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九十四章 谋算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平静的水面下浮起人影,天闲无声的从水面下浮了出来。

    四周很安全,天闲这才将四姑娘从水下拉出来,两人离开水面走上岸边,四姑娘浑身都有邪眼的火焰力量包裹,连头发丝都没湿一根,倒是天闲为了确保四姑娘的安全,把邪眼的力量都加注在了她身上,自己完全湿透。

    不过运起逆心诀,调用身体内的火焰力量,天闲顿时浑身水汽蒸腾,三两分钟功夫一身水汽已经蒸的干干净净。

    “这是什么地方?”天闲烘干自己的时候,也没有忘记观察四周,这里依旧是个巨大的地下溶洞,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而且看起来四周并没有出口,整个溶洞在闪着微光的湖水映照下显得光怪陆离。

    “天小哥,这里有什么古怪吗?”四姑娘看不清远处的事物,有点疑惑的问。

    “这里还是一个地洞,但是……没有出入口。”天闲再次留神观察四周,的确没有发现出入口。

    “总部周围有地下阴寒水脉和熔岩火脉经过,似乎原本这里就有一些巨大的地下溶洞,传说总部所在的位置其实就是由一个大溶洞扩建的。”

    “这么说的话……”天闲想了想,“地下的那个巨大的结界守护的区域,或许也是某个溶洞?”

    ︽≤,

    “很有可能!毕竟要在低下挖掘这样巨大的空间是相当苦难的。”除了破碎时代的矮人族,或许没有其它种族做的到,更不要说是人类。”

    天闲点点头,“那我们继续,这一次多流新水脉中的情况,水上可能会做过许多掩饰。但水下被掩饰的可能就小的多了,或许能找到那个地下空间的线索。”

    “妾身一定不给天小哥添麻烦。”

    “哈哈,你只要留意水下能看到的风景就好了,嗯……麻烦的是又要弄湿衣服了。”

    正要下水继续收集线索,天闲双耳微微一动,猛的横抱起四姑娘。飞身躲到了旁边一片错乱的钟乳石后。

    四姑娘精明伶俐,虽然吃了一惊,但却没有出声喊叫,等天闲躲好才小声问道:“天小哥,怎么了?”

    “有人。”天闲简短的回答。

    话音未落,只听这空旷的巨大的溶洞中响起岩石滚动的声音,天闲偷眼向外一瞧,之间前面数十米处的一块岩壁向旁边缩去,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一看之下。天闲顿时缩回了脖子。

    “是大小姐!”天闲在四姑娘耳边轻声说道。

    暗门打开,大小姐披着厚斗篷,一脸寒霜的走了出来,这次她是一个人,身边也没有侍女跟随。

    那暗门无声合拢,大小姐独自一人走到水岸边,距离天闲只有七八步远,轻轻哼了一声。就此站住不动。

    过了三两分钟,那道暗门再次打开。一个身躯佝偻,全身上下都劈在黑色斗篷里的老者走了进来。

    “太慢了!”大小姐回头看着这个人,当即出声责问,“你越来越不守时间了,要知道我在这里每时每刻都十分危险!”

    那老者不急不缓的来到大小姐身前,慢慢行上一礼。呵呵笑了笑,他声音嘶哑,但听起来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妇。

    “大小姐,最近您似乎特别烦躁,老身劝您稍安勿躁。越是到了这个时候越是应该沉得住气,否则一切努力付之流水,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这人一说话,天闲顿感怀里的四姑娘身体抖了一下,不由轻轻捏了捏她的手,递过去疑惑的眼神。

    四姑娘看起来神色有些紧张,不过见到天闲正望着自己,脸色倒是缓和了很多,立刻回应天闲一个微笑,示意自己没事。

    这时只听大小姐的声音传了过来,“如果你也知道一切可能付之流水那就给我更加小心一点!下次如果再让我等的话……”

    “老奴明白,明白……”那老妇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但口气中全是笑意,丝毫不见紧张。

    大小姐对这人似乎也有所忌惮,对她的态度并不深究,寒声问道:“今天非要我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难道是血芽殿又有什么动向吗?”

    “大小姐睿智。”

    这老人恭维的话却一瞬间让大小姐好似点着了火一般愤怒起来,她眼中几乎一下喷出火来。“那群该死的家伙到底还想做什么?距离上一次通告才只有几天的时间而已!难道他们都是白痴!难道不清楚时间还没到吗!?”

    “大小姐息怒。”那老人的声调听起来依旧笑吟吟的,“事关重大,血芽殿也不得不重视,而且……这一次有血宗的意思在里面。”

    大小姐陡然一惊,“血宗!?血宗说了什么?”

    “这个老奴不大清楚,但血芽殿传来的消息明确的说,这一次血宗过问了大小姐的事,并且督促血芽殿一定不要把事情办砸,还说……”这老人忽然停了下来。

    “有话直说,不要吞吞吐吐!”

    “是,他们还说血宗大人要这段时间平平静静的,无论是谁都不要搬弄是非,无论是血芽殿……还是大小姐您。”

    大小姐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还说了别的什么吗?”

    “没有了,不过这次血芽殿催的紧,而且还要大小姐过去一趟。”

    大小姐冷笑道:“要我过去?为什么?”

    “说是希望大小姐对今后半年时间的打算做一下笔录,他们心中好有些底,老奴得知这个消息后觉得这可能有些不妥,所以请大小姐来这里商量。”

    “笔录!”大小姐用力捏着五指,“我现在还是第一血枝!这些家伙就敢传唤我去做笔录,简直是已经把我当死人一样看待!当初四丫头也没有这样的待遇吧?”

    不远处隐藏的天闲听到大小姐提起四姑娘,忍不住看了看她,却见四姑娘聚精会神的听着那边说话,根本没有留意到自己的眼神。

    只听那老人又说道:“现在计较这些也没有实际的用处。不知大小姐对此事有什么打算,如果老奴能帮上忙的话……”

    “不必了!”大小姐打断她的话,“既然血芽殿要我去,那我就去好了。”

    “大小姐,现在血芽殿可是对您来说,可是很危险的。那些家伙如果趁机对您不利的话……”

    “没关系!”大小姐的口气忽然间轻松起来,“要是其他的时候,我还真要顾忌一二,但是现在我自有办法。”

    那老人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下恍然大悟,“大小姐是说……”

    大小姐不耐烦的一甩袖子,“知道就行了,明天我不在的时候继续留意各处的消息,有什么异动等我回来立刻向我禀报。”

    “是!老奴遵命。”

    大小姐点点头。转身就走,忽然间又想起些什么,回头问道:“七婆婆最近怎么样?”

    天闲竖起的耳朵立刻抖了抖,大小姐居然问起七婆婆。

    “大小姐放心,老奴会尽量从她那里打探消息的,但大小姐知道她们三个都是老顽固,能得到的消息恐怕十分有限。”

    “你尽力吧,目前这是最好的消息渠道了。”

    “是。老奴一定尽力。”

    大小姐紧了紧斗篷,“没事的就离开吧。今后除非一定有必要,还是不要来这里的好,这里并不是很安全,而且……冷的要命!”

    是,老奴记下了,请大小姐放心。”

    大小姐再不说其它。迅速离开了这里,那个佝偻的老人等了一小会儿,也从那道暗门离开,偌大的溶洞内又恢复了宁静。

    “呼…………”

    天闲长长的吐了口气,从钟乳石后探出头来。确定了两人都已经走远,这才完全放松下来,“她们走了。”

    四姑娘也是长长吐了口气,之后立刻精神百倍的跳了起来,“天小哥!我们快走!”

    “走,去哪?”天闲一呆。

    “当然是回去!”

    “回去?”天闲更加不解,“我们可是来找那个地下秘密区域的。”

    “那个地方就在那里,不会丢也不会跑,下次再来就是了,但现在我们不回去的话,恐怕要有麻烦!”

    “你又说一些玄幻到我听不懂的事情了!”

    “总之先回去,路上再说!”

    四姑娘看起来很着急,天闲也不好现在就问个明白,立刻带着四姑娘重新潜入水脉向回游去,还好就算是在水底天闲的五感也十分敏锐,辨别方向不成问题,没用多久就回到了原来阴牢所在的那个巨大溶洞。

    本来四姑娘还打算解释,不过天闲制止了她,两人走出巨大的地底裂隙后,周围全是人,说话不得不小心。

    一路风风火火赶回了血芽殿巨石的住所,真正回到屋子里的瞬间,四姑娘一颗心才算是完全放了下来,一下软在了椅子上,呼呼喘气。

    天闲倒是一点不累,但却满心奇怪,“我们到底为什么这么急着回来?”

    四姑娘喝了口水,“因为,因为马上就有人要找上门来了。”

    “有人上门?不管是谁,叫咕噜变成我的样子拦回去不就好了?”

    四姑娘摇了摇头,“这个人可是不会轻易就离开的,妾身觉得咕噜根本拦不住她。”

    “哦?”天闲大感意外,“你说的到底是……”|

    话音未落,清脆的铃声已经在门外响起。

    这是一个系着绳索的铃铛,绳索的另一头一直垂到巨石下,有谁来访的话可以先拉铃通知主人。

    “来了!”四姑娘双目顿时一亮,飞快说道,“天小哥,记住无论如何也要答应对方的请求,嗯……当然要显得自然一些,甚至可以先拒绝,等对方坚持再接受。”

    “四姑娘你说的到底是……”

    “人已经在外面了,直接去看一看就知道了!”四姑娘满脸兴奋的拉住了天闲的胳膊,眼神儿早瞟到了外面。

    天闲带着四姑娘来到屋外,在巨石上向下一瞧,数十米高的巨石脚下,一身随意打扮。身后跟着自己侍女的大小姐正站在那。

    “大小姐!?”天闲很是吃了一惊,回头看着四姑娘丝毫不意外的神色,心中更是疑惑,“你知道她要来!”

    “她可是已经说过了,当然会立刻来!”四姑娘哼了一声,“详细的事妾身过后再向天小哥解释。天小哥现在只要记住最后答应她的请求就好了!”

    虽然是一头雾水,但天闲也清楚四姑娘的决定应该不会错,当下把大小姐请上来,双方客套一番,就在屋外的小桌旁落座。

    “这血芽殿的风景,真是怀念啊……”大小姐一坐下就打量起四周的景象来,“当年我和妹妹一样,都是在这里经过了千辛万苦才成为了血枝的,回想起来。真是一段辛苦的日子。”

    “是吧,妹妹?”大小姐笑着看向四姑娘。

    “长姐风采绝伦,又天资聪慧,在这里的时候就备受婆婆们器重,这血枝的位置可没人能争得过你,还没有完成最后的试炼就已经内定为血枝,相比起来,却是妹妹我经过各种考核。防备各种暗算,最后依靠运气九死一生才活下来成为了血枝的经历更辛苦一点呢。”

    大小姐一阵娇笑。“妹妹这是在怪姐姐没有帮你喽,其实姐姐也是自顾不暇,这血枝的位置得来不易,妹妹应该是最清楚的,姐姐做了这第一血枝,背后可也下了十足的功夫。”

    “是啊。背后可真是下了十足的功夫!”四姑娘的眸子冷幽幽的,好像两把利刃盯着大小姐。

    大小姐只是随意一笑,“真是不好意思,居然说起以前的事,冷落了主人。”

    天闲略显尴尬的笑了一下。“无妨,对于这血芽殿,我其实也很好奇,在这里住了几天,可是却发现这里的人少的可怜,而且大多数的时候都不外出。”

    “妹妹还没把这里的情况对天闲小弟讲清楚吗?”大小姐瞄了四姑娘一眼,满眼好笑,“那就只要让姐姐来说了。”

    大小姐抬起手,指尖在这一片区域虚划而过,轻声说道:“人数稀少,是因为这一批血枝候选质量不高,大多数都已经被废弃了。”

    天闲心中一颤,“大多数……废弃?”

    “是的,毕竟……血枝也不是好做的。”大小姐笑的很随意,“天闲小弟要是想了解这里的话,那么这样说未免不够直观,不如……姐姐带你去周围走一遭,如何?”

    天闲微微一愣。

    大小姐已经咯咯娇笑道:“其实这也是姐姐来找你的目的,正好天小哥也想了解这里,那么不如就让姐姐带你去瞧瞧这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在这外面只是看看巨大的石柱和低矮的宫殿可是完全不会了解这个地方的。”

    天闲顿时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大小姐这次来到底是……”

    “哦……我的确还没完全说明过。”大小姐稍微正了正神色,不过她看起来似乎有点无奈,“天小哥知道,我们这些做血枝的,其实很少能有几回回到总部来,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自己负责的国家奔波劳顿,就和四妹妹一样。”

    “而通常回到总部有两个可能,第一个是受到重大嘉奖,而第二个,天小哥似乎已经猜到了,就是接受严重的惩罚,所以……这一次我回总部来,其实……是因为犯了一些错误。”

    “难道说,大小姐是回来受罚的?”

    “嗯……”大小姐微微揉了揉额角,无奈而慵懒的动作尽显惹人怜爱之意,“倒也算不上是受罚,否则我早就和四妹妹一样被关进阴牢了,不过这次事情有些特殊,需要我亲自回来进行澄清!”

    天闲心中一动,立刻想起之前在地下溶洞里偷听到大小姐说的话。

    大小姐继续说道:“我们这些血枝都是出身血芽殿,除了要直接向血宗负责之外,血芽殿也负责监督我们的行动,所以这一次我需要去血芽殿把一些误会解释清楚。”

    听到这里,天闲恍然大悟!

    原来就是在溶洞里说起的这件事!怪不得四姑娘会着急回来,竟然是料到了大小姐会立刻找上门来。

    “大小姐,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天闲谨慎的问。

    大小姐嘿嘿的笑了,带着十足亲密朋友之间才会有的不怀好意,“我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朋友,所以想请天闲小弟和我一起去,给我状状底气!”

    这话把天闲说的完全愣在了那,“我……要我一起去?”

    “嗯!就在明天!正好天闲小弟住在这里,方便的很,到时候……”

    “不!等一等!”天闲赶紧打断她,“大小姐,这种事情,我去有什么用?我完全是一个外人!”

    大小姐眨眨眼睛,“你不是说想要了解这里,而且姐姐我被人问讯,你就住在三步远之外,难道就不能来陪陪姐姐?”

    “呃……”天闲心想这理由有些牵强,但……却又似乎合情合理。

    正有点犹豫,天闲感到桌子下四姑娘拉了拉自己的衣袖,同时递了个眼色过来。

    “这……或许不大好吧,而且明天我和四姑娘可能还要外出。”天闲为难起来。

    立刻,天闲又感到四姑娘猛拉自己的衣袖……

    “呃……不过,或许也不是不能答应。”

    衣袖继续被用力拉着……

    天闲一时间有点混乱(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