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二十三章 决胜的小技俩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天闲不知道身后到底是什么,或者周围到底有什么,邪眼的火光早就熄灭了,免得自己变成黑暗里唯一的活靶子。︽頂點說,..

    但天闲知道那个东西射出的光线是可以反弹的,刚才那个不知名的柜子上的名贵镜子救了自己一次,将那光线远远的弹走了。

    天闲没有庆幸,因为现在想要迅速回到进来的那个洞口是不可能的,那需要很多时间,以对方那种非人的速度转眼就会重新杀上来,这也是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打扮的好像魔镜妖怪的原因。

    天闲现在更多的是困惑,镜子反射了光线,可是……黑暗里的东西似乎一下子也跟着消失了,这完全不合乎情理,那个东西应该更加发狂恼怒的攻击才对,除非……

    那道光就是那个东西本身。

    天闲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还没等仔细思考,耀眼的光已经再次数显,几乎一瞬间将周围化为刺眼的耀光地狱,无数闪耀着冰冷锋芒的光线从黑暗中射出,如一个巨大的笼子将天闲罩在里面,猛烈的光几乎一瞬间晃花了天闲的双眼。

    顿时,周围的空气里全是被炸起的宝物,这些宝物撞击着,翻滚着,发出尖锐的破碎惨叫声,无数宝物的残肢碎屑飞溅激射。

    “砰!!!”

    天闲感到肩膀被重重击了一下,似乎被沉重的气流撞上,随后整个世界立刻安静了下来。

    那袭来的冰冷杀气瞬间远遁,空气里也只留下强烈光线穿梭的光痕,大片大片破碎的宝物噼里啪啦的落在地上,遥远的回声来回荡漾,那东西和刚才一样,再次消失了。

    天闲看了一眼自己的肩头。那面雕刻着古朴花纹的镜子上还有青白的微光在缓缓打转,但只持续了不到一秒就消失了。

    这一切似乎在印证天闲先前的猜测,那个东西或者是某种具有光线性质的东西。

    但现在天闲没功夫去理会这种事,随手在身边又抓了一面表面如镜子般光滑的大盾牌跨在手臂上,加速向前奔跑。

    在这个地方和对手缠斗,先不能不能赢过对方。万一引来了血盟的人,那可真是要死无葬身之地。

    见鬼的金纹兽,这算是什么提醒!宝贝没找到,倒是找到了一个煞星,天闲心中不由大骂。

    捡起盾牌还没两秒钟,耀眼的光线再次从远处激射而来,这一次直接从天闲头穿过,竟然变得粗大了几倍,光芒消失在远方。半空留下的光痕比先前更为明显而且暴躁,仿佛暴躁的怒火在燃烧。

    天闲猛的刹住脚步准备迎敌。

    “砰!!!”

    耀眼的光从远方射来,打在天闲手臂的盾牌上,怒涛般激起一片炫目的光芒。

    那盾牌发出一声悲鸣,完全毫无反应余地的天闲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掀飞了起来。

    “砰!!!”

    这次是从头的半空中,爆射而下的光芒正中天闲的后心,那柜子上的硕大镜子发出了碎裂声,天闲也随之被猛的从半空拍落。

    没等落地。又一道光芒从前方射来,但这次擦着天闲的身边而过。居然射偏了。

    天闲看似沉重的摔在地上,但其实并未受伤,顺势一滚靠在了一个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那光线追着天闲一阵天女散花般的猛射,瞬间恢复了先前大规模攻击的状态,可惜这次没有一次打到天闲。

    很快黑暗里再次恢复了平静。只剩下天闲微有些急促的喘息声。

    天闲有着急了。

    黑暗里的那个东西显然学乖了,在疯狂攻击的时候它的准头似乎很差,所以它开始凝聚力量,仔细瞄准之后再发动攻击,就好比机枪扫射变成了狙击枪狙杀。杀伤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这个东西虽然会被镜子反弹,但是凝聚力量之下,这些镜子根本经受不起冲击,只要一次就会碎裂,那么很快自己就会变得毫无保护。

    天闲凝视着眼前的黑暗,知道对方正在仔细瞄准自己,然后发动致命一击。

    四姑娘并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但是天闲疾速移动而且几次受到重击她都切身感觉的到,现在天闲还在微微喘息,显然是情况不容乐观。

    “天哥……”

    天闲却立刻打断了她的话,“那块北海的古玉还在吗?”

    四姑娘一愣,随后赶紧从袖子里拿出那块印有三头蛇刻纹的古玉塞到天闲手里,“在这。”

    天闲飞速从自己的袖子里也摸出一枚来,虽然和四姑娘的那枚不同,但都是品质极其罕见的古代玉石。

    摩挲着这两块玉石光洁的表面,天闲能从这玉石上感觉到时间沉淀在上面微弱的力量,那是阳光温度、空气的流动……一种纯粹自然的能量波动,不知道多少岁月才沉淀出这样的玉石。

    拿来做圣痕,真是浪费啊……

    天闲一直紧紧搂着四姑娘的手终于放开了,因为天闲打算赌一次。

    没有时间明,那个东西随时都会发动致命一击,天闲只在离手时轻轻捏了一下四姑娘的手掌。

    天闲相信,聪慧的四姑娘能理解自己的意思,随后翻身向前冲去。

    四姑娘险些喊叫起来,在天闲放手的一刹那她的心都颤了一下,但感到手掌被轻轻的捏了一下,四姑娘迅速的镇定了下来。

    虽然目不视物,但却心如灯火,虽然这是个不起眼,甚至可能被忽略的动作,但那份果断和决然已经清晰的传达到四姑娘心中,她知道天闲有一个计划,但必须一个人去才行。

    自己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力保护好自己,默默的等待。

    竭尽全力缩起身体,四姑娘拼命扭动身体将自己埋进财宝堆中,极力靠紧身后冰冷的石头减少受攻击的方向。

    四姑娘十分紧张,她知道自己可能在没有天闲保护的情况下受到致命的攻击。但她紧张却不是因为这个。因为天闲也明白这一,但他选择独自行动,这明他要承受的风险远比自己大的多。

    天闲灵猫般先前扑去,几乎在动作的一瞬间,黑暗中强光爆射,数道光芒擦着天闲的身体而过。但有一道正中天闲腰间。

    “砰!!!”

    装饰用的镜子在天闲腰间爆碎开来,天闲也重重被打飞,无数道光线蜂拥而至,追逐天闲直到落地,重机枪般将周围一切打的粉碎,好在这次天闲有幸运女神庇护,既然一下也没被打中。

    这次落地有些狼狈,天闲发现对方的力量比先前几次变强了,腰间那面镜子直接被打碎。而且还撞的自己骨头生疼,那个黑暗里的东西居然在短短的时间内调整了攻击手段,在数量和力量上找到了良好的平衡。

    显然,这东西的确是一种拥有智慧的某种生命。

    这让天闲不由怀疑自己的计划能否成功,但随之而来的一道猛烈光线正中天闲胸口,将天闲打的一个滚地葫芦顺着满地的珍宝向后滚去。

    根本没有任何变更计划的时间和余地!天闲瞬间就明白了这个事实。

    逆心诀全力发动,翻滚的天闲浑身升起淡金色的微芒,一把扣住身边的一只巨大木箱。巨大的冲力将那木箱顿时扯的断裂,天闲也随之停住了身体。

    如果再后退的话。计划就要泡汤了。

    天闲猛的向前冲去,对面的黑暗中顿时爆射出万道光芒。

    如果一个人能钻进一个发光的万花筒,那么或许就会明白天闲现在的感觉了,那简直就好像在时光隧道里穿梭般梦幻。

    不过疼痛一都不梦幻,万道光芒中,天闲也不知道被击中多少次。挂满全身的大镜片、宝石、盾牌纷纷被打的四分五裂……

    但天闲却变得兴奋起来,因为就像预想的那样,这个东西虽然看起来拥有智慧,但是却十分有限,只是很简单的前冲动作就激怒了他。这样疯狂的攻击准头奇差无比,而且威力也大打折扣。

    只是瞬间,天闲披挂的“铠甲”已经几乎全变成了破烂儿。

    而这个时候,天闲已经将有生以来最集中的注意力全部用到了对自身力量的操控上。

    这是一个简直可以是妙至毫巅的计划,如果偏差哪怕那么一丁,结果都将是毁灭性的,自从离开火雾山,许多次面对生死险境,但这还是第一次由细微到极致的动作而决定全部命运。

    逆心诀开始进入暴走状态,全身气血经由诡异的循环路线疯狂奔涌,身体状态疾速提升,天闲的头皮开始发炸,大脑飞速运转,每一寸皮肤对空气的触感都变得极度清晰并且深深刻印在脑海之中。

    “砰!!!”

    当第一块平滑的晶石彻底被打碎,暴露出身体的时候,天闲的额上现出了隐隐的青色血脉,精神注意力几乎已经提升的突破极限。

    只要有一丁的差错,就是满盘皆输。

    漫天散射的光芒之中,天闲有一种时间被拉长的错觉,并且头痛欲裂。

    和预估的距离极度完美,角度也丝毫不差,呼吸被逆心诀压制的犹如发条般规律,身体的每一个起伏都在庞杂的计算之中。

    心念一动,那裸露在青白光芒爆射威胁下的皮肤表面浮一层淡淡的,在金色微芒下几乎不可见的银白弧形薄膜。

    “砰!!”

    这次是肩膀宽刃剑被彻底打碎,天闲身体一个趔趄,立刻猛的发力重新站好。

    “砰!”

    这次是腿上的一块水晶软甲。

    黑暗中射出的光芒疾速变得密集,闪耀的光痕犹如怒火烧穿了宝库里的阴影,周围的一切全都反射着刺眼的光芒。

    密集的光网一张大嘴般慢慢向天闲咬来,黑暗里的那个东西攻击的准头在疾速提升,攻击范围也随之向天闲身边汇集,天闲站在原地全身被打的光芒爆射,那可怜的防御物品一件接着一件的彻底报废。

    但天闲站在那里稳如泰山,任凭狂风暴雨的攻击临身,脚下一丝动摇都没有。每被打爆一件防御物,逆心诀就立刻在身体表面凝结出一层银白的不起眼薄膜。

    天闲挂满全身的防御物在两秒钟之内被毁的七七八八,致命的光芒中,天闲大半身体已经暴露在外,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现在那个准头奇差的对手还没能打到天闲毫无防御的身体。

    黑暗中的对手似乎感到了天闲正在走向崩溃,漫天光芒忽然变得更加明亮起来。暴走的光芒瞬间把所剩不多的黑暗几乎侵吞殆尽。

    那包向天闲的巨口也随之猛然咬下,暴走半空的光芒狂潮般亮度猛增,倏然一闪全部集中到天闲身上,只是那么一瞬间,世界又恢复了黑暗……

    狂暴的光芒不仅将几乎将周围的一切摧毁,还带来了炽热的气息,密集光芒在半空留下的光痕火焰般散发着热力,那光芒在最后似乎迸发出了异乎寻常的力量。

    但一切都结束了,最后的胜利者。是天闲。

    踏着满地被扭曲融化的珍宝,扯掉身上的累赘,天闲迅速来到了自己刚才离开后,开始迅速猛冲的地方。

    在这里,有一道异常闪耀的光。

    这道光几乎贴着地面悬浮着,在它两端,是两块距离只有几厘米、质地不明的古玉。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这道光芒在这两块古玉之间不太稳定的抖动着。而光芒两端有时会不接触古玉的激烈抖动,但总是很快稳定下来。

    终于逮住你了。天闲脸上露出畅快无比的笑意。

    这两块古玉正是刚才天闲手中的那两块,现在它们插在一个坚实的石板上,来回的弹射着那道光芒,永不停息……

    没有什么比用来封印圣痕力量的材料再适合做禁锢某种力量的东西了,天闲耍了一个简单而且无比实用的花招。

    这两块玉都有一个极其光滑的面,天闲又以水印精魄的力量在上面留下了移动的镀层。确保可以将光永无止境的反射也不会漏到外面。

    邪眼的本体早已经依附在这两块玉上,他会恰当的激发银水精魄的力量,让这道光不至于那么快的在反射中把能量耗尽,而现在,天闲有足够的时间来处理这个古怪的对手。

    至于刚才天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将这个东西骗进这两片古玉之间的陷阱而已,覆盖天闲全身的银水精魄冰片薄膜会尽最大可能将光线射进这里,虽然不可能一击必中,但对方无穷无尽的攻击,天闲相信绝对是有机会的。

    事实证明,这个对手虽然有智慧,但比预料的要傻的多……本以为要付出惨重代价才能暂时遏制对手,可是现在的情况确实几乎在毫发无伤的情况下完美的抓到了它。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天闲看着那束抖动的光心中全是疑惑,但这时候天闲不再着急,而是快步来到刚才躲藏的地方,“没事了,我已经解决那个东西了。”

    在原地缩成一团,只有半个身子露在财宝堆外的四姑娘几乎是轻呼的扑了出来,金银财宝,软玉温香,天闲一起抱了个满怀。

    绝对理智的四姑娘知道从天闲离开到返回,其实只有几句话的功夫而已,但是那耀眼残暴的闪光和骇人的爆炸声简直让她觉得度过了几个世纪。

    天闲的声音重新回到身边的时候,四姑娘喜极而泣,简直觉只要有了这个声音,整个世界随便怎么样都不再重要了。

    打四姑娘没有哭出声,只是扑到天闲怀里,紧紧抓住天闲,无比用力。

    “好啦好啦~乖,不要哭,我们都没事……”实话天闲刚才有些紧张过度,精确计算角度距离,控制银水精魄的力量形成冰片,这一切都让天闲感到大脑发胀。

    不过抱着四姑娘,天闲很快放松了下来,平安的感觉真的再好不过了……

    被天闲哄丫头似的哄着,紧张感渐渐消散的四姑娘顿时羞愧,轻轻离开天闲一些,垂头细声道:“妾身……妾身失态了。”

    天闲很喜欢四姑娘这种含羞而答似的模样,忍不住逗趣道:“那是不是该罚?”

    四姑娘微怔,随后顺从道:“但凭天哥发落。”

    “那……罚你下次不必这么客气。”天闲大笑着,拉起四姑娘,“来,给你看一件有意思的东西。”

    虽然知道天闲只是打趣自己,但听到天闲的话,四姑娘还是感到浑身暖洋洋的,这个少年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会让人感到沉闷与寒冷,总是这样有趣,而且好像寒冬里的火焰般具有无穷的吸引力。

    虽然看不清眼前的东西,但是一道明亮的光横在眼前,四姑娘确是瞧的真真儿的,不由疑惑:“这是?”

    天闲迅速把刚才的事全都了一遍,指着那东西道:“本以为是什么武器,可似乎有智慧,但现在看来也不对,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一道光?”四姑娘满脸困惑,“从未听血宗得到过这样的东西。”

    “这可能根本不是什么宝物,而是守卫吧。”天闲觉得四姑娘的想法有些偏题了。

    “好的守卫也不失为一件宝物。”四姑娘眨眨眼,“这个东西,能带走吗?”

    天闲呆呆的望着四姑娘,“带……带走?带走有什么用?”

    “妾身以为,制造混乱赢得脱身时间是很好的东西。”

    “…………”

    天闲忽然意识到,女子的灵魂中,总是有混乱的一面的,不管她有多知书达理,温柔贤淑……(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