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四十八章 第一次见面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眼一族在人类大陆上也是名声赫赫的,传说这个拥有能看穿其他人内心力量的种族十分邪恶,会窥视别人的思想,会操控别人的意志,但他们和人类几乎没有什么太多的不同,甚至可以说除了在某些习惯上与普通人类有差异外,只要努力伪装,其他地方根本毫无破绽。

    这进一步加深了人类对天眼一族的恐惧。

    一旦某个人被认定为天眼一族,那么等待他的就将会是永远的排斥,永远的驱逐,不管他曾经是什么身份。

    或许,这是人类大陆上第一处有如此多天眼一族同时出现,在沙漠的黑夜里,天眼一族的族长空奶奶带着她的族人们,几乎跨越历史的和人类种族进行了会面。

    这是千年前天眼一族尝试进入人类大陆失败后,第一次尝试与人类大陆的种族进行交流。

    天闲并没有带太多人,只是身边的一些好朋友,毕竟这件事还需要保密,而且关于天眼一族的种种不良传说也应该先一步进行澄清,否则就算是沙王估计也会心存疑虑。

    “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

    天闲快步走到空奶奶身边,转向大家大声说道:“这位,是天眼一族的族长,空奶奶,目前天眼一族上上下下的大小事务都是空奶奶在主持◎∈,。”

    大家听了天闲的话,都向空奶奶微微点头,虽然空奶奶的脸色并不好看。

    “这几位是天眼一族的掌事们,负责协助空奶奶处理族内的事物。”天闲一一把那几位掌事介绍给大家,这几位掌事的神色就谨慎的多了,天闲说到他们的时候,每个人都现行向大家行礼,显得客气的多。

    “还有这位!”天闲走到了伊芙身边。直接拉着她的手向前走了。

    伊芙羞涩的一笑,打了一下天闲的脑壳,“小坏蛋,你又想干什么?”

    大家都是一愣,心想怎么天闲会单独介绍一个女人,而且好像还和她很熟似的。还有就是……这女人好面善,俨然在什么地方见过,可这完全是不可能的。

    天闲嘿嘿笑了笑,咳嗽了一下大声说道:“这位!是雪的母亲!伊芙!”

    大家顿时一片惊讶之声响起。

    “雪的母亲啊!”

    “怪不得这么漂亮!”

    “我说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真的和雪很像!”

    “好年轻啊!”

    “混蛋你在看什么!”

    大家顿时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露娜更是十分感兴趣的凑了过来,仔细的上下打量起伊芙,“你就是雪的母亲,名字是伊芙吗?为什么很像精灵的名字?”

    伊芙被露娜奇怪的目光看的背上有种毛毛的感觉。“啊哈哈……那个,我也不知道当初父亲为什么给我起这个名字,但是蛮好听的,哦!难道这个名字在精灵族中有什么含义吗?”

    “不不,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你不必介意我的话!”

    “应该也不会的吧,毕竟我的父亲是纯粹的天眼族,他似乎没有离开过极北之地。”伊芙几乎忍不住的。目光也在露娜的身上来回打量。

    黑夜里,身体周围环绕着飞舞的光斑。绿发翠眼的露娜比起其他人来,外貌显得格外突出,就更不用说她那几乎代表精灵特征的细长耳朵。

    发现露娜在看自己,露娜眼神亮了亮,“第一次见到精灵吗?”

    伊芙心虚的笑了笑,“抱歉。的确是第一次见到,从前只听说过而已,真的看起来,比传说里的还要惊人。”

    “哦!哈哈!那么快来和我说说,传说里的精灵石什么样子的?”

    “传说里的精灵!那是很奇怪的东西!”伊芙顿时来了精神……

    天闲看着三言两语立刻就熟络起来的露娜和伊芙。忽然发现她们两个的性格或许在某种程度上还十分相配,最起码现在看起来成为朋友是不成问题。

    来到凌的身边,天闲也一样拉着她走了出来。

    凌并不怎么情愿被这样拉出来,感觉似乎是被示众一样。

    不过习惯了极北之地那种空旷纯粹的夜空后,忽然间来到沙漠,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星月,感受空气里烦闷的燥热,嗅着那种奇怪的沙土和水汽的味道,凌对一切却也感到无以伦比的新奇,就连脚下松软的沙子都让凌有些必须小心翼翼走路的念头。

    “这位……”

    天闲故意停顿了一下,大家的注意力早就转移过来,而且目光里全是不解之色,因为大家眼中的这个女孩完全就是雪的翻版,身形相貌,甚至那一头长发都毫无二致,但和雪比起来,她们的神色有很大差别,而且她的头发是那种很奇异的银白色。

    天闲咳嗽一下,“这位,是凌!雪的双胞胎妹妹!”

    这句话比刚才介绍伊芙的时候引起的骚动更大,大家不约而同的都上前了几步,瞪大眼睛望着凌。

    “雪的妹妹!?”

    “是双胞胎?”

    “真的一模一样!”

    “雪有妹妹吗?”

    “白痴!给我死到一边去!”

    “雪一家人都到了!”

    大家挤上来,围着凌七嘴八舌的说开了,这次天闲去极北之地,目的就是寻找救醒雪的办法,现在雪还没见到,倒是见到了和雪一模一样的凌,相比起来,大家对凌的兴趣显然比伊芙更加浓厚。

    不过,一直对雪爱护有加的露娜却没有凑过去,只是在旁边看着,淡淡的向伊芙问道:“那个也是你的女儿?”

    “是啊是啊,是雪的妹妹,她们真的一模一样呢。”

    “一模一样……”露娜翠绿的眸子闪了闪,“除了外貌,明明没有任何一样的东西。”

    伊芙微微一怔,有些惊讶的望着露娜,“你刚才,说……”

    露娜不负责任的一笑。“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精灵这种生命长久的种族,总会在生命中积累很多经验,有的时候,自然就喜欢信口胡说了。”

    伊芙并没有随着露娜一起笑出来,眼神里倒是多了几分忧虑。“凌……的确和雪有些不一样,这就是命运吧,原本她们应该走着相同的路,过着相同的生活,可是现在……”

    “有各自的路没什么不好,哦!现在看来到底还是走上同样的不归路了!”露娜忽然间叫了起来。

    凌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习惯了被族人们排斥,习惯了在漆黑的夜里独自行动,忽然间眼前出现一大票人跑过来和自己说话。

    那股热情的气息简直让凌有些不知所措。

    用一种紧张而戒备的眼神看着所有人。凌几乎是本能的缩到了天闲的身后,死死抓着天闲的手,紧张到不得了。

    “咦?小鬼你干嘛把她藏在身后?”古丽皱眉的看着天闲,“快把人放出来!”

    “是啊,现在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了!”卓玛瞪起眼来。

    “没错!你这个碍事的家伙最好立刻消失!现在是我们和凌交流感情的时候!”塞纳已经双眼发光了,从来都没有放弃缠着雪的塞纳猛的看到和一模一样的凌,那种感觉就好像天上掉下一块大馅饼,隔天居然还追加了一份的感觉!

    天闲感到凌紧紧贴在自己身上。紧张的直发抖。

    “好啦好啦!你们不要这样好不好!”天闲无奈的把凌挡在身后,“人家才第一次来做客。你们就不能矜持一点!矜持一点好不好!塞纳!把你的狼爪子给我拿回去!”

    “他们……他们就是你的朋友?”凌的声音微微发颤,露娜就算了,精灵虽然外貌奇特,但毫无疑问是那种绝美的奇特,而屠戈这种狮人看起来可就比较恐怖了,特别是屠戈礼貌性微笑的时候。那完全是要吃人的表情,凌见过的最狰狞的怪物时那些雪魈,但那些雪魈在和屠戈相比,完全就是猴子和狮子的区别。

    而更让凌紧张不已的是塞纳,虽然隐约能感觉到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明明对自己没有任何威胁性。自己动动手指就能指对方于死地,但是凌的神经却非常肯定的告诉她,所有人当中,这个双眼冒着热忱无比光芒的女孩子才是最危险的一个,绝对绝对不能让她靠近!

    至于其他人,虽然看起来似乎都没什么太奇特的地方,不过凌的直觉告诉她,这些人中,没有任何一个是真正意义上的普通人,尤其是那个身姿高挑,拥有一身极度傲人身材的女子,她的眼神下,似乎藏着某种让人不寒而栗的东西。

    “喂喂!我说过了你们矜持一点好不好,我还没有完全介绍完呢!露娜姐姐!你快过来帮忙!”

    “塞纳你这个混蛋,我说过了你给我离凌远远的!”

    “伊芙姐姐!不要在一旁看着!古丽你这个臭女人,不要也跟着来添乱!”

    “屠戈!把你的大脑袋拿开!!!”

    “小灰!!你跑来做什么?”

    …………

    ……

    这一次见面,几乎就在天闲不停的大叫和众人乱哄哄的笑声里结束了……

    虽然双方还十分陌生,不过好在有天闲在其中作为纽带,而且露娜和伊芙自来熟的性子简直是一拍即合,十分钟后两人已经有说有笑,完全变成了至交好友。

    天闲带着大家进入寒古塔的时候,双方之间那种陌生和戒备的气氛明显减弱了很多。

    在一层大厅中,天眼一族人挨着人,所有人全部聚集在了这里。

    对于每一个天眼族来说,这几乎是历史性的一刻,千年前天眼族没能成功的走出极北之地,他们受到人类的排斥,最终不得不退回酷寒的极北之地。

    而现在,他们迎来了千年后的第一批人类大陆的客人。

    在大厅中,天闲重新向所有天眼族介绍了每一个人,理所当然,露娜和屠戈这样的一族引起了天眼一族阵阵的惊呼声。

    简单的介绍和说明了今后几天寒古塔的动向后,天闲带着所有人向塔顶爬去,今天只是先见个面而已。天闲很清楚,天眼一族困守在极北之地上千年的时间,他们接受这里的环境还需要时间,他们那颗谨慎而易碎的心要接受这里的人,更需要时间。

    “喂喂!”塞纳双眼放光的凑到天闲面前,“刚才那些就是全部的天眼族了吗?我看怎么才三五百人而已。而且几乎没有小孩子!”

    天闲不用思考就知道塞纳的脑子里在打什么注意,“拜托我的二小姐,你已经把凌吓的够呛了,就发发慈悲,放过天眼族其他的女孩子吧!”

    塞纳顿时鼓起腮帮来,“你把我看作是什么人,我只是在关心我们的新朋友而已!”

    “是是,塞纳二小姐宅心仁厚,关心我们的新朋友。不过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你刚才看到的的确就是所有的天眼族了,而且目前的天眼族中,的确几乎是没有我们这种年龄的小孩子的,当然,更没有女孩子!”

    塞纳十分吃惊,压低声音问道:“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恶劣的环境。还有不断侵袭的不明力量……”天闲有些严肃的看了看塞纳,“塞纳。天眼一族面临灭族的危机,我希望你明白这一点,尽量不要去骚扰他们,好吗?”

    塞纳微微发愣,“灭……灭族!灭族?那凌呢?”

    天闲叹气,知道这位二小姐根本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

    “天眼一族。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吗?”古丽一直走在天闲身后,听到天闲的话忍不住问了出来。

    “是十分的不好,否则他们也不会答应离开极北之地的。”

    古丽微微沉思,“这样的话,就要谨慎考虑安排他们的生活了。看得出他们很敏感,一不小心的话可能会和其他人产生矛盾。”

    “的确,与其说他们具有神秘的力量而被排斥,现在不如说他们十分害怕受到伤害,我的确要在仔细考虑一下,看看怎么安置他们才好。”

    众人说着话,一路向着塔顶爬上来,虽然寒古塔高的离谱,不过大家速度够快,倒也没用多长时间就到了塔顶。

    “现在这座塔还有很多功能没有启动,其中就包括悬梯,等以后上下就不会这么麻烦了。”天闲第一个登上了顶层。

    塞纳紧随其后,十分兴奋的跳了上来,然后第一时间向周围扫了一眼,顿时一声尖叫向旁边扑去。

    天闲毫不客气的揪住她今天梳着的小辫子把她拽了回来,“你这个女流氓!我还在这里就想骚扰我家的雪!”

    众人陆续登上塔顶,惊讶于塔顶的环境的同时,目光自然而然的很快被吸引到了一个方向。

    在这空旷的塔顶,有一张唯一的小床。

    雪安静的躺在那里。

    天闲走过来,抓起雪的手笑了笑,“雪,你瞧,这些家伙来看你了。”

    众人慢慢围了过来,望着闭目沉睡的雪,心情顿时微微有些沉重,显然……雪并没有醒来。

    “小子!你不是说找到了酒醒雪的办法,为什么她还沉睡着?”露娜在床边坐下,轻轻抚摸雪的脸庞,微有责怪的问道。

    天闲嘿嘿笑了笑,“办法我已经找到了,而且也带了回来,只是这段时间忙着赶路,实在没有时间分神来救醒她,我打算把天眼一族完全安顿下来之后,诸事平静后再做这件事,毕竟我不想有任何意外。”

    露娜微微点头,算是认可了天闲的说法,随后目光一转,落到了对面的凌身上,毫不掩饰的直接问道:“你和这个小丫头现在是什么关系?”

    大家的眼神立刻被露娜带着集中到了凌的身上,刚才凌躲在天闲背后,俨然对天眼十分依靠的模样所有人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是我的女婿哦!”伊芙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大家一愣,随后全都张大了嘴巴。

    “闭嘴!你这个蠢女人!”凌的脸立刻涨红,气急败坏的瞪了伊芙一眼。

    伊芙眨眨眼,“没什么好害羞的,我们不是说好了?”

    “我们什么时候说好了?”凌对于伊芙这种万事都能自行揣测,并且把想象当成事实的本事简直忍无可忍。

    “你们……你们看着我做什么?”凌见每个人的目光都盯着自己,目色不由一寒,怒哼一声。转身跑下了楼梯。

    大家都微微有些惊讶。

    同时,每个人也终于感觉到了凌河雪的巨大差别,雪从不会用那种凌厉的眼神看人,或者雪不具有那种眼神,她纯粹的就好像一朵冰花,虽也冷漠。却眼中从无怨恨,而且她虽然总是小心翼翼,可却也十分向往和大家接触,比如她会很高兴找大家玩翻花绳,当然很快就没有人愿意和她玩了,每次都被杀的片甲不留并不是一种好的游戏体验……

    “她还不大习惯和大家相处。”伊芙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去看一看,失陪了。”

    空奶奶和几位掌事并没有跟上来,伊芙一走。这里只剩下天闲这一大群人,大家顿时感到气氛倒是稍微轻松了一点。

    露娜望着楼梯口若有所思,“那个叫凌的小丫头,似乎有些不对劲儿……小鬼,你没有把她怎么样吧?”

    天闲发现露娜特别会引导大家的注意力,一句话就让所有的目光立刻落到了自己身上。

    “我怎么可能把她怎么样,她没有杀掉我,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不过她到底是雪的妹妹,我想我们今后一定能好好相处的。”天闲很自信的笑着。“天眼族一定也能在人类大陆生活下去。”

    说着天闲向每个人露出了感谢的笑容,“多谢大家,今天大家能跟我过来,这对天眼一族改变对人类的看法有很大帮助,他们一直都觉得人类认为他们是怪物,不愿意接近他们。”

    “这的确是个问题。”卓玛有些无奈的看着静静躺在那里的雪。“在雷霆古城的时候,经常会听到人们提起天眼一族,每次说起他们都是用那种“那可是个危险的东西”的表情,这个想法在人类,在天眼一族的认识里恐怕已经根深蒂固。想要化解,需要特别小心。”

    “我的雪儿才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塞纳哼哼起来,“都说天眼一族危险,完全就是讹传而已,大家都看到了雪儿是什么样子的!”

    露娜抚摸着雪的暗金色发丝,点着头说道:“天眼一族的确没有传说中那样危险,我们自然是明白的,毕竟我们从雪的身上看到了很多东西,但我们只是极少数的一部分,更多人的并没有我们这样的机会了解天眼族,安置天眼一族生活的事必须要小心谨慎,一个不好,或许会引发天大的麻烦,要知道千年多之前天眼族被驱逐的时候,可是爆发了激烈的战争,当时死伤无数。”

    “大家放心,我既然带了他们回来,自然心中是有所打算的!”天闲自信的笑了笑,“先不说这个,我来给大家看一样好东西!这也是带你们到塔顶来的目的!”

    说着天闲走到了这个巨大圆形房间中央的石柱前,“塞纳!你想不想瞧瞧家里的情况?”

    “家里?”天闲没头没脑的问题让塞纳有点反应不过来,“什么家里?”

    “黑德尔城堡!”

    “啊?你说什么疯话?难道你想让站在窗子前看向丹特的方向吗?我可没有你那种奇怪的目力!”

    “不错的主意,你去窗边,就像丹特的方向看一看,说不定……就能看到呢!”

    “白痴,我才不去,我要陪着我的雪儿!”塞纳不动声色的握住了雪的小手,顿时眉开眼笑。

    “喂!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天闲装作黑起了脸。

    塞纳撅撅嘴,“讨厌,看什么看嘛?外面一片漆黑,自己没有自信就这样拆散我和雪儿,你这个死小鬼,你早晚会被神灵惩罚的!”

    不情愿的嘀咕着,塞纳来到窗前一叉小蛮腰,瞪着窗外说道:“好了!我看过了!可惜丹特帝国还在……啊!!”

    塞纳猛的吸了口凉气,双眼急速放大。

    所有人望着窗外也是发出了一片惊讶之声。

    窗外漆黑的夜空开了一个硕大的空洞,一副画面出现在那里。

    黑德尔城堡顶楼空地上,黑德尔老爷——巴克正赤着上身,狼吞虎咽的吃着东西,他身边放着他的剑,显然刚才还在练剑。

    “嗯……嗯?”忽然巴克抬起头,目光似乎穿透了画面,直向所有人看来,“今年的蚊子来的真早。”(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