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五十七章 混乱(九)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这座地下城市简直陷入了一种令人发疯的状态。±,

    地下的冰霜不断的侵袭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凝结的冰霜反射穹顶宝珠散发的光芒,映出的全是居民们惊恐万状的扭曲面孔,那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巨响还在持续着,每一个巨响都伴随着强烈的震动,就好像有一柄巨锤在不断轰击这座城市,不知什么时候这里就会彻底被摧毁。

    整个城市的一切正常活动都停止了,因为居民们根本无心关注日常的琐事,巨大的恐惧笼罩着他们,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是跪在冰冷的地面上祈祷而已。

    血宗的搜查队在整个城市中大规模的活动着,对城市边缘的岩壁更是一寸也不放过的仔细搜索,这样更加容易让居民们惶恐的行动最终还是换来了让人安心的结果。

    根据搜查显示,出了杂役区和那个废弃采石场外,其它地方的岩壁都没有问题,圣灵殿应该只开凿了两个靠近这里的隧道而已。

    这个消息多少平息了一些血宗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他很快将注意力调转到了岩层深处某个方向传来的巨大震动上。

    或许是出于对这座城市地下巨大阵法的自信,或许是出于对天闲的信任,无论怎么都好,血宗并没有第一时间关注地下寒脉上涨的问题,这给了天闲巨大的机会!

    天闲很清楚血宗是找不到那个震动的来源的,这座城市在地底深处,从下面就是地下寒水河这一点就能看出它到底处在一种怎样的深处上,这样的深度虽然让这座城市完全避开了所有的入侵,但在这次的麻烦上,想要找到通过厚厚的岩层而极度扩散开的震动源是不可能的。就好像在一个满是回音的山谷里寻找一个看不见的说话人的位置。

    就算天闲自己有超人般敏锐的五感,也只是大概确定这震动来自上面,但具体的方向却根本无从察觉。

    现在血宗要想弄清楚这件事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立刻派人到地面上去查看,既然声音来自上面,那么很显然这是圣灵殿正在地面搞什么事情。只要现在上去一瞧,立刻就知道结果。

    但这是不可能的。

    在圣灵殿已经对血盟总部这块蛋糕露出獠牙的现在,血宗绝对不会冒险暴露地面的入口的。

    而这件事,正好也填补了天闲计划中的一部分空白。

    将炼化好的腰牌全部藏在衣服中,天闲与四姑娘迅速赶回杂役区前的防线,现在血宗就驻扎在这里,俨然把这里当作了防御指挥部。

    “血宗大人,地下寒脉还在不断上涨,但势头已经有所减弱。而且寒气开始将狭窄的裂隙封闭,想必过不了多久,寒脉就会因为裂隙封闭而停止上涨。”

    天闲一回来就立刻迫不及待的去向血宗报告这件事,当然这些话都是胡说而已,就算地下裂隙被冰封了,可是从地下寒脉到地面不知道还有多少大大小小的通气空隙,寒脉绝对不会停止上涨。

    但天闲确定,血宗会相信自己的话。因为这些话就是他预料的,也是他想听到的。

    果然。正对着城市地图研究着什么的血宗抬起头,很满意的说道:“很好,接下来的情况一样由你去查看,随时向我报告寒脉的变化情况。”

    天闲闻言,心中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血宗压根儿就没把地下寒脉上涨看成一件不得不处理的事情。

    虽然他的判断完全错误,但天闲也明白他这样判断是绝对合理的。因为如果按照正常的情况,地下寒脉根本不会上涨,也不会威胁这座城市,血宗极其理智的选择了相信自然的法则,这寒脉即使偶尔因为某种原因上涨。并且其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水怪,但也绝不可能对这座城市造成什么真正的威胁。因为当初血盟的先辈们选择了这里,并留下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巨大守护阵保护这座城市,血宗坚信,这保护着这座城市的巨大力量绝不会是这城市的毁灭元凶。

    如果天闲不来的话,血宗的判断丝毫错误都没有。

    但天闲这个闯进了寒脉,并且和金纹兽签订过契约的变数,完全就不是血宗能预料得到的了。

    “关于外面传来的震动,不知道血宗大人现在有什么线索了吗?”天闲在血宗吩咐完毕之后不仅没走,反而还提出了问题。

    血宗的目光穿过缭绕他周身的黑色气息扫了天闲两眼,“还没有什么头绪,因为无法确定方向。”

    “血宗大人,我倒是有一个看法,不知道当不当说?”

    血宗显然微微一怔,四周环卫血宗的亲信血徒们也立刻把目光投向了天闲,这两天这个强烈的震动和巨响简直要把人折磨的发疯,可谁也找不出原因,天闲这话可是具有十二分的吸引力。

    “你有看法?为什么要犹豫?”血宗淡淡问道。

    “因为这个猜测可能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恐慌,现在这里的情况已经经不起更多的冲击了。”

    “哦?”血宗抛下了地图,缓步来到天闲面前,“你有什么看法,直说好了。”

    “是。”

    天闲尽量让口气显得谦逊而客观,“我虽然不大清楚这声音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但我在城市中走过的时候,却看到了这声音对我们造成的最大影响是什么?”

    血宗不由看了看杂役区那些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居民,“你是说那些被吓破胆的废物?”

    “正是!”天闲严肃起来,“这种震动和巨响并没有对我们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却给我们制造了前所未有的混乱,而且现在还在持续不断的向我们施压,血宗大人不妨想一想,如果这是一种刻意为之的结果,那么谁会是罪魁祸首?”

    血宗的手上传来几声骨节的噼啪响声。“你是想说,这是圣灵殿搞的鬼?”

    “是的!现在来看这十分有可能!先前的爆炸,还有现在的震动和巨响,这些都是在扰乱我们的视线,摧毁我们的精神,而且这震动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还持续不断的传来,怎么看都像是人为的。”

    “证据!”血宗沉下声音,“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的话,还有……就算是圣灵垫的人在搞鬼,你又能为此做什么吗?如果这些仅仅是你毫无凭据的猜测,那么根本毫无意义。”

    “这个猜测自然是有意义的,否则我也不敢在血宗您面前随便说话。”天闲先给血宗戴上高帽,然后抬头,眼中闪动着火花般的光彩说道:“我猜圣灵殿的人就在地面。而且也有办法证明我的话。”

    血宗凝视了天闲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这才缓缓说道:“好!证明给我看!”

    天闲的方法很简单。

    迅速调集一队人在远处的岩壁挂上半固定的大号晶石,这些材质各异,用途也不尽相同,有的名贵有的廉价的晶石只有一个作用——反光。

    这一次证明的亲身实验者就是血宗本人,以血宗的视线范围为准,在整个地下城市从上到下,穿过岩壁一直到穹顶都挂上一小排这样的宝石。远近就以血宗能清楚的同时看到这些晶石为准。

    穹顶上那些散发出阳光般光晕的宝珠照在这些晶石上,让它们闪闪发亮。天闲让每一块晶石都将最亮的一面朝向血宗,在血宗这边向前望去,整个城市沿着地面、岩壁和穹顶,出现了一个闪亮的圈。

    “血宗大人,请您仔细注意看,马上下一次震动就要来了!”

    这强烈的震动极其规律。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一次,而且渐渐的频率似乎在加快。

    当有一次剧烈的震动袭击这座城市的时候,不光是血宗,所有关注着天闲这次证明举动的血徒们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了满脸吃惊之色。

    听声音很难辨别这震动的方向。但双眼却不会有这样的迷惑,震动袭来时,穹顶上的晶石明显最先颤动,本来反射向这面的光偏向别处,那个跨越整个城市的光环最先在顶部失去光彩,随后其它位置才陆续因为震动暗淡下去。

    虽然这种却别极其的细微,但却足够分辨的清楚了。

    天闲叫人一连试验了几次,每一次都是相同的结果。

    所有血徒都不禁把目光望向穹顶,如果这震动是从上方传来,那么十有**不是什么自然的大地震动,更不可能是什么地心怪兽在活动,最后可能的就是有人在地面做什么。

    而如果真的是人为的,那么似乎圣灵殿在谋划什么是唯一的解释。

    血宗凝视的穹顶,似乎陷入了深思,在大家开始悄然议论到底该如何是好时,他似乎终于思考出了结果。

    转向天闲,血宗说道:“很好!真的很好!你来到我们血盟果然是可以成为我们绝对助力的一种存在,你可以安心与我们结盟,我保证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天闲谦虚的笑笑,“血宗大人严重了,只是就算知道这些,但还是不知道对方到底在做什么,我们还是比较被动,不如……”

    “不!”

    不等天闲说完,血宗已经打断,“现在不会有任何人离开这里,更不可能去地上探查情况,这座城市坚固无比,绝对不可能被摧毁,圣灵殿在恐吓我们,但这也说明他们无法攻破这里,我们只要稳住阵脚,他们很快就会坚持不住而退却,这是……最好的办法!”

    天闲自然不会反驳,只是点点头,“血宗大人说的不错,既然这样,那么我就先回去监视地下寒脉的情况了,如果有任何我能效劳的地方,请您随时召唤。”

    “去吧。”

    天闲返回了之前炼化腰牌的破屋,而只是在这里呆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立刻折返了回去。

    不出所料的,血宗已经不在杂役区了。

    得知血宗暂时返回血盟大殿休息,天闲露出了胜利的笑容,转身和四姑娘原路返回。

    这一次,天闲心中有了十足的把握。

    “血宗必然有什么办法,可以得知地面的情况。”

    在重新修补好的破屋中,天闲飞快的打磨那些刚刚炼制好的腰牌,并在上面弄出一些划痕之类的旧痕迹,让它们看起来完全像真的一样。

    四姑娘在一旁跟着天闲一起打磨腰牌,面色略有犹豫,“这件事在从前倒是从未确定过,血盟内一直也没有听说谁有办法可以得知地面的情况。”

    天闲微微一笑,“但这很奇怪对不对,在自己的地盘上,却无法得知自己头顶的情况,这简直完全的不合理,既然这座城市选择在地下,那么自然是出于防御的考虑,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不掌握观察四周环境的手段?否则一旦被找到了隐身处,连外面的情况是什么样的都不清楚,岂不是失去了最大的反击机会。”

    “话虽如此……”

    天闲接过话头说道:“而且血宗的行动也证明了这个猜测,他在杂役区那么久,考虑着应对目前状况的对策,我证明了震动来自上方后他去忽然就返回血盟大殿了,我敢肯定,查看地面情况的手段要依赖血盟大殿中的什么东西,十分可能是某种器具。”

    “而且!”天闲对着光线看了看手上的腰牌,笑的十分得意,“我们不需要进一步确定什么了,知道这个就足够了,到时候血宗一定会按照计划行动的,真想看看他到时候是一种什么表情。”

    “这次要是能成功逃脱,即使彻底与血盟划清界线了。”四姑娘看着手中的腰牌,满脸认真。

    天闲一乐,“那我也随之和血盟划清界线了,说起来我和血盟的接触时从你开始,没想到最后也是从你这里结束,感觉真有点奇怪的味道。”

    “这也是某种宿命吧。”四姑娘笑着一叹,“但妾身喜欢这样,希望到时候能陪天小哥走的更远,更久一些。”

    天闲笑着点头,把最后一块腰牌收好,站起身来拍拍屁股,深吸一口气后瞧了瞧头顶,透过那四处漏风的屋顶确定了一下时间,“准备吧!我们再把时间提前半天,夜里就动手!”

    --

    这些天更新稳定啦~ 时间也利用的很好

    明天周末加更 妥妥的不会再食言了(未完待续。。)u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