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六十九章 百宝库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七婆婆一怔,“国主如果想要对血盟不利,那么请赎老太婆无能为力。”

    “这和血盟没什么关系!”天闲立刻摇头,“不过我需要一个在这里能信得过的人,四姑娘伤病在身,而且她无法自由行动,我昨天晚上想了一晚,只有您能帮我了。”

    七婆婆惊疑不定的看了看天闲,“国主说说看,如果老太婆的确能帮忙的话,自然不会推辞。”

    天闲再一次压低声音,对七婆婆说了一番话。

    七婆婆的表情一再变得惊讶和疑惑,等天闲说完不由惊疑不定的问道:“国主所说的那个人到底……”

    天闲摇头,“七婆婆现在不必问,如果七婆婆答应的话,到时候去做就是了,我可以用自己的性命做保,这件事绝对不会威胁到血盟的任何利益。”

    七婆婆当即犹豫起来,“国主不说明情况,这让老太婆我十分难做!”

    “这件事现在还需要保密,否则一旦泄露的将会前功尽弃,这并非我不信任七婆婆,而是为了能最后成功,还请七婆婆谅解。”

    天闲见七婆婆很是犹豫,想了想又说道¢,:“这件事……是为了四姑娘!”

    “四丫头?”七婆婆顿时一愣。

    天闲点头,“七婆婆现在还不知道我到底要做什么,但只要七婆婆愿意去做,到时候见到那个人,自然就知道我的用意,如果那个时候您还是不想帮忙的话,那么您大可以自行离开。”

    天闲如此说,七婆婆脸上的疑惑之色顿时消散大半,“好,既然如此。我可以答应,但如果到时候情况和国主所说不符的话,老太婆我可十分可能要去向血宗告密,揭发你图谋不轨!”

    天闲哈哈一笑,“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的,我可以保证!”

    “好!那老太婆就相信你这一次!”

    把详细事情又向七婆婆讲了一遍。确定七婆婆知道到时候该怎么做,天闲高高兴兴的将七婆婆送走了。

    等天闲饭回来,小厨房里已经堆了好些的米面柴油。

    虽说对自己的手艺没什么自信,但是在这里天闲也不得不小心,万一再有通音砂之类的东西混在食物里,那可是消受不起。

    没有烹饪的食物原料检查起来要简单方便,而且也行之有效的多,天闲里里外外忙了一通,确定这些食物都没问题之后。这才开始做起掌勺大厨,按照四姑娘现在的情况做了两份药膳,小心翼翼的端进了房间去。

    四姑娘神色不安的躺在那里,听到动静顿时变得极为警惕,直到听到天闲的声音才完全松懈了下来。

    “先吃东西,你怕是已经饿了很久了吧?都已经瘦的不成样子了。”

    四姑娘顿时别过脸去,“天小哥……还是不要看现在妾身的模样,妾身实在不想……”

    “晚了。已经全看过了,那不重要。现在快吃东西,这可是我做的,要是凉了的话我要生气了。”

    四姑娘虚弱的很,天闲做的东西只吃了一半就再吃不下了,天闲只要独自一人吃了一人半的食物,撑的肚皮鼓鼓的。

    四姑娘吃了些东西。看起来精神了不少,不过她的脸上也浮起了浓厚的疑惑之色。

    “刚才的食物,是天小哥自己做的?”四姑娘试探的问。

    “怎么?敢说不好吃的话立刻把你丢出窗子去。”天闲笑着说道。

    “不,这是妾身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嗯,说谎也要丢出窗子去!”天闲呵呵而笑。

    四姑娘不由也抿嘴笑了笑。“当然,如果下次天小哥的手艺能精进一些的话,妾身喜不自胜。”

    “啊?你这是说我做的饭菜难吃了!照样要把你扔出去啊!”

    四姑娘愣愣,随后扑哧一下笑了出来,笑声渐渐变大,最后笑的牵动了伤口,这才吸着冷气止住了笑声。

    “受到了惩罚不是,下次可不能乱说。”天闲扶着她好好的侧趟下,免得伤到背后的伤。

    四姑娘侧头望着天闲,虽然看不清天闲的面孔,却依旧舍不得挪开目光,“天小哥怎么会自己做饭菜给妾身吃?说起来……天小哥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这里是妾身的闺房,也就是还在总部,妾身私自逃出阴牢,为何无人来查问?”

    “一清醒过来就问这么多问题。”天闲呵呵笑着坐在床头,见四姑娘精神明显好了起来,不觉也心情舒畅,索性把自己来这里的情况说了一遍。

    四姑娘听完天闲的话差点没惊的跳起来,“天小哥你……你要抢夺血宗的魔宝!”

    “嘘——”天闲赶紧按住四姑娘的嘴巴,“你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不是?小声一点!”

    四姑娘愣愣的瞪着天闲,好一阵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过了好一阵子四姑娘才轻轻捏了捏额头,表情无比古怪,“这种事……天小哥你未免太过儿戏,还有……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就这么告诉妾身这种事?天小哥要知道,妾身可是……”

    “你是第四血枝。”天闲帮四姑娘说道,然后反问,“可这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

    四姑娘心中有种抓狂的感觉,“天小哥……妾身,妾身觉得还是该提醒一下,就算……就算妾身对天小哥有些好感,天小哥也把妾身当作朋友,可……可这种事也不该随便说出来,这种事应该……嗯,应该秘密的……毕竟……”

    说了几句,四姑娘发现自己脑子里一片混乱。

    天闲马马虎虎的说道:“这个嘛……没关系!其实我当初就当好了注意,这件事还要你帮忙才行,当然要让你知道了。”

    四姑娘一下瞪大双眼,“还要……还要妾身帮忙?”

    “对啊!”天闲理所当然的看着四姑娘,“我对这里一无所知,光光了解的也十分有限。可你就不一样喽!你作为第四血枝,可是血盟中的重要人物,好多机密要事都心中有数,我自然要找你帮忙才行了!”

    四姑娘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天小哥……你,你怎么能要一个血枝帮你盗取血盟的密宝。这……”

    “为什么不行?难道你不答应?”天闲疑惑的问道。

    “妾身……”四姑娘顿时有点回答不出。

    天闲嘀咕道:“血盟嘛……也不是什么好地方,你看你只是犯了小错就这样惩罚你,你还非要强调自己的身份干嘛?这次我来呢,有两件事情要办,一个是要想办法将那件魔宝弄走,再有一个,就是把你也弄走。”

    这次四姑娘不只是瞪大眼睛,连嘴巴都张的老大。

    “不用这么惊讶吧,难道你才发现这件事吗?”

    四姑娘模糊不清的发出了几个鼻音。好多话一股脑涌上心头,不过却发现根本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能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这……这是真的?”千言万语,最后只有这句话从四姑娘口中跳了出来。

    “当然喽,要不然我干嘛对你说这些,我可是指望你帮我拿到那件东西呢!然后我就带你离开,再也不回这个鬼地方!哦对了!”

    天闲拿出七婆婆给自己的那个小瓶子,“我已经拿到你说的药水了,刚才闻了闻。有些气味我还是熟悉的,成分应该不难辨别。而且你的双眼看起来还完好无损,重新复明的可能性很大,所以别担心,未来不久,你应该就能用这双眼睛去看新的世界了。”

    四姑娘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天闲的话对于她来说。简直就好像一个永远也无法实现的梦。

    这个梦,她曾经做过,但是很快就醒来。

    知道自己无法逃出血盟的掌握,所以四姑娘选择了返回总部受罚,期望着能熬过这一关。期望着随着时间的延续,自己的前方能出现一丝转机,但这个转机来的如此突然,如此的强烈,简直让四姑娘有些头晕目眩。

    “天小哥,你……你要,要带我离开这?”四姑娘声音开始颤抖。

    “嗯!”天闲认真的点头,“我知道你受刑被打进大牢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了,如果你不同意的话……”

    天闲抓抓头,“我倒是还没想过这个可能,所以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现在只能强行把你带走了,毕竟不能让你泄露我的计划,这可是关系重大的事,不过我想你对这里也应该没什么留恋吧,为了那种事就这样残忍的惩罚你,我怎么想都觉得还是离开这里的好……”

    四姑娘呆呆的看着天闲,听着天闲自言自语似的嘀咕,模糊间看到天闲不好意思的抓头微笑,忽然忍不住的咯咯笑了起来。

    天闲一愣,“你笑什么,我说的是真的!”

    四姑娘笑的更厉害,但很快背后的伤就让她吸着凉气止住了笑声。

    抹着眼角笑出的眼泪,四姑娘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天小哥你……你都没想过妾身会拒绝的情况,就来与妾身商量如何窃取血宗的魔宝……这,啊哈哈……”

    “喂,不要再笑了,这真的那么可笑吗?”天闲有点无奈,“我只是觉得这理所当然而已。”

    有了两次教训,四姑娘不敢笑的太厉害,可是看的出她忍的十分辛苦,“这种事……或许只有天小哥才做的出来……哈哈……”

    “说过了这不那么可笑啊……”天闲被四姑娘笑的整个人都觉得自己变傻了……

    四姑娘轻笑着,“那……天小哥猜一猜,妾身现在是会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不知道,免得说了又被你笑。”

    “啊哈哈哈……哎哟……哈……哈哈……”就算牵动了伤口,四姑娘还是笑了起来。

    天闲还是第一次知道四姑娘这么爱笑,以前见面的时候虽然也总是看着笑眯眯的好像一只小狐狸,但却从来没见到笑的这么开心,这么肆无忌惮。

    “好……好吧……”四姑娘好不容易止住笑声,“既然,既然天小哥这么有自信。妾身也不能让天小哥为难,这一次……妾身就帮忙好了!”

    天闲顿时咧嘴笑了起来,“我刚才就想说你一定会帮忙!你看!果然是这样!”

    四姑娘才止住的笑声顿时又开始发作了……

    正正一天的时间,天闲都在房间里陪着四姑娘说话,四姑娘的状态相当良好,除了四肢因为冻伤隐隐作痛。还有背上的伤势过重无法活动外,她看起来和正常健康的女孩没什么不同,那双已经失明的眼睛甚至还闪着光。

    天闲倒也没闲着,一边和四姑娘聊天,一面在旁边的桌上研究那瓶药水,不过这药水的成分有些复杂,天闲手上又没有什么趁手的东西能用,进展比较缓慢,只是辨别出了几样草药的成分。而还有不少成分的味道天闲根本没见过,看起来应该是这个世界上的某些稀少材料。

    “这个就是荒尘大剑啊!”

    四姑娘躺在床边,抚摸着古朴厚重的荒尘大剑,虽然看不清楚,却满眼全是惊讶,“没想到天小哥居然得到了这种神物,这可是比邪眼还要有名的东西,而且名声也要比声名狼藉的邪眼好的多!”

    “小姑娘。年纪轻轻就在被人背后说坏话,小心上了年纪变成话痨!”邪眼的火焰立刻就从荒尘大剑上跳了起来。

    “这个就是邪眼啊!”四姑娘立刻瞪大双目向邪眼望去。“没想到居然能寄宿在荒尘大剑中,真是奇迹!”

    “是我征服了这个家伙!”邪眼老实不客气的吹嘘。

    “可是荒尘大剑似乎……完全只是空壳。”四姑娘微微蹙眉,“在一些记载的描述中,似乎洪荒之尘大剑都是把邪眼魔剑打的四处乱窜的。”

    “什么!小丫头!信不信我立刻把你烧成灰烬!”邪眼立刻暴跳如雷。

    “被人说到了痛苦就大喊大叫,你们这些上古邪灵都是这种德行的吗?”天闲在一旁插话,“我觉得银水精魄似乎也比你强的多。起码人家优雅秀丽,而你……”

    “我怎么样!?”邪眼的火苗顿时升的老高,“银水精魄那种东西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要不是我现在的力量被大部分封印,我立刻烧了那座山!什么银水精魄!不过是水里的一些精气而已!怎么能和我相提并论!”

    “好好好!你厉害还不成,那么快来给你把这个烧成灰。要纯粹的灰烬。”天闲在桌上倒了一点那小瓶子的液体出来,“别把桌子烧坏了!”

    邪眼“呼”的一声消失在荒尘大剑中,“自己去烧好了!我可是上古邪灵!!”

    四姑娘忍不住又笑起来,天闲无奈,只要放出自己的火焰来,小心翼翼的烧起那些毒药的液体。

    “天小哥!邪眼的力量在不断加强,难道天小哥没想过要也增强荒尘大剑的力量吗?”四姑娘抚摸着黄尘大剑粗擦的剑身,忽然问道。

    “当然想过,但这东西和邪眼不同,它几乎完全沉睡了,现在只是一个空壳而已,当初邪眼的封印被打开了一部分才变成现在的样子,要不然也是一块废铁,不过相比起来,荒尘大剑就算是完全沉睡,威力也已经相当惊人了,目前我还发现什么东西能伤到它,而且也没发现什么东西是它全力一击砍不断的。”

    四姑娘一叹,“洪荒之尘大剑是这世间凝聚之初,由最初的神灵以真正的本源力量铸成的武器,据说是使用大地中至沉至重的石之精华打造的,代表了整个大地的力量,催动起来可以凝聚大地之力,甚至移山填海,是威力绝伦的神物,只是拿来劈砍……未免太浪费了。”

    天闲无奈,“如果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这把剑苏醒的话,那倒是很好,不过……到底要怎么做呢?”

    “嗯……”四姑娘想了想,双眸闪亮,“或许……在这里能查到一些记载。”

    “在这里?”

    四姑娘神秘的笑了笑,“这里可是血盟的总部,成立血盟的几位元老,其实当初就是几位在挖掘古神遗迹中获利极其丰厚的风云人物,之后血盟就一直在搜索那些古神留下来的任何痕迹,当然收集古代强大器具的记载也是少不了的。我想关于这把剑,在血盟的百宝库中一定有所记载,如果能找到记录,或许会有办法让他苏醒,起码机会更多一分。”

    “百宝库?”天闲疑惑的看着四姑娘。

    “也就是储藏宝贝的仓库!”四姑娘的解释通俗易懂到让天闲有开始觉得自己是白痴。

    “妾身进去过一次!在正式成为第四血枝的那一天,然后从里面选了一把箜篌琴作为妾身的第一件宝物。”

    天闲惊讶。“你的琴,是这样的来历!”

    四姑娘一笑,“不,天小哥毁掉的那把另有来历,妾身所说的是妾身作为武器的那一把。”

    想起在黑德尔城堡毁掉了四姑娘的琴,当时她是那样歇斯底里的愤怒,天闲不由得有点愧疚,“那把琴,将来我做一把还给你吧。”

    四姑娘有些意外。但很快脸上变得全是惊喜,“天小哥……要送一把琴给妾身吗?”

    “毕竟……是我弄坏的。”天闲抓抓头,“其实早就想这么说,可一直也没有好机会,正好沙漠那边物资齐全,等回去后一定为你做一把,你可以监工,我一定做的和你之前那把一模一样!”

    四姑娘大喜过望。“那么妾身可就记住天小哥的这番话了,到时候可是会去讨要的!”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得了天闲的承诺。四姑娘显得特别兴奋,之后又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起关于那个百宝库的事情了。

    “四婆婆曾经说过,百宝库里集合了血盟绝大多数的宝物,是血盟搜罗这么许多年的心血所在,里面的许多东西如果现在拿出去的话,绝对会引起人类大陆的轰动。甚至不必邪眼的轰动来的弱!”

    “那么厉害!?”天闲真的有些惊讶。

    “不过……虽然那些东西很厉害,但大多都像这把荒尘大剑一样。”四姑娘微微皱眉,“都是一些无法使用的空壳而已,而像邪眼这样已经解封力量的宝物却少的可怜,这也是血宗特别重视你的原因之一。”

    天闲恍然。“虽然邪眼不怎么样?但好在它是活的,可以利用的!”

    “你们两个小混蛋!我可都是听的清清楚楚的!”荒尘大剑忽然发出鸣声,邪眼的声音极度不满的传来。

    四姑娘笑道:“说的不错,但也像荒尘大剑一样,那些宝物就算完全处在封印和沉睡的状态,也是了不得的东西,绝对不能对外走漏了消息,所以现在那个百宝库里到底有多少,又有着什么样的宝贝,或许只有血宗自己才清楚。”

    天闲转了转眼珠,“那么我想要的那件东西,或许也在里面喽?”

    “不错!”

    四姑娘点点头,“就算不在,如果能进去的话,也可以顺便那些别的,总是不亏的,而且如果能找到关于荒尘大剑的记载,而又有邪眼作为引导的话,或许真的能发动这把剑的真正力量。”

    天闲的心顿时热了起来,“那这个百宝库在什么地方?”

    四姑娘眨眨眼,“妾身不知道。”

    天闲顿时语塞。

    “不过妾身知道一定就在这个地下城中!”四姑娘赶紧补充,“最起码也是在附近!”

    想了想着城市的巨大,天闲顿时一阵丧气,“这样……似乎找不到那个百宝库。”

    四姑娘满是狡黠的笑了一下,“别人或许没办法,但天小哥一定找得到!”

    天闲奇怪的看了看四姑娘,“为什么我能找得到?”

    “因为这把荒尘大剑!”四姑娘轻轻拍拍剑身,“现在还没人知道天小哥得到这件宝物,这简直是天赐良机!”

    天闲更奇怪了,“这个空壳,有什么用吗?”

    “当然!在沙漠中发现这把剑的时候,天小哥不是说它周围凝聚着金沙吗?”

    天闲微微思量,忽然间恍然大悟,“你是说,这把剑应该可以,可以……”

    “如果它真的是荒尘大剑!一定可以!”(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