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四十三章 交锋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一直到被天闲满脸神秘笑容的拉着出了门,四姑娘都还沉浸在惊讶中,因为天闲在她耳边细声说起的某种逃脱的办法让她有些哭笑不得。

    但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十分有效的法子……

    拉着四周娘犹如无头苍蝇般撞进城市中,天闲迅速搜索着八哥的痕迹。

    四姑娘对于天闲正循着什么痕迹搜寻没有丝毫的知晓,但天闲的脚步飞快,而且坚定不移,显然是在追寻着某种明显的痕迹。

    “是他留下的虚灵的气息。”天闲忽然回头对四姑娘笑了笑。

    亦步亦趋跟着天闲的四姑娘面色微微一红,忙低下头去,不知道从时候开始,天闲也能准确的猜到四姑娘的心思了。

    天闲解释道:“他在虚灵的状态被邪眼的火焰烧伤了,一时半刻没有办法恢复原状,而且邪眼造成的伤势让他不得不留下了一丝丝痕迹,这是虚灵力量的波动。”

    说着,天闲晃了晃手上漆黑的解释,右眼在同时散发着金色的光辉。

    四姑娘似懂非懂的点头,对于虚灵她实在是没有什么实际的认识,但她丝毫不怀疑天闲的话,“天小哥觉得能立刻追到他吗?还是说这次的目的是找到他离开这里的那条秘密通道。”

    天闲直接摇头,“不!这次要抓到他!必须抓到!这是我们唯一的线索。”

    说着这些,天闲的口气沉重下来,“就像你之前埋怨我冒险来到这里,我们现在的确身处在危机之中,不光光是我们知道的危机,还有一些潜伏在暗中的敌人对我们虎视眈眈。而且已经出手我们却茫然不知。”

    “比如说……那个黑衣人!”

    天闲皱起眉,“我不想再这样被暗中的敌人耍的团团转,这个八哥背后必然一个主使人,我们必须抓到这个八哥,问清楚他的主子到底是什么人!”

    四姑娘稍稍犹豫,轻轻说道:“如果……他已经通过秘密通道离开了这里。天小哥也要冒险去追捕吗?”

    天闲闻言回头一乐,“放心!这一次不用我冒险出去追捕他,我们只需要来个瓮中捉鳖,他一定就在那个秘密通道附近等着我们呢!注意到我们追踪的路线了吗?都是一些僻静的小路,现在这个家伙受了伤,已经无法在维持完全不被发觉的状态,所以根本没可能通过那种守备森严的秘密通道。”

    四姑娘闻言大喜,同时意识到了自己判断的迟钝,如果是平常的自己。应该早就注意到这些才对,关心则乱这次四姑娘倒是切实的体会了一次。

    “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必须要先甩掉我们的尾巴才行。”

    四姑娘没有回头去看,更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这一次镇定的抿嘴笑道:“血宗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心天小哥呢。”

    “如果是我,也不放心有一个能烧掉我老窝的家伙脱离我的视线在身边此处乱转吧。”

    天闲嘿嘿一笑,猛一揽四姑娘的纤腰,迅速拐入了一个狭窄的巷子。这里已经是人口密集区域,虽然这边的小巷没有什么人。但地形却十分复杂,在这七扭八歪,纵横密布的小巷里来回的折了几个弯,天闲迅速钻进了一个拱桥般的石洞走廊。

    随后,两人匆匆向右边的小巷行去。

    在无形的黑暗之中,某种东西追踪着而去。无声无息,无形无痕。

    大概三分钟,天闲和四姑娘从这个阴暗的小走廊里探出头来,都是一脸坏笑的四处张望。

    “天小哥这招还真是好用,估计没有人能分辨出真假。”

    “咕噜可是可以完美复制生命体的。那两个在这个时候几乎就等于是我们,可不是假的。”天闲摇头晃脑,随后一笑,“可很快就要就地消失了,估计血宗的眼线会莫名其妙。”

    “那……我们快追!”四姑娘微微有点兴奋。

    “痕迹越来越新了,应该马上就能追到他。”

    甩开了血宗的眼线,天闲用了半分钟改变了体型并用银针改变了四姑娘的脸型,两人大摇大摆的走上街头开始追踪八哥的痕迹。

    一路急行,最后天闲和四姑娘在一片守备森严的区域前停了下来。

    站在街角,天闲假装和四姑娘慢悠悠的散步,目光却疑惑的向前望去。只是一个又血徒把守的区域,占地面积倒不算很大,但周围有高高的围墙,透过那厚厚两扇大门之间的缝隙,隐约能见到里面有大片仓库似乎的建筑。

    “这是储备粮食的地方。”四姑娘小声介绍,“由血宗亲自挑选的精锐血徒把守,难道那个家伙逃到里面去了?”

    天闲皱眉,“虚灵的气息消失在围墙边,应该是潜入进去了,但……难道那个通道在这样的地方?”

    如果是什么秘密通道的话,似乎应该在什么不起眼的地方,这种重兵把守的粮仓难道会是秘密通道的所在?

    天闲有点怀疑,但八哥的虚灵气息的确消失在了那高高的围墙之内。

    “有什么办法可以进去吗?”

    “除了日常的粮食调度,必须要有血宗的命令!其他情况一律不许出入。”

    真是麻烦的地方啊……

    见天闲皱起眉来,四姑娘说道:“天小哥一人的话,潜入进去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妾身现在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等天小哥回来,到时候……”

    “不行!”天闲直接打断了四姑娘,揽着她腰肢的手不自觉紧了紧,“一切都是为了带你安全的离开这个地方,要把你单独丢在这种危险的地方,那我不如不去抓他。”

    这话听的四姑娘心里暖的好像一个小熔炉。

    “但……”

    天闲还是摇头,没有丝毫让步余地的眼神让四姑娘自觉的止住她的话。

    虽然心里甜蜜,但现在有门而没有进入的法子,四姑娘心中也是微微焦灼,这想着要怎么办才好,忽然腰上一紧。被天闲带着直接向前快步走去。

    “天小哥?”见天闲居然直接大步向正门走去,四姑娘顿时愣住。

    “什么人?”

    守门的血徒中,立刻有两人迎了出来,手按兵器,一副全身戒备的模样。

    天闲双肩猛的一晃,骨骼咯咯作响。身形瞬间涨了一截,同时在四姑娘脸上飞快点了几下,抽出了两枚短短的定穴银针,四姑娘的面孔也急速恢复了原貌。

    那两个迎出来的血徒眼看着天闲和四姑娘变成了另外两个人,不由微微傻眼。

    四姑娘姿容独特,天闲更是最近风尖浪口的话题人物,这两个血徒哪能不认识?一见是二人,顿时把按在武器上的手放下来,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两位大人!”

    这两个血徒虽然客气的笑着。但还是默契一左一右拦住了天闲的去路,“这里是储粮重地,没有血宗的命令不得出入,二位如果是游玩儿的话,大可以去别处。”

    这个说话的家伙脑子也是活络,虽然是对两人说话,但明显是给天闲一人听的而已,他看的很清楚。现在的情况是天闲主导,四姑娘跟随。

    天闲直接把血宗才发给自己那枚还没捂热乎的密使牌子丢了过去。大声说道:“奉血宗命令缉拿密探!现在我确定有密探潜伏在这里,立刻打开大门!”

    这两个血徒可是被天闲的话吓了一跳,现在整个城市都在缉拿密探,这件事闹的人心惶惶,虽然现在有意在削弱影响,但每个人心里都清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人破门而入,大叫你有疑点并直接把你抓走。”

    刚才说话的血徒飞速打量天闲的这块牌子,然后立刻恭敬的拱手送回,说道:“大人奉命本不该阻拦,但血宗曾下令。不论任何情况,必须要血宗的命令才能让人进出,大人您……”

    这人目光上下打量天闲,意思很明显——这牌子不管用,拿血宗的命令来。

    天闲顿时面色一寒,抬手就是一掌,就连四姑娘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直接拍在那说话的血徒胸口上。

    只听这个家伙惊叫一声,被天闲一掌砸飞,“轰”的一声撞在了背后的大门上。

    异变陡生,周围防卫的血徒瞬间全部抽出了武器,七八个人急速成扇形逼了过来,他们背后更多的血徒第一时间开始向这边飞快聚集。

    看到这个架势,就算是四姑娘也不由额上微微冒出冷汗,“天小哥……”

    天闲踏前一步,朗声喝到:“我奉血宗之命追查圣灵殿的密探,这件事人人皆知!尤金贵为血盟元老现在也已经被打入大牢,你们小小门卒也敢阻拦我办事!?”

    这不由让所有血徒心中微微凛然,血宗授命天闲抓捕圣灵殿密探这件事大家当然知晓,这是最近最大的话题,而尤金被捕则是第二大话题。

    手指眼前的血徒,天闲怒道:“事急从权,就算是血宗大人也不可能事事预料在线,这才给了我令牌可以出入任何地方并且可以调用血徒使用,现在我以血宗的名义命令你们立刻封锁这里所有的出入口,并且抽调两队精锐立刻随我进门搜捕密探!再有抗命者!下次我要他的脑袋!!”

    众人心中一凉,不由回头看去,正见到刚才被他天闲打飞那个血徒从地上爬起来,看他动作利落,明明被那么沉重的力量打飞,却似乎根本没受伤,原来是天闲用了柔力,只是撞了他一下。

    逆心诀的力道灌满全身,天闲吐气开声,一声惊天怒吼:“还不快开门!违令者!斩!!”

    本来打算围上来的那几个血徒都停下了步子,脸上一片怯怯之色,你看我,我看你,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开……开门!!”

    最先出声的,却是那个被天闲打飞的血徒,他揉着胸口快步又走了上来,推开其余人来到天闲面前,“冒犯了大人,属下死罪!还请大人让属下将功折罪。率领两队人马陪伴大人左右!”

    天闲暗暗一笑,“立刻调集人手!进去搜捕的要全是精锐!”

    这个血徒抬头头来,眼中一片凶光闪烁,“大人放心,我们这里的每一个,都是精锐!”

    整个粮仓附近的守卫血徒们全被调动了起来。所有的出入口迅速被封锁,围墙边也加强了守备力量,那个被天闲砸飞的家伙居然是这里的守备官,也不知道是他倒霉还是天闲的运气,今天轮值到他守门,结果就撞上了天闲。

    这个家伙一脸磨刀霍霍的样子,下令加强戒备,同时调集了两队人手,一共四十人随着天闲杀进了粮仓内部进行搜索。

    这个粮仓虽然占地面积不大。只有十几个粮囤,但这里除了粮囤什么都没有,每个粮囤的面积倒是也十分可观,平时守卫不需要太多人,但现在四十个人要在十几个巨大的粮囤中搜一个人,这就有巨大的难度了。

    “大人,我们挨个来!”

    天闲看了一眼这个紧紧跟在自己身边的家伙,心里知道他不放心自己。微微一笑道:“那倒不必,一个一个太慢了。而且容易被对方躲过,再藏到搜过的粮仓里那我们可就全变成了蠢货!这个给你们!”

    天闲随手拿出了一把低阶圣痕来,每人发了一枚。

    “这个……”那守备官满脸莫名其妙。

    “每个粮囤派几个人,拿着这个在里面走上几圈,如果圣痕没有变红,那就离开。如果变红也不要声张,回来告诉我!”

    “变红?”守备官满脸不可思议,因为手里的东西怎么看都是普通的圣痕。

    “立刻派人去,三个人一组!你和我们一起行动!”天闲一边飞快的说,一边飞快的分出人来。挨个指派位置,最后正好剩下自己和四姑娘,还有那个守备官,和最后一个没人搜索的粮囤。

    “走!”

    天闲毫不犹豫的向最后一个粮囤快步而去。

    这粮囤在外面看起来脏兮兮、黑乎乎的,但里面却很干燥,打开门来立刻一股干燥的稻米味道扑来,居然还是清新的。

    “大人,我们?”守备官有些迟疑不定的望着天闲。

    “分头走,你走那边,我们走这边,记住……时刻保持警惕!就算发现了什么可以的痕迹也不要惊动对方,等我们全部搜索完毕,回去再说!”

    “呃……是!”守备官看起来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

    天闲和四姑娘向右,守备官向左,三人分道扬镳,拿着那圣痕快步离去。

    天闲一边走,嘴里一边小声的念叨,“一,二、三……”

    正当四姑娘疑惑天闲在数什么的时候,天闲数到了“十一。”

    “扑通!”背后传来摔倒声,四姑娘回头一瞧,那守备官已经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而且看身体的姿势,还是回头向这边看的时候摔倒的……

    “天小哥?”虽然明白这是天闲的算计,但四姑娘心中一片茫然。

    “我在他的穴道上留了一枚银针,他只要回头就会刺激到银针而被击晕,要是他一直乖乖的直走倒不会有事,才数到十一下就晕了,这个家伙果然还是怀疑我们。”

    天闲也不回头,拉着四姑娘快步疾走,至于那枚圣痕,被天闲随手丢到了旁边的稻米中……

    四姑娘闻言不由哑然失笑,“天小哥你……妾身真是佩服,什么时候留下的银针妾身都不知道。”

    “就是拍他那一掌的时候。”天闲咧开嘴巴笑了,“我可不会白白浪费力气的。”

    瞧着天闲那刚才还满是严肃的面孔露出了十足的坏笑神色,四姑娘不由也咯咯笑了起来,“妾身刚才可是吓坏了,没想到天小哥这么大胆,连血宗的名义都敢假冒。”

    天闲无所谓的说道:“血宗本来就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利用一下而已,而且只要我们真的抓到八哥,那么就不算是假冒了。”

    四姑娘不由环顾四周,这粮囤里显然有什么能量阵守护,空气清新,米香阵阵,不过四处都是稻米粮草,根本看不到藏人的地方。

    “他就藏在这里。”

    天闲伸手在面前虚拨了一下。似乎挡开了什么,右眼不知何时已经放出金色的光芒,“空气里的虚灵比外面要浓厚十倍以上,这个家伙受伤之后已经无法很好的控制虚灵的力量了,或许我们不早点找到他,他就会被虚灵吞掉。”

    四姑娘轻轻皱眉道:“妾身听说一旦被虚灵吞噬。其余人就会忘记被吞噬者的存在,如果八哥被吞掉的话,天小哥岂不是没了抓捕密探的证据!”

    “不会的。”

    说起这件事,天闲不得不感叹,“被虚灵吞噬而被忘记的,只是真正的食灵者而已,他们陷入虚灵的世界无法自拔,虽说是被吞噬,但其实也可以算是自己慢慢脱离了这个世界。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存在感就会渐渐消失,包括他存在过的痕迹,特别是人们对他的记忆,所以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知道食灵者的存在,毕竟食灵者都是短命的……但八哥他本不是食灵者,如果这样的人被硬生生吞掉,是不会被忘记的。”

    四姑娘点头。微叹道:“这却似乎……更加可怜。”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看他使用虚灵的力量时那疯狂的模样,分明已经被这力量引诱的堕落了。”

    说着话,天闲脚下不停,带着四姑娘飞快的极走,一路一只手挡在前方左右挥动,似乎在挡开什么。那只戴在手上的戒指却红的发亮,四姑娘见到天闲的手逐渐变得模糊,好像一片虚影。

    “天小哥……”

    “我不会被吞掉的!”天闲不等四姑娘说话,就已经回答,“我绝对不会。因为我有足够绝对不会被吞噬的理由。”

    回头一笑,“我可以保证,你不必担心这个。”

    四姑娘浅浅一笑,不再言语,这种不必言语就可以沟通的感觉让她无比心安。

    很快,天闲的手臂几乎完全变成一片虚影,好像墙壁一样挡在身前,同时天闲的表情也凝重了下来。

    在一堆高高的米袋之前,天闲停下了脚步。

    就算是无法看到虚灵的四姑娘现在也感觉到周围的气氛极度不对劲了,那是一种极其阴冷,极其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好像有无数鬼魂在你身边环绕,正对你张牙舞爪,你明明知道却无法看到它们的存在。

    “我的时间有限,我想就不必捉迷藏了。”天闲朗声开口,“而且,你现在的情况,也已经没有什么办法逃走了。”

    一股诡异的黑暗之气凝聚在这一大片稻米袋的顶层,犹如一个蠕动的黑色怪物。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正要对我赶尽杀绝!”八哥的声音在黑色气息中传来,说话的同时,那团诡异的黑暗之气开始缓缓向前蠕动。

    四姑娘的目光也不由被八哥声音传来的方向吸引,而在那里四姑娘却看不到八哥的身体,那里只有一片似有还无的扭曲,隐约散发出令人不安的黑气。

    “是你不肯放手而已。”天闲望着八哥,脸色平静,“在迷雾小镇的时候,我还曾经说服自己遇到你只是意外,但显然渡婆并不这么认为,她给了这枚戒指,一切她似乎已经早有预料。”

    “那个该死的老东西!霸占着迷雾小镇!简直是暴殄天物!她根本不知道那个地方到底有多大的价值!只要……”

    “是她建立了那里。”天闲打断八哥的话,“虽然她没有多说过什么,但我能感觉的到她守着那里最后一点初衷,你这样连食灵者都不算的家伙,没有资格评论她。”

    “你和我是一样的!”八哥放声怒吼,邪眼的火苗还在他扭曲的肩膀上燃烧,伤痛让他声如厉鬼。

    “我从不评论那个老太婆,当然,她很老了,这个是实话。”

    天闲一点也不着急,虽然现在时间紧迫,那些血徒很快就会发现谁的圣痕也没有变色,而且他们的守备官晕倒在这个粮囤的大门口。

    但……一切只在一瞬间就可以结束,天闲现在已经很清楚食灵者们之间真正的战斗时是什么样的。

    而八哥现在的情况,或许已经走在最后的末路上了。

    右眼的眸子闪烁金芒的天闲看的非常清楚,八哥的身体仿佛一个翻滚的气团,隐约还能看能看出人形,尤其是他的肩膀时而崩溃时而聚合,邪眼的火焰还在那里燃烧。

    每一个食灵者都明白被虚灵吞噬的恐怖,无比渴求这力量的同时又极力抗拒着虚灵,没有任何一个食灵者会甘愿自己化为虚灵的状态,因为那样很可能将一去不返。

    但八哥已经在这条路上走的太远了,原本打算抓住他,这个想法不知道还能否实现。

    八哥摇晃着身体,看起来虚弱不堪,却又诡异的令人心生寒意,“今天是我大意了,但你不要以为已经赢定了!现在……是我的力量更强!”

    天闲淡淡而笑,“或许吧,但不试试的话,谁知道呢!”

    八哥那扭曲的头部现出一个惊人的恐怖狞笑,“那就来让我看看你这去过虚空幻境的人到底有多厉害!!”

    在天闲眼中,八哥的身体犹如瞬间蒸发般烟消云散,而四周凝聚的虚灵仿佛受到了什么激发,齐齐嘶鸣嚎叫起来,犹如海浪汹涌波动。

    “四姑娘?”天闲忽然问道。

    四姑娘一怔,天闲最近很少这样叫她了,都是直接省略了称呼,显得十分亲近,忽然叫出名字来,陌生感让四姑娘有点不适应。

    “怎么了?”

    “那边有一把吃了可以变漂亮的米,待会我们要带走。”天闲笑着指了指旁边。

    明知道天闲只是在胡说,但四姑娘还是反射性的把目光投向了那边。

    与此同时,天闲的身体犹如崩溃般在空气中烟消云散……

    整个世界都变得灰白而模糊起来,一切都犹如隔着染水的玻璃看过去一样扭曲而怪异,就连身边的四姑娘都无法看清楚面目,只有一个朦胧的影子。

    轻轻移动脚步,天闲的手臂穿过四姑娘的臂弯脱离出来。

    天闲如一个气团,身体波动不定,只有手指上那枚戒指还显得形态凝实,并像火炭般亮着,虚灵们却全所未有的清晰,数不尽奇形怪状的虚灵在空气中游弋,庞大如象,细微似尘……

    这就是实质世界上,虚灵存在的夹缝世界。

    八哥站在高处,形如黑色的恶魔,利爪对准天闲猛力挥动,半空中的虚灵立刻发出尖啸声,扭曲爪痕破空而来,狠狠抓在天闲身上。

    高温水汽迸发一样的虚灵嚎叫着在天闲身边飞散崩溃,一道即使在这个虚灵的夹缝世界也无法被看清的屏障挡下了这次攻击,天闲稳稳站在那,丝毫没有受伤。

    八哥狂吼中,双臂一挥,漫天虚灵旋风般急速飞舞起来。

    天闲抬手,一道若有若无的闪光飞逝而过。

    “波……”八哥的胸口爆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我没时间陪你玩,还要回去陪四姑娘吃饭,来真的吧!”天闲淡淡说道。(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