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六十一章 逆转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三人全是大吃一惊。

    那已经收缩成拳头大小不到的漆黑区域居然透出一道金光,而自这金光透出来的瞬间开始,这漆黑的区域就好像被什么卡住了一样不再收缩。

    让三人更加心惊的是,那黑夜似的区域竟然反而开始一点点再次膨胀起来。

    “是那个小子!!”

    断臂老妇高呼一声,立刻再次吟唱起古老的神言,同时开始在半空刻画第三个刻纹,另外两个老妇更是神色凝重,紧随断臂老妇重新吟唱神言,加速刻画第三个刻纹。

    那才刚刚要撑开的黑色区域顿时一紧,如被某种力量挤压,再度开始收缩,就连从中透出的金色光芒都暗淡了许多。

    尽管如此,三位老妇都是神色几位凝重,特别是那个断了手臂的老妇更是已经满面扭曲。

    这神言阵是不传的秘技,自从三人掌握之后无往而不利,不知道杀过大陆上多少厉害的角色,如果不是因为诸多的限制,那么几乎可以横扫整个大陆,可是没想到今天对付一个小鬼居然要这么大费周章,三个刻纹已经是极限,如果第三个第三个刻纹完成后还不n,能立刻压制的话,那么很多事可能将发生巨大的改变……

    心中意念疾动的断臂老妇双目死死盯着那不断缩小的黑色区域,眼看着从中透出的金色光辉不断暗淡,俨然已经没有反抗之力,手上却丝毫不敢懈怠的刻画着第三个刻纹。

    当第三个刻纹完成的瞬间,那黑色区域猛的一缩,消失不见……

    三位老妇都已经精疲力竭,瞪大眼睛望着黑色区域消失的地方,一时甚至有些转不过神来。这阵法杀过不知道多少比这少年厉害得多的角色,可是也从来没有这样费力,更没有动用过第三个刻纹的时候。

    “小心!他还在!”

    断臂老妇低喝一声,顿时让两外两人微微一惊。

    只见那黑暗区域消失的地方,几乎肉眼无法分辨的,一丝淡淡的金芒还闪耀在那里!

    这光芒居然没有消失!

    “难缠的小子!我看你还能多久!”断臂老妇眼中爆发出一片奇异的冷光。“全身戒备,只要再维持一会儿,这个小子就死定了!”

    另外两人惊疑不定的望着地面上那一束光芒,这种事可从来没有发生过!不过为今之计也只能继续僵持下去,被那片黑暗吞噬之后,绝对不可能活太长时间的!

    三位老妇继续竭尽全力的压缩那看起来已经消失,但其实还没有完全闭合的黑色区域,尽管脸上早已经疲态毕现,可却也透着一种怪异无比的兴奋。

    而就在三人觉得这一次必定会困死对手的时候。一个声音将她们这个想法打的粉碎。

    清朗的少年嗓音在地面上传来,古朴而浑厚的远古神语由少年吟唱而出,带着那么一种奇怪的轻快和飘逸。

    那已经微弱至极的金色光芒瞬间变得闪亮起来,收缩成点的黑色区域被这光芒一冲而开,重新变成了拳头大小。

    三位老妇简直目瞪口呆。

    这小子怎么可能会神言!?

    “压住他!!”断臂老妇大吼一声,用艰涩的声音再次咏唱神言,另外两位老妇这一次却慢了半拍才跟上,这种极其耗费体力和精力的神言几乎已经将她们完全榨干了。

    但这一次。那漆黑的区域却没有再被压缩。

    晴朗的少年嗓音咏唱的神言剧烈的回响着,完全压过了三位老妇艰涩的咏唱。那一道金芒不断变得明亮,漆黑的区域如被驱赶而不断的被扩大。

    而随着少年的神言越来越高亢,越来越清晰,那漆黑的区域中终于闪耀起了金色的光芒,一道道金色纹路仿佛要把这片漆黑的区域完全切碎般亮了起来。

    怎么可能……相同的能量阵?

    三位老妇望着黑色区域内亮起的纹路,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信心——金色纹路急速构建成一个古怪的阵法。正是之前三位老妇构建的黑色能量阵。

    “咔嚓!!!”

    冰川爆碎般的巨响中,那被金色纹路铺满的漆黑区域如同镜子完全炸裂,三位老妇构建的黑色能量阵应声爆碎,三人齐齐口喷鲜血倒了下去。

    炸开的黑色区域内一道人影冲天而起,凌空一个翻身。稳稳落在了不远处。

    “呼…………”

    浑身浴血的天闲长长吐了口气,在那漆黑的区域内呆了短短一分钟不到,天闲的身上已经几乎没有多少完好的地方,横七竖八全是触目惊心的伤痕,如果不是身体表面还绽放着金色光芒,早已经变成一个血人。

    “砰!!”

    不远处禁锢了荒尘大剑的黑色能量阵随着三位老妇的倒下而应声爆碎。

    挣脱了束缚的邪眼看起来却没有丝毫喜悦的神情,他盯着天闲,火焰构建的面孔上表情细微见,那是一种极其复杂的表情。

    天闲勉强笑了笑,“没想到……我还能活着出来吧?”

    抬起手凌空虚引,荒尘大剑发出了嗡鸣声,远远的飞起落回了天闲手上。

    把荒尘大剑在背后一跨,天闲顿时感到心中安稳了很多,不由苦笑一下,“果然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大意,这一次……差点连小命儿都丢了。”

    转过身,天闲看着那三个挣扎爬起来的老妇,眸光再次转冷,“三位老人家,真是没想到你们还有这样的本事。”

    那断臂老妇片刻之间身体似乎变得更加干瘪了,皮包骨头的面孔对着天闲,一双本就凸出的眼珠似乎八成都露在眼眶之外,如今她的眼中全是不敢相信的震惊。

    “你……你怎么可能出来?你不可能会使用神言……”

    天闲舒心的大口呼吸着口气,“要怪就去怪我那两个混蛋的老师吧,是他们总让我学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否则的话我也不会推测出这神言阵的来龙去脉,那样的话……或许现在真的已经死了。”

    “老师?”断臂老妇干枯的面孔扭曲了。“你……你说推断?”

    “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冒险潜入黑暗中,在这边无法察觉到那边的情况,更无法确定这神言阵的模样,我的老师曾经教过我,任何事亲身体验了,才能熟悉起来。”

    这种话并非是三角或者咕噜对天闲说的。而是那个行走江湖的赤脚医生,天闲很多时候都会想,或许那个老骗子在冥冥之中,就是为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而出现的。

    这一次虽然冒了巨大的风险,但却搏回了一条命,那个老骗子现在算起来倒是对自己情深义重了。

    回想往事天闲不由苦笑,“这次真是危险,不过相应的,我会好好报答你们三位老人家的。请你们放心好了!”

    三个老妇默默的望着天闲,都不再说话,这个时候……她们已经再没什么力气反抗了……

    从破烂的衣服里摸出了一把银针来,天闲寒声说道:“你们三个给我听清楚,你们虽然已经是死人,但却又还活着,如果现在我阻断了你们身体那唯一一点生机的话,你们很快就会枯萎而死。如果不想死的话,就把四姑娘给我带来!”

    银水精魄的力量涌上手掌。天闲抖手一把银针已经激射而出,三位老妇身体都一抖,各自挨了十几针。

    “至于这火焰阵!”

    天闲回头看了一眼被火焰阵困住的血枝分部,声音更加冷冽,“如果五天之内我没有见到四姑娘出现在这,那么……我保证这里将会被烧成一片废墟。在那之前,任何攻击这火焰阵的行为都可能触动火焰阵的暴走!明白了吗?”

    断臂老妇缓缓从肩头上拔出来一枚银针在眼前看了看,忽然干涩的笑了两声,“小鬼,你果然厉害。好吧!这一次老太婆我算是认输了,但你能不能见到四丫头,那还要看你的运气了!”

    “这是什么意思?”

    那老妇并不多做解释,已经开始呼唤四周还清醒的血徒,“小鬼,回去好好养伤吧,今后还有得你受的。”

    召集了残兵败将,三位老妇再无战意,带着人缓缓离开,天闲感觉这三位老妇似乎有许多古怪,但却也无暇顾及,远处已经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大队的禁卫军就要到了……

    ……

    悄悄返回黑德尔城堡,天闲一直在这里休息。

    而这一休息,天闲昏迷了四天之久。

    这一次不仅仅是差点了丢了性命,更重要的是天闲几乎耗尽了所有的精神和体力,从未有过的油尽灯枯差点再一次把天闲推进鬼门关。

    而当天闲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四姑娘的面庞。

    当然这不是四姑娘,而是光光。

    光光在天闲离开的第二天就醒了,等到她醒来发现浑身都是恐怖伤口的天闲就躺在自己旁边的床上,而且还有一个神色可怖的高达老人盯着自己的时候,简直吓得半死。

    随后,光光就暂时成了天闲的专职医生。

    为了保密起见,巴克不能让很多人知道天闲在这,就算是治疗伤势也是秘密的请来了医师,而照顾天闲的任务,自然而然就落到了光光的身上。

    好在光光平时伺候四姑娘惯了,人虽然是个嘴巴闲不住的讨人厌,但是却手脚精细利索,照顾起人来十分熟练。

    望着正给自己擦脸的光光,天闲差点一下认错了人,而反应过来时不由很有些失落。

    一见天闲醒了过来,光光顿时惊叫起来,立刻跑出门外向那两个卫兵说了什么,然后又风风火火的跑了回来,保住天闲的脑袋喊了起来,“你怎么样?你说话啊!你不要死啊!不要死!小姐还等你去救她呢!喂你不要闭上眼睛!不要死啊!”

    天闲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光光用这副模样吵闹起来简直是要人的命。

    “我要被你吵死了啊!”天闲无奈的哼哼,现在连推开光光的力气都没有了。

    光光倒是也很快意识到了自己似乎过于激动了,天闲昏迷了四天,但是伤势却好转的飞快,显然是在康复。怎么可能醒过来反而会死。

    立刻找来清水河食物,又是按摩又是嘘寒问暖,光光好像陀螺一样忙了起来。

    半天之后,天闲已经十分清醒的躺在那,吃饱喝足,甚至还有些困意。

    光光坐在床边。轻轻捏着天闲那只还算完好的手臂,小心问道:“你感觉怎么样,我这样你会不会痛?不痛的话我就按一下,要不然长时间不动手臂会僵硬的。”

    天闲看着小心翼翼的光光,忍不住说道:“没想到你在你们家小姐面前那么刁蛮,但却也有这么体贴的时候。”

    光光顿时眼圈一红,低下头去不让天闲看她的脸。

    天闲自然明白她的心思,轻轻动动手臂说道:“不用按了,我的手不会僵硬的。你怎么样了?脖子还疼吗?”

    光光现在脖子上还固定着脖套,但显然她的伤现在已经不碍事了。

    抹了抹眼睛,光光抬起头来,勉强笑了一下,“没事,我没事的,倒是你……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我听那个老头说你去血枝分部大闹了一场。把三位婆婆都打了一顿,还差点烧了整条街。现在城内都乱成一团了。”

    天闲认真望着光光的双眼,“我知道,我知道会这样,但你不要怕……四姑娘会没事的。”

    这句话让一直忍耐的光光再也忍不住,眼泪一下子决口似的涌了出来,“小姐。小姐她……她……”

    天闲慢慢坐了起来,“光光,不要哭,告诉我四姑娘到底怎么了,她现在在哪里?”

    光光的眼泪好像断了线的珍珠。可是却拼命的摇着头,“不,我不能说!”

    “不能说?为什么不能说?是不是那三个老太婆威胁你?没关系的,你在这里说没人会知道,那三个老太婆已经被我收拾掉了,我会保护你的!”

    光光还是摇头,哭着说道:“是,是小姐不许我说。”

    “四姑娘?”天闲吃了一惊,“四姑娘不让你说?”

    “嗯!”光光呜呜哭着,“小姐说,如果,如果我向你走漏了消息,就……就再也不要我了,呜呜……”

    天闲一时错愕,没想到四姑娘居然会有这样的话。

    “可……可你一定要救救小姐!”光光一下抓住天闲的手臂,“小姐,小姐她现在生不如死!我……我不能再说其他的事,可你一定要救救小姐,现在……”

    光光哭成了泪人,“现在已经没人能救小姐了,如果你再补救小姐的话,小姐她……”

    天闲心中一片乱麻,现在还不清楚四姑娘到底怎么了,有了光光这条线索但是却又被四姑娘掐断了。

    想着从光光这得到些消息,但是看光光样子天闲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怎么看光光都和四姑娘情深义重,四姑娘不许她说,她是绝对不会说的,就算是对自己透露的这么一点点消息恐怕都是光光竭尽全力的结果,想让她再说更多的东西不大可能。

    “光光,那么你告诉我,四姑娘短时间内……有性命危险吗?”

    光光闻言,立刻拼命的点头“有,有的!小姐生不如死!而且再这样下去,恐怕……恐怕小姐会被逼死。”

    天闲点点头,“好,光光你别哭,我会想办法救四姑娘的,不过你现在要冷静,我明白四姑娘不让你说话,但现在你把能告诉我的全都告诉我,好吗?”

    光光愣了愣,随后咬着嘴唇犹豫了很久,这才用力点头,“好,我……我能说的,全都告诉你!”

    其实,光光能说的也非常有限,天闲本来还指望能得到什么额外的消息,但是光光接下来的话多少让天闲失望,光光只能大概说出四姑娘现在很危险,至于细节上的东西却什么都没有……

    问了下时间天闲知道自己昏迷了四天时间,也就是当初自己约定的时间只剩下一天不到。

    “光光,你先去里面的房间,我想静一静。”

    光光欲言又止,她很想告诉天闲点什么,但想起四姑娘严厉的话。她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只好默默的离开……

    光光一走,天闲立刻盘膝坐在了床上。

    虽然身体几乎完全干涸,但刚才光光拿来了合适的食物和水,吃饱喝足的天闲感觉身体中又有了些力气。

    运起逆心诀,天闲开始调理自己的身体。

    逆心诀运转几周。天闲确定了自己身体的情况,这不得不让天闲再一次感谢上一世收养自己的那个老骗子,自己现在还能活着,多亏了逆心诀的功效。

    如果是天闲作为医生查看到一具像现在天闲自己这样的身体,那么天闲几乎就要判对方死刑了。

    现在已经过了四天时间,凭借从小修炼逆心诀而来的强韧身体,伤势已经在飞快的康复,从现在这严重的伤和近乎枯竭的身体来向辉推断,天闲简直不敢想象自己四天前是什么状态。但是昏迷了四天之后,自己奇迹般的活了下来,这自然有巴克请来的那位不知名的医师巨大的功劳,但更多的,却是逆心诀简直起死回生的功效。

    默默运转逆心诀,感受着身体中的活力被一点一滴重新激发,沉淀在身体中的力量再次充斥在每一个细胞中,天闲感觉自己在飞快的重新活过来。

    当感觉身体轻松了很多后。天闲终于开始仔细查看自己的伤势了。

    这一次受的伤大多是在那莫名的黑色阴影中,天闲至今也没搞明白那片漆黑的阴影之后到底是什么。只是感到了难以承受的撕裂感,那仿佛是一一团不断收缩膨胀的空气,要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搅碎。

    冒险用全部身体潜入那片黑色阴影是正确的,逆心诀的敏锐感知几乎在第一时间就确定了阴影中流动的阵法能量。

    虽然至今和咕噜与三角的学习只能算是有所小成,但天闲也可以问心无愧的说在学习的过程中自己的确竭尽全力,那些根本没有人任何参考。只能凭借个人领悟的玄妙知识简直让人头昏脑胀,而这种坚持在关键的时刻却也真的起到了起死回生的作用。

    天闲只是尝试着,从那阵法的能量流动中比对自己学过的所有的知识,整合所有对神言的认知做出了相应的反击,而这其中那三个老妇吟唱的神倒是帮了大忙。要不是听过她们吟唱的神言,天闲估计自己也无法找到合适的突破口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了。

    想想当时的情境天闲还不由一头冷汗,如果当时自己记错了任何一点知识,预想错了任何一个步骤,对那三个老妇构建的能量阵有任何错误的理解,那么现在或许已经变成不知道在哪里的一堆碎肉……

    不过天闲也很清醒,经过这次之后,对于从前咕噜和三角教授的很多知识有了全新的认识,果然在战斗中实践和理论上的学习完全是两码事,仅仅这一次真正的使用了神言,从前很多不理解的地方忽然茅塞顿开。

    虽说想想有些后怕,但却也收获颇丰。

    而且天闲还收获了一条经验,那就是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拿好自己的武器,麻痹大意可是真的会丢掉小命的。

    坐在床上运转逆心诀,直到全身活动起来不再那么疼痛,天闲这才爬起来重新给自己裹了伤口,看着镜子中粽子般的自己,天闲无奈笑笑,叫外面的守卫拿来了大量的食物。

    和光光一起饱餐了一顿,天闲一个人在光光目瞪口呆中吃掉了五人份食物后,拍拍肚皮站了起来,“好啦,我现在要出门办事,你好好呆在这里,等我回来。”

    跨上荒尘大剑,天闲轻手轻脚的离开了黑德尔城堡,再次向血盟分部的方向摸去。

    就像光光说的,丹特城内已经翻了天,现在已经是晚上,可街上还到处是士兵,禁卫军黑着脸四处走动巡逻着,街上就算偶有路人也是低着头疾走,成立弥散着一股紧张无比的气氛。

    望望血枝分部那边依旧冲天燃烧的四道火光,天闲嘿嘿笑了笑,“但愿你们把四姑娘送来了,否则……”

    --

    嗯,难得我今天时间多,却发现昨天传晚了 - - 补上好了(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