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四十七章 等价交换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显然天闲的手艺颇为让这里的孩子们不屑,起码没有什么人真的吃很多东西,所有人都在听四姑娘的琴声,甚至很快大家就自动的聚集到四姑娘周围,或站或坐,安静的听着。

    天闲只好把好不容易准备的点心挨个分发到这些孩子手里,这样,他们才吃了一些。

    四姑娘弹了三曲,之后终于按住了琴弦。

    “大家……回去吧。”四姑娘的话带着颤音,“虽然你们都是能在这里自由活动的,但一直呆在这里还是会被罚的,你们可以明早再来。”

    几十个孩子没有任何一个有所迟疑,无声的转身离开,甚至没有任何一人对四姑娘说上一句话,只是一两分钟就走的干干净净。

    “这些毛孩子,真是不懂礼貌。”天闲站在巨石边看着他们各自返回自己的住所,一脸忿忿不平,因为由始至终天闲都被完全忽略掉了。

    当天闲回过头,发现四姑娘依旧坐在琴前,轻轻抚摸着琴弦,动作缓慢轻柔,好像在抚摸着什么至爱之物。

    “等回去之后,一定把你的琴拿回来。”

    四姑娘似乎听到,又似乎没听到的点了点头,动作几乎微不可见,又抚摸了几下琴弦,才说道:“刚才,妾身好像在给自己弹琴一样。”

    天闲笑笑,“这些孩子里,一定有和你很像的吧?”

    “每一个都是……”四姑娘用语调感伤,“几年前,妾身就和他们一样,冷漠、锐利……但后来妾身才明白,只有把这些都伪装起来,才能活下去。”

    把目光投向其余有人居住的巨石。四姑娘缓缓摇头,“这些孩子,在几年内……或许就会死光,被像妾身这样的人一个一个的杀光。”

    “那我们救他们好不好?”

    四姑娘闻言苦笑,“天小哥,话虽简单。但谈何容易。”

    抬起头,四姑娘想劝天闲趁早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但看到的却是一双认真而专注的眼睛。

    “人活着,总是要做一些看起来不大可能的事,才会慢慢变成真正的自己。”天闲笑呵呵的看着四姑娘,“如果你能在这些孩子身上看到自己的话,帮他们一下是自然的。”

    四姑娘急忙摇摇头,“天小哥,这是不可能的!”

    “万事没有不可能。而且正因为不可能才应该去尝试一下,就像你赌自己从雷霆古城回来可以活下来一样,你看,你现在不是真的好好的?”

    四姑娘顿时哑口无言。

    天闲想了想说道:“明天开始每天为他们弹上几曲吧,顺便……可以教女孩子琴艺,男孩子呢……我教他们打架。”

    四姑娘有点哭笑不得,天闲这么随性的决定,而且是在这种紧张的时期。根本就是不应该的。

    但,现在她又没什么辩驳的理由。毕竟她自己就是一个活生生做了不该做的事,而且现在还为此而得到了巨大好处的人。

    凝望天闲良久,天闲的眼神依旧闪亮而没有回避,四姑娘只好低头,“妾身多言了,一切单凭天小哥做主。”

    天闲拉过四姑娘的小手。劝道:“我明白我们现在没有什么能力带他们离开这,但你看,他们喜欢你的琴声,真正内心冰冷的人是不会喜欢你刚才的琴声的,现在只要给他们一些安慰。一些希望就好。”

    四姑娘有些疑惑,“希望?”

    天闲呵呵一笑,“对,希望,你也出身在这里,他们每个人都知道你是鼎鼎大名的第四血枝,你现在应该让他们看到,就算身处残酷的命运中,但依旧有希望自己去改变它。”

    四姑娘的眼神终于亮了起来,面上的迷茫渐渐变为恍然,笑容也出现在嘴角,“天小哥说的是,妾身明白了。”

    “嗯,那我们现在准备些点心吧!”

    “现在?”四姑娘又疑惑了,就算是要款待那些孩子,可是现在也未免太早了一些,“不如明早再准备,而且他们看来也不会吃多少的。”

    “不是给他们。”天闲笑笑,“我们该去看看我们的老伙计了。”

    ……

    深夜时分,天闲一手挽着四姑娘,一手提着一个小篮子,来到血盟的地下监牢。

    尤金被巨大的铁链锁住四肢,依旧关押在这里,而附近其他的牢房也充实了起来,这两天城市内虽然没有再被士兵们弄得鸡飞狗跳,但是抓到牢里的人着实不少。

    天闲从这些不断增多的囚犯就能看得出,血宗现在真的有些挠头了,八哥是一个食灵者,而且背叛了血盟,这件事让他有了更多的危机感。

    “伤好的怎么样了?”天闲把篮子放下,从里面一点一点拿出准备好的食物,“这几天是不是还没有吃东西,这样下去我怕你会饿死,就给你带了些吃的来。”

    尤金显得十分萎靡,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伤还是精神虚弱所致,他见到天闲带来的食物,双眼明显亮了许多。

    “一点一点吃,别噎着,噎着也没事,我带了些酒来。”天闲把食物向前一推。

    虽然饥寒交迫而且心虑交瘁,尤金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扑上去的**,原地坐下来,拉过食物,一点点安静的吃了起来。

    “是血宗大人要你来的吗?”尤金吃了几块点心,喝了些酒,明显精神了起来。

    “不,是我自己要来的。”

    尤金闻言,不由放下了点心,神色微微凝重。

    天闲有些无奈,“不要再妄想什么了,血宗对你自然是又爱又恨的,虽然现在你又是忠臣了,但他希望你是密探的心一定是存在的,甚至要是你不小心死在了牢里,血宗很可能会松上一口气。”

    尤金并不答话,慢慢的喝酒。

    天闲继续说道:“所以这大概也是你最好的机会吧。”

    “我,为血盟尽忠一生……”

    天闲打断他的话。“但现在的血盟需要的不是已经尽忠一生的老臣了。”

    尤金沉默。

    “看你能吃能和,伤势恢复的应该还不错吧。”天闲上下打量坐在那里的尤金,虽然脸色有些苍白,精神也不是很好,但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病态。

    这个老家伙的身体也是铁打的那种,天闲暗暗感叹了一下。之前他被血宗一怒打伤,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现在居然还能在这里吃吃喝喝,不得不说在血盟拼杀一生,能活到现在的元老都是些命硬的家伙。

    尤金听到天闲的话,自嘲的说道:“现在最想要我活的人却是一个对血盟图谋不轨的人,而希望我死的,却是我尽忠一生的血盟,嘿……这正是讽刺。”

    “世事难料。但一切并不奇怪,万事都是有理由的嘛。”天闲嘿嘿一笑。

    尤金喝光了酒,把就凭一扔,“说吧,你来找我又有什么事?”

    “这次来只是看看你的情况,毕竟你也算是我的一个病人,无论如何我不能把你丢在这里不管,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那对我来说是一件很难受的事。”

    “哈,哈哈哈!”尤金哈哈大笑。“我尤金,也有被人担心性命的一天。”

    一种悲凉的意味透过尤金的笑声在牢房里弥散,这个老人身躯依旧健硕,精神也只是有些萎靡,很难想象这样的老人能在重伤的情况下在这样阴冷的牢房里活的好好的,只是他的信仰似乎受到了无可挽回的打击。

    “什么时候动手?”尤金抓起最后的点心。大口嚼了起来。

    “这个还要看血宗的意思,但应该很快了。”

    尤金忽然嘴角一咧,“因为食灵者的事,血宗现在终于开始着急了吗?”

    天闲一惊,“你怎么知道?”

    “哈哈。我虽然被关在这里,但我尤金在血盟数十年,自然有自己的办法知道外面的事情,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天闲心知自己小看了他,这件事其实再奇怪没有了,先不说他被关在这里,就算他好端端的在外面也不见得就能知道这件事,因为食灵者的事自己告诉血宗的时候,周围根本没有外人。

    “不过……”止住笑声,尤金的神色多了几分异样,“这也是最后几次动用我的能量了。”

    天闲听的出,尤金十分失望。

    天闲自然也是理解的,征战一生,尽管是嗜血狂暴的个性,但现在尤金毕竟是一个老人了,他或许也想过在安稳的环境下养老,而现在他在血盟所处的位置基本上就是这样一种状况,情报收集分析,培养新的血徒,他已经完全退到了幕后,打打杀杀的事几乎不再接触了。

    而这一次,他又被迫被推倒了风尖浪口上。

    多多少少,天闲还是有些不那么舒服,尤金一生做的事该不该死是他的事,但这次的确是自己把这个隐退幕后的老人又揪了出来。

    “小子,你难道在内疚吗?”

    尤金的话让天闲微微一愣,“当然不会,我只是在做正确的事。”

    尤金一双狼一般的眼睛盯着天闲,“毕竟还只是孩子,虽然勇气谋略过人,但……嘿嘿,还不够老练。”

    把穿点心的木棍儿折了一截,吃饱喝足的尤金剔着牙齿说道:“你的确害了我,但也算是帮了我,血宗既然对我不放心,迟早会铲除我的,这一次倒也是我的机会,虽然危险,但还有活命的可能,所以……这两天我忽然想通了一件事,也正在等你来找我。”

    天闲很有些奇怪,“你在等我?”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尤金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双目神光闪闪,“我想我之前给你的答复还不够准确,所以我要重新和你确定一下我们今后的合作内容。”

    天闲大为意外,“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你很快就会叛离血盟,那么我是忠臣的说法自然不复存在,血宗会对我下达追杀令,而圣灵殿也不可能会信任我,所以我今后的日子会非常难过。”

    “但你可以活命。”天闲立刻意识到尤金是要讨价还价。

    尤金用牙签一指天闲。“但我们合作之后,你的利益同样是可以活命!如果我现在不打算离开这里,要和死在我贡献一生的地方,那么……你就要为我陪葬!”

    “血宗是不会相信你的话的。”四姑娘在一旁忍不住说道。

    “是吗?”尤金一笑,“那我们要不要打个赌!我向血宗告发你们,包括我们合作的事。你们猜……血宗会相信几分呢?”

    “你不要得寸进尺!”四姑娘微怒,“如果我们现在杀了你,血宗根本不会追究!”

    “我活着,你们才有利可图,你们不会杀我。”尤金丝毫也不畏惧,“而我死了,那么就和我去告发你们一样,血宗只会怀疑你们而已。”

    天闲暗暗皱眉,没想到这个尤金几天不见变了个人一样。他的愤怒消退之后,原来是这样一个狡猾的家伙。

    “你想怎么样,不妨说出来听一听,如果我们都有好处,那么不妨谈谈。”

    尤金咧开嘴,露出一个近乎狰狞的笑容,“小子,你今后会是大陆上的一号人物!到那个时候不要忘记。当初一个叫尤金的家伙给你上过一课,内容就是任何时候也不要轻视对手。否则到手的金币也会再送回去。”

    这摆明了是威胁意味了,天闲索性也坐下来,“好,我会记得的,如果我以后真的变成了大陆上的一号有名的人物。”

    尤金满意的笑了,“我要情报!”

    “情报?”天闲眨了眨眼睛。“什么情报?”

    “任何可以让我过上好日子的情报!”尤金摸着胡子,一脸精明算计,“我知道你和龙渊帝国走的很近,还有丹特帝国的黑德尔家族,以及总是神秘兮兮的沙利特帝国。这些都是大陆上数得上的强大国家,我要他们的情报!”

    “不行!”

    天闲一口拒绝,龙渊帝国现在还是友好的关系,而黑德尔家族和沙利特帝国完全就是自己人,哪有自己卖自己的道理。

    “不要急着拒绝,我只要一些不太重要的东西。”尤金一脸你完全没搞懂我意思的表情,“血盟会追杀我,我需要圣灵殿的信任和保护,所以必须要拿出有效的东西才行。”

    “你在血盟数十年,这些东西自然都在你的肚子里,还用得着我来向你提供情报?”天闲直接一翻眼睛。

    “那些是我保命的东西,没有那些东西我会被圣灵殿直接处死,我现在还需要额外的价值,比如……对圣灵殿所警戒的各大帝国的一些准确的小道消息。

    天闲看着尤金游刃有余的模样,恨的牙根痒痒,本以为对方已经山穷水尽,没想到一转眼居然要抓自己的弱点。

    “可以。”

    天闲并没有回答,但身边的四姑娘忽然开口了。

    诧异的看着四姑娘,天闲绝没想到四姑娘会在这个时候一口就答应下来,四姑娘目光正好也望过来,眼神中透着自信和歉意。

    看到这份歉意的眼神,天闲直接选择了沉默,显然四姑娘有了什么想法,对于四姑娘的判断天闲十分信任。

    尤金皱着眉看了看四姑娘,对天闲说道:“她的话,能做的了准吗?”

    四姑娘不由注视着天闲。

    “可以!”天闲用和四姑娘相同的话回答。

    四姑娘不由喜形于色。

    尤金显得有些不大确信,但天闲神态自若,丝毫不像是开玩笑,只好把目光转向四姑娘,“这么说,你答应?”

    四姑娘微微一笑,“这自然是可以答应的,无论是龙渊帝国还是黑德尔家族和沙利特帝国,各种消息浩瀚如海,只是一些无关紧要,能体现一下眼线价值的消息要多少有多少,不过既然是合作,你自然也该回馈我们一些东西。”

    尤金一脸了然,“你想要血盟内部的消息?”

    “不!我们想要的,是圣灵殿的消息,当然……”四姑娘笑的有点奇怪,“也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道消息,公平交换。”

    --

    今后绝对不做更新的预告了……越欠越多(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