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六十五章 大小姐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庭中的女子转过身来,天闲一望之下,顿觉惊艳。

    这其实是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女孩,但却生的艳丽绝伦,明眸凤眼、皓齿朱唇,一头浓密乌发柔顺垂在背后,却留两缕在额前,衬的珠玉似的肌肤熠熠生辉,那张面孔犹如桃花带露,说不出的艳丽无方,凤眼微微飞起,顾盼间眸波流转,好像要将人的灵魂吸走。

    她一身紫裙简简单单在亭中一站,当真是顾盼生辉,姿态万千。

    天闲还站在十几步之外,那女孩一双凤眼向这边一望,顿时让天闲觉得一股美艳之气扑面而来。

    当下天闲赶紧微微垂下目光,“姑娘取笑了,不过,不知道姑娘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女孩听了天闲的话不由咯咯一笑,顿时笑的满亭艳光流动,“在这个地方,有胆子爬上来偷听琴声的,也就只有你这个才来到血盟,不知深浅的外人而已了。”

    天闲有些疑惑,“是我冒昧了,听到琴声不由被吸引过来,还请姑娘不要见怪,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那女孩轻轻笑道:“被琴声吸引才来的吗?那不知道我的琴声…︾,和四妹比起来,哪个更动听一些呢?”

    四妹?

    天闲心中微微一惊,这女孩口中的四妹,难道是四姑娘?

    那女孩把天闲吃惊的神色尽入一双美眸中,嘴角不由多了分笑意,“四妹难道没和你说过吗?她的琴艺,是我教导的!”

    天闲闻言更是吃惊,“姑娘说的四妹,难道是……”

    那女孩歪着头一笑,略带俏皮的说道:“当然就是外面的四姑娘。现在血盟的第四血枝!”

    虽然早有预料,天闲还是十足感到意外,“那姑娘你是……”

    “我是四妹的长姐,也是血盟的第一血枝!”那女孩背起双手,媚眼含笑,“你可以叫我大小姐。”

    第一血枝!

    双眸微微缩了一下。天闲顿时心生警惕,四姑娘虽然不曾明说,但却几次暗示血盟内部,七血枝互相倾轧,明争暗斗,有一些甚至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怎么,怕了?”大小姐用一双妙目来回打量天闲,笑意中满是戏谑之意。

    天闲自然不能在一个女孩子面前示弱,当下微微一礼。朗声答道:“只是有些惊讶,不过惊扰了大小姐弹琴的雅兴,此给大小姐赔礼了。”

    “嗯,还算有礼貌……”大小姐玩味的看着天闲,“如果是个窃听琴声的雅贼,那不追究也罢。”

    “多谢大小姐,既然如此,那么我就不再打扰了。”天闲缓缓后退。也不知道为什么。天闲觉得自己并不想和这个迷人的大小姐扯上任何关系。

    “这就想走了?”大小姐咯咯一笑,“雅贼自然可以不被追究。但如果是图谋不轨之辈,那我可就要仔细盘问了。”

    天闲停下脚步,目色微微转冷,“大小姐何出此言,我并没有什么图谋?”

    “没有?”大小姐细细的柳眉好看的动了两下,笑道:“那好吧。既然你不想知道四妹的消息,走就是了,没人会拦着你。”

    说完,大小姐自顾的回身坐下,继续弹起琴来。不过这次的琴声明显漫不经心。只是随手弹拨,但琴声跳动,却带着说不出的悠然自得。

    天闲皱眉,没想到才刚刚来到这里就遇到这种情况,这大小姐显然是看穿了自己着急四姑娘的情况,根本不担心自己会离去。

    思量再三,天闲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今后的情况还是未知数,现在能了解四姑娘的消息的话,总是好的。

    而且,这种找上门的麻烦,恐怕就算想躲也躲不掉。

    来到亭中,天闲见这里只有简单的石桌石凳,一把一人高的箜篌琴立在桌边,大小姐正有意无意的拨动着,可那双眼却全在自己身上游动。

    让天闲心中更为警惕的是,桌上摆着简单的茶点,而且是两份!

    这个大小姐分明就是在这里专等自己上钩的!

    “坐。”大小姐青葱般的手指离开琴弦,端起了桌上的清茶,笑意吟吟的对天闲说道:“虽然这些茶点比不得四妹的手艺,但也不差。”

    天闲依言坐下,但看了看桌上的茶点,却没有吃。

    不知为什么,天闲总觉得这个大小姐的身上有一种莫名其妙危险的味道,这不关乎四姑娘之前所说的血盟内部明争暗斗的情况,而是一种直觉。在她明丽的笑容下,似乎掩藏着什么十分难以捉摸的东西。

    而且虽然眼前这位大小姐和四姑娘在外貌上有几分相似,却丝毫也无法让天闲兴起亲近的之意。

    相比起来,这位大小姐要比四姑娘明丽美艳的很,有一种艳光四射的感觉。

    而四姑娘则显得含蓄的多,天闲知道四姑娘在妆点自己时和其他女孩把自己打扮的更漂亮不同,她是尽可能将自己那种妩媚遮掩掉,涂淡眼角,打暗肤色,从头到脚几乎一件首饰都没有。不过平心而论,她从骨子里透出的那股近乎于妖的媚态却很难掩饰,举手投足之间已经展露无遗。

    见天闲没动桌上的茶点,大小姐也不以为意,拿起一块点心轻轻咬了一小口,很享受的眯起眼睛慢慢咀嚼,含糊的说道:“四妹提起你的时候,我就很想见见你了,可惜一直没有机会,今天一见之下,倒是和四妹说的一点不差。”

    “四姑娘说我什么?”天闲忍不住问。

    “很认真,很严肃。”大小姐说着伸出小舌,轻轻舔了舔手上点心的残渣,这个动作就算是天闲有逆心诀固守,也忍不住心脏加快的跳了两下。

    “而且做事不计后果。”喝了口清茶,大小姐忽然微微一笑,“我总结之后发现,无非就是呆板、蠢笨。”

    “多谢夸奖。”天闲面无表情。

    “不过相比起来。四妹她却显得更加呆板蠢笨了,真是可惜……”

    “大小姐为何这样说?”

    大小姐悠然一叹,叹的整个花园都多了几分愁思,“因为最后四妹她放弃了任务,结果被罚在阴牢中受苦,如果她肯聪明一些。也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

    “阴牢……到底是什么?”天闲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这个字眼了,而且这个字眼儿让天闲感到十分不舒服。

    大小姐舒展开眉头,笑道:“你不必知道,那也不是你能去的地方,总之是关押罪人的一个所在,并不是什么好去处,你知道这些就可以了。”

    “那么刚才大小姐说有四姑娘的一些消息可以告诉我,不知是什么消息?”

    大小姐的笑容中立刻增添几分思量的味道,“当然是一些你想知道的消息。当然这些消息是不会白白告诉你的。”

    “有什么条件,大小姐但说无妨。”

    大小姐终于笑的开心了起来,“那我不妨问的直接一点,也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当然。”

    “你想要与我们联盟的事,血盟内部的重要人物都已经知道了,而你执意要四妹和你联系这件事也是一样,我很奇怪,你为什么忽然间想要与我们联盟。而且非要指名四妹与你联络呢?甚至……这一次不惜为了四妹来到我们血盟的大本营,似乎。你对四妹很是情有独钟。”

    天闲想也不想的答道:“与血盟结盟,这是早就在我计划之内的事,只是现在才容得出空闲来做罢了,至于四姑娘,我对血盟的了解虽然也不能算少,但真正接触过的人却十分有限。而其中四姑娘是给我印象最好的那个,仅此而已。”

    “哦?难道这其中没有什么其他的因素?”大小姐眨眨美丽的眼睛,显然并不相信天闲的话。

    “大小姐觉得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吗?”

    “比如……四妹虽然年纪还小,但却也已经迷倒了许多王公贵族,单单是我知道的和亲请求就多到数不过来。”

    “绝无此事!”天闲一口回绝。“我虽然不算正人君子,可也不是什么好色之辈,大小姐不会是听了光光的什么坏话吧?”

    “光光?”大小姐眉梢一动,“你是说四妹的那个丫头吗?她聒噪的很,平时说什么我都不想去留意,怎么,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看着大小姐略带促狭的笑容,天闲微微有些烦躁,对方显然是在不断的试探自己和四姑娘的关系。

    “大小姐,我能回答的已经回答了。”天闲生硬的掐断了话题。

    大小姐一脸没趣,无奈说道:“好吧,就算你没有这个心思好了,不过可怜的是我那四妹却为了你吃尽苦头,到头来却只是自作多情,哎……”

    “如果大小姐真觉得四姑娘可怜的话,不妨将她的情况告诉我,说不定我可以帮她。”

    “你?”大小姐眉梢微微杨了起来,“藏头露尾之辈,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四妹已经为了你落得这种下场,现在你居然还说能帮她,简直是可笑!”

    天闲暗暗皱眉,这大小姐前后态度不一,也不知道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而且从她的口气里,似乎隐隐有位四姑娘鸣不平的意思。

    整理思绪,天闲认真说道:“先前由于种种原因,我的确无法与血盟合作,为此让四姑娘身陷牢狱,我也深感不安,但这次既然我选择与血盟进行联盟,想必救她也并不难,大小姐要是担心四姑娘的话,不妨……有话直说。”

    大小姐听了天闲这句话,神色微微松动,但依旧面带不悦的盯着天闲,“我虚长四妹几岁,而作为血盟的血枝,这几岁的差距就是天差地别,可以说,我是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到血枝的位置上的,我不止教会她琴艺,琴棋书画几乎无所不包,甚至就是这点心都是教她制作的,我本以为她将会成为最出色的血枝,却没想到……最后居然毁在了你的手里!”

    天闲心中大为吃惊,按照大小姐的这种说法,她岂不就是四姑娘的老师?

    大小姐说着。眼神变得凌厉起来,“我本来对她给予了厚望,结果现在我的希望却被关在阴牢中,你说我到底应该拿你怎么办呢?”

    天闲在大小姐的眼神中感觉到了几分货真价实的杀气,那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而是在一瞬间真正想要杀人才会从身体中迸发出的气息。

    但察觉到了大小姐的杀气。天闲心中反而一松,如果大小姐是因为这个而找上自己的话,那么倒还算不上是一个麻烦。

    “大小姐如果这样说,那么就更应该帮我才对,之前我或许害苦了四姑娘,但现在我可以救她,这就是事实!”

    大小姐眼中寒光渐渐收缩回去,“如果不是你能救四妹,你也断然活不到现在!”

    缓缓起身。大小姐从袖子里拿出一张折了几次纸丢在天闲面前,“你最好能救四妹,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这是?”天闲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纸。

    “是地图!”

    大小姐已经转身离去,“去见见四妹吧,那样你就知道她到底怎么样了,不过不要说是我让你去的,更不要说是我给你的地图,她现在自身难保。不想牵连别人,你说了只会让她徒增烦恼。”

    地图?四姑娘的所在?

    天闲的心一下激动起来。立刻拿起这张纸打开一看,只见上面画着一幅十分精巧的地图,室外室内还配有详实的注解,并且清晰的标出了四姑娘的所在地。

    飞速把这地图看了几遍,天闲完全默记在心,这才抬起头来。随后一愣,大小姐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

    不过现在天闲也顾不得大小姐,得到了这张地图天闲简直心花怒放,来到花园边上,比对一下地图上的地形和眼前城市的结构。天闲迅速锁定了一个去处,当下毫不犹豫的跃下岩壁,直向那个方向而去。

    天闲离开没两分钟,花园的一个小门打开,满面怪异笑容的大小姐走了出来,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孩,这女孩一身仆从打扮,但又比其他仆从干净整洁的多,俨然是光光一样的贴身侍女,不过看起来却没有光光那么刁钻伶俐。

    “大小姐,这个天闲怎么样?”

    大小姐重新来到亭子中,看了看天闲一点没动的茶点,微笑道:“倒是十分谨慎小心,而且比起那些所谓的意志坚定但只是虚有其名的家伙可镇定的多了。”

    那丫头笑着问道:“难道没有被大小姐的风采迷住?”

    “他对我还有很大的戒心,不会那么容易放松警惕的。”

    “大小姐,您说这个天闲真的是为了四姑娘才来的吗?”

    大小姐一笑,“就算不全是,起码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你看他拿到了地图立刻喜形于色,而且毫不停留的就按照地图去找人了,这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

    “这么说,他是被四姑娘迷住了?”

    “很有可能!”大小姐坐下来,自得的拿起点心吃起来,“所以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对手,男人,就算只是个孩子,也依旧是迷恋美色的,这一点就算再过一万年也不会改变。”

    “那既然是这样,大小姐给他地图是不是太冒险了,万一他见到四姑娘,一时冲动出了意外,血宗追查起地图的来源……”

    “不会的。”大小姐看起来丝毫也不担心,“能来到这里说明他已经通过三位婆婆的考验了,不会做那种愚蠢的事,不过说起来……他说不定还真有能救出四妹。”

    “大小姐,那样的话……”

    大笑淡淡一笑,“好了,一切还是未知数,我们在这里瞎猜也没有用,去拿我的琴来,今天哪里都不想再去了。”

    “是,大小姐。”

    ……

    天闲按着大小姐给的地图,飞快的在城市中穿梭。

    很快天闲发现自己其实也没必要躲躲藏藏,只要稍微改变外貌,完全可以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

    因为这里是一个真正的城市,而且尤为巨大,显然这座城市里居住了许多普通的居民,天闲不知道他们是血盟中血徒的亲人还是被抓到这里的普通人,但他们在街道上来来往往,在两旁的商铺里讨价还价。或者是沿街兜售商品,有牵着小孩亦步亦趋行走的,也有搀扶老人溜达的。

    甚至天闲在城市里看到大片的农田,在街上看到了血徒组成的卫兵在巡逻。除了被封闭在地下外,这座城市和外面的城市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

    按照地图来到了城市一侧靠近边缘的地带,天闲发现这里是到处都是未能雕琢完成的巨石。还有不少建造到了一半的建筑,不过这里显然无人问津,好像一个荒废许久的巨大石料场。

    似乎是由于某种原因,城市在扩建到这里的时候却忽然停了下来,这才导致了许多未完成的痕迹在这里堆积荒废。

    而随着深入这片区域,天闲感到空气里的风隐隐凉了起来。

    地图到了这里就画的异常简单直白了,天闲几乎是直线前进,很快,天闲在一片巨大的乱石背后发现了一个巨大的裂谷。

    这裂谷从天闲眼前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山体之下。也不知道有多深,下面似乎也并不是没有光亮,可是两侧山壁凹凸不平,视线被岩壁遮挡,根本看不清下面到底有什么。

    不过站在裂谷之前,却有一阵阵阴风从裂谷下吹上来,显然在裂谷下有地穴和地表相连,这才会有这样的风。

    再次确认了下地图的位置。天闲毫不犹豫的顺着裂谷旁边粗擦的石阶爬了下去。

    这裂谷两侧的岩石终年被阴冷潮湿的风吹拂,满是露水青苔。天闲走的十分辛苦,几次险些滑倒直接摔下去,好在身手矫健,几次都是险险的固定住身体,爬了大概一个小时,天闲发现脚下的岩壁开始变得坡度和缓起来。显然是快到谷底了。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天闲也是提高了警惕,因为这种地方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而且空气里的风也已经变得更加阴寒,如果是普通人的话。估计一个小时都挨不住就要被彻底冻僵。

    让天闲有些奇怪的是,在这狭窄的裂谷缝隙中向下攀爬了近一个小时,可是周围却依旧明亮,从脚下一直有一片柔和的光照射上来,这光芒在光滑的石壁上来回反射,让整个裂谷都明亮非常。

    又过了十几分种,天闲眼前忽然间一片开朗。

    狭窄的裂谷到了尽头,在地底居然是一个无数溶洞连接的巨大空间。

    来到平地上,天闲顿时有点傻眼,大小姐给的地图只是到了裂谷就结束了,可没有说这里还有这么多溶洞,这要自己怎么走,这种地方要是没有明确的方向,那么走进去可就再也出不来了。

    正当天闲有些无可奈何的时候,一阵极其细微的声响传进来天闲的耳朵。

    仔细侧耳倾听,天闲把目光锁定在了自己左边的有个溶洞上面,从这个巨大的溶洞里面隐隐传来潮汐之声,而且这个溶洞似乎也比其他的溶洞要亮一些,似乎有光从里面透出来。

    “邪眼,听的到吗?”天闲小声说道,现在荒尘大剑没有带在身边,天闲很有些担心邪眼的力量无法伸展到这么远的地方与自己沟通。

    “一直在看着你,小子!”一朵火苗在天闲头上跳了起来,邪眼有些无奈的说道,“现在我不得不说,这种地方还是别去的好,说不定里面会有什么远古的怪物,你要明白的是,地底总是比天空要危险的,好多远古就存在的不好的玩意儿都在地底沉睡,万一惹上一个的话……”

    天闲点点头,“你这么精神我就放心了,沿路留下标记,我们进去看看。”

    “喂!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我是说你给我站住!站住!啊~好吧,但你能不能给我走慢一旦,我需要时间做标记!我说你走慢一点!你听到没有!”

    天闲全副心神都在留意周围环境的变化,哪有有功夫去管邪眼的抱怨,脚下燃起青白的苍焰,天闲一步一个火焰脚印的进入了溶洞。(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