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四十八章 顾虑重重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一早,血芽殿的那些孩子们自动聚集到了巨石周围,天闲让他们一一上来,摆开早点,巨石上立刻变成了早餐部。

    四姑娘比昨天从容了许多,静静的抚琴,琴声如细细流水叮咚轻响,仿佛能抚慰受伤的心灵,仿佛能祛除心头的阴霾。

    天闲在一旁仔细观察,发现只有在仔细听琴的时候,这些孩子们脸上的表情才显得自然,才显然没有戒备,每一个都显露出与年龄相称的稚气。

    毕竟,还是一些孩子啊。

    今天四姑娘只弹了两首曲子,随后按下琴弦,笑着对所有人说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会岁天小哥离开这里,但我只要还在这里,你们每天都可以过来,女孩子可以带着你们的琴,我会教你们一些小技巧,男孩子……”

    四姑娘望了望天闲,抿嘴一笑,“去找天小哥好了,你们会有意外的收获。”

    天闲怔了怔,但还是很配合的笑了笑,可惜根本没人理他。

    大家很快散去,留下空空的碟子——今天的早餐他们倒是吃的干干净净,因为四姑娘很清楚这些孩子们喜欢吃什么,那些美味的¢≧,点心他们根本没兴趣,他们喜欢的是简单的,但是能迅速填饱肚子,让自己有能力战斗的食物。

    “天闲明天打算怎么办?”这些孩子一走,四姑娘不由咯咯笑着问道。

    天闲耸耸肩膀,“凉拌喽!你的牛皮都吹出去了,无论如何我也要把这个牛皮包住才行。”

    四姑娘恶作剧的笑个不停,“那……妾身就期待天小哥的表现了。”

    对于四姑娘这种做法,天闲脸上无奈,心里却很高兴。她只要能笑着面对过去,就比什么都好。

    “好啦,收拾东西,我们也该去见见血宗了,昨天和尤金谈妥了事情,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四姑娘面露奇怪,“什么……东风?”

    “哈!就是说,还少血宗帮我们一把!”

    四姑娘恍然,之后眼神显得有些迟疑起来,“天小哥,似乎一直没有问妾身为什么要答应尤金的条件,而且是以自家情报为代价。”

    “不是说了都是鸡毛蒜皮的消息?”天闲坏坏的笑了,“我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才不想答应,但既然你有计划。那么就一定没问题,到时候我就告诉尤金今天龙渊大帝带的是什么颜色的帽子好了,这个消息圣灵殿一定很好确认。”

    四姑娘不由掩口笑了出来,天闲把这样的消息当作情报送过去,未免太坏心眼儿了一些。

    天闲摸着下巴,轻轻感叹,“说起来,一连串的事进行的很顺利。八哥也是帮了我们。”

    四姑娘眨眨眼,立刻明白了过来。“八哥的事,或许会让血宗有些不安,如果他因此做出什么错误的判断,那么……”

    天闲嘿嘿一笑,“走吧!刚吃过早饭,应该出去活动一下!”

    两人简单梳洗打扮。离开血芽殿,直接去拜访血宗。

    当天闲这次见到血宗的瞬间,天闲明显的感觉到了血宗的疲惫,虽然他的身体和面孔依旧掩藏在浓稠的黑暗之中。

    “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血宗的声音依旧。但就好像永不改变的水面,在水底却不知道翻涌着什么样的波动,天闲感觉血宗现在焦躁而不安。

    “关于尤金的事,我想来确定一下血宗大人想什么时候开始那个计划。”

    血宗微微沉默了一下,“这件事现在不是最急迫的。”

    天哪这绝对是最急迫的,天闲心中立刻冒出这个想法来,再拖下去,万一哪天血宗不高兴而藏宝库散心,发现墙壁上居然有一个巨大的窟窿,而且保护藏宝库的重宝居然丢掉了,那么自己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血宗大人!”天闲立刻上前一步,“我觉得这件事不该再拖了,否则将对我们极为不利。”

    “为什么?”

    “尤金的伤已经稳定的开始康复,再不发动计划,他之前的苦算是白吃了,而且一个罪大恶极的人不仅没有依照血盟一贯的作风立刻处死,反而在大牢你把伤养好,这绝对会受到怀疑。”

    “而且,我这些天在城市里走动听到的消息是,很多人依旧对尤金的事抱有疑问,虽然现在不敢出声,但心中却是矛盾的,这种情况对我们十分不利,这样……或许会滋生更多的密探,毕竟,无论对错,这个城市都需要一个统一的方向,容不得有人心存怀疑。”

    血宗这次沉默了很长世间。

    “你身边那个叫雪的女孩,是一个食灵者,对吧?”

    血宗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忽然问了一个十分跳跃的问题。

    天闲却丝毫也不奇怪,如今的血宗,还是在思考八哥的事,想必他已经经过某种秘密渠道确定了八哥的消息,他已经消失是必然的结果,而以血盟的能量,在血宗亲自的督促下,查出一些八哥做事的蛛丝马迹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现在的血宗一定非常的清楚,八哥是一个食灵者,而且背叛了血盟。

    “是的,血宗大人想必已经把我们的底细都查的清清楚楚了,雪是一个天眼族,而天眼族大多都是天生的食灵者。”

    “你的右眼……也是因为她吗?”

    天闲心中微微一凛,和雪交换了一只眼的事,没有人知道前因后果,就算是露娜和古丽那样亲近的人也只是知道自己和雪的眼有了交换,但却不知道详细过程,自己也没有解释过,毕竟在虚空幻境的事,很难说清楚。

    这是一个秘密!

    这只右眼其实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最多和左眼的瞳色有些差别,左眼是纯黑色,而右眼是淡淡的金色,只有在发动虚灵之力的时候这只眼才会变成雪那样的纯金色眸子,平常不仔细观察的话。是绝对察觉不到区别的,而且就算察觉到了,也不会觉得这是什么值得诧异的事,左右眼的眸色不同,这种情况在无数种族杂居的人类大陆简直太常见了。

    但血宗却忽然问起这个。

    天闲立刻明白,血宗和食灵者绝对有某种奇妙的联系。他一定能以某种方法感知到虚灵的力量,否则不会关注自己的这只眼,但他应该不是食灵者,如果是的话,那么应该能更肯定的说出刚才的话,毕竟真正的食灵者很容易就能发现自己这只眼并不是天生的。

    “血宗大人,您又在刨根问底了。”天闲轻巧的绕过了血宗的提问。

    血宗用一种有些忧虑的语调说道:“老八的事,本身不足为虑,他虽然很有天赋。但心胸不够宽阔,容不得事,成不了大器,更做不出威胁血盟的事,他背叛了,最后只有自取灭亡,但这件事给了我一个警醒。”

    天闲不由瞧了瞧血宗,“不知道是什么警醒。”

    “除了圣灵殿之外。或许就是圣灵殿隐藏在暗中的某种势力,正在发掘出一种可怕的力量。”

    能让血宗说可怕的力量。天闲不由暗暗皱眉了,“血宗大人是说……”

    “有人在背后操纵老八!”

    血宗极为肯定的话让天闲一愣,自己是亲自见过八哥,斗过一场又追到了虚灵幻境,通过种种因素结合在一起最后才得出这个结论的,血宗怎么坐在这里就这么肯定?

    “背后有人?”天闲心想你凭什么就这么肯定。

    “因为老八本身并不是食灵者。这一点我再清楚不过,当初就是我亲自把他带到血盟的,他的任何事我都了解的清清楚楚,但最后他却以一个食灵者的身份背叛了我。”

    血宗的口气并不显得十分痛心,只有一种淡淡的怒意。

    “普通人绝不可能忽然变成食灵者!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变故。而他如此反常的举动丝毫得不到好处,最后还殒命在虚无之中,这疯狂的不顾一切的行径,就好像一颗不需要珍视的探路石。”

    天闲眉梢抖了抖,血宗的分析,简直刀刀见肉,八哥是被人推出来作为马前卒的牺牲品,这一点自己并不是十分肯定,但想来几率是极大的。

    “不是食灵者的人忽然变成了食灵者,而且疯狂的背叛……我只能认为有什么人,或者什么势力掌握了现在整个人类大陆都未知的力量,能够将一个普通人变为食灵者,并且操纵他!”

    天闲心中微微吐了口气,这种情况,也是自己猜测的最糟糕的情况了。

    “一个普通人,真的能够变成食灵者吗?”天闲不由喃喃自语。

    “你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血宗的话重重锤在了天闲心上。

    血宗沉声说道:“我不想追问你的事,我只要知道有这种可能就够了,既然有这种事发生,那么方法就很有可能不止一种,老八背叛了我是一个事实,变成了食灵者也是事实,我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很快就会有很多这样的事发生,食灵者……是一群十分难缠的家伙,血盟没有必要和他们纠缠不清。”

    天闲完全看得出来,血宗对于这次八哥的事真的是忧心忡忡,自己虽然是第一个知道八哥作为食灵者背叛的人,但真正对此担心的确是血宗,因为八哥是血盟隐形的第八血枝,是什么样的人或势力造成了他的叛变,血宗一定要把这件事查清楚才能安心,否则就像他说的,隔天如果一大批血徒忽然都变成了食灵者背叛,那么血盟也就迎来末日了……

    不过天闲觉得这种事不会发生,最起码短时间内是不会的,血宗不知道,但自己知道八哥之所以会变成食灵者,是因为他得到了一枚项链,十分类似于渡婆送给自己的那枚戒指一样的项链,那完全由庞大数量虚灵凝聚成实体的项链拥有惊人的虚灵之力,可以说八哥是被极其厚重的虚灵之力强行的扭曲成了半个食灵者。

    当然,为此他受到了不可挽回的伤害,稍微值得庆幸的是,这个伤害还没有发作的时候,他已经被拖入虚空,永远的消失了……

    天闲下意识的摸了摸袖子里的那没难看的黑色戒指,当初渡婆将它送给自己,或许已经预见了今天的一幕,或许是和那枚项链有着某种联系,或者是和八哥有某种联系,但这戒指的确变成了一个极好的警示器和能量的来源。

    离开这里后,一定要立刻去谢谢她老人家才行。

    “所以……”血宗的声音将天闲的注意力重新拉了回来,“我想先查清老八的事再进行其他的行动,和圣灵殿相比,食灵者要更加麻烦。”

    天闲一听这事情不大对劲儿啊!要是这样的话,那自己要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血宗大人!”天闲正想开口,四姑娘倒是上前一步,微微一礼。

    “哦?你的双眼复明了?”血宗似乎这才注意到四姑娘。

    “拖血宗大人的福。”四姑娘的话似乎带着几分莫名其妙的味道,“妾身一切安好。”

    “那就好。”血宗的口气淡了许多,“有什么话,说吧。”

    “是,妾身以为要追查这件事,不妨先从圣灵殿入手,毕竟一直威胁我们血盟的,始终都是圣灵殿,这件事如果正是他们在背后搞鬼,那真的丝毫都不奇怪,而且尤金这个计划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否则的话我们要折损许多人力物力,平白又给了圣灵殿威胁我们的机会。”

    天闲不由瞧了瞧四姑娘,心想你真是能说会道,明显是要血宗跳坑的话居然说的这么像模像样,要不是自己就是那个制订了这个计划的罪魁祸首,简直都要相信四姑娘是在为血盟考虑了。

    “圣灵殿!!”血宗沉吟一阵,咬牙妾身的吐出这个词儿来。

    站起身,血宗一字一顿的说道:“告诉尤金,他的付出,会有回报!”

    天闲心中一阵狂喜,忙低下头来,“好的,我一定会转告他的,接下来的事,我会立刻安排。”

    “我也会派人协助你的。”血宗淡淡说道。

    哦,还是不信任我……天闲暗暗哼了哼,不过这没关系,这件事已经完全不可逆转了。

    --

    。。。。(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