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八十章 姐妹重逢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巨岩之上,天闲扶着四姑娘小心的走着,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血芽殿周围的情况,那些同样的巨石上少有人居住,大多数人都在地面那不高的宫殿中,部分居住在巨石两侧悬空的石屋中。

    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十岁左右或更小的孩子,有一些在空地上接受几个头发花白的老妇教导,但天闲却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

    “天小哥为何有些心不在焉?”虽然目不能视物,四姑娘却剔透灵巧,很快发现了天闲的奇怪之处。

    “我是在看下面那些人,当初,你也是在这里和他们一样刻苦学习的吗?”

    四姑娘停住脚步,目光向巨石下垂落,“是啊,当初妾身在此度过了四年的时光,算是比较短的了,如果在这里呆满七年还无法成为血枝的话,那么……”

    四姑娘淡淡一笑,“天小哥还是专心绘制地图,找到那宝库才是第一要事。”

    “七年还不成的话,那么会怎样?”天闲追问。

    四姑娘有些无奈,“自然就被废弃。”

    “废弃是指……”

    “血枝是血盟转梦培养用于沟通各大帝国的专门工具,除了外派做出使节之外几乎毫无用处,战斗力更是普遍低下,但他们对血盟内部却又十分■,了解,如果不能成为血枝,那就只能……被灭口。”

    天闲双眸微微一缩,“那岂不是只有七个孩子能活下来?”

    “不,每一批孩子之中,能出现一两个血枝就很不错了,大多数是熬不到被废弃的,这里的孩子是被源源不断送来的,毕竟这大陆上的孤儿遍地都是。就算一时找不到,买一些来也可以。”

    天闲心中暗怒,“血盟到底把血枝看作是什么?”

    四姑娘咯咯一笑,“自然是利用的工具,天小哥以为还能是什么?”

    天闲沉默半晌,肺腑之中一下涌出一句话来。“我一定不会把你看作利用的工具的!”

    四姑娘顿时秀面红透,跺跺脚转身过去,“天小哥心眼儿好坏,明知道……却还来调戏……”

    天闲这句话倒是的确没经过脑子,只是觉得应该这么说,现在想想未免真的有些调戏的味道,不由抓抓头,“我并没有调戏,只是。嗯……只是……”

    天闲这个时候嘴巴倒笨了起来,四姑娘不由暗笑,转回来双眸亮闪闪的望着天闲说道:“天小哥无须解释,妾身心中明白,其实都是妾身一厢情愿,天小哥虽不驯常理,但却纯良磊落,对妾身没有丝毫非分之想。但妾身并不后悔,也不会自行轻贱。妾身会养好身体,治好双目……”

    四姑娘无比憧憬,“妾身一定会让天小哥喜欢的,一定会让天小哥身边的人也喜欢的。”

    天闲心中一片感动,单单说四姑娘这份心意,已经让人赞叹了。

    “好的。我也相信你能做到这些。”

    四姑娘自信的一笑,“妾身一定为天小哥做到。”

    虽然天闲不知道现在这样是否合适,但不可否认的是,和四姑娘的关系明显拉近了许多,接下来的时间里。四姑娘很随意的靠在天闲肩膀上,聚精会神的绘制着那份地图,虽然再没说什么,但亲近之意溢于言表。

    “嗯,看来要反复测量才行,今天就到这里吧。”四姑娘望着又绘制出细密圆圈和直线的地图,满意的点点头。

    “进展的怎么样?”天闲做了四姑娘的扶手,对于地图绘制的进度倒是不大清楚。

    “看来还要多跑几个地方,这宝库果然不是这么容易就可以找到的。”四姑娘微微一叹,但依旧笑着,“不过这是迟早的事,有荒尘大剑在,任何宝物都无所遁形,虽然它现在沉睡着,但邪眼可以帮很多忙,我想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找到那个宝库了。”

    天闲很是喜悦的点了下头,“你辛苦了,今天想吃点什么?”

    四姑娘忍不住一笑,“天小哥,你最近总是问我这个问题。”

    天闲无奈,“血宗忽然也没了动静,我们只好吃了睡,睡了吃喽。”

    “这倒是也不错,在血盟这么多年,妾身还从未过过这样安宁的日子。”四姑娘收好地图,“天小哥陪妾身坐一坐吧,妾身想说些事情。”

    天闲连忙将四姑娘带到屋前的石凳上坐好,“又有什么让我吃惊的话要说吗?”

    四姑娘神色微微肃然起来,“妾身想和天小哥说一说大小姐。”

    “大小姐?”天闲皱起眉,“你说她居心叵测,我已经提起戒心了。”

    “这个自然,但妾身现在要说的是,天小哥不仅要提起戒心,而且要有时刻反击的准备,因为大小姐她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

    天闲微微一怔,那个娇滴滴的大小姐是个出名心狠手辣的角色?

    “妾身明白天小哥有些不好相信,但她能坐上第一血枝的位子,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妾身自问心智谋略不输于她,但在狠毒这一方面却远远不及,她的狠毒往往超出常人想象,不仅是身边的人,为了达到目的,她就算是自己都可以牺牲。”

    天闲闻言心中一寒,“自……自己?”

    四姑娘冷冷一笑,“当初,我们同为血枝的有力竞争者,却又关系密切,甚至她教过妾身几首曲子,甚至于妾身一同制作点心,难得休息的时候睡在一起彻夜长谈,妾身虽然知道我们是生死竞争的对手,但妾身还是不知不觉的相信我们可以共同进退,可惜最后她不惜施展苦肉计刺了自己一剑,那一剑贯穿身体,险些要了她的命,妾身没有怀疑的以为她伤重所以在最后的考核中使用了违禁的手段帮助她,结果……”

    “她却暗中对我痛下杀手,并且揭发我违背的考核的戒律,那一次妾身险死还生。要不是要有几分机敏,恐怕早已经被当作弃子抹杀掉了。”

    手掌贴在心口的一个位置上,四姑娘恨恨说道:“就在这里,她自己刺了自己一剑,如果是妾身绝对不敢如此冒险,但后来妾身思量。她因此毙命的可能不到四成,而能以此为掩护至妾身与死地却有八成胜算,也是她就下了毒手!”

    天闲听的眼角微微跳动,四姑娘的手章贴在胸口的位置,正是心口,难道说大小姐当时刺了自己心口一剑,那就算刻意偏离心脏,可也是极重的伤。

    “这些年来,大小姐的活动十分频繁。在帝国积极表现诚意和驯服的态度,而在血盟内部也飞快的聚众结党,并且竭尽所能排除异己。”单单妾身所知道的,她就已经暗中杀了六个人,这六人无一不是血盟中有头脸的人物,而他们最大的共同点就是抵触大小姐。

    “她这样厉害?在血宗的眼皮子底下,杀了六个重要人物!”天闲很是吃惊,如果事情真的像四姑娘说的这样。那么大小姐的能量可就相当可怕了。

    “妾身觉得,血宗对此绝对有所察觉。但是碍于一些原因才没有追究,而这也是妾身最担心的,大小姐最近两年愈发肆无忌惮,但血宗对此却只是不痛不痒的警告她几句,这一次她私自返回总部,其实对于血枝来说已经是重罪。但天小哥看到了,血宗对此却毫不介意。”

    天闲仔细一想,事情的确如此,血盟之内除了被召回受罚的四姑娘外,就只有大小姐一位血枝。其余人都在各大帝国活动,她的存在的确显得十分不协调。

    “天小哥,你可要额外的警惕她,她这一次返回总部,或许目的就在于天小哥的邪眼,虽然这样是和血宗争宝,已经是大逆不道的重罪,但妾身实在想不出她还有什么理由在这个时候忽然返回,而事情如果真的如此,那么她必然会不顾一切也要达到目的,天小哥这边可就不只是警惕一些就可以了。”

    天闲听完四姑娘的话,感觉自己对大小姐的认识完全有了一种翻天覆地的改变。

    “天小哥,这段时间血宗还没什么动静,但小姐居然也没有露面,妾身觉得这并非是好事,大小姐她一定在背后计划着什么阴谋才对。”

    就仿佛是印证四姑娘的话一样,四姑娘的话音未落,巨石下已经传来了一个喊声:“不知国主可在这里?大小姐有请。”

    天闲往下一看,发现大小姐身边的那个侍女已经站在那里,正笑吟吟的像自己行礼,“奴婢见过国主,大小姐今晚请国主过去畅谈,还请赏光。”

    听了刚才四姑娘的话,现在天闲心中哪还能不提高警惕,当下说道:“多谢大小姐美意,但今晚我还有事要办,不能去大小姐那里打扰了。”

    这侍女明显有点意外,笑道:“大小姐吩咐奴婢无论如何也要将国主请去,因为今天大小姐有一样重要的东西要给国主观看,大小姐说,国主只要肯前进,必然不会后悔。”

    天闲心中奇怪,“什么东西?”

    “这一点奴婢就不清楚了,还请国主亲自前往一看。”

    这手段当真是收放自如,天闲心中暗暗叹了一声,回头看了看四姑娘那边,见四姑娘也是微微点头,转身对巨石下说道:“那就请回复大小姐,就说晚饭的时候我会准时前去的。”

    “奴婢知道了。”那侍女十分高兴的一笑,对天闲再次施礼,随后立刻离去。

    “四姑娘你看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天闲立刻回来和四姑娘商量对策。

    “哼!自然是不怀好意!”四姑娘想也不想的回答,随后眼中露出了思索之色,“但她说有东西要给天小哥看,着倒是让妾身十分疑惑,她既然如此郑重的提出这件事,那么等天小哥赴约之后,自然不会只拿出什么随便的东西糊弄天小哥,但她究竟手里有什么才能这样信心十足的说能让天小哥满意呢?”

    “嗯……那就应该是什么我看重的,甚至是需要的东西。”天闲也很纳闷的猜测。

    四姑娘满眼疑惑,“可大小姐怎么会知道天小哥看重或者需要的东西呢?这些……可是妾身都不了解。”

    天闲琢磨着,自己看重甚至是急需的东西,似乎也没有什么东西是符合条件的东西,大小姐这葫芦里又不知道是卖的什么药了。

    “那今天晚上我是去呢。还是不去呢?”

    四姑娘露出笑意,手指轻轻点了点天闲的胸口,笑声说道:“天小哥可是一言九鼎的好男儿,既然已经答应前去赴约,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天闲立刻奇怪了,“可是你刚才还叫我要时刻戒备她。甚至要做好战斗的准备。”

    “不错,但这一次天小哥不必担心。”四姑娘笑容在脸上化开,“因为,妾身会陪天小哥一起去。”

    “一起……一起去!?”

    四姑娘微微一扬双眉,“她又没说单请天小哥一个,现在妾身这副模样,连走路都要人搀扶,天小哥带妾身一起去,似乎也是理所应当。”

    “这……”天闲苦笑。这样未免太伤大小姐的脸面了,不过如果大小姐就像四姑娘说说的那样,那么这样的防范似乎也是必要的。”

    “天小哥不必为难,妾身与她都是互相知道底细的,她自然明白妾身会向天小哥讲她的一些过往,我们现在提防她是理所当然的事,别说是天小哥与妾身两人,就算是把七婆婆也一起带上。她也是心知肚明的不会计较的。”

    “这样……也好!”

    虽然这就摆明了是不信任大小姐,但天闲自然相信的是四姑娘的话。对于大小姐现在只能全神戒备。

    ……

    血宗一人独自立在气势恢宏的空旷大殿之内,凝聚在他身边的诡异黑暗静静的涌动着,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裂隙。

    “他们有什么动向?”血宗忽然问道。

    大殿之内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一个声音,“毫无异常,两人只是在巨石上散了散步,哪里也没去。也没有见任何人,甚至七婆婆也只是在巨石下待命。”

    “哼……这个小子倒是中意四丫头,这可真是意想不到的好处。”

    那个声音有点疑惑的说道:“可四姑娘似乎已经有些对血盟离心了……”

    “她已经毫无价值。”血宗冷笑一声,“现在能拉住那个小子完全是额外的好处,她是否对血盟离心并不重要。反正最后是要死的。”

    那声音沉默了下来。

    “她的情况呢?”血宗又问。

    那声音立刻答道:“大小姐已经发出邀请了,天闲今晚会过去赴宴。”

    血宗闻言微微摇头,“当初,她也是备受瞩目,丝毫不比四丫头差,可惜,可惜啊……”

    “要不要提醒一下,毕竟她对血盟还是忠心耿耿的。”

    “需要提醒才能忠心耿耿的话,那么没有必要提醒了,你去吧。”血宗冷冷打断了那个声音。

    “是。”

    那声音消失良久,血宗才轻轻一叹,“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没有耐心,这样怎么能成大事……”

    ……

    天闲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治疗四姑娘的双眼上,虽然那毒药还有两种成分没能完全弄清,但现在对四姑娘的双眼进行疏导筋络的治疗还是十分有效的。

    四姑娘的双眼依旧完整,只是不能视物,天闲断定只要方法得当,必然可以让四姑娘双眼复明。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天闲这才和四姑娘一起稍作打扮,起码穿了件客气些的衣服,双双离开。

    一路上四姑娘完全是外出游玩的心态,不停的和天闲说笑着,凭借她的记忆和模糊的双眼向天闲讲着四周那些雄奇瑰丽的建筑来历和一些不可考证的传说,活像一个导游,全没有要去面对仇敌的紧张。

    等两人到了大小姐那栋别院,天闲敲了两下门,里面立刻传来脚步声,木门吱呀一声打开,竟然是大小姐亲自来开门。

    一见门外天闲的面孔,大小姐完全是一副喜出望外的神色,但一眼瞧见天闲身边立着的四姑娘,大小姐的脸色一瞬间完全黑了下来。

    四姑娘早盈盈一拜,“姐姐安好,妹妹在这里给你行礼了,这次唐突来访还请姐姐不要见怪。”

    大小姐的脸上就犹如飓风的卷过的云层无数表情飞快变幻着,最后生硬的挤出了一分笑意,“原来是四妹,我们也好些日子没见了,知道你被打进阴牢姐姐我还担心了好一阵,现在见到你平安无事,姐姐也心安了。”

    “多谢姐姐挂怀,在阴牢中的日子,妾身也常会想起姐姐往日的好处,才得自由就想来拜见姐姐,可惜身受重伤,调理了几日这才能随天小哥一同前来。”

    “妹妹这么说可就客气了,快别站在门口,进来和姐姐说话。”

    “多谢姐姐。”

    大小姐让开大门,四姑娘也不客气,挽着天闲的手臂迈了进去。

    天闲在一旁简直有些发呆,两人话中透着热情和熟悉,谁又能想到这其实是两个生死仇敌,这女人啊……真是。(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