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五十九章 混乱(十一)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 )血宗把所有事务全部丢在脑后,再一次单独返回了血盟大殿,通过极其隐秘的暗门进入了血盟最为核心的一处地方——秘密宝库。乐-文-

    这个秘密宝库是这个地下总部建立之初就存在的,为的就是搜罗天闲的各种奇珍异宝,而真正能支配这里一切的,也只有没一任血宗而已。

    经过历代血宗的不断努力,这里的珍宝已经堆积如山,甚至第一代血宗堆放在这里的货币早已经不再流通,要想拿出去用只能先融化成金银重新铸造。

    这个地方,完全不比一个中等富裕的国家金库寒酸,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而除了财富之外,这里也存储着血盟诸多存在根本的东西,比如大批量的低阶圣痕,大批量的远古典籍,资料,关于现在大陆上可能存在的古神遗迹的研究文献,以及这许多年来血盟一直坚持自己锻造圣痕的秘法和独到的手段。

    可以说这里几乎有血盟立身保命的一切。

    而且,这里还会存放一些十分奇异的东西,比如一些找不到合适地方存放,具有一些奇特性质的罕见物品,毕竟这里是被强大的隐形法阵保护,周围拥有无比坚实的厚厚地下寒冷墙壁包裹的最安全的宝库。

    血宗其实很少来这个地方,因为这里太过广阔,而那些自己必须要掌握的东西他也早就烂熟于胸,而出于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保密心态,历代血宗都很少来这里,减少一切这个地方被其他人发现的可能性。

    而今天,血宗不仅来到这个地方,而且没有很快就离开,而是慢慢的在无数奇珍异宝中走着。

    地上的金器玉石被血宗周身如有实质般浮动的气息哗啦啦的推开,血宗就像一只嗜血的猛兽,浑身充满了危险的杀气。

    他深知自己这样做十分危险,因为自从不久前得到了那件宝物后,这个宝库就变得不能随意走动了。就算是自己,如果一不小心也可能有生命危险,毕竟那是古神曾经以之叱咤风云的无上武器。

    然而,随着血宗的脚步慢慢加快。他的心也彻底的沉入了谷底。

    在这个宝库中走了好一会儿,可是周围只有无尽的黑暗,还有寂静中自己的脚步和金器碰撞的声音。

    没有光。

    就连一丝光线都没有,原本那危险至极的光芒在这个密闭的宝库中消失了,甚至连一点碎渣都没剩下。

    血宗慢慢停下了脚步。至今还是没有被那件东西攻击。他已经完全明白其中的原因了,显然天闲留下的话并不是胡说八道。

    那件耗费了血盟上下无限人力物力,瞒过圣灵殿遍布天闲的耳目冒险从地下遗迹中得来的重宝,居然被偷走了!

    居然被偷走了!!

    这件让自己都受了伤的宝物居然在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宝库中无声无息的被偷走了!

    血宗仰天一声怒吼,吼声中是无尽的愤怒与疯狂!

    “小杂种!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伴着血宗的怒吼,环绕他的黑色气息疯狂膨胀,在黑暗中如汹涌的暗流冲刷着这个宝库中的一切,顿时犹如刮起了一道龙卷风,血宗周围所有的东西全被向外吹飞,一时金玉俱碎。不知道多少价值连城的宝贝变成了废物。

    无限的愤怒堵塞心中无处发泄,血宗一时简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自处,而正当他被怒火烧穿脑子的时候,一缕光不经意的闯进了他的视线。

    这个发现让血宗瞬间冷静了下来。

    这光芒是因为血宗吹飞了周围的一切,这才在堆积如山的宝物后发现的,很远,很微弱。

    血宗望着那微弱至极的光芒一时间欣喜若狂,如一个孩子般大叫着向那边跑去,完全没了平日的威严模样。

    但是他还没接近那光芒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异样,但他还是满怀希望。毕竟在这个宝库中,那个东西是唯一能发光存在。

    那光芒十分微弱,在宝库的财宝中微不可见的反射着,血宗飞快的向那光源靠近。在转过装满了不知名黑色水晶的巨大木头柜子后,他愣住了。

    因为他听到了水声。

    水声?

    血宗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个巨大的宝库虽然存储了无数的宝物,但是绝对没有任何流体性的东西,而且这水声显然不是什么小物件,而是好像湖水波动般的声音。

    丝丝的寒冷之气触到了血宗的皮肤。

    他立刻抖了一下。瞬间意识到了什么。

    逐渐的靠近光源,逐渐听清了那水声,逐渐的感觉到空气里迅速增强的寒意……

    当血宗来到光源处时,无以伦比的愤怒和完全无法理解的疑惑开始疯狂的折磨他的脑子。

    血宗没有找到自己想要找的重要宝物,却只在墙壁上发现了一个大洞。

    地下寒脉上涨让这个大洞里不断的传出潮汐般的声响和惊人的寒气,随着潮汐的声响,涟涟波光从洞穴中反射出来,照应的周围的宝物一片光怪陆离之色。

    ……

    当血宗回到杂役区临时设立的指挥所时,每个人都绷紧了神经,因为血宗身上浓稠的黑暗就好像一个气团,已经几乎将他完全包裹在里面,外人不仅无法看清血宗的模样,甚至于连他的衣着都看不真切。

    疯狂至极的杀气自血宗身上喷涌而出,这杀气让每一个血徒心惊胆战,连大气都不管喘一下,生怕引动那杀气瞬间让自己丢了小命。

    血宗坐在位子上,一言不发足足有十分钟。

    侍立在两旁的血徒们都低着头,谁也不敢吭声,虽然没人知道血宗为什么忽然间如此震怒,明明在离开之前还不是这样,但现在每个人都知道,如果你现在受到了血宗的注意,那么也就离死不远了。

    在可怕的沉默之后,血宗终于缓缓问道:“那个小子,在哪里?”

    一众血徒你看我,我看你看。一时都是有些心中惴惴,最后其中一个还是走了出来,“血宗大人……”

    这人的话才说到这里,之间血宗身上一道乌光暴闪而来。“噗”的一声闪电般缩回,这人的脑袋已经飞上了天。

    “咚!”

    直到这人的脑袋砸在地上,周围的其余血徒们才如梦方醒,瞬间跪倒了一大片,“血宗大人息怒!”

    血宗周身的黑气缓缓的如粘稠的胶水般蠕动着。好似活物,看着眼前跪倒一片的血徒,缓缓说道:“现在,立刻告诉我,那个小子在哪?”

    “血宗大人!”

    一个血徒这次立刻垮了出来,“属下已经派人全城搜索,并且封锁了所有出口,但他十分狡猾,现在下落不明!”

    说话的正是罗都。

    罗都这一开口,所有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在这个当口,挖个坑把自己买进去,千万别让血宗看到自己才是上策,只要你敢说话,那么命就已经丢了大半了。

    血宗可不是杀人不眨眼,他杀人甚至连记都不会记得,曾经有一次在宴会上他怒然杀了几个部下,隔天居然还责怪他们没能来回报负责的工程进度……

    被血宗杀掉的话,完全是白白送死……

    血宗凝视罗都,周身的黑气汹涌波动。所有的血徒把头都压得更低了。

    “罗都,你去抓那个小子!”

    良久,血宗的话才从牙缝里蹦出来,“我准许你使用神剑!抓不到活的。就给我带回他的脑袋!还有四丫头!还有尤金!全部给我带回来!!”

    “是!”

    罗都深深低头,但又迟疑道:“血宗大人,真的……要启用神剑吗?”

    一片无光迎头罩来,罗都话音未落,已经被血宗一击抽出老远,重重的砸在背后的岩壁上翻滚落地。

    吐了一小口血。罗都奋力爬了起来,原地跪倒大声说道:“属下知错,这就去抓那个小子回来!”

    再不多言,罗都立刻转身离开。

    现场再一次陷入了压抑无比的寂静,血徒们依旧跪在地上,垂着头,谁也不敢先起身。

    “呼……”

    血宗长长吐了口气,环绕他周身的浓稠黑暗一阵翻滚,犹如解封了一样变得稀薄飘逸了起来,“算了,都起来了吧!”

    所有人如蒙大赦,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望着血宗。

    “那个小杂种把我们所有人都耍了!”说起天闲,才刚刚平息怒气的血宗又感到心中怒火再燃烧,“但他跑不出这里,就算是四姑娘和尤金也没有办法擅自离开这里,他们只能在这里被困死。”

    说着,血宗的目光扫向所有人,顿时让每个人都垂下了目光。

    “这一次我们每个人都失败者,都应当重重处罚,包括我在内,现在我宣布每个人切下三个指头来,以示谢罪!”

    众人一听,顿时脸都白了。

    血宗手一抖,“夺夺夺”三声,三根断指还跳着鲜血插进了坚硬的岩石地面。

    众人不由一声惊呼,“血宗大人,不可!”

    血宗放声怒喝,“一群废物!如果一个毛孩子都抓不住,还要手脚做什么!?能抓到那个小子免罚!否则都给我留下三个指头来!”

    所有人被血宗这声怒吼震慑的不敢说话,血宗的三根指头就插在地上。

    “除了负责防守的,都去给我抓那个小杂种!一旦找到他的消息,立刻报告给罗都!”

    “血宗大人!”

    又有一个血徒挺身站了出来,“罗都虽然实力不错,但大多依赖他的武器,以他的能力……”

    黑芒如饥饿的猛兽一闪而过,当那纯黑的气息闪回血宗身上轻轻飘动时,这个说话的血徒无头的石头“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众人脸色又是一阵发白,今天血宗看来是动了真怒。

    血宗冷冷说道:“你们不是那个小子的对手!或许从前是,但现在你们只有送死的份,与其到时候被杀掉放跑那个小子,不如现在就死在这里,再有疑问,自己提着脑袋来问!”

    再没人敢说半个不字,众多血徒连滚带爬的离开了杂役区,立刻召集自己所有能召集的人手,开始在城市中疯狂的搜捕。

    “我感觉……有蹊跷。”

    血宗坐在原地。一个声音忽然在他身边响起。

    “什么蹊跷?”血宗一点也没有奇怪这声音的来源,尽管他身边现在一个人也没有。

    “那个小子没有机会,却还是选择逃跑。”

    “他拿走了瞬影!!”血宗低声咆哮。

    “瞬影也不能离开这里,他……”

    那个声音说到这里。忽然之间停下了。

    血宗猛然站起身,目光望向了大裂隙的方向。

    一种奇怪的声音正从裂隙的方向传过来,听起来似乎是某种遥远的咆哮,又好像仅仅是海潮的声响,这声音似乎有着某种韵律。忽强忽弱。

    “这是什么声音?”血宗喃喃自语,他成为血宗多年,但是在自己的城市里却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

    “裂隙方向……”血宗身边的声音若有所思,“我想,那个小子或许已经在启动什么手段了。”

    气势磅礴的厚重声响开始在这地下城市中传播开来,犹如大海的潮汐在咆哮,正声音从地下裂隙中传来,逐渐开始变强,很快强到震的人心神不宁的程度。

    这仿佛大海呼啸的声音彻底将城市搅成了一锅粥。

    这几天一直持续的那种巨响声只是来自于很远的地方,透过岩石传进这里而已。而且只是间歇性的传来一次,而这从裂隙中传出的厚重声响却如同永不停息的号角,疯狂的吹响着。

    “不明的生命在咆哮。”血宗身边的声音轻轻说道。

    血宗眼角直跳,“难道说,那些寒脉中的怪物,和那个小子有什么关系吗?”

    “我不知道。”

    “来人,立刻去把地下裂隙给我封住!用一切手段把那里给我封住!!”血宗怒吼着。

    “轰隆!!”

    就在这时,一声盖过一切的爆炸声冲天而起。

    在采石场的那块可以的岩壁忽然间发生了爆裂,表面的岩石犹如弹片般向四面八方飞射,顿时守在那里的血徒们惨叫连连。被打的东倒西歪,惊叫和呐喊声紧接着爆炸声响成了一片。

    而在那附近的居民们更是发狂般惊叫着逃跑。

    这个城市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之中,不知道多少让人心惊胆颤的爆炸和巨响在空中交织,就好像世界末日的轰鸣一样。街上全是武装到牙齿的血徒,这些人已经红了眼,根本不问三七二十,到处疯狂的抓人,地上的冰霜似乎已经把街道上所有的坑洼全部填平了,整个城市的地面已经变成了一块厚厚的冰层。水已经几乎全被冻住了。

    人们发疯般狂奔,可是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每一个地方都有吃人般的血徒,每个地方都在轰鸣,每个地方都寒冷的让人无法忍受,这座城市就好像马上要沉入深渊般陷入了疯狂。

    守卫在杂役区的血徒们心惊胆颤的望着那已经破烂不堪的岩壁,说不定什么时候这里也会出现问题吧?

    血宗冷冷的注视着城里的混乱,平静的好像眼前的一切只不过是和他完全无关的鸡毛蒜皮。

    “混乱,为了逃脱。”血宗身边的声音同样冷静无比,或者说根本没有感情。

    “还有圣灵殿的配合,已经这里密探的活动。”血宗盯着采石场方向升起的烟尘,双眼的寒光如有实质般闪烁不定。

    “罗都真的能抓到他吗?”

    “能得到瞬影,就是因为罗都。”血宗闭上了双眼,“再多的损失也没什么,圣灵殿也不可能真的贸然进攻,一切都是为了瞬影!!只要罗都找到他!一切就都结束了!”

    “但,麻烦似乎远远不止这些。”

    那个声音似乎若有所指。

    血宗猛的睁开眼,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飞快登上不远处的高台向城市的一个边角望去,在这个视野开阔的地方,他发现足有上千人,正在疯狂涌向一个出口。

    负责守卫出口的守卫们已经全副武装的迎了上来。

    这可能是这座城市建成以来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就连那些生来就只为了守护这个门户的守卫们都有些迟疑了。

    城里的居民们涌了过来。

    这近乎让人发狂的一切让人几乎突破了一切之前所不敢去想的想法!

    “退后!退后!!”

    望着那些疯狂扑上来的人群,守卫们居然后退了。

    毕竟他们只有数十人,虽然每一个都能以一敌百,但当数不清的居民疯狂的直上来时,他们完全不知所措。

    就算突破了入口也绝对无法自己走到地面的,这一点每个人都清楚,可是这些人。

    “我有腰牌!让我出去!!”

    不知道是哪个人先大喊了一声,随后一枚腰牌被扔到了守卫的脸上,这个守卫吃惊的看着手里的腰牌,这是一块证明身份的腰牌,作为专门核对身份的卫兵,他自己知道这是血宗亲自颁发的秘密腰牌。

    这腰牌有一个简单的验证办法,那就是用卫兵自己身上相同的腰牌对接一下,如果豁口互相吻合,又能互相吸住的话,那么就是真的。

    心中疑虑的守卫立刻核对腰牌的真假。

    结果居然是真的!

    这守卫望着那个一身粗布衣衫,带着老婆孩子和父母的男人不由发愣,而这时,另一块丢到了他的脸上。

    这次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岁的小女孩,“我也有腰牌!让我过去!!”

    “我也有!”

    “我也有!”

    ---

    只有五千…………(未完待续。)

    (l~1`x*>+`<w>`+<*l~1x)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