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五十章 访客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作为一个从东部王国独自流浪到人类大陆的高等精灵,露娜绝对是异族之中几位少见的异类,也因此,关于露娜所掌握的种种秘术,大家也不尽得知。

    露娜传递消息的办法看起来十分简单。

    她用一些谁都没见过的小宝石在地面上摆了一个奇怪的小阵法,然后将屠戈与天闲写好的那封信放到其中去。

    这几乎就是露娜的全部准备工作了,既没有什么花哨的装饰,更没有什么贵重的宝物,简简单单,甚至连占地面积也只有那么巴掌大小而已。

    不过在露娜开始送信之前,却让天闲将摩云山脉方向遥远距离的画面一再的在她面前呈现出来,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没人知道露娜到底在观察什么,但露娜那双翠绿的眸子闪闪发光,飞快的在画面中搜索着什么,显然是在利用天闲这个方便的远程望远镜观察什么东西的动向。

    大家等的多少开始有些焦急的时候,露娜终于闭上了眼睛。

    一层奇异的淡绿色光芒从她身体中涌起,就如同她湖绿色的长发,光芒迅速包裹了她的身体,并且开始从指尖一点点的倾8¤,泻进地面的那个小小的宝石法阵中。

    天闲在塔顶看不到地面的情况,但是利用寒古塔窥视远处的功能,倒是可以清楚的看到露娜的每一个动作,露娜身上的光芒如有实质的滴入那个小小的宝石魔阵中,这让天闲万分好奇,从前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种光景。

    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所有人都惊讶不已。

    那个小小的宝石阵法中飞快的长出了新的植物,那绝对不是母王腾花,甚至不是某种藤子,而是在沙漠边境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某种植物。

    在宝石阵法中的那封信迅速被新生的植物覆盖了。随后以惊人的速度开始腐败,就如同被埋入潮湿的泥土中,飞快的被分解,只是片刻功夫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露娜浑身闪烁着淡淡的绿芒,手指如同指挥棒一样轻轻抚弄那些新生的植物,那些新生的嫩芽居然犹如活物般随着露娜的手指轻轻移动方向。嫩嫩的枝芽呈现半透明状态,其中一样闪烁着晶莹的绿色光芒。

    在露娜的引领下,那些植物飞快的生长,转眼长到了半人多高,完全覆盖了地面的那个小小的宝石法阵,而正当大家不解露娜到底在做些什么的时候,这些植物开始急速的衰败……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衰败,相比成长的速度,这些植物衰败的速度要快上十倍以上。只是转眼工夫,这一大蓬茂密的植物就枯萎凋谢,干瘪的枝杈收缩崩溃,一片生机盎然的绿色,只是片刻功夫就只剩下了地面上一堆枯枝败叶……

    “呼……”

    露娜的头上已经微微见汗,再次让天闲把远方的画面转移到她眼前,重新仔细的比对了什么后,露娜这才满意似的点了点头。之后终于站了起来。

    “好了!”露娜晃着肩膀,一脸的疲倦。“我已经把那封信送到东部王国去了,但是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精灵会收到那封信,不过想必这是无所谓的事情,无论是哪一个精灵收到那封信都会交给精灵王的。”

    打着哈欠,露娜也不解释,转身就走。“十天左右,精灵王就会读到那封信了!”

    大家听了露娜的话自然是喜悦无限,不过相对的,也都是十分好奇,毕竟刚才看露娜的举动虽然似乎在很努力的在做什么。但对于外人来讲,那只有一头雾水而已。

    “露娜姐姐!你刚才在做什么?”

    终于,塞纳按捺不住好奇心,第一个跳了出来,在露娜面前,塞纳还是很有一副乖宝宝模样的。

    露娜瞧瞧周围好奇看着自己的大家,微微一笑,“这是精灵的秘法,说了你们也不会懂的。”

    说着露娜似乎又想离开,不过忽然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改口说道:“不过你们要是想知道的话,告诉你们也无所谓,大家等一下那个小鬼,把他落下的话,一定会不依不饶的。”

    “露娜姐姐你说谁会不依不饶啊!”天闲已经风风火火从寒古塔里冲了出来,第一时间来到露娜身前,双眼瞪的大大的,“刚才是怎么回事?”

    瞧着天闲充满好奇的眼神,露娜又笑了笑,“这件事告诉你们也好,毕竟今后或许要去东部王国,到时候我一定不会回去的,你们就要自己学着在那个地方进行消息的传递了。”

    就在寒古塔所在的小绿洲上,大家席地而坐,这次人群里多了几个人,伊芙、凌、柯木。

    “柯木,我必须先提醒你。”露娜玩味的望着柯木,“我们可不是一群循规蹈矩的家伙,可以说我们正在做一些可能会被诸神惩罚的事,你今后如果想和我们一起行动,那么就要有这种心理准备,如果只是单纯的想陪着香,那么我想你很可能会因为我们而陷入某种困境。”

    “我早有觉悟!”柯木回答的极度认真,虽然我现在还不是很清楚,但我多少能看得出来,我会在这里坚持下去的,如果今后我发现我不适合这里,我会自己离开的。”

    露娜对这个回答似乎很满意,她看了看伊芙和凌,直接一笑而过,“看来我们的同伴有增加了,而且依旧不是人类。”

    伊芙有些不要意思摸摸脸颊,但脸上却全是兴奋的笑意,“我其实也很想是人类的,可惜这个似乎没有办法改变了,不过凌倒是有一半人类血统,今后要麻烦大家照顾她了,小女孩的这个年龄总是很麻烦的。”

    “够了,你这个大嘴巴女人,不说话没人以为你是哑巴的。”凌在一旁没好气的哼道。

    伊芙也不恼,掩口笑道:“大家看,大致就是这样的,和雪可能有些不大相同。还请大家今后费心了。”

    瞧着大家投来的那种“原来如此”的眼神,凌郁闷无比。

    “好了,现在我们来说这题。”

    露娜拿出了一块小宝石,正是她刚才用过的那种,“这是精灵族自己制作的生命晶石,对于其他种族来说并没有什么用。但对于精灵来说,却可以用这种晶石更好的和其他的生灵沟通,通常精灵只信任一些温和的植物,沟通也会更多的选择他们。”

    用宝石在地上画了一个圈,露娜继续说道:“这种东西在人类大陆十分少见,毕竟它没有什么用处,但在东部王国却很普遍,因为那里精灵的数量很多,而且虽然其他种族无法像精灵那样与植物沟通。但用这种东西却可以从环境中得到许多信息。”

    说着,露娜看了屠戈一眼。

    对于露娜,屠戈始终保持着相当的敬畏,这位传递信件后,他对露娜显得更加尊敬了,露娜的眼神望过来,屠戈立刻正色说道:“不错,在东部王国。大多数异族战士都会想办法弄到这样一块宝石,虽然不能像精灵那样使用。但却可以利用这样的宝石得到许多信息,比如黑色树潮的方向,猎物的伤势,周围有没有敌人等等,这种宝石在外出时,是十分有用的东西。”

    大家点头。表示明白。

    在地上的小圆圈里又画了几个植物的图案,露娜进一步介绍道:“精灵可以用这种宝石和植物进行十分复杂的沟通,甚至引导它们生长,如神灵操纵生命掌握它们的出生——死亡,当然也能掌握它们所传递的信息。”

    “像这样把某种信息丢进去。”露娜在圆圈里放了一张纸片。“疯狂生长的植物会吃掉制片,之后按照我的意思讲制片上的信息传递出去,通过根须相连的植物,通过吸收水分的同一条河流,甚至是一缕微风,这种存在于植物之间的消息传递在人类看来很奇妙,但它的确就是这样发生的。”

    目光投向天闲,露娜解释道:“之所以要了解摩云山脉那边的情况,是因为我必须确定现在东部王国在以什么植物为信使传递消息,通常来讲,精灵会在沿路上留下优秀的植物信使,这样传递消息可以更加快捷迅速,而精灵常用的信使植物并不多,通常找到一种就可以确定信使植物到底是什么。当然,我带着所有信使植物的种子。”

    大家恍然大悟,精灵居然可以这样传递消息,这真是闻所未闻。

    “通过相同的,或者相似的植物,精灵可以把消息转化进植物中,不露丝毫痕迹,又能完整的传递到很远的地方,而在某个地方,会有专门统计消息的风信草,最后信中的字迹会呈现在这种草的草叶上,我这样说,你们都明白了吗?”

    大家纷纷点头,虽然露娜说的事有点玄妙,但也不是太难理解。

    “很好!”露娜点了点头,“那么,今后在东部王国,有两个人将有机会使用精灵的方式传递信息!”

    大家微微惊讶,难道这里有人可以使用精灵的秘法?

    露娜先是看了看天闲,“第一个是他,虽然我至今也无法确定他到底使用着一种什么样的古怪力量,但这种力量很亲和自然,俨然是一种生命能量,我想多加练习后,使用精灵的方式传递消息并不困难。”

    天闲眨巴眨巴眼睛,并没有显得有多高兴,“露娜姐姐,东部王国为什么不用灵鸢,那多省时省力?”

    露娜毫不客气的瞪了天闲一眼,“能够使用灵鸢的话,哪还轮到你来说这种事,在东部王国,灵鸢是极其稀少的,并不像人类大陆这样普及!因为它们的饲养条件有些苛刻,养灵鸢可是花费不菲的事,在有精灵存在的东部王国,用灵鸢来传递消息可是奢侈的事。”

    “那到时候能不能带咕噜一起去?”天闲还是有些不解。

    “当然,不过咕噜是有形的,而许多时候,精灵这种秘法无形的传递消息,才是在东部王国保命的依仗。”说着露娜忍不住摇摇头,“你们啊……在人类大陆长大是无法想象东部王国是怎样一个恐怖的地方。嗯……等你们真正到了那里就会有所体会了。”

    “和寂静森林比的话,难道还要危险?”天闲又问。

    露娜稍稍抬了下眉毛,“寂静森林?那种小小的树林,就算再危险也比不上东部王国,小鬼,你要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在东部王国永远没有安全的地方,就算是精灵王的居所也随时可能受到黑潮的袭击,在那个地方,永远都有未知的危险威胁着你,这一点寂静森林是比不了的。”

    天闲微微心惊,寂静森林的危险当初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那个古老而幽深的森林中发生的事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心惊肉跳,要不是幸好遇到了露娜他们,恐怕自己的小命儿就交代在里面了。

    现在露娜居然说东部王国比寂静森林还要危险几分……

    目光移动。露娜看向了第二个人,“至于第二个有希望使用这种秘法的,是香。”

    香的情绪始终不算很高,天闲告诉了她真相,但这让香更加忧虑,如今在高地上的族人还是随身携带黑角,这让香几乎寝食难安。

    今天被天闲叫来迎接天眼一族,香其实一直有些心不在焉。在被露娜忽然点名后不由一下愣住,“呃……什么。小生,小生吗?”

    露娜点头,“不错,因为银水精魄的特性,作为生命之源衍生出来的一种力量,银水精魄天生就拥有与生灵沟通的力量。闪波刀凝聚了这种力量,在东部王国中,只要你时刻将闪波刀带在身边,你就会随时随地了解许多别人不了解的消息。

    “闪波刀……”香神色暗淡,现在她一方面担心自己的族人。另一方面又感觉自己可耻的“背叛”了所有人,想起闪波刀上寄托着族人的希望和自己的荣誉感,香心情十分沉重。

    但,显然露娜并不担心这个,“放心好了,那把刀只有你才能灵活使用,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它是你的,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

    香默然点点头,最终还是没有吭声。

    “而你们!”露娜目光转了一圈,“虽然没有什么特殊的条件使用精灵的秘法,但是从明天开始就要训练使用生命晶石,要是等到要去东部王国时还不能灵活使用的话,那么就不必去送死了。”

    “这个……这种事真的这么重要吗?”塞纳嘟起嘴巴来,所有人之中,她恐怕是实力最弱的一个了,要想好好的使用这种宝石对塞纳来说可是个不小的难题。

    “如果你想去的话,那么这是必须的,在东部王国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随时知道自己在哪里,还有……可能要自己命的东西又在哪里!活下去,永远是东部王国最重要的一件事。”

    说着,露娜用力的拍了拍塞纳的脑袋瓜儿,“像你这种从小在家族的勾心斗角中长大的富家小姐,是无法想象那里的生命是轻贱到就算恋人在你面前被杀死也不会有什么感触的,那个地方对于人类来说,无疑是一个地狱。”

    露娜今天似乎很有些感慨,也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发消息回东部王国的原因,她说了好多关于东部王国的事,不过由始至终,却都没有过多的提及她自己的事,一旦有人问起,她总是嘿嘿笑着,随口遮掩过去……

    这一次和天眼一族的见面总的来说还算成功,起码双方的态度还是比较坦诚的,特别是作为十分排斥人类的天眼族,在空奶奶的命令下保持了极度的克制,天闲这一大票人在寒古塔里来回走动,没有任何人前来骚扰。

    这一切,都让小沙王十分高兴。

    其实,这一次来和天眼一族见面,最重要的人恰恰是最不起眼的小沙王,这个小小的女孩就跟在天闲身边,打扮的普普通通,总是用一副好奇,甚至有些天真的眼神打量着每一个天眼族,打量着气魄雄浑的寒古塔。

    没有人在露娜和屠戈存在的人群里注意这么一个不大的小女孩,而看似毫无存在感的沙王,却是在仔细认真的为自己的子民今后的生活考虑。

    天眼一族到来之后,必然会暂时居住在沙漠中,而且这种日子或许会持续很久,要想完全隔断这个消息几乎是不可能的。沙漠虽然广阔,但每一处地方都是沙漠子民神圣的领土,巡查的沙利特战士会负责的查看每一个角落,这是由来已久的防御机制。

    沙漠中忽然出现了这么一座雄伟的巨塔,这是无法瞒过所有人的,事实上寒古塔第一天出现在这片绿洲中时。就立刻有沙漠的眼线将这件事报告给了沙王。

    而天眼一族要想在沙漠中生活,必不可少的会和沙漠子民有所接触,就算不是很频繁,但绝对会存在这种情况,小沙王现在要考虑的是,这些天眼一族的出现,到底会给沙漠带来什么,如果只会带来恐慌和不安,甚至是动乱的话。那么作为沙漠的君王,这种事无论如何也要避免。

    在和空奶奶又进行了简单的交流,并且详细的介绍了每一个人后,趁着还没到后半夜,天闲一行人早早的离开,不再打搅今天已经微微有些骚动的天眼一族。

    “感觉怎么样?”

    回去的路上,天闲笑呵呵的问小沙王,虽然她今天一直没吭声。但天闲却看的到她那双闪着光的眼睛一直在四处打量,而且特别留心了空奶奶和几位掌事。

    “和传说中的似乎不大一样。”站在沙奴背上。与天眼一族见面的整个过程都毫不起眼的小沙王这个时候身上终于多了几分王者风范,尽管这和她小小的年龄,特别是那还略显幼稚的面孔不大搭边。

    “传说中的?”天闲笑了起来,“他们本来就不是传说中的什么东西,那些一眼就能看穿别人的内心,并且迅速控制别人神智的事情根本就是瞎话。”

    小沙王点点头。“我也能感觉的到,天眼一族的确不是那样的,我今天看到的,只有惶恐和不安,比起我的担心。似乎他们更担心我们对他们的态度。”

    “千年之前,天眼一族被人类驱逐到极北之地,双方发动了战争,天眼一族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或许这种先祖的记忆还停留在他们脑海里。”天闲笑了笑,“不过那毕竟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顾及眼前的事!”

    “嗯……”小沙王思索了好一阵,“那……天闲哥哥打算怎么办?”

    相比对别人的小心谨慎,小沙王对天闲却是日渐亲近,称呼也是改了又改,最后直接拉着天闲的手叫哥哥了,当然这是没有她的沙漠子民在场的前提下。

    对此天闲有点无奈,而其他人则是一脸的坏笑……

    “我想,就暂时让他们去沙漠深处居住吧。”

    “北部沙漠吗……”小沙王考虑起来,“那里的确不错,但还有些不大稳定,毕竟土地面积太大了,空气也冷的厉害,他们的话……”

    天闲听了沙王的顾虑忍不住笑了出来,“小傻瓜!你以为天眼一族是什么人,他们可是在极北之地生活了上千年的种族,沙漠北部那种温度,对他们来说简直是温暖的春天。”

    “这个到也是……”小沙王挠挠头。

    天闲又说道:“而且我也想过了,他们今后一定会和沙漠子民接触,如果出现的太突兀一定会被怀疑,这次就让他们作为人类帝国的建设援军到北部沙漠去,和其他人一起建设那个地方,这样的话完全不露痕迹。”

    沙王歪歪头,“嗯……这个注意倒是不错,我们沙漠的子民对天眼一族并不熟悉,起码我看不出他们和其他人类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那就按照这个计划先准备吧!有什么变化的话,我们再做商量!”

    “好的!”沙王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哦对了,说起来天闲哥哥要不要去北部沙漠看一看,那里现在已经和从前大不一样了。”

    天闲自然是想去的,不过沙漠空旷无比,从南部边境到北部边境,就算是以小灰的速度,一来一回也要一天多的时间。

    可是还有重要的事要去做啊。

    “算了,还有些别的事要去处理一下,反正那边的情况有你们监督,我一点都不担心,如果出了什么问题的话,到时候再来找我解决吧。”

    “你倒是做的一个好甩手掌柜。”阿里昂从旁边插话进来。“这段时间我们可是忙的水都顾不得喝,真不知道你当初是怎么想出这么疯狂的计划的,也真亏得我们这些疯狂的家伙居然相信了你,当然最疯狂是我们居然还把这样的事情做的有模有样,这简直是太离谱了!”

    “不离谱的话,怎么能瞒得过其它国家的眼线?”天闲嘿嘿一笑。“这种事也就只有在沙漠中才可行,在别的国家,只要一天的时间那些眼线就会把消息盗走了,而这沙漠,就是我们天然的屏障。”

    “那么,一旦我们剪成了那个地方,你还想怎么样?”阿里昂十分好奇的问道。

    “如果建成的话……”天闲眼中闪烁精芒,“嘿嘿,我现在还没有完全想好。但总之是十分有用的地方,就算再不济,我们可以在那里种植庄稼,让沙漠长出粮食!”

    转身拉住沙王的小手儿,天闲蛊惑般的说道:“你想想看,沙漠中不仅有稳定的水源,甚至还能长出谷物、蔬菜,从此以后沙漠子民不必每顿都吃干巴巴的肉干。孩子们可以一边吃着香喷喷的米饭,一边吃着绿色的蔬菜。在饭后还能吃上新鲜的水果,这是不是很值得期待。”

    小沙王脸蛋红扑扑,立刻点点头,“天闲哥哥说的不错。”

    众人顿时一致对天闲投来鄙夷的眼神。

    ……

    如今龙九已经连夜离开,沙王索性直接返回黄金城,还在沙奴背上时。就已经和天闲大概拟定了天眼一族的变迁计划。

    而天闲等人则返回沙漠边境的新城,毕竟,这里才算是天闲名义上的新家。

    而让天闲十二分意外的是,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一位客人在城门外等候了。

    自从这座城市开始建设以来。只有龙渊帝国派出过两位使者来访,一个是龙七公主,一个是龙九皇子,而其他的势力虽然暗潮涌动般在这座城市周围活动,但终究没有任何人公开露面,不管怎么说,这里不是龙渊帝国的地盘就是沙利特帝国的地盘,任何人出现在这里表露身份的话,得罪了这两个国家都是很麻烦的事情。

    而这次,来人不仅公开现身,而且好不避讳的表露着自己的身份。

    所有人齐聚在城镇大厅,当天闲看见来人迈进大门的时候,虽然早有准备,但心脏还是不免跳动加速。

    来人的打扮很具有异域风格,显然既不是龙渊帝国的人,也不是沙利特帝国的人,甚至于不可能是周围地区的任何民族。

    不过,绣在胸口的标志已经说明了一切。

    在这个身着黑色异域服饰的男子走进城镇大厅时,不只是天闲,每个人都微微皱了下眉。因为这个人胸口的那枚标志——血盟的标志!

    天闲前脚才刚刚把一封信丢到附近的树林里,没想到如此短的时间血盟的人就找上了门来,而且是如此的高调。

    从这个人沉稳的步伐和眼中四射的精光来看,这绝对不会是一个随便什么人的小角色,天闲的那封信绝对是被上传给了血盟中具有足够分量的人物,随后血盟急速反应,第一时间派出了人来,主动找上了门。

    除了四姑娘,天闲还是第一次在这样非敌对的环境下与血盟打交道,不过和四姑娘给天闲的感觉不同,天闲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只能感到一股凌厉之气,隐隐似乎还能闻到血腥味。

    这个男人走进大厅,径直来到天闲面前,十分郑重的以人类国家使者的礼节向天闲行礼,俨然以出使他国的使者自居。

    “你是谁?”

    天闲一点不客气,开口直接就问,而且口气带着几分冷意。

    这男人看起来三十岁出头,脸上一片阴沉之色,“国主何必明知故问,既然有意与我们血盟交好,现在这种态度似乎对此并没有什么好处。”

    “国主?”天闲古怪的动动眉毛,这还是天闲第一次听到这次词儿。

    那男人嘿嘿笑了两声,“独立于龙渊帝国之外,在沙利特帝国境地自行改造土地,建立了一座完全属于自己的城市,虽说是城市,但其实就是自己的小国家。我这样称呼似乎也没什么不妥,说起来血盟也一直在做相同的事。”

    对于这个家伙直接把自己和血盟画了等号,天闲心中多少有点不舒服,随口说道:“我才刚刚有这种想法,你立刻就出现在这里 ,这让我不得不怀疑你的身份。”

    那男人哈哈一笑。“国主的亲笔信就在我的身上,需要我展示一下吗?”

    天闲的神色这才微微有了变化,“在你身上?难道说……你是血盟之中的某个决策人吗?我的信是怎么到了你的手中的?”

    “这个国主不必深究。”那男子笑的阴气森森,“国主只需要知道,您的意思已经完全转达给了我们,而我们也立刻做出了回应,可见我们对于国主是十分重视的,您知道这些就足够了。”

    这话就算是真正的盟友听起来都不那么顺耳,何况是天闲这种另有打算的人。当下天闲哼了一声,“既然你这样说,那么我想我的意思你们也应该清楚的明白了,但似乎我的条件并没有得到重视。”

    “四姑娘吗?”那男子笑的暧昧了起来,“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解释这件事,关于四姑娘,国主不必再执着。她只是血盟中十分渺小的一个小姑娘罢了,国主既然有意与血盟合作。那么我们自然会挑选最优秀的联络人与国主进行联络,四姑娘那样不懂事的小丫头,我们是不会拿来触怒国主的,这样也是为了我们双方今后的合作能够顺利的进行。”

    天闲当即把脸一沉,“四姑娘是我提起的第一个条件,我不管她到底是不是足够优秀。又是不是有什么别的原因不堪大用,但那是我的第一个条件,没想到我的第一个条件就在你们自说自话中直接被拒绝掉了,甚至根本不问我的意思,这真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那黑衣男子微微皱了皱眉。不过他的表情依旧恭敬,“国主的条件我们当然是慎重考虑过的,但正是因为我们经过慎重的考虑,这才觉得四姑娘已经不适合再和国主联络。”

    “哦,所以你们认为之后,就单方面的拒绝了我的要求?”天闲好笑的哼了一声。

    天闲的态度让黑衣男子有些犹豫了,“国主为什么一定要四姑娘才行呢?从前国主和四姑娘的接触中,似乎对她并没有什么好感,她几次三番的努力示好,但都被国主拒绝了,嗯……她甚至为此还受到了处罚,如今的第四血枝也已经更换了人选,按照惯例,四姑娘已经不会再出现了。”

    天闲心中顿时一惊,“不会再出现?难道她已经被处死了吗?”

    “不,毕竟她是我们花费心血培养起来的人才,今后还是有些用处的。”黑衣男子阴沉的笑了几声。

    天闲暗暗松了口气,“我不管她到底还是不是第四血枝,又是不是还叫做四姑娘,我只要一个我熟悉的人出现在我面前和我联络,这个简单的条件似乎没什么难的,而且作为结盟的条件,难道不应该慎重被考虑吗?血盟的诚意应该不仅仅如此吧?”

    这个黑衣男子这次真的深深皱眉了,好一会儿他才问道:“既然国主执意如此,那么我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国主能否回答。”

    “什么问题。”

    “四姑娘天生媚骨,而且修炼的瞳术也属魅惑的分支,国主是否……对此很感兴趣?”黑衣男子上下打量天闲,明显带着些许玩味的笑意。

    这个问题问的天闲有些火冒三丈,自己在这里担心四姑娘的安危,而这个混账居然想到了那种龌龊的地方去。

    不过怒火在心中狂涌而起,同时天闲脑海里也闪过了一丝亮光,当即答道:“就算如此,似乎也不是很过分吧,我也知道她已经回去受罚,早不是当初那个第四血枝,我这样做似乎完全是在挽救她,难道她还会有什么不满吗?”

    那黑衣男子眼中顿时微微一亮,脸上露出了了然之色,“原来如此,国主如果这样说的话,那么我已经无话可说。”

    低头再次对天闲行礼,那黑衣男子向后退去,“您的意思我会立刻向血宗转达的,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到时候我会再一次拜访,如果不出意外,您的意愿是一定会被满足的,这也十分符合四姑娘最后的价值。”

    天闲眼神一抖,但表面不动声色,一直目送这个黑衣男子离开了城镇大厅。

    “血腥气如此浓厚,这个家伙不知道杀了多少人。”露娜在一边一直皱着眉头,“不过这样的家伙应该不会是小角色,他的话倒是可信一些,不过我倒是没想到血盟的反应会这么快,该死的混蛋,简直就好像是隐形的蹲在我们对面监视我们一样。”

    对于这个黑衣男子的忽然到访,大家也是十分意外,对方人一走,立刻小声议论起来。

    “没想到血盟的人来的这样快。”古丽微微一叹,“本来还想让你送送我,看来这个想法是行不通了。”

    天闲瞧瞧身边的古丽,“你打算立刻就走吗?”

    “龙九返回龙渊帝国,我们随后派出使者,这是顺理成章的事,而且既然龙九那样急迫,我们不能拖延时间,万一他出了意外,我们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天闲沉默下来。对于古丽要去龙渊帝国帮助龙九这件事,天闲无论如何也不能不耿耿于怀,尽管这是古丽出于大局为今后的打算,但天闲还是觉得龙九在某种程度上得逞了,而且自己也利用了古丽。

    “好啦好啦……别把不高兴都写在脸上。”古丽笑着戳戳天闲的脑门,“我只是离开一段时间而已,你不是叫咕噜跟着我了,这样还不放心?”

    天闲哼了哼,“就是不放心才让咕噜跟着你的。”

    古丽听了这话心里感觉暖洋洋的,正要说什么,旁边的露娜不解风情的插过话来,“喂!你们两个别在那里粘牙了好不好,古丽可以稍等一下再走,反正会和血盟的事一起,两不耽误。”

    大厅里所有人都是一愣,不解的看向露娜。

    露娜伸了个懒腰,一脸困倦,“这么晚还不睡,容易变老的……你们看着我干嘛,那个家伙身上带着一股龙渊帝国特有的草木气味,而且很重,他是从龙渊帝国腹地赶过来的,接下来的接触,很可能会在龙渊帝国,到时候只要你们闲着,我们可以都过去。”

    “这……真的?”天闲一脸惊讶。

    露娜毫不客气把一块生命晶石丢到天闲额头上,“老娘我说的话当然是真的!现在谁敢再问就是和老娘我的年轻生命过不去!已经很晚了,现在!我要去睡觉!”

    露娜的提议其实还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的,如今已经过了午夜,再折腾的话,过一会就亮天了。

    大家各自道别,很快散去。

    匆匆一夜过去,隔天一早,天闲还抱着被子睡的香甜,忽然房门被一脚踹开,“小鬼!出事了!!”

    天闲模模糊糊抬起眼,看见的是古丽紧张的面孔。

    “香不见了!”

    一句话,惊的天闲瞬间完全清醒了过来。

    “香不见了?”

    “早上的时候留下了这封信!闪波刀还在!”

    天闲抓过信看了一遍,顿时鼻子都气歪了。(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