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六十二章 曙光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虽然早就知道这次会闹出天大的动静,毕竟这里是丹特帝都,城中忽然间多了四道火柱,这要是拿到现代来说,和在白宫门前扔炸弹也差不了多少,完全是对国家宣战的恐怖袭击,丹特大地不抓狂才怪。

    不过天闲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阵仗。

    从远处的高塔向那边望去,血枝分部周围的街区已经彻底戒严了,所有居民全部疏散,大街上空空荡荡全是居民撤走时散落的大小物件,什么旧毯子破椅子,花瓶饭桌不一而足,到处都是凌乱一片。

    而杀气腾腾的禁卫军已经把这里团团包围,里里外外一共三层,足有一万多人,要知道虽然这里是丹特的帝都,但是禁卫军主要的任务是保卫皇宫,人数一共只有三万不到,现在拨出这么多军队来守着这里,天闲甚至已经能预想到丹特大帝接到这边消息时候那气急败坏的模样了。

    “小子,你这次还是乱来的话,怕是真的要把小命交代在这了,看到那些房顶上的人了吗?”邪眼的火焰在天闲发尖上跳起,睁开一只血目远远打量被禁卫军包围的街区,“如果你不用我的火焰和银水精魄的力量,他们每一-,个都能立刻宰了你!”

    虽已是天黑时分,而且周围火光并不明亮,但天闲还是看的很清楚,天闲发现这次死里逃生之后,逆心诀似乎也有所进步,虽然不清楚到底进步了多少,但是自己的目力明显比以前好了许多,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依旧把前面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

    在那片被禁卫军团团包围的街区中,有许多站在房顶上的哨位,数量大概一百多人,其中十七个显然不是普通的哨位。他们的动作和神态与普通士兵截然不同,虽然也刻意的伪装,但这逃不过天闲的眼睛。

    “是皇宫豢养的高阶圣痕继承者?”天闲微微皱眉。

    “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应该每一个都是化物者。”邪眼警告道:“就你现在这样的身体,怕是一个也敌不过,这次绝对不要再想着突破进去了。我们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掉头回去。”

    天闲沉思起来。

    邪眼还是不停的聒噪,“这个火焰阵一时半会是不会被破坏的,毕竟是用三角那个家伙的阵法和我的火焰构建的,就算那三个老太婆也没办法,我们还有的是机会,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伤养好,黑德尔城堡是个很安全的地方,那个老头的能量极大,城里闹出了这样大的动静。可是他的城堡却安安静静,没让任何一个禁卫军进去搜查,我们现在……嗯!!混账小子!你去哪?”

    天闲已经跃下高塔,笔直向血枝分部的方向跑去。

    军队的戒备对于天闲来说并没有太多用处,普通士兵根本无法察觉到天闲的脚步声,甚至无法在昏暗处看到天闲一闪而过的影子。

    在禁卫军戒严区域附近随便找了间屋子,天闲翻出了一件破衣服换上,然后把从黑德尔城堡穿来的皮革外衣直接烧掉。这次能活下来可是欠了巴克一个天大的人情,因为之前自己曾经在黑德尔城堡出现。而且和塞纳关系良好早有传闻,这次在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巴克一定也受到了追查,天闲不想让人认出自己穿着黑德尔城堡的皮衣,免得再让巴克承受压力。

    “小子,你不是打算冲进去吧?”邪眼在天闲头上拼命的摇晃。尖叫着,“你想死不要紧,可我还不想死!”

    天闲把皮衣的灰烬踩碎,整理一下荒尘大剑,镇定说道:“不。我没打算冲过去。”

    邪眼大喜过望,但十分疑惑的问道:“那你为什么换衣服。”

    “我打算走过去!”

    “什么!!你这个蠢货!你说什么!?”

    “闭嘴,小心警戒!这一次如果能顺利的话,我可以考虑原谅你之前暗中算计我的事。”

    “白痴!这次怎么可能顺利,上一次你面对三个老太婆已经是侥幸,这次是千军万马,你这个劣等人类的脑子里全是烂泥吗?你给我回去!回去!!”

    邪眼发疯的尖叫,天闲也不理会,打打身上的灰尘,大步走出房子。

    “小子!你给我记住,你给我记住!!”邪眼气急败坏的低吼,但在靠近了禁卫军的警戒线时还是立刻缩回了荒尘大剑,事关他自己命运,现在他也不得不妥协的加强戒备,随时准备战斗。

    天闲才一靠近警戒线,从似乎立刻蜂拥出大批的禁卫军,眨眼把天闲围了个水泄不通。

    气氛顿时凝重起来,天闲的影像早已经通发全军,士兵们看着眼前这个颇为瘦弱的少年,脸上全是一片紧张,谁也想不到这么一个少年居然在帝都闹翻了天,丹特整个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人敢在都城内私自圈出一块地来禁锢,说的严重一点,这已经是在抢夺土地,这是战争!

    “放下武器!!”

    在里三层外三层的士兵背后,一个将军高声喝道,“我们保证不会伤害你!”

    天闲看了看禁卫军胸前的番号标志,心中一笑握住了荒尘大剑,这个动作让所有的士兵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呛!”

    把荒尘大剑插在地上,天闲张开双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恶意,然后高声喊道:“我是天闲,我为火焰封闭血枝分部的事负责,现在叫这里的最高负责人来,我有话说。”

    “离开那把剑十步开外,把手放在背后!”士兵们背后,那个声音再次喊道。

    天闲有点无奈,“史莱特将军,巴克老爷似乎不会教导自己的学生连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都不敢面对。

    那声音一抖,“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天闲暗笑,巴克作为丹特帝国军队中的超级元老,军队中绝大部分战将都在他的麾下做过部下,而他纵横战场数十年,带出的优秀将领一批又一批。名副其实的桃李满天下,这个史莱特将军就是巴克的一个学生,不过这个家伙是个智将,不擅长拼杀,听说是个大胖子,而且还很胆小。巴克曾经提到过他,天闲刚才一看禁卫军的番号就知道是这个家伙了。

    “史莱特将军,您现在还只是近卫大队的统帅,不可能是万人军团的指挥官,去叫你的上司过来吧,我有重要的话要说。”

    包围着天闲的士兵忽然向两边分开,一个三十几岁,胖胖的军官被护卫簇拥着,躲在盾牌后面出现在那里。

    天闲顿时想笑。这家伙的确是个大胖子,而且还一脸的戒备,小眼睛中闪烁着狡猾的光芒,活像一只胖老鼠。

    “你有什么话,对我说好了,我拥有现场裁定权。”史莱特的声音明显有点发颤。

    天闲心想这个家伙倒是不傻,要是他真的冒冒失失去找他的上司,恐怕是要被狠狠的训斥无能了。

    伸手入怀。然后慢慢的拿出一个破纸包。

    天闲从里面拿出一张折了七八折的信笺来,这信笺看起来有点奇怪。上面还烫着金漆,一看就不是普通东西。

    确认了一下手里拿奇怪东西上面的内容,天闲大声说道:“作为丹特大帝亲自任命的外交官,我拥有丹特帝国的子爵爵位,是一名真正的贵族,首先这里的任何人都无权对我进行没有一等法官在场的裁断。”

    一句话让所有人为之一愣。

    现在大陆上谁不知道天闲来路不明。说是来自摩云山脉的火雾山,可摩云山脉那种地方想要寻找一座山脉简直比大海捞针还要困难,根本无法确定这个消息的真假。

    而现在他怎么忽然变成丹特大帝任命的外交官了?居然还有爵位!?

    天闲继续大声说道:“其次,作为一个对丹特帝国做出过特别贡献的荣誉子民,我拥有通用每年一次的额外豁免权。在谋杀、叛乱等等罪名之外可免于处罚,并在受到任何威胁和伤害时应该受到递过军队的主动保护。”

    “再次,对于超过豁免权的罪行,拥有保持沉默和解释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在一等法官以上法官裁断事实之前私自裁定,更不允许私自处刑。”

    说完,天闲把那信笺在距离自己最近的士兵脚下一丢,“史莱特将军,看一看这个吧。”

    史莱特见了鬼一样的瞪着天闲,等那信笺送到他手上时,他的双眼瞬间有些发直。

    那根本不是一份信笺,而是一份帝国皇宫颁发诏令专门使用的诏令书,上面烫着金漆大字:丹特!

    小心翼翼的看完这份诏令,等看到最后,史莱特脑门上已经全是冷汗。

    虽然这诏书有些奇怪,根本没提天闲为什么受到嘉奖,也没提为什么得到了爵位和豁免权,但这诏令是真的,丹特大帝的印章清晰的印在上面。不过真正令史莱特冒冷汗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在这诏令最后的角落,有一个并不起眼,如果不仔细看就会忽略的标志。

    一个黄金狮子头的标志。

    黄金狮子,黑德尔家的战旗!

    仔细摸了摸这个标志,史莱特发现这似乎是用火直接烫上去的,甚至还有些温度……

    惊疑不定的看了看天闲,史莱特把那份诏令递给身边的士兵,“还给他,小心一点。”

    士兵们顿时听出了史莱特话中不对劲的地方,这口气……听起来似乎有点客气。

    天闲嘿嘿一笑,巴克曾经说过这个史莱特是个不错的家伙,在年轻一辈中很得他的喜欢,每一年这个家伙总会找理由跑到黑德尔城堡中几趟去看望巴克,每次都会带些礼物,不过不是金银财宝,而是各种好酒,或者是从哪里搜罗来的宝剑,而且这家伙偶尔还会和巴克切磋两招,就算被打的满地滚葫芦也并不在意。

    能让巴克那双毒辣的眼睛认可的人,天闲相信他并不仅仅是讨好巴克而已,这个史莱特一定是巴克的死忠。

    拿回那份诏书,天闲大声说道:“史莱特将军,我是来解决这次麻烦的,我之前没有伤害任何丹特帝国的子民。更没有去打搅周围的人们,作为一个奉公守法的外加官,我想我现在受到了不可抗拒力量的威胁,所以我现在希望禁卫军保护我。”

    史莱特那双小眼睛眨巴两下,人有点微微发傻……

    这个小子闹的帝都鸡飞狗跳,禁卫军在这里蹲了四天等待抓人。现在他居然要求禁卫军保护他?

    “丹特大帝已经亲自下令,这一次……”

    天闲打断道:“帝国的法令是历代大帝的决议,赐予有功之人爵位和豁免权是帝国长久历史中沉淀下来的律法,就算丹特大帝自己也不能违背祖先的意思,这诏令之下,我有权申辩,有权解释!而且现在丹特大帝谣言蒙蔽,难道史莱特将军不想把我这次立功的机会,解决这次麻烦吗?”

    史莱特心想你这个小子简直是胡说八道。这里虽然偏僻,但自然血盟所在的地方哪能没有帝国眼线,那些眼线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你杀进来困住了街区,又在外面和人家大打出手,闹了个天翻地覆之后拍拍屁股走人,哪有什么谣言?

    不过从帝国律例来讲……史莱特犹豫起来。

    想想刚才那诏令上的黄金狮子团,史莱心中渐渐明白了。这一次帝都闹的天翻地覆,禁卫军和城防军联合挨家挨户的搜查。可是最后也没找到这个小子的影子,如果不是躲在黑德尔城堡,那还能躲在哪?再加上刚才那个黄金狮子标识。

    “保护他,我们进去。”

    史莱特丢下一句让所有士兵目瞪口呆的话,转身就走。

    很快,天闲就这么在禁卫军的护卫下。丝毫没有阻碍的进入了戒严区域。

    而没等靠近血枝分部的那条街,大批军队就堵住了去路,一位满脸威严的长须老者披着战甲堵在了前面,天闲看了看他的军衔,明显是这一万禁卫军统帅。史莱特满脸堆笑,连忙拿了天闲的诏令过去,一阵连比划带说,天闲最后见这老者满脸古怪,不过最后还是放行。

    不过这老者并没有离开,而是带着他的数千禁卫军围在天闲四周,俨然是挟持保护的架势。

    “小子,你最好真的有办法先解决这次麻烦,如果你不熄灭四道火柱的话,我发誓你一定会倒霉的。”史莱特借着归还诏令的机会大胆靠近天闲,小声丢下一句话,飞快离开。

    天闲一笑,只要能安全的靠近血枝分部,其他的事也就无所谓了。

    毕竟在丹特不需要太束手束脚,这里又没什么人让自己不得不忍让,而且那诏令可是货真价实的,当初塞纳得到巴克的允许,动用家族力量开始向沙漠边境输出大量的物资,这种大规模的行动丹特大帝自然不可能不知晓,本来就对黑德尔家族怀有戒心的丹特大地完全可以就此治黑德尔家族一个通敌卖国,窃取国家资源的罪名。

    但是,塞纳那聪明的小脑瓜儿早想到了这一点,当大批的黄金搬进丹特国库之后,丹特大帝立刻满意的笑了,不仅对黑德尔家大加赞赏,而且还立刻给了塞纳和天闲小小的爵位,而鉴于天闲根本不是丹特的子民,还为此冠以荣誉外交官的名号。

    虽然只是微末的爵位,但确是货真价实的贵族!贵族阶层的特权完全适用于现在的天闲。

    对于和丹特方面的交易,天闲不得不佩服塞纳的聪明才智。

    其实这一次黑德尔家并没有得到想象中那么多的利益,几乎一半的黄金全部送进了国库。

    这不仅仅让丹特大帝大开方便之门,也显示了黑德尔家臣服的诚意,根据塞纳的说法,最近丹特大帝对黑德尔家的态度已经有了一些转变。

    当然,对于天闲没有什么顾忌的塞纳还说出了一番让天闲有些心惊肉跳的话。

    “为了这些黄金,大帝放下之前对我们的戒备,这似乎也证明了国库亏空的事实,而且也看出我们的这位大帝已经没有上一代大帝的能力和气魄,如果是上一代大帝的话,这么点黄金是绝对不会满足的,我们黑德尔家以武力崛起而备受猜忌,现在虽然似乎走在刀刃上,但谁知道今后是不是可以用财富重新掌握整个帝国呢。”

    天闲有点想象不出塞纳的那个小脑袋里到底还有什么样的惊人想法。现在她几乎成了沙漠新城的财务大臣,一应支出都由她过目裁断,而且她好多次说起这十分无聊,想要更大的城市,想要更多的财宝!天知道她是不是想把整个沙漠都据为己有。

    而这一切,天闲不相信巴克一无所知。

    每次想起黑德尔家。想起那位七十几岁依旧健硕如年轻人的巴克,天闲就有一种他隐藏在高出窥视整个世界的感觉。

    “我们到了!”

    天闲正在想事情,忽然史莱特的声音传过来,天闲这才发现自己来到了血枝分部的那条街上,四周的巨大火焰柱依旧在熊熊燃烧,照亮着半个夜空。

    就在不远处,那三位老妇安静的站在那,身后是几十个血徒。

    “大人命令你天亮之前必须解决这件事,已经派人向皇宫送去消息。希望大帝没有发怒之前你就已经熄灭了这里的火焰。”

    显然谁也不想和血盟多打交道,先前拦住史莱特部队的禁卫军统帅已经带着士兵站在很远的地方,史莱特告诫天闲几句,带着他的人也迅速离开这条街。

    要是解决不了麻烦,就别想离开!天闲很明白史莱特没有说出口的意思。

    迈着轻快的脚步,天闲穿过空荡荡的街道,来到了那三位老妇的面前,微微一礼。“老人家,这么多的士兵。希望没有干扰到您向血盟总部传递消息。”

    天闲确定她们已经把消息传回血盟总部了,这次之所以用火焰阵困住血枝分部,为的就是闹出动静来,这四天的时间,丹特大帝必然为此向血盟施加了高压要求解决这件事,丹特大帝震怒。绝对不是这三个老妇能解决的问题,想必现在血盟为此已经做出了合适的反应,正等自己过来。

    果然,为首那个老妇缓步走上前来,脸上全是平和之色。全不见当天的杀气。

    天闲注意到她的一只袖子空荡荡的摇摆,当天断的那只手臂,看来没能重新接回去。

    这老妇走上两步,缓缓说道:“血宗已经下达了新的命令,对于这里的一切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不过四姑娘目前并不在这,因为一些原因,她不得不呆在总部,这也是我们不得不让人假冒她的原因。”

    指了指隔着一条街的火焰阵,那老妇略微有点无奈的继续说道:“现在请熄灭这四道火焰,我们将送你去血盟的总部与四姑娘见面,以远古的血脉起誓,这一次绝对不会再有任何欺骗你的事发生。”

    说着,这老妇从衣袖里拿出一封信,“这是血宗的亲笔书信。”

    天闲接过信来拆开,仔细看了看信上的内容,心中不由一亮。

    信上对假冒四姑娘的事表达了歉意,同时也隐晦的表示这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但会给出合理的补偿,而现在血宗希望能在总部再次进行会面,并且保证会见到真正的四姑娘。

    “不值得相信!”邪眼的声音立刻在天闲心中响起。

    天闲自然也是不信的,不过这信中明面是表达歉意,可是不是具有更深一层威胁的意味,那就很难说了。

    或许血宗已经发现自己特别在意四姑娘。

    但如果是血盟的总部,那么就算没有四姑娘,也一样是必须要去的,血盟的那件魔宝,毫无疑问会是血宗亲手保管,要想得到它,此行已经是必然。

    “什么时候?”天闲直接问道。

    “随时可以出发。”

    天闲点点头,“老人家,您怎么称呼。”

    那老妇嘿嘿一笑,“叫我四婆婆就好了,四丫头她一直就是这么叫的。”(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