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七十一章 火焰对决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不是黑色的,这是什么意思?”天闲不由定睛观看眼前这细皮嫩肉的男人手掌的火焰,那火焰如烟似雾,的确是漆黑的。

    “嘿嘿!”邪眼开始得意起来,“小子,你到底还是见识不够,而且对于火焰的了解也是一知半解,如果你仔细感觉的话,就会发现其实你面前的火焰没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仔细感觉?

    天闲心想我要怎么去感觉,如果说听声音,辨颜色那么逆心诀倒是十分厉害,但如果是感觉空气里的异常波动,那么就要差一些了,像现在这样的火焰的具体情况,那就更是不得而知了。”

    “嗯~~”邪眼老神在在,“现在我不妨教你一点本事,免得你在这里被人看扁了,今后也不容易行动,小子!你可给我听好了!”

    天闲顿时神色严肃了几分,凝神倾听邪眼的话。

    而这大殿上数百人盯着天闲,见天闲忽然间神色严肃起来,但是眼神儿却似乎有点微微不对,仿佛根本没有看眼前的对手,不由开始议论纷纷。

    站在天闲眼前的男人更是有些莫名其妙,因为天闲的表情既不像是害怕,又不像是轻视的模样,只是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手上的火焰。

    “小子!你要是怕了,就直说∷,好了!我们也不想为难一个毛孩子!但我们这里,不会欢迎虚有其名的弱者,你不想较量的话……”

    “闭嘴!”

    天闲正凝神倾听邪眼的话,耳边聒噪不由不耐烦的随口说了一句,顿时,大殿里响起一片惊讶和嬉笑之声。

    “哈!这小子还真是不把人放在眼里!”

    “我看这次是害怕了吧?”

    “哼!说不定只是传说的很厉害,但到底只是个毛孩子!”

    下边议论纷纷,那细皮嫩肉的男人的脸上早一片怒气。“小子!你不要不知死活!乖乖滚蛋我还能饶你一命,否则的话……”

    天闲皱眉,但这次没有在说什么,因为邪眼的声音已经在心底响起。

    “但凡火焰,都是同源的力量,就算是我也一样是在世界的火焰根源中出生。这世上所有的火焰都有相同的根源,相对的,也具有相同的本源气息,这就好像火焰都是发光发热的一样。”

    “如果你能掌握这种火焰根源的气息,那么就不难察觉到那黑色火焰所散发出来的同源气息,对比之下自然也就明白对方到底是强势弱,甚至能了解对方的特性。”

    天闲听了这话可是大皱眉头,“什么叫火焰的本源气息?现在说这些根本无济于事!”

    邪眼嘿嘿那么一笑,“以掌握火焰力量的时间和经历来说。想体会这种世界根源力量是不可能的,不过你很幸运,因为除了火焰之外,你还有另一种和火焰息息相关的力量。”

    “银水精魄?”天闲恍然大悟。

    “不错,就是银水精魄!在无数岁月里,水与火互不相容,可以说在一些浅层次特性上,甚至于是对方比本体更了解对方。而对于现在还无法体会火焰根源力量的你来说,银水精魄是一个巨大的助力。”

    “你可以尝试着将我的火焰和银水精魄的力量融合起来。如果你能成功的话,那么想必拆穿眼前这朵火焰的真面目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把邪眼的火焰和银水精魄的力量融合起来!?天闲心想那岂不是要直接发生大爆炸!

    天闲正想再次询问,耳边却听到一声怒吼,抬眼一看,一团漆黑的火焰已经向自己罩了过来,却是天闲发呆太久。那个细皮嫩肉的男人再也忍不住,直接出手攻击。

    “不要沾他的火焰!”邪眼的声音顿时响起。

    就算没有邪眼的话,天闲也丝毫不想沾这看起来就有些不大对劲的火焰。

    当下天闲连退三步,三步之间身体跟随着做出了三个闪避动作,整个人犹如滑行般和那个男人拉开了距离。

    大殿上再次响起惊讶的声音。因为天闲这三步退的恰到好处,身体正好避开了火焰攻击,而且显得从容自得,丝毫没有被逼退的慌乱。

    不过退了三步的天闲却有些惊讶。

    因为半空中黑色的火焰实在是过于诡异,那火焰完全不似正常火焰般灵活跳动,而是好似一股浓烟缓缓弥散,每次向前推进都是爆发式的忽然向前窜出一段距离,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才连躲了三次才逃开了这一击。

    而现在半空的黑色火焰居然开始收缩,极速收回到那男人的手中去了。

    这火焰看起来不像是火焰,倒更像是什么实体的东西,就那么长短,扔出来居然还要收回去。

    心念微动,天闲轻轻一抖双肩,淡淡的苍焰凝结成细碎的火苗缓缓从皮肤下升了起来,荒尘大剑还留在四姑娘身边作为那个房间的结界阵眼,天闲目前只能使用一小部分邪眼的火焰力量,不过就算是这样,当邪眼的火焰出现时,周围的空气温度立刻开始飙升。

    满大殿的宾客不由齐齐发出惊叹之声,不少人顾不得礼仪,开始从外围向这边靠了过来,不过本来距离天闲十分近的一些人却不得不后退了,因为邪眼火焰放出的热量相当惊人,他们的酒杯只在瞬间已经变得滚烫,里面的酒更是开始咕噜噜冒起了气泡。

    血宗一直坐在那里没什么动静,这时终于微微抬起头,笼罩他的那片黑烟里两点眸子寒星般闪烁,“这……就是邪眼!?”

    邪眼的火焰一出现,天闲眼前那个细皮嫩肉的家伙明显稍稍紧张了一些,不过他的脸上同时也有着兴奋之色,“能和传说中的魔物对决,我今天也算是值得了。”

    虽然知道必须打败眼前的对手,但天闲现在可是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件事,在所有人奇怪的眼神中。天闲身体上才刚刚燃烧起来的火苗出现了一些变化。

    苍紫的火焰忽然变得不稳定起来,一片奇异的淡白气息融进了火焰中,火焰由此开始剧烈的跳动,仿佛一锅沸水,在火焰跳动的同时,还发出了巨大的“噼啪”响声!

    天闲头上顿时见汗。邪眼的火焰十分霸道,但银水精魄的力量也不是吃素的,这段时间银水精魄和邪眼的火焰力量都是各自在各自的经脉中盘踞,还从未有过任何接触,现在刚刚在体外有意识的进行了一下融合,两股力量顿时凶狠的交织在一起,拼命的互相绞杀。

    皮肤一瞬间感觉冰冷无比,一瞬间又烫的惊人,感觉这两股力量被对方牵引隐隐有些失控的天闲顿感吃力。

    在天闲苦苦支撑的时候。他对面那个细皮嫩肉的家伙却露出了阴狠的笑容,虽然不大明白天闲的火焰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但他一眼就看出这是力量不稳而出现的状况,也就是说现在对手正疲于应付忽然不听话的火焰,无暇估计其他!

    “小子!你连着火焰都控制不住!果然是徒有虚名!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这家伙大叫一声,手中火焰猛然化作一张巨网,对着天闲兜头罩了过去。

    大殿上包括血宗在内都是看的纷纷摇头,天闲忽然间出现火焰力量波动的情况谁都能看的明白。如果真的是无法自如操控火焰的话,那么这邪眼的力量实在是不足为惧。甚至于说不定哪一天邪眼的力量就会直接反噬吞掉宿主。

    天闲竭尽全力正应付体外的两股力量倾轧,眼看迎面一张火网罩来,不由恨的骂娘,大殿上数百双眼睛更是一眨不眨盯着天闲,全都等着看天闲怎么应对。

    而在人群之中,一双妙目更是从始至终都一眨不眨的留意着天闲。和其他人脸上惊讶之色连连变化不同,这双眼睛始终透着一种期待着什么的目光。

    “小子!你失败了!”那道黑色火网在天闲面前陡然间再次扩张,一下涨到五六米的直径,火焰拖到地上,地板上顿时火光爆射。

    靠近战局的人顿时高声骂开。立刻向后退去,免得被火焰波及。

    天闲见那火焰一砰到地面居然直接爆炸,顿时警惕心更提一层,双手在胸前猛的抱圆,身体表面的火焰瞬间全被天闲吸到了两手之间。

    逆心诀轰然涌动,一股强劲的力道涌上天闲双臂,这杂糅了邪眼火焰和银水精魄力量的球体被天闲直接砸了出去。

    火球一触碰那火网,只是那么 一瞬间,双方齐齐爆炸!

    “轰隆!!!”

    只见一片诡异的黑光从爆炸中心涌起,风卷残云横扫四面八方,大殿上顿时一片呼喊怒骂,桌椅杯盘破碎的声音响成一片。

    天闲只感到眼前一黑,随之一股山一般巨大的压力撞在身上,天闲整个人顿时被撞的倒飞出去,轰的一声砸在了背后大门侧的石壁上。

    “哈哈哈哈哈哈!!”

    爆炸声还在大殿里回响,那个细皮嫩肉的男人难听的笑声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响起来,半空中的弥散的黑色火焰随着笑声急速收缩,很快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

    “我呸!什么邪眼魔剑!原来不过如此!”这家伙满脸猖狂之色,“或许邪眼魔剑的确是了不得宝贝,但拿在一个小孩子的手中,只是一件玩具而已。”

    转过身,这个男人向高高坐在远处的血宗大声说道:“血宗大人,您看到了!所谓的邪眼魔剑现在也不过如此,您这样厚待一个孩子,甚至让我们这些为血盟立下汉马功劳的臣子屈居他之下,这完全没有必要!”

    “哦?”血宗淡淡而笑,“你是怀疑我的决定?”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觉得,如果这样的一个毛孩子坐上高位,对血盟没有半点好处,而且还会被其他人所笑。”

    血宗呵呵笑了两声,“这种话,等你完全把那个毛孩子击败再说吧。”

    大殿上的人群早都看向血宗这边,听了这话不由一愣,齐齐回头去看天闲,顿时再次露出了惊讶之色。

    天闲被撞到岩壁上。巨大的力量将岩壁都撞出了裂缝,这种冲击下天闲差点没有被镶进石壁,而这个时候,天闲这慢慢把卡在裂缝中的手臂拔出来……

    “咯!”

    一拳打碎裂开的岩石,天闲把手臂抽出,稳稳当当的落到了地上。打了打身上灰尘,慢慢走了回来……

    满大殿的目光随着天闲的脚步一颤又一颤……

    “这小子居然没事!?”

    “不仅拳头硬,骨头也很硬?”

    “不会只是硬撑吧?如果是你的话,早被撞死了。”

    “是你也早被撞死了!”

    无数议论声中,刚才还像血宗建议的男人回过头,见了鬼一样的瞪着天闲,“你……你居然没事?”

    天闲摸了摸后脑,展示了一下手指上古的血迹,“被撞破了头。可不是没事?”

    现在的天闲有些恼火,被撞破头这种事似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发生了,刚才实在是没想到那两股火焰撞在一处的爆炸威力居然如此惊人。

    而且从大殿上受到爆炸威力波及的现场来看,这种爆炸的冲击力居然绝大部分力量是冲着自己这边来的,也就是说,刚才的对撞中,对方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

    “小子,你再想办法搞清楚那家伙的火焰是怎么回事。一切,或许就到此为止了!当然。我也是可以告诉你的。”

    “呸!用不到你多嘴。”天闲恨恨说道。

    “哦?可惜凭你自己的本事似乎还有点欠缺。”

    “或许吧……”天闲深吸一口气,身体表面顿时再次浮起了细碎的苍紫色火焰,“我虽然不聪明,但好在知道吃了亏总结经验,刚才挨了一下,倒是让我明白了不少事!”

    心念再动。淡淡的银白气息再次混进了苍紫色的火焰之中。

    几乎毫无悬念的,天闲身上的火焰再一次出现了剧烈的波动,噼啪作响中,火焰猛烈的跳跃,时明时暗。

    而大殿上那些本来见到天闲又重新站起来而十分惊讶的血徒现在不由大摇其头。如果不能掌握邪眼的火焰,仅仅是骨头硬的话那没有任何意义,那完全只是一个吃饭的沙包而已。

    看着天闲身上的火焰再次波动起来,这男人细皮嫩肉的面孔不由开始扭曲,“小子!既然你想死!那么今天我就让你死个痛快!”

    黑色火焰再次波动起来,这次直接化作一根黑色长矛,笔直向天闲投来。

    二话不说,天闲一拳轰出。

    “轰隆!!”

    强烈的火焰爆炸再起,黑色长矛炸成一片诡异的黑色光芒完全呈向前的弧形笼罩了天闲,这次的爆炸力量几乎全部都集中到了天闲的一边,甚至在两侧根本没有任何力量的余波。

    “哈哈哈!小子!这可是你找死!我……呃?”本以为这次足够至天闲于死地,这个家伙正放声大笑,而他脸上细细的面皮却瞬间僵硬。

    黑色火焰收拢之后,后面露出了天闲巍然不动的身影。

    苍紫色的细碎火苗包裹着天闲的身体,依旧不断的波动着,其中那银白色的气息就仿佛油锅里的冷水,不断的翻腾。

    缓缓收回手臂,天闲的拳头上萦绕着异样的火焰和银白的气息。

    吐了口气,天闲笑道:“有了准备之下,你的这种火焰爆炸似乎也没什么,连让我动一下都做不到。”

    “你说……什么?小子……我今天,一定要宰了你!”

    “嗯……恐怕你没有什么机会了!”天闲神色微微一动,“多谢你的两次攻击,让我明白了不少东西!”

    把双臂在身前一抱,天闲身上的火焰顿时再次被吸到了双手之间,这个动作和之前如出一辙,顿时让那细皮嫩肉的男人倍加警惕,但这一次天闲再没有把手中的火球扔出去,而且在身前犹如篮球般虚引了几下,双手慢慢的松开。

    而随着天闲放开双手,这火球上的火焰重新返回了天闲的身上……

    这一次,大殿上的人们终于发出了和最初完全不同的惊讶之声。

    因为天闲身上的火焰已经完全趋于稳定了,苍紫色的火焰安静的燃烧着,而在这火焰之中,一股奇异的银白色气息缓慢而宁静的散发出来,火焰的温度极高。而这银白的气息却带着一股冷冽之意,可奇怪的是这两股气息丝毫不显得冲突,倒是显得相辅相成。

    “怎么样?”天闲在心中问道,不由微微有些得意。

    “没想到你居然成功了?”

    “当然!我这两次可不是白白挨打的。”天闲暗笑,“虽然我不大明白要怎么才能把这两种力量有效的融合到一起,但如果能知道它们在最不相容而爆炸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波动。只要反过来或许就可以了。”

    邪眼不由哑然,“你……你就是这样?”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邪眼心想这哪是有什么不对!而是完全不对!哪有用这种办法探寻融合力量的技巧的,这简直是找死,如果是两种极其危险的力量,炸死自己都不是不可能。

    但邪眼不得不承认,天闲的确成功了,现在火焰的力量和银水精魄的力量十分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并且被天闲十分从容的操控着。

    在战斗中成长啊……真是可怕的才能!

    邪眼心中忍不住的想,如果自己的力量再不加快解封的话。那说不定到时候真的要一辈子都受限于人了。

    “小子!现在用你才融合的力量仔细去感知一下那个家伙的火焰!”

    天闲其实早就在做了。

    融合了银水精魄力量的火焰变得尤为敏感,空气里的波动力量似乎一下子被放大了好几倍,本来模糊不明的火焰波动也变得清晰无比。

    天闲仔细的感觉那个男人手中火焰散发出来的力量,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这火焰……怎么似乎浓度异常的高!而且,这家伙身上除了手上的火焰,再没有任何火焰的力量波动!”

    “嗯,还不错。这么快就发现的话,算你合格了!”邪眼虽然说的好听。但听起来似乎有点不甘心。

    天闲见邪眼话只说到一半,索性自己却仔细探查,也不去问他。

    至于那个气急败坏的男人,他已经开始发疯般的向天闲发动攻击,手上那团漆黑的火焰俨然如一个万能机器人变化出无数种形态疯狂的向天闲砸来。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十八般兵器无所不有。简直眼花缭乱,不过这一次天闲没有必要和它硬碰硬,只是来回的闪躲,而很快天闲就发现这家伙的火焰其实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虽然可以猛然的爆发般的突进。但是这火焰整体能变化的体积似乎是有限的,到了一定程度就不能在伸展。

    这让伸手敏捷,偶尔还能来个一百八十度后仰的天闲起初还留心的躲避,但到了后来简直就是在火焰的空袭中闲庭信步,根本漫不经心了。

    “哦,原来是这样……”躲闪着,天闲也很快就搞清楚了这家伙火焰的秘密。

    “这就是很普通的火焰嘛!”天闲确定了想法之后不由苦笑,“只是浓度过高,看起来像是黑色的而已,而且因为过分密集,一旦有剧烈的冲撞就会猛然炸开,所以威力惊人!嗯……看起来这家伙也不是会使用火焰的,只是这火焰被不知道什么手法弄成宝物,拿在他手中随意伸缩施展而已。”

    “哼!合格啦!”邪眼哼哼着在天闲心底说了一句。

    天闲不由一笑,脚下神速后退了五步,立刻脱开了对手的攻击范围。

    “小子!你想跑!”

    “这位仁兄,你既然不是使用火焰的圣痕继承者,那还是躲在一边吧,我如果使用邪眼的火焰击败你,你恐怕会有性命之忧。”天闲很认真警告。

    “你!小崽子你说什么?”

    “我说的是实话!你的火焰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已经看的一清二楚了!”天闲伸出手来,一朵火焰在手掌上无声的燃烧着,竟然是那黑色的火焰。

    “你……你什么时候!?”(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