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五十二章 私会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没有丝毫掩饰,甚至是大摇大摆的离开了沙漠边境,通过龙渊帝国的边境哨卡进了了龙渊帝国,这一次陪着天闲的只有古丽一个人。

    不得不说的是,当古丽出现在哨卡时,整个哨卡都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最后还是天闲亮出了自己那个并没有太多实际权力的身份,两人这才顺利的通过了哨卡。

    “你上次都在这里做了什么?”天闲满眼困惑的问。

    “什么都没做。”古丽用很肯定的语气回答,“不过,他们似乎不大友好,我好像稍微的教训过他们。”

    天闲:“……”

    这次出行天闲一点都不着急,赶路赶的十分慢条斯理,拉着古丽游山玩水,看星星赏月亮,有个性感标致的大美人儿陪伴,天闲花前月下好不自在。

    当然天闲只是做做样子,自从离开沙漠边境的那一刻起,天闲就知道无数双眼睛已经随着自己离开,并且一路上都仅仅盯着自己,如今身在龙渊帝国境内,恐怕现在这个消息已经传递到大陆各处每一个关心自己的势力耳中了。

    这是天闲所期望的。

    不过《1,,和天闲的想法稍有不同,古丽对这段时间的旅行却显得十分怯意舒心,甚至打扮上也变得精心起来,甚至会施一些薄粉,画一些淡妆,经年累月的战斗生涯,古丽难得有这样的休闲时光,尽管明知道现在无数双眼盯着自己的行动,但很多时候她拽着天闲的手臂高高兴兴的走着,和四处游玩没什么两样……

    天闲对此多少有点无奈。

    倒不是不喜欢这样,被一个对自己颇有好感的美人儿抱着胳膊四处溜达绝对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特别是当周围总是投来艳羡和嫉妒的目光时,天闲那小小的虚荣心简直得到了一百二十倍的满足。

    不过。古丽还是稍高了一些,现在的天闲在个头上还是比她矮上一点,这让天闲很有点无可奈何,古丽总是贴的很近,然后笑眯眯的,微微低着头说话。

    第一次、第二次天闲不觉得什么。当第三次第四次到来的时候,天闲终于感觉到,古丽的目光中充满了戏谑的恶意……

    这个臭女人……在之后天闲被古丽开开心心拉着四处溜达的时候,心中总是不断的冒出这个念头。

    天闲和古丽才一靠近龙渊帝国,距离城市还有二十里的时候,颇为隆重的车队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哎呀小鬼!龙渊大帝居然派人出城迎接我们!这可是贵重国宾的待遇!你的面子还不小呢!”

    天闲臭着脸,“还不是听到了风声,现在只是做做姿态而已,要不然凭借我那个似乎给了实权。但依旧毫无用处的官位,怎么可能有这样待遇。”

    古丽掩口而笑,“怎么都好,有这样的待遇就很不错,快走快走。”

    “喂喂,到这个时候了你能不能放开我啊?喂喂你听到没有?”

    天闲的挣扎并没有什么用,迎接的车队只准备了一个大车厢,古丽满脸笑容的把天闲拽上车。“砰”的关上了出门。

    这一路,古丽的心情都晴朗的好像云层之上从不会暗淡的日光。双眼亮晶晶的盯着车队两边的景色,不时万分新奇的讨论着什么,当然最重要的是不忘把天闲拽过来,指指点点的问东问西。

    天地良心,天闲对这里的一切几乎都一无所知,被古丽问的头晕脑胀。

    挨到帝国皇宫。天闲总算摆脱了这种情况,迎接天闲的是一位陌生的年轻侍者,很普通的打扮,甚至看不出是什么官位,不过能在这种时候代替龙渊大帝来迎接客人的自然不是普通人。天闲打量他几下,试探的问了些话,但一无所获。

    在这个侍者的引领下,天闲被带到了皇宫里的一座偏殿中,奉上茶水点心,这位侍者十分恭敬的退了出去。

    “迎接的时候倒是蛮隆重的,可惜到了皇宫居然雷声大雨点小,一个像样的人物都没见到,就算是那些皇子公主们都没露面。”天闲摇头晃脑的抱怨,主要心思都放在美味的点心上。

    古丽舒坦的喝着茶,听了天闲的话险些笑出来,忍不住扯了扯天闲的袖口,又瞧瞧自己,“就我们这幅打扮,你让人家怎么正式的迎接我们?”

    说起来天闲和古丽都是相当随意的打扮,古丽倒是还好,浑身洋溢着迷人的味道,天闲平日里可就懒得注意自己的形象了,现在的打扮说随意还是往好了说,公平来讲,完全就是邋遢。

    让一位帝国高官正式的以帝国礼节迎接天闲和古丽,估计到时候会被笑掉大牙吧。

    “我们这可是私人性质的拜访,私人性质的!”古丽见天闲赌气似的抽回袖子,不由咯咯直笑。

    正在这时,殿外传来了脚步声……

    脚步声咚咚作响。

    天闲和古丽顿时都有些意外,这个脚步声再好辨别不过,整个皇宫里有这种奇特沉重脚步的估计只有一个人。

    果然,龙七公主的面孔很快出现在了大殿门口,这次她是一身随意的打扮,身后带着她的几个女侍,让天闲和古丽都放下心来的是,这次她没有再带着她的那杆乌黑的混龙枪,看来不是来打架的。

    赶紧整整衣衫,天闲来到殿前似模似样的行礼,“九公主大驾光临,下官有礼了。”

    龙九虽然身形依旧和狗熊般粗壮,而且这段日子似乎腰身还涨了一圈,不过她的面容略显憔悴,从眼神的淡淡疲倦中能看出她最近睡的并不怎好。

    挥退了随身的女侍,龙九这才用挑剔的目光扫了一眼天闲,“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穿成这样进皇宫的,难道你在沙漠边境就连好一点的衣服都没有吗?”

    天闲毫不在意的扯扯身上的破旧衣衫,“公主殿下有所不知,沙漠边境环境清苦。而且我这样劳心劳力为两国工作的人哪有闲钱买什么贵重的衣服,所有的钱都用来建设沙漠了,您上次去拜访的时候不是也看到了,那片绿地可不是白来的,全是真金白银铺出来的啊。”

    说着,天闲拉过在一旁“呼呼”暗笑的古丽。“您瞧,她这一身衣服还是临走时特别挑选的,这已经是我们那里最好的衣服里。”

    古丽打开天闲撩起自己衣角的手,脸上微微羞怒,狠狠瞪了过来。

    看着天闲和古丽在自己眼前毫无顾忌的嬉闹,龙九不由有点烦躁,相比面前两人这种轻松自得的心情,这一段日子整个皇宫简直闷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你们自便吧,父皇现在有事在身。要我来通知你们稍晚一些才会见你们,在那之前你们就呆在这,哪里也不要去。”

    说着龙九轻轻吐了口气,目色中透出几分疲惫,“目前,这个地方最清静,也最安全,你们明白吗?”

    “下官明白。”天闲立刻答道。

    听着这恭恭敬敬的回答本来不错。但一看到天闲那随意的笑容和身上破旧的衣服,龙九就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我会立刻叫人来给你们量一下身材。赶制出一身衣服来,你们这个样子就进皇宫,简直是胡闹!!”

    “那就有劳公主殿下费心了。”

    见天闲大模大样的答应下来,龙九心中感到莫名的不快,眼前这个混账小子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和皇宫里紧张气氛不相称的轻松自在。

    “总之,你们等在这里就行了!”龙九并不想在这里多做停留。现在她只要看着天闲就感到心烦意乱。

    “公主殿下留步。”

    龙九顿时皱眉,“什么事?”

    天闲上前两步,伸出手来问道:“请赎属下冒犯,不知可否借公主殿下的手腕一瞧?”

    龙九大为意外,忍不住看了看天闲伸出的手。龙渊帝国的公主自然是金枝玉叶,就算是一根头发也不是能随便触碰的,如果是一个正常点的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有这种奇怪的要求吧。

    不过,天闲的手就伸在那里,微微笑着,嘴上说的客气,但俨然这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平日里龙九就从来都不理会那些俗礼,这次看着天闲笑眯眯的眼神,忍不住一笑,“好!但你如果看不出什么名堂,本公主可要治你一个亵渎皇族的罪名。”

    说着,龙九把她粗壮的手腕放在了天闲手上。

    天闲顿时暗暗后悔,龙九这只手,这只小臂可真是颠覆了自己对女子柔软温润手掌和圆滑纤细手臂的认知……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自己可能都忘不了现在这一幕了。

    真是自作虐,不可活啊……

    天闲苦笑着,收拢五指,拇指在龙九的手腕上某一处地方微微用力一按。

    龙九顿感手臂如遭电击,从天闲按下的地方开始,麻痹感急速向手臂周围蔓延。

    “狂徒!!”

    一声怒喝,龙九浑身弹起一道金色光辉将天闲撞开,自己也是飞快后退两步,双方刹时间隔开了数步之遥。

    殿外的禁卫听到龙九的怒喝声,第一时间冲了出来,瞬间围住龙九,刀枪出鞘,齐齐对准了天闲。

    古丽顿时脸色古怪起来,压低声音问道:“你这个蠢货,你干了什么?”

    天闲倒是一点也不着急,稳稳当当站好,笑着说道:“公主殿下您不要误会,我没有伤害您的意思,只是如果您感到手臂微微麻木的话,那就是最近没有休息好的原因,就在我刚刚按过的地方,每天睡下之前轻轻揉捏五十下左右,手臂微微酥麻为好,之后会睡过好觉的。”

    龙九本来一脸怒色,但听了天闲的话忍不住一愣,这段时间她别说好好休息,有的时候甚至彻夜不眠。

    轻轻活动一下手臂,感觉那种麻痹感正急速消退,而且刚才的刺激似乎是精神清明了一些,龙九不由微微疑惑,天闲除了以拥有邪眼魔剑和无赖可耻著名之外,那种让人无法理解的医术倒也是让人在意的一个地方。

    “哼!这样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操心。”龙九脸色依旧很难看,但口气倒是缓和了下来。“老老实实在这里等待,再敢闹事,立刻要你们好看!”

    说着龙九挥挥手,那些禁卫立刻退了出去。

    打量几下天闲,龙九忽然垂下眼皮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就只要……按那么几下就可以?”

    古丽看着她古怪的神色险些没笑出声来。

    “没错!”天闲赶紧回应。

    皱皱眉。龙九面色有些复杂,随后哼了一声,“这种骗小孩子的把戏怎么能骗过我?不许再闹事,等着我的人来给你们做衣服!”

    说完,龙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大殿,不过天闲和古丽都看到她迈出大门后,疑惑的捏了捏手腕……

    “看来皇族内部真是暗潮涌动,就算是龙九这样毫无争斗之心的公主也疲惫不堪,其他人可想而知。”回到座位上一屁股坐下。天闲重新把注意力放到了点心上,“这一次,看来你的任务并不轻松。”

    古丽倒不怎么在意的,“暗潮涌动……这种事我也早习惯了,在西殿的时候,每一天都是如此,现在只不过这里的情况更加复杂一些而已,不过既然表面上都是衣亮光鲜的皇族。那么想必绝大多数的事情都会在暗中完成,对我来说这倒是能更好的掌控节奏。没什么不好的。”

    天闲笑笑,“咕噜带好了吗?”

    古丽不由笑了笑,“十几岁的小孩子,却好像老头子一样担心这个担心那个,请大人您放心好了,我会时刻把咕噜带在身边的。随时向您汇报我的情况,详细到每天三餐是什么都不会遗漏。”

    “那就好……”目光穿过大殿的窗子,天闲眼神有些凝重的望着外面,“这个地方简直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每个人都是一脸愁容。耳边好像有无数冤魂在喊叫一样……”

    “冤魂吗?”古丽笑笑,“这个说法也没什么不妥,其实皇宫这种地方,说不定在暗地里处死过多少人,在这皇家最威严的背面,说不定就是整个帝国最为阴暗的一面,只不过我们看不到而已。”

    天闲沉默了一阵,忽然很认真的说道:“古丽,只要你想,我们现在还能回去,你点点头,我绝对不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

    古丽微微发怔,看着天闲不知何时显得有些阴沉的脸色,她心中有些东西却似乎变得更加柔软了。

    “你倒是很少叫我的名字。”

    “我说的是真的!”天闲的口气无比认真,“我们之前计划的东西怎么样都好,但我想着并非是完全必须的,龙九能不能成事我根本可以不去考虑,我现在要考虑的是……”

    忽然停顿,天闲吸了口气,“我要考虑的是你,是我身边的人!如果说非要你付出什么才能得到什么话,那么我宁可不需要……”

    “好啦!”古丽打断了微微有些激动的天闲,责备的看着他,“我们不是已经全部都商量过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你在背后默默的支持我,等我功成身退的那一天。”

    天闲皱眉不语,脸上不情愿的表情就差完全吼叫出来了。

    “到了最后还说这些话,未免也太小孩子气了。”

    “我本来就是小孩子!”天闲咕哝。

    古丽咯咯笑了起来,“怎么……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舍不得我了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你快说快说……”

    跑到天闲面前来,双手夹住天闲的脸颊,古丽用最恶意的笑容望着天闲,“快说快说!”

    “嗯……咳咳。”

    正当两人闹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大殿门口传来了咳嗽声,一个裁缝模样的胖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那里,见到天闲和古丽看过去,微笑的弯腰行礼,“卑职奉命前来为两位效劳……”

    这个裁缝人长的倒是蠢笨的很,倒是一双胡萝卜般的手指却异常灵巧,飞快的量好了天闲和古丽的身体尺寸,然后毕恭毕敬的退下了。

    经过这么一打岔,天闲倒是也再坚持不下来,关于刚才话题,两人默契的谁也不再提及。

    在这个偏殿上吃吃点心。喝喝茶水,一直等到天黑时分,最初迎接天闲的那个侍者终于又出现了。

    “大帝有请。”这个侍者的态度依旧显得十分恭敬。

    已经换了一身打扮的天闲和古丽重新登上了马车,向皇宫深处行去。

    路上,就算天闲没有看到什么,但是也隐隐的感觉到了皇宫中凝重肃杀的气氛。

    “感觉到了吗?”古丽忽然小声问。

    天闲点点头。“除了巡逻的禁卫外,暗哨多的惊人。”同样压低下声音,天闲的神色十分严肃,“看来十三皇子被毒死的消息不假,上一次我们来皇宫的时候,这里可不是这样的。”

    “不仅仅是暗哨的人数多了,而且都是极其厉害的人物。”古丽随手指了几个方向,“那几处还是一些我拿捏不出实力的家伙,显然在我之上。”

    天闲皱眉点点头。没有说话。

    古丽见天闲如此,心中已经会意,轻声笑道:“不过没关系,只要我和卓雅在一起,没有什么地方能拦住我们。”

    天闲还是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古丽的话倒也不失吹嘘,她和卓雅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圣痕都是可以隐匿踪迹的那种,特别的卓雅的圣痕。可以完美的融入到黑夜之中,想要抓到现在的古丽,绝对是难上加难,但即使如此,天闲也依旧还是有些担心。

    可现在说出来也只能徒增烦恼而已。

    马车将天闲和古丽带到了两人根本不知何处的一座宫殿中,所有的侍者都退了出去。只剩下天闲和古丽两个。

    这地方显然并不经常使用,而且是个有些年头的地方,有些摆设甚至已经微微褪色,天闲正纳闷龙渊大帝怎么会选这么一个地方见自己,在屏风后已经转出一个高大的身影。

    龙渊大帝看起来依旧健硕。满面红光、身躯笔挺,走起路来龙行虎步,浑身裹着一层不怒自威的气势。

    一见龙渊大帝,天闲和古丽连忙离开座位上前施礼。

    “免了。”

    龙渊大帝简单的摆摆手,自行走到主位上坐下,呵呵笑道:“今天有些事脱不开身,等了一天,一定等烦了吧?”

    古丽干脆低下头,一声不吭。

    天闲听了这话心中顿时有点奇怪,没想到这次龙渊大帝不仅单独一个人来见自己,而且说起话来还如此随和。

    “怎么会,一路劳顿,在这里休息了一段时间,正好解解乏。”

    “坐吧,不必拘束,这里没有外人。”龙渊大帝看起来比平时要随和很多,挥挥手叫天闲和古丽坐下,自己已经拿起桌上的果品吃了起来。

    天闲和古丽互相看看对方,也摸不清龙渊大帝这是唱的什么戏,但两人现在只有乖乖听话,凑在一起,挨着在旁边坐了下来。

    瞧着都瞪着眼睛望着自己的天闲和古丽,龙渊大帝笑了笑,“不必紧张,今天把你们带到这里,也就意味着只是私下里的会面,没人会知道我们今天都说过什么。”

    这话虽然听起来似乎很亲切,但天闲心中却隐隐发凉,“大帝,您的意思是……”

    只是微微询问,龙渊大帝的眸子里含而不露的锋芒顿时隐隐透射出来,如漆黑夜里的朗星般刺目的射在天闲身上,“我接到一个不大确定的消息,所以向来单独问问你。”

    天闲被这眼神一触,顿觉浑身一片冰冷,不由立刻运转逆心诀,这才感到稍微好受了一些。

    “大帝请问。”

    “不久前……似乎血盟的人进入了你新建立起来的城市进行拜访。”

    天闲闻言身体不由一紧,但心中却松了下来。

    这一路上天闲都在拖延时间,为了就是血盟和自己联系的事尽可能广泛的传播出去,龙渊大帝这一问早在意料之中,而且答案天闲都已经想好了。”

    “这件事……的确是有的,不过有些事或许大帝还知道的不是很清楚。”(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