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六十一章 混乱(十三)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罗都神色凝重。

    自从加入血盟以来,这是他第三次接受类似的任务,而前两次任务都是在暗中秘密进行的,除了血宗之外,没人知道他做过什么,也没人清楚他和这把罗都神剑到底有怎样的实力。

    第一次任务是狙击一个对血盟本部的安全造成了巨大威胁的人,第二次任务是暗中帮助第一次以正面状态出现在世人面前的血枝排除最强大的障碍,而现在的第三次任务,竟然仅仅是追杀一个少年。

    罗都不知道天闲到底做了什么,会让血宗如此震怒,甚至不惜动作隐藏的力量,这也是他感到不安的地方,因为这说明天闲在暗中或许制造了无以伦比的麻烦,现在血盟的这场动乱,或许也有他很大的功劳在里面。

    现在四个同往地面的出入口已经完全被堵死了,城市中几乎所有的居民都聚集在四个出入口周围,疯狂的想要挤出去,无论是城市中末日般的状况还是对地上世界的无尽渴望都让人们陷入了一种根本不计后果的状态,想要来维持秩序的血徒们在远远的外围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心中只有无力感,他们根本无法阻止疯狂的人群。

    但罗都并不需要从这四个几乎被堵死的出入口到地面。

    血盟连接地面的自然不只是这四条通道而已,罗都现在所通过的,就是其中的一条密道。

    这和其他四条通道一样,几乎是一条自然形成的裂隙。经过许多秘密的开凿工程和历代血宗进行阵法的布置,这才形成了这条绝对安全,绝对不会被从外面被入侵的通道。

    因为这密道在平时看起来只是一个地缝而已。没有任何机关,没有任何可以潜入的地方,但只要持有血宗的密匙,开始没一段通道隐藏的开关,这道地缝就会在毫不起眼的地方出现石台,出现水流的涨幅等等一些列让人意想不到的变化,仿佛大自然亲自开路一样在原本毫无可能的地下裂缝中生生变出一条路来。而且作为一条应急通道,几乎全程都不需要移动,只要看着眼前变出一条条奇妙的道路。被一座座石台迅速转移就可以飞快的到达地面。

    这次行动,罗都只带了二十个人。

    原本是应该只有罗都一个人来完成这次任务的,但现在地面的状况不容乐观,圣灵殿的人已经抢占了有力地形。这边十分有可能一露头就被发现。也就是说这次不仅要面对邪眼的威胁,还要抵挡圣灵殿的攻击。

    而这二十人全是一身黑衣,从头到脚只有双眼露在外面,都是死士,他们的作用是吸引圣灵殿的注意力,并且保证没有暴露这个密道出入口的前提下掩护罗都安全撤退。

    秘密石台悄然挪动,地下河的水流冲刷着罗都的肩背,他感到头顶渐渐出现光亮。看来地面已经不远了。

    “你们,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吧?”罗都沉声问道。

    “我们明白!”距离罗都最近的一个血徒迅速回答。

    “为血盟而死。这是你们今天的任务。”罗都的声音没有半分犹豫,“只要情况需要,我也是一样,这或许是我们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我希望,你们能成为血盟引以为傲的战士。”

    “是!!”所有人齐刷刷的回答。

    头顶的光开始变得明亮起来,透过前面的拐角点,地面的光亮已经清晰可见,罗都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次事出突然,我破例……可以答应你们最后的愿望,有谁要说什么吗?”

    所有人沉默,每一个死士都笔直的站在那,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很好。”

    罗都的眼神在每个死士身上扫过,“你们明白自己已经是尸体这一点再好不过,如果刚才谁出声的话,我……”

    忽然,罗都眼神微微一动,距离他最远,站在角落里的那个死士的眼神似乎在和他对望,一接触自己的目光,又立刻收了回去。

    这眼神……丝毫不像一个要赴死的人那样决绝果断。

    紧张,焦虑,而且……罗都在一瞬间犹豫是不是应该立刻杀掉这个人的时候,忽然间感到,这眼神……莫名其妙的有些妖娆的味道。

    似乎……在哪里见过?

    不必去细想到底是怎么回事,罗都大喝一声,罗都神剑已然出鞘,带着无匹的劲气向角落那个死士刺去。

    事出突然,所有人吃了一惊,那个被罗都袭击的死士更是瞪大了眼睛,一副惊骇莫名的模样。

    罗都神剑在那个死士的面前豁然止住,而带起的剑风刀子般吹过,将这个死士脸上黑色的头巾撕裂……

    尽管现在光线昏暗,就算距离这个死士最近的人也看不清他的面孔,但是……

    一头乌发随着剑风狂舞而起,在这个狭窄的空间中,一股女子淡淡的香气散溢开来。

    女的!

    所有人大吃一惊,这次行动所有死士全是男人,怎么会冒出一个女人来?

    一瞬间所有人都亮出了兵器,将这个女人团团围住。

    昏暗之中,这个女人的体格完全是一个身材壮实的男人模样,丝毫也看不出破绽,面孔似乎也是男人的面孔,只有那头长发显得过于突兀。

    “哎呀,你们干嘛盯着一个小姑娘看个没完。”

    忽然间从众人背后冒出一个声音来,还带着十二分的调笑。

    死士们大吃一惊,转过身来才发现一个死士站在石台的另一个角落,正一边说话,一边把黑色的头巾慢慢取下来。

    而当他丢掉头巾后,恰好地面上投射下的一缕光亮打在他脸上,这让每个人的脸色都好像瞬间见了鬼一样。

    天闲嘿嘿一笑。把头巾随手扔掉,身体晃了晃,骨骼发出了一连串爆豆子似的响声。壮硕的身体立刻削瘦了下来。

    “小子!是你!!”

    罗都双眼顿时浮起一条条血丝,在血宗的秘密房间内,他明明清楚的看到了四姑娘已经达到了地面,这说明天闲和她已经成功逃脱,可是现在居然又出现在这里!

    眼前的人不可能是假的,那么当时看到的四姑娘又是怎么回事?

    天闲笑的好笑一朵花一样,拉了拉手中绷紧的银晶丝。笑道:“当然是我,如假包换!话说你能把剑收回来吗?我们这样都很累的。”

    昏暗的光线下,隐隐可以看到几条亮晶晶的丝线一头被天闲抓在手中。而另一头连接在罗都的神剑之上。

    刚才可不是罗都试探性的止住了剑锋,而是生生被天闲拉住了。

    罗都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天闲会在这里,但既然他人在此处,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毫无疑问的就是四姑娘了!

    “杀了她!!”

    毫不犹豫的下达命令。罗都自己怒然转身。罗都神剑好像迸发出罗都心中的怒火释放出滚滚热气,笔直向天闲斩去。

    所有的死士瞬间行动,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丝毫不乱的与罗都擦身而过,全部冲向了角落里的四姑娘。

    而此时天闲还在另一边,根本无暇顾及到四姑娘的安危,而且就算现在天闲想去救,可罗都依然要冲到面前,根本不给天闲机会。

    “嘿嘿。”

    这个时候。天闲却忽然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罗都一见天闲笑的发贼,就意识到要事情不妙。显然这个小子来到血盟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阴谋,而即使在这里他还是在暗中准备了什么全套。

    没等罗都的脑子在转动起来想到什么,一道火光已经在他背后炸开。

    环绕四姑娘脚下,邪眼的苍紫色火焰魔兽般凶猛的涨起,火焰中还传来阵阵莫名的嘶吼,声势骇人。

    这火焰陡一出现,石台上顿时热浪滚滚,那些扑向四姑娘的血徒们被这惊人的气势瞬间逼退,甚至有两个冲的靠前的衣角已经被烧着。

    慌忙斩掉烧着的衣角,所有血徒退后几步,都是一脸心有余悸。

    邪灵之眼的苍焰在传说中曾经险些烧毁过整个世界,这火焰只要沾染上任何东西,不将对方烧成白灰绝对不会熄灭。

    罗都的攻势瞬间止住,他不得不忌惮背后的邪眼,一时间,包括罗都在内的所有血徒都集中在正移动中的石台上,一边是笑的贼兮兮的天闲,一边是被邪眼的火焰包裹的四姑娘,瞬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这个地方面积狭小,如果邪眼的火焰烧起来的话没有人能够幸免,这种再显然不过的情况让罗都感到心中一股怒气无处发泄,简直憋闷至极。

    “这就对了嘛!”

    在罗都怒火满胸的时候,天闲却笑呵呵的开口了,“我们无冤无仇,没有必要打打杀杀,这次我只是不想在血盟继续逗留而已,毕竟家里还有好多人等着我回去,本来想和血宗打了招呼再走的,但是他似乎一时半会不会放我离开,没有办法只要用这种办法离开,你们还要这样隆重的送行,真是担当不起。”

    罗都气的眼角直跳,这前前后后显然都是眼前这个小鬼的阴谋,他甚至于连自己的行动都计算在了里面。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天闲耸耸肩膀,露出几分略有嘲弄的笑容,“不然我会在哪里?难道是在地面?哦对了……我想血宗一定看到了四姑娘吧,真可惜,那个其实不是四姑娘。”

    “那个是光光。”在另一边被邪眼的火焰保护的四姑娘终于开口了,声音清脆柔和,正是本人。

    “光光!?”罗都一脸错愕。

    四姑娘的面孔还是一副络腮胡子的大汉模样,但却依然能在她的眼中看到无尽的愤怒,“是血宗的命令,强行毁掉了她的容貌,变成了我的模样,血宗一定没想到吧,他想要骗天小哥的举动,最后成了天小哥逃走的手段!”

    罗都对于光光被强行改变了面容这件事并不知情,当然就算他知情,这件事也轮不到他来做决定,他只知道现在他陷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窘迫境地,本来这是一次要去追杀的任务,结果半路却被追杀的目标要挟,这种事估计血宗也完全没有想到吧。

    看着四姑娘的面孔,罗都咬牙问道:“你们……怎么会知道我的行动?”

    “这个很好判断!”天闲在另一边轻松的答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感觉很奇怪,因为你的那把剑实在是过于厉害了,但你的实力却和这把剑完全不相符。”

    罗都微微一惊,了解自己这把剑到底如何厉害的人,在血盟中屈指可数,难道说这个小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看出了这一点?

    天闲当然是知道的,先不说邪眼的见识,荒尘大剑对于这种宝物的感应可是极其准确的。

    “而之后你的一系列的行动就更是可疑了。”天闲指了指罗都手上的剑,“在以实力论资格的血盟之内,你的水平一般,却很受到血宗的器重,甚至于在某些时候显得被血宗过分的看重,我只能猜测你有足够让血宗这样做的理由,而放过来,在血盟中这样的理由似乎也不难猜测,就是有别人所不了的厉害之处。”

    说着天闲不无自得的晃了晃脑袋,“我想既然你是血宗的亲信,而且平时又隐藏着实力,那么当出现类似的状况,而且血宗不得不留守城市中防止圣灵殿突袭,那么……似乎最好的选择就是派你来执行追杀任务,啊……你看我全猜对了,提前隐藏在你身边一点都没错。”

    “提前……”

    罗都面孔扭曲起来,“你说提前?”

    “你在城里乱晃寻找我们踪迹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早早打扮完毕,混在你的队伍中了,而且我知道你会选什么样的人一起去执行这个任务。”

    罗都简直感到自己撞见了鬼,“你……你怎么会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但是如果有一个老资格的、对血盟上下都极为熟悉的人,那么情况就不同了,特别是……你的这些死士十有八九都是他培养出来的时候。”

    罗都双目瞬间血红,“是尤金!!”(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