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四十九章 混乱(一)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尤金的计划注定了是一场动乱。

    在血宗手中争得了这次计划的发动日期之后,天闲再次找到了尤金,并将一切进行了说明,尤金显得十分平静。

    天闲有一种感觉,这个重伤未愈,而且身陷囹圄的老人,好像一只潜伏在草丛里,不发一声的猛兽。

    “小子,今后的日子,就看我们自己了。”天闲离开之前,尤金有些正式的与天闲互握手腕。

    天闲很不喜欢这样,因为尤金并不是一个善类,这次如果不是必须这样,天闲甚至不想和他有任何交集。

    “作为今后特别的盟友,年轻人,我可以教你一点年龄积累起来的经验。”尤金的口气有些嘲弄的意味,“人只分两种,一种是对自己有用的,另一种是对自己没用的,而我们现在对于对方都是有用的,将来也是一样。”

    天闲心里微微一哼,表面上还是点点头。

    “不要不以为意。”尤金仿佛能看穿天闲的想法,“这是活下来的宝贵经验,小子,我教给你,你要感谢我才对,而且现在正发生的事就是最好的证明。”

    “现在的事?”

    “我对血宗已经没用了,所以我在这个大牢里,而我对于你是有用的,所以我又会重见天日,总有一天你也会遇到类似的事,看清楚这些能让你活的更长久,起码在我老死之前活的好好的。”

    哈哈笑了两声,尤金懒散的坐回墙角,“去给我那些吃的喝的吧,这个地方又冷又潮,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要我做事。起码要吃饱喝足才行。”

    天闲一从地牢里出来就看到罗都靠在旁边的石柱上,显然正在等自己。

    “血宗大人派我来,辅助你完成某个计划。”罗都今天看起来十分的严肃。甚至穿着都考究了许多,显然血宗郑重的叮嘱过他这件事的重要。

    天闲不由重新打量了罗都一次。当然不是为了他的这身新行头和有些拘束的表情,而是因为他站在这里这件事本身。

    尤金的计划是绝密的,而且也是为了反击那些潜伏在这座城市里的圣灵殿密探做出的决定,那么参与这件事的必须是血宗极为信任的才行。

    之前宴会上那次决斗让天闲觉得这个罗都是莽夫,但是他现在居然出现在这里,只能说明他实际上是血宗的亲信。

    不过看他一脸郑重下还有些许疑惑的表情,天闲肯定血宗没有把全部的事实告诉他。

    说白了,这个家伙是来监视自己的。

    “十分高兴。”天闲伸出手来。“能有个熟人一起真是再好不过了。”

    罗都点点头,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更没有笑容,看起来丝毫也没有要和天闲拉进关系的感觉。

    “那……我们走吧!”天闲也不说,和罗都握握手腕,转身就走。

    “去哪?”罗都生硬的问。

    “去岩壁那边?”

    罗都当即就一皱眉,因为血宗给他的任务是监视天闲,并且在最大程度上帮助他完成一个秘密任务,虽然他不知道这个秘密任务是什么,但是大岩壁那边紧靠杂役区。人多眼杂,秘密任务会在这种地方?

    “去岩壁那边做什么?”

    天闲瞅了罗都一眼,对于这个家伙耿直的个性有了新的认识。“我需要对你做一个报告吗?”

    罗都表情严肃,但一个字也说不出。

    天闲和四姑娘一路说说笑笑,丝毫也不见紧张的样子,后边跟着目光四处游动,仿佛要把所有东西都印在脑子里的罗都一路来到了杂役区后面的岩壁前。

    这里依旧在施工,但是站在岩壁下向杂役区看去,绝对看不出任何的异样,那些致命的武器和巧妙的机关全部隐藏在那些看似错乱的杂物盒破屋之后,在完成这个庞大的防御工事之后。根据天闲的观察,这个面积庞大。位置错综的工事完全可以埋伏两万人以上,而且在防御工事背后还有更加庞大的杂役居住区。如果这里的杂役完全换成士兵的话……

    只要圣灵殿没有得到这个消息,那么他们进攻的日子将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天闲今天来,就是为了在这个前提下,做点事。

    目前这里还没有戒严,天闲随便的就溜达了进来,现在血徒们自然都认得天闲,更认得四姑娘,没人敢阻拦。

    其实就连四姑娘都不知道天闲到底要来做什么,因为在出门之前天闲完全没有说过要来这里,而且四姑娘觉得没有记错的话,天闲似乎说过从这里逃走时绝对没有希望的,不过她乖巧的站在一边一言不发,对于天闲她是绝对信任的。

    天闲一个人在岩壁上摸索起来,从这边摸到那边,从那边又摸到这边,来来回回摸了好多次,就好像岩壁上有什么宝贝一样。

    罗都看着壁虎一样在岩壁前“爬来爬去”的天闲,眼角微跳,血宗明明说是秘密任务,可现在他看到的全是不搭调的事。

    最后就连四姑娘都有些看不过去了,因为天闲就差把岩石磨掉一层皮来了,不由咯咯笑了起来,“天小哥,这岩壁受地下寒脉影响,冷的很,再摸就要回去烤火了。”

    天闲回头笑了笑,“我只是想听听,对面是不是有圣灵殿的声音。”

    四姑娘呵呵笑着,罗都脸色就不大好看了,显然天闲就在他面前在做什么,可是他完全不明白。

    “血宗大人已经派人确定过了,这岩壁还厚的很,声音应该是听不到的。”罗都忍不住说话了。

    “圣灵殿的人或许听不到,但或许别人会听的到。”天闲若有深意的说。

    罗都对于天闲这种“你完全不了解情况”的表情十分不爽,“这里已经完全戒严,所有人都不会出入,也没有灵鸢互通消息,绝对不会有人把消息传出去!”

    “那就好!”

    天闲转过身来。直视罗都,“接下来我要做的事也是需要极度保密的,我要求你不要再露出类似的表情和说出类似的话。血宗没有告诉你全部的事情你就该明白不该问的不问,不该想的不想。只要好好完成你的任务就可以了。”

    罗都皱皱眉,但没说话。

    “再出现我在这里摸岩壁的时候,你如果能问我要不要锤子凿子之类的工具,那么你做的就十分完美了。”

    罗都的眉毛这下完全扭曲了起来,但还是没说话。

    天闲心中暗笑,罗都这个直肠子的家伙看起来倒是很能认清形势,能成为血宗的亲信果然是有过人之处的。

    活动一下手脚,天闲心中升起一股豪气。接下来的行动就是决定这次逃脱的关键点了,说起来现在这个防御工事已经成型,尤金的计划也在启动,血宗处于观望期,他去藏宝库的几率比之前增高了很多,不快点达成目标,随时都可能被血宗以雷霆之势杀掉。

    “走吧,该做正事了。”

    地下都市正常的出入门户都是天然的,没有一道是人工开凿,只是在天然的门户中设置了一切十分巧妙的机关。这些机关联动这座地下城市的巨大寒水脉,可以说借助自然之力,发动起来威力无穷。绝对是人力无法抗衡的巨大力量。

    但凡事都不是绝对。

    天闲正挨个门户进行拜访,理由是受血宗之命调查圣灵殿密探的事,理所当然的遭到了所有门卫的驱逐,这些门卫都是六亲不认的,除非是血宗亲临,否则就是血宗的老子来了一样用长毛戳你的屁股,他们是这个地下城市最最忠诚,最最可靠的战士。

    天闲转了一圈,被向皮球一样踢了一圈。四姑娘饶有兴趣的陪着天闲,每当被门卫赶走的时候都要笑上一阵。天闲也是嘿嘿坏笑,两人看起来诡异的合拍。

    罗都跟在两人背后。板着脸,这次他真的是完全看不懂天闲在做什么,这个城市中最最不可能成为圣灵殿密探的就是这些门卫,这些人一生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城市,他们的世界只有这里,并且自觉的不去接触外面世界的一切信息,单独居住,单独生活,单独的守护着这些门户。

    除了他们守护的门户之外,一切对他们都毫无意义。

    但天闲很快就又开始了第二轮的拜访,这次还带上了荒尘大剑,这让罗都看的眼皮直跳,不过他倒是记得之前天闲的话,始终一言不发,跟在后面承受那些后卫恼怒的眼神。

    而且第二次开始,这些守卫们明显露出了敌意,天闲的行为已经被他们是为挑衅他们的存在的意义。

    “需要我做什么吗?”

    在天闲又被那些护卫驱赶了一圈之后,罗都又说话了,但他这次十分平静,而且是提出询问,“如果想要调查的话,我可以帮助说情,不过可能没什么效果。”

    罗都很清楚这些守卫的情况,他从来不计较那些守卫某些时候略显过分的盘问和检查,因为那是这个地下城市安全的有力保障。

    “那就去为我说说情吧!”

    天闲的回答让罗都心里兴起一阵要打人的冲动,刚才的建议绝对是劝退的意思,打死罗都也不认为天闲会真的以为自己想要去帮忙。

    硬着头皮,以罗都为先头部队承受火力,天闲开始了第三轮拜访。

    这次的行为彻底的惹怒了那些守卫,天闲三人才一靠近,守卫们就主动逼了上了,这让罗都立刻冒出汗来,这些守卫就算是杀人都不会被追究的,他们拥有血盟里最高的豁免权。

    “动手!”

    天闲的声音忽然从罗都身后传来,罗都听的一愣,眼角余光忽然发现天闲已经抽出了荒尘大剑,一副要上去开展的模样。

    一瞬间,罗都就懵了。

    等他再把目光移向前面是,两支长矛已经夹着凌厉的寒风戳到了他身前——对于露出敌对姿态的人,这些守卫向来毫不留情,常年把守门户,一生中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平安无事,寂寞和孤苦让他们渴望鲜血。

    罗都怒吼一声,来不及拔剑直接用手臂向上一顶,圣痕的力量都没有的情况下,虽然避开了攻击,小臂却被长矛上暴雷般的力量击的皮开肉绽。

    怒然转身,罗都神剑豁然出鞘,那两个守卫还没收回长矛已经被暴怒的罗都一剑斩了过去。

    两人的长矛同时下压,合力抗住了罗都的攻击,刺耳的爆鸣撞进声中,双方各自退了两步。

    十几个守卫立刻围了上来。

    罗都伤了手臂,一时怒从心起,但一见对面十几个守卫围上来,顿时意识到自己做了蠢事,而这时再看天闲,罗都不由一股邪火从心中窜起。

    天闲已经收起了荒尘大剑,正和四姑娘站在他身后,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切。

    “你们两个!”罗都大怒,正要转身,对面那些守卫已经猛扑上来,瞬间把他缠住。

    天闲立刻拉着四姑娘后退了几步,完全没有参战的意思,本来那些守卫是要来一起攻击天闲的,但是见天闲后退,立刻毫不犹豫的转回去对罗都进行围攻。

    “他不会被宰了吧?”天闲俨然有点担心罗都的模样。

    “不会,罗都神剑可不仅仅是只有名号而已。”四姑娘刚想这么说,却听天闲自问自答道:“宰了也没问题的吧,而且这家伙看起来似乎死不掉。”

    四姑娘哑然失笑。

    有一个尾巴还是挺难受的,天闲评估了一下战况,确定罗都拿出真本事绝对不会有事,拉着四姑娘的小手,笑呵呵的走了。

    罗都心里这个气啊,简直不知道该骂自己愚蠢还是该诅咒天闲狡猾,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应该立刻把围攻自己这些守卫干掉还是一点点脱身,毕竟这些守卫不能离开门户太远。

    可是无论如何,他现在被缠住了,天闲早没了踪影。

    “臭小子!我一定会宰了你!!”

    罗都的怒吼声很快就被天闲甩在身后了。

    天闲这次得到了不少拥有的信息,比如罗都在血宗心中的地位,以及他被围攻时的变现,最主要的是那些守卫们的真实状况。

    “这些家伙好麻烦啊……”天闲感叹。

    四姑娘一直抿着小嘴,天闲这一叹让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麻烦的向来斗不过狡猾的。”

    “你是说我狡猾?”

    “妾身不敢。”

    “你已经在说了……”

    四姑娘咯咯笑个不停。

    --

    昨天没更新嗯……(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