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三十七章 真相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从小就被迫修炼各种来路不明的法门,奇怪的绝技,天闲有记忆的童年中,除了被那个赤脚医生呼来喝去的帮忙做生意外,都是在进行那些受虐待般的修炼。

    其中缩骨功是最让人难以忍受的。天知道那个老骗子是从哪里得来的练功办法,为了让骨头灵活,关节可以随意脱落,他会扯断天闲全身的关节,再一点一点重新接上,再扯断,再接好……

    关节断开的痛苦就犹如身体被生生撕裂,而这种痛苦天闲每天都要忍受无数次……

    天闲不哭,也不闹,默默的忍受,但这种痛苦却深深烙印在灵魂深处,每每想起都会让天闲不寒而栗。

    而现在,天现在终于感到解脱了,记忆中只有那段时间十分痛苦的印象,但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光景,自己承受过如何非人的痛苦……现在都已经是眼前这银水精魄要去体会的了。

    天闲现在所感受到的只有欣喜和解脱般的轻松感。

    源水力量冰冷的气息在身体各处游走着,逆心诀已经将它们同化,融入整个身体,变成气血般规律的在身体中流动,那种感觉,就好像夏日里一~,杯冰镇的酸梅汁倒进胃里,全身每个毛孔都舒畅的冒着凉气。

    天闲知道自己不可能得到类似闪波刀那样的神物,毕竟自己不是香那样虔诚的高地人,而且自己也不想,那样的话一定要付出更高代价。

    但天闲不担心自己今后无法使用这种力量,虽然没有闪波刀那样强大的东西提作为力量的源泉,但这个世界上,水无处不在,只要有水的地方,这力量就可以苏醒。虽然和香的闪波刀相比要麻烦许多,但白得来的便宜这样已经十分不错了。

    最主要的是,忽然想通了自己不能继承圣痕的原因,也明悟了如今的逆心诀作为激发生命潜力的法门,具有如何的价值,这一趟高地之行。可谓收获颇丰。

    “现在,该轮到我提问了吧?”天闲对银水精魄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银水精魄的身形还微微有些不稳,似乎天闲的记忆让它痛苦不堪,“我第一次得到这样的记忆……很有趣!好吧,你想知道什么?”

    “三个问题!”

    “三个?好吧!这个有趣的记忆值三个问题。”

    “第一!”天闲眉头微皱,“香得到闪波刀的代价,到底是什么记忆?”

    银水精魄古怪的望着天闲,“这似乎不是你开始说过想要了解的事。”

    “回答!”

    “好吧。”银水精魄笑了一声,“是她童年的一些记忆。很多,我想没办法对你完全说明。”

    天闲的眉压的更低了,事实和预料的一样,而事实就是香是一个十足的笨蛋!

    以香那种认真而呆板的性格,恐怕她将自己最珍贵,最觉得美好的记忆当作祭品献给了银水精魄,童年的记忆,那是大多数人一生都不会和别人分享的宝物。

    “第二个问题!”天闲闷闷的说道。“香到底是为什么独自带着闪波刀离开了高地?”

    银水精魄露出了一个极度人性的坏笑,“因为……使命!”

    “我是在问到底是什么使命!”

    “那么这可就是第三个问题了。”

    天闲一愣。顿时反应过来居然被摆了一道,白白浪费了一个问题。

    寒着脸,天闲问道:“好!第三个问题,香到底是得到了什么使命才独自带着闪波刀离开了高地?”

    银水精魄似乎很得意于自己耍弄天闲的小花招,脸上带着笑意答道:“是信仰的分歧。”

    “什么意思?”

    “高地一族世代生存在这个地方,忠诚而团结。但自从那股力量开始从极北之地苏醒后,他们的信仰出现了分歧。”

    天闲心中‘咯噔’一下,那股力量?

    银水精魄继续说道:“从极北之地吹来了寒冷而邪恶的风,高地上的生灵受到了影响,大部分高地人默默承受这一切。就算人口减少也继续坚持原来的生活,而另一部分高地人则认为必须针对这种情况有所行动,这样才能挽救日渐衰败的高地一族。”

    听到这里天闲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然后呢?”

    “然后上一任继承者就从我这里得到了闪波刀,并且带着寻找破解高地出现异变的使命离开了。”银水精魄发出随意的笑声,“他们选择了人类大陆,希望人类能有办法解决问题,人类毕竟还是相信人类,可惜……”

    “可惜什么?”

    “如果你再愿意献出一段记忆,我可以告诉你可惜什么。”银水精魄平淡的望着天闲。

    虽然那湖水凝聚的面孔上没有丝毫破绽,但天闲还是在对方的声音里听到了某种渴望,想必之前得到了那一段痛苦的记忆让银水精魄极度不甘心吧,如果再来一次的话,对方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天闲摇摇头,“我已经知道的够多了,谢谢你的答案。”

    “哦?不打算进一步履行契约了吗?”银水精魄明显有些失望。

    “暂时没有这个打算。”天闲伸出手掌,五指凌空一抓,插在湖心的荒尘大剑上猛的跳起一团火光,剑身随即发出强烈的鸣声,火焰翻滚之中跳出湖面,倒卷着飞回了天闲手中。

    “火!!”

    银水精魄尖叫一声,震惊之中身体的外形都扭曲了起来,“你……你的剑上为什么会有火!?而且,而且……”

    声音颤抖着,渗透出无以伦比的愤怒和杀意,银水精魄的身体剧烈抖动起来,“这火焰是……邪眼!”

    把荒尘大剑在身后一挎,天闲咧嘴笑笑,“不错,看来你们的确不怎么关心人类世界的消息,否则也就不会不知道我带着邪眼了。虽然邪眼和你们是对头,但我并没有恶意,这次多谢你们的消息。”

    说着,天闲向后退去,“有机会,我还会来看你的。”

    “想走!?”

    见到邪眼的火焰。瞬间陷入暴怒的银水精魄发出凄厉的尖啸,整个湖面一瞬间惊涛狂涌,飞旋的湖水在它手中疾速凝聚成一把闪波刀,“今天,你要死在这里!!!”

    天闲没有要动手的意思,面对暴怒的银水精魄平静的说道:“我不会死在这里,而且我一定还会再回来,因为你拿走了香十分重要的东西!”

    银水精魄再次发出一声尖啸,湖水激起的水浪犹如一片尖锐的钢针刺向天闲。

    天闲只是站在那。一动不动。

    暴雨般的水针刺在天闲身上,却丝毫没有作用,在打在天闲身上的一瞬间,这些尖锐而坚硬的针化成了水滴,打在天闲身上,滴滴答答的响。

    银水精魄的身体不由猛烈翻腾几下,天闲正用才得到的源水力量化解它的攻击。

    “没用的。”天闲摇头,“虽然我的这份力量还远不及你。但你想在短时间内杀掉我是不可能的,我有足够的时间离开。你不要再白费力气了。”

    银水精魄陷入了无以伦比的暴怒,“狡诈的人类!居然来骗取我们的力量,可你不要忘记!你已经是我们的契约者!这一生你都别想逃脱我们的追踪!”

    天闲一笑,“我从未想过要逃走,只是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而已,关于契约者。邪眼倒是也告诉了我一些细节,我也是知道这种契约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约束力,这才和你签订契约的,你不必以此来威胁我。”

    “你……该死的人类!!!”银水精魄愤怒的浑身沸腾,但它知道天闲说的是事实。它没办法瞬间击杀天闲,先不说天闲现在得到了源水力量的认可,何况他还有邪眼的火焰撑腰,本质上讲,邪眼可比银水精魄要厉害的多了。

    “抱歉让你如此生气,但请不必担心,我回去了结一些事,然后还会回到这里,香是个呆板个性,她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根本不知道自己付出了过于昂贵的代价,你就在这里好好的等待吧,很快我就会再次回到这里,并拿回香的记忆。”

    说着,天闲走到湖边的岩石下,背起了早就昏迷的柯木,回头说道:“不管怎么说,多谢你告诉我香的事情,作为一种源力的精灵,你还是不错的。”

    “轰!!!!”

    整个山脉都在震动,圣山的最高峰上喷吐着火焰般的光芒,仿佛是火山喷发般的光景,几乎所有源水部落的人都被惊醒了。

    暴风雨依旧在持续着,在山中变成鹅毛大雪疯狂肆虐,本该到了天亮时分,但现在依旧黑沉沉的看不到丝毫光亮,每个源水部落的人都惊讶的望着圣山的山顶,不知道山顶那喷吐的光焰到底意味着什么。

    好在,山中的暴风雪猛烈无比,没人能在这个时候上山去进行查看。

    天闲背着柯木,一路小跑的下了山,下山的过程中天闲有一种十分明显的感觉,融合的源水力量之后,在高地这样的环境中行动变得更加敏捷了,也不知道是适应了寒冷的天气还是这力量给身体带来了新的生机。

    趁着风暴肆虐的掩护,天闲终于在天亮之前回到了自己的小屋。还顺便外出了一趟,把柯木送回了他独居的房子。

    山中的暴风雪到了白天中午的时候才算是减弱了一些,而天闲的房门也被敲响了。

    “客人!快到我这来吃些东西暖暖身子吧,暴风雪减弱了。”门外是长老的声音,这让天闲十分意外,没想到这位老人家会亲自来请自己。

    已经运转逆心诀,温养精神大半天的天闲精神奕奕,丝毫不感到疲倦,立刻批了厚实的衣服,打开了房门。

    天闲一直在屋子里养神,对外面的世界毫无察觉,现在一出门顿时吓了一大跳。

    自家门口被掏了一个雪洞,长老身后还站着好几个源水部落的战士正在清理积雪,他们居然是一路挖洞过来的。

    这疯狂的暴风雪一夜之间把整个村庄全部吞没了,现在说是暴风雪减弱了,还不如说现在暴风雪对被埋在下面的村庄影响已经不大了。

    看着吃惊的天闲,长老哈哈笑了笑。“这是常有的事,不必惊讶,等暴风雪过去,我们很快会清理掉这些积雪,村庄不会有任何损失的,只是每次暴风雪袭来的时候。都要等雪把村庄彻底埋没才能出来,这倒是有些麻烦,你几乎一天没吃东西,一定饿坏了吧,快跟我来吧。”

    长老友善而热情,这让天闲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毕竟昨天晚上才偷偷溜上人家视为圣地的山顶……

    “你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吗?”长老看出了天闲的不自然。

    天闲连忙神色一正,笑道:“不不,只是有点惊讶而已。说起来……为什么这里会下雪,我记得……”

    瞬间闭嘴。天闲差点就想说:“我记得山顶时下雨的。”

    长老去笑了两声,“柯木说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看来果然不假,的确,高空时在下雨的,但这里的气候和其他地方不同,高地上的土地比其他地方都要寒冷。或许是受到北方寒冰原的影响,在我们这里。山顶在下雨,可是山下却一定在下雪,哈哈哈哈!”

    天闲松了口气,总算是没有说露馅。

    长老很热情的招待天闲到了自己家中,然后拿出了热气腾腾的食物,这让天闲更有些过意不去。从香的口中天闲十分清楚这里的情况,食物在这里是最珍贵的东西。

    只吃了一点,天闲就不再吃了,“长老,我想问一下香的事。可以吗?”

    长老缓慢而小心的吃着东西,不浪费一丝一毫,听了天闲的话也没有特别的反应,似乎一切早有预料。

    “那个丫头,一定也惹了不少麻烦吧?否则也不会让人担心的跑到这里来询问她的情况。”

    “不!她很好!”天闲连忙说道,“不过,不过她似乎十分辛苦,我这次正好到北方来,所以就顺便到这里来打听一下。”

    “顺便?”长老瞧了瞧天闲,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会顺便来到这个地方,这个已经濒临极北之地,几乎已经不在人类大陆版图上的边缘地带。

    天闲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解释,索性直接跳过不谈,“我真的只是想多了解一些香的事,毕竟她现在是我的好朋友,而且在帮助我做很重要的事,我希望我们能更亲近一些,我不想某一天我因为不了解什么东西而触及到她无法容忍的底线。”

    长老眯起细长的双眼,“关心她吗?说起来这个丫头除了有些呆头呆脑外,倒的确是个让人喜欢的姑娘,你今年多大年纪。”

    天闲简直想立刻晕倒,这句话怎么让自己想起了在天眼族的时候伊芙追问自己年龄的事……

    “嗯嗯……”天闲哼了两声,“我只是,真的只是想多了解和帮助香而已,我们是比较要好,但普通的朋友。”

    长老缓缓点头,“的确应该是这样,你看起来大概有十五六岁吧,但我想应该还要再小一些,香已经二十岁了,她不会喜欢你的……”

    天闲不由微微松了口气。

    “那么……”长老捻了捻胡须,“我现在需要先说明一件事。”

    “您请!”天闲立刻坐直身体,认真的望着长老。

    长老对天闲这样的举动似乎十分满意,微微点头说道:“族长已经下令,如果各部落发现一个名叫天闲,带着巨型大剑的黑发少年,就立刻驱逐出境。”

    说着,长老用等待答案的目光望着眼前这个带着巨型大剑,而且名叫天闲的黑发少年。

    天闲苦笑,“这一定是一个误会!我根本不知道族长为什么要驱逐我,我在冰雪防线上见过族长一次,当时我们……我们还聊的很开心,可是我一回来却变成了这个样子,我真的……”

    长老打断了天闲对话,“你一回来?”

    天闲立刻闭嘴,一不小心,居然说漏了嘴。

    长老笑眯眯的看着天闲,“族长的命令其实还有一些说明,说明为什么要驱逐你,你想知道吗?”

    天闲感觉有些不妙。“为什么?”

    “因为族长的命令中明确的提到,那个少年进入了极北之地,所以他再也不会回来,而再一次以这个少年的模样出现的人,已经不再是他!”

    天闲猛的大吃一惊,霍然站起。“我可不是什么天眼族伪装的人类!我就是我自己!”

    对于天闲激烈的反应,长老只是笑眯眯的摸了摸胡须,随后呵呵笑了两声,“少年人,不要紧张,坐下说话。”

    天闲终于明白为什么雷痕部族的族长要驱逐自己,因为他认为自己不可能活着离开极北之地,再来的,只能是虚假的幻影。

    “长老!您怀疑我吗?”

    长老呵呵笑着。“好了好了,我只是说说,坐下坐下,我还有很多话要和你说。”

    天闲坐下后,长老笑容依旧的说道:“最初,我的确很怀疑,但我觉得你不是天眼一族,而且你说是香的朋友。那些天眼族可不知道香已经离开了这里。”

    这句话让天闲眼神一亮,“这么说。您是相信我的。”

    “起码我是相信大半的。”

    “那族长的命令……”

    长老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的模样,“这个不必担心,我们源水部落不遵从族长的命令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天闲微微愣了下,忽然间想起了在山顶银水精魄的话,在雷痕部族中。在整个高地人众多部族中,有的人坚持无论如何也要坚守高地,有些人则希望通过改变什么来了解高地正在发生异变的真相。

    长老叹了口气,“也是因为类似的理由,才会让香冒险去人类大陆。否则的话,以香那样的个性,我是绝对不会让她独自一人外出的。”

    “长老,您说的理由是指……”

    长老无奈的笑了笑,“你想了解香的事对吧?其实这很简单,香是带着我们源水部落的希望离开的,这也是我的意思,我们高地人世代生存在这片土地上,而现在这片土地正在发生可怕的事,我们对此无能为力,就算建造了这座冰雪防线可是依旧无法阻止那些可怕的事情发生,我觉得我们必须寻求帮助,寻求新的答案。”

    虽然长老说的语焉不详,但结合银水精魄的话,天闲终于明白了。

    这些年来,高地正在被一股奇异的力量侵蚀,有一些高地人头上生出了黑色的角,失去理智,甚至变成嗜血的怪物。

    一部分高地人选择静静等待,等待某种神灵般的存在来解救他们,来给予这种现象答案,甚至他们认为这是有些人行为不检,触怒了神灵的结果。

    而另外一部分高地人却看到了危机和灭亡,他们试图寻找新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而隶属雷痕部族的源水部落,显然和族长的想法是不同的。

    而从他们派出了想去往人类大陆这一点来看,源水部落是感到了迫切危险的那部分高地人,或者说是眼前的这位老人感到了危机和灭亡。

    香作为一个使者,作为一个希望被投向了人类大陆,或许长老想借助人类大陆发达的知识和对各种力量繁盛的衍化而寻找出一个合理的答案,但是……

    显然香并非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人选。

    香十分自律,认真而严肃,而且实力不俗,从她在族内竞争中打败其他人获得银水精魄的认可这一点来看,现在拥有闪波刀的香或许是源水部落第一勇士。

    但,她有着每一个高地人的通病——太过单纯。

    而且显然高地人在其余人类眼中的这个特点被香放大了无数倍,她是一个单纯到甚至有点脱线的姑娘。

    谁见过为了一点点可怜的食物而报恩,然后把自己活埋进地下的家伙?香就是这样的家伙,而且直到现在她都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妥,还有好几次,她为了天闲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什么事而内疚的要自尽谢罪,这种自律到近乎残忍的性子真的让人担心的要命。(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