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四十四章 对策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先下手为强?”

    露娜饶有兴趣的逗弄着环绕在她周身的细小光斑,奇怪的打量古丽,“你这段时间到底都做了什么,感觉……”

    停顿一下,露娜用审视的目光再一次从头到脚打量古丽,“你和从前似乎完全不同了。”

    这其实也是大家的疑惑,古丽回来的时候是以卓雅的样子出现在城门口的,这已经让每个人万分惊讶,现在她虽然已经恢复了本来的模样,但神态举止似乎都和从前有了微妙的差别。

    紧锁眉头、肢体动作强烈、口气情绪化等等,这些影子从她身上全部消失了,古丽站在大厅上,慢条斯理的对这次得到的消息进行叙述讲解,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内敛气度。

    露娜翠绿的双眸中渐渐露出了然之色,不由微微一笑,“短短时间,变得从容了……人类的生命短暂,但往往成长的速度让人惊叹。”

    大家不由恍然,古丽最大的变化,是变得安静了,就像露娜说的,她变得从容了。

    面对露娜的目光,古丽的回应是一个大大的笑容,“多谢露娜姐姐夸奖,但和姐姐相比,我还差的远呢。”

    露娜摆摆手,“我又不是人类,你不必把我当作衡量对象,有人类[ 这种具有短暂而精彩生命的种族,我有的时候也会觉得漫长的生命十分无聊,但有时候又沾沾自喜,啊~~~这就是生命长久的种族的通病吧。”

    小小感叹了一下,露娜笑道:“那么说一说你的计划吧,让我听听,先下手为强是什么意思?”

    古丽随后将和天闲简单商量过的事详细的对大家说了一遍,就算对于四姑娘的事也没有丝毫隐瞒。倒是浓墨重彩的进行了说明,比如什么既能夺宝贝又能抢美人儿之类的话层出不穷。

    在古丽说到一半的时候大家就已经很惊讶了,等古丽完全说完,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惊讶,就连一向对什么事都淡定的露娜都是满眼的意外。

    “小鬼,你居然敢把手伸到血盟总部去。外出一趟,你的胆子大了不少嘛!”露娜虽然意外,但对这个计划显然十分感兴趣。

    “血盟……他们可不是好打交道的。”卓玛深深皱眉,脸上写满了担忧。

    “和圣灵殿这种屹立千年的巨头分庭抗礼,血盟绝对不是大家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如果想要进行这个计划,那么必须进行周密的准备,贸然行动只会自寻死路。”维罗甚至直接摇头,看来他意愿上并不同意。

    “嗯。我无所谓,只要能自由自在,不必再回楠香国,我都会尽力的。”阿里昂拍拍胸脯,随后目光再次转向古丽,毫无疑问,现在的古丽比从前更迷人了。

    “既然事关邪眼和血盟的宝物,小生一定竭尽全力!”香站了起来。铿锵有力的表明态度。

    “柯木?”随后香理所当然的看了看柯木。

    柯木甚至完全不知道血盟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但既然香这样看着他。他立刻也站了起来,“我一定全力帮忙!”

    天闲赶紧让这两个认真的家伙坐下,“我只是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我们未必就要这样做,大家有什么意见的话,直接说出来吧。”

    “嗯……”塞纳在一旁沉吟起来。等大家目光都集中过来,才扬起鼻子哼道:“随便你们好了,反正这和我没什么关系,不过要是真的能和血盟攀上关系,就算只是短暂的虚伪同盟也好。我想我完全可以拓展一下商业渠道。”

    虽然塞纳一脸无所谓的模样,不过每个人都看到她的双眼中开始闪烁金币的光芒了。

    “血盟因为名声不好,这些年虽然极力改变自己的形象,还建立了七血枝这样的机构,并开办工坊、商铺,但效果并不好,如果有这样一个存在巨大货物需求的盟友,那么……嘿嘿嘿嘿嘿。”

    天闲也没去提醒塞纳擦嘴角的口水,而是看向屠戈,“你呢,如果和血盟打交道,少不得可能会发生战斗,到时候你可要身先士卒的,而且这样,一定会延误返回东部王国的时间。”

    屠戈居然笑了,作为一个狮人,屠戈的笑容是比较恐怖的。

    抬起具有尖锐爪子的大手抓了抓胡须,屠戈闷声答道:“人类世界在我们异族来看,安逸甚至颓废,我说过我必须确定有去东部王国的资格才会带你去狮人部落,如果这次是正面面对危险的话,我希望你毫不犹豫的去做,将血盟的那件魔宝和那个女人夺回来!”

    屠戈倒吊的眸子缩了缩,“如果这一次你能让我心服口服的话,我希望之后你能随我去东部王国,那里不仅有我要救回的妹妹,还有巨大的远古遗迹,你一定不会失望的。”

    “你妹妹……没关系吗?”

    屠戈闭上双眼,沉声答道:“我也很想尽快回去,但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我几乎杀了木图,他也把我背叛的消息传回了东部王国,就算有人为我解释也是没用的,毕竟我是异类,我唯一的机会是带回神使,那样我的妹妹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伸出大手按住天闲的肩膀,屠戈睁开一双总是凶光毕露的双眸望着天闲,“东部王国是一片人类无法想象的世界,在你准备出发之前,利用血盟好好磨练自己吧,如果你连人类的困难都无法克服的话,根本没有必要踏上那片邪恶的土地。”

    最后,屠戈眼底流露出几分无奈的自信,“我是我最后的机会,我会忍耐,我的妹妹也一定会忍耐,她会等到我回去的,我相信这一点!”

    天闲看的出,屠戈虽然说的轻松,但他实际上却十分担忧。

    “木图曾经向东部王国传递过消息,你们到底是怎么跨过高达的摩云山脉向回传递消息的?总不会是派人回去吧?”

    天闲安慰的拍了拍屠戈粗壮的臂膀,“我写一封信送过去好了。就算没人相信,只要他们怀疑,起码会对你妹妹好一些的。”

    屠戈眼底露出感激之色,但无奈的说道:“精灵族有一种特别的办法与东部王国联系,但是只有木图知道怎么做,我们其他人都不知道。现在就算你肯帮我,也没有办法的。”

    “哦……”天闲了然,然后直接回过头去,“露娜姐姐!!”

    露娜在一边把天闲和屠戈的对话全听在耳中,不情愿的抱怨道:“干嘛?难道你想抓姐姐给你做苦力吗?”

    天闲嘿嘿笑着凑了过来,“露娜姐姐,帮帮忙嘛!那个木图懂得的手段露娜姐姐你自然是不在话下啦!只是传回一封信而已,应该不会很麻烦的吧?”

    露娜敲打一下天闲的脑壳,“你这个小鬼懂什么?这里到东部王国路途遥远。最难办的是有摩云山脉阻隔,别说是一封信,就是一句话想要传递回去都是很麻烦的。”

    天闲眼神顿时亮了起来,一下抓住露娜的手,央求道:“那就是有办法喽!露娜姐姐帮帮忙嘛!”

    露娜翻翻眼睛,“臭小鬼,又想让姐姐我白白给你干活,这段时间应付那些血盟的家伙可已经把姐姐我累坏了。”

    “咚!!”

    一声闷响。天闲身边沉下一个高达的身影,屠戈压抑着激动心情的声音微微颤抖。“精灵露娜,如果,如果你能向东部王国传递信息的话,我……狮人部落的屠戈,愿任凭你差遣。”

    冷漠而倨傲的狮人战士单膝跪地,对露娜深深的低下骄傲的头颅。满头长长的鬃毛都在微微颤抖。

    大家谁也没料到这一幕,屠戈平常都比较沉默,罕有表露愤怒之外情绪的时候,今天他居然毫不犹豫跪地向露娜恳求。

    “露娜姐姐。”天闲也没想到屠戈会如此激动,也知道露娜的性子吃软不吃硬。屠戈心急相求,可不一定有好的结果。

    露娜果然皱起了双眉,一手轻挥阻止了天闲还没说出来的话,并轻轻推开了他。

    “站起来吧,我还没有尊贵到能让一个狮人战士向我下跪的程度。”

    屠戈的头更低了,“不,我恳求你,恳求精灵露娜,希望你能帮助我。”

    露娜有些不耐的抓了抓湖绿色的长发,“大个子,你要明白这里不是东部王国,你不是那个白色毛发的异类,而我也不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精灵,我们在沙漠边境,在这座城市里,是朋友。”

    大家听了露娜的话不由都露出了笑容,露娜平时很严厉,有些时候甚至会嘴巴恶毒的数落别人,但毫无疑问,她把自己当作这里的一员,并且平等的对待每个人。

    屠戈显然有些吃惊,精灵对于异族来说,是东部王国无可争议的上等种族,所有的种族几乎都接受精灵的统治,很多时候,精灵的话甚至可以绝对其他部族成员的生死。今天恳求露娜帮忙,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打算,却没想到……

    见屠戈抬起头,却没站起来只是发傻的看着自己,露娜气急败坏的直接抓住屠戈脖颈的鬃毛狠狠一拽,“不要像一头蠢驴那样跪在这!这是朋友的要求!”

    屠戈顿时“嗷”的叫了一声,触电般跳了起来,狮人战士可以忍受刀劈斧砍,就算断了四肢也不会哼一声,但脖子上的鬃毛却比较特别,被揪断一根都会痛的大叫。

    看着面孔都有些扭曲的屠戈,露娜满意的点点头,丢掉手上的鬃毛叉腰说道:“既然是这个小鬼和你一同求我,就算麻烦一些,但也没办法,去准备信的内容吧,稍后我会想办法把信送回东部王国的。”

    屠戈感激无比,“多谢,虽然我们没有什么交往,但你的行为让我对精灵的看法有所改变。”

    “哈哈!”露娜大笑,“你最好不要这样想,我可不愿意被看作是东部王国那些混账的精灵,我一生都不想再回那个鬼地方了。”

    屠戈看看露娜,并没有发表意见,“我去准备信。”

    “等等!”

    屠戈立刻回头,“请问还有什么吩咐?”

    露娜忽然微笑起来。天闲在一旁看着这个笑容,顿时感到浑身一寒,忍不住向旁边挪了几步,并向屠戈投去了怜悯的目光。

    露娜这笑容天闲十分熟悉,在寂静森林中时,她每次这样笑着把自己叫过去的时候。一准没有好事!

    “你刚才说任凭我差遣,这句话还有效吗?”露娜双目放光的看着屠戈。

    “当然!”屠戈毫不犹豫的回答。

    露娜笑的更开心了,“似乎,你和其它狮人不同,可以无限兽化,对吧?就是变成狮子的模样。”

    “不错!”屠戈双眼微微鼓起,“你需要我去战斗吗?好的我答应了!在这里这么久,真的要好好活动一下才行。”

    “啊不不!我是说……”露娜迟疑了一下,“我一直……想找一头狮子骑。”

    大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瞪大眼睛看着露娜。

    天闲不由都冒出了冷汗,露娜这么说,屠戈不立刻把她拍飞才怪。

    屠戈那双倒吊的双眼不出意外的冒出了凶光,居高临下的打量了几下露娜,之后却说出了让人大跌眼镜的话来,“如果这也是朋友的要求,当然可以!”

    露娜顿时笑的好像一朵花般。

    小小插曲之后,天闲完全确定了所有人的意见。大多数人还是很赞同这次计划的。

    “卓玛姐姐……”卓玛是第一个认为这个计划十分冒险,并没有直接赞同的人。天闲来到了她面前。

    但卓玛直接打断了天闲的话,“不不不!不必对我进行劝说,我只是在说这个计划比较危险,但并没有反对,实际上我们几乎必须这么做,人类大陆上能和邪眼或者黄尘匹敌的古代宝物实在太少了。如果想增强实力的话,优先拿到这些东西几乎是必经之路。”

    “不错,但我们这次必须异常小心。”维罗点头赞同妻子的说法,“血盟是一个很特别的组织,和大陆上的每一个国家都不同。核心上,他们是以称霸大陆,甚至推翻众神为目标的疯狂组织,为达目的绝对不择手段,在他们眼中没有疯狂和肮脏,只有过程和结果,正面挑战血盟,我们将遇到前所未有的阻力!”

    天闲送了口气,卓玛和维罗几乎是和血盟打交道最多的两人,他们在雷霆古城的时候几乎天天和血盟的人碰面,如果他们两个能鼎力支持的话,那这次计划就有多了几分胜算。

    当下,大家大概商议了一下联络血盟的步骤,最后一致认为先试探一下血盟的态度是最好的办法。

    “这很简单。”露娜不紧不慢的说道,“血盟的人现在就盯着我们,想给他们一个消息再简单不过了,小子,你去写封信,然后丢到城外龙渊帝国那边的树林里去,估计用不了今天,这封信就能送到血宗的书桌上了。”

    天闲微微苦笑,这段日子血盟紧张的盯着这边,露娜和他们周旋肯定是耗费了不少精神。

    就如露娜所说,天闲写了封简单的信,随意的丢到了城外的树林里。

    天闲所在暗中观察,果然很快一个衣衫褴褛,仿佛难民的家伙出现了,他似乎在树林里饥渴的寻找食物,并且不敢越过国境线到沙利特帝国这边来,随后,不动声色的捡走了那封信,迅速消失在树林中。

    天闲回来时屠戈也写好了自己的信,天闲看了一遍,又自己添了些内容,这才交给了露娜。

    “我需要准备一些东西,天黑之前你到城内的广场上等我,我可能需要一点帮助才能顺利的把消息传回东部王国。”晃晃手上的信,露娜当先离开。

    大家七嘴八舌的和天闲在城镇大厅聊了一会儿,不过城内还有许多事等着人去做,很快大家各自离开,只剩下现在无事可做的香,当然还有十分欢喜的陪着她的柯木。

    香早就在等这个时候了,见大家都已经离开,不由急切的问道:“小生惶恐,不知道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忽然不能再用闪波刀,而且连带来的饰物……”

    话到此打住。香显得有些委屈。

    天闲歉然说道:“香,非要你把闪波刀交给露娜,我知道这让你很为难,闪波刀是你从族内带来的至宝,我本不该这样要求你,你能按我说的做。我很感激。”

    天闲这么一说,香顿时显得有些惶恐起来,“不,小生……小生并没有不满,小生只是有些疑惑,小生的闪波刀和黑角饰物,难道有什么联系?”

    “香,能把手暂时借给我吗?”天闲坐到香身边,伸手问道。

    香顿时严肃起来。撩起袖子,把手轻轻放到了天闲手上,虽然香完全不了解天闲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天闲诊脉这种本事香可是见过好多次了。

    “难道,小生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见天闲果然把手指搭在了自己手腕上,香微微有些不安。

    香的状况相当良好,甚至是良好的让人嫉妒,如果说比较的话。天闲肯定自己的身体从各个方面的水准都要更胜香一筹,但这是从小积累。而且又在逆心诀强大机能的前提下,而香却没有这些际遇。

    香的身体处于一种极度优异的良好循环下,旺盛的生命力、强健的体魄、凝实而坚韧的精神,作为一个人类,天闲估计这样的香完全可以长命百岁。

    “香,你离开高地后。有没有感到自己和从前差别很大,甚至有时候会有失控的感觉?”虽然觉得不可能,但天闲还是出于谨慎的问道。

    “差别?失控?”

    这两个问题问的香有点发怔,“小生,小生的确有些改变。因为长老说人类大陆和高地不同,小生一定要小心谨慎,至于失控……绝对没有!”

    香以发誓般的口吻说道:“小生离开高地后的一言一行,都以高地儿女的准则衡量,绝对没有做过任何有辱高地一族名誉和荣耀的事!”

    天闲不由暗暗的想:的确,不过这也是你最让人不放心的地方,这种呆板的个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改过来。

    想了想,天闲又问道:“你离开高地后,有没有感到自己的实力进步的很快?”

    “哦!这个……”香脸上露出了明显抑制不住的笑意,“小生的确发现了!”

    天闲闻言暗暗吸了口凉气。

    “小生离开高地之后,一直不是很顺利,但对于闪波刀的运用和圣痕的理解却精进了许多,虽然没有得到时间好好修炼,不过不顺利的事总是一种磨练,长老当初说的果然没错。”

    磨练……

    天闲心中揣摩着香所说的这个字眼,不由有些怀疑,如果是别人的话,这样的话似乎没什么不妥,但如果是香的话……

    回想起第一次见到香的时候,她饥肠辘辘,甚至饿晕了过去,一转眼又把自己活埋。

    这种几乎等于慢性自杀的不顺利,真的能没有时间修炼的自己提升实力吗?

    “哦,这有什么不好吗?”看出了天闲脸上的担忧,香顿时疑惑起来。

    “香,能让我看看你的头吗?”天闲忽然突兀的问。

    “头……头?”香眨了眨双眼,一时有点不明白。

    “嗯,头!”

    “这……呃,如果一定要看的话,也可以……”香的话忽然变得没有底气了。

    天闲见此不由强调,“香,请你相信我,无论如何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香的脸红了,天闲有点奇怪,而且发现柯木的眼神似乎也有点不大对劲儿。

    但天闲现在没心思理会这些,香坐在那里,微微前倾身体,天闲站在她身前,直接解开了香的束发。

    流波般的黑发倾斜而下。

    香似乎有些吃惊,身体抖了一下,柯木更是一下站了起来,“你!?”

    天闲愣了愣,“怎么了?”

    香紧张而窘迫的声音这时候传来,“没……没关系,恩人不是高地一族,没关系……”

    天闲很纳闷的看着香和柯木,“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香微微抬起头,很少散下头发的她现在看起来终于多了几分女子的柔美,而且现在她满面通红,显得窘迫而羞涩,“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天闲更怀疑了。

    飞快的仔细检查了香的头,天闲甚至把每一根头发丝都查看过了,但并没有发现香的头上有生出黑角的迹象。

    显然,香还没有受到黑角的严重影响。

    那为什么你这么不情愿让我查看?天闲满心纳闷的看着飞快把头发竖起来的香,她现在的眼神都落到了地面上去了,根本不敢看这边。(未完待续……)r129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