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四十章 求助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与其说是十分惊讶,不如说是被深深的震撼,在离开这里时这里还只有一片荒芜的黄沙,而在回到这里时,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绿野,在天闲一个人在寒冷的极北之地苦苦寻觅结果的时候,在这片炽热的入地上,崭新的成果早已经瓜熟蒂落。

    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天闲望着远近庞大的绿地,那些或是高大,或是矮小的木架,那些蔓延在正片绿地上的蔓藤,在视野内还能看到荒芜的沙漠在远处清晰的烙印在那,而在这个地方却已经绿草成荫,风吹在身上凉爽宜人,和沙漠的环境完全是两个天地。

    天闲忍不住蹲下来,怀着无比奇异的神情触碰加下一根蔓藤上开出的小花,那花朵晶莹剔透,上面还带着没有干透的露珠,新生的生命中透着勃勃的生机。

    那朵小花在天闲手指下轻轻摇摆着,把露珠沾到了天闲的皮肤上。

    凉丝丝的感觉让天闲心中无比激动,当初,初到寂静森林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一朵小花,当时好奇触碰的结果是引动了周围区域的捕手藤疯狂抽动,而现在……

    这片凉爽的绿地上只有欣赏鲜花的惬意。

    这一切简直神奇的让人不敢相信。

    虽然预想的结果就应该是这样,但当一切真[真正正的呈现在眼前时,这一切却如梦幻般美丽的让人不敢相信……

    沙漠居然真的变成了绿地,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

    虽然现在说绿地还为时尚早,但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这广阔的土地已经有了质的变化,泥土中将会渐渐长出新的植物,这片土地今后一定会渐渐变得肥沃。黄沙将会变成泥土!

    “这一切还真是让人不敢相信!”

    忘着地面上的那朵小花,有些激动的天闲忽然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瞧,一个人已经站在自己面前了。

    天闲连忙收敛心神,刚才因为太过激动,对方已经来到自己面前。自己居然完全没有察觉。

    龙九一个人,一身便服,双手对插在袖口里,活像一个趁着日落十分出来溜达的闲散年轻人。

    “吃惊吗?”天闲双眼闪着兴奋的光,“这还只是第一步而已,今后将会由更让人吃惊的事情发生。”

    龙九饶有兴趣的打量从地上站起的天闲,笑道:“更让人吃惊的事?哈,你的口气倒是不小,上一次皇姐回去后对我说沙漠里长出了植物。我还以为她五谷不分,一定是弄错了什么,但等我亲自来到这,嗯……这的确是一个奇迹。”

    天闲不由大笑起来,“虽然我很想谦虚两句,不过对于我们自己现在取得的成果,我必须用对得起所有人辛劳的口气夸赞才行!”

    龙九嘿嘿笑了笑,“的确。你们的努力超乎我,超乎晃姐。甚至超乎父皇的想象,或许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我看着这样的景色简直流连忘返,但同时又感到深深的颤栗,居然与人能挑战伟大的自然力量,而且如此轻松……”

    “这可一点都不轻松。”天闲严肃口气。“你看到的表面下,我们所有人日夜不眠付出的辛劳是无人知晓的,这里每一块绿地中,都埋着我们辛勤的汗水。”

    龙九看了看脚下的绿地,又看了看天闲。哈哈笑道:“这笑话般的话现在听起来却真的让人敬佩,那么……不知道你在这里面做出了什么样努力?”

    天闲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手指从上到下把天闲指了个遍,龙九理所当然的说道:“你这一副破破烂烂的打扮,还有风尘仆仆的模样,是从什么地方才刚刚回来呢?”

    天闲不由暗暗皱眉。

    实在没想到一回到这,在城外就撞见了龙九,这个混蛋家伙不好好呆在城里舒舒服服的纳凉,居然一个人跑到这里来闲溜达也真是有想法。

    现在天闲一伸破旧衣衫,头发凌乱,背后还挎着荒尘大剑,就像龙九说的,一副从什么地方才赶回来的风尘仆仆的模样,龙九不是啥子,一眼就能看出天闲是出了远门。

    “最好别用什么随便的借口搪塞我。”龙九在天闲开口之前说道,“我可不是没事独自在这里看风景,我只是想,如果我运气够好的话……说不定能在城外遇见急急忙忙从什么地方赶回来的某个大忙人,嗯……看来我的运气不错。”

    天闲眸子微微一缩,在等我?这怎么可能!?

    这个混小子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怎么可能会在这里等人?天闲迅速瞄了一眼周围,可是的确只有龙九一个人,他是只身前来的,这显然和他龙渊帝国使者的身份不大相称,在这种地方他没有理由不带护卫。

    忽然,龙九哈哈大笑,笑声立刻打断了天闲的思绪。

    埋着悠闲的步子走上,龙九靠近天闲,压低声音很有些神神秘秘的说道:“我真的只是想,或许能遇见你,沙王已经正式召见我了,但我能感觉到那毫无诚意,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见那个裹在黄金铠甲里的沙王,而是,来见你的!”

    拍了拍天闲的肩膀,龙九缓缓说道:“我始终相信,成大事者必有强运相助,果然……运势在我手中,天闲小兄弟,今天我能遇见你,可是我的运气撞破了你的运气。”

    说完,龙九又是哈哈大笑,用力一拦天闲的肩膀,“走吧!你这个剑走偏锋,就连父皇都总把你惦记的小混蛋,我们找个地方聊聊,给我讲讲这段时间你的经历吧!”

    龙九这个人,天闲一直觉得他比较难对付。

    这个家伙有着让人讨厌的直白性格,无论和欣赏还是戒备,他从不掩饰,那是出于走在霸王道路上的一种自信的气魄,这种气魄尤为让人讨厌,但不得不说。他的一切光明磊落,让你不得不对他有一种信任感,这种人永远不会背叛你。

    因为他从来都在别人苛求的审视目光下,把自己的一切展现的清清楚楚,背后的阴谋诡计,不是他做事的风格。

    总之。是个让人很讨厌,但又很佩服的家伙。

    天闲觉得讨厌他更多一点,最起码这个家伙总是盯着古丽不放,这点就足够了……

    也没有回城里,龙九兴致勃勃的拉着天闲在城外一个崭新的亭子里坐下来,亭子是用龙渊帝国的上等木料雕成的,上面一直爬满了绿藤,细细的藤子从四面垂下来,形成了天然的幕帘。

    龙九几乎迫不及待的坐下来。“快坐,自从你离开龙渊帝国后,我们就再没见过面了,说实话这段时间真是无聊的日子,我在皇宫中日复一日做着那些毫无趣味的事,一想到你在沙漠边境调动惊人的物资,联合大陆各国的交通路线不知道在做着什么秘密的大事,我就感觉度日如年。还好……我终于得到机会来到这了!哈哈哈哈!”

    天闲苦着脸看着兴奋的双颊泛出红光的龙九,心中开始嘀咕这个家伙到底对自己的计划知道多少。从他简单的几句话来看,他完全不认为这里的一切就是自己所做的一切,这个家伙是不是太敏感了,还是说上一次龙七公主来访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什么呢?

    见天闲皱眉不语,龙九嘴角露出一个坏笑,手指轻轻叩响木头桌面。提醒天闲似的说道:“是因为行程太过精彩所以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吗?好吧……那么你就告诉我你在高地做了些什么就可以了?”

    天闲凛然一惊!龙九怎么会知道自己去过高地?

    “哦!真的去过!”龙九望着天闲的双眼,脸上顿时露出一片兴奋之色,“我还以为跟着你的那个人可能不是高地人,原来真的是!”

    见鬼,被这个家伙摆了一道!天闲忍不住怒气冲冲的瞪着龙九。这家伙居然在试探自己,刚才自己的神色微微有了变化,立刻被他抓了个正着!

    龙九坏笑着,“天闲小兄弟,作为朋友,再隐瞒下去似乎就有些不厚道了,上次皇姐来的时候什么也没发现,我就已经觉得奇怪了,似乎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忙的不可开交的事,甚至你还找来了一个精灵统筹大局,但你自己却似乎十分清闲,这太不合理了,嗯……我甚至猜测那个天闲或许是假的……”

    这个小混蛋……天闲冷然看着龙九兴奋的面孔,作为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龙九的对事物的把握判断未免太凌厉了一些,他说的话几乎都是真相!

    “这可是朋友之间私人性的聊天!”龙九对天闲眨了眨眼睛,“在这亭子里说的话,可是不会传回到龙渊帝国的。”

    天闲不由愕然,这是什么意思?

    龙九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在那,从容笑道:“皇宫的日子真的太无聊了,做一个皇子有的十分又累又无趣,比不上你可以四处逍遥,所以我今天只是想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来听一些有趣的事儿,仅此而已。”

    天闲奇怪的打量着龙九,这个家伙说的话应该不会是假的,但正因为如此,这未免太奇怪了。

    拍拍身上的尘土,把荒尘大剑解下来放到一边,天闲吐了口气,无奈的摊开手,“好了九殿下,如果真的是私人的聊天,您能不能再直白一点告诉我,你到底跑到这里做什么?”

    龙九双目精光微微一闪,“探寻秘密!”

    “我的秘密?”天闲抬了抬眉毛。

    “是的!”龙九简单明快,“我不认为你只是在建设这片绿地而已,缓解龙渊帝国与沙利特帝国紧张的边境关系,这种事可不像你能做出来的,嗯……应该说你根本不会做这样的事。”

    “我可是从沙王手里得到了大批的黄金呢!我的九殿下!”天闲无奈的摇头,“您生在帝王家不知柴米贵,可我们这些小门小户一出生就开始为生计发愁了,您瞧瞧……”

    天闲指了指那座崭新的,自己还没进去看过的城池,“这可是城市啊!是城市!一砖一瓦都要花钱的,每个人吃喝拉撒。衣食住行,都要花钱的,小灰一天的伙食费都是吓死人的数字。”

    伸出手指头,天闲一根一根的数着,“我们这一小撮人呢,有被各大帝国通缉的要犯。有被圣灵殿追捕的叛逆,有人人抵触的天眼族,还有让人害怕的狮人,无家可归的王子,被罢免的将军,好多好多……我们的生活很艰难的,没有钱的话一天都坚持不下去就要窝里反了,我在赚钱啊!”

    十分认真的看着龙九,天闲比划着手指。“殿下您懂得什么叫做赚钱养家吗?”

    龙九从很认真的角度来思考了一下天闲的问题,但是答案是显而易见的,龙九对此毫无概念。

    “就知道是这样……”天闲耸耸肩膀,“您一出生就有千千万万的帝国子民纳税供养,思考的宏图大业,我们这些小民的思想绝对是您无法理解的,所以……”

    “这个的确,但赚钱这种事。和你去高地有什么关系吗?”龙九插话。

    天闲气息一窒,自己饶了一圈好不容易赌上了龙九嘴。结果他一句话就把话题饶了回来……

    回头看了看站在亭子外,依旧满脸惊讶望着这个和苦寒高地截然不同世界的柯木,天闲只能认倒霉。

    本来是想着带柯木回来,第一时间见到香的,谁想到这个龙九好死不死的堵在城外,柯木是典型的高地人。龙九不认识才怪!

    “嗯……好吧。”天闲咳嗽了一声,“我的确……去了高地一趟,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做了什么?”龙九兴奋的问,“为什么会有高地人同你一起回来,据我所知香就是高地人。难道你现在已经和高地人结盟了吗?他们可是很少来人类大陆走动的,每个国家都希望能拉拢他们,但他们对此完全不屑一顾,我记得父皇你努力过很多次,高地人忠诚而强大,时最理想的同伴,可惜……他们从来不喜欢离开高地。”

    用力挠挠头,天闲放弃的吐了口气,干脆趴在桌子上,“喂……我才从很远的地方赶回来,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急着追问?”

    “水在这!”龙九立刻从怀里掏出了水壶。

    “还有点心!”这家伙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有掏出了一包点心,“这可是我从龙渊帝国带来的,这里可搞不到这种好东西。”

    看着水和点心,天闲真想掐死龙九,这家伙完全是一副不肯放人的架势。

    但无论如何,天闲都不可能告诉龙九这次到底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天闲总不能说这次去了极北之地,找到了一座寒古塔,还顺便把数百天眼族运到了沙漠里。

    吃了点心,喝了水,天闲抹抹嘴角,严肃的看着龙九,“喂……这样打听人的秘密未免太不厚道。”

    “那就不要吃别人的点心吃的那么香啊……”

    “可有些事并不是几块点心就能收买的……”天闲深吸了口气,坐直了身体,“九殿下,您不会真的觉得,只是在这里堵住我,就能知道我在计划的所有事情了吧?”

    龙九双眸微微闪烁了一下,“当然,所以我才说这只是朋友的聊天而已,当然……我并没有指望你能告诉我什么真正的秘密,我想得到的,只是你亲口告诉我,你在做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事而已。”

    天闲微微意外,奇怪的看着龙九,“就为了这个?”

    “当然,否则我还能为了什么?”龙九笑着,他眼中的兴奋之色丝毫未减,反而更加浓郁,“我一直都认为,天闲小兄弟你的将来必然不会平凡,所谓赚钱养家做到你这个地步可也算是稀罕了,但这依旧不应该是你做的事,你应该做的……是和我一样的事。”

    天闲愣了下,心中顿时倍加警惕,“和你……一样?”

    龙九的笑容变得玩味起来,“是的……因为我们是相同的人。”

    “相同?我和你?”天闲对这个说法并不感冒,“九殿下,我和您似乎从头到脚都找不到相同的地方。”

    “的确如此,性格,做事方式、出身、地位,一切的一切。当然还有身高和容貌,我们都不同。”

    天闲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龙九算得上是相貌堂堂了,而且生的高大健壮,天闲比他小了好几岁,虽然也生的高大。但还是矮了他一些。

    这个混蛋,容貌和身高居然单独拿出来说,天闲更想掐死他了。

    龙九却似乎很有些窃喜,“但这些只是表象,就算身高和容貌如此不同也没有关系,有一样东西我们是相同的。”

    天闲真是佩服龙九这种能把这种无耻的话如此严肃的说出来的本事,“难道是我们都是男孩子?”

    龙九一指天闲的双眼,“是眼神!”

    “眼神?”

    “渴望这个世界的眼神!”龙九的双眼变得炽热起来,好像两团火。“心中无尽的渴望,对这世界无穷无尽的渴望,化成欲望在眼中燃烧,虽然我们很多时候想掩藏这种眼神,但那是没用的,那种掩藏就像漆黑的夜晚,而眼神就如同皓月一眼显得更加光彩夺目!天闲小兄弟,我们……都是怀着无限欲望。随时可能会化成怪物的野兽!”

    天闲闻言心中微微一惊,“你说什么!?”

    龙九嘿嘿一笑。“自古就是如此,无论是我们人类,还是那些诸神,心中的渴望突破了无数极限,也毁灭了很多东西,破碎世代末尾的诸神大战就是最好的例子。诸神无尽的欲望疯狂的摧毁了这个世界,如果那一次诸神没有消失的话,我想他们必将突破某种极限,达到更加令人畏惧的层次,可惜他们失败了。如今的世界由我们人类来统治。”

    “历史,就是这样拥有无尽欲望的人铸造的,而书写它的,是那些在欲望碰撞中胜利的一方。”龙九撸起袖子,露出了小臂上的一个奇怪纹路,“你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吗?”

    强欲圣痕!

    天闲自然认得龙九小臂上的那个痕迹,那个黑色的,如同一朵燃烧的火焰般的痕迹,这是强欲圣痕烙印下的痕迹,小的时候在火雾山,这样的圣痕也曾经继承过,当然,结果和其他圣痕一样,毫无悬念的失败了。

    龙九缓声说道:“强欲圣痕,对权势,对金钱,对肉欲,对一切的欲望都比其他人来的强烈,来的迅猛,这圣痕一直不被看好,因为它象征着继承者是一头缺乏理智的野兽。”

    放下袖子,龙九怡然自得的一笑,“但那只是凡人的看法,甚至有些人肮脏的认为这是沉迷肉欲的象征,你知道这圣痕到底意味着什么吗?”

    天闲自然不知道,但天闲知道龙九为什么这么问,因为曾经在雷霆古城登记的时候,被问到继承的是什么圣痕,天闲曾经随便回答过是强欲圣痕,显然这些事情龙九都已经知根知底了。

    “还请殿下明示。”

    龙九笑笑,一字一顿,“意味着强韧、自信、独有的气魄。”

    “啊……原来是这么好的圣痕啊。”天闲随口应承。

    “的确是很好的圣痕,如果没有足够坚强的意志和过人的气魄,那么就会被膨胀的欲望吞没,而如果能把这圣痕完全掌握在手中,就会让自己变得更加坚韧和敏锐,毫不迟疑的向着自己的欲望靠拢,将自己的欲望华为力量,这……才是强欲圣痕的真正意义。”

    龙九神秘的抿了抿嘴唇,“作为你告诉我你正在从事某些见不得光的大事的回报,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强欲圣痕,是龙渊帝国的皇族必须具备的资质!”

    “必须具备?”

    龙九点点头,“无法继承这圣痕的,不会成为真正的皇族,明白了吗?”

    “真是个恶劣的习惯。”天闲毫不掩饰的表达着对这种秘密的讨厌,对于非要继承圣痕才能做到的事,天闲从小就有切肤之痛。

    算起来直到现在,天闲也还是光棍儿一个,一枚圣痕都没有。

    “的确,皇族中也有许多恶劣的习俗,有时候真是让人无法忍受,我在皇宫中连一天都呆不下去,那真是一片死气沉沉的地方,比起你这个地方,太无趣了。”

    “于是就跑来探秘找乐子吗?”

    龙九失笑,“只是来和同类稍微聊一聊,感受一下这世界应有的气息而已。当然,如果真的能得知什么秘密,那再好不过了。”

    天闲叹气,“那么你可能要失望了。”

    龙九拿起一块点心,悠闲的说道:“不见得,因为我还没说正事呢?嗯?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天闲用力的揉了揉额头。“我说九殿下,难道刚才那些都是闲话吗?”

    “我不是说了那只是私人性质的聊天而已?”

    天闲顿时语塞。

    “好吧……”天闲不得不承认,在这些言语试探的本事上,龙九可要炉火纯青的多了,“那么闲话说完,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如果有正事的话,这里可是沙王做主,殿下您……”

    “不!”

    龙九打断天闲的话,神色变得和刚才开始不同起来。笑容依旧挂在他脸上,但天闲明显感到龙九身上似乎渗出了一丝冷意。

    “我这次,是专程来找你的,沙王并不是我要见的人。”

    “找我?”

    龙九点点头,“我对你在做的事很感兴趣,父皇也是一样,她派了皇姐来,可是一无所获。这次我主动请缨,父皇十分痛快的就答应了。我能看到的,父皇不可能看不到,你在这里暗地捣鼓着什么计划,我们可是紧张的很呢。”

    果然龙渊大帝在怀疑自己啊,不过他一定想不到沙漠深处的变化吧……

    “但我这次来只是确定一下你是在做着某些事就够了,我只要知道你和我是相同的家伙。而对于你的秘密,我从来没想去刨根问底,因为我们今后将会是长久的盟友,对待朋友和盟友,我必须要克制。”

    天闲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意义并不明确的字眼。“殿下您刚才说……盟友?”

    “是的!”龙九的眼神锋利起来,“我这次来,是打算让你帮我一个忙!”

    “帮忙?”天闲这次彻底有些搞不清楚龙九到底是为什么而来了,“殿下,我真想不出有什么忙,是值得您大老远跑到这里来,找我一个为了赚钱而挠头的家伙来帮的。”

    “我要一个人!”

    天闲一听这话心中本能的拉响了警报,“古丽吗?”

    不能龙九回答,天闲直接给出答案,“不行!”

    “是的,我的确是来要古丽的!”龙九完全忽略掉天闲的后半句话,“你这里奇怪的人很多,但现在能帮到我的,只有古丽而已!”

    这个混蛋,完全不把别人的话听进耳朵去,天闲恨的牙根儿痒痒,龙九第一次见到古丽就大挖墙脚,直到现在也没放弃,这次甚至直接上门要人了。

    “不————行!”天闲拉长了声调,皱眉道,“殿下,您这样未免有失身份。”

    “身份不能拿来吃,而且现在只有你我,你就算说出去我也不会承认的。”龙九飞快的说道,“还有,我只是要古丽帮我的忙而已,虽然我很想让她嫁到我的部署中,甚至可以直接进我的后宫,但既然她是你的人,我自然不会这么做,我现在身边缺少一个能处理额外事件,而且足够厉害,并且不会被怀疑的人!”

    天闲本来十分不满,但听到最后不由微微一惊,“你说……额外事件?什么样的额外事件非要古丽不可,而且还要不被怀疑?”

    龙九笑的有几分神秘,“我说过,古丽如果留在我身边的话才是最合适的,她在你身边,充其量只是个漂亮姐姐而已,但是我却能让她做到她自己都不敢想象的事!在这个混乱的时代,古丽这样的女人应该是摇动大海的波澜,而不该只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天闲深深皱起眉,“你……到底要做什么?”

    龙九闭上了双眼,“古丽可以作为一条纽带,是我们结盟的一个契约,我以我皇族的血发誓,你今后绝对不会后悔这次的契约!在今后,我会将古丽完好如初的还给你,并且献上一份额外的大礼,但现在,我需要她为我所用,完全效忠于我!现在……立刻!!”

    天闲沉默了。

    与刚才的龙九的不同,现在的龙九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散发着阵阵寒意,天闲清楚这寒意并非针对自己,龙九就像他刚才说的。在极度渴望着什么,甚至不惜来到这里向自己当面要人,就算是这样近乎无礼的行为,他也要得到某种东西……

    龙九想要的……天闲心中不由隐隐发寒。

    是皇权吗?

    龙渊大帝正值盛年,而且无论智谋、武力几乎都是历代大帝之最,龙九才刚刚渡过成年礼。羽翼未丰,而且前面还有很多年长的皇子阻拦,他想夺得皇位必须经过很长世间的不懈努力。

    他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有夺权的想法,那只是自取灭亡。

    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一定要古丽不可?

    古丽虽然在生活方面总是患得患失,有时候很像小孩子,甚至在有些方面完全达到了蠢笨的程度,但作为西殿的问刑使,她曾是一个手段狠辣,杀伐决断转瞬间决定人生死的无情女人。

    龙九是要这样的古丽吗?

    他既然不会夺权。却要一个狠辣无情的古丽,而且是如此急迫,那么可能性似就很少了。

    需要古丽,必然是皇权争夺中有了不光彩的事需要人料理,古丽这个外人如果肯效力的话,那么的确是个十分合适的角色。

    而这不光彩的事如果是为了扳倒某位皇子之类的事,那么就太不合理了,沉稳的龙九必然会精心计划。谋而后动,这种临时抱佛脚的做法不会是龙九做的事。

    那么可能就只剩下一种。

    龙九遇到了特别的麻烦!甚至是危机!急需一个古丽这样的人处理棘手的事!

    所以他才会这样直白。这样急迫的来要人!

    “有麻烦吗?”天闲轻轻的,貌似随口问道。

    龙九坐在那里,浑身的寒气被这简短的一句话驱的干干净净……

    他沉默的望着天闲,眸子里似乎有什么欣喜,又似乎犹豫的东西在滚动,过了很久。他才终于开口,“你看,我说我们是同类……想法似乎都很接近。”

    果然!

    天闲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其实掀起了滔天巨浪,龙九居然遇到了麻烦!而且是必需借助外力的麻烦。作为皇子中十分出色的一个,实在想不出他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麻烦才会这样急迫的来到这里。

    龙九眯起眼,审视般打量天闲,“我现在开始有些后悔来这里,因为我了解你和我是同一种人,但你却比我想象的聪明很多。”

    “怎么,聪明人容易惹祸上身,殿下是想对我说这个吗?”

    “任何盟友都会在合适的条件下变成死敌,一个合适的盟友应该是强大的,但并不聪明。”龙九深深皱眉,“或许……今后我们会成为敌人呢。”

    天闲一笑,“殿下您多虑了,这世界很大,我想还轮不到我来和您争抢什么。”

    “或许吧……但以后的事谁能预料呢?”深吸了一口气,龙九终于露出了苦恼的表情,“好吧,既然你猜到了,我也不必再掩饰,我的确遇到了一些麻烦,和以前不同,这一次比较特别,也让我感到了自己的无力,世界总是有光暗两面,有时候,我真的需要一些背后才能得到的成果,我想来想去,只有你能帮我。”

    “只能古丽能帮你?”天闲更确切的解释了下龙九的意思。

    “她不是最好的人选,但却是我现在唯一的人选!”龙九叹气,“所以我才说,这次是来找你帮我的忙。”

    “但这是她的事。”

    龙九听了这话连连摆手,“我已经这样坦诚,你也直接一点好不好,古丽她……完全听你的,我看得出来。”

    听我的?天闲心想我自己都没看出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不过我也只是尝试性的来问你的意思。”龙九的神色又暗淡了几分,“毕竟从我掌握的情报来看,古丽已经有一段时间不在这里了,和你一样不知道跑去了哪里?有人看见她曾经和你的那头飞龙离开,之后就不知所踪了。”

    “这些事,我可没有告诉父皇!”龙九补充道,“算是我来求助的一点点诚意。”

    皇权啊……

    天闲知道皇权这种东西,是最野蛮血腥的,那甚至不是一个人的野心能装得下的怪物,那是一群人,是无数意志穷极一生,不惜鲜血和生命拼死争夺的东西,亲情、友情,一切都可以抛之不顾,甚至人性也可以泯灭,那是不折不扣的深渊漩涡!

    对望龙九,天闲似乎看到了一只在这深渊中露出獠牙的野兽。

    “抱歉,看来要让殿下失望了。”天闲缓缓摇头。

    “果然不想放手吗?”龙九似乎早料到这个结果,“你要我怎么保证你才会相信呢?我不会碰古丽一根汗毛,我只需要她……”

    天闲打断他的话,站了起来,“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古丽不是我的私人物品,也不是我的从属,她只是暂时在我这里混吃混喝的懒女人而已,我无权要求她做任何事,而且就算有,我也不希望才脱离西殿那个肮脏地方,获得新生的她再次堕入深渊,她是我的朋友!”

    “我……难道不是你的朋友吗?”龙九暗暗咬牙。

    “我不会为了一个朋友推另一个朋友进火坑!但如果我能帮忙的话,我可以以私人的名义在合理的范围内帮你。”

    龙九直接摇头,“不,你做不来那些事的。”

    “那么很遗憾,看来今天只能到这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我想回去先处理一下我的事,九殿下您自便吧。”

    “你难道为了一个女人打算放弃这次绝好的机会!!”天闲踏出亭子的时候,龙九猛的站起,用一种愤怒甚至无法理解的声音吼道。

    天闲点点头,“是的,所以就算我们是同一类人,但殿下是殿下,而我是我,有些区别总是好的。”

    望着和柯木一起离去的天闲,龙九颓然的坐了下来,看着桌上被吃的干干净净的点心,心中顿时一股无名火起,“这个该死的混蛋小鬼!!”

    对于龙九的提议,天闲再不去想,古丽今后会如何,那完全要由她自己决定,她在和卓雅的死斗中重生,带着卓雅的意志坚强的活了下来,没有人能左右她的人生。

    天闲站到这座新建起的城门前时,心中涌动的是难以名状的激动,这座城市,是自己和朋友们不懈努力凝结的成果啊!

    在这片沙漠中,在这片绿地上升起的城市!

    暂时就是自己的新家了!

    “怎么不进去?”

    就在天闲感动的几乎要流泪的时候,背后传来一个轻飘飘,而且有些冷漠的声音,“你站在大门口很挡路的。”

    天闲听了这声音吓的赶紧抹掉眼角的湿润,“我……我只是看看,看看有什么,还有门那么宽,你……哎?”

    正啪对方发现自己激动的眼泪,飞快嘀咕掩饰的天闲忽然瞪大眼睛,猛的转身过来,这一看之下连嘴巴也张的老大,“你!?”

    “嗯?”来人皱眉的看着天闲,“你就是用这副蠢样子欢迎我回来的吗?小孩子真是不可靠。”

    说着,这人把天闲随手拨到一边,“不要挡路,我用了很久才回到这里,现在要去吃些东西……”

    “等……等等!”眼看这人就要进程,天闲赶紧叫住她,“我……我,你……你这是?”

    来人回过身来,不耐烦起来,“又怎么了?”

    “我……我是,我是想问……呃,古丽……古丽在哪?”

    “哦……你说古丽?”一头黑发及腰的卓雅淡淡笑着,“原来你还记的她。”——

    好久没写这样的长章了(未完待续……)r129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