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二十五章 凶蛮之物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我的主人,请仔细看这张画。”

    在天闲把这个“玄幻的小本子”丢到三角和咕噜的头上之前,三角急忙提醒。

    耐着性子,天闲仔细打量那张画——血口獠牙的一个巨神矗立在天地之间,头上就是波动的云层,脚下沙石飞走,如果这巨神真是这样大小,那真可谓头顶天空,脚踏大地。

    他身边环绕的敌人在这画上几乎小到几乎只是模糊的影子,甚至都不及那巨神周身环绕的流光清晰。

    忽然天闲怔了怔,注意力集中到了这巨神周身环绕的光芒上。

    这张画已经很老旧,但依旧能看清楚这些光芒似乎是某种防御性的东西,有一些还在攻击周围的敌人。

    “这光……和这个东西有关?”天闲有点疑惑的瞧了瞧一旁被困在两块古玉中的光芒。

    “这上面有这巨神的介绍。”三角翻过了一页来,在画面背后,是细密的小字。

    这文字依旧是人类研究古代神灵后破译的简单神文写成,天闲仔细一瞧,顿时有了兴趣。

    这古神的姓名、事迹天闲一概不管,只对这古神拥有的宝物详细的看了起来,在这古神众多的宝物之中,有一种名为“瞬影”的东西。

    “开天熔火,幽冥浮游。”天闲喃喃念着上面的记载,对于这种东西的描述并不多,而且大多数还语焉不详,几乎全是主观推断和形容,但是记载上的描述倒是和正在那两片古玉中来回弹射的光芒极其相似,而最后几句倒是让天闲的心完全热了起来。

    “浮黎于河西大沼泽古道打通地脉,以地火精气收集浮光尘埃得‘瞬影’万千。”

    天闲双眼闪亮,“这句是什么意思!?”

    四姑娘一直留心听着天闲小声的嘀咕。当下和天闲一样双目亮了起来,立刻解释道:“破碎时代之前,传说世界西方有连接地脉和天空云堡的星河。从星河向西,是一片浩瀚的大沼泽。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这个叫浮黎的古神在沼泽的某条古道中打穿了地脉,引动地火收集了沼泽天空浮动的能量,得到了许多瞬影!”

    两个人几乎同时想到了一件事。

    “地火……”天闲的脑子开始飞速旋转。

    四姑娘则直接说道:“虽然还不确定这记载的真假,但尝试一下没有坏处,而且妾身猜测,这很有可能是利用地下沉厚炽热的气息凝聚天空浮动能量的过程。”

    “也就是说……”铮亮铮亮的目光落到那在古玉中来回弹动的光芒上,天闲心中一阵激动。“这东西如果就是那个什么瞬影的话,以厚重炽热的气息或许能驯服它。”

    厚重而炽热的大地精气,这简直就是在说邪眼和荒尘大剑啊!

    激动的心情没有让天闲市区理智,仔细思考之后,天闲还是没有立刻行动,而是抬起了右手。

    在手背上,金色的蛇牙印记清晰可见。

    慢慢凝聚精神在手上,在这印记上,那印记几乎一眨眼间飞速亮了起来。

    一道光自天闲手背上升起,光芒之中金纹兽那短粗的大脑袋细尾巴精神分体已经出现在那。

    落到天闲手上。金纹兽四下打量,很是懊恼的问道:“呼唤我有什么事吗?你要清楚你只有五次机会,而现在你已经用掉了两次。”

    天闲微笑。“只要值得,什么时候使用都是应该的。”

    金纹兽依旧很恼怒,在它看来天闲完全不知道契约的轻重,但就在它想吼叫的时候,目光却瞬间被一旁的光芒吸引。

    “哦……这是什么?这是什么!!”金纹兽疾速飘到那两片古玉之前,左右瞧着那道光,兴奋的叫了起来,“这是你找到的?这两块玉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你相到这样的办法抓到它的?”

    天闲见金纹兽异常兴奋,心中已然有数。这道光就算不是那个什么瞬影,恐怕也是什么相当了不得的东西。

    “这是什么?”天闲问。

    “你不知道吗?”金纹兽很惊讶。“哦对的,你是人类。人类是不可能对这种古老的东西有所了解的,古老的始祖啊!一个人类怎么会找到这样的东西。”

    “我是按照你的提醒才找到的。”

    金纹兽恍然,“原来是之前我感觉到的那件东西,没想到会是这种古老的神物,本以为不会再存在了,原来在这个地方还残留着……”

    “这到底是什么?”天闲追问。

    “武器!这是很久远的古代的一位巨神曾经持有的武器,威力无匹,所向披靡,当时就连很多始祖古神都不是他的对手,就因为他有这件武器,瞬影。”

    果然!天闲笑了。

    “不过,漫漫时光已经把一切都抹杀殆尽,无论是当初所向无敌的巨神,还是他的武器。”金纹兽有些感慨,“历史中,他有三十道瞬影环绕身体,现在这里的仅仅是残存之一而已,而且看来所剩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

    四姑娘问道:“所剩不多是指?”

    “越是古老的神灵,越是接近这个世界的本源,创造的生命也越纯粹强大,生命也越长久,甚至会超越那些古神本身的生命,但这终究是有极限的……虽然这枚瞬影依旧很强大,但其实力量的衰减已经到了生命的末尾,它已经快要死去了。”

    “也就是说,它也是造物生命,而且已经快走到生命尽头了?”

    “不错。”金纹兽叹息,“这或许是最后一道瞬影了,那位巨神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丝痕迹最终也逃不过时间的流逝。”

    金纹兽扭过看起来有些蠢的脑袋,“不过你如果能得到这个的话,那对于你来说将是巨大的助力,起码比魔剑这种力量弱小,而且性格多变的东西要强的多了。”

    那两块古玉上顿时冒出邪眼愤怒的火焰来,“你这花皮虫子胡说什么?”

    “只是说事实而已。诞生于本源,却没能凝聚纯净的魂魄,只能依附污浊之物凝聚魂魄。这样的古神,恐怕也就只有你而已了。”

    邪眼气的火焰噼里啪啦的乱跳。金纹兽却一副不愿理睬的模样,转向天闲问道:“好了,现在你也该告诉我,为什么这么急着呼唤我。”

    “我就是不确定这件东西是什么,又要怎么处理,所以才想找你这个活字典来问一问。”

    金纹兽有些疑惑,“问我?论起对古代诸神的了解,邪眼应该各加全面才对。我还是一位年轻的兽神,而邪眼在世界之初就已经存在了。”

    天闲顿时双眉一跳,恶狠狠向那两块玉石望去,邪眼刚才可是信誓旦旦的说对于瞬影的事一无所知,甚至都不认识这光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邪眼刚才还愤怒燃烧的火焰转眼间就缩了回去。见到这个,天闲不有心里冒火,显然金纹兽说的不错,邪眼明明知情的!”

    金纹兽叹了口气,“看来我原本不必来的,今后再想呼唤我的时候最好仔细衡量利弊。记住,你已经有两道印记了。”

    说完金纹兽的身体化作一道光芒,闪电般飞到天闲手上。一闪消失不见。

    天闲手背传来一阵灼痛,第二道清晰的金色蛇牙印记浮现而出。

    “五道印记之后,将被视为违反契约,并付出代价,现在……已经有两道了。”

    天闲走到两块古玉跟前,把荒尘大剑猛的插在旁边,坐下来双眼瞪着古玉上淡淡燃烧着的火焰,“解释吧!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这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邪眼的火焰慢慢的再一次升起。凝结成一个不大的火球,在古玉上缓慢的滚来滚去。

    “嗯。不用这么生气嘛,我只是开个玩笑。你……”

    邪眼的话才到一半就停了下来,因为他每说一个字,天闲的眼神就凌厉一分。

    “这个……”邪眼犹豫着,“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我总要为我们今后做打算。”

    “我们!?”天闲眼角抽搐,把手上的金色蛇牙印记亮出来,“这就是你为我做的打算?”

    邪眼沉默一阵,用认真的口气说道:“这枚瞬影,我自然是认得的,曾经我还与那位巨神较量过,对着这种东西我再熟悉不过。”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天闲黑起了脸。

    “因为这东西对你没什么好处。”

    邪眼干脆的回答让天闲倒是感到十分惊讶,“没有好处?”

    “瞬影是邪恶之物。”

    天闲听到这句话差点想要吐口水将邪眼淹死,“你……邪灵之眼,鼎鼎大名的上古邪灵居然会说别人是邪恶之物!”

    邪眼沉声说道:“这个东西和我完全不同,我是在世界本源中诞生的智慧生命,而它是浮黎巨神创造,用于杀戮的武器。瞬影只有低等智慧,而这智慧的核心是单纯的杀戮,它不会复杂的思考,也不会衡量利弊,只有对身边一切生灵的无尽杀戮,你的心神如果出现一丝空隙,甚至于如果你不让其他人监视你的变化,不知不觉……你就会性情大变,被这瞬影吞噬。”

    “一件武器,会影响我的性情?”天闲满脸不信。

    “虽然只有简单的智慧,但它是上古巨神的造物生命,在精神强度上比人类强大的多,刚才你应该已经体会过这种强大。”

    天闲回想起刚才瞬影出现时空气里那种疯狂涌动的杀气和寒意,稍显不安的扭了扭脖子,的确,那种山崩般的强大杀气和寒意完全超出了人类的极限。

    古神的遗物,就连一个没什么智慧的东西,人类也几乎无法抗拒,这种事实真是让人心里不爽快啊……

    “如果我很小心呢?”天闲不甘心。

    邪眼哼了一声,“除非你能完全客观的审视自我,就像陌生人一样监视自己,时刻警醒,不过遗憾的是,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

    “没人能真正可观的审视自己的内心啊……”天闲很清楚这一点,“除非……”

    忽然,天闲愣了一下。

    “小子,放弃吧!短期你能得到很强大的力量,但不知哪一天,你或许就会发疯!”

    天闲沉默下来,闭上双眼开始沉思。

    良久,天闲忽然说道:“你这样强烈反对,也就是有办法带走它,对吧?”

    邪眼就好像火山爆发般怒吼道:“小子!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不祥之物!你拿到它只会自取灭亡!”

    “哦……”天闲看起来并不在乎,“你似乎……还蛮关心我的?”

    “我只是不想你死的那么快,否则没人能使用这把剑,我破开封印,回复全部力量将会遥遥无期。”

    “那就没问题了。”

    轻松的笑容出现在天闲脸上,伸手逗弄般戳了戳邪眼那因为恼怒而快速波动的火焰,“我知道怎么使用这件东西了,但是,首先要带走它。”

    “你……”

    “废话太多了……”天闲翻翻眼睛,“赶紧收走这件东西,我们还有很多宝贝要找。”

    长久的沉默,邪眼显然并不同意。

    但天闲也前所未有的坚持。

    无言的沉默在黑暗中互相对峙,空气似乎变得无比沉重。

    “好吧……”

    最后,还是邪眼选择了让步,“但你最好记住,如果这个东西出现任何状况,我将可能自己采取行动毁掉它,到时候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

    天闲咧嘴一笑,“没问题!”

    掌握瞬影的过程,出乎天闲意料的简单。

    将灌满邪眼火力的荒尘大剑慢慢插进两片古玉之间,那光芒触到荒尘大剑,只是无力的反抗,冒出几朵光花后,就迅速的融入到了荒尘大剑之中。

    天闲眨巴着眼睛,“这……就这么简单?”

    邪眼恼怒的咆哮,“你以为这世界上随便什么地方都能找到荒尘大剑和我的火焰吗?当初浮黎就是利用大地精气和地心的热力创造了瞬影,我和荒尘大剑的力量正好对应二者,否则你以为那个血宗会这么放任这件东西在这里不管吗?你这个白痴!!”

    荒尘大剑上升起一层浮光,光晕凝聚成一个不大点儿的小小青白色光球飘到半空,随着移动留下淡淡的光尾,好像一条细小的鱼。

    得到这件宝贝,邪眼再怎么咆哮天闲也不以为意了,招招手,这道光来到天闲的掌心上方盘旋,温顺的好像一只小绵羊。

    “哈,挺温顺的小东西嘛。”天闲脸上笑开了花。

    “那是因为它的力量已经所剩无几,攻击你的时候才是它的真面目。”

    将这小东西收进荒尘大剑之中,天闲满足的站起身来,准备继续搜刮一番,“没关系,我有办法让它乖乖的,四姑娘!我们再去找些好东西吧,好不容易来一次,总要给大家带回一些像样的礼物。“

    “嗯!”说起搜刮宝物,四姑娘顿时双眼冒光。

    “说起来,刚才我看到一串项链,你带上一定很好看。”

    “真的真的?在哪在哪?”

    “我记得是在那边……”(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