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二十七章 巧舌如簧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关于在圣灵殿存在着血宗的内应这件事,还是四姑娘在回来的路上提起的。○对于这件事四姑娘也不敢肯定,但是从血宗现在的动作来看,四姑娘对这件事有八成把握。

    天闲思量一番之后也觉得这件事的可能性很高,血盟的地下总部以隐秘而著称,血盟上下无不以此为傲,没有人会相信在血盟的总部中会有圣灵殿的密探,但是,血宗却轻易的答应了搜捕内部密探的计划。

    这并不自然。

    显然血宗心有疑虑,而相比起隐秘的血宗秘密总部,圣灵殿的总部却是摆在明面上,整个大陆的人都知道它在哪里,作为圣灵殿的死对头,血宗没有理由不派人去渗透,问题只是渗透的深浅而已。

    现在提及血宗在圣灵殿的密探,天闲还是有很大把握的。

    果然,血宗在沉默一阵后,隐约似乎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虽然这并不是什么难猜的事,但你这个年纪能想得到,倒也难得,不过,在圣灵殿到底有没有我的内应,这件事却没人知道。”

    这种话就是间接承认了,天闲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

    “那么我换一种方式,血宗大人,在抓捕了那些可疑人物,之后又过了动乱的一整天之后,圣灵殿那边是不是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呢?”

    血宗这次沉默的时间更久,淡淡的,却真切的怒意在他身边的空气弥散,“有一支骑士部队秘密外出,不知道任务目标,也不知道目的地。”

    天闲心中有惊讶,问之前的问题只是挖一下血宗的心思,让他更加相信自己的话。没想到圣灵殿居然真的有所行动,难道在这里果真有他们的密探不成。

    保持着微笑,天闲不在意似的道:“圣灵殿也总要进行秘密任务,这个……似乎并不是什么可疑的举动。”

    “带队的骑士长今天本应该得到晋升授勋,并且他们出发的时间就在今天清晨,那支队伍……没有弄错的话。是针对血盟而组建的秘密部队。”血宗的声音愈发寒冷。

    “哦……”天闲一脸了然,“血宗大人,您的消息似乎有些模糊,在关键的信息上并不准确。”

    血宗轻哼一声,“你不必知道这些事,我现在只想知道你的计划接下来到底是什么?”

    “搜捕……斩首!”天闲干脆的回答,同时手刀在半空轻轻一切。

    “斩首?”

    “当然,不会真的斩首的……但或许要死很多人,不过圣灵殿也不可能知道血盟这里每个人的底细。就算有十个八个的人死了,然后再出现十个八个新身份的血徒似乎也完全不会被在意到。”

    “就算真的死伤一些也没什么问题,但……如果对方没有上当的话?”

    天闲一脸不负责任的道:“血宗大人,这件事我可必须清楚,这里到底有没有圣灵殿的密探,这一您自己都不是很确定,我自然更无从知晓,我只是提供一个可行的计划而已。而且。就算这次失败了,但也已经可以从圣灵殿的动向中得到有用信息了。并且利用这个消息渠道,我们也已经达到了目的,这是一件绝对不会有坏处的计划。”

    “嗯……”

    血宗看起来也没有太大的把握,这次行动本身就意味着要冒风险,事到如今,想要反悔也已经绝对来不及了。

    “走吧。在前面大殿,很多人已经在等你了。”

    血宗当先离开,前往前面的大殿,天闲和四姑娘随后都是重重的吐气。

    “这家伙身上好大的杀气。”天闲嘀咕。

    四姑娘这时才露出一脸心虚,“血宗的身份比较神秘。由始至终也没人知道他的来历,是上一代血宗忽然带回来的,当时大家不服,结果血宗直接摆下擂台,一切按实力话,那一次死了好多人,最后大家都是怕了,这才由现在的血宗登位。”

    “怪不得一身血腥气。”天闲微微皱眉。

    四姑娘深呼吸几次,迅速调整情绪,“先不这个,一会儿到了大殿上,天哥可千万撑住,胜败在此一举了。”

    “放心,血宗疑心够重,但他只要站在我们这边,那么其他人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两个人嘀嘀咕咕一阵,虽然嘴上的轻松,其实也就是给对方打气,很快就要面对血盟上下几乎所有的重量级人物,如果在这个时候出现差错的话,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在前面的正堂大殿上,黑压压的聚集了不知道多少人,本来宽敞的大殿,被得知天闲已经出现的人们围的水泄不通。

    当天闲和四姑娘从侧面的回廊走进大殿的时候,大殿中积蓄已久的怒起终于爆发了。

    “该死的杂种!原来你在这!!”

    一个精瘦的男人撞开大殿上的守卫,忽然从侧面冲了出来,鹰爪似的双手闪闪发光,对着天闲当头就抓。

    “宰了他!”

    “活剥了这个子!!”

    怒吼声在大殿中此起彼伏。

    这种情况天闲早有预料,甚至于那些先前在宴会上和自己大声谈笑,俨然如老朋友的血徒现在也疯狂叫嚣,这些天闲也并不意外。

    这一次行动可算得上是触到了所有血徒敏感的神经,天闲估计要是现在血宗忽然翻脸,自己有可能被大卸八块。

    荒尘大剑一摆,宽大的剑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拍在了那个忽然发动袭击的精瘦男人胸口上,这个精瘦男人闷哼一声,被天闲一剑抽飞了出去。

    这个场面立刻把大殿上爆发的怒起彻底燃,无数怒吼声冲天响起,凶神恶煞般的血徒几乎全部涌向了这边,顿时和大殿的守卫发生了冲突,看起来要立刻一拥而上把天闲碎尸万段。

    “够了!”

    血宗一声怒喝,声如惊雷。瞬间穿透了整个大殿。

    群情激愤的血徒们被这一声怒喝全部惊醒,顿时意识到血宗还坐在大殿这样,顿时住手的住手,收声的收声,场面立刻安静了下来。

    血宗沉声喝道:“我要他来,是为了做一个见证。你们这些蠢货现在就要诛杀证人,难道全都是圣灵殿的密探!?”

    这句话如割麦子的镰刀,人群里顿时呼啦啦的跪下了一大群。

    所有人都是脸上冷汗直冒,在血盟最不能承受的一条罪名就是背叛血盟,否则下场的凄惨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曾经有一个一时心软放过了一个骑士的血徒,结果他被喂了药物,全身无法动弹但却意识清醒,然后和一只鲨齿兽幼崽一起被关进了笼子。就吊在大殿正门口的栏杆上。

    鲨齿兽幼崽每天用舌头舔去他一层血肉,一层血肉足够吃饱,要等到第二天才会继续吃,那个家伙凄惨哭嚎了二十天,才被活活舔食而死,最后半边身体只剩下骨头和破损的内脏。

    用血宗的话,这只是的惩戒。

    谁也不想被再装进笼子里,或许迎来更加凄惨的下场。刚才那些冲过去要对天闲动手的血徒更是满头冷汗,低头跪在那动也不敢动。

    “血宗大人!”

    一个苍老浑厚的声音在大殿上响起。被剥光上衣。满头花白头发披散下来的老人抬起头来,虽然已经一天一夜米水未进,但他依旧腰板笔直,双眼神光闪闪。

    “尤金大人……”

    这个老人一开口,在他身边同样被捆在原地的人立刻向他示意叫他不要出声。

    “血宗大人,我有话。”尤金凛然不惧。双目直视血宗。

    血宗转过目光,“打算坦白吗?”

    尤金朗声一笑,“我七岁就要饿死时是前代血宗大人救了我,从此成为血徒,尽忠五十年无愧于心。我没有任何东西需要坦白!”

    “那你想什么?”血宗声音阴沉下来。

    尤金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从地上站了起来,尽管已经六十岁,却依旧身躯雄壮,站在那里威风凛凛,看守他的卫兵见他忽然站起,不仅没有去阻止,反而各自退后了一步,显然对他敬重有加。

    挺直腰杆,尤金大声喊道:“诸位!今天我尤金和列位同僚遭受不白之冤,我也恨不得立刻将那个奸佞人碎尸万段,但是!”

    尤金把恶狠狠的目光鞭子似甩在天闲脸上,“一切定论自然要血宗大人做主,现在请大家稍安勿躁,千万不要再中了人的奸计,大家只要安心等待,血宗大人自然会给我们一个清楚明白的结果,到时候……再把那个人抽筋拔骨也为时不晚。”

    大殿上顿时炸起一片叫好应诺声,尤金这两句话的效果立竿见影,顿时人群开始远离天闲所在的位置,并且开始向尤金聚集,俨然一副拱卫为尤金身边,等待血宗处理结果的架势。

    尤金完,凝视着血宗,再一次缓缓跪下,“血宗大人,我尤金半生忠诚,今天请您明鉴!”

    上千道目光齐刷刷看向血宗,每一道目光中全是期待。

    血宗并没有任何标示,“天闲,该你来话了。”

    击退那个精瘦的男人之后,天闲一直愣在原地,直到血宗叫到自己的名字,才微微回过神来。

    “天哥,血宗在叫你话。”倒是四姑娘一直紧张的留意血宗的话,见状立刻轻轻推了推天闲。

    这个动作在外人看来太过亲昵,俨然四姑娘在向天闲撒娇,本就在血盟内树敌众多的四姑娘顿时又惹了众怒,人群里个个眼红目赤,瞬间认为她吃里扒外,和天闲一样祸乱血盟。

    天闲的确没怎么留意血宗的话,而是在惊讶于荒尘大剑的变化。

    这把沉重如山,因为邪眼在其中寄宿才能使用自如的荒尘大剑,现在变得轻如鹅毛,刚才那一剑本来是想逼退那个男子就好,可是没想到剑身变得轻飘飘的,一时没后收住,直接砸到了他的身上,要不是最后急忙收了两分力气,那个男人恐怕早被砸成肉泥了。

    这难道是因为瞬影的原因吗?

    怔了一下,天闲才发现四姑娘在轻推自己,而血宗的目光也望着这边。

    “嗯……咳咳。”赶紧咳嗽两声,天闲走了上去。

    大殿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盯着天闲,大部分血徒都好像怒目金刚,而有些人的目光似乎在看一个已死之人。

    天闲表面上轻松,心里却是毛毛的,今天要是一个不好,这些人会不会把自己活吃了?

    等天闲站到大殿正前方,血宗沉声道:“血盟有史以来,以团结一致为最重要的原则,我们之中绝少出现叛徒,这也是我们能在势力覆盖整个大陆的圣灵殿威胁下存活,并且发展壮大到如今规模的原因,在这里,任何罪名,都没有背叛血盟可耻而且不可饶恕。”

    “就在前天夜里,我抓捕了一批身份可疑的人,这些人现在就跪在那里。”

    大殿上顿时又出现了骚动声……

    血宗哼了一声,骚动之声顿时消失无踪,“我的怀疑并非没有根据,先前已经搜出了圣灵殿的物品,而最重要的证据,现在就站在你们面前。”

    千道目光再次集中到天闲身上,那仇恨而恶毒的目光仿佛只要站在那的天闲一开口就要把他彻底撕碎。

    “嗯嗯……”天闲清清嗓子,微笑的向眼前凶神恶煞般的人群头示意,当然得到的只是更加疯狂而狠毒的目光注视。

    “各位,请不要这样愤怒,这对于弄清事实没有任何帮助,我知道大家都不相信我的话,但我是有证据的。”着,天闲拿出了当时在尤金的家中搜出的那件印有圣灵殿徽记的袍子。

    顿时大殿中爆发出了冲天的咆哮声。

    “无耻的贼!!”

    “这是污蔑!”

    “那是假的!”

    ……

    怒吼嘶叫的声浪险些把天闲掀了个跟头。

    天闲心中也是很无奈的,因为这个东西的确是假的……用最简单的道理来,圣灵殿那种家大业大,每个成员都衣亮光鲜的组织,是没人用这种粗劣的袍子的,更不会把徽记印在这种面料上……

    “安静!”血宗沉声低喝。

    天闲飞快的把袍子收起来,无奈的道:“好吧,我知道这样很难让大家信服,但有一大家要明白,我不可能是圣灵殿派来的密探,我与圣灵殿的恩怨你们所有人都该清楚。

    人群里传来议论声,天闲从寂静森林里就与圣灵殿交恶,之后还有几次激战,古恩带人围剿十字镇,古丽被千里追杀,带伤投奔天闲,最后在雷霆古城击杀卓雅,从此被圣灵殿以最高等级通缉,这些事整个大陆人人皆知。

    “大家也知道,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在圣灵殿有一个不大不的职位。”

    人群里的骚动声更响了,这显然就是在古丽。

    “因为职务便利,她曾经了解到一些事,这些事……正是我今天要的。”但是现在,有些证据我是不便立刻拿出来的,但很快我就会用大家心服口服的证据,证明我的话没有错。

    转身,天闲微笑的问道:“血宗大人,我能否临时做一次问讯官,我希望被绑在这里的诸位回答我一些问题。”

    “可以,但只许问,不许做其他事。”

    “当然,刑讯逼供不是我所希望的,还有能不能给我一把椅子,这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很快,在众人恨的牙痒痒的目光里,天闲让四姑娘坐在了椅子上,自己脱了外套,把包括荒尘大剑在内的一应随身物品都交给了四姑娘保管,轻装上阵的来到了尤金面前。

    “老先生,现在,请您回答我的问题了。”(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