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四十五章 君为主 我为仆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香的状态十分稳定,就像她呆呆的个性一样没有任何变化,类似乌雅那种变异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在她的身上,这让天闲总算是先送了口气。

    “那个,回来的时候你说香有麻烦,难道是香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吗?”柯木一直在旁边看着天闲在香的头上查来查去,心中焦急可是又无可奈何,显然天闲并没有恶意,而且十分关心香的安危,只不过有些事情,作为一个外族来说,他并不熟悉高地人的习俗。

    天闲走到一边坐下,喝了口水思考了一下,香目前的状况的确是很不错的,但她带着那黑角也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既然乌雅曾经出现过被黑角的力量侵染的情况,那么香也不是不可能出现这种状况。

    而且令人担心的是,香离开高地后,一直被各种琐事缠身,根本没有时间静下心来的修炼,可是她的实力却在不断提高,这并不自然。

    要知道在这个大陆上,人类为了追求神一样强大的力量,付出的努力往往让人膛目结舌,想要轻轻松松就增长实力,想要每天无所事事就能把圣痕提升到更好的层次,那绝对是痴人说梦。

    简单总结的话,香现在的状况虽然还很好,但或许随时都会出现乌雅那种情况,甚至于会更糟,毕竟香要比乌雅强大的多,而且有闪波刀在手,一旦香陷入暴走的话,那么……

    “小生,小生真的有什么问题吗?”香是最紧张的一个,自从天闲发回消息让她不要带着闪波刀之后,香一直闷闷不乐,闪波刀长老在族内的至宝,这件事每个人都十分清楚。天闲既然发回这样的消息,香很清楚,恐怕是出了什么意料之外的大事,而且原因就在自己身上。

    垂下头,香低声说道:“如果小生做错了什么,或者是有什么做的不够好。请……”

    “不。”天闲赶紧打断香的话,她的性子很容易犯傻想不开,天闲可不想她本来还没事,但却自己胡思乱想,反倒出了事。

    “这次去高地,我发现了一件事,所以我感到很不安,为了你的安全,所以我才做出了那样的决定。希望你不要怪我。”

    “小生的……安全?”香万分不解的抬起头,“小生在这里很安全,而且小生有闪波刀的话,会更安全,为什么……”

    香欲言又止,她不想质疑天闲,可是心中还是十分疑惑。

    柯木在一边听着,越听越是着急。“香到底怎么?天闲兄弟你快说吧!我……”

    天闲看了看柯木,心中微微闪过一分犹豫。

    当初兴起要带柯木回来这个想法。也是没怎么经过大脑的,知道香可能有危险,可能失去理智陷入暴走的状态,一想到柯木是和香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或许在香危急的时候能唤醒香的理智,几乎就不假思索带柯木回来了。

    结果。香还好好的。

    这可真是有点乌龙,不过现在说把柯木送回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了……

    思考一番,天闲也不避讳,直接说道:“我在高地发现。有的高地人之所以会发狂,是受到极北之地日渐浓厚的奇怪力量侵染,而这股力量,和你们高地人经常带在身上的黑角有关。”

    这句话说出来,顿时让香与柯木齐齐目瞪口呆,两人顿时惊讶的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天闲继续说道:“我知道这可能有些难以置信,不过这件事我现在虽然没有充分的证据能像你们说明,可却是我亲眼所见,我希望你们能相信我,我也是担心香将那黑角饰品戴在身上,又每天频繁的催动闪波刀的力量,更容易被黑角侵袭,所以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说完,天闲目光严肃的望着柯木,“柯木,回来的路上我十分心急,倒是忘了问你,你身上有没有这样的黑角?”

    柯木依旧愣着,天闲这句话让他眼中闪过一份迟疑。

    “有的!”

    回答天闲的确是香,她把手伸到柯木眼前,“柯木,快拿出来!”

    柯木见到香的举动,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显然,香是十分相信天闲的,闪波刀是族内的至宝,长老曾经叮嘱一定要好好保管,但对于天闲的决定香并没有反对,现在又立刻要自己拿出随身携带的黑角。

    默默的拉开衣襟,柯木将一枚细小的黑角从怀里拿了出来,这枚黑甲很小,看来同样是一件饰物。

    香拿过黑角交给天闲,再次对柯木伸出手,“还有!”

    天闲一愣,柯木顿时苦起脸来,“香……”

    “柯木!拿出来吧!”香的态度很坚决,“你从小就带着三枚黑角,我是知道的。”

    到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柯木无奈,只好又从怀里掏出了两枚黑角来,不情愿的放到了香的手上。

    把这两枚也交给天闲,香的神色十分严肃,“没想到我们高地人莫名其妙发疯的原因居然是这个,真是可恶!我们不该收集那些疯狂的雪魈的角的!”

    天闲本来还想解释一下,但听了香的话却很有点无奈,香似乎……就这么相信自己了,连问都没问一句。

    不过这似乎倒是也很符合香的性格,倒是一旁的柯木满脸苦笑,显然还在心疼他从小就戴在身上的战利品。

    天闲知道柯木是不会相信的,高地人多有携带这种黑角的习惯,自从雪魈开始发狂后,许多年轻的高地人甚至是从小就把这种黑角戴在身上,如同荣誉般珍惜着。

    柯木显然就是其中之一,而一直携带黑角的他绝对不会相信自己的说法。

    只是时机还没到啊……天闲不由暗暗叹气。

    忽然,香猛的站了起来,“不行!我现在必须立刻返回高地!向所有人说明这一点,如果大家……”

    “没用的。”天闲摇头,“你瞧,现在就连柯木都不相信。其他人自然是不会相信这种说法的,否则我早就把这一切告诉他们了。”

    香怔了下,望着柯木问道:“柯木,你不相信吗?”

    柯木满肚子苦水,他自然是不信的,但是香这样问他。他却无论如何也回答不上来。

    香微微皱眉,“这件事必须尽快想办法通知大家,并且让大家相信,高地正在发生可怕的事情,我们离开高地……”

    “香。”天闲只好再一次打断她的话,有点无奈的说道,“柯木……是我非要带他回来的,长老并不知道,关于你离开高地的理由。他自然也不清楚。”

    香顿时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望着柯木,“你……你没有经过长老批准,既然擅自离开了高地!”

    “我……”柯木有点无言以对,让他当面对香说:我是担心才不顾一切来到这的,这种话对于笨拙的柯木来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你怎么能这样明知故犯!”香顿时恼怒起来,大声斥责道:“你身为高地一族的战士。负责守卫神圣山脉,你居然私自外逃!柯木。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柯木无法回答,只能无奈的垂下头,满心苦恼。

    天闲还是第一次见到香如此恼怒,仔细想想,这似乎是第一次见到香发火的模样,这让天闲暗自苦笑。自己昏睡了几天,这段时间香自然是和柯木说过好多话了,可是她居然丝毫没有怀疑过柯木为什么忽然来到这,肯定也从没问过,估计是理所当然的认为柯木是受到了长老的指派而来到这里的。这种事估计也只有香才会这么想了。

    “香,柯木来到这是有理由的。”天闲出声劝阻。

    香依旧恼火,“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让一个高地战士擅离职守!每一个高地儿女都应该负起自己的责任!否则,就是无法洗刷的耻辱!”

    “香!”天闲加重了语气。

    香气的呼呼喘气,索性哼了一声不再去看柯木。

    天闲无奈,“柯木,你先去休息一会儿吧,我想和香说说关于银水精魄的事情。”

    柯木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看天闲,他知道天闲是在帮他,但这种帮忙让他心中不是滋味儿,银水精魄掌握着族内许多的秘密,香是银水精魄承认的战士,眼前这个天闲似乎也从长老那得到了什么消息,关于这一切,自己完全插不上话。

    “我去休息一下。”柯木站起身,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了城镇大厅。

    “香!柯木知道你可能有危险,不远千里来到这,你怎么能这样?”柯木一离开大厅,天闲顿时数落起香来。

    “他擅离职守!我真为他感到羞愧!高地战士从不会这样做!”香第一次没好气的顶撞天闲,“我以为他得到了银水精魄的认可,长老派他来帮我,没想到……”

    天闲不由可怜起柯木,傻子都看的出柯木对香十分痴心,可惜的是傻子也看得出,香对此却似乎没什么感觉,她和柯木十分亲近,天闲还是第一次见到香会主动拉着一个男人的手有说有笑。

    但是,这种亲近却也形成一种无形的墙壁,将两人的关系隔在一个微妙的距离上,或许柯木这些天已经或多或少的察觉到了。

    对于柯木的事,天闲其实也不想说太多,总的来说这是香的私事,天闲根本无权过问。

    敏锐的五感让天闲察觉的到柯木并没有走远,他就站在大厅外的墙根处,似乎在仔细的听这里的谈话,虽然对于柯木的做法并不赞同,但天闲理解他的心情。

    不想香再说什么让柯木伤心的话,天闲索性咳嗽一声,“算了,我们不说这个了,这次去高地,我查到了一些关于银水精魄的事,想和你详细的讨论一下。”

    香本来气呼呼的,但听天闲如此说,只好坐了下来,嘟囔道:“你难道去了圣山?”

    天闲笑笑,“嗯,我还在那里见到了银水精魄的本体,它变成你的样子,在湖中跳舞。”

    “跳舞……小生的模样?”香呆了呆。脸顿时有些发红,“那……一定很难看。”

    天闲忍不住哈哈大笑。

    又说了几句闲话,天闲听到大门外的呼吸声渐渐远去,心下微微感慨,香责怪柯木不顾责任,但柯木却是一个有着严格自律的战士。显然他知道大厅内关于他的话题已经结束,而他不远偷听关于银水精魄的秘密,已经自行离开了。

    看看依旧有些不高兴的香,天闲不由慨叹:你这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

    “我得到银水精魄的认可,成为它的契约者了。”聊着一些并不重要的话题,天闲忽然话锋一转,丢出了这句炸弹般的话。

    香正在气恼柯木,有一句没一句的应承天闲,猛听到这句话。当场一愣,隔了两秒才惊呼出声,一双眼睛再一次瞪大起来,“你……你说得到银水精魄的认可?成……成为了契约者?”

    “嗯。”

    香的样子就好像看到了猫在教老鼠如何偷东西一样的难以置信,“可……可这,这怎么可能,银水精魄……但你,邪眼的话……”

    比划着。香一时有点语无伦次。

    天闲伸出一根手指,指尖上微微的蓝芒闪耀。空气中的水分急速开始凝聚,眨眼在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珠悬浮在天闲指尖。

    这个景象让香全身都僵住了。

    那不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水珠而已,而仿佛是一个生命,轻轻扭动着,不断变化着不同的轮廓,最后在香惊愕的目光下。变化成了一个香的模样。

    当然这个香是穿着衣服的。

    轻轻一弹,这个水模型落到桌面上,居然聚而不散,闪动着波光立在了桌子上。

    看着自己模样的水珠,香有一种想要晕过去的感觉。结结巴巴的说道:“真……真的,真的称为契约者了?”

    “当然,虽然因为邪眼的问题在最后起了一些误会,但好在现在没事了,而且因为得到了认可,我还在它那里了解到了一些事情。”

    最后这句话让香的眼神收缩了一下,神色明显有些慌乱,“原来是这样,没想到……银水精魄也会认可外族人,没想到……”

    香忽然发现天闲的目光笔直的盯着自己,仿佛能穿透自己的身体,她顿时低下头,感到额上开始冒出汗珠。

    “香,我问了银水精魄你到底是为什么离开高地的。”

    香闻言身体微微抖了一下,没有回应天闲的话,但呼吸却明显散乱起来。

    “我其实只是顺便过去。因为我担心你一直绷紧神经,完全不顾自己的死活也要去做什么事的态度,我希望能帮你,但你似乎并不想透露太多,我只好想别的办法。”

    “原本我没有打算告诉你这些,我只想了解你要做什么,然后在合适的时候帮你就好,不过这次高地之行,我却意外的得知了一件事。”

    天闲每说一句话,香的头就更低一分,呼吸也更加急促,她握紧双拳坐在那,忽然间好像一个被宣判的罪人,紧张无比。

    看着现在的香,天闲挠挠头,“香,你能告诉我,你离开高地,来到人类大陆,到底是为了什么吗?”

    香猛的吸了口气,忽然抬起头来,激动的她已经满面潮红,“小生,小生是……是,是……”

    声音似乎卡在喉咙里,香大声的想说什么,可是一看到天闲的那双眼,忽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抓紧胸前的衣襟,香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几次开口却还是没有发生声音。

    痛苦、愧疚,甚至是绝望浮现在香的面孔,颓然的坐下,香无力的垂下了头,“对不起,小生,该死!”

    天闲只是想让香说出来,这样她或许会好过一些,但现在看来,这似乎却反而加重了她的罪恶感。

    倒了杯水推到香手边,天闲无奈的笑了一下,“香,你想要邪眼,对吗?”

    香坐在那里,仿佛一个无力的人偶,天闲的话让她身体微微抖了下,再没有任何反应。

    天闲只好自己继续说道:“高地频频发生异变,不仅是雪魈,连高地人也开始发狂起来,以雷痕部族族长为首,大部分高地人认为高地人触怒了神灵而受到了惩罚。他们主张更加严于律己,坚守高地那一片高地人发源的土地,并且以更多的勇气对抗天眼族,但是,并非所有的高地人都这么想。”

    把玩柯木的那三枚黑角,天闲眼中有些无奈。“以源水部落为首,一部分高地人认为这种异变一定事出有因,并且可以找到办法解决,这也是你离开高地,来到人类大陆的最根本原因,长老希望你能从更浩瀚的人类大陆汲取知识和力量,找到异变发生的原因,并找到解决它的办法,而因为从前进入人类大陆的高地人都杳无音讯。这一次长老特别允许你携带了闪波刀,我说的没错吧?”

    香僵硬在那,为不可察的点点头,算是回应。

    “还有……长老怀疑某种强大的力量在高地暗中活动,这也是高地频频出现异变的根本原因,他寄望你能带回具有强大力量的器具,用来对抗那股不明的力量,而你离开高地的时候。正好有一个消息在人类大陆上风传,这个消息甚至传到了高地。所以你也相应的得到了命令,也就是……把邪眼带回高地的源水部落!对吗?”

    这一次,香连动都没动,压抑的低着头,仿佛一尊石像。

    “我本来很奇怪,我在源水部落自报家门的时候。长老对我的态度似乎有点过分亲热,但我当时并没有在意,后来我才明白,他早就知道的,对于我忽然出现。他恐怕是又惊又喜,但得知并不是你带我回去,他一定失望了。”

    “长老要我好好照顾你,他说你是个不怎么懂得变通的丫头,不过他很高兴,因为你去人类大陆没多久,就交到了好朋友,他还说……”

    “不要说了!!”

    香忽然大叫了一声,猛的站起身来,胸口剧烈起伏着。

    见天闲的目光望着自己,香背过身去,双肩轻轻颤抖,“不要说了……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香,我没有怪你。”天闲笑着,轻轻说道。

    隐隐有哽咽之声的香似乎愣了一下,“你……你说什么?”

    天闲很认真的说道:“我说我并没有怪你,真的没有,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长老的错,更不是我的错,我们大家谁都没有错。”

    “可……可是!”香转过身来面对天闲,双眼一片通红,“小生,小生隐瞒了事实,小生……真是该死!居然……”

    才说了几句话,香又痛苦的低下头,“你救了小生的命,小生居然……”

    一咬牙,香握紧双拳说道:“小生这就离开!恳请将闪波刀还给小生,小生发誓立刻和柯木返回高地,此生再不会踏足人类大陆!所以……请……”

    天闲无力的揉起额头,怕的就是香钻牛角尖,本来想好好劝慰一番,结果却还是这个样子……

    “不行,闪波刀必须留下。”天闲毫不客气的说道。

    香神色一紧,“可……可那是长老交给小生,叮嘱小生……呃,嗯……好!小生放弃闪波刀!现在就和柯木离开!”

    “不行!”天闲吐了口气,“柯木也必须留在这,他现在还没法回去。”

    香脸色涨红,紧紧咬住嘴唇,直到咬破了嘴唇,终于颤声说道:“小生……这就自行离开!”

    天闲简直要被气死,香走过来,天闲一下跳起来,毫不客气的对着香正好低着的额头狠狠敲了一下,“你这个混蛋!这就像逃走了?”

    这一下天闲可是用了力气,香被敲的脑子一晕,向后踉跄几步正好跌坐在了椅子上。

    天闲气的鼻子都歪着,指着香骂道:“你这个只有一根筋的笨蛋!做了错事就想一走了之,还想要人要东西?这就是高地战士的作风?我呸!没门!现在给我立刻回房间去老老实实呆着!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擅自离开!等我什么时候想好了怎么收拾你,自然会让你去赎罪!要是你敢自己逃跑的话……”

    重重哼了一声,天闲拉下面孔来,“如果你想逃跑的话,那就逃好了!反正那样一个没有尊严,没有责任感的高地人,对我来说也是一文不值。”

    香呆呆的望着天闲。忽然间眼中多了什么东西,从座位上站起,拉了拉衣衫,挺起胸膛咬牙说道:“小生为了族人并没有错,但小生却同时丢掉了属于战士的尊严,如果要惩罚的话。小生不会逃走!如果这能挽回小生的尊严,任何惩罚小生都愿意接受!”

    说完,香用一种决然的眼神看了天闲一眼,大踏步的离开了城镇大厅。

    天闲沉着脸,直到香离开,这才吐了口气,瘫坐在位子上,干脆闭眼哼哼起来,“一个两个……全是些麻烦的家伙。我身边怎么都是这种人,我简直不活了……”

    轻轻的笑声自天闲身边响起,杯盏微微作响,一杯水放到了天闲手边,“自己喜欢装坏人,然后又在这里自己抱怨,还不是你自找的。”

    不用看天闲也知道,来到自己身后的是古丽。自刚才开始,她就在大厅后面毫不掩饰的偷听了。

    一双手轻轻落到天闲的额头上。小心的揉了起来,天闲微微惊讶,睁眼一看,古丽正站在自己身后,满脸笑意的轻轻捏着自己的额头。

    “你做什么?”天闲满心古怪。

    古丽瞪了天闲一眼,“看你可怜。给你捏捏脑袋而已,不想的话就算了!”

    虽然说算了,但古丽倒是没停手,在天闲头上揉揉捏捏。

    对于按摩这类的手法,天闲可算是大行家了。古丽的手法在天闲看来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这么捏上一会儿,别说缓解疲劳,不被捏的头痛就很不错了。

    不过古丽的手法虽然粗劣笨拙,但她的手指却纤细柔软,摸在头上十分舒服,天闲想了想,也就随她去了,反正这种事也肯定只有这么一回而已,

    喝了口水,天闲躺在椅子上,老爷般享受着古丽十分不专业手法的折磨,不过天闲乐得自在,笑着问道:“你说香的事要怎么解决?”

    “什么事?”古丽一笑,“如果是说刚才的事,那根本连麻烦都算不上,香是个好姑娘,也没有伤害我们的打算,只是太认真了而已,她既然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喽,还要来问我?”

    天闲嘿嘿的笑了,“说起来香也真是的,香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改了,这样今后可是会四处碰壁的。”

    抬手在指尖凝出一团火焰,天闲咂咂嘴巴,“就算是用邪眼换这样一个朋友,那也是大赚特赚啊。”

    “是啊,所以这件事似乎没什么好思考的,顺其自然吧,倒是龙九的事应该早点拿出注意来。”

    “龙九?”天闲诧异的看着古丽,“什么龙九?”

    古丽抿嘴一笑,“我已经知道了,龙九这次来,是要我去他那帮忙对吧?”

    天闲猛的坐了起来,“谁对你说的?”

    “你回来后可是昏睡了好几天,这段时间龙九可没闲着。”古丽抽出一张请柬来,上面是天闲陌生但又有点熟悉的字迹。

    那是龙九的字!

    天闲正要去拿那封请柬,古丽已经把它收了回去,“这可是我的上任书,给你撕坏了就麻烦了!”

    天闲闻言如遭雷击,“什么,你……你说什么?”

    古丽望着天闲,莞尔一笑,“我想过了,打算去他那里。”

    “你!?”

    天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你再说一遍!?”

    被天闲逼人的目光直视,古丽却显得很从容,轻轻说道:“我仔细的思考过了,我打算暂时以使者的身份,去龙九那里帮忙。”

    “不行!”天闲怒喝一声,当即跳了起来,满脸的怒火,“谁叫你的去的?我为什么不知道!?”

    古丽有些无奈的看着怒意满脸的天闲,“他已经和你商量过了,你当然知道的。”

    天闲眼角一阵猛跳,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好,好一个龙九!!”

    “你呆在这里!我回来之前哪也不许去!”天闲满脸黑云翻滚,声音已经寒冷如冰,甩下古丽转身就走。

    古丽吃了一惊,她从未见过天闲如此暴怒,本还想嬉笑几句的心思顿时抛到九霄云外,闪身拦在天闲面前,“你。你去哪?”

    天闲见古丽拦住自己,不由得怒气狂涌,“去哪?我去把他的脑袋揪下来!”

    古丽心中微微发寒,天闲浑身散发的寒气她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这个平常总是嬉笑不停的少年发起怒来,竟然如此让人心惊。

    “等等!你听我解释!”

    古丽有些慌了神。伸手来抓天闲,天闲身体一晃,人早在她背后,随手抓起门口的一米多高的金属烛台,大步向外走去。

    眼见天闲消失在面前,古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逆光圣痕以超移动见长,对于细微动作的把握要求极为苛刻,可是她居然发现自己根本没看清天闲的动作。

    “你给我站住!”

    圣痕瞬间发动。古丽化作一道白影消失在空气之中,眨眼再次拦在天闲眼前,伸手对着天闲就抓,而几乎同时,天闲的身体再次一晃,这次居然仿佛分出两个虚影向古丽两边闪去。

    古丽惊的一头冷汗,这两个身影看起来全是真身!

    暮然间,两道身影全部消失。脚步声再一次从古丽背后响起,天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再次绕到她背后。

    望着天闲无风自动的衣衫。还有手中那截金属烛台,还想再发动圣痕的古丽忽然感到毛骨悚然,忽然间她意识到自己没办法阻止这个少年,无论是精神还是**,现在对方都是自己根本无法撼动的。

    把心一横,古丽抽出自己的短剑。直接横在了脖子上,怒喝道:“你这个蠢货!我这样一心一意为你!你居然怀疑我!那我不如死在这里!”

    天闲停住脚步,回过头来看了古丽一眼。

    这一眼看的古丽背脊升起一股凉意,那是一种她从未见过的森寒与暴怒交织的眼神。

    紧咬牙关,古丽的剑毫不犹豫切进了脖颈半分。顿时血顺着雪白的肌肤流了下来,“如果割下脑袋,不死之身也会死吧!”

    天闲眼神抖动了几下,忽然眉梢轻轻扬了起来,猛然醒悟般愕然望着古丽血流不止的脖颈,“你在做什么?”

    逆心诀随心而动,天闲一阵风般闪到古丽身前,一把抓住她握剑的手,“放手!你疯了……”

    “啪!!”

    古丽根本没有阻止天闲,在天闲冲到自己跟前的第一刻,一记狠狠的耳光打了出去。

    天闲闪过了古丽的纠缠,甚至躲过了发动圣痕的古丽追击,这一巴掌却没能躲开,被打的身体微微一歪,似乎要摔倒,但他抓着古丽手腕的那只手却牢固如铁,生生拉住了身体。

    古丽眼中涌动着难以言喻的怒火,一双眸子透射出的全是寒光,望着被打的有些不知所措的天闲,咬牙说道:“你为什么要去找龙九?是因为他私自联系我,还是因为觉得我背叛了你!为什么?”

    天闲怔怔看着古丽,“我们……先把剑放下。”

    古丽呼吸迅速变得急速,颤抖的问道:“为什么……告诉我!?”

    天闲感到古丽的目光好像两把刀子,有点让自己无法直视,“我……我只是……”

    一把抓住天闲的衣领,古丽把只比自己矮一点的天闲直接提了起来,“你只是觉得我回来后变得古怪了对不对!?我贪图富贵打算背叛你,打算离开这里了对不对?你只是觉得我是个随便什么人勾勾手就会跟人家走的贱女人!对不对?”

    天闲意识到事情似乎变得有些脱离自己的预料,并且变得严重了起来,连忙解释,“不,我不是那样想的,你冷静一些,冷静!”

    “冷静……”古丽盯着天闲,双眸寒光吞吐不定,“你叫我冷静?你叫我……冷静?”

    最后的话,古丽已经有些哽咽。

    放下天闲,古丽双眼红了起来,“你……你叫我,叫我怎么冷静?你刚才自己为什么不冷静一些?”

    这句话问的天闲一个字也回答不出。

    猛的,古丽一下抱住了天闲,双臂紧紧搂住天闲的腰,趴在天闲肩头无声的啜泣起来,“我独自一个人在外面游荡,好像孤魂野鬼……我下了那么大的决心,不顾一切的回来,你居然还怀疑我……你……”

    忽然用力捶打起天闲的后背,古丽委屈的哭了出来,“你怀疑我!你怀疑我!你怀疑我!呜呜……”

    天闲有点不知所措,古丽从未有过这样失态的时候,这几天她巨大的变化让天闲有点应接不暇。

    不过有时候,有些事并不需要仔细思考什么,天闲本能的轻轻搂住了用力捶打自己的古丽,这让古丽微微一颤,瞬间安静了下来。

    “嗯……”古丽忽然安静下来,天闲反倒更有点无所适从,“那个,我绝对没有怀疑你,只是……那个龙九居然……”

    说起龙九,天闲忍不住怒意又涌了上来,气哼哼的说道:“反正这件事不行,他打你的注意也不是一天两天,贼心不死我看的清清楚楚,什么遇到了麻烦,谁知道是真是假,骗了你过去还不知道会怎么样?想从我手里抢人,做梦!”

    古丽一安静下来,忽然就全没了动静,天闲等了一会儿,发现她还是不吭声,忍不住问道:“喂!你听到没有?不许去,否则我就去把那个小子的脑袋揪下来!”

    “噗!”

    安静了好一会儿的古丽忽然笑出了声来,用力锤了天闲背后两下,这才抬起头,埋怨的看着天闲,“小孩子气。”

    “那又怎么样?我可不到十五岁,当然是小孩子。”

    说起天闲的年龄,古丽的神色不易察觉的微微暗淡,但她还是很满足似的撅嘴笑了出来,“不许我去,那是不是舍不得我啊?”

    “是啊!你这样漂亮的女人我自己还没吃到,为什么要让给龙九?”天闲说着,用力在古丽的屁股上拍了一把。

    古丽大羞,顿时满脸通红,“你,你……你这个小色鬼!放开我!”

    慌忙推开天闲,古丽满脸羞怒,“小小年纪就心思不正,我……早知道我就不回来了。”说着,古丽怒气的就往外走。

    天闲耸耸肩,直接抓住古丽的手就往城镇大厅里拖。

    “你……你给我放手,放手!”

    天闲翻着白眼,“好啦……你哭也哭了,笑也笑了,我也让你打过了,现在都冷静下来好好谈谈吧,还有你别以为你是不死之身就随便糟蹋自己的身体,弄出伤痕来还要我给你清楚,很麻烦的。”

    十分钟后。

    “心平气和”的天闲小心的处理着“心平气和”的古丽脖子上的伤口,“拜托下次不要动不动就拔剑,这是脖子,不是木头,砍下去会死人的。”

    “谁让你怀疑我……”古丽不满的咕哝。

    这个话题不是已经说过了……天闲无奈的叹气。

    一面小心处理伤口,天闲随意似的问道:“说吧,到底为什么要去龙九那边。”

    古丽哼哼一下,本还有些生气,但忽然想到自己独自在外时下定的决心,再一看到天闲一丝不苟为自己处理伤势的眼神,心忽然有些发软。

    人,终究是无法和命运抗衡的吧,古丽心中忽然涌出这个想法,当你以为自己突破命运束缚,其实……那只不过是走在了另外一种命运的轨迹中而已。

    轻轻的,古丽叹了一小口气,眼神也软了下来,“我在古斯塔斯帝国独自游荡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回到这里来,全心全意的为你服务,直到某种契机把我再引到另外一个命运的轨迹上。”

    天闲意外的看着她,“为我服务?”

    古丽浅浅一笑,“是啊,这或许有些可笑,但……我的确是这么决定的。”(未完待续。。)r527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