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七十五章 夜来相邀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小弟,来尝尝这东部王国才有的野味。”大小姐喜笑颜开的将一块香喷喷的肉递到天闲嘴边。

    “多谢大小姐,但胃口不大好,现在吃不下。”天闲礼貌的拒绝。

    大小姐放下叉子,很有点担心的看着天闲,“怎么了?难道刚才受伤了吗?伤在哪里?”

    天闲见立刻就要靠过来,赶紧说道:“不,我没有受伤,大小姐不必大惊小怪,只是这地底有些潮气,我还不大习惯。”

    大小姐一双妙目微微疑惑的望着天闲,似乎明白了什么,轻轻一笑道:“你现在居住的地方比较靠近地面,难免会有些潮气,既然这样我就像血宗建议一下,让你这段时间搬到高处居住好了。”

    天闲点点头,“那就在这里先谢过大小姐了。”

    大小姐咯咯一笑,“现在你既然已经是血盟的朋友,对我自然不必这么客气,来!既然吃不下东西,那就喝上一些浓酒,这可是我们血盟独有的美酒。”

    瞧着大小姐殷切的给自己倒了杯酒,天闲有点无可奈何。

    现在,大殿内的桌椅已经重新摆好,酒菜自然也是全换了一遍,而且多了一道美味佳肴——多角兽肉。

    血宗的厨子们以惊人的速度处理了多↖,角兽的尸体,并且制作成美味佳肴端了上来,而现在的时间还没到午夜,这是宴会醉意正浓的时候。

    这道新菜多少让天闲微微感慨,那多角兽居然俨然明白自己的命运,匍匐在那里发出震动人心魄的悲鸣声,在最终死亡的那一刻,它竟然如此安静。

    对待死亡,许多生灵有着让人类捉摸不透的独有哲学。

    天闲倒也不矫情。但这肉却的确有些吃不下。

    当然这不是现在天闲面临的主要问题,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在宴会继续之后,大小姐就不请自来的搬到了旁边的桌子上,而且一个劲儿的借机说话,甚至会夹菜劝酒。那种殷勤劲简直让天闲有点无法承受。

    天闲现在所做的位置比较特别,在一列位子的最前面,完全凸出所有宾客的位子之外,这是血宗的安排,为了凸显天闲盟友的身份,而大小姐则将原来第一桌的那位倒霉的血徒挤走,自己占了这个位置。

    本心上天闲并不想和这位大小姐有什么瓜葛,可是在这个时候人家笑眯眯的坐在你身边,天闲拿她也是完全没办法。

    “诸位!”血宗轻轻举起杯。

    大殿内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赶紧起身,端起了酒杯。

    血宗带着笑意说道:“今天的宴会很有意思,我们的新盟友给我们添了一道不常见的美味佳肴,我们在这倒是要感谢他才对。”

    大殿里顿时是一片附和之声。

    血宗缓缓站起,举杯说道:“满饮此杯,欢迎我们的新朋友!”

    众人轰然应诺,纷纷举起酒杯。

    “小子!欢迎你!”

    “哈哈,没想到你还算不赖!”

    “小子。你很快就会知道血盟的好处的!”

    “将来你肯定会加入我们的!”

    所有人仰起脖子将一杯酒咕噜噜的喝干,大殿上顿时一片笑声。

    “天闲小弟。姐姐我在这先给你道喜了。”大小姐却是捧着酒杯与天闲轻轻对撞了一下,那两眼秋波仿佛都随着酒水荡到天闲的酒杯中去了,“同时也是向你道谢,这杯酒可不能不喝哦。”

    天闲本来要喝,但大小姐这么说倒是迷惑了,“道谢?”

    大小姐嫣然一笑。“这一次多亏了天闲小弟,我可是在赌局中赚的盆满钵满,将来要是不做血枝了,就可以带着这一大笔钱找个地方安静的生活,这一切可都是天闲小弟的恩赐。”

    说着又与天闲的酒杯碰了碰。大小姐以袖掩面,将这一杯酒缓缓饮尽,在垂下头来时,已经粉面蒸霞,那双挑起的凤眼中流动的波光仿佛要滴出来一样。

    “天闲小弟,你还没喝呢。”大小姐笑着提醒。

    天闲被她近距离吹了一脸的酒气,不觉微微向后欠了欠身,见大家都笑着看自己,当下也不犹豫,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在逆心诀的保护下,天闲也不信有什么毒酒能伤的到自己。

    血宗呵呵笑了笑,“诸位,今天开怀畅饮,不醉不归!”

    这句话火苗般将大殿内的气氛完全点燃,没多大功夫,这庄严肃穆的大殿上已经满是嬉笑叫骂之声,血盟和各大帝国不同,戒律森严,但并不死板,这种在血宗面前饮酒作乐,大声喧哗的事却是常有的。

    一过了午夜,众人酒力上涌,就愈发的开始放纵,好多人都开始跑到天闲这里来喝上一杯,哈哈大笑的说着今天的事,甚至有人想要亲眼瞧瞧邪眼到底是什么模样,更有甚者希望现在就和天闲比划比划,看看邪眼是不是真的很厉害……

    对此天闲十分无奈,不过让天闲有点意外的是,这些人大多都被大小姐打发走了,看得出,大小姐的雌威在血盟之中还是十分管用的,不过小姐她自己却也不住的向天闲劝酒,这让天闲更是无奈……

    这喧闹无比,吵吵嚷嚷的酒宴直到后半夜,好多人都已经醉倒在地上才算结束。

    虽然说有逆心诀护体,但天闲可是着实喝了不少酒,感觉脑子晕晕的,好在还神志清醒。

    向血宗辞行,由血宗指派的侍从引着,天闲迈着还算稳当的步子慢慢向回走去。

    离开宴会的大殿,来到外面被冷风一吹,本就没有怎么醉的天闲顿时又清醒了几分,想起这宴会后来的混乱景象,天闲只能苦笑。

    这血盟的地下总部说起来的确巧夺天工,充分的利用了有效的空间,在山体中开凿宫殿,在半空假设通路。好多地方呈现出四通八达的立体通路,那高大雄伟的建筑和极具异域风格的吊岩在穹顶的宝石照耀下显得别有一番风味。

    欣赏着这地下城市的雄奇壮丽之初,天闲忍不住的就想起了现在自己那座沙漠边境的小城,现在这座城市已经基本建设完毕,接下来就是完善各种设施,进行精细的规划建设。而现在这座巨大的城市倒似乎有许多可取之处。

    一路仔细观察这巨大城市的奇妙之处,天闲的脑子里已经开始构想自己回去之后要怎么改造自己的小窝了。

    “国主请留步。”天闲正懒洋洋的想着把那个又蠢又笨的城镇大厅拆掉,盖一座刚才看到过的漂亮尖塔,背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回过头,天闲微微一怔,这人自己居然认得。

    虽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天闲记得,眼前这个一身朴素打扮的女孩,是那位大小姐身边的侍女。

    “这个时候叫住我。难道有什么要紧事?”

    “国主还请不要着急回去,现在月色正好,我家小姐想请国主去花园赏月。”

    “赏月?”天闲忍不住的抬起头,半空那岩壁的穹顶上的确有一轮月亮,但那只是一些宝石凑在一起组成的月行光辉而已,这地下哪有什么月亮。

    挠挠头,天闲摊开手无奈的说道:“你去回禀大小姐,就说我已经醉了。现在又已经夜深,如果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好了。”

    本想拒绝之后这女孩就会离开,可没想到她却反而上前一步,笑声说道:“我家小姐早知道国主微醉未醒,所以已经备下了醒酒茶,专等国主大驾光临。”

    天闲双眉微微一扬,连醒酒茶都备下了。看来这大小姐是有话说,自己不去不行了。

    “嗯,真的不能明天再说?”天闲歪着头问,故意露出几分醉意。

    这女孩微微一笑,显得十分干练。“这良辰月色,正是说话的好时候,国主要是辜负了大小姐一番美意,那真是可惜了。”

    天闲哈哈笑了两声,“好!那就……去喝醒酒茶!”

    回头对那血宗的侍从摆了摆手,天闲说道:“我去摆放朋友,不劳相送了。”

    那侍从只是点点头,无声的退走了。

    天闲跟着这女孩拐了个弯,走向了另外一条路。

    “不知道姑娘怎么称呼?”天闲开始和人家套近乎。

    那女孩走在天闲身侧稍后的位置,听了这话掩口一笑,双眼弯起来倒是显得甜美可爱,“国主不必记挂我这样的下人,要是我多嘴了,大小姐会骂我的。”

    天闲打量她几下,这女孩的年龄和四姑娘相仿,看起来却已经精神干练,显然是经过仔细调教的。

    “那……我能不能问一下,我们这是去哪?大小姐的花园不就在我的住处之上吗?”天闲又问,现在这女孩所走的路,显然不是回家的路。

    “国主有所不知,国主现在所居住的地方是血盟为血枝独立建造的居所,但每一位血枝也可以在城内自行购置房产,现在国主要去的,就是大小姐的一处别院。”

    这地下城市内,血盟中人还可以花钱买地,倒也是有趣,天闲随便问了几个问题,这女孩都回答的滴水不漏,天闲也就懒得再探听什么,反正等见了大小姐,一切自然也就有了分晓。

    带着天闲远离了依山而建的巨大宫殿,走进巨大的城市之中,这女孩最后在一处景色秀丽,街道僻静的小院前停了下来,“国主,我们到了。”

    天闲打量四周,这显然不是城里什么繁华的地方,但这幽静的气息从不宽的寂静小路上蔓延开来,这种感觉天闲倒是十分喜欢。

    “大小姐就在里面等候,国主请自便吧。”这女孩笑着对天闲点点头,立刻独自离开,在这院落远处打开一侧小门,消失在了其中。

    虽然不知道这大小姐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既然来都已经来了,现在也没什么好犹豫的,轻轻一推门板,天闲举步走了进去。

    院落里的布置十分简单,很有几分农家小院的味道。一棵不知名的大树种在院落中间,茂盛的树冠几乎覆盖了整个小院的天空。

    而在树下,一张小桌子前,大小姐一身素白的衣衫,正将两碟子点心摆上去。

    “天闲小弟!你总算是来了!”大小姐一见天闲立刻喜笑眉开,立刻招呼道。“快来先喝一杯醒酒茶,然后尝尝姐姐我才做好的点心。”

    天闲来到桌前坐下,见桌上的东西和自己第一次见到大小姐的时候差不多,都是些差点,区别只是这桌子旁边没了箜篌琴。

    “来,尝一尝,这可是姐姐我的独家秘方,外人可是喝不到的。”大小姐立刻将一杯茶推到天闲眼前。

    在宴会上,那些食物酒水天闲还是比较放心。毕竟血宗不可能用这种手段在那种场合对付自己,但在这里天闲可就提高了戒心。

    “大小姐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现在天色不早,再过一会儿恐怕就要天亮了,那可就谈不上赏月了。”

    大小姐微微一笑,“天闲小弟真会说笑话,现在距离天亮还早着呢,难道是因为我这次擅自把你拉来。你对我心生不满了吗?还是说……”

    端起天闲的那杯茶,大小姐喝了半口又放下。“天闲小弟怀疑这茶有问题?”

    天闲瞧瞧那被喝了半口的茶,有点没奈何的说道:“大小姐,我们素不相识,但我来到这里没多久你却已经数次帮过我,对此我十分感激,但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不妨直说。我如果有能效劳的地方,一定不会无辜推脱。”

    大小姐听了天闲这番十分恳切的话,非但没有高兴,神色看起来反倒多了几分愁怨,那双妙目在天闲脸上一转。情绪低落般的问道:“难道……天闲小弟你就觉得我请你来,一定是有什么事要求你去做吗?还是说天闲小弟觉得我几次帮忙,为的就是在合适的时候有筹码要挟?”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天闲暗中大摇其头,这大小姐一副楚楚可怜,仿佛被伤害了感情的模样可真是让人无法直视,“我的意思只是说,如果有的话,不妨直说,当然我并不是说大小姐叫我来一定是为了类似的事。”

    大小姐立刻眉开眼笑,不过飞快的又板起脸,“那……把这茶喝了,不许再说醉话。”

    天闲扫了一眼那茶杯上还印着的湿润唇印,笑着又拿过一只杯子,“好,我喝就是了。”

    大小姐一把抓住天闲的手腕,“天闲小弟难道是在嫌弃我,我特意喝了半口证明无毒的茶,你却不喝?”

    这女人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啊?我自己倒一杯新茶难道还不算相信你?

    天闲无奈,“大小姐不要见怪,我只是怕大小姐心中不快而已,既然这样,我喝这杯好了。”

    端起这杯醒酒茶一饮而尽,天闲顿感一股浓香入喉,有茶香,更有一股甜腻的女子香气,这多少让天闲心中一荡。

    大小姐这才得胜似的笑了笑,赶紧又给天闲满上一杯茶,说道:“连喝两杯,闭目养神,之后吃上几块姐姐我特制的点心,保证你的酒酒全部都醒了。”

    天闲也不犹豫,一切照做,喝茶,养身,吃点心……

    反正天闲现在就是想快点知道这大小姐到底想干什么,现在四姑娘可还在房间里等着呢,自己回去的晚了,难免她要担心。

    “嗯……的确是醒酒了。”天闲吃着点心,点着头随口说到,脸上神色轻松随意,但暗中已经把警惕心提到最高,逆心诀循环不息,仔细的探查着身体的每一处情况,一旦发现这些食物有问题的话,那么当场翻脸就是不得已的事情了。

    不过喝了茶,闭目养神一会儿又吃了点心,天闲倒是一直觉得自己什么事都没有,反倒是真的有些醒酒了,原本那微微的醉意也消散一空。

    这点心虽然不及四姑娘的好吃,但倒也十分有特别之处。宴会上天闲也没怎么吃东西,这时候吃了几块点心倒是立刻觉得饿了。

    “还有吗?”确定这点心没问题后,天闲开始为自己的五脏庙打算起来。

    大小姐见天闲把点心吃的精光,不由喜出望外,“有的,都还热着呢,姐姐这就去给你拿。”

    说着大小姐飞快的跑进屋去,只是片刻就端着点心小跑的回来,将原来两份还多的点心放到了天闲眼前。

    天闲也不客气,左右开弓大吃大喝起来。

    大小姐在一旁看着,看着看着忽然扑哧一下的笑了出来,“我邀你来喝茶赏月,你倒好,在这里胡吃海喝起来。”

    天闲声音不清的嘟囔道:“喝茶赏月,我们不是正在做,我只是顺便填填肚子而已,宴会上几乎都没吃东西。”

    见天闲吃的飞快,大小姐给天闲换了个大杯子倒满一杯茶,忽然有点忍不住的笑着说道:“我原以为你会戒备我,没想到……天闲小弟是个这么赤诚坦荡的男儿。”

    “不怕死而已。”天闲咕噜噜喝着茶,随后轻松的吐了口气,抹抹嘴巴站起来,“嗯,好啦!我吃饱了,回头见。”

    大小姐顿时一愣,“回……回头见?”

    “嗯,好的,记得关门。”天闲掉头就走。(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