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三十六章 始动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巴库对天闲是又爱又恨的,历来胆小如鼠的他知道自己已经落到了这个少年手中,前途未卜却必须言听计从,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这个少年不会如传闻中的那么凶恶,否则的话自己或许不会有好下场。↖↖,

    当然,他对天闲还是寄托了很大的希望的,在血盟中,作为一个实力不济的老实人,能好好的活下来并且还得到了一定的地位,这其中的心酸付出,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巴库不想自己的后半生也丢在这个地方,在地面上,在阳光下,在自己的家里,在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身边,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虽然无法肯定天闲的许诺一定会兑现,但现在他也已经别无他法。

    带着士兵冲进这片街区,巴库拿出了平时命令那些杂役的底气,吆喝着派人四处搜查,俨然一副要将圣灵殿的密探立刻揪出来的模样。

    但愿一切顺利。

    这个愿望,当然同时也是天闲的愿望。

    感到腰间的小笼子震动起来,天闲立刻拉着四姑娘到了没人的角落,咕噜立刻从小笼子里钻了出来,“露娜的消息。”

    天闲拿过咕噜递来的纸条仔细的看了一遍,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什么事让天小哥这样轻松?”四姑娘在一旁问道。

    天闲不由一笑,将纸条递给她,“这个消息你自己看好了。”

    四姑娘埋怨的看了看天闲,现在她双眼视力几乎等于没有,要想看清字条上的字一定要贴到眼前,十分吃力,而且模样也一定古怪难看。

    “天小哥~~~念给妾身听好不好?”四姑娘拉着天闲开始撒娇了……

    天闲可是受不了这个,连忙把字条拿回来。一字不差的给四姑娘念了两遍。

    四姑娘听完之后不由一脸惊喜,“光光她恢复了!”

    天闲嘿嘿笑着把那字条一缕火苗烧了个干净,说道:“露娜姐姐可是精灵来着,虽然她不是医生,但对于生命有独特的理解,治疗光光倒是最好的人选。虽然现在还没有动手治疗,但一进有把握为她恢复了。”

    四姑娘显得十分激动,拉住天闲的手,一向口齿伶俐的她居然有点说不出话来。

    天闲笑着安慰道,“别激动,虽然这段时间你从不提起光光的事,但偶尔我还是能看到你露出忧愁之色,似乎在担心什么人,想来也只有光光会让你担心了。”

    四姑娘羞赧的低下头。“妾身……不想天小哥分心。”

    “她名义是你服侍你的侍女,但我也看的出来,你把她当妹妹一样疼,我怎么能放着她不管,当初她假扮你被我揭穿,她拉着我,泪流满面,要我一定要救你。那一幕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四姑娘被天闲一席话说的双眼微微发红,“光光她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在血芽殿的时候我们就在一起。一直都跟着我,这一次我身陷牢狱,也连累了她,每次想到这些……”

    天闲拍拍四姑娘的小手,宽慰道:“好啦好啦,现在她已经没事了。十几岁的小丫头,就算身体有些伤也没问题,细心调理,几年之后就完全长好了,一定会是一个亭亭玉立的美人儿。”

    四姑娘听了这话有点哭笑不得。心中忽然想起什么,垂头讷讷问道:“那,妾身再过些年,是不是……也可以无恙?”

    “当然!”天闲信心满满的打包票,“你的状况虽然和光光半斤八两,但你主要是寒气入体,而且有严重的冻伤,要是别人的话或许对这个没什么办法,但是我就不同啦!”

    天闲毫不客气的自卖自夸,“这种调理身体的法子我要多少有多少,驱散一点寒气还不是手到擒来,你的冻伤就更简单了,虽然有些严重,但没有伤到筋骨,这对我来说根本不算问题。”

    “至于外伤……”天闲瞄了瞄四姑娘的肩头,现在她的背上铁索贯穿的伤痕还十分明显,“只要你先把身体调理好,我保证今后连伤疤都不会留下。”

    “妾身……”四姑娘抿着嘴唇,微微低头笑的很有几分美滋滋的羞涩,“妾身是担心这次留下什么暗疾,今后……会不讨天小哥喜欢。”

    天闲顿时一怔,这才明白四姑娘为什么会问刚才的话。

    “婆婆们说,女子的身体要好好保养,否则……将来会被男人嫌弃。”

    瞧着四姑娘面透红晕的说着这些话,天闲倒是忽然嘴笨起来,抓抓头答道:“这个……不必担心的,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说者无心,但听者有意,四姑娘深深吸了口气,微微点头,“妾身有天小哥这句话,足够了……”

    “啊,我其实是说……”

    四姑娘已经抬起头,上前轻轻一挎天闲手臂,“我们走吧,虽然只是闲逛,但好歹要有搜查官的样子。”

    “呃……也对。”

    整个地下都市趋于平静,搜查队的数量锐减,而且搜查的对象也不再是随便某一个居民,而是变得有针对性。

    搜查的过程中,天闲明显感觉到了许多居民对于血盟的排斥,甚至于有几次险些觉得那几个可疑的居民真的就是圣灵殿的密探。

    而最终,天闲意料之内的一无所获。

    当然,天闲并不觉得目前真的就不存在其他的密探,甚至应该说,一定还存在着其他的圣灵殿密探。

    早在两年之前巴库就被圣灵殿逮了个正着,而在这两年中,圣灵殿不可能不安插更多的密探进来,而且根本没有让巴库知道,甚至可能是身份很高的密探。

    天闲就不信,圣灵殿会安心的让血盟这根肉中刺继续壮大。

    不过这一切,天闲目前并不怎么关心,圣灵殿派来了多少密探,血宗又反插了多少眼线,天闲对此毫无兴趣。现在天闲想要的就是离开这个鬼地方,立刻回到沙漠边境去。

    不过这需要进一步行动才行……必须步步紧逼拖住血宗,让他无暇分身,更无暇留意那巨大藏宝库中的变动,并在他发现这一切之前,远走高飞。

    这一天的搜查之后。地下都市基本恢复了平静,血宗之前的怒火虽然让每个人瑟瑟发抖,但现在的安静倒是给了不少人安心的机会,毕竟现在的状况看起来是血宗变得理智了很多。

    而在每个人都在猜测血宗下一步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时,血宗却在安安静静的听取着天闲的报告。

    “你是说……发现了疑点?”

    “准确的说,不是我发现的,而是血宗大人您指派给我的巴库发现了一些问题,而且这个问题也不是这几天才发现的。”

    血宗看了一眼天闲身后的巴库,藏在黑暗里的面孔不解的抽动了几下。本来巴库是没有资格站在这的,但今天是天闲带着他来,那么必然是有什么重要的消息。

    但血宗很怀疑,这样一个管杂役的到底能发现什么。

    “你发现了什么,一五一十全部讲出来。”

    “是……是!”

    巴库望着高高在上的血宗,根本不敢抬头,声音也瑟瑟发抖,他是真的怕。怕被揭穿和天闲的计划,然后被血宗立刻击毙……

    不过这紧张和颤抖的声音倒似乎很运气的掩盖了他现在极度的惶恐和不安。

    “小的……小的发现。有一面山壁……似乎有古怪。”

    ……

    自打这个地下城市建成以来,就没有什么血徒会光顾杂役居住区,而一些大人物更是完全当这个地方只是一个臭茅坑,平时能躲多远就躲多远,更不会靠近。

    而像血宗亲自前来的情况,是绝对的绝无仅有的。

    血宗带着大批的人马呼啸着冲进了杂役居住区。笔直的像巴库所说的那面石壁冲去。

    虽然这里除了垃圾和墙壁之外什么都没有,但这并不妨碍血宗要把这里翻个底朝天的决心。

    所有血徒全部行动起来,飞快的清理周围的杂物和那些堆积在岩石周围的废弃物品,虽然说着地方面积大的可以,但是血宗带来的人也是多到相当可以的地步。

    仅仅是半个小时之后。这里已经变得焕然一新,那些堆积如山的杂物统统被清走,四周岩壁清楚的呈现在每个人的眼前。

    血宗矗立在这片巨大的空地中,良久,缓缓说道:“没想到这里还有这样的一个地方存在,而且就靠在杂居住区之后,就连我平时都没有注意到这里会有这样的天地。”

    “没人注意的地方才会出现问题,当然这些现在还只是猜测而已,不一定就真的会出现什么问题,血宗您这么大规模的带着人来到这里未免有些……”

    “不……”

    血宗轻轻打断天闲的话,“没有什么是不必要的,这个时候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任何一点可疑之处都可能变成决定胜败的关键。”

    扫视着周围的墙壁,血宗的声音变的低沉了许多,“这个地方丝毫不起眼,而且有足够大的面积,说起来真的是我们的一个盲点,要不是有人说起,我简直都无法知道还有这样一个区域的存在。”

    说着,血宗招了招手,立刻,巴库带着一个穿的破破烂烂,蓬头垢面的家伙走了上来。

    这个面孔上全是污垢,看起来才洗了脸但依旧分辨不出模样的家伙四肢着地的跪在血宗面前,吓的瑟瑟发抖。

    血宗不以为意,在这个由他掌管生杀大权的地下都市里,没有人不怕他。

    “是你发现了问题?”血宗淡淡的问。

    “是……是,呃,也……也不算……不,是……是我发现了……”这个家伙哆嗦着,嘴巴都不利索。

    “嗯?”血宗微微皱眉。

    巴库立刻上来踢了那个家伙一脚,“给我老实说!说错半个字!打断你的腿!”

    “是……是!”那个家伙连连高饶。

    血宗微微扬起眉毛,“说吧,不必害怕,说的好,你就不必再做杂役了,我给你足够的钱,在城里做个富人吧。”

    这个杂役顿时双眼冒出光来,但很快似乎又激起了什么,连忙把头垂的更低,讷讷说道:“是,是我发现了……这里变的暖和了,有时候……还有动静。”

    “详细一点。”

    血宗的目光始终在山壁上游动着,不曾关注脚下这个卑微的杂役一次,如果他肯多看他几眼的话,或许会发现一些不对的地方。

    可惜,他完全没有想要看那莪卑微的杂役的意思……

    “我,就住在近处的房子里,已经八年了,但这两年冬天地面不结冰了,而且有时候地上会传来打砸什么的响声。”

    “嗯,还有呢?”血宗满意的点点头。

    “我发现……是山壁变得暖和了,从前吃剩的东西都是在这冻着,现在……有些冻不住了。”

    “哦……”血宗似乎明白了什么,“具体的时间。”

    “两年……两年半之前开始的,最近一年没有太多变化了。”

    “很好!”血宗摆摆手,“下去领赏吧。”

    这个杂役很有些激动,不过他看了巴库一眼,立刻克制住自己,迅速爬起来转身走掉了。

    “血宗大人,这……”巴库满脸讨好的靠上来。

    “天闲,你说,这是怎么回事?”血宗完全没有搭理巴库的意思,微笑着叫天闲上前来,似乎想要考校一下天闲的想法。

    天闲走上前来,正好和识趣退后的巴库错肩而过,瞬间交换了眼神,来到了血宗身边。

    瞧着山壁,天闲目露疑惑,“四姑娘告诉我这城市下有十分复杂的寒冷水脉,岩石冰冷,变暖的话,是水的原因吧。”

    血宗呵呵直笑,“这个倒是难为你了,你不了解这里的历史,自然无法确定这件事的真相,血盟把总部设立在这里已经很多年了,地下水脉稳定无比,规律性的波动,从未有过奇怪的情况,而且这一次只有这一片无人理会的山壁变暖了,这可不是地下水脉的问题。”

    眸光渐渐变的锋利,血宗望着山壁说道:“是因为厚厚的寒冷岩壁出现了透进暖风的洞穴,这才会稍稍的变暖,哼!真是好手段!”

    “洞穴?”

    “是啊……洞穴!能从地面直通这里的洞穴!”

    ---

    本来想补个双倍来的,结果……

    明天再来吧 一定补上(未完待续。。)u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