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九十九章 命悬一线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怀疑我?”天闲显得有些惊讶,“他不会十分相信我,这一点我明白,但我才刚刚与血盟建立盟友关系,他就已经开始怀疑我吗?如果这样的话岂不是不应该和我结盟,还是说这次结盟只是为了邪眼的一个陷阱。”

    “天小哥说的不错,其实血宗的真正目的,或许就是邪眼,和天小哥一样,这次结盟只是一个策略罢了。”

    天闲深深皱眉,“你都想到些什么,全都告诉我吧。”

    四姑娘点点头,“首先是大小姐的事,之前妾身不能完全确定,所以一直没有明说,但通过这次事件,妾身已经确定她现在所处的状况,今后只要小心一些,她将不再是威胁。”

    “哦?为什么这么说?”

    四姑娘微微一笑,“妾身曾说过,血盟的七血枝是有严格的年龄限制的,这是血宗的意思,为了降低各大帝国的戒心,为了显示血盟对外的诚意和无害,七血枝全部都是十五岁一下的少男少女,而大小姐,今年已经十五岁了!”

    天闲仔细回想大小姐的模样,“虽然你也提起过她的年龄,不过说起来她还真是不像十五岁的样子⊕c,,起码要有十六七岁,如果是十八九也是没人怀疑的。”

    四姑娘露出嘲弄之意,“的确,她使用秘法强行催发自己的身体,十五岁就展露出十七八岁少女惊人的诱惑力,少女在这个时间上,年龄差距是很明显的,十五岁和十八岁就好像两个人一样,她不惜损害身体也要这样做,是因为她已经被逼无奈!血芽殿恐怕早已经找过她很多次了!”

    “这和血芽殿有关?”天闲一愣。

    四姑娘反问道:“天小哥可知道。那些超过了十五岁的血枝,会怎么样?”

    天闲自然是不知道的,摇了摇头。

    “七血枝为血盟在人类大陆扩展地盘立下了许多功劳,卸任之后自然应该受到血宗的嘉奖,担任血盟内部的重要职位,从此成为核心性的人物。”

    四姑娘淡淡一笑。“天小哥是不是这样想过?”

    天闲还真的这样想过,但见四姑娘的神色,不由疑惑道:“难道不是这样?”

    幽幽一叹,四姑娘神色微微落寞,“本该如此,可惜……”

    见四姑娘如此,天闲心中惊讶起来,“难道,血宗会对七血枝下毒手?”

    “七血枝的制度已经施行有些年了。虽然这种制度一直在调整变化,之前的几代血枝甚至没有在各大帝国露过面,但是不论哪一代血枝都有一个雷打不动的规矩,十五岁年满之后,失去血枝名号,依照作为血枝的功绩论功行赏。”

    天闲仔细聆听,但四姑娘说到这顿住,不由让天闲十分不解。因为这个规矩听起来十分合理,没有任何不妥。

    “然后呢?”天闲试探的问。

    “然后?”四姑娘模糊的目光投向远处。“每一代七血枝……大部分都被处死了。”

    “什么!!?”天闲瞪大双眼,“处死!?”

    四姑娘淡然一笑,“当然,也有活下来的,而且继续在血盟内担任要职。”

    “等等!”天闲打断四姑娘,“为什么要处死!?而且每一代都有大部分人被处死!?”

    “因为是规矩……”四姑娘无奈一笑。“为了让独立在外行动的七血枝更加积极活动,论功行赏的规矩十分苛刻,过失会被放大许多倍,如果有阻碍了血盟发展的过失,那么很可能成为致命的错误。所以大部分论功行赏的结果……都是被处死。”

    天闲一瞬间感到无比荒谬,“这样的话,怎么可能让七血枝安心的做事?”

    “因为最出色的两个,可以免死。”

    “两个?只有两个?”

    四姑娘点点头,“对,一般来说,同一代的七血枝不一定会在同一年卸任,但也相差不多,比如大小姐已经年满十五岁,而妾身只有……呃……”

    说到自己的年龄,四姑娘顿了顿,面色微微一红,直接略过,“总之等待全部卸任在论功行赏,通常一代血枝七人,至少会处死三个,多数的时候是处死五个。”

    “血宗,竟然如此心狠!”天闲不由慢慢握紧拳头,将自己直属一直努力奋斗的少男少女毫不留情的处死,只为让少数人更加努力,这太过于冷血。

    “不心狠,就不会是血宗……”四姑娘并没有什么感叹,似乎对这种事早已经习以为常,“不过也的确是因为这样,七血枝无比竭尽全力,希望能在最后活下来,而大小姐……现在正在做最后的努力。”

    天闲皱起眉问道:“她既然年满十五岁,那么在七血枝中,她的功绩怎么样?”

    “呵呵……呵呵呵……”四姑娘笑出声来,“她的功绩,可以说……不值一提。”

    “不值一提……那岂不是说……”

    “是的……”四姑娘的声音带着快慰,“论功行赏,她很可能被处死……”

    带着笑意,四姑娘继续说着,“当然这也不能全怪她,龙渊帝国之所以是人类大陆第一大帝国并不是偶然,皇族的意志超乎想象的坚定,而且每一代大帝都励精图治,皇子们个个出类拔萃,就算是作为女子的公主们都不甘落后,武道文途样样精通,这可是一个人才济济,野心大过艾尔达大陆的国家,哪有那么好对付。”

    端起茶杯,四姑娘说道:“如果妾身在丹特所取得的功绩是这杯水的话,那么大小姐……”

    手指沾了沾茶杯中的水,轻轻一弹,四姑娘的笑容中露出几分寒意,“就只有这么两滴而已!”

    天闲完全明白了,“所以,如果真的论功行赏,大小姐不是很大可能……而是必然会被处死吧?”

    四姑娘放下水杯,轻松说道:“妾身没有说必然。只是因为凡事都不会绝对。”

    这话,完全就是再说大小姐死定了。

    天闲沉吟一阵,“可既然如此……她现在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吗?”

    四姑娘往天闲的方向瞟了一眼,有意无意似的说道:“那就要看她努力的对象是不是会给她机会了。”

    “什么机会?”

    犹豫了一下,四姑娘似乎不大想说。但感觉天闲的目光一直疑惑的看着自己,有点无奈的叹道:“天小哥,现在大小姐机会,就是你啊。”

    天闲顿时一怔,“我!?”

    四姑娘扶着额头,略有些担忧的说道:“血枝间攻谋算计,这些妾身并不害怕,虽然不是什么自夸的事,但妾身自以为在这上面不会逊色。况且现在有天小哥支撑,妾身无所畏惧,但是大小姐这一次的目标是天小哥你,而且她已经找准了天小哥的弱点,并且有了成果,最无奈的是妾身对此无能为力,有些时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天闲瞪大眼睛。“大小姐她的目标是我?而且有了成果?什么成果!?”

    四姑娘微抬双目,“天小哥。你初到此地,却能找到阴牢的所在,是大小姐告诉你位置的吧?”

    “这个……的确?抱歉我事先说明,因为答应过一定要保密,所以……”

    四姑娘无奈的摇头,“这就是妾身所说的天小哥的弱点。从不会将对方看作坏人,比起怀疑更愿意相信别人,记得别人的好意,却不愿记得别人的恶意,在天小哥眼中。这个世界是妾身这样的人看不到的美好。”

    天闲被四姑娘说的脸有些发红,“我……我哪有这样,我也是很谨慎很小心的……”

    四姑娘微微苦笑,笑容中带着三位暖意,“天小哥的确有些常人不及的狡黠,可惜……却不是残忍狠毒,充其量只是个可爱的少年人,妾身这类人,才算得上是心如蛇蝎,歹毒无比……”

    天闲一时被四姑娘说的涨红着脸,一时有点无言以对。

    微微歪头,四姑娘笑的喜悦起来,“不过,面对任何事都报以善意的天小哥,对于妾身这类深处黑暗,几乎永不见天日的人,的确有着致命的吸引力,那天和天小哥一见面,妾身就有一种感觉……命运,已经悄然变化。”

    舒服了吸了口气,四姑娘有点自嘲的说道:“本来,妾身的愿望是做好第四血枝,将来在血盟中成就高位,做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女人,甚至已经制订了好了狙杀其他两个血枝的计划,可是谁能想到,黑德尔古堡花园中的一个少年,却把这一切计划都打碎了……”

    轻抚黑发,四姑娘垂首微微而笑,少有的在天闲面前毫不掩饰的露出妩媚之意,“而如今,妾身已经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啊……或许在花园中见面的那一刻起,就已经选择过了。”

    扬起面孔,四姑娘自信又不是温婉的笑着,“天小哥不必垂涎大小姐美艳无双,妾身如今旧伤未愈,病体衰败,等妾身调养好身体,稍加努力,自然不比大小姐差到哪去,到时候,妾身一定会好好伺候天小哥的。”

    天闲被说的脸皮一阵滚热,“呃,这个……这个以后再说,先养好伤就可以了。”

    四姑娘也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继续说道:“关于大小姐,妾身只能提醒天小哥不要陷入太深,因为现在她正在接近天小哥,而且手段极为高明,如果论功行赏,她必死无疑,所以现在她想要一个强而有力的人依靠,而且必须是血盟内能和血宗说得上话的人,纵观血盟之内,谁都知道血枝不易招惹,谁也不会给大小姐机会,天小哥是她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选择。”

    天闲这才听出不对味来,“你说……她要找一个强而有力的人依靠?还要和血宗说得上话,难道这样血宗就不会处死她了?”

    “之前,曾有过这样的一次先例,大小姐是想最后一搏吧。”四姑娘口气略显无奈,“七血枝明面风光,背后却辛酸低贱,虽然妾身不齿大小姐不择手段。但第一血枝为了保住性命,不得不牺牲色相勾引男人,真是可悲……”

    “大小姐……想要勾引我?”天闲苦笑。

    “不是想要,而是已经在进行了!”四姑娘微微严肃起来,“之前的魂香如果迷惑了天小哥,大小姐身上的魄香早就让天小哥失去心智。成为大小姐的入幕之宾了,天小哥上次可是逃过了一劫。”

    天闲摸摸鼻子,说起来上次还真是危险,想到差点就被领上了大小姐的床,天闲有些心有余悸,不由岔开话头问道:“说起来,血芽殿这次找大小姐过去到底为了什么呢?”

    “是为了再一次催促她入住血芽殿吧。”

    “入住血芽殿?”

    “年满十五岁的血枝卸任后,同一代血枝还有在任的,就会暂居血芽殿。也就是被软禁,等待血宗赏罚评判,她已年满十五,想必早被催促了很多次,只是一直拖延着,但再怎么拖延也托不过十六岁的,而且她从前行事不择手段,结下了很多仇家。就算是血芽殿的老师们也看不惯她,这次应该就是要给她教训。结果被天小哥挡下了,天小哥记得那个大殿吗?”

    天闲一愣,“你看得见?”

    “妾身虽看不见,却记得那里的味道……”

    “味道?”

    四姑娘缓缓点头,“血腥味……那是处罚有罪之人的地方,许多人都是在大殿中被酷刑折磨致死的……”

    “所以……”四姑娘微微一笑。“妾身到了那大殿外就知道血芽殿对大小姐的态度了,她现在的状况不言自明,恐怕已经到了再糟糕没有的地步了。”

    说到这,四姑娘面色稍稍紧了些,“但。这就是说现在天小哥是她的救命稻草,而且她如果想今后在血盟活命的话,就不得不一直依赖天小哥,所以她现在接近天小哥大多是为了活命,对天小哥的态度亦假亦真,有虚假逢迎,可也有真情流露,天小哥看不得弱者眼泪,这个时候可要硬起心肠,不要被她迷惑,否则日后她站稳脚跟,不只是天小哥,天小哥身边所有人都将永无宁日!”

    天闲深深皱眉,深深点头,“我记下了。”

    四姑娘见天闲语气认真诚恳,这才放下心来,“大小姐的事暂时可以告一段落了,她不会对天小哥造成威胁,只要小心不被她迷惑就可以了,而在离开这里之前,天小哥要防备的还是血宗。”

    “你说血宗怀疑我,这是……”

    “因为今天血芽殿问讯大小姐有几个疑点。”四姑娘蹙起双眉,“首先问讯大小姐是血宗的意思,可是血宗又没有明确的命令,这表面上看是血芽殿大做文章,但实际上仔细想想却十分不合理,血宗不该有这样这样模棱两可的意思,特别是在大小姐的这个时期。第二,这一次居然有外人在血芽殿围观,按照规定,外人是不能随意进出血芽殿的,何况这次居然是去看热闹,表面是因为和大小姐对立,但其实……是帮血芽殿压阵,免得天小哥情急使用邪眼闹出事来吧,只为了的大小姐,还不必如此。”

    “这么说的话,那三个人中……”

    四姑娘点头,“罗都只是出来说话的一个,另外两个应该是更加厉害的角色,天小哥可看清他们的模样了?”

    “距离太远,虽然看到是三人,但模样看不清楚,不过,有一个瘦高的光头。”

    四姑娘眼神微微一亮,“瘦高的光头,那应该是负责训练血卫的统领了,血宗真是没有小瞧天小哥,一般的事可是不会劳动他出马的。”

    四姑娘既然都说出那人的身份了,天闲再无疑惑,“这么说,这次大小姐被叫去问讯,其实是针对我的?”

    “恐怕就是如此!”四姑娘表情肃然,“血宗到底还是不知道天小哥的深浅,之前和罗都一战也没有见到邪眼的威力,这次动用了两把隐魔刀,一定是要天小哥使用邪眼吧,血宗的目的果然还是邪眼啊……可怜大小姐自以为得计,其实只不过做了血宗的棋子。”

    “那今后……”

    天闲正说着,忽然间传来一阵铃声,巨石之下居然有人到访。

    四姑娘双眉微微扬起,“这个贱人,这次倒是疏漏了!”

    “是大小姐?”天闲完全不知道四姑娘是怎么猜到的。

    “除了她不会有别人!”四姑娘哼了一声,“之前妾身说身体不舒服,她这个时候上门,妾身倒是不能好端端坐在这里了!真是一点机会都不放过!”

    起身,四姑娘告诫道:“妾身先回屋去,既然天小哥在这里,妾身也不会偷听,天小哥也正好借此机会,学会小心应付大小姐吧。”

    说完,四姑娘返回屋内,天闲站在原地思考了几秒,这才走到巨石边向下一瞧,巨石下一人盈盈笑着站在那,不是大小姐是谁?

    “这个时候来打搅,姐姐真是要道歉了。”大小姐来到巨石之上,明眸笑靥,一身的风情摇曳,“不过因为听说妹妹身体不适,所以特意送些东西过来,妹妹可是在房内休息?”

    天闲点点头,“她不舒服,已经休息了。”

    “哦~~”大小姐笑意更浓,“那正好,姐姐有些话,想要单独和天闲小弟讲一讲。”

    --

    昨天好像没更新呢……万分抱歉,睡着了居然……

    不过今天下雨了呢,凉快……这几天一定尽量把之前的全补上,再尽量双倍(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