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五十一章 混乱(三)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罗都是愤怒的,简直要被怒火烧穿胸膛,那些守卫可是有权击杀任何他们怀疑的人的,只要事后的解释合理,在无数致命的攻击下他只受了一点小伤就脱身,这简直是幸运女神眷顾着他。

    然而他马上就会被这些守卫以图谋不轨的罪名告发到血宗那里,尽管血宗会明白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但这样却显出了他的无能和愚蠢,被一个小孩子耍的团团转,血宗可不会喜欢这样的部下。

    然而他的怒火无处发泄,特别是天闲轻描淡写的告诉他,这一切是为了考验那些守卫的实力,还有现在他要立刻去见血宗,因为发现了一个重要消息的时候。

    “有什么事吗?”

    天闲再次见到血宗时,他如往常一样坐在宫殿顶层眺望着整个城市,口气平淡。

    “圣灵殿似乎在行动了。”

    “行动?”

    血宗周身的黑气快速抖动了几下,“你是说他们在行动?”

    “是的!”天闲十分肯定的解释道,“刚才我去岩壁那边进行了一下探查,发现了一些声音,那绝对不是什么动物……”

    顿了一下,天闲缓缓说道:“必然是挖掘的声音!”

    寒冷的气息开始从血宗身上渗出,而环绕他手机看哪家强? 手机网身体的黑暗气息似乎更加活跃了,天闲忽然觉得这些莫名的黑暗犹如某种嗜血的生命,而且随着血宗的情绪而不断波动着。

    “挖掘……”血宗的声音如寒冰摩擦般刺耳,“那群该死的东西想要把在这座先辈留下的伟大城市周围挖开一个洞……”

    血宗犹如受到侮辱,双手捏的咯咯作响,“许多年来,从没有人冒犯这座以伟大的力量建立的城市,圣灵殿……很好。真的很好!”

    “消息确定吗?”血宗的声音里透着杀气。

    “十分确定,我已经一再用邪眼的火焰在岩壁中核实过,按照现在的进度,很快岩壁那边的气温就会因为洞穴的靠近而进一步升高,到时候结果自然能够看到。”

    “要多久?”

    “一直挖掘,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但考虑到要秘密行动,或许要两个月的时间。”

    “两个月……很好,两个月的时间足够决定一切。”

    沉吟一阵,血宗果断说道:“让尤金立刻行动,就算不能立刻取得信任,也要第一时间进入圣灵殿!”

    “是,我们已经在安排了。”

    血宗缓步走到天闲身前,包裹他身体的浓稠黑暗甚至碰到了天闲的脚尖,这让天闲谨慎的后退了半步。

    “不必害怕……”血宗似乎在笑。“只要你忠于血盟,我不会伤害你,这一次如果能击败圣灵殿,你也会得到我的信任,你明白吗?”

    “我明白。”

    血宗满意的点头,“去吧,再有任何消息,立刻来告诉我。”

    “是。”

    天闲转身离开。罗都自然跟着,这时血宗忽然说道:“罗都。你留下。”

    天闲差点没笑出声来,这次来见血宗,甩掉罗都可也是其中的一个理由。

    罗都满脸黑云,不得不留下来,天闲可以预想他解释为什么要和这座城市的守卫发生冲突的原因,在这个时间段。血宗不会允许任何意外存在,这个解释的时间……或许会有些长。

    再没有在外面逗留,天闲和四姑娘迅速返回血芽殿的住处,并紧闭门窗。

    坐到床上,天闲把荒尘大剑摆在身前。开始宁心静气。

    逆心诀开始缓缓运转,调动身体的生命精气,带动着血脉中的火焰力量和新生的筋络中银水精魄的力量一同旋转。

    四姑娘在一旁安静的看着,她知道天闲这次敢来血盟总部救人,必定有所依仗,但从头到尾都没怎么见过天闲展露实力,倒是啼笑皆非的看着天闲戏耍血盟上下,这一次她可是看的极为认真。

    很快,两团光芒从荒尘大剑上升起,一团苍紫,一团青白

    那团苍紫色的光团明显是一朵火焰,并且火苗暴躁的向四面八方跳跃闪动,那团蓝白的光像是一道水流,缓缓在狭小光团范围内游动,空气中随之留下淡淡的水渍痕迹。

    “这就是银水精魄。”天闲右手轻招,那团青白的水流飞入天闲手中,温顺的转动着。

    四姑娘睁大才复明的双眼,新奇的看着那团青白的水流,“妾身有所耳闻,银水精魄也是这个世界本源中诞生的一种力量,据说现在主要存在于北部高地的某个地方,妾身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的确是在北部高地得到的,是意外的收获。”天闲说起这个,不由想起了独自离开的香,她将闪波刀留下,自己返回了北部高地,到现在也没有回到沙漠的消息,不知道现在过的好不好。

    香是个很认真,也很单纯的姑娘,天闲真不想她一条路走到黑,其实她没有做错任何事,相反她已经十分出色了。

    这次回去,把香找回来吧。天闲心里不由得想。

    双手缓缓合在一起,天闲将两个光团缓缓靠近,顿时两团光的表面都剧烈波动起来,对彼此产生了剧烈的排斥。

    天闲很有耐心的不断尝试,虽然每一次都会失败,但每一次过后,这两团光的排斥机会减弱一些,经过十几次的试探,最终天闲还是成功的将它们合二为一。

    拖着这一团好像燃烧的流水般的光团,天闲擦擦额头的汗,开心的笑了。

    四姑娘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惊动了天闲,见到天闲似乎成功了,这才也松了口气,道:“妾身今天又开了眼界,邪眼的火焰和银水精魄居然能合在一处。”

    天闲拖着那个光团,嘿嘿笑着,好像一个拖着水晶球的小巫婆,“我早就在尝试融合这两种力量了。可惜在身体中这两种力量生生不息,到了空气里倒是显得没那么难以控制,有了这个,我们的计划就可以先尝试一下了。”

    “尝试……”四姑娘思考片刻,“会不会受到血宗的怀疑?”

    “或许会,但比起怀疑我们。他更担心的是墙壁背后的圣灵殿大军才对。”

    说着,天闲敲了敲荒尘大剑,“那边怎么样了?”

    邪眼的火焰随之慢慢升起,“不知道,但应该没什么问题。”

    “什么叫不知道?”天闲大为不满。

    邪眼丝毫不示弱,“废话!距离那么远,而且中间没有任何联系,我怎么能凭空知道那边的情况,大概能感应到残存的火焰已经很不容易了!”

    天闲歪歪嘴巴。“平时吹的厉害,到了关键时刻不管用的家伙。”

    邪眼的火焰一下涨的老高,“我没用吗?我认真起来可以把这个完全炸穿!”

    “哦!你这么厉害,有什么用?炸穿了还不是一样死在这。”天闲瞪了邪眼一下,“老老实实干活,我们活着离开这,随便你怎么吹。”

    邪眼的火焰恼怒的跳动了几下,就连天闲手中那个混合的光团都跟着不稳定起来。

    “喂!你可不要坏了我的好事!”天闲见手中的光团不稳定起来。立刻警告邪眼。

    邪眼的火焰暴躁的跳动着,“小子!今天我就让你看一看。我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

    天闲手中那个光团忽然间放出强烈的苍紫色光芒,其中银水精魄的力量受到刺激,剧烈波动起来。

    “混蛋!住手!”天闲大叫,但为时已晚。

    “砰!!”那个光团炸成了一片耀眼的碎芒。

    “轰隆——————”

    山崩地裂一样的猛烈摇晃侵袭了整座地下城市,天闲整个人都被震的从床上颠了起来,而还没摔回床上时。巨大的爆炸声飓风般狂扫而来,整个房间瞬间犹如一个海螺被吹的呜呜作响,门窗更是铜锣似的叮当乱响。

    天闲手撑床头,飞身跃起抱住了要被震倒的四姑娘,一个缩身滚倒在地。顺势钻进了桌子底下。

    血盟总部这里的房子都不是很结实的,因为这里既没有地震,更不会刮风下雨,等多就是挡一挡穹顶滴落的水滴,而血芽殿这边巨石上的房子或许是整个地下城市里结构最差,最禁不起冲击的房子……

    这巨大的爆炸音波犹如一头猛兽横扫南北,天闲先是听到了房顶木料折断声,然后是岩石砸落声,墙壁倒塌声,轰隆隆一阵乱响……

    等到这音啸消失,天闲发现四周一片昏暗,自己已然被埋在了乱石碎木之下,好在这个石桌撑起了一个安全的空间,要不然这次可真要被活埋了。

    “有没有受伤?”天闲赶紧查看四姑娘的情况。

    “妾身没事。”四姑娘躲在天闲怀里,头发都没少一根,虽然突遇意外,现在反而感到有几分欣喜。

    推了推周围的石块,天闲发现异常沉重,这房子用的石料居多,想必现在已经完全倒塌了。

    出去不是难事,但天闲心中一股火却抑制不住的窜了起来,“你这个蠢货!看看你在干什么!”

    邪眼的火焰在天闲的发梢上一跳而着,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希望激怒我而让我弄点夸张的事情出来,你的目的达到了,居然还要怪我!”

    天闲怒道:“我只是要你把岩壁那边炸的厉害一点,谁要你把我也活埋掉!”

    “这是意外,反正也不碍事!”邪眼对此完全不以为意。

    对此天闲也没有什么办法,本意的确是希望刺激一下邪眼,让他主动出招,达到这次行动的最好效果,但是没想到反而把自己埋在了房里里。

    “开一条路出来!”天闲没好气的对邪眼说道。

    “没有必要,有人来救你们了。”邪眼懒洋洋的说着,一闪在天闲发梢上消失。

    天闲正疑惑,就听到外面忽然传来了岩石破碎的声音,以及锐利的剑啸声。

    罗都神剑?

    这剑啸声天闲可是记得非常清楚,绝对是罗都神剑破空的剑啸声,果然转眼间周围明亮了起来,上方的大量石块和木料被飞速清理掉。

    逆心诀鼓荡而起,天闲手臂一阵噼啪作响,狠狠一拳打在侧面的一块石头上,那块石头发出了沉闷的响声,轰然向后退去,顿时光线洒了下来,压在天闲头顶最后一层石料也被打开了缺口。

    忙拉着四姑娘从下面钻了出来,天闲站起身拍打着尘土向前一瞧,罗都正满脸铁青的站在那,手中的罗都神剑还没还鞘。

    “出事了!”罗都生硬的吐出几个字。

    天闲以最快的速度随罗都来到了血宗的宫殿顶层。

    血宗安静的坐在那,一言不发的俯视着整个城市,沉默的可怕。

    天闲走上去,也向石台外看了一眼,整个城市似乎没有受到什么破坏,但是有些混乱,街上全是人,大家都跑了出来,似乎不敢在家中逗留。

    杂役居住区更是乱成一团,那里根本没有什么街道可言,人们全挤在狭窄的过道上,奔跑着,叫喊着,一脸恐慌。

    “杂役区后的岩壁爆炸了。”血宗轻声说道。

    天闲愣了下,“爆炸?”

    当然天闲这个罪魁祸首是最最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之前两次去那边做手脚,邪眼和银水精魄的力量早就渗透到岩壁中了。

    “我们一会儿去看一看,现在城里混乱,正在镇压那些趁机作乱的人。”血宗显得不慌不忙,但平静的言语下,天闲似乎能感觉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愤怒和杀意。

    血宗回头看了看天闲和四姑娘满身尘土的狼狈模样,“你们两个怎么是这样?”

    “呃……”天闲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

    “血宗大人!”罗都这个时候说道,“血芽殿的房屋脆弱,刚才的爆炸中完全被震塌了,属下赶到的时候,他们还没从里面出来。”

    天闲真想抱住罗都亲两口,这个家伙耿直的陈述实情,这个时候可是帮了大忙。

    血宗淡淡一笑,“被埋在下面……看来血芽殿的石头房子也该换一换了,不过旧的不去,新的,也不会来。”

    天闲能感到血宗的愤怒,而且听着这话似乎有什么别的意思在里面,上前问道:“血宗大人,刚才……”

    血宗冷然一笑,“看来,圣灵殿是不想等两个月的时间了,这些家伙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我们开战!”——

    嗯,再稳一稳……(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