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六十三章 决胜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轰!!!

    震天动地的巨响碾压着整个荒漠,就在距离天闲突破地面不足二百米的地方,一个庞然巨兽正挥舞山岳般的双拳,疯狂锤击地面。

    这个东西的高度足有二百米有余,一望无际的荒漠上隔着老远就能看清楚它布满了圣痕刻印的巨大身躯。它的身体和四肢全由大块大块的巨岩构成,并由不知名的阵法相互连接,那一对粗壮的拳头几乎占据了体积的三分之一,每一次高高举起再猛然下砸,就是千万吨的巨力轰在地面上,现在,地面已经被不知道多少下重击砸出了一个巨坑。

    地面剧烈抖动,炸起一片片浮沉。

    天闲和罗都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不知名巨兽,又迅速收回了目光,那个东西虽然高大无比,但似乎并没有发现和它隔着一道小山坡的对面出现了人类。

    天闲是不认识这个东西,但罗都却认识,而且也早在血宗的秘密房间中见到了它,但现在亲眼看到这个巨兽,心中还有被深深震撼。

    那几乎头顶云端的巨大身躯给人无以伦比的巨大压迫力,双拳挥动的时候带起风暴的回响,撞击地面激起的震波好像催命的吼叫般让人不安。

    “圣灵殿的陨石傀儡。”罗都恨恨的说出了那个东西的名字,以锋利的目光紧盯天闲,“这种东西已经出现在这,你还想说没有投靠圣灵殿吗?”

    天闲忍不住又看了一眼不远处那个擎天巨兽,说实话天闲看到这玩意真的是吓了一跳,这东西是天闲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活物了,小灰那种庞大的龙兽在这个东西的手掌上应该可以排排站的站上五六个。

    圣灵殿居然还有这种东西真的是出乎天闲的意料之外,看那陨石傀儡身上闪烁的圣痕符文和复杂的阵法纹路,这个东西应该是被人操控着才对。而且,应该是被很多人操控着,因为很难想象这种身上有千百万圣痕符文的东西可以一个人控制的过来。

    念头一闪而过,天闲立刻把注意力放回到罗都身上,那边的陨石傀儡虽然惊人,但显然这东西不是用眼睛看东西的。也没有理会这边的意思。

    “算是我的救兵,但和我确实没有多少关系。”

    天闲扯出银晶丝,丝线在手指间泛出闪闪银色光芒,“圣灵殿的人就在那边,你现在还是要打算杀掉我吗?弄不好的话……或许你自己都无法全身而退。”

    罗都没有丝毫的动摇,冷哼一声直接挥了挥手,其余的血徒迅速分开跑开,转眼消失在了周围的烟尘之中。

    天闲耳中听的清楚,这些血徒全部分散开来。将自己二人远远的包围在中间,看来,这次罗都是铁了心要在这里杀掉自己了。

    “你就在这里不要动,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天闲小声对身后的四姑娘说道,同时强提逆心诀,沉淀在血脉中的稀薄火焰气息顿时翻腾起来。

    四姑娘脚下瞬间又出现一道火圈,苍紫色的火焰将她围在中央,形成了一个保护圈。

    四姑娘有些紧张。袖子里早已经捏好了移位圣痕,因为她很明白现在这个火焰圈完全是障眼法。根本没有多少防御能力,关键时刻自己必须立刻捏碎圣痕逃命,虽然这样做很难在精锐血徒的追杀中活下来,但起码聊胜于无。

    “别担心,一切还在计划之中。”

    天闲倒是镇定的多,走上前一步大声对罗都说道:“不如我们打个商量。你现在立刻掉头回去,然后我会给你意想不到的好处,嗯……是血宗一生都不会给你的。”

    罗都手中神剑微微倾斜,剑锋上的血色光芒开始跳动起来,“废话少说!”

    大喝一声。罗都拖着大剑猛然前冲,速度惊人,只是一刹那就拉近了距离,与此同时大剑猛的压进地面,尘土飞扬中猛然扭身,全神的骨骼一瞬间传来了惊人的噼啪响声。

    蛮斩!天闲对这招再熟悉不过。

    脚下一跺,天闲闪电般冲上。

    罗都神剑夹着凌厉的剑气横扫而过,狂猛的力量将面前的烟尘一扫而空,风声嘶吼中两人撞在一起,瞬间交错而过。

    罗都高大的身躯前冲几步后猛然停住,而天闲似乎在半空晃动了几下,趔趄着旋转落地,滑行了一段距离勉强站稳。

    仅一击,罗都就把周围的烟尘吹的干干净净,双方现在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手。

    天闲脸上露出疼痛之色,站稳后一只手臂无力的垂下,刚才的交锋看来吃了亏。

    罗都缓缓转过身来,浑身血色涌动,看起来毫发无伤。

    “这就是你们血盟的秘术了吗?”天闲扶住手上的手臂用力一扭,骨头咯咯响了两声,无力的手臂顿时恢复如常。

    罗都的脸色比刚才凝重许多,环绕周身的猩红气息看起来也谨慎的收敛了许多,“难怪血宗大人会……唔……”

    话到一半,罗都忽然间脸色一变,高大的身躯软了下来,喉咙响动,低头吐出一小口血来。

    罗都震惊莫名,手捂腹部,难以置信的发现腹部的衣衫已经破烂,露出的肌肤上居然有一个深色的拳印。

    “小杂种,你……”罗都勃然大怒,猛一抬头,却发现天闲已经电闪而至。

    “砰!!”

    一脚抽在罗都脸上,天闲可是丝毫也不客气,早就凝聚逆心诀力量的一脚把罗都整个人抽飞了出去。

    银晶丝倏然射出,凌空缠上罗都神剑,猛的一拉!

    罗都脑子还在嗡嗡作响,只感到手上传来一股大力,人已经被拽了回去,下一幕看到的是一双闪烁金芒的双拳。

    天闲如火车头般冲上来,双脚钉在地上,双拳蓄力,猛然出击。

    “砰砰!!”

    结结实实两拳砸在罗都的胸口和腹部。罗都“哇”的一口喷出血来,整个人旋转着飞了出去,轰然砸在远处的小山坡上,顿时一阵尘土爆射。

    四姑娘见天闲两招就击退了罗都,不由欢喜的叫了起来。

    “别动!”

    天闲立刻出声,脸色依旧一片凝重。

    四姑娘一愣。之后不由扭头看去,脸上顿时露出了几分骇然来。

    罗都在没什么准备的情况下受了天闲两记重击,还吐了血,现在居然已经站了起来。

    抖落身上的尘土,罗都脸上全是愤怒的扭曲,浑身释放出的血色气息似乎也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狰狞起来。

    “小子,真不错啊……”罗都的双眼透出几分异样的神色,口气也变得古怪起来,“这招蛮斩人人会用。但真正会破解的确并不多,特别是使用大剑的战士。”

    直接撕下破损的外衣,罗都露出了带着疯狂意味笑容,“很好!再拿出一些让我惊讶的东西来,这样起码在你被我砍成烂泥之前,我会更高兴一些!”

    天闲眼神凝重的望着赤裸上身的罗都,他的胸口和腹部都有明显的拳印,头部也在流血。但他对此似乎毫无知觉,身体动作协调。似乎丝毫也没有受到这些伤害的影响。

    “你已经受伤了,我的拳劲是会打透身体到骨头上的,你不想死的话……”

    “我不会死!!”罗都放声大笑,“这世上,没有能杀死我的东西!”

    一声狂吼,罗都迎面直冲过来。大剑拖在身后,居然是和刚才相同的招数。

    天闲暗骂一声,再一次飞速迎上。

    蛮斩的威力巨大,虽然很好躲避,但想要破解却不容易。简单的招数破绽却也几乎等于没有。

    但天闲却很清楚,这一招的致命之处在于,剑锋还没有挥出之前就近身的话,那么对方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对付你。

    双方再次撞在一起!

    只听罗都一声狂吼,不管天闲已经近身,大剑依旧狂扫而来。

    天闲也是怒喝一声,双拳再出,狠狠印在不顾一切冲来的罗都身上。

    “砰砰”两声天闲直接砸中罗都,然而这一次天闲却感觉根本不是打在人的血肉之躯上,而是砸在了生铁块上。

    罗都遭受重击却犹如未觉,连一丝一毫的动作停滞都没有。

    “嘭!”

    一声闷响,天闲整个人被扫飞了出去。

    “死吧!!”

    罗都浑身血色暴涨,高大的身躯借着大剑的威势狂转一圈,瞬间凌空跃起,凶猛无比的一剑对着天闲凌空砸下。

    天闲一个翻身勉强落地,罗都神剑已经巨石般压到头顶。

    银晶丝瞬间展开,只见一片火花乱跳,罗都神剑在银晶丝上碾压而过,疯狂的劈在了天闲身侧的地面上。

    一脚踢开剑锋,天闲借力灵巧的跃起,瞬间拉开距离。

    “吼————!”

    猛然间,罗都发出了一声狂猛的吼叫,这吼声已经不似人类,犹如魔鬼。

    天闲还身在半空,罗都以一种和他那高大魁梧的身躯毫不相衬的速度和灵巧瞬间转身,一手还在身侧拖着罗都神剑,身体扭曲到极限,另一手凌空向天闲抓来。

    天闲大吃一惊,这一抓没有抓到自己,却一把抓住了半空飞扬的银晶丝。

    “死!!”罗都神剑飓风般狂飙而至。

    一道血线在半空飙射而起,天闲棒球般被这一剑抽飞,远远的落下地面。

    罗都猛然下蹲,浑身血气随之蓄力般收缩,随后爆吼一声高高跃起,血气随之狂涨,陨石似的砸向了天闲的落点。

    “轰!!!!”

    罗都神剑炸弹般砸在地上,顿时地面四分五裂,烟尘爆射,一道身影随之从烟尘中窜出,正是满头满脸鲜血的天闲。

    怒吼着,罗都紧随其后跃起,紧紧咬住天闲不放。

    天闲身在半空,双拳忽然一张,两把沙土洒向迎面冲来的罗都,罗都也是反应神速,神剑在眼前一档,沙土顿时被挡开。

    “砰砰”

    天闲借着这一瞬间的空隙。两脚踩在罗都神剑上,把罗都直接踹下半空,自己也远远的跃开。

    轰然落地的罗都没有再立刻进攻,看着在远处轻巧落地的天闲脸上露出了疯狂的杀意,大声笑道:“小子,你就只有这种程度而已吗?你的火焰在哪?难道说为了保护四丫头。你已经连邪眼的火焰都用不出了吗?”

    天闲眼前微微有些发黑,半边面孔已经被鲜血染红。

    暗运逆心诀,天闲心中稍安,虽然受了重击,但不是被那把剑直接砍中,伤口倒是可以迅速止血。

    罗都把大剑在肩头一扛,血色狰狞的双眼似乎在搜索天闲身上一切令他感兴趣的东西,“没有了火焰,也没有了武器。就连这种东西也变成了废物。”抬起手,罗都不屑的看了看手中被扯断的银晶丝,“接下来,你只剩下让我砍成肉泥而已。”

    “呼……”

    天闲总算得到机会吐出了一口浊气,看看手臂上那依旧无法止血的剑伤,不由皱眉,犹豫了那么一秒钟后,银水精魄的力量随心发动。瞬间把伤口完全冻结。

    “哦?”罗都双眼放出光来,“这是什么?新的圣痕吗?”

    天闲活动了一下手臂。感到十分僵硬,但现在也没有办法,总比流血流到晕倒要强的多。

    看了一眼好像正盯着砧板上肉片似的罗都,天闲的眼中露出了几分极度少见的仇恨,“你……身上的就是腐血吧。”

    “腐血?”罗都哈哈而笑,“血盟的秘法。并不是外人能够了解的,腐血的说法简直可笑!”

    盯着罗都身上沸腾般的血气,天闲仿佛看到了当初寂静森林里的那个黑袍人,看到了他最后惨死的一幕。

    “或许外人并不了解什么是腐血,但……就是一种控制人的心智。让人陷入疯狂的东西,我说的没错吧?”

    天闲的眼中渐渐射出寒光,“早就感觉你的剑有些诡异,现在想来,这把剑……应该是腐血喂食过的吧?”

    “小子,你不会是害怕了吧!”罗都狂声大笑,“还是说你想要拖延时间,等待圣灵殿的救援?”

    狰狞的脸上浮现出扭曲的杀意,罗都的声音中仿佛都透着血腥的气息,“没关系,我也在等,那只是一些操控傀儡的术师而已,我并不介意让我的剑多饮一些鲜血!难得来到地面一次,我也不想这么快就扫兴而归!”

    天闲虽然不清楚腐血的真面目,虽然从罗都的状况来看,腐血和自己最初的认识有些不同,但天闲知道一点没有变,那就是这种东西邪恶残忍的本质!

    罗都原本也不是这样的!然而他现在已经变得好像一个怪物!

    天闲缓缓蹲了下来,双手按住地面。

    罗都一怔,“这是做什么?要下跪求饶吗?”

    天闲抬起头,双目寒光闪闪,“不,只是不想再和你这种东西浪费时间,我的朋友还在等我!”

    罗都双眸微微一缩,“小杂种!我看你还能猖狂到什么时候?”

    没了火焰,没了武器,银晶丝也被扯断!眼前的天闲就好像是一块任人宰割的肥肉,罗都怒吼一声,浑身血气再涨,罗都神剑挂起一道血色风暴向天闲卷来。

    冷冷注视着笔直突进而来的罗都,天闲没有丝毫畏惧和动摇,按在地面的手指早暗中刻画了两个微型的阵法。

    双掌一拍而合,天闲捏了一个手印,那两个微型阵法顿时散发出深沉的光芒,而天闲身前一道雪亮的阵法瞬间浮现而出,金芒闪闪。

    “现在,我就猖狂给你看!”

    手印一扭,天闲面前的金色阵法猛的爆射出一阵强光……

    在罗都抓住天闲厮杀的时候,地下血盟的总部内依旧一片混乱。

    地下寒脉还在疯狂上涌,整个城市的温度正在狂降不止,杂役区和采石场附近的岩壁都开始出现持续不断的爆裂膨胀,同时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和强烈震动,对面的圣灵殿似乎已经开始发力,正疯狂的打通这两条通道要和血盟决一死战。

    同时地面之上那陨石傀儡无以伦比的沉重打击更让整个城市一直在颤抖不已,除了血宗和一众血徒外,所有的地下具名都已经疯狂的涌向四个被攻破的出入口,整个城市完全陷入了混乱。

    “血宗大人!”

    一个血徒快速跑到血宗身前禀报,“发现了逃犯遗留下来的武器。还有绑在武器上的一个袋子。”

    血宗眉梢当即一阵抖动,这个血徒口中的逃犯,自然就是天闲了。

    “袋子?”

    这个字眼深深刺痛了血宗,地下宝库被开了一个窟窿,千辛万苦得来的秘宝不翼而飞,现在说发现了天闲遗留下来的一个袋子!

    “东西呢?”血宗猛然站了起来。

    “呃……”这个血徒面露难色。“武器和袋子是在地下裂隙附近的一座破屋里发现的……”

    “我在问,东西在哪?”血宗一声怒吼。

    “血宗大人息怒!”这血徒吓的立刻额头触地,“属下办事不利,但那把剑沉重无比,我们所有人合力都无法挪动,现在还留在破屋里,那个袋子就压在剑下,无法取出。”

    “带路!!”

    “是!是!!”

    血宗带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那间破屋前,屋子已经被拆掉了。断瓦残垣中露出孤零零的荒尘大剑,还有被压在下面的袋子。

    那袋子鼓鼓囊囊,里面装了好多东西,而且从凸出的外形来看,似乎都是一些金器玉石。

    血宗心中怒火熊熊燃烧,不无快慰的自语道:“你这个该死的小杂种,动我的宝物,最后还不得要还给我!”

    走上前。血宗一把抓住荒尘大剑的剑柄,猛力一提。

    居然纹丝未动。

    血宗大吃一惊。身上的浓稠黑气瞬间缠上荒尘大剑,又是用力一提,这一次,居然还是纹丝未动。

    “啪啪”

    清脆的响声中,剑身上忽然跳起两朵火苗将那黑色气息直接烧断。

    血宗骇然的退后了两步,看着那苍紫色的火苗消失在了剑身中。一时间瞪大眼了眼睛,“邪眼!?”

    短暂的震惊之后,血宗一瞬间陷入了无限的狂喜之中,“邪眼在这里?居然在这里?在这把剑中!”

    疯狂的大笑几声,血宗贪婪的盯着荒尘大剑。“有了邪眼,那件东西根本不值一提!还有这把剑!这把剑一定也是一件重宝!该死的小杂种!你原来是给我送礼的!哈哈哈!!”

    “哟~~你的眼光还不错!”

    血宗放声狂笑之中,忽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插了进来。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血宗身后的护卫更是飞速冲了上来,但却被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血宗身上的黑色气息一震而退。

    “啊……”血宗发出了带着无限贪婪之意的呼吸声,“这……就是邪眼?”

    一朵苍紫色的火苗在荒尘大剑上暗惊的燃烧着,刚才出声的正是邪眼。

    邪眼的火焰跳动了两下,陡然间在火焰中睁开一只血目,顿时又是引来一片惊呼声。

    血宗兴奋的全神颤抖,“邪眼,真的是邪眼!!有了邪眼,只要有了邪眼的话……”

    邪眼打了个哈欠,兴趣缺缺的打断了血宗的话,“你眼光不错,不过很可惜,我可没兴趣在这里和你浪费时间。”

    所有人都是一愣。

    血宗也怔住了,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邪眼的意思。

    咂咂嘴巴,邪眼一副懒洋洋的模样,用一种不无遗憾的口气说道:“说起来寄宿在那个小子的身边也没什么好处,幼稚、愚蠢,弱小又可笑,自古以来,我还没有遇到过这样让我自己感到倒霉的寄宿者,简直难以置信!这么一个人类居然敢对我大吼大叫!真是狂妄!自大!不自量力!简直该被拖进地狱!这种人类根本不该存在!我可是诞生在世界之处的上古邪灵!一个人类居然就敢这样对待我!我又不是他饲养的家畜!这个该死的混蛋!卑鄙下流的蠢货!早晚有一天……”

    “嗯?”邪眼忽然停下了稍微有点刹不住的话头,“啊……咳咳,只是稍微抱怨一下而已,有什么好惊讶的吗?”

    一圈血徒都看傻了。

    邪眼就是这么一种玩意儿吗?

    传说里这东西可是能烧毁整个世界的恐怖存在,就是这个怨妇一样抱怨的家伙?

    血宗木然了一会儿,倒是第一个反应过来。上前一步大声说道:“那就离开那个小杂种!我!血盟的统治者!拥有无上的力量,无穷无尽的宝藏!你可以享受杀戮,享受鲜血!甚至可以去烧掉整个世界!没有比我更适合你的人了!”

    “啊?”邪眼的那只血眼十分怀疑的打量了一下血宗,随后就再没了兴趣,“借助这种低级的手段得来的力量,就不要吹嘘什么了。”

    血宗气息一窒。身上的黑色气息抖动了几下,“你说……低级?”

    邪眼的火焰跳动了几下,似乎在活动拳脚一样,“人类的圣痕很可笑,只是盗用诸神的力量残渣而已,而向你这种更愚蠢的举动,最终只会自取灭亡。”

    血宗双眉顿时紧皱,但却有点说不出话来,虽然邪眼没有挑明了说出某些原因。但血宗清楚,邪眼是在说他所得的力量。

    邪眼开始在荒尘大剑上来回滚动,“虽然说那个小子是混蛋了一些,不过好在是个十分精神的小家伙儿,看着还算顺眼,起码比起你这种满身恶臭的死物要好的多。”

    “你……”血宗终于有些忍耐不住怒气了。

    “而且……你这里怎么可能留得住我呢?”邪眼很不屑的说道,“瞧瞧你的那些部下,全都是些丑陋的男人。你知道人类最好的地方是什么吗?是女人比任何种族都要漂亮!”

    血宗已经开始全神发抖了,邪眼现在的口气完全是在拿他寻开心。

    邪眼的血眼眯成了色迷迷的模样。“那个小子的身边……都是好女人啊……”

    血宗寒下声音,低喝道:“我是敬你是远古邪灵,才这样客气的,你的力量大部分被封印,这件事人人皆知,你最好不要逼我动手!”

    邪眼眨巴眨巴眼睛。血眼下裂开一个嘴巴似的口子,居然好像在笑。

    “所以我才在这里拖延时间啊。”邪眼笑的开心,“我现在的确敌不过你,但……我就要走了,你却留不下我。”

    邪眼的话音未落。地面忽然散发出一阵光芒,金灿灿的不明阵法忽然浮现而出,笼罩了荒尘大剑周围的地面。

    血宗大吃一惊,怒喝上前,枯瘦的手掌裹着黑色的气息发出尖锐的啸声,直接抓向了邪眼。

    邪眼嘿嘿一笑,扭身钻进了荒尘大剑中。

    血宗的手狠狠抓在了荒尘大剑上,荒尘大剑顿时放出一声浑厚的鸣响,巨力瞬间反震,斩金破岩的手掌瞬间被弹了回来。

    这股力量弹的血宗猛退了几步才站稳脚步,正让他心中大为骇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流血的手,不由双目瞪圆,这种事简直难以置信。

    地上金灿灿的阵法已经散发出强光,邪眼从荒尘大剑上又跳了出来,嘿嘿一笑道:“蠢货,你看走眼了!”

    倏然间一道金芒自阵法中冲天而起,强烈的光芒刺的人睁不开眼,而这光芒游龙般窜上半空,瞬间穿进岩石穹顶消失不见。

    等一众血徒睁开眼时,地上的阵法早已经消失,荒尘大剑也随之不见踪影。

    压在荒尘大剑下的袋子也一并消失了……

    血宗盯着空荡荡的地面全身发抖,不是因为邪眼这个煮熟的鸭子居然飞走了,也不是因为丢了那些宝物,而是一个让他感到荒唐无比的念头在脑子里萦绕不去。

    “那把剑……”抬起头望着刚才金色光芒消失的穹顶,血宗的声音也在发抖,“不可能……”

    在血宗沉浸在无以伦比的震惊之中时,地面上的罗都一样处在极度的惊愕中。

    因为那金灿灿的阵法中,传来一股致命的危险气息,厚重无比的灼热之气滚滚而来,仿佛要把自己碾碎成渣,燃烧成灰。

    一道金光字阵法中冲天而起,发出震撼长空的厚重咆哮,一时间甚至将不远处那陨石傀儡砸击地面的巨响都压了下去。

    “这是?”罗都骇然的望着天空的光芒。

    “轰!”

    金光陡然坠落,灼热之气滚滚弥散。

    细碎的金芒飞快散尽,距离罗都只有五六步远的地方,荒尘大剑散发着逼人的热力插在那,地面已经被震的四分五裂。

    “这把剑……”罗都眉毛都扭在了一处。

    罗都自然是认识荒尘大剑的,虽然他不知道这是当世的无价之宝,但当初在酒宴上和天闲打过一场,这把剑可以对抗他的罗都神剑,这让他印象极为深刻。

    但现在,真正让罗都惊讶的是这把剑散发出不同以往的威势,比起在那次酒宴上时,这剑现在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啊~~~还是地面上的空气好啊。”

    悠闲的声音格格不入的插进了紧张的氛围中,荒尘大剑上“噗”的冒出一朵苍紫色的火苗,还欢快的蹦了两下。

    邪眼很是开心的望着广阔的天空,被封印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邪眼最最讨厌的就是封闭幽暗的环境,在地下的日子一直在忍耐,现在重见天日,简直没有比这个再开心的了。

    “嗯?小子,你在这里做什么?”一眼看到罗都,邪眼的火焰立刻不爽的跳了两下。

    罗都怔怔望着邪眼,他不知所措。

    “滚吧!今天我的心情不错!”邪眼猖狂无比的说道,“看在是我重见天日的日子,我不想在眼前看见碎肉的灰烬。”

    罗都眼角抖了抖,不由看了看刚才那金色法阵出现的地方——地面完好无损,法阵也已经消失了。

    “怎么,小子!难道你想尝尝手脚被烤成焦炭,五脏六肺化作飞灰的感觉吗?”见罗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后退,邪眼的血目之中顿时凶光毕露。

    “虽然是一件脏东西,但拿来当作我的祭品似乎也不错!”

    “这个家伙是我的。”

    一只手从后而来,掐灭了邪眼的火焰,同时握住了荒尘大剑的剑柄。

    天闲抽出荒尘大剑,随手向身后挥动了一下,那个环绕四姑娘的安静火圈顿时变得旺盛起来,一股澎湃的热力扩散开去,有几个试图接近四姑娘的血徒顿时被逼退。

    把荒尘大剑在肩上一扛,天闲露出咧开嘴一笑,“一决胜负吧!”(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