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二十九章 弄假成真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你在做什么?”

    龙九脸上带着淡淡的憔悴之色,很奇怪的看着从刚才开始咬牙切齿,而现在总算松了一口气的古丽。

    “刚才,似乎有什么东西忽然出现,然后……”龙九有点不确定的看着古丽那个位于腰间,自从来到这里似乎就从不离身的微小笼子。

    本来以为那只是个装饰,或者是装随身物品的,但刚才……应该是冒出了什么东西才对,或许是自己最近太累了,或许是那个东西速度太快了,总之要么是自己看错了,要么那根本就是自己一种从来没见过的神奇玩意。

    古丽还吐着气,一副劳心劳力然后如释重负的模样。

    对于龙九的问题,古丽回了一个恶狠狠的眼神,“好了我的九皇子殿下,您今天又是大驾光临,到底有什么事?”

    龙九被古丽瞪的有点心里没底,“我是说,你刚才有些,嗯……有些奇怪。”

    古丽双眉一挑,打断龙九的话,瞪眼说道:“殿下,我希望您明白一点,我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可以为那个小混蛋在龙渊帝国拿到额外的好处,这和您本身一丁点关系都没有︽∮,,所以我希望您有事的话就快说,没事的话最好不要来过问我的私事。”

    龙九被古力的话呛的满脸是灰,只好揉着额头无奈道:“最近情况越来越紧张,而且听说血盟的第一血枝也要回归,我只是来找你商量对策,并不想过问你的私事,只是你刚才突然就……”

    “那就好!”古丽满意的点头,“那么现在就来说说目前的局势好了。”

    龙九终于发现自己现在的行为似乎十分不受欢迎,只得一叹。“好的……那就从昨天的事说起好了。”

    ……

    远在千里之外的古丽正在对龙九不假辞色的时候,天闲却和四姑娘带着一队人马在大街上四处晃荡。

    血盟已经炸开了锅!

    天闲当场拿出的证物震惊了所有人,尤金看着拿那张地形图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而血宗一怒之下直接把他打进大牢听候发落,之前所有被抓的人全部倒霉的跟着被关进了大牢,随后血宗的亲卫部队立刻行动。查抄尤金全家,前后三代,但凡沾亲带故的全部抓走。

    一时间原本血盟内屹立不倒的元老级人物轰然而倒,整个低下城市无数杂乱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大街上见到的人都是一脸慌张,看起来就好像圣灵殿的人下一刻会大兵压境,将这里彻底碾个粉碎。

    这样大规模的动作中,部分和尤金有关系的血徒开始反抗,也有的迅速躲藏了起来。血宗出动了几乎全部的部队进行全城的大范围搜捕,一时间不仅仅血盟内部人心惶惶,地下都市的普通居民们更是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大人,我们……是不是也进行一下搜捕?”

    队伍里一个小头目来到天闲跟前,一脸讨好的建议,“如果能抓到尤金的亲信,那么大人一定会更得血宗大人赏识的。”

    天闲瞄了一眼这个小头目。点头,“说的不错。那你带人去那边搜,记住不要抢夺别人的财产,这些人都是我们血盟的根基,去吧。”

    那小头目顿时一脸兴奋的答应,不过才走出去几步就立刻返了回来,“大人。那您……”

    “我自己搜索。”

    “额……可这似乎……”

    “哪来那么多废话,快去!”天闲不耐烦的摆手。

    “是,是……都跟我走!”那小头目连连点头,回头大喊一声,带着所有的人立刻冲进了附近的一条街道。

    只剩四姑娘在身边。天闲这才叹了口气,望着街上血盟的部队疯狂搜查的混乱景象眼中露出几分无奈,“没想到这次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牵连了这城市里的普通人,真是不该……”

    四姑娘轻轻拥紧天闲的手臂,轻声说道:“天小哥不必自责,血宗阴毒成性,这不关天小哥的事,如今还是想办法迅速脱身才好。”

    天闲微微点头,“混乱的确已经引起了,甚至是超出预料的混乱,接下来就是等待机会了,有了这种混乱的局面,想必血宗也会暂时把藏宝库那边的事忘到脑后去,我们的时间又多了一些。”

    四姑娘点点头,见天闲有些闷闷不乐,刻意笑道:“说起来,天小哥准备的那份证据还真是以假乱真,连血宗都分辨不出真伪,妾身真是佩服。”

    天闲微微苦笑,“我自己哪有那种本身,这次出发来血盟之前就做了很多准备,这只是其中之一,那张纸的确是真的,不过是露娜姐姐用精灵族的秘法直接编制而成,不仅纸张看起来老旧,写在上面的文字也会一样显得老旧,这是露娜姐姐的独门秘术,其它精灵都不会使用,这样我才会放心的拿来骗血宗。”

    四姑娘笑道:“让咕噜立刻把那地形图的消息带给古丽现绘制一份出来,这种法子也就只有天小哥你才想的出来。”

    “那是咕噜和古丽的功劳。”天闲耸耸肩膀。

    “这一次,从秘密的把咕噜的巢穴放到妾身这里用外衣掩盖,再到骗出营地的布置信息带给古丽,极短时间伪造出证物,一切环环相扣,在血宗面前这个计划执行的滴水不漏,天小哥这份胆识气魄,妾身这次真是开了眼界。”

    天闲站住脚步,看了四姑娘一眼,“好啦~我只是觉得有点对不起这里的居民,并没有想太多,你不用变着法子来安慰我了。”

    四姑娘面色微微一红,低下头来,“是妾身卖弄了……天小哥莫怪……”

    刮了刮四姑娘挺翘的小鼻子,天闲哈哈一笑,“好啦好啦~我们还是也是搜捕一下吧,要不然好东西都被别人搜走了。”

    四姑娘立刻会意,抬头嫣然一笑,“那还的确要快些才行。”

    这次全城的大搜捕。血宗是倾尽全力,天闲也作为指挥官被派了出来,天闲对此十分的高兴,现在正愁没理由在城里走动。

    之前在那藏宝库里搜罗的宝物还藏在城内的隐蔽处,正好借此机会拿回来,血盟的那些血徒借着这次搜捕的机会打发横财。肆意抢夺城里居民的财物,很多人明目张胆的手拿肩扛,对比起来,天闲和四姑娘只是拿着一个袋子,丝毫都不起眼……

    这是一个邻近主要街道,但又丝毫不起眼的小巷子,从前精通各种逃命手段的天闲对于寻找这样安全的地点十分在行,这个地方基本上一天到晚都不会有人留意,除了那三两个住在住在巷子中的人。

    将那些绝对的稀世珍宝再用几层破布包好。然后在腋下一夹,身上的防寒斗篷放下来,丝毫不起眼……

    拿到了东西,一边和四姑娘商量怎么迅速脱身,一边沿路返回的天闲忽然发现巷子口多了一个人出来。

    现在大街上乱哄哄的,人们都是低头疾走,生怕被那些血徒找麻烦,每个人都是神色紧张谨慎。但这个人不同。

    而这个家伙除了十分紧张之外,还显得异常慌张。不时的回头看着身后是否有人。他本来提着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包裹,但是进了巷子之后忽然双臂将它抱紧,脚步也加快了许多,明显是一副逃窜的模样。

    又是一个被波及的家伙……天闲心中无奈,这次全城搜捕真不知道多少人遭受了无妄之灾。

    那人一路回头猛瞅,似乎也没想到这巷子里居然还会有人。几乎快要撞到天闲才猛然间发现身前站了两个人,顿时瞪大了眼睛,连着退了两步惊恐的望着天闲和四姑娘。

    天闲知道自己和四姑娘这一身搜查部队的打扮吓到对方了,正打算让路,却忽然间闻到了一股血腥气。仔细一瞧,这人的一只手缩在袖子里,袖口已经血迹斑斑。

    天见可怜,天闲对这个家伙没有任何的想法,仅仅是对于他受伤的手多看了那么一眼。

    一声嘶吼,这个家伙居然一下扑了上来,半空寒光一闪,居然是染血的短刀。

    如果是自己,天闲懒得理他,但现在四姑娘在侧,这可容不得大意。

    逆心诀鼓荡而起,电光火石间捏住对方手腕用力一扭,脚下同时已经踢在这人胸口上。

    这个家伙完全没有反抗能力,一声闷哼被天闲卸掉了手腕,并踹飞了出去,“咚”的一下脑袋撞在后面的石头墙壁上,顿时软下来没下了动静。

    他的包裹也“哗啦”一声在地上摔了个开花,一时间金光乱闪。

    天闲一下就愣在了那。

    那包裹里是满满的金币,现在被摔的金光闪闪的满地乱滚,而问题是,这金币可不是普通的金币。

    丢掉那把染血的短刀,弯腰捡起一枚金币仔细那么一瞧,天闲感觉自己的脑子似乎有点反应不过来。

    一面印着骑士的头像,一面是剑盾的徽记,这金光闪闪,看起来就好像工艺品的金币整个大陆只有一个地方出产,并且其本身价值远远超过其作为金币本身的价值。

    这是圣灵殿铸造黄金骑士金币啊!!!

    一枚黄金骑士金币在市面上流通的价值足抵得上一千枚普通金币的价值,是绝对的昂贵财产。

    当然现在问题并不在这,而在于,在这个血盟的秘密低下城市中,怎么会出现这么大量的黄金骑士金币,这种东西铸造的初衷是作为勋章奖励给圣灵殿的黄金骑士团的,是荣誉,更是徽记!

    虽然后来越造越多,渐渐市面上也开始流通,但也绝对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拥有的。

    “天小哥,发生什么事了?”四姑娘听到天闲动手,等到一切安静下来,立刻急急问道。

    “那个……”天闲看着那个委顿在地的男人,脸上一片哭笑不得,“我们……我们似乎撞到宝了。”

    “撞到宝?”四姑娘满头雾水。

    天闲瞧瞧巷子内。

    这里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立刻把地上所有的金币全部捡起来塞进自己的袋子里,天闲抓起那个昏倒的那人在扛在肩上,踹开邻近的一个破旧大门就走了进去。

    这是个无人居住的空屋,也是之前天闲藏宝的地方,天闲自己都没想到,一转眼,自己居然带着更贵重的宝贝又回到了这里。

    四姑娘不明所以,天闲直接塞给她一枚金币说这是刚才从一个人身上拿到的,之后立刻去弄醒那个昏倒的家伙。

    四姑娘无奈的仔细摸了摸那金币,摸了几遍之后不由面色一变,“这……这是圣灵殿的黄金骑士金币!”

    天闲在一旁早已经点了那个家伙穴道,随后蕴含劲力的手掌在他心口微微一撞,那个男人咳嗽一声,立刻醒了过来。

    这人一醒过来就惊恐的打量四周,见到自己身处一个破屋,而天闲就蹲在眼前,顿时惊骇无比的挣扎后退,却立刻发现自己浑身瘫软,一丝力气也使不出来。

    “不要挣扎,对你没好处。”天闲捏住这个家伙的手腕用力一抖,咔嚓一声接上了他的手腕,顿时疼的他满头冒汗,但他却忍着一声未吭。

    “你,你想怎么样?”

    这人虽然满脸畏惧,但是看起来人倒是还算机灵,很快意识到自己处境似乎和预想的不大一样,因为自己没有被抓走,而是被移到了没人注意的破屋里来,显然对方对自己有什么图谋。

    天闲这时才仔细的打量这个家伙。

    这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中等身材,看身型并不是一个经常锻炼的战士,他那满脸的胡茬和布满血丝的双眼都在表露最近几天他过的十分糟糕。

    “你是谁?为什么带着这种东西?”天闲把一枚黄金骑士金币丢到他身上,那金币好像滚烫的烙铁般让这个家伙狠狠抖了一下。

    这个家伙嘴唇蠕动着,脸上肉都在抖,“这……这不是我的!”

    “那是谁的?”

    “是……是……”急的满头冷汗,可他也回答不出。

    “你叫什么?”天闲换了个问题。

    “我……我叫巴库。”

    “巴库?这个人我知道。”四姑娘一听到这个名字,立刻走了上来,手里还拿着那枚金币。

    “饶……饶命啊!”一看到走上来的居然是血盟的第四血枝!这个巴库居然瞬间哭了出来。(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