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五十章 混乱(二)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龙九做靠在椅子上,正在沉睡,这段时间他难得可以安心的睡觉。

    古丽和他隔桌而坐,这在一张纸上飞快的写着什么,不是还会在某些地点勾勾抹抹。

    “好了殿下,您该返回你的寝宫去休息了。”古丽写完了东西,把它叠好,推到了龙九眼前。

    龙九睁开朦胧的双眼,眼中的血丝比上次来看丝毫没有减少,眉宇间的疲态反而更浓了。

    “殿下,我建议您最近好好的休息,否则我怕您坚持不了多久。”

    苦笑一下,龙九拿起古丽叠好的那张纸打开看了看,“这就是我今后三天的基本行动路线吗?似乎和上一次的没有什么两样。”

    “这是最好的。”古丽很肯定自己的判断,“殿下请放心。”

    龙九笑容多了几分暖意,把纸叠好揣进怀里,“我当然放心,有你在,我已经躲过了几次暗杀,能活到现在全是你的功劳。”

    古丽不动声色的说道:“殿下是否该考虑都增加一些护卫,还有减少外出的次数,特别是这样毫不掩饰的来我这里的外出行为。”

    龙九嘿嘿笑了笑,这时才看出有几分轻松的意味,“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我自然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了,而且在你这里我才感到最安全,才能好好的睡一会儿。”

    古丽不喜欢龙九的话,但却也没什么坚持反对的余地,这些天来,龙九的状态真的越来越差了,就好像每天都无法睡着一样。

    “殿下,您是一位皇子,我想无论如何也不该被逼到这种状态。先前的几次暗杀确实避过了,但如果殿下继续这么下去,恐怕会凶多吉少。”

    龙九露出疲倦的笑容下露出几分赖皮的意味。“那就让我在这里多呆一会嘛,我也可以好好休息。”

    古丽严肃的说道:“殿下。您要明白,因为您的频繁拜访,我现在的身份早受到怀疑,我前几天发现周围多了不少莫名其妙的人监视,着应该都是殿下您的功劳。”

    “有什么关系。”龙九不以为意,“他们不敢动你,我是皇族的一份子,王权争夺是龙渊帝国传统的一部分。虽然死了一位皇子大帝震怒,但只要这场争夺还没结束,大帝就不会过多的干涉皇子公主们,这也是一种考验,但你是帝国的贵宾,如果谁敢动你就是和帝国作对,大帝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他极武弑神。”

    “可如果有贵宾介入皇权争夺或许也会被大帝直接铲除。”

    龙九这次笑的有些得意,“这就是我为什么要你一个人来帮我的原因,天闲小兄弟毕竟挂着帝国官员的名号,而且你一个人的力量也在大帝的容忍范围之内。何况你除了进行情报分析和制定保护性计划,并没有过多的介入这场游戏中,你属于一个合理的外援。而且这个外援只有我才有,别人都没有。”

    “差不多可以说,每一次我来你这里,短时间内都是安全的。”龙九呵呵笑笑,“坐在这,人就可以放松了。”

    古丽不得不承认龙九说的有理,虽然她一点也不喜欢这个明显对自己另有图谋的小子频繁到自己这里赖着不走。

    想想自己离开沙漠边境时的决心,所有的一切,都忍了。

    “我听说。明天有骑猎演武?”

    龙九一听古丽说起这个就不由得感到头痛,“是。这是龙渊帝国祭祀上的传统,大帝会带着皇子公主们出城进行骑猎演武。其实就是皇子们在大帝面前炫耀的时候,经常还会发生斗殴的情况。”

    “也就是说你的情况不乐观。”

    龙九耸耸肩膀,“不,我只是觉得无聊,这种事已经毫无意义,如果不是先辈留下的传统,我真不想去参加这样的演武,不过没办法,每一年连大帝都不能缺席,何况是我这样的皇子。”

    “要我暗中保护你吗?”

    龙九当即哈哈一笑,“不必,再大帝眼前,面对面,那些个皇子公主们,有一个算一个,我龙九怕过谁?不服的就让他们来好了,暗处里算计我,我就明面打回去!”

    古丽微微点头,“也就是说,为期三天的骑猎演武,反倒是相对安全一点的日子。”

    “相对来说是的,小心食物和水,在大帝身边倒真是安全的。”

    “那就好。”古丽若有所思。

    龙九看出了古丽今天似乎有点心不在焉,忽然一脸感兴趣的问道:“我听说昨天血盟的那位大小姐来拜访你了。”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古丽露出一脸厌恶之色。

    “你现在是我的援军啊,我可不能让你被别人抢走了,当然要多留意你的情况。”龙九一点也不掩饰,笑眯眯的问,“那个女人说什么,在皇族中可是盛传那个女人手段厉害的很,不过大帝不许她靠近皇族,她一直都没法施展,这次不会是准备对你下手吧?”

    “这不关你的事。”古丽露出厌烦之色。

    “怎么不关我的事!”龙九顿时来了精神,“那个女人可是血盟的人,她和天闲小兄弟之间可是恩怨很深,和你自然是一样,你现在来帮我,我自然有责任替天闲小兄弟保证你的安全。”

    古丽站起身,瞪着龙九,“是女人之间的私事,就算是那个小鬼也不会问我的,殿下,您最好有些自知之明。”

    古丽居高临下的看着龙九,一脸“走好不送”的表情,这让龙九很有些无奈,但他倒也脸皮够厚,还是坐在那不起来,但他的神色倒是正经了许多,“血盟的人向来行事诡异,这个大小姐更是其中的厉害人物,我承认你在情报和部署方面十分厉害,但论心机,你连我的十分之一都不及,对于那个大小姐,你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要相信。我想天闲小弟也会同意我的话。”

    古丽无奈的吐了口气,“知道了……你还是快点回去吧,我今天也有事要去做奇门圣医。记得我给你的路线图,那些地方我都考察过了。不会有问题的,否则你要是死了,我可不负责。”

    龙九呵呵一笑,站了起来,“如果需要帮忙就通知我。”

    “会的。”

    把龙九赶走,古丽返回房间将门窗全部关好,这才从怀里拿出一封信来,又瞄了瞄周围。好像害怕房间里忽然跳出一个人般的鬼鬼祟祟。

    确定没人会发现自己手里这封信上的内容,古丽这才发呆的看了起来。

    这是一封极短的信,只有那么三两行字,而且字迹潦草,很是难看——不用想就知道是天闲的字。

    这封信是昨天大小姐带来的,古丽已经看过无数遍,但现在还是忍不住的想再看几遍。

    看着看着,古丽感到脸红心跳,一把抓起信纸就要撕碎,“臭小鬼!又拿我寻开心!”

    但抓着信纸的手停在半空。古丽慢慢的把信纸重新打开,抹平刚才的褶皱,下巴垫着桌子。一脸无助的看着那封皱巴巴的信,好像一直可怜兮兮的小狗。

    就这么发呆了好一会儿……

    “这个时候,搞什么名堂……”咕哝着,古丽把信飞快的又揣进了怀里。

    再三摸了摸怀里的信,古丽打开门,一脸抑郁的出了门。

    这个时候,被古丽诅咒的天闲正和四姑娘猫在一个破旧的废弃房子里谋划着。

    天闲一边来回踱步,一边说着什么,四姑娘在一旁用娟秀的小字把天闲说的内容全都一字不差的记录到纸上。

    “天小哥?”四姑娘忽然问。

    “怎么了?”

    “‘臭女人’之类的字眼儿。是不是……”四姑娘莞尔一笑,“虽然古丽与天小哥十分熟悉。可对女孩子家怎么能总是这么称呼。”

    天闲挠挠头,“一直都是这么叫的啊。要不叫笨蛋、傻瓜?”

    “天小哥……”四姑娘目色不无埋怨。

    “好吧好吧……那回去再说,让她自己选一个喜欢的称呼,这样总可以吧,叫名字总觉得怪怪的……”

    四姑娘无奈,只要答应,之后忽然想起什么,“天小哥……今后要如何称呼妾身呢?”

    天闲想也不想的答道:“四妹就好喽!”

    四姑娘想了想,笑笑说道:“也好,这个称呼妾身也习惯了。”

    记录完了天闲的话,四姑娘把纸条卷好,想了想又打开,在字条末尾注上了“四妹”的字样,这才重新卷号,交给天闲。

    直到现在也没人知道天闲可以和外界互通消息,咕噜可以化身灵鸢往来其他地方和这座城市之间,这个可是给了天闲巨大的便利。

    打发咕噜迅速行动,天闲心中又多了几分底气,“希望古丽这个笨蛋手脚麻利一些,这样我们就可以早些离开这里了。”

    “天小哥想过一旦计划失败,要如何去应对吗?”

    “走地下水脉。”天闲笑了笑,“虽然完全不知道这个寒水脉通到什么地方,但既然是活水,自然会有地面的出口,如果计划失败,我们就进入水脉随波漂流,能到什么地方,就只有听天由命了,万一被带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嗯……应该不会吧,我运气这么好的帅气少年,怎么会那么倒霉超级训练大师。”

    四姑娘一下笑出声来,“妾身倒是相信天小哥运数极佳,就算走水脉这条路,也会安全无事。”

    天闲拍拍脸颊,眨眨眼说道:“那是最后手段,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去用的,现在我们该走了!那个笨蛋罗都应该已经脱困并且在找我们了,时间不多,现在去做点更要紧的事。”

    天闲所说的要紧的事,是再一次回到了杂役区后的岩壁前,对着岩壁前后仔细的摸索起来,似乎在寻找什么。

    这一次,四姑娘表情严肃,望着那黑黝黝的高大石壁,眼中多少有几分期待。

    “天小哥,那边已经动手了吗?”四姑娘轻声问。

    天闲点点头,“不会错的,有动静,但要确定是在什么地方,需要一点时间。”

    来来回回,天闲在这里转悠了足有半个小时,之后原地坐下来,掏出纸笔来飞快的计算起什么。

    四姑娘有些好奇的看到天闲在纸上写写画画,虽然字迹依然难看,但这次显然是在算着一些数字,还使用了不少符号和图形。

    “这是数学,有空我教你。”天闲对四姑娘笑笑,继续计算。

    “数学……”四姑娘茫然……

    虽然天闲没有上过正经学校,但是居住最久的那的地方对面杂货店家的小丫头是本本分分念着小学的,但比较笨,天闲啃课本完全是出于一种不怀好意的接近目的,不得不说这个办法还是挺灵的,除了被那个小丫头追打的时候,她倒是也蛮乖的,特别是数学题不会做而跑来求助的时候。

    在天闲看来,基础数学还是很有用的,起码在仇人上门的时候,走早就计算好的路线要方便的多,天闲最擅长的就是计算距离,比如从家门口到车站,从后边小巷到医院,从隐藏的小门到那个可以临时避难的咖啡屋,还有前后门微妙差距下,走哪边到最近的路口距离更短。

    有那么几次,天闲的计算立了大功,和那个老骗子差一点就被抓住暴打,最后逃之夭夭。

    天闲敢肯定,圣灵殿已经动手了,因为他们接到了古丽的消息,那个消息中有自己在这城市里的一些确定的见闻作为证据,他们不得不信。

    荒尘大剑能清晰的感觉到岩壁中震动的声音,天闲需要做的是依靠精准的听觉计算这些声音传来的距离,角度……

    以及前后两次来这里听取声音样本时的距离差距,再计算出对面前进的大概速度。

    天闲觉得自己应该去做数学家。

    很快,天闲有了结果。

    回头望望那岩壁,天闲嘴角扯出淡淡笑容,“比我预想的要快,而且……这些家伙好聪明。”

    四姑娘满眼疑惑,“天小哥发现什么了吗?”

    天闲正要解释,不远处高高的杂物堆后撞出一个高大的人影。

    罗都一见天闲在这,顿时怒吼着冲了过来。

    天闲揉揉额头,“这个家伙鼻子倒是够灵,一下就找到这里来了……先打发了他再说。”

    --

    稳一稳这两天(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