好,其实早就被耳聪目明的天闲发现了。

    把荒尘大剑收在腰后,天闲吐了口气。有点无奈的说道:“而且我可是为了你好,你现在不立刻离开的话,可就走不成了。”

    那年轻人顿时微微一惊,迅速仔细打量周围的情况,这才满头冷汗的发现在自己周围不远的地方,已经有罗都的部下借着烟尘掩护摸过来了。”

    “你……你给我等着!”这年轻人红着脸放下狠话,连滚带爬的向后跑去。

    天闲摇摇头,忍不住嘀咕,“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居然就这样回报我……圣灵殿的人真是太不讲仁义道德了,而且场面话都说的这么低级,真丢人……”

    “小子,你很利害嘛!”邪眼的火焰忽然在天闲发尖上跳了出来,“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么厉害的招数,我居然都不知道。”

    天闲转身向四姑娘走去,笑着说道:“我每天睡觉的时候可都在修炼,要不然岂不是很快就要被你完全吞掉了。”

    “哦?睡觉的时候……”邪眼知道天闲修习的逆心诀的一些特性,但明显理解的不完全,“睡觉的时候也可以修炼吗?人类真是奇怪,我的前几任寄宿者中没有人类,难道人类可以在睡觉的时候修炼?”

    “当然!”天闲毫不负责的忽悠道,“不仅仅是睡觉,人类在吃饭、喝水、撒尿拉屎的时候都可以修炼,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邪眼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天小哥!!”

    看着天闲走近,四姑娘兴奋的有些不能自已,虽然说历来都知道天闲很厉害,但从来没见过天闲出手,今天可是大开眼界,尤其是最后赤手空拳打倒了罗都,四姑娘看的心都要飞出来了。

    天闲嘿嘿笑着把火圈散掉,“我知道我很厉害,但也不要用这么崇拜的……啊呀别过来,我身上都是血,啊呀说过别抱过来了……不能亲的!好吧……亲一下就好了吧?哎呀说过了我身上都是血了……”

    向来沉稳的四姑娘兴奋的好像一只小鸟,抱住天闲就再不肯撒手,天闲无奈只好任凭她开心,而在不远处,除了那几个已经保护起罗都的血徒,罗都其余的部下依旧远远的围住天闲和四姑娘,不肯离开。

    对于他们来说。这次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而来,不留下天闲,绝对不能后退,不过,看到刚才天闲和罗都的战斗,他们也很清楚现在天闲不来找他们的麻烦他们就该感到很开心了。至于要怎么留下天闲,没人知道。

    天闲看看那些一脸破釜沉舟可又不知所措的血徒,笑着说道:“你们还是赶紧带着罗都回去治伤的好,因为我的朋友就要来接我了,你们追不上的。”

    朋友?

    这些血徒立刻四下观察,这里是一个半荒漠地带,地势比较平坦,向附近那个小山坡都属于最高的地形了,现在视线之内一马平川。哪里有人?

    他们不由看了一眼山坡后面忽然间平静下来,然后开始向这边走来的巨大陨石傀儡,这让他们顿时满头冒汗,这东西可不是他们能应付的,找不到傀儡术师的话,只有逃命的份。

    一声悠长的龙吟自云间响起,声色浑厚而嘹亮。

    这鸣声不由让所有人向天空望去,天闲是一脸喜色。而那些血徒已经满脸绝望。

    九天之上,巨大的龙型飞兽嘶吼着。卷着暴风呼啸而来。

    前一刻还在远处只是一个黑点,而下一刻已经直逼视野,冲到了近处,这龙型飞兽的速度快到夸张的地步,在众人头顶盘旋一周,急速俯冲而下。

    “轰!!”

    好似一颗炸弹砸下来。这飞兽就落在天闲身边,落地激起的劲风吹起大片烟尘,天闲不由气的破口大骂:“你这条蠢龙!来的晚不说,还想踩死我不成,咳咳……把周围给我吹干净。”

    嘶鸣声中狂风吹起。烟尘被一吹而散,而小灰的大脑袋也随之出现在天闲身边,舌头一伸,异常亲切舔了天闲几口。

    “呸呸”天闲连吐口水,小灰的嘴巴又臭又腥,似乎还带着血丝,这家伙似乎才刚刚吃完什么活物。

    被舔了满头满脸口水的天闲气急败坏的打开小灰的脑袋,“这么久才找来,原来是去偷吃东西!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小灰似乎听懂了天闲话,于是继续用力的舔……

    “喂喂!快一点,那边那块石头要过来了!”小灰背上忽然传来一个女声。

    天闲闻声不由大喜,“露娜姐姐!你亲自来了!?”

    露娜环绕着小妖精似光斑的面孔从小灰背上探了出来,“这种事当然是胆大心细的姐姐我才做的来,要不然你以为会是谁才能毫无声息的把这个小丫头放到地面上去的?”

    露娜身边又露出一张面孔来,紧张而又满是期待的向下望着。

    本来正粘着天闲的四姑娘不由为之一呆,因为这张脸居然和自己一模一样。

    “小姐!”

    光光激动的热泪盈眶,不顾一切的就要从小灰背上跳下来,还好露娜一把将她拉了回来。

    “快上来!我们离开这!”露娜再次催促。

    天闲抱起四姑娘,一跃跳上小灰的后背,把四姑娘暂时交给激动的双目流泪的光光,回手一拍小灰的大脑袋,“我们回家!!”

    小灰怒吼一声,张开双翼正好起飞,一个洪亮的声音忽然从天空中传来。

    “通缉犯天闲!立刻束手就擒!否则我们将在这里将你就地正法!”

    刚才那个逃走的傀儡术师和数十同伴站在陨石傀儡肩膀的护身碉堡里,通过一个小型阵法向天闲大声喊话。

    而随着陨石傀儡迈出大步接近,这声音好像巨钟在耳般轰轰作响。

    “我们早料到你会从天空逃走,已经准备专门针对龙兽的飞行魔兽部队,如果你执迷不悟,我们将杀死这只龙兽,我们的军队已经包围了周围,你们根本无法逃走!”

    天闲忍不住看了看天空,天空一片晴朗,只有一些薄云,似乎没啥飞行魔兽部队。

    “露娜姐姐,你们遇到什么飞行魔兽部队了吗?”天闲奇怪的问。

    “啊,遇到了。”露娜掏了掏耳朵。

    “遇到了?”天闲对露娜淡然的反应有点不解。

    “之后吃掉了。”

    “啊?”

    小灰这个时候忽然打了个饱嗝,低声吼了几下,似乎有些不大舒服,然后忽然昂起头,甩了几下脖子猛的吐出一个东西来……

    咚咚咚…………

    一块硕大如盆的野兽头骨滚了好几圈,停下了……

    登时,对面陨石傀儡上的喊话声戛然而止。

    天闲有点发呆,忽然间明白了小灰刚才到底吃了啥……

    露娜看着天闲哭笑不得的表情,无奈的耸耸肩膀,“圣灵殿似乎还搞不清楚小灰到底是什么,或许知道是吞云兽,但应该不知道是吞云兽里的火云睛吧,来的路上受到了攻击,正好小灰飞了这么远,很饿了……”

    天闲不由直冒汗,“不会……连人都吃了吧?”

    露娜摇摇头,“那些家伙穿着铠甲,而且人怎么可能比那些飞兽的肉多?”

    天闲擦擦汗,“…………”

    擦擦汗,天闲又拍了拍小灰的脑袋,“走吧,回去我给你弄些好吃的,不要总是吃那些东西,容易坏肚子。”

    小灰很是高兴的发出了高昂的吼声,双翼展开,暴风陡然吹起,庞大的身躯瞬间窜上了天空。

    对面陨石傀儡已经停下了脚步,所有的傀儡术师通过阵法影像看着地面的野兽头骨发愣,从头骨的棱角来看,那是圣灵殿特别训练的飞行魔兽的头骨……

    “被……吃了?”

    不知道是谁嘀咕了一句。

    众人沉默。

    “快看天上!”忽然不知道又是谁大叫了一声,众人抬头一看,不由顿时瞪大了双眼。

    小灰双翼夹着暴风,开始在陨石傀儡头顶盘旋。

    小灰头上,天闲一脸坏笑的看着脚下的陨石傀儡,“既然你们还准备了飞行和地面部队抓我,那么不回礼一下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小灰嘶鸣着,猛然坠落,“轰隆”一声砸在了陨石傀儡的脑袋上,随后在那些傀儡术师绝望的目光中,再一次展翅飞起。

    近三十米长,数十吨体重的小灰,起飞时的后坐力足够踩穿结实的山壁,只见那运尸傀儡的脑袋被踩的直接歪了过去,然后带着二百来米的巨大身躯,伴随着一众傀儡术师的尖叫缓缓的,缓缓的向后倒去……

    “回家喽~~~”

    整个天空都洋溢着天闲雀跃的声音。

    ----

    两更到位 更新闪人(未完待续。。)u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