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九十八章 弃子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小弟,小心那两把刀!”

    大小姐在后面见到天闲和敌人两次照面身上已经四道伤痕,不由心中一急,叫了起来。

    那红袍人嘿嘿怪笑,“小子!你现在还觉得你的邪眼可以无敌天下吗?今天我就让你好好的见识一下真正的宝物的威力。”

    逆心诀随心而动,迅速封闭伤口处的穴道,银水精魄暂时冻结了伤口,顿时天闲连受伤的感觉都没有了。

    但是此时天闲心中一片骇然,那两个人手中的武器能穿过自己的荒尘大剑,这种事真是闻所未闻,甚至于连邪眼的火焰也能毫不费力的穿过。

    “那是什么武器?”在心中,天闲向邪眼问道。

    邪眼疑惑的声音立刻回应道:“我也没有见过,也没听说过,应该不是什么古物,刚才接触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到刀刃,嗯……应该是什么旁门左道,并非十分厉害的东西,不过你可要小心应付,下次你可能就要被砍掉脑袋了。”

    邪眼不认识那两把刀,这让天闲心中又沉了一下,这就是说关于那两把刀的情况现在自己一无所知,如果单单只能躲避而不能反击,那可就要吃大亏了。

    “再上!”那红袍人根本不给天闲喘息的机会。

    ↗,那两个血徒一左一右,配合默契的再次向天闲攻来,这一次天闲有了十足的警惕心,再不敢大意,看准机会直接向两人身体发起攻击,不再格挡那两把诡异的长刀。

    但天闲这个对策很快就以失败告终,这两人的配合十分默契,犹如一个人长了四只手两个脑袋一样,两人进退有度。时而同时强攻,时而共同后退,互相掩护,呼应牵制,明明只有两个人,却打的天闲手忙脚乱。

    天闲这段时间也研究了一些剑术。但是并没有多少实战经验,现在更是显得捉肩见肘,而且那两人充分发挥了武器的优势,很多时候完全采用鱼死网破的攻势,不管自身安危,全力攻击,正让天闲万分头疼,只能闪身避让。

    一时间,天闲手忙脚乱。荒尘大剑上的火焰也是忽强忽弱,仓促间剑锋不时的拖拽在地上爆出一串串火星,显然已经被两人攻的应接不暇。

    这两人围着天闲疯了一般的厮杀,眼看招数越来越狠辣,招招致命,天闲则是看起来越来越惊险,好多次差点被伤到要害,不过缠斗之下天闲倒是支撑了下来。再没受伤。

    大小姐在后方看着天闲被压在下风,心中越来越急。看准机会踏前一步就要加入战局,可这时脚下忽然传来一阵灼痛感,大小姐顿吃一惊,连忙收回脚来,低头一看不由愣在了那。

    地面上,一道火红的不明印记正急速暗淡下去。只是眨眼的功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心念急转,大小姐忽然明白了什么,不由愕然抬头,有点不敢相信的望向前方。

    而这时前面的战局也发生了急剧变化,天闲被逼的几乎走头无路。只好怒吼一声抡开荒尘大剑不顾一切向前横扫,那两人顿时飞退,天闲一剑扫过,身体直接一扭,旧力未衰新力已升,更加凶猛的一剑早已斩出。

    那两人之后再退,而天闲借着这拼命般的两剑,脚下一点身体轻飘飘后退,急速和敌人拉开了距离。

    退开老远,天闲吐了口气,脸色微显疲惫,“真没想到,两个人居然和一个人一样,这一定是从小就一起训练的结果吧?”

    红袍人哈哈一笑,“小子,现在知道厉害了吗?我们还没有出全力,毕竟杀了你的话血宗大人一定会不高兴的,今天只是好好教训你一下,让你知道什么事人外人,天外天!”

    天闲也是一样笑道:“说的真巧,我也没有出全力,刚才只是热身而已,我劝你们现在还是乖乖认输的好,否则的话……”

    天闲话到此处,大小姐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几步……

    红袍人并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妥,厉声喝道:“小子!你还想虚张声势!今天我就好好的教教你在这血盟之内生存的道理!”

    那两个血徒不用红袍人招呼,齐齐发出怒吼,再次扑上。

    天闲无奈一叹,“本来不想伤人,但既然如此的话……”

    “咣!!”

    提起荒尘大剑,天闲猛的将它插进地面,单手狠狠一拧,冲天的火光从大剑上狂涌而起,这仿佛是一个信号,就在那两个冲上来的血徒脚下,一道硕大的火红阵法陡然出现。

    这古怪的能量阵七扭八歪,甚至根本没有严丝合缝的外形,但每一道构成能量阵的纹路却都是燃烧的火焰,那两个血徒瞬间愣住,身体仿佛被什么抓住,顿时变得无比沉重。

    那红袍人见地面上出现一道巨大的能量阵,当场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这里可是自己的地盘,地上有没有能量阵自己最清楚,这光溜溜的地面上现在居然冒出一道能量阵来,简直不敢相信!

    这是什么时候画上去的?

    陡然间这红袍人想到刚才天闲手忙脚乱的情形,那把大剑胡乱挥舞,可是砍在地上好多次,当时还以为是对方慌不择路,已经无法完全掌握剑的轨迹,没想到……那居然是在刻画能量阵!

    “快退!!”红袍人大吼一声。

    但为时已晚。

    火焰力量已经在荒尘大剑中爆发,那能量阵犹如被启动了开关,所有纹路瞬间放出强光,滔天的火焰狂喷而起。

    “轰!!!”

    一道巨大的火柱爆发开来,强大的火焰冲击横扫当场,半空的吊灯登时被撕的粉碎,大厅穹顶传来巨大的破裂声,整个大殿随着火焰爆发开始剧烈的摇晃。

    火焰爆发瞬间的强光让人根本无法睁眼,那红袍人惊叫一声闭眼背过身去,随之而来灼热的火浪险些把人吹飞,一阵地动山摇之后。这红袍人勉强睁开隐隐作痛的眼睛,登时心中凉了半截。

    粗糙的荒尘大剑横在眼前,剑身上燃烧着淡淡的火焰照亮了周围,这火焰竟然丝毫温度都没有……

    “喂……这下服气了没有?”天闲站在那红袍人眼前,以荒尘大剑逼着他问道。

    那红袍人慢慢扭头,见到自己那两个部下都瘫软在火焰阵中。周围的火焰还没有熄灭,不由身体一阵颤抖。

    “放心,这次的火焰不是邪眼的火焰,他们两个只是被火焰气息撞晕了,在床上躺几天就会好,死不了的。”

    “你……你敢……”那红袍人显得十分激动。

    “我没什么不敢的,你已经欺负到我头上,难道我还不能反击吗?”天闲不屑的哼了一声,“你假借血宗的名义私设刑堂。我今天就算与你们私下里比试一场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要是你不满的话,我随时候教。”

    说着天闲转向大殿深处说道:“里面的三位,你们现在不会改变主意,有什么要指教的吧。”

    罗都沉厚的声音立刻传来,“本来是想的,但见到刚才的场面。还是算了,和邪眼为敌似乎并不明智。今天的戏看到这里,我们这就离开了,呵呵,小子你能知道我们这里有三个人,很不错。”

    天闲一笑,“刚才虽然大家都睁不开眼。但我早有准备,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你们三个坐在那,你今天还穿了一件十分花哨的袍子,我没说错吧?”

    “你……”黑暗里似乎传来罗都有些恼怒的嘀咕声,但很快他的声音正式响起。“今天的事到此为止,告辞!”

    天闲看的清楚,那三人立刻起身,头也不回的向大殿更深处走去,看这三人行走时的位置,罗都似乎还只是个跟班,那个为首的家伙不知道是什么来路。

    收起荒尘大剑,只留一点火焰在手上照明,天闲丢下那红袍人来到大小姐面前,“事情解决了,我们走吧。”

    大小姐妖艳的面孔红扑扑的,这次真的是因为激动和喜悦而脸色涨红,丝毫也没有做作之态。

    赶紧微微退了一步,大小姐盈盈下拜,“|天闲小弟这次可帮了姐姐大忙,请受姐姐……”

    “不必不必……”天闲赶紧打断她,“你都自称姐姐,也就不必这么客气,今天我既然答应来这里,当然不是来看你受罚的,好了快起来,我们该出去游览血芽殿了。”

    大小姐简直喜不自胜,连忙起身说道:“天闲小弟说的是,是姐姐糊涂了,姐姐这就带天闲小弟却周围游览一番。”

    说着大小姐神秘的一笑,凑进一步压低声音说道:“姐姐可以私下里给你些好东西,可不要被妹妹发现了。”

    天闲不大习惯大小姐身上浓郁的香气,摸摸鼻子说道:“总之先离开吧,这里黑黑的,看都看不清。”

    “好,天闲小弟先陪四妹妹出去,姐姐在这里说两句话,马上就来。”

    天闲微微一怔,“你……”

    大小姐微微摇头,“天闲小弟放心,姐姐心中有数,快去吧,不要让四妹妹等急了。”

    心中疑惑,但见大小姐坚持,天闲也不好多问,当下扶着四姑娘先离开了大殿。

    天闲和四姑娘一走,大小姐满脸兴奋的笑容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冰冷的嘲弄和得意。

    “老师,没想到你也有失算的时候。”大小姐转过身,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之意,“你不惜动用两把隐魔刀对付我,可一定没想到今天会损失两个得力的帮手,又被人看了笑话吧?”

    红袍人静静站在那,天闲留下的火光照亮朦胧的轮廓,让这红袍人好像飘在黑暗中的孤魂。

    “哼!这小子果然有一手,不怪血宗大人这么看重他,邪眼虽好,但如果落在一个废物手中也只是一块凡铁,邪眼魔剑掌握在这个小鬼手里,倒也不算辜负了上古邪灵的威名。”

    大小姐傲然一笑,“你知道就好!如果今天的事还有下一次!那么……”

    红袍人轻轻打断大小姐,“怎么,这么快就想要把他当作靠山了吗?”

    大小姐顿时一怔。

    红袍人嘿嘿笑道:“你还在血芽殿试炼的时候就是如此。胆小怕事,总要找一个靠山才能活下去,最后你暗中将他们杀的精光,我本以为你已经独当一面,没想到现在还是老样子!呵呵呵……你呀,就算躲过这一关。将来也只能是别人的玩物。”

    大小姐脸色登时涨红,“老东西!你给我住口!”

    “哼!我又没有说错。”红袍人冷冷笑道,“而且,你这个血枝也已经走到尽头了,这么多年依旧毫无建树,真是亏欠我对你多年的教导,这一次……恐怕你找任何的靠山都没用了。”

    大小姐身体绷紧,脸色开始发白,“老东西……你想威胁我?”

    “威胁?”红袍人似乎有些不屑。“你能给我任何好处吗?我为什么要威胁你?哼!我只是替血宗办事罢了,至于你,一个要消失的血枝,我根本没有兴趣理会。”

    大小姐身子一抖,瞬间如坠冰窖,“你……你的意思是说。”

    红袍人背起手,微微摇头,用告诫的口气说道:“你心计很好。可惜目光短浅,就算一时得志。也终究难成大器,这第一血枝名号就是你的极限了!不错,今天的事其实和你没有任何关系,血宗大人也不想为难你,我的目标,是那个小子而已。”

    大小姐脸上一阵抽搐。“你……你!!”

    “呵呵……你的那些心思,完全都在我的意料之内,包括请那个小子以前前来,你真的以为对付你值得动用两把隐魔刀吗?哼!说起来这小子的确厉害,不枉我费一番功夫。还请了那三人来演这出戏。”

    大小姐呆立在那,一时说不出话来。

    红袍人叹了一声,转身离去,“去吧,之前嘱咐你的事早些昨做完,而今后的日子你好自为之,等你不再是血枝,这血芽殿也就和你再无任何关系,今后,不要再来这里了。”

    那红袍人消息在大殿中好一会儿,大小姐还是愣在那,甚至于那两个血徒都已经悄然离去,大小姐也茫然不知……

    天闲留下的那朵火焰孤独的照耀着周围一点范围的地面,却让这里似乎显得更加黑暗阴沉……

    在外面等了好一阵,天闲才见到大小姐从里面出来,而且眼睛红红的,似乎才刚刚哭过。

    “大小姐,你这是?”天闲有些犹豫该不该问清楚。

    大小姐勉强笑了出来,“天闲小弟不必担心,姐姐很好,而且还要再谢过天闲小弟才行!这样,我们现在立刻就去周围游览一番,姐姐对这里可是熟悉的很呢。”

    “姐姐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四姑娘接过话来,笑道,“不过今天妹妹有些不舒服,想早些回去,还请姐姐见谅。”

    大小姐怔了下,目光望向天闲。

    天闲歉然笑道:“四姑娘的确不大舒服,我们就先回去了,游玩的事只好改天再说了,真是抱歉。”

    “哦……是这样啊。”大小姐笑的似乎更勉强了,“妹妹在阴牢中受了很多苦,现在自然该好好休息,这是应该的,游玩的事压后就好了,天闲小弟不必介意,还是快送妹妹回去吧。”

    和大小姐在血芽殿作别,天闲带着四姑娘直接返回巨石高处。

    “怎么了,忽然要回来?”回到巨石上,天闲这才问道。

    四姑娘这时也才舒心的吐了口气,“天小哥,难道你真的要和她去周围游览一番不成?”

    “这……”天闲挠挠头,“总是憋在这对你恢复身体也不好,出去走走倒也没什么。”

    四姑娘不由无奈,“只怕天小哥是如此想,可别人却要算计天小哥呢!”

    天闲光棍的耸耸肩膀,在四姑娘面前坐下,“来到这里之后一直被人算计,简直都有些习惯了,好了!现在对我讲讲,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天闲这种不知道该说“神经大条”还是该说“乐观”的态度,四姑娘也是无奈,整理一下思绪,说道:“那么现在有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天小哥想要先听哪一个?”

    “好消息!”天闲毫不犹豫的回答。

    这倒是让四姑娘有点意外,“后听坏消息吗?”

    “坏消息能不说的话就不说了……”天闲嘿嘿笑着。

    四姑娘顿感无力,吐了口气严肃起表情说道:“好消息是关于大小姐,看来今后不必再怕她了,对于她的一些诡计,应付起来也十分容易。”

    “哦?”天闲大喜,“那就太好了,大小姐这个女人真的让人感到很麻烦。”

    站起身,天闲拍了拍手掌,“那么,庆祝一下,晚上我们吃些好东西吧!”

    四姑娘简直哭笑不得,“天小哥,你……你还没问坏消息是什么呢?”

    “这个……一定要说?”

    “天小哥……”四姑娘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天闲。

    “好吧,那是什么坏消息?”

    “血宗……可能在怀疑天小哥了!”

    天闲的眸子顿时微微一缩。(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