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七十七章 搬迁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那个……你的眼睛看不清,在我治好你之前,就不要跑到厨房去了。”天闲有点心虚的看着围着自己慢慢移动的四姑娘。

    四姑娘把面孔凑近天闲,轻轻的嗅着,偶尔鼻尖会擦过天闲的脸,痒痒的,这让天闲有些心跳加速。

    现在四姑娘显得有些憔悴,在阴牢中被折磨,精神和*都还没有完全恢复,但即使是这样的四姑娘,在天闲看起来却比美艳的大小姐要有魅力的多。

    不会嗅出我去过大小姐那里吧?说起来今天大小姐那身白杉似乎蛮薄的,身上还散发着香气,要是被嗅出来的话……天闲一颗心玄了起来。

    “嗯。”

    对于天闲的话四姑娘只是轻声应着,继续仔仔细细的在天闲身边嗅来嗅去,那模样就好像花猫嗅到了鱼肉的味道一样,要不是她表情十分认真,天闲倒是想去她鼻尖上捏上一下。

    “呃……你看不见的话,刚才怎么知道是我?”天闲没话找话。

    “脚步声。”四姑娘简单的回答。

    天闲嘿嘿傻笑,心里却在思量着还应该说点什么,不过四姑娘已经说道:“点心要蒸好了,天小哥既然不想让妾身在做一道烹饪的步骤,现在就可以取来吃了。”

    天闲如蒙大赦,立刻把四姑娘好好的带到桌边坐下,飞快钻进厨房去拿点心了。

    “四姑娘年纪不大,这做点心的手艺可是一绝,几位婆婆一定很欣慰吧。”天闲把点心端上来,立刻坐到四姑娘对面,虽然刚才在大小姐那已经吃饱了,但现在还是忍不住食指大动。

    四姑娘安静的坐在那里。轻蹙秀眉似乎在思考什么,对于天闲的夸赞只是点点头。

    “那……我先吃喽!”天闲嗅了嗅香气四溢的点心,顿时开始流口水。

    四姑娘依旧只是简单的点头。

    天闲立刻拿起点心大吃起来。和大小姐的点心不同,四姑娘做的点心味道淡淡的。十分清爽,吃过之后唇齿留香,点心到了肚里似乎还凉丝丝的冒着香气,让人全身的毛孔都张开来,好不舒服。

    天闲正吃的开心,四姑娘忽然间吐出一个让天闲吓了一跳的字眼来。

    “大小姐!”

    天闲闻言一愣,“什……什么,什么大小姐?”

    四姑娘虽然双眼几乎不能视物。但双眸却依旧闪闪发亮,她仿佛能看清天闲每一个表情的望着天闲说道:“天小哥刚才不是说妾身这制作点心的手艺可是一绝吗?其实这并不是几位婆婆教会妾身的,而且一位长姐,昔日,是她教会了妾身如何制作这些点心。”

    天闲心中一动,大小姐的确说过这样的话,当时自己还有些怀疑,却没想到现在从四姑娘口中得到了证实。

    “天小哥,可知道这位大小姐?”四姑娘望着天闲的眼眸波光微动,实在让人难以相信这是一双几乎无法视物的双眼。

    “呃……大小姐。哦……听说过!”天闲故作从容,“今天宴会上见到了,听说……她是第一血枝。”

    “看来天小哥对她已经有所了解。”

    不知怎的。天闲觉得四姑娘望着自己的目光似乎在等待——等待自己开口。

    “算是吧,毕竟今天我也只见到了她一位血枝。”

    “这不奇怪,七血枝大多时间都在各大帝国驻扎,尽力协助血盟活动,回到总部的时候非常少,天小哥能见到一位已经是运气了。”

    “这个,说的倒是,哦对了!今天在宴会上有一头多角兽……”

    “天小哥觉得这位大小姐怎么样?

    极其少有的,四姑娘的话锋微显强硬。居然打断了天闲的话。

    天闲不由一愣,四姑娘今天的确和往常不同。难道说她发现了自己去见大小姐的事?

    这件事本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但……想起大小姐最初额外叮嘱不要告诉四姑娘是她提供了阴牢地图这件事。天闲顿觉为难,要是告诉四姑娘自己去见了大小姐,那之前的事也就没办法保密了。

    闪电般转过几个念头,天闲还是有点无奈的说道:“关于她,我自然不了解。”

    四姑娘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天小哥可还记得,从前妾身说过七血枝互相倾轧,甚至斗的你死我活。”

    “当然记得。”

    “那天小哥可还记得与妾身第一次见面,是为了什么?”

    天闲不由嘿嘿笑了笑,“那次我为雪去找吃的,不小心拿走了你带给巴克老爷的美人泪,你还记的这件事,不要这么小气嘛。”

    四姑娘面露几许无奈,神色也缓和下来,嗔道:“天小哥还说,那一次我可丢了美人泪,可是被血宗大骂呢。”

    天闲只能嘿嘿傻笑,“说起来,这件事和大小姐有什么关系吗?”

    “和她本身没有关系,但这件事却被有心人利用,所以妾身才不得不像血宗立下军令状,一定会将天小哥拉入血盟,否则……”说到这,四姑娘含笑摇头,后面的内容自然不必多言。

    天闲微微吃惊,“居然有这样的曲折,你说的有心人是?”

    “天小哥在寂静森林应该见过她了。”

    天闲顿感怒意上涌,“你是说那个在寂静森林里控制方叔叔师弟的女孩?”

    “不错!”四姑娘轻轻一叹,“天小哥,你天性善良,对于血盟之中各种污垢必然是不了解的,其实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那一次本来我也该得到消息,如果是那样的话,妾身和天小哥就可以早些见面,可惜妾身因为被那个贱人算计,不得不为了巴克老日的寿诞奔波,满世界去找那株美人泪,而当妾身找到的时候,邪眼已经在天小哥手中了。”

    说着四姑娘忍不住露出向往的笑意,“但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妾身无缘在寂静森林与天小哥见面,才到黑德尔城堡,天小哥就盗走了妾身的美人泪。呵呵呵……”

    “嗯……当然,妾身丢了美人泪。回来更是被那个贱人大加指责陷害,这才让血宗动了真怒,最后妾身被压进阴牢……那个贱人在其中也没少出力。”

    天闲很是惊讶,不仅惊讶于这些闻所未闻的事,更惊讶于一向温婉柔和的四姑娘居然也会这样憎恨一个人,这“贱人”从她口中说出来一直都是咬牙切齿,没有丝毫犹豫。

    “而那大小姐……”四姑娘眼神变得锋锐起来,“是比那个贱人还要危险百倍的人物!”

    天闲顿时愣住。瞪大眼睛望着四姑娘。

    无论如何天闲也没想到四姑娘对大小姐会是这样的评价,虽然大小姐现在的态度有些模糊,甚至不能真正判断是敌是友,但她已经实实在在的帮过自己两次,其中还给了地图,也是因为这样四姑娘才能脱离阴牢的折磨,不管怎么说,这似乎都不能算是一个想要害死四姑娘的人物吧?

    “天小哥在宴会上见过她了?”四姑娘忽然又问。

    “是,见过了。”

    “她现在是什么模样?”

    “什么……模样?”天闲被问的有些摸不着头脑,同为血盟七血枝。四姑娘怎么可能不知道大小姐什么模样。

    “她……看起来,呃……这个……”天闲苦笑起来,心想自己总不能当着四姑娘的面说大小姐生的十分美艳动人。让人一看就神魂颠倒。

    四姑娘冷笑一下,“天小哥只要告诉妾身,她看起来年龄如何就好。”

    “年龄?”天闲仔细回想大小姐的音容笑貌,还有那饱满丰润的身姿,“大概……十六七岁吧。”

    “哼!”四姑娘忽然面露寒意,“这个贱人!果然走了这一步!”

    天闲惊讶的望着四姑娘,她现在的表情是自己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那是一种恨之入骨的表情。

    “天小哥,你如实告诉妾身。你是不是与大小姐私会过了?”

    天闲一下被问住。

    本心不想承认,但既然四姑娘言之凿凿的问道。必然是察觉到了什么,再瞒下去可要将她惹恼了。

    摸摸鼻子。天闲说道:“今天回来的时候,大小姐倒是的确找我过去喝了杯茶,不过我很快离开了。”

    “很快是多久?”四姑娘颇为强硬的追问。

    “也就一顿饭的功夫。”

    “一顿饭的功夫……”四姑娘显得微微有些激动起来,“天小哥,你……你是不是,是不是已经……”

    见四姑娘欲言又止,天闲纳闷的问道:“已经什么?我只是吃了些点心,她也没把我怎么样。”

    四姑娘的表情明显不自然,“天小哥,事关重大,你……你不要对妾身有所隐瞒,就算,就算是天小哥真的……那也是遭人陷害,还请天小哥如实相告。”

    天闲被四姑娘着急的样子弄的莫名其妙,“四姑娘你到底在说什么?我真的只是喝了点茶,吃了些点心就回来了,而且我早有戒备,那些茶点也是无毒的。”

    “不是那些茶点!”四姑娘激动起来,“天小哥,你真的……真的没有和大小姐,和她……”

    实在难以启齿,四姑娘转而问道:“那个贱人……她难道没有勾引天小哥吗?”

    天闲一下完全僵在那,“你……你在说什么啊?四姑娘,我不知道你和大小姐之间有什么过节,但是这样猜忌人家未免有些过分,她只是请我过去喝茶并且示好而已,说白了就是想拉拢成为盟友。”

    四姑娘满脸通红,“只……只是这样?可只是这样,那,那……那为什么会用魂香?”

    天闲又是一愣,“魂香,什么魂香?”

    四姑娘急道:“这魂香是不传之秘,就算血盟之内也少有人懂得配置,妾身也是暗中得到的配方,所以才能识别,这魂香几乎没有味道,单独使用也毫无效果,但如果和另一种魄香混用,就会迷人心智。就算意志再坚定的人也会变得*膨胀,到时候……只能任人摆布……”

    天闲大吃一惊,不由嗅了嗅自己身上。“我身上……有魂香?”

    四姑娘用力点头,“妾身不会弄错的。而且这魂香现在恐怕只有大小姐手中才有,而既然如此,她必然会趁天小哥不备的时候施展色诱,别人不知道,妾身却最清楚她在血芽殿学了什么淫邪的法门!她还不满十五岁,现在却已经貌似十六七岁的美丽少女,而且身姿丰满诱人,这全是她对自己施展邪法之后的效果!”

    天闲骤然吃了一惊。“有这样的事,大小姐她……”

    四姑娘焦急的问道:“所以天小哥现在还请对妾身如实相告!这一顿饭的功夫,天小哥是不是已经,已经和她……”

    天闲这才恍然大悟四姑娘想要表达什么,不由有些面红耳赤,“不不!绝对没有!我从进了那个院子一直到离开都清醒的很,绝对没有被暗算的迹象,而且……而且就算我心神被迷惑,可邪眼却不会!你要是不信,完全可以问它!”

    “嗯。这件事老人家我倒是可以保证。”邪眼的火焰顿时从天闲的的发稍上跳了出来。

    “嘿嘿!说起来那个大小姐还真是个尤物,还不满十五岁吗?今后岂不是要变得祸乱人间的妖精!计算我化成人形的那段岁月里也没见过如此诱人的女人啊。”

    四姑娘呆呆的望着天闲头上的那朵火苗,好一阵才总算反应了过来。心中一块石头落地般的吐了口气,“原来是这样,倒是妾身乱担心了,有邪眼护身,天小哥怎么会怕这些迷香之类的东西。”

    天闲有些不明所以,“你是说……”

    四姑娘先给自己倒了杯水,喝干,又拿起点心小小吃了一口,才回答道:“天小哥有邪眼的力量护身。这些侵袭身体的迷香、毒气之类的东西还未入体就被火焰的热力烧的精光,天小哥现在身上只是还留了些残香而已。这一点恐怕大小姐是想不到的吧。”

    瞧着天闲头顶那朵火苗,虽然看不清邪眼的模样。但那明亮的火焰却让四姑娘有种安心的感觉,“就算是妾身,如果不是知道的话,也不会猜到天小哥已经将邪眼的力量融合的这样好了,呵呵,这一次大小姐可是吃了暗亏,天小哥恐怕不知道,这魂香昂贵无比,就算只燃半根都是天价的花费,现在大小姐一定在大发雷霆才对,哈哈,哈哈哈……”

    四姑娘笑的很开心,但天闲却完全愣在那。

    原来所有的事……都不是自己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吗?

    “天小哥不必担忧。”完全料到了天闲的心思,四姑娘轻快的说道,“虽然这血盟之中处处危机,但天小哥只要一如从前就好了,一直以来天小哥不就是这样闯荡过来的,劫难之后一心不改,才是所谓英雄,妾身……就喜欢天小哥这一点。”

    说着四姑娘秀面微红,低下头来紧吃着点心。

    天闲却坐在那里思考起来,四姑娘说的话暖人心扉,但现在身处血盟总部,却不得不时时小心,如果说大小姐真的笑里藏刀的话,那自己真是太傻了。

    那张地图,还有多角兽的弱点,这些都只是手段吗?

    “天小哥是在担心吗?”四姑娘微微抬头。

    “嗯,虽然你这么说,但我还是有有点担心。”

    “天小哥不必担心,有妾身在,定然不会让天小哥被他人算计,昔日妾身只为自己,也无心与他人争斗,只是他们不肯放过妾身,但现在既然是为了天小哥,妾身定然竭尽全力。”

    天闲笑了笑,“算了,先不说这些了,时间不早了,吃些东西休息吧。”

    “嗯……”四姑娘顺从的点点头,但似乎又想起些什么,“天小哥最近应该没什么要紧事,毕竟是初来乍到,血宗只是会选一个对血盟有所了解的人带天小哥简单的转一转,过些日子才有实际的事务要天小哥参与,所以,趁着空闲,天小哥带妾身换个住处吧,这地方……腻了。”

    “换个地方?”

    “嗯……这个地方总让妾身想起身为血枝时那些丑恶的事,不如妾身为天小哥选一个清静闲适的所在。”

    “那自然好!”天闲立刻点头答应,“不过,你刚才说的那个会带我熟悉血盟上下的人。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四姑娘大吃一惊,“难道是大小姐?”

    “不,是你。”

    四姑娘手里的点心顿时掉了下来……

    隔天。天闲就搬出了这血枝专用的居所,由四姑娘指了一个地点。带着一种血宗派来的仆人们搬箱倒柜的向城中东侧而去。

    “天小哥,你在写什么?”

    天闲和四姑娘自然坐在车中,天闲一路上也无暇却顾忌外面的风景,而是在一个厚厚的本子上写写画画,时不时还思考一下,神情专注。

    四姑娘看不清外面的东西,见天闲也不理自己,隔着一会儿顿觉无聊。几次在天闲面前故意轻轻咳嗽之后,还是凑了上来。

    几乎把眼睛贴在天闲那个小本子的后面,四姑娘还是看不清上面的东西,这一部分原因是四姑娘的双眼现在实在是看不清,另一部分原因是天闲写的字完全就是一篇鬼画符。

    天闲瞧着四姑娘的头在本子后面晃来晃去,不由好笑的挪开本子,在她鼻尖上一按,“你在做什么?”

    四姑娘惊叫一下连忙缩了回去,“妾身失礼了,但……但天小哥在做什么?”

    天闲晃了晃那本子。“关于那种毒药,我已经有些眉目了,正在计算一些东西。只要再过一段时间,就能为你的双眼进行治疗了。”

    “妾身的双眼……真的有希望复明?”四姑娘大喜过望。

    “当然,到时候我一定让你再次见到天空和大地!这世界可还有很多好东西值得去看,双眼失明可是不行的。”

    四姑娘心感温馨,喃喃道:“妾身倒也不稀罕什么天空大地,只要……再看看天小哥就好了。”

    “嗯?你说什么?”天闲眨眨眼奇怪的看着低声嘀咕的四姑娘。

    “没什么,没什么!!妾身是说……妾身也想去看看天空啊!”

    “放心吧!一定会没事的!”

    天闲一路研究者自己的那本笔记,四姑娘再没有打扰过天闲,独自趴在车窗上吹风。心中却暖暖的……

    车队很快到了四姑娘指定的地点,天闲收起本子。将四姑娘小心扶下车来,抬眼四下一望。顿时疑惑。

    这里应该是地下城的东面的某个地方,四周都是陡峭的山壁,还有许多几位高达的巨石矗立,似乎开凿城市的时候故意遗留在了这里,这些巨石和峭壁上大多有悬空而建的简陋石屋,不知多少条空中的走桥连接着峭壁和那些巨石,形成极其复杂的空中通路。

    而在这一大片巨石林中央,也就是现在天闲所在的位置却十分平坦空旷,一座并不高大,但是占据了这空地大半面积的宫殿建筑群铺在这里。

    天闲目力极好,眯起眼睛仔细一看,只见这一大片宫殿建筑的正中大殿门匾上是三个大字“血芽殿”。

    “这里是?”天闲向四周扫了一眼,见这里虽然建筑很多,但是人却少的可怜,包括半空中那些简陋的石屋,总共看到的也就百十来人,而且这些人一见有人过来,立刻都缩了回去,显得古里古怪。

    “天小哥,这里……就是妾身曾经生活的地方。”

    “曾经?”

    四姑娘淡淡一笑,仰头望向半空,虽然视线一片模糊,但四姑娘自己却似乎感到自己看到了那些悬挂在半空的石屋,“血盟开始设立血枝其实是很早之前的事,因为种种原因直到最近一些年才开始将血枝外派到各大帝国,而这里,这是选拔血枝的地方。”

    天闲不由再次看了看那正殿上的匾额,“血芽殿”,这血芽殿就是专门培养血枝的地方吗?“

    “不错,又回到这个地方感觉还真是不错,天小哥快来,妾身带天小哥去看看妾身曾经居住过的地方,那一定是天小哥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有趣地方,这段时间,我们就在这里居住好了(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