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四十五章 隐喻的束缚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小子,你手上的伤有古怪。”邪眼的声音从天闲心中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天闲第一次有一种怀念的感觉,在没有身体的时候,真有一种无助的感觉,现在能感觉到邪眼强大的力量,银水精魄的力量也在身体中流动,如果荒尘大剑在身边的话,自己还有异常强大的两件武器可用。

    还有身边的四姑娘,一切都是这么让人感到踏实。

    “没关系,我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伤口,不必担心。”

    天闲一反常态的用十分和善的口气回答,邪眼倒是有些不大适应,“小子,你是不是受了奇怪的伤?比如脑子……”

    “闭嘴!”天闲懊恼的打断邪眼,“把那边的墙壁炸穿!”

    这话一出,邪眼顿时觉得天闲变得正常了。

    “轰!”

    十几秒之后,粮囤的侧面被炸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邪眼那凶猛无比的火焰开始疯狂肆虐……

    四姑娘从头到尾都有些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知道被天闲拉着站到了血宗面前,还依旧有些发呆。

    “我听说,你烧了粮囤!”

    血宗的声音平静的可怕,面对眼前的天闲和四姑娘以及粮仓的守备官,浑身散发出异常冰冷的气息。

    地下城市的物资是宝贵的,虽然一直是自产自足,但压力却是一直存在的,就算是所有的血徒平时都会十分珍惜粮食等物资,而这次十五座粮囤其中的一座被彻底烧毁,临近的一座也被殃及池鱼,好在天闲及时熄灭了火焰,否则的话还不知道要把粮仓烧成什么样子。

    面对血宗的质问,天闲十分平静,“是的血宗大人,在一座粮仓被烧毁的情况下,我很快熄灭了火焰,不过还是有一座粮仓受到波及。实在是抱歉。”

    “粮草是这座城市最宝贵的东西之一,我下令任何人都不得出入那里,但我的守备官告诉我你假传我的命令进入粮仓,之后引发了大火。我需要一个十分合理的解释。”

    天闲看了看身边的守备官,这个守备官满脸恼怒,他现在已经确认自己是被骗了。

    “血宗大人,能不能先让他退下,我的解释涉及到不少秘密。不能被外人知道。”

    血宗挥挥手,那个守备官知趣的立刻退了下去。

    “说吧!”血宗缓缓站起,来到天闲身前,“仔细的说,一个字也不要落下!”

    这明显是威胁。

    不过对此天闲早有准备,从容说道:“血宗大人,首先我并没有假传您的命令,我这次之所以悄悄的外出,没有惊动任何人,为的是血宗大人曾经嘱托给我的事。追查圣灵殿的密探。”

    血宗微哼一声。“我的守备官已经告诉我这件事了,但圣灵殿的密探在哪?除了你和烧毁的粮仓,那个密探似乎连影子都不曾出现过!”

    “血宗大人,他的确出现过,可已经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什么意思?”

    “血宗大人,自然是知道血盟的第八血枝吧?”

    血宗似乎微微惊讶了一下,转头向四姑娘,遮挡着他身形的黑色雾气中冰冷的目光似乎带着质问。

    “血宗大人不必为难四姑娘,因为他已经自报家门,而且根本没打算隐藏身份。”

    血宗收回目光。沉声问道:“你难道是在说,他就是那个圣灵殿的密探!?”

    “是的,血宗大人。”

    天闲的这个回答显然让血宗十分意外,他思索了足足有五分钟。这才重新走回到座位上坐好,“继续说。”

    “他是食灵者。”

    天闲仅仅说了几个字,血宗居然猛的从座位上有一次站了起来,“你说什么!食灵者!?”

    “是的,他是食灵者,秘密潜回这里。被我察觉到了痕迹,但我没有见到他之前不确定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因为我从来没有在这个城市发现过食灵者,因为涉及到我一些个人的原因,我甩掉了您的眼线,请您见谅。”

    血宗的情绪明显不如刚才冷静了,“你……也是食灵者?”

    “这一点,天闲无可奉告,还请血宗大人不要见怪。”

    毕竟不是血盟旗下的一份子,现在也只是合作的关系,天闲没有任何要向血宗坦白的意思,何况这种合作的关系也只是浮于表面而已。

    “食灵者……”

    血宗喃喃自语,重新坐下后又一次沉思了许久,“他居然是食灵者,我居然没有发现。”

    “食灵者向来隐秘,而且我听四姑娘说他几乎都是在外面活动,血宗大人没有发觉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他在哪?”

    “永远消失了。”天闲遗憾的摇头,“对此我十分无奈,本想抓住他,但最后没有成功。”

    血宗这一次沉默的时间特别长,因为所有的线索到这里就全断掉了。

    天闲没抓到人,而八哥也消失了,一切死无对证,什么也问不出,至于天闲是怎么发现八哥的,那天闲自然是不会说的,正因为是关于食灵者的事才甩掉了你的眼线,现在我怎么可能对你说这些?

    你要是不信我的话,尽可以去传唤八哥看看他到底还在不在,到时候你自然就信了。

    一切,都在天闲的计划之内。

    “你确定他是圣灵殿的眼线?”血宗忽然换了个似乎没有什么用的问题来问。

    “他亲口承认的。”天闲面不改色的忽悠,反正这个已经无法求证,并且绘声绘色的继续说道,“背叛血盟,那么最好的选择自然是投入圣灵殿,不过我没有想到圣灵殿会不择手段到如此的地步,居然会利用食灵者。”

    血宗隐隐感觉到还有许多内情,也怀疑天闲的话,可是关于食灵者他是知道的,这些家伙不仅行动隐秘,而且他们最终会消失的干干净净这个特点也决定了他们的神秘,很多事都是无法了解的。

    “你们先回去吧,我要安静一下。”血宗似乎开始皱眉了,挥挥手示意天闲和四姑娘离开。

    天闲点点头。拉着依旧面带几分错愕的四姑娘离开。

    一直等到天闲回到血芽殿的巨石上开始仔细研究手上的伤痕,四姑娘才反应过来似的来到天闲面前,“天小哥,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

    天闲也不抬头。专注的望着自己手上的伤痕,逆心诀默默运转,这伤痕居然不能加速愈合,而在伤口上还有淡淡的黑芒放出。

    “八哥死了,消失在虚空幻境。”

    “就在……刚刚的粮仓里?”四姑娘完全没有发觉天闲曾经和八哥进行过凶险无比的殊死搏斗。

    “嗯。”天闲简单的回答。也不想让四姑娘多担心,那些凶险无比的场景没有必要让她知道。

    四姑娘却是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天闲有些反常的简洁态度却让她明白了什么。

    安静的坐下来,四姑娘倒了一杯水,放到天闲面前,“妾身无能,只能聊表心意,天小哥辛苦了。”

    天闲不由抬头看着四姑娘,眼中渐渐露出了笑意。

    这也是天闲十分急切的想来营救四姑娘的原因之一,对于这个媚到骨子里。甚至平日里不得不掩饰自己这个特点的女孩,天闲并不在意她的容貌也诱人的身段,而是她的一言一行,举止间流露出的那种无比熟悉的感觉。

    而最让天闲在意的,是四姑娘灵慧的心,很多事她不需要被告知,一个眼神,一个举动,她就明白了,并且体贴的了解你的心意。

    世间人海茫茫。而这样的人或许不会再有第二个。

    端起那杯水,天闲不由小小笑出了声来,“不要担心,一切还在我的计划之中。”

    四姑娘抿嘴微笑。“妾身明白,天小哥可是妾身仅见的狡猾。”

    天闲哈哈而笑。

    一口喝光那杯水,天闲兴致勃勃的凑到四姑娘身边,“看!这是八哥临死前给我留下的信息。”

    四姑娘十分惊讶,仔细看了天闲手上的伤口,疑惑道:“这伤口。妾身看不懂。”

    “我也是刚刚才看懂的。”

    说着,天闲取出了一张羊皮纸来,在四姑娘疑惑的目光中,右眼慢慢亮起金色光芒,同时手掌上的伤痕上那奇怪的黑芒居然渐渐烟雾似的飘了起来。

    轻轻将手掌按在羊皮纸上,天闲手掌上飘起的黑色的烟雾犹如具有生命般在羊皮纸上蔓延开来,枝枝杈杈形成一个个文字。

    只过了一分钟,天闲抬起手,手掌上伤痕的微弱黑芒已经消失,而在那张羊皮纸上已经出现了一排排的字迹。

    再次运转逆心诀,天闲发现手掌上的浅浅伤口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逆心诀的效果不知道什么时候更加强大了。

    小心拿起那张纸,天闲提醒四姑娘道:“这是八哥留下的最后的信息,很快字就会消失,一定要仔细看清楚。”

    四姑娘神色立刻严肃不少,目光落到了那张纸上。

    纸上的字并不多,只有那么七八十个字而已,而且是人类的通用文字,天闲看了一遍也记了下来,四姑娘甚至比天闲还要早的闭上了眼睛背了一遍,只有再看,再记。

    这张纸上的字迹很快的消失掉了,好像雾气在不断的蒸发,最后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就是食灵者的最后结果吗?”看着空空如也的纸,四姑娘不由微微一叹,“连最后一丝痕迹都不会留下。”

    “他还不是真正的食灵者,否则的话这样的消息都无法留给我们。”天闲想了想,还是把那张纸折叠起来揣进了怀中。

    小心放好那张纸,天闲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没想到,八哥居然有家人。”

    刚才留下的信息其实只有一个,八哥拜托天闲照顾他的姐姐,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就在龙渊帝国的一个城市中。

    四姑娘缓缓摇头,“这个消息,似乎不大对劲。”

    天闲疑惑,“为什么不对劲?”

    “我们这些血枝要么是孤儿,要么是婴儿时就被带到这里进行培养的,根本无从查起自己的身份。七血枝毫无例外都没有亲人,八哥他的身份一直不明确,但既然和七血枝做着差不多的事情,这种永绝后患。避免后顾之忧的做法应该是一样的,血盟绝对不可能让八哥有机会找到亲人,或者说……八哥他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可以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亲人存在。”

    天闲听了这番话不由思索起来。

    四姑娘继续说道:“而且,这个时候要天小哥替她照顾姐姐,这种要求……虽然可以理解。但又明明不够合理。”

    回想着刚才那张纸上记载的信息,四姑娘开始皱眉,“而且也没有明确的地址和身份,只有一个名字,这种情况下他既然要留下这样的信息,自然应该详细些才对……”

    “难道,另有其意?”天闲一时想不通其中的关键。

    四姑娘又拿出一张纸来,把刚才的内容一字不差的全部默写下来,交给天闲核对一遍后,凝望着上面的自己。满脸思考之色。

    天闲也跟着一起望着上面的消息,但只是干瞪眼,按照天闲的想法,八哥可能真的只是十分惦记她的姐姐,至于为什么他知道自己有一个姐姐在龙渊帝国的一个城市中,这件事或许永远也无法考证了,十分有可能的情况是他的姐姐根本不知道八哥的存在。

    “我想,我们离开这里后,正好要路过龙渊帝国,去那里找一找这个人就知道了。”天闲说出了一个最不是办法的办法。

    四姑娘凝视着那些字迹。忽然摇了摇头,“八哥的姐姐,或许根本不存在。”

    天闲顿时就一愣,“不存在?”

    “不合理。也不应该。”四姑娘还是摇头,“就算曾经存在过,但以八哥自己的力量不可能在耳目遍及天下的血盟面前不接触的保护她,一旦这件事被发现,这个女孩只有死路一条,这是血盟惯有的做法。不会给在外活动的人员任何破绽展现给对方。”

    天闲皱了一下眉,四姑娘的没有说的话是:包括七血枝在内,那些被血盟从小培养的人员,他们的亲人或许已经被血盟屠戮殆尽了。

    四姑娘继续说道:“而且在那个时候八哥也没有必要让天小哥去照顾她,如果是天小哥在那种境地,想要保护的人是雪姑娘,天小哥会这样做吗?”

    天闲想了想,也感觉到了奇怪的地方,“如果是无人知道的亲人,那么就此让这个秘密完全消失才是最好的保护方法,让一个被血盟牢牢监视的人去做这件事,似乎不大明智。”

    “不是不大明智!是绝对不可能!”四姑娘十分肯定的下了结论。

    四姑娘抓起这张纸,天闲在一旁看着她都感到微微诧异,四姑娘的神色专注的简直陌生,双眼的目光好像要穿透纸张看到真相。

    “八哥在完全消失之前留下的信息应该简单、直白而且精准。”四姑娘开始喃喃自语,“既然打算留下信息,必然是这样,而留下的信息却明显在暗示什么,也就是说他无法直接告诉我们什么,才用了这种方式。”

    “在他已经要被完全吞噬,万劫不复的时候,是什么还能阻止他留下简单直白的信息,在那个世界还有什么能阻止他?”

    四姑娘呓语着,“在这个世界上能束缚活着的人,能影响死去的人,甚至可以穿透世界壁垒限制其他生命形态的,似乎只有一种力量。”

    天闲听了这个不由想起了什么,抬手看了看自己手背上的舌牙印记,讶然道:“你是说,类似这样的古代契约?”

    “不错,就算是现在人类从圣痕中制造出来的束缚咒文都没有这样的力量可以束缚另外一个世界的生灵,如果八哥在那个时候还是受到限制的话,只能是这样!”

    这下天闲感觉到事情极其的不妙了。

    “类似的契约,似乎不是人类的力量能使用的吧?也就是说八哥曾经有过与我们类似的经历,但他似乎没有遇到什么特别强大的存在,而是得到了那样一枚项链,然后……”

    “不对!”四姑娘忽然打断了天闲的话,一脸疑惑,“金纹兽已经几乎是等级最低的神灵了,而八哥似乎完全没有得到其他的任何好处,至于那枚戒指……更像是完全在利用他,这和神灵们的做法不同,更像是……”

    天闲不由接着脱口而出:“更像是人类的做法!”

    “而且是将八哥作为弃子的一种手段,如果是某位神灵的话,不会有那种限制八哥言行的契约,应该是某个其他的存在,十分可能就是某个人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而以契约的力量封了他的口!”

    “人类……”

    天闲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了恍然而悟的神色,“怪不得,怪不得我觉得八哥身上的气息怪怪的,似乎还有几分熟悉,如果是某个人指使并限制他的话,那么这一切似乎就变得十分合理了。”

    四姑娘闻言微微回神,双眼也有了焦距,疑惑的问道:“天小哥难道知道些什么?”

    “我也不确定,总之我们离开后先去龙渊帝国确认这个信息,就算是不是真的,那么八哥或许也想通过这个告诉我什么。”

    说着天闲轻轻吐了口气,“真没想到……我惹的麻烦,远远比我预料的要多的多。”

    ---

    加班终于结束了……今天的量又不够啊! 简直是想哭。(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