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零三章 搅局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在血盟总部发了带有圣灵殿徽记的物品,这件事简直就好像一场风暴席卷了整个地下城市。

    当天上午这件事传扬出来,还不到中午时分,血宗就已经立刻介入到这件事中来。

    当事人已经被隔离,作为第一证人,天闲自然是在第一时间就被请去喝茶了,当然,四姑娘是一起陪着的。

    “国主大人,血宗有请。”

    天闲和四姑娘在一个房间里还没坐上半个小时,当初那个侍者已经出现在门口,依旧是低眉顺目,口气轻柔,一副十足的客气模样,不过这一次,天闲觉得自己似乎在他的眼中看到了隐隐的精光。

    随着这个侍者,天闲和四姑娘来到了血盟大殿的顶层——一片几乎与穹顶的发光宝石差不多齐平的所在。

    “天小哥,这“观海台”平时外人是不能上来的,只有血宗一人可以自由进出,看来今天血宗的确是有些恼了。”

    四姑娘等那侍者自行退去,小声对天闲说道。

    天闲瞧瞧四周,这是一个巨大的平台,进行了简单的装饰,四周以幕帘竹排等隔成开放的空间,隐隐的似乎见到血宗就坐在前面临近平台边缘的地方。

    “这里叫观海台?”天闲笑了笑,“可哪有什么8∟,海?”

    四姑娘可没笑,而是很严肃的说道:“天小哥有所不知,这座城市的具体来历现在已经不可考证了,但是老一辈血徒们都说,这城市其实已经存在了上千年,从前其实是建造在大海边的,只是后来世界变动,这才沉入了地底。”

    天闲一愣。“真的?这么说从前这里可以看见大海?”

    “至于是真是假,这已经无法定论,但天小哥只要知道这地方平素里只有血宗一人可以上来,今天叫我们两人过来,想必血宗是有什么隐秘的话要说,天小哥要当心才是。”

    “只要不是要在这里杀我就什么都好说。”天闲倒不那么紧张。轻轻一捉四姑娘的小手,“走吧,不要让人家等急了。”

    转过几个面积不大隔间,天闲和四姑娘来到了血宗所在的位置,这里是一片无遮无挡的开阔地,天闲向前望了望,在这个地方几乎可以俯瞰整个地下城市。

    “血宗大人。”天闲还在看风景的时候,四姑娘已经向前一步,款款行礼。“属下自从脱离阴牢,承蒙血宗大人宽宏大量,不与属下计较,在此属下多谢血宗大人不杀之恩。”

    血宗坐在一张简单的竹椅上,在这没有发光宝珠照耀的平台上,似乎所有的黑暗都被他吸到身边,这让天闲依旧看不清他的面孔。

    “没你的事了,到一边候命吧。”血宗简单的摆了摆手。

    “是。”四姑娘并不挣扎。当下点头向后退去,一直退到能摸到身后的幕帘这才站住脚步。

    “天闲……嗯。哼哼!”血宗意义不明的哼了两声,“我要你去查圣灵殿的密探,没想到你还真的找到了,而且还是这么快就找到了,我这血盟上上下下如此多的人,在这上面居然一个比得上你的都没有!”

    “血宗大人不必懊恼!”天闲咧开嘴。笑的那叫一个开心,“这件事也是碰巧而已,其他人只是运气不好,倒不是说这血盟上下没谁比得上我。”

    血宗闻言猛的一甩手,一件东西兜头向天闲罩了过来。

    天闲接住一瞧。原来是那件袍子。

    血宗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要你查找密探,是看重你,是想给你机会,可是你却趁机作乱!这袍子分明是假的!”

    “假的?”天闲满脸惊讶,“怎么可能是假的?这圣灵殿的徽记还在上面!”

    抖着那件袍子,天闲一脸这绝对是真的表情,“血宗大人您看,这纹路,这颜色,还有这位置,这绝对是真的啊!”

    血宗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浑身缭绕的诡异黑气一阵快速涌动,手指天闲喝道:“小贼!我们世代与圣灵殿为敌,难道连他们的徽记都不认得!圣灵殿骑士团的铁翼徽记是左翼压着右翼,而你找到的这个,正好相反!!而且这袍子虽然很像骑士团的战袍 ,可是不料却不对!这只是粗料而已,圣灵殿的骑士团不会在这种东西上打上徽记。”

    天闲把那袍子撑起来仔细的瞧了瞧,之后只要叹了口气,“原来如此,亏得我还让露娜姐姐绣的精细一点,结果像是像的,方向却出了问题……”

    血宗勃然大怒,“小子!你这是承认这东西是你伪造的了!?”

    天闲呵呵一笑,把那袍子随意丢在一边,“当然,这徽记是我一早就有的,因为一直受到圣灵殿的追捕,以备不时之需,不过我没想到要用袍子,临时拿了一件,质地自然是没办法的事情了。”

    “小鬼,你以为这样很好笑吗?”血宗的声音寒了下来,一股无形杀气向天闲逼了过来。

    天闲顿感浑身如坠冰窖,不由暗暗心惊,这血宗好厉害的气势,根本看不到他的面孔,甚至无法接触目光,可他不需要发动圣痕居然就能散发出如此惊人的气息……

    “血宗大人息怒,我当然不是在开玩笑,之所以做这样的事,实在是有理由的。”

    “你还有理由?”血宗已经语气不善,“你知道你要有多强的理由才能去怀疑一位血宗中德高望重的强者!达姆特是我必须要尊敬的人,你居然敢用这种肮脏的东西去诬陷他!你知不知道!如果是别人的话,现在我一定已经让他人头落地!不管他有什么理由!!”

    天闲保持微笑,谦然说道:“血宗大人教训的是,但还请血宗大人听完我的理由再对我兴师问罪,我相信血宗大人听完我的理由后,或许会有另外一番打算。”

    血宗怒哼一声,“说!但你最好小心。这可能是你说的最后几句话了!”

    “血宗大人,在这之前,我能不能问一句,您是不是真的怀疑血盟总部内有圣灵殿的密探呢?”

    血宗似乎迟疑了一下,沉声答道:“任何情况下,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圣灵殿的密探。这一点是绝对不会改变的,血盟之所以能存在这么久,就是因为时刻警戒着!”

    天闲笑的开心了,“那么就是说血宗大人您是愿意相信这座地下城市里是有圣灵殿的密探的,我这样说没错吧?”

    “可以这么说。”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找出这个密探!”天闲又从地上拿起那件袍子,将徽记展开,很严肃的说道:“不过能打进这里的密探,必然都是十分厉害的,有完美的身份可疑不被怀疑。绝对不可能像这件袍子这样容易被看穿是假货,也也就是说,想找到他们,必须用非常规的方法才行。”

    “非常规的方法?难道就是像你这样去随意诬陷别人!?”

    天闲摇头,“不不不!我对那位达姆特老先生没有丝毫的不敬,但是也正是因为他可敬的身份,所以我选择了他为目标,进行了这场看似闹剧的行动。用这么一个几乎一眼就能被看穿的东西来诬陷了他一下。”

    不等血宗开口,天闲继续说道:“我想既然血宗大人已经看出这袍子是假的了。那么自然知道达姆特老先生是无辜的,嗯……但我想这件事其他人还不知道。”

    血宗似乎微怔了一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天闲嘿嘿一笑,“血宗大人您说,如果想要抓住圣灵殿的密探的话,要怎么才能证明他的身份呢?”

    “当然是找到他和圣灵殿联系的证据。”

    “不错!”天闲用力一点头。“那么也就是说,如果这个密探在这里潜伏,只是观察着一切,没有任何动作的话,那么将绝对无法查出他的真实身份。”

    “不错。但这又能怎么样?”

    天闲抖抖那件袍子,“所以这就是这次行动的目的,这件袍子并不是用来无限达姆特老先生的,而是给那个潜伏的圣灵殿的密探看的,这一次我需要的,是让他活动起来,然后我们才能抓住他。”

    血宗对于天闲的说法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倒也的确十分新鲜,“这么说的话,你还有后续计划?”

    “是的血宗大人,今天的事传扬出去,这还只是第一步,而后续的计划才是重点,当然接下来的计划执行起来将会有一些难度,所以到底要如何,一切还要请血宗大人您自己做主才行。”

    “什么计划,说来听听!”

    “血宗大人,不知道您听说过苦肉计没有?”

    “苦肉计?”血宗皱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天闲心中暗笑,你没听说过就好……

    “既然如此,那么请听我慢慢解释……”

    天闲在这里和血宗秘密的谈论了大概一个钟头,之后和四姑娘一起离开了观海台。

    在走下楼梯在楼梯口见到那个侍者的时候,天闲发现这个侍者身后还有四个随从,手上还有奇怪的大袋子。

    这侍者明显有些惊讶,但还是很快就走了上来,“两位这么快就下来了,现在是要离开吗?”

    “是的,血宗个大人给了我新的任务,要立刻去办。”

    “那真是可喜可贺,两位请跟我来。”

    天闲拉着四姑娘跟着这个侍者,心中有些奇怪,“你说可喜可贺,这是什么意思?”

    那侍者走在前面,微笑答道:“今天血宗大人心情不是很好,我本已经准备好给二位收尸,没想到二位能毫发无伤的下来,而且还得到了血宗大人的新命令,自然是可喜可贺。”

    天闲望着那侍者微微回过来的半张笑脸,心中忽然一阵恶寒,这家伙带人等在楼梯口,原来是这个原因,那几个随从手里的袋子,不会是准备用来装自己和四姑娘的尸体的吧!

    难道说刚才血宗真的动了杀机?

    随那侍者离开了宫殿,天闲第一时间向四姑娘询问这件事。

    四姑娘倒是显得十分平静,“天小哥这次兵行险招,危险自然是有的,血宗喜怒无常,杀人也是常事,不过这次妾身觉得天小哥的计划行得通,血宗虽有杀心,但终究不会动手,看来妾身还是猜对了。”

    天闲觉得心中毛毛的,刚才原来和死神擦肩而过!原本以为血宗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出手,毕竟自己还有邪眼,现在看来居然完全料错了,如果刚才血宗怒而出手的话……

    一想到这个可能,天闲不由额上冒汗,如果是这样,那么估计自己和四姑娘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天小哥可是担心了?”四姑娘俨然已经学会了猜天闲的心思,天闲每次不说话,她都能猜到天闲在想什么。

    “今天……没想到如此危险,是我太大意了。”

    四姑娘嫣然笑道:“天小哥不必自责,血盟中人和其他人有许多不同,血盟本就是个追寻自我的组织,喜怒不藏于身后,甚至做事不考虑后果,很多人都是凭性子行事的,血宗虽然深谋远虑,但其实也是很意气用事的,估计整个血盟之内,也就只有七血枝总是殷勤算计,整天摆弄权谋,所以才被多数人不喜欢,天小哥只要多一些时间在这里,很快就会适应这种情况的,所以不必担心。”

    天闲吐了口气说道:“今后还是要更加小心才行,这种情况绝对不能再出现了!这次计划一旦得手,我们立刻离开这里,血宗太过危险,今后最好还是不要正面接触的好。”

    “妾身也盼着早日离开这里!只是天小哥的这个计划,恐怕要收到效果还需要一点时间。”

    “那就要看我们的运气和努力的程度了。”天闲抬头看了一下“天色”,说道:“今天晚上将会是动乱的一个晚上,我们适合闭门不出,明天才是好戏的开始。”

    四姑娘自然听懂天闲的意思,“嗯!所以今晚不会有人来拜访,倒是适合做些隐秘事情的时候。”

    天闲嘿嘿笑了笑,“上一次我发现了一条通道,时间关系没有探查,这次正好去看看!”(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