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三十七章 大礼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小哥……”四姑娘面上红晕浮动,试探的问着。

    “怎么了?不舒服?”

    “不……妾身,可以说话吗?”

    天闲呵呵一乐,“你这不是已经再说了。”

    “呃……”四姑娘耳尖微微发红,平素机智百出,现在她却有些逻辑混乱。

    因为,天闲那双温热而滑润的手正在她的脸颊上轻轻的抚摸揉捏,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十几分钟。

    血芽殿的大巨石上,仰躺在木椅上,闭着双眼的四姑娘心跳有些加快,素来还没人能在她面上揉捏抚摸,虽然心知这是在为自己治疗,但更深的内心之中,四姑娘更愿意相信这是充满情意的抚摸。

    “静心凝神,你的血流速度过快了,会妨碍治疗效果。”天闲提醒道。

    四姑娘微微一惊,不由羞不可耐,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尽力配合才对,却在这里肆意乱想,还耽误了治疗,简直……

    “妾身失态了……”

    四姑娘迅速镇定心神,尽力保持心无杂念,很快冷静了下来,但脸上也不知是被天闲揉的,还是残留了羞涩的红晕,看起来分外诱人。

    天闲说道:“那种毒药的成分我已经弄清楚了,并不复杂,这里也有齐备的药材,这次治疗就会逼出不少毒素,到时候你就能看到一些东西了。”

    四姑娘只是点点头,并没有吭声。

    天闲不得不感叹,四姑娘这种超强的自控能力,就连从小修炼七宝灵心真解的自己都未必比得上,一个才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正是少女怀春,朦胧不解却极度渴望的年纪。但她已经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这种情绪了……

    不知道这应该被赞叹,还是应该被同情……

    “天小哥,杂役区那边。真的没问题吗?”四姑娘的声音平稳如常,虽然还有几分强作镇定的痕迹。

    天闲一边按摩着四姑娘双眼乃至整个脸部的穴位。一边笑着说道:“没关系,只要血宗知道那个地方就行了,反正那种地方我们是走不了的。”

    四姑娘有点疑惑,“难道天小哥不想从那通道离开吗?”

    “来不及的!”天闲摇头,“距离太远了,用荒尘大剑开路自然没有问题,但动静太大一定会惹来追兵,想要不动声色的话又太耗时间。到时候血宗发现了宝库的洞穴,我们可就要遭殃了。”

    “那……”四姑娘迷惑起来。

    “我想我们需要一点帮助。”

    “帮助?”四姑娘讶然,“在这里……只有七婆婆,可是她也不可能真的背叛血盟的。”

    天闲忽然一笑,“这么说你是要背叛喽?”

    四姑娘面上红晕再起,“天小哥,你……你又取笑……”

    天闲认真的揉捏着四姑娘的双眼,呵呵笑着说道:“这可不是取笑,越早离开这里越好,血盟之中毕竟都不是善类。”

    “妾身只怕……只怕到时候……”

    “没关系。”天闲笑着打断四姑娘的话。“不是说过了,我那边都是一些不着调的家伙,你不必担心自己之前的身份。光光正住在沙漠边境,大家十分喜欢她呢,你该学学古丽,她一个人千里逃亡,想想一个女子有这样坚韧的精神,真是值得敬佩。”

    四姑娘微不可见的点点头,“离开这里,妾身不求能有所得,只要有容身之地就满足了。”

    “我那大的很。到时候给你盖十座房子,下辈子的容身之地都给你预备出来。”天闲不由哈哈大笑。

    四姑娘释然而笑。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间门口的铃铛响了起来,巨石下竟然有人拜访。

    “居然会有人?”天闲皱眉。大小姐离开这里后,就再也没人来拜访了,七婆婆都是守在下面,从来不会主动来到巨石上的。

    “主人没空,等会再来吧。”天闲对着巨石下大喊了一声。

    “天小哥……”四姑娘不由好气又好笑。

    “现在给你治伤才是正事。”天闲完全没有理会下边的意思。

    “呤呤呤……”

    天闲不理,巨石下的人也不放弃,依旧摇着铃铛。

    “天小哥……还是去看一下吧。”

    “等一会儿的。”天闲全当没听见。

    四姑娘苦笑,可又没办法,只好任凭天闲胡来。

    足足十五分钟后,天闲的治疗终于结束了,而那铃铛还在坚决无比的响着,天闲也是真佩服下边的仁兄,要是一般人早就放弃了吧,而且在血盟内也没有软脚虾,想要跳上这巨石也并非难事,对方没有恼怒的冲上来,还真是好耐性。

    “慢慢的睁开眼睛,要慢慢的,会有些不舒服,但擦干眼泪后应该能看见一些东西了。”天闲把一条毛巾放到四姑娘手上,快步向巨石边走去。

    “来了来了!”

    探头向下一望,天闲顿时愣了一下。

    这下边可不是一个两个人,而是数十人!

    大概三十几人排着整齐的队伍站在巨石下,前边捧着盘子的,后边抬着箱子的,还有打着旗号的,看起来就好像戏班子一样。

    这是演的哪出戏?

    天闲把目光落到队伍最前面的那个人身上,顿时就笑了,这人原来认识。

    身材魁梧高大,背后背着一把巨型大剑……

    此时的罗都,这满脸抽筋儿似的笑容仰望着巨石之上的天闲,今天受命而来,在血宗的命令下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就算是在这里站了这么久没人理,也还是要好好的笑出来……

    天闲蹲下来,“大个子!你怎么来了?”

    罗都心里这个气啊,心想和这个死小鬼沾边的事果然都透着倒霉气,早知道自己就不主动承担这次任务了。

    罗都深吸一口气,表情严肃,“血宗封赏在此。你还不快下来受赏!”

    “哦?”天闲又看了看罗都身后的队伍,顿时明白了过来,这小盘子大箱子里装的东西。难道是给自己的。

    “多谢多谢!但稍等一下,我去换一件正式的衣服!”说完天闲一转身没了影子。

    当然天闲哪是换什么衣服。而是飞快跑到四姑娘身边,“怎么样,看见我了吗?”

    四姑娘已经慢慢睁开眼,并用湿毛巾擦干了眼中渗出的混有毒素的黑色液体。

    眨了眨双眼,那双古井不波似的眸子荡起了涟漪,惊喜无限的表情出现在四姑娘脸上,“天小哥!妾身看见了!!”

    四姑娘激动的站起身来,一下抓住天闲的手。“妾身,妾身又看见了!”

    天闲也是欣喜万分,左右晃晃脑袋,呵呵笑着问道:“那你看,我是一个头,还是两个头?”

    四姑娘一愣,随之噗嗤一笑,“妾身看见天小哥三头六臂,无所不能!”

    “很好,看的很清楚。”天闲一点不客气。又指了指远处,“能看多远?”

    四姑娘向远处望了望,顿时显得有些吃力。“大概……到巨石边缘那里。”

    天闲目测一下,四姑娘现在大概能看清十米内的东西,这也算不错。

    “放心吧,再经过几次治疗,你的双眼就会恢复了。”

    四姑娘喜不自胜,盈盈下拜,“天小哥大恩,妾身永世不忘。”

    “好啦,今后不要说这样的话了。我可不想我们是这种关系。”天闲苦笑。

    向来都听天闲的话的四姑娘这次居然坚定的摇摇头,“妾身深知自己要如何自处。虽已经决意追随天小哥,但从未想过要与天小哥并肩而行。只要能在侧陪伴,妾身心愿足矣。”

    天闲有点无奈,想了想,笑着说道:“好吧好吧~~都随你,但现在收拾一下,我们下去拿好东西了!”

    “好东西?”

    又过了大概十五分钟,收拾停当的四姑娘出现在天闲眼前。

    不得不说,双眼能看清近处事物对于四姑娘来说得到了极大的方便,最起码收拾打扮的时间大幅度的缩减了,而且站在天闲面前的,又变成了当初那个乌发红裙,精致而妖冶的女孩。

    天闲觉得,像四姑娘这样的女孩就不该再去打扮了,虽然她是在刻意的掩盖自己那股妖媚的气质,但女孩子打扮起来是不受控制的,掩盖了这边,去又突出了那边……

    当天闲和四姑娘来到巨石之下,四姑娘妙目横流,对着罗都轻轻行礼时,周围的人顿时满脸震惊。

    四姑娘当初被废掉一身力量,毒瞎了双眼打进阴牢,这是人人皆知的事,现在她不仅好端端的活着,双眼居然也复明了!!

    这可是从未听过的。

    “喂!别这么看着人家,老大的人了,不知道失礼吗?”天闲无奈的提醒直勾勾瞪着四姑娘的罗都。

    罗都这才回神,立刻咳嗽一声掩饰尴尬,再次拿出严肃的表情来说道:“此次,我受血宗之命,前来对你进行封赏,还不行礼受赏?”

    天闲微微欠身抱拳,“我是血盟的盟友,并非血盟的一份子,血宗的封赏我感激不尽,但没有必要按照血徒的身份行礼。”

    罗都有些恼怒,但天闲说的在理,又是现在血宗身边红人,他也争辩不得,只好拿出一卷文书,直接大声念了起来。

    血宗的封赏,天闲并不放在心上,反正不管是赏什么,绝对不可能有那个宝库里的宝物有价值就是了,而且……这也不过是小糖丸而已,自己可不会因为这点甜头而真的以为血宗多么器重相信自己。

    大概就是一些宝物,和一个什么特殊的身份,天闲也没在意,不过有点意外的是血宗还顺道赏了四姑娘一枚铁血令,说是四姑娘护盟有功。

    罗都显然不想多呆,念完了文书,把所有东西一股脑交给天闲,以最快速度带着人离开。

    天闲和四姑娘把东西搬上巨石,两人不由相视而笑。

    “这个铁血令是什么?”天闲好奇的拿过血宗赏给四姑娘的那块黑黝黝,冷冰冰的金属牌看了起来。

    四姑娘含笑说道:“这是血宗给天小哥的才对,是可以调动血徒的令牌。”

    “调动血徒?”天闲微微有些吃惊,如果是这样,那岂不就是血盟内部的兵权令牌了,血宗居然把这种东西送出来?

    看出天闲的疑惑,四姑娘摇头说道:“这并不奇怪,血宗现在虽然还在怀疑天小哥,但另一方面也很希望天小哥是真正要与血盟合作,这铁血令的确是一种态度的表示,不过……这是明面上的而已,这种东西每次使用都会有记录,而且会第一时间传回总部,只要血宗命令一下,这枚铁血令立刻就会变成一块废铁。”

    “哦……原来只是虚的。”天闲撇撇嘴巴,“还不如那些金银财宝。”

    “铁血令虽然无用,但天小哥的那个身份倒是有些用处。”

    天闲一愣,又拿出一个小牌子来,和铁血令差不多,但是白色的,“这个?”

    “这是血宗密使的身份证明。”

    “也就是说血宗命令一下,随时都会变成废铁的东西。”天闲随手抛了抛这块牌子。

    “理论上是这样的,但这个东西就算罗都都不知道到底意味是什么,是在特殊场合才用的东西。”四姑娘双眼精光闪闪,想要合适身份的话,流程也比较麻烦,如果时间紧凑一些,可以做很多事!”

    天闲把那牌子在手里又仔细看了看,“罗都不知道这个东西,那你怎么知道?”

    四姑娘嫣然一笑,“每一位血枝,都是血宗的密使。”说着,四姑娘拿出了一枚和天闲那枚几乎一模一样的白色牌子来。

    天闲接过来仔细对比一下,皱眉思索起来,几秒钟后,一种很是有些恶意的笑容在天闲脸上浮现出来,“嘿嘿……这好像知道这东西该怎么用了?”

    四姑娘直觉的人为天闲的想法似乎和自己的有些出入,“天小哥……”

    “这个就先都交给我保管吧,我马上有些用处。”

    “当然,但天小哥到底……”

    天闲已经在飞速思考,“没想到正觉得有些难题不好解决,血宗就松了份大礼来,嗯……明天我们去采购吧!”

    “采购……”四姑娘有点跟不上天闲的思路。

    “我忽然又有个主意!”

    ---

    断更这么多天,各位真是对不住了,现在开始恢复更新,而且尽力补齐之前欠下的

    芬妮的那部分还需要再改改,恩恩,再改改……(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