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五十九章 活死人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四道火光冲天而起,本来照亮夜空的灯火顿时黯然失色,闪耀的火光穿透浓厚的夜雾,一瞬间将血枝分部四周广阔的地面照的犹如白昼。

    “怎……怎么回事?”

    “那边怎么会有火焰!”

    “看!天上有奇怪的光纹!”

    聚集在四周的血徒们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那四道熊熊燃烧而起的火柱不只是亮的耀眼,而且散发着强烈的灼热气息,浓厚的夜雾只是片刻功夫就被天空压下来的高热烤的稀薄起来,人在这灼热的空气中更是有些喘不过气来。

    三位老妇神色严峻的望着天空的耀眼火柱,这四道火柱不偏不倚,正好在血枝分部这一整条街的四个方向上。

    在这四道火柱耀眼的光芒中,天空上由火焰编制,连接着四道火柱的火焰光纹变得越来越清晰,隐隐的编制成一面环形的硕大阵法,将整个血枝分部所在的街道笼罩其中。

    “小子!你好狠!”

    站在最前的那个老妇面孔都扭曲了起来,“你刚才在四个方向活动,就是为了这个?”

    天闲一笑,“当然,而这∈↑,里是最后一个位置。”

    说着,天闲一指荒尘大剑现在所处的位置,那里正好是天闲最初要来这里查看的那堆破木板附近,现在那一片地面已经被荒尘大剑爆发的惊人火焰烧成白地,附近的血徒都远远的避开。

    那老妇见天闲一脸得逞的笑容,冷声道:“小子!你不必得意,别以为弄出一个什么阵法来故弄玄虚,我们就会怕了你!只是在四个点支撑的阵法能有什么厉害?而且你没有把我们都关进去是你最大的失算!”

    “杀了他,这个什么阵法自然会失效的!”背后那两个老妇也靠上前来,虎视眈眈的盯着天闲。而见到首领如此,刚才那些慌乱的血徒也迅速镇定下来,再一次迅速将天闲团团围住。

    天闲笑了。

    天闲已经很久没有笑的这么舒心,或者说笑的如此肆无忌惮。

    把两只拳头在胸前捏的嘎嘎作响,天闲冷笑道:“三位老人家,你们不要搞错了。这火炎阵原本也不是要把你们困在里面,而是要把你们隔开在这里而已。”

    “隔开,我们?”为首那老妇冷笑起来,“小子,你的武器已经不在手中,难道你想说你要一个人对我我们所有人?”

    围住天闲的血徒们不由大声笑了起来。

    这里除了那三个老妇,起码还有二三十个血徒,而且跟着这三个老妇过来的几乎都是这个血枝分部的精锐。

    “小子!我们知道你的邪眼十分厉害。”为首的老妇跨前一步,脸上毫无惧色。“但这火炎阵之所以能维持必然是依靠邪眼的力量,而且我们早就知道,邪眼的力量并不完全,你今天简直是自寻死路!”

    “要试试吗?”

    天闲抬抬眉毛,“要是我赢了,就把四姑娘送到我眼前来。”

    “就怕你赢不了!”那老妇面色一沉,“抓住他!押回总部重重有赏!”

    话音未落,四个血徒已经怒吼着当先冲了上来。刚才天闲凭借荒尘大剑一击杀退众多血徒的情景大家看的清清楚楚,可是现在荒尘大剑已经落到远处。这些血徒们顿时再无顾忌。

    天闲其实并不喜欢打斗。

    这种耗费精神耗费体力而且经常会受伤的事,在天闲看来完全是愚蠢的,不过天闲也不否认,有的时候,理智是毫无用处的!

    逆心诀脱缰野马般奔走开来,一层淡淡的金芒从身体上涌起。拉开弓步,双脚铁锚般钉在原地,对于当先冲上来的四个血徒,天闲不闪不避。

    火光在极其细微的波动,空气里的闪动着明暗不定的光芒。热气如有实质的擦过身体,脚下传来土地坚实的触感……天闲将五感急速提升,世界瞬间清晰起来,同时也变得缓慢了……

    手掌精准前切,贴着那个血徒的刀锋触到他的手臂上,腕部轻轻一带一拨,那个血徒惊叫一声,已经被天闲凌空抓起,猛的甩飞。

    顺势身躯一扭,躲过另一个人的攻击,狠狠一肘击在对方胸口,随即手臂舒展,“砰”的一掌打的那个血徒口喷鲜血而退。

    借着这股力量身体重新弹回,肩膀一耸直接撞在另一人身上,顺手将他抓起向后一丢,将最后一个血徒砸成滚地葫芦。

    身躯轻轻摇摆,衣衫上抖落一些灰尘,天闲又恢复了原来的姿势。

    一切只在四个血徒一拥而上的电光火石之间。

    正准备全部压上去把天闲大卸八块的血徒们顿时愣在了那,打退四个人并不值得奇怪,奇怪的是对方似乎根本没用什么招式,就那么晃了两下,空手就打飞了四个人,还是同一时间!

    这是什么本事?

    人类大陆圣痕千奇百怪,但似乎没有哪个修炼圣痕之后还会用拳脚战斗的,圣痕可以非常契合的依附在武器上,这让所有的圣痕继承者几乎都有自己的武器,空手战斗要么是掌握着什么匪夷所思的力量,要么就是极度偏门的圣痕。

    “上!”

    见下面的人有些顾虑,为首的那个老妇怒喝一声,“临阵退缩者,杀!”

    老妇的命令顿时将所有人心中的疑虑冲散,这一次他们谨慎了很多,再也没有少数人先冲上来的情况,所有人步调一致,飞快向天闲逼近。

    天闲深深呼吸,双拳紧握,身体内传来噼噼啪啪的响声,隐隐之中身形似乎微微长高了几寸,一双星眸中寒光四射。

    “杀!”

    逼近到天闲身前四五步的距离,血徒们怒吼一声,齐齐扑了上来,一时间五花八门的圣痕光芒四处乱闪,不知道多少种古怪的力量全部砸向天闲。

    深深呼吸,在深深吐气。天闲稳稳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二十几个血徒配合默契,上下两层,既有攻上盘,又有攻下盘,瞬间把天闲所有的角度完全封死。二十几件武器和古怪的能量狠狠轰在天闲身上。

    外围的三个老妇顿时吃了一惊,天闲居然没有躲避,也没有反击,而是硬生生吃了这一轮攻击。

    “这小子疯了……”一个老妇不由喃喃出声。

    “看看他的身上再说话吧。”为首那个老妇神色依旧凝重,天闲被围攻,她却丝毫没有喜悦之色。

    “这……攻击无效?”另一个老妇忽然惊呼。

    二十几个血徒上下两层把天闲围了个严实,所有的武器全部命中天闲身体的各处要害,然而无论是长刀还是大剑,所有的武器都只弄破了天闲的衣服而已。天闲面沉似水,身体绽放着金色微芒,所有的攻击都被挡在了身体之外,本身连一根毛都没有伤到。

    这二十几个血徒不由感到背脊发凉,见过皮厚的,可是却没见过这么皮厚而且胆子大的,面对二十几人的攻击完全不做闪避,就连要害都卖给敌人的应撑下来。这要么是精神有问题,要么……就是绝对的自信!

    “杀了他!”

    不知是谁吼了一声。圣痕的光芒再次亮起,瞬间发动第二次进攻。

    “砰!!”

    沉闷的一声爆响,天闲的拳头早砸在他的脸上。

    不等其他人有任何反应,天闲平地一声狮吼,整个地面被震的烟尘四起,双拳齐出。暴雨般向前轰去。

    “嘭嘭嘭嘭嘭!!”

    只听一阵密集的爆响,把天闲压的严严实实的真人罗汉瞬间崩溃,整个一个方向的人惨叫着倒飞出去。

    脚步一错,天闲狂风般转过身来,双眸如两点寒星。“都给我闪开!!”

    “嘭嘭嘭嘭嘭!!”

    八臂罗汉般的天闲发疯般的对着四周无差别的狂攻,所有的血徒在这密集如雨的拳影之下,最少的也挨了四五拳,整个一群人如果被一股暴风猛的吹散,哀嚎着飞向四面八方。

    前后只有四五秒钟的时间……

    最后在一个血徒的下巴上补了一拳,天闲看也不看那些血徒,倏然转身,长长吐出了一口热气。

    依旧站在原地,似乎根本没有移动,天闲凝视着三位老妇,“老人家,到你们了!”

    这三个老妇不由满眼的吃惊。

    在血盟的情报中,天闲的资料始终不完整,到底继承了什么样的圣痕至今也是个未解之谜,不过从一直以来得到的消息推断,那应该不是什么厉害的圣痕,而且就算很厉害,也不可能比邪眼还要厉害!

    但是今天,三位老妇却有些目瞪口呆。

    这种赤手空拳就能瞬间杀退二十几个精锐血徒的本事,可是闻所未闻的,而且这显然还不是全力。

    “你们两个留在这,我来试试这个小子!”为首的那个老妇对身后说了一句,缓缓走上了两步来,打量着天闲阴森森的冷笑道:“小鬼!没想到你还藏了一手,看来应该是某种极其罕见的圣痕,这一次我们倒是得到了不错的情报!”

    天闲只是冷眼看着她,“我收拾了你们三个后,就能让真正的四姑娘来见我了吗?”

    那老妇嘿嘿一笑,“小鬼,你为什么这样执着四丫头?她对你来说难道是必须要见的人吗?”

    “在血盟中,我不相信任何人,除了四姑娘!而且你们也根本不值得相信,我们第一次合作就弄来一个冒牌货,这就是你们的作风,让我怎么能放心?”

    那老妇慢慢抬起手,露出了干枯如骨的手掌,一层黑气慢慢从手掌上腾了起来,“你如果想要见她,现在不要抵抗才是最好的办法,我们把你送回血盟总部,那个时候你就能见到她了。”

    “我要见的是有自由之身的四姑娘,怎么能让我自己反倒成了阶下囚!老人家,你要是不想我动粗的话,最好还是不要动手的好,否则你这要风干的身体恐怕是禁不得我打的。”

    “我这样的老骨头,也根本不在乎禁不禁得住打了!小子!你今天就受死吧!”

    低喝一声,这老妇浑身升起浓墨般的黑气。干枯的身躯一晃,陡然向天闲扑来,人在半空那干巴巴的手掌张开,五指竟猛然间暴涨了存许,尖锐的指甲向天闲抓来。

    天闲也不知深浅,但这老妇人身上的黑色气息让天闲感到十分不舒服。不过天闲现在不能退,因为一个念头早已经就在天闲心中大转,现在正是验证的最好时机!

    逆心诀沉力右臂,天闲整个手臂顿时透出了更加明亮的金色光晕,肩膀一抖,硬碰硬,直接一拳轰了出去。

    “轰!!”

    拳爪相撞,发出了一声沉闷的爆响,天闲身体晃动了几下。脚下丝毫未动,那老妇人却被强横的力量直接打退,但她并未受伤,身体凌空一顿,居然好不借力的反冲回来,那干枯手掌一杨,豁然间一个黑色的爪影在手上凝出,再次抓向天闲。

    天闲虽然一拳击退了这个老妇。自己脚下还没有后退,但天闲却心知自己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对方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刚猛,所以刚才已经主动撤退,自己这一拳大部分力量其实打空了。

    不过仅仅是这样的一次接触,天闲还是感到心底泛起阵阵凉意,那老妇人浑身裹着的黑色气息就好像来自冥府地狱,冰冷而恐怖。

    眼见那老妇的手上黑气缭绕。隐隐形成一个黑色魔爪,天闲不敢大意,手掌一翻顿时窜出了一片火光,仗着邪眼火焰的霸道,天闲毫不犹豫又是一拳砸了过去。

    “轰!!”

    这一次对撞被第一次的力量强横的多。地面被散乱的力量切的支离破碎,不远处那些刚才被天闲打到的血徒才爬起来,顿时被这股于波再次扫到。

    而这一次,那老妇人却没有在被天闲击退!而是让天闲大吃一惊的反手抓住了天闲的拳头。

    这让天闲简直有些不敢相信,那老妇人手上黑气翻滚,竟然能抵抗邪眼的火焰灼烧,丝毫不见混乱,那隐隐凝结成形的黑色爪子死死扣住自己的拳头,一时竟然挣脱不了。

    “小子!你还太嫩了!以为有了邪眼就可以天下无敌吗?就你这种角色,四丫头可真是不值得!”

    低喝一声,那老妇浑身黑气暴涨,顺着手臂急速冲上了天闲的手臂,居然连邪眼的火焰也完全不略,势不可挡的向天闲罩来。

    除了在高地上见到的雪魈黑角,天闲还是第一次见到邪眼的火焰无法对付的东西,当下逆心诀疯狂运转,全身腾起耀目的金色光芒,那黑色气息迎面扑来,顿时被这金光逼退了几分。

    “还想反抗!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反抗到什么时候!”那老妇死死抓住天闲的拳头,全身的黑气疯狂向天闲涌来。

    天闲倍感吃力。

    这老妇身上的黑色气息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来头,不仅冰冷的让人难以置信,而且带着一种让人心神混乱的力量,拳头被那老妇抓住,整个手臂似乎在一瞬间活了起来,拳头上传来阵阵恶心和寒冷的感觉,那黑气正在疯狂的想要侵入手臂。

    运转逆心诀,天闲拼命支撑,但是却感到那黑色的气息还是正一点一滴的侵入手臂,并且顺着手臂向肩头推进。

    这股气息……简直不像是活人能拥有的!

    天闲虽然一时间无计可施,但是却也得到了机会仔细的探查这黑色气息的细微变化,而在自己的手臂中仔细体验着黑色气息给人的感觉,天闲的神色变得更加凝重起来。

    眼看着自己的手臂就要失守,而且这可能将会是一连串灾难发生的前兆,如果手臂被夺走的话,那么身体被入侵也就是迟早的事。

    努力运转逆心诀抵抗的天闲额头全是冷汗,为今之计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脱险,不过天闲并不想用那个办法,因为如果现在让逆心诀陷入暴走状态的话,那么有些事的后果就很难控制了。

    见鬼,这个老妇到底是人是鬼!?

    近在咫尺,天闲却有些看不清那老妇的面孔,她的身体都隐藏着翻滚的黑色雾气之中,如果一个才从深渊中钻出的魔鬼。

    猛的,天闲忽然间想到了一件事。

    对方既然根本不怕邪眼的火焰。那么自己安全没必要再这里死撑,现在可是还有另外一个办法可以脱险的。

    心念一转,天闲被那老妇抓住的手微微抖了一下,瞬间邪眼的火焰熄灭无踪,而一片寒气几乎在同时从天闲的拳头上渗透了出来。

    “咦?”那老妇本以为稳操胜券,只要慢慢压过去就能彻底控制天闲。却没想到天闲临阵变着,一阵彻骨奇寒从手上瞬间传了过来。

    这个死小鬼!居然在这个时候还会变招!

    老妇心中惊怒交加,但只能加紧力气逼迫天闲就烦。

    天闲这个时候却微微笑了出来,那老妇浑身黑气缭绕,的确不惧邪眼的火焰,可是银水精魄的力量却已经将她的手慢慢冻结了……

    这在另一个侧面,也证明了天闲的一个猜测。

    “咔咔咯……”

    随着天闲疯狂催股逆心诀,银水精魄的力量越来越活跃,天闲整个人的身上几乎都结出了一层薄冰。而那老妇人的手臂更是已经被冻出了厚厚的冰层,她手臂上的黑色气息明显变得淡薄了。

    “小东西,你居然……”眼看要支撑不住,那老妇不由大怒。

    天闲猛的一声怒喝,逆心诀贯力手臂,被束缚住的手臂再次爆发出金芒,被禁锢住的拳头再一次向前砸去。

    那老妇闷哼一声,手腕发出了骨裂的脆响。被天闲重新凝聚力量的一拳直接打退了回去。

    ‘噔噔噔’退了七八步,直到被身后的两个同伴扶住。这老妇才算站稳,而她的脸色已经变得极其的难看。

    “真的是银水精魄。”另外一个老妇看着天闲身体表面闪烁的寒冰光泽,双眼之中神色开始复杂起来,“这小子什么时候得到了这种力量,银水精魄现在几乎只有高地上才有了吧?”

    被击退的那个老妇呼呼喘息着,身上的黑色气息急速消散。“该死的小鬼!居然还有这种本事,我倒是低估了他。”

    “我们一起上吧,尽快收拾掉他,这里毕竟还是丹特帝都,拖的太久恐怕会有麻烦。”

    “不会拖很久了!”

    天闲活动着身体。把皮肤上凝结的冰晶飞速抖掉,“之前我还有所疑虑,但是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我想现在收拾你们三个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了。”

    为首的老妇顿时一怒,“猖狂的小子,你对付我一个都如此吃力,现在居然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天闲抬起双手,一只手掌上是一朵火焰,而另外一只手掌上,却是一片冰花般的晶体。

    “刚才的确大意了,不过也是值得的,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总感觉你们三个十分奇怪了,而从我得到的答案中,我也明白我根本不必要留手,你们三个……根本不会受伤的。”

    三个老妇眼神都是微微一变,为首那个老妇更是脸色阴沉,“小鬼,你到底在胡言乱语些什么东西?”

    天闲哂笑,“胡言乱语?我可没有胡言乱语,血盟以不择手段而闻名,你们总是使用一些让人有些无法接受的方法提升自己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人类大陆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接受你们的原因,是想一下,有谁愿意自己的身体变成行尸走肉呢?”

    “哦……你似乎看出来了!”为首的那个老妇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直到刚才我仅仅是怀疑,因为毕竟我只大多只是听说,而真正的只见过一个,你们血盟利用各种阴毒的手段控制别人,没想到……居然对自己也这样凶残。”

    打量着三个老妇人,天闲缓缓说道:“之前我打伤你们,可你们却完全没有任何受伤的模样,这……是因为你们已经不再是活人了。”

    “呵呵呵,啊哈哈哈……真是有意思的小子!”为首那个老妇颇为欣赏的看了看天闲,“没想到你能看出这一点来,不错!我们三个,的确已经算不得是活人了”(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