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二十八章 报应不爽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尤金傲然抬起头,双眼射出鹰般锐利的光芒,直刺天闲的双眼。△,

    天闲不得不感叹,血盟之所以这么多年来屹立不倒,果然不是凭借运气,这个尤金虽然跪在这里,但浑身包裹着一种生人勿近的凌厉气势,这样的人绝非简单之辈,而在这血盟中,类似这样的人物还不知道有多少。

    “小子!你一到这就疯狗般迫不及待的四处乱咬,我们血盟可不欢迎你这样的阴险小人。”

    天闲暗暗一叹,要是万事顺利的话,才懒得做这个阴险小人,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带着财宝和四姑娘离开这个鬼地方,虽然自己准备了后路,可那是不得已才会用的手段。

    而想要离开这里,首先还要进一步的取得血宗的信任,否则插翅难飞。

    但愿那藏宝库的巨大窟窿不会很快被发现。

    在开口询问之前,天闲默默祈祷了一下。

    “这位尤金老先生,您是圣灵殿的密探吗?”天闲笑眯眯的问。

    “我呸!”尤金的唾沫差点吐到天闲的脸上。

    顿时人群里发出一片哄笑声。

    天闲无奈的退了半步,免得被口水喷的一脸,“老先生,您为血盟尽忠数十年,功勋卓著,血宗大人非常明确的提醒过我这一点,所以我想给您一个机会,如果您能自己坦白的话,那么血宗大人一定会网开一面的。”

    尤金怒哼,大声喝道:“我尤金半生无愧于血盟,做的每一件事都忠心可鉴!”

    这铿锵有力的喝声顿时迎来大殿上众人的一片喝彩,他在血盟之中身份极重,简单两句话又让所有的血徒情绪高昂起来,这让大殿上几乎处处都散发着对天闲的敌意。

    天闲满脸可惜。抬头对所有人说道:“这次针对圣灵殿的密探进行的搜捕行动前所未有,会引起很严重的震动也是预计之内的事,所以在这件事上,无论是我还是血宗大人都是十分谨慎,没有证据之前是绝对不会动手的。”

    人群里浮动的声音立刻安静了下来。所有目光都投到天闲脸上,不少人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

    “老先生,我现在问您一个确切的问题,三年前您带领四十人的队伍在大陆南部海域搜索古神遗迹,结果那一次遭到了圣灵殿的伏击,最后只有您一个人活着回来,对吧?”

    “不错!”尤金挺直身体,露出肩上骇人的巨大伤痕,“这伤。就是当时那些混蛋们留下的。”

    “消息是怎么走漏的?”天闲语气加快。

    “我怎么知道?”

    “之后那里真的发现了古神的遗迹,我们损失惨重!而最后这件事不了了之,为什么?”

    尤金双目一红,“混小子!你怀疑我出卖自己人!”

    “是事实在怀疑你,作为血盟元老,你的动向都被严格的保密,结果那一次莫名其妙遭到伏击,所有人都死了。只有你活了下来……”

    尤金激动的脸膛发红,“我活下来是因为有人拼死保护!我尤金怎么会贪生怕死!”

    “好吧……”

    天闲看起来略有些失望。“既然说的这样明白你依旧不肯认罪,那么我只好拿出证据,但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再没有机会得到宽恕。”

    “我问心无愧,不需要任何宽恕!”尤金的话铿锵有力。

    天闲吐了口气,大殿上的气氛无比沉闷。尤金的态度十分坚决,这是意料之中的,但聚集在这里的人所形成的巨大压力倒是天闲没想到的,这些人比想象的更加愤怒,更加无法控制。

    在之前。关于血盟的印象还是很模糊的,甚至于觉得是一种使用“腐血”那种邪门歪道操控别人的邪恶组织,但当自己站在这个大殿上,面对无数血徒的时候,天闲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无论信仰是否正确,甚至是否只是一种疯狂,血盟都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而已,或许他们的内斗极其厉害,但同时,在对待外敌的时候,却惊人的团结一致。

    信任与忠诚,这是天闲此时此刻感觉到的最为强烈的东西。

    圣灵殿就算发现了这个秘密的地下总部,能否剿灭血盟,那或许还要看一些运气。

    “大家看这边。”天闲向后退开几步,把手一伸,将众人的目光引到了坐在一边的四姑娘身上,众人对于已经被打成叛徒的四姑娘立刻是一阵横眉冷目。

    “我的朋友,也就是你们熟知的那个古丽,在我出发前给我一样东西。”

    天闲的话顿时引来一阵骚动。

    “这件东西可以证明在场的尤金确实背叛了血盟,倒向了圣灵殿一边。”

    虽然有所预料,但天闲这话一出,满场顿时一片哗然。

    “安静,请安静!”天闲压下众人的声音,“那件东西就在四姑娘手上,现在我要再问一个问题,然后……拿出证据。”

    现场的声音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甚至连呼吸声都似乎不存在了,所有人屏住呼吸望着天闲和尤金,所有人都在猜测那件证据是什么。

    “尤金大人,三年前那次全军覆没,是因为夜晚的时候圣灵殿发动了突袭,没错吧?”

    “是,那又能怎么样?”尤金依旧口气强硬。

    “那么您现在还记得当时营地的布置情况吗?”

    “当然!”

    “很好,那请您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说出来,将当时你们的营地布置告诉每一个人。”

    众人一听都是满脸疑惑,完全搞不懂现在天闲追究当时营地的布置有什么意义。

    尤金也是一愣,血宗也露出意外之色。

    这个环节,在计划中是没有的。

    疑惑的看了看天闲,尤金脸上很快恢复了傲然之色,大声说道:“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平常的防御布置。”

    “具体一些!四十人的队伍。总会有明确的分工!几个人守夜?几个人巡逻?暗哨在哪?有没有修建临时建筑?营地朝向是哪个方向?”天闲继续追问。

    大殿上鸦雀无声,天闲咄咄逼人的问题不仅让众人都感到了压力,就连尤金也皱起了眉,他很清楚今天只是一次计划中的表演而已,但是现在情况似乎忽然出现了变化。

    瞄了一眼血宗,血宗高高在上坐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

    尽管如此,尤金还是飞快的将当初的营地布置完整的说了一遍,天闲强调的任何微末细节都没有遗漏。

    当尤金说完,大殿上的似乎更加压抑了几分,每一道目光都集中到了四姑娘的身份,这个时候,天闲似乎应该拿出那件所谓能证明尤金背叛的证据了。

    “尤金大人,三年过去了,这营地的布置。您记的还真是牢固。”天闲若有所指的叹了一声。

    “四十个兄弟战死,只有我一个人拼死逃了回来,那个营地中的一切,我一生都不会忘记。”对于并肩作战而死去的人,尤金显得尤为怀念。

    “但如果你不出卖他们的话,他们也不会死。”天闲离开了尤金身边。

    “你说什么!?”尤金头上青筋暴跳,这次他真的有些动怒了,天闲俨然真的在怀疑他。

    来到四姑娘身边。天闲朗声说道:“诸位,刚才尤金的话你们都听到了。三年前,那个让四十个精锐血徒战死的营地到底是如何布置的,值夜、守卫、暗哨、食物、掩饰的草丛,所有的一切都清楚明了!我想……这些事一定只有尤金和那已经死去的四十血徒知道!”

    惊愕,不解、猜疑,甚至是恐惧和难以置信。无比复杂的表情开始在人群中浮现,天闲的话似乎已经隐隐有所指向,但这个猜测无论如何也无法让人接受。

    尤金面色阴沉的盯着天闲,现在情况已经完全在计划之外。

    “诸位,而我手里的。是一份当年那个营地的布置图。”

    这句话如一颗炸弹!

    整个大殿沉默许久的情绪被瞬间引爆,潮水般混乱的议论声一下淹没了大殿的每一个角落,所有人的脸上都是无以伦比的吃惊之色。

    尤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对面这个该死的混有当初的营地布置图!那种东西就连自己都没有!

    “血宗大人!”感到事情已经开始脱控,尤金猛然站了起来,紧张的望向血宗。

    然而,在惊人的议论声波涛般乱滚的大殿上,尤金的心慢慢的冰冷起来,因为血宗坐在那里,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只是在那缓缓波动的诡秘黑暗中,一点寒芒般的眸光死死的盯着这边。

    “安静!”

    浑厚如山,冰冷如刀的喝声在大殿上炸开,血宗站了起来。

    环绕周身的黑暗之气不安分的波动着,一股彻骨的寒意从血宗身上流出,浸透整个大殿,每个人好似被地下寒脉的河水淹没,一瞬间冷的打了个哆嗦。

    疯狂的议论被血宗压了下来,而不安和恐惧却在每个人的心中悄然滋生,如果尤金这样的元老都背叛了血盟,那么……

    “尤金,你跪下。”血宗的声音冷冰冰。

    第一次,被捆在这里一天一夜的尤金额上第一次冒出了冷汗。

    无论天闲的证据是真是假,尤金已经感到,血宗对自己心生怀疑,这才是最致命的。

    低下头,尤金无声的重新跪下,这个时候,容不得他开口争辩。

    “那份布置图,在哪?”血宗直接对天闲缓缓伸出手,示意将东西交出来。

    在所有人刚刚都在关注起身的血宗时,天闲却在留意四姑娘的举动,在没有任何人察觉的时候,四姑娘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

    这让天闲倍感紧张。

    古丽!你这个笨蛋可真是要害死我!

    咳嗽了一声,天闲转身向血宗解释道:“血宗大人,我必须先说明的是,这件证物是当初随手留下来的,并不是什么正式的图样,当然这种东西只要有一个大概就足够完成一次完美的突袭。”

    “只要是真的,无妨。”血宗的手没有收回。

    天闲眼角余光一直留意着四姑娘,但四姑娘却毫无反应,这简直让天闲紧张到了极点,这个时候出了问题的话,那可不是一句开玩笑就能解释过去的,时间明明已经足够了,为什么……

    “血宗大人,我还想说……”

    “拿来!!”血宗一声怒吼,打断天闲的话。

    天闲的心脏开始怦怦乱跳,拿来?根本没有的东西怎么拿来?

    见天闲不说话,血宗沉声问道:“难道……你根本没有这种东西?”

    一句话,杀机毕现,血宗身上的诡秘黑暗开始如火焰般闪动,杀气弥散全场,显然已经动了真怒。

    难道在这个时候……

    “天小哥。”

    千钧一发之际,四姑娘清悦的声音简直如救世福音般降临到了天闲的头上,“血宗大人既然要看,妾身以为之后再做解释也不迟。”

    天闲额上已经全是细细的汗珠,见四姑娘说话,心中松了一口气后居然感到眼前微微发黑,再晚一点点,或许血宗就要杀人了。

    四姑娘款款上前,从天闲交给她保管的外衣里取出了一件东西放到了天闲手上。

    一道黑光电闪而至,天闲和四姑娘还没等反应,血宗身上那诡秘的黑气已触手般将那件东西夺走。

    天闲大吃一惊,血宗坐在高台上,离自己直线起码有十几米远,如此远距离袭击自己居然没有反应的余地!

    那是一张不大的纸条,而且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边角略显破旧,字迹也微微模糊,但折痕还很清楚,显然是一直被良好的保存着。

    上面用潦草的笔迹清晰的画着一个营地的布置图,十分的详细,值夜人数、守卫位置、暗哨的位置、换岗的时间,四十人的位置安排,简直应有尽有……甚至于还标注出了一个单独的人名——尤金。

    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血宗那压抑的怒火,每个人都能感觉到那种就要喷薄而出的疯狂杀气,血宗看着那张纸条,身体都在发抖。

    这完全是预料之外的……

    猛的一甩,那纸条犹如锐利的刀锋钉在了尤金面前的地板上,血宗咆哮着:“你这些年收集圣灵殿诸多人物的信息,现在你来告诉我!这上面是谁的笔迹?”

    尤金飞快捡起那字条一看,顿时双眼瞪大,愣在当场。

    天闲看着这一切,心中暗暗为尤金默哀,这次可是扣了一个大帽子在他头上,但这个尤金凶残嗜血,一生作恶多端,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女人、孩子也是不计其数,今天,倒是可以还他一点报应。(未完待续。。)u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