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三十五章 愚蠢一次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契约?

    天闲疑惑的看看身边的柯木,柯木显然也不明所以,对天闲缓缓摇头。

    只听那银水精魄说道:“想从自然中得到什么,必须有所供奉,这是自然之理,自古如此,如果你想知道上一任继承者的消息,那么就来履行我订下的契约。”

    天闲皱眉,“我只是来打探消息,可没想和你签订什么契约。”

    银水精魄闻言轻笑了一声,“那么,你们可以离开这里了,我不想和契约之外的人有任何联系。”

    说完,它的身体波动起来,很快化为最初的模样的人形模样,恣意在湖面上游荡起来,“带走你的剑,这里不欢迎这样的东西。”

    天闲不由一阵挠头,这个什么银水精魄居然这么难沟通。

    “小子,你必须履行契约才行。”邪眼的笑声从天闲心底传来,“这些自然的源力只通过契约的方式与向下的物种交流,否则它们是不会认可你的。”

    向下的物种?

    这个俯视众生的说法让天闲很不屑,忍不住问道:“说起来,似乎你也是一样的。”

    邪眼嘿嘿笑了两声,“唔……我也可以算是这样,但我和它们这些低等的东西不同,总之……你现在还无法理解。”

    天闲已经习惯了邪眼在关键的地方故弄玄虚,哼了一声说道:“总之你的意思就是如果不履行契约,这个什么银水精魄不屑于和我交流对吗?”

    “不错。”

    麻烦的东西!天闲暗暗嘀咕一句,开腔喊道:“喂!我们再商量一下,如果是对等的契约,那么我就履行好了。”

    如在湖面徜徉曼舞的银水精魄看似漫不经心,但天闲的话才一出口。就算在暴风雨里被吹的几乎听不见,它却第一时间疾速游动回来,看起来就好像一片浪潮。

    再次凝聚成香的模样。银水精魄的声音似乎多了些笑意,“新的契约者!真让我期待。”

    天闲直接问道:“我只是想了解一下香的情况。你到底要我履行什么样的契约?”

    银水精魄在湖水中慢慢走着,离开湖面的脚都模仿的惟妙惟肖,它没有立刻回答天闲,似乎在思考。

    “如果你愿意履行契约,那么就要先让我看一看你有没有履行契约的资格。”

    “什么?”天闲暗暗恼火,“还要有资格?”

    “并非所有的人类都能有履行契约的能力。”银水精魄从容的回答,双手虚脱,脚下的湖水顿时升起。凝聚成一条长长的东西横在它的手上。

    “水,是这世界本源力量之一,所有生命都依托水的力量存在,每一个生命体内都寄宿着水的源力,但只有极少数有资格动用这份力量,如果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上一任继承者的消息,就来尝试拿起这把刀吧。”

    银水精魄轻轻一推,手上凝聚的长条水柱离开它的双手悬浮在半空,水丝涟涟闪动,这水柱居然疾速变化。凝成了一把长刀的模样。

    天闲眼神一跳,闪波刀!

    香的闪波刀造型奇特,而且单看外表就知道不是凡品。天闲曾经厚着脸皮找香借看过很多次,对那把刀的外形再熟悉不过,眼前这把湖水凝结的长刀,绝对就是闪波刀的模样。

    柯木在一旁也愣住了,目光落到那把刀上,再也无法移开,显然他也是认得闪波刀的。

    显然,银水精魄是要天闲拿起这把湖水凝聚的闪波刀,但天闲现在脑子里想的却不是自己怎么能拿起这把刀。而是在想另外一件事。

    香虽然对自己为什么孤身带着闪波刀离开高地闭口不言,但是对于其他的事情却很坦然。关于她是如何拿到闪波刀的,这件事还是香颇为自得的故事。

    根据香的描述。她是作为被银水精魄选中的族人,并由银水精魄亲自赐予了闪波刀,简单来说,是香的能力得到了银水精魄的认可,而她的许多族人却都落选了……

    香还说,能获得闪波刀是莫大的荣耀,在族内以往的历史中,得到过闪波刀的人十分稀少。

    香还补充说,要得到闪波刀,需要有虔诚的信仰和强大的实力,天闲对此丝毫没有怀疑,香从不说假话,而且也不会傲慢的自夸,她只是满心骄傲的在陈述事实。

    可是……虔诚的信仰啊,还有强大的实力!

    虔诚的信仰先不谈,单单这个强大的实力可能就有问题,这种能得到银水精魄认可的实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使用火焰的能力,那可是它的冤家对头!

    如果再回头说信仰的话……

    天闲摸着下巴,看着飘在半空,水波涟涟的闪波刀,一脸的沉思……

    “打算退缩吗?”银水精魄歪着头,露出一个香绝对不会露出的古怪笑容,“果然,外族人是不可能有高地人那样勇气。”

    天闲沉着气,这种小小挤兑对天闲是没用的,不过天闲感到很挠头,如果这个什么履行契约的资格是和香一样拿起闪波刀的话,那么自己肯定是没戏的,最起码自己对这个什么银水精魄就没什么好感,而且自己现在使用的是邪眼的火焰力量,可是银水精魄的对头,万一这把刀有什么古怪,拿起来被它发现的话,那可就万事皆休了……

    说到底,天闲发现自己似乎没什么可能获得这个履行契约的资格……

    “我……我来可以吗?”

    正当天闲有些无可奈何的时候,一直在一旁不曾吭声的柯木忽然走了上来,他依旧不敢正视凝聚成香的模样的银水精魄,但声音却透着强烈的渴望,“我……我想试一试!”

    天闲惊讶的看向柯木,银水精魄也颇为意外,“你?”

    柯木忽然昂起头,大声说道:“是的!我想试一试!香离开圣山去了人类大陆。我……我很担心,如今一个外族人都来到这里希望知道关于香的事,希望帮助她。我,我作为她的族人。她的朋友!我……我却只能站在一边!我……我也想帮她!”

    银水精魄奇怪的打量柯木,“你叫柯木?源水部落的柯木……在之前的甄选中,你已经失去了资格。”

    柯木的面孔立刻涨红,但他握紧双拳,挺直身体说道:“是!我在之前的甄选中失去了资格,得到资格的是香!但我从没有放弃,一直在刻苦修炼,为的……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和香一样得到银水精魄的认可!”

    “我希望……您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柯木双目闪着渴望的光望着银水精魄。

    天闲忽然明白了。柯木看来不仅仅是香青梅竹马的伙伴,看来一直也以香为努力的目标,怪不得香的离开似乎让他很失落的样子,这不仅仅是香离开了,同时还有他没被银水精魄承认的挫败。

    柯木忽然转向天闲,“如果可以的话,是否可以让我先来试一试,如果,如果我成功的话,我一定会替你问出香的情况的!”

    天闲倒是没有意义。不过银水精魄的意思天闲就不确定了。

    “怎么样?如果柯木想要尝试的话?”天闲问道。

    “好吧!”银水精魄随意说道,“我并不介意破例一次,也好。高地人似乎也忘记了一旦失去一次资格,就不可能再被承认的事情了。”

    银水精魄没有阻止的意思,主动后退了一些,闪烁湖水光芒的面颊上似乎带着淡淡的嘲弄。

    柯木走上前去的时候,天闲拉住了他,“柯木,给我拿下那把刀,不要让这个家伙看扁了!”

    柯木郑重的点点头,一声不吭的来到悬浮在半空闪波刀前。深吸一口气,胸膛上隐隐散发出淡淡的银色光芒。随后缓缓伸出了手。

    天闲几乎比柯木还要紧张一些,如果柯木失败的话。那么今天可能就要到此为止了,天闲可不觉得自己能拿到那把闪波刀,那可是给合适的人准备的东西,是香那样忠诚果敢,而且具有绝对实力的人才能拿到的。

    已经习惯了使用邪眼火焰的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得到闪波刀的认可,这一点天闲确定无疑。

    “柯木!加油!”

    在天闲的鼓舞中,柯木一把握住了半空的闪波刀,在他的手指一触碰到刀身时,那把闪波刀忽然间扭曲起来,猛的重新化成水花,顺着柯木的手臂蔓延向他的身体。

    柯木虽然表情有点惊讶,但是却站在原地没有任何举动,任凭水流蔓延到整个身体,最后形成一个水球将它包裹在了里面。

    天闲深深皱眉,那水球的体积已经不知道超过了闪波刀的体积多少,裹着柯木的身体飘在半空,缓缓旋转。

    柯木飘在水球中,看起来似乎已经无法呼吸,表情微微有些痛苦,但天闲从他极力忍耐的表情判断,现在他承受的痛苦似乎并不仅仅是不能呼吸那么简单。

    这个水球无声的飘在半空,但是球内的水流却并不是静止的,硕大的水球晃动着,不时有急速流动的水流溢出水球,显然这水球内的水看似平静,其实却是激流暗涌。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天闲觉得似乎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那样漫长,柯木还被困在里面,而且现在他的脸上已经毫无血色,身体似乎在微微颤抖,只是一双眼却怒然的睁着,似乎无论如何也不肯放弃。

    “柯木!!”天闲觉得柯木的神色开始有些不对劲了,他的眼神开始渐渐的失去焦距了,虽然神色怒然,但显然已经开始失去意识……

    “波!”

    忽然裹住柯木的水球发出轻响,破裂开来,大片的水花四散飞溅,柯木悬在里面的身体一歪,无力的倒了下来。

    天闲立刻将他扶住,立刻摸摸他的脉门,查看他的鼻息和瞳孔,发现他已经几乎要昏过去了,而且精疲力尽,但是似乎并没有受伤。

    “结果还是一样的。”银水精魄在不远处微笑的看着这一切,“我还以为如此的决心或许能创造一点奇迹出来,看来是我太天真了。”

    手指对着半空轻轻转动,刚才那水球散开的水花开始随着银水精魄的动作重新聚集。飞快再次凝聚成了闪波刀的模样。

    “这世界上任何生命都拥有水的源力,但有资格使用真正源力的生命却极其稀少,这和苦修圣痕没有任何关系。这是一种生命的选择,是信仰和体质所决定的。柯木!你很有勇气,但必须止步于此,你明白了吗?”

    柯木勉点了点头,声音已经毫无底气,“是……是……”

    “好了,外族人,现在轮到你了。”

    天闲心想轮到我也不可能会被选中的,我可是使用你对头的力量。只是你现在还没有发现罢了,要是发现的话,或许现在立刻就会大发雷霆的攻击了。

    “嗯!小子你想的不错,千万别让它察觉到我的存在,虽然我不屑于和它争斗,但是它一定会不依不饶,那样你这次的目的就全部泡汤了。”邪眼的声音再次从天闲心中传来。

    “哼,以你现在的力量,恐怕是斗不过这个银水精魄吧?”

    “笑话!”邪眼万分不屑,“它只是千万银水精魄中的一个分支而已。真正厉害的银水精魄是不会这么容易被见到的,我要对付它,动动手指就可以。”

    天闲觉得。邪眼这话里的水分可能有点多,虽然他的力量在不断的增强,但毕竟还是处于被封印的状态,真要斗起来,未必就是这个银水精魄的对手,毕竟人家是在这里盘踞了许多年的地主,现在又是雨夜,还不知道有什么手段。

    看了看悬浮在半空的闪波刀,天闲暗暗无奈。没想到这个银水精魄居然会出这样的难题,好死不死的自己还是先得到了邪眼的力量。这件事看来要从长计议了。

    “客人!”

    天闲正想怎么从容的摆脱现在的困境,柯木已经有些暗淡的双眼忽然放出光来。反手扣住了天闲的手臂,“你……一定要成功!”

    天闲笑了笑,“没想到作为源水部落战士的你都无法得到承认,我……”

    “不!”柯木仅仅抓着天闲的手臂,瞪大了双眼,“你一定可以!一定可以!你为了香来到这,这种信念……一定可以!!”

    柯木本该昏倒了,天闲所有的治疗知识和经验都在明确的说明这一点,但是柯木却死死抓着天闲的手臂,双眼瞪的老大,仿佛不肯安息的将死之人一样,那表情甚至有些狰狞。

    他自己没能通过考验,但无论如何也想帮到香,天闲能从柯木的眼神中感受到这种再强烈不过的情绪……

    真是麻烦啊……

    天闲轻轻拍了拍柯木的肩膀,“放心好了,我会得到认可的,否则我岂不是要白跑一趟。”

    柯木怔怔的望着天闲,望着……身体渐渐僵硬的倒下,他居然就那么睁着双眼晕倒了。

    “哎……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天闲无奈的摇摇头,拖着他的身体来到湖边的石头边坐好,之后又慢慢走了回去。

    “小子,你不会是真的想要去拿那把刀吧?”邪眼警告似的声音传来。

    “不行吗?”

    “愚蠢!你不能得到银水精魄的认可,你现在体内充斥着火焰的力量,一触碰那把刀就会被察觉,到时候你要面对的情况,可就不仅仅是没有被认可而已了!”

    “我明白,但我想要试一试!”

    “你在说什么蠢话!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难道被那个柯木教唆了几句,你就狂妄到不知道自己的深浅了吗?”

    天闲平静的站到那把闪波刀之前,心中说道:“不可能吗?银水精魄说只要失败一次,就不会再有被承认的可能,柯木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成功吧,但他还是去做了!”

    “简直愚蠢的不可救药!”邪眼放声怒吼。

    “不错,愚蠢的不可救药,他为了想要接近香,想要以现在的自己帮助香,于是做了愚蠢到不可救药的事情,而我来到这里,为的一样是了解和帮助香,看起来我似乎不大可能成功,但既然柯木可以去做。我为什么不可以?”

    天闲一把抓住了那把闪波刀,“为了朋友愚蠢一次又有何妨!?”

    触摸到闪波刀的一瞬间,天闲感到彻骨的寒意从指尖渗透进身体。这股寒气和香的闪波刀的清冽幽寒不同,带着十二分的侵略性。冰针般刺进身体。

    才想要调动邪眼的火力抵抗这股寒意,天闲的意识立刻扭转,生生把这个念头压了下去,而且不仅如此,还急速的驱散了寒气入侵的身体中所有的火焰气息,同时调动纯粹的逆心诀力量,抵御寒气。

    “混小子!银水精魄就算不是什么厉害的玩意儿,可也不是你这种人类能随便抵抗的!还不快赶快用火焰的力量驱散寒气。

    天闲直接掐断了和邪眼的联系。

    这一次。天闲打算赌上一场!

    闪波刀所融化成的水流迅速覆盖了天闲的全身,并且膨胀成一个水球把天闲完全包裹在其中。

    身在水球之中,天闲这才体会到刚才柯木的感受。

    这水球中的水奇寒无比,简直比极北之地的寒风还要寒冷,就算依靠逆心诀强大的机能几乎也抵挡不住,天闲简直无法想象柯木刚才是怎么坚持了那么长的时间。

    而且,这水球真正厉害的地方还不仅仅如此,看似比较平静的水球内却涌动着无数激流,让这个水球拥有难以想象的巨大的绞杀力量,天闲感觉全身都被紧紧的束缚。同时被用力的时而挤压,时而撕扯,每一次激流对撞和改变都让身体承受巨大的痛苦。

    当然。最要命的还不是这些。

    侵入身体的寒气就好像和水球内的激流同时运动一样,随着激流的转动,这些寒气也疯狂的流窜,在身体内横冲直撞,内忧外患之下,天闲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瞬间就被完全冻僵了。

    银水精魄饶有兴趣的看着水球中的天闲,忽然有些无聊的自言自语,“让一个外族人来承受这种力量,看来我的确是太异想天开了。那个柯木坚持了一会儿,但看来这个小子连一下都坚持不住就要被冻死了。”

    摇着头。很有些失去兴趣的银水精魄准备散开水球把天闲放出来,但就在它准备动手的时候。忽然间怔了怔,“没有被继续冻僵吗?居然在坚持?”

    天闲的确在坚持,也的确被瞬间冻僵了,但情况也仅是如此而已,全身被瞬间冻僵的天闲石头一样漂浮在水球中,但本应该失去知觉,继续持续下去会被很快冻死的天闲却保持着这种情况,身体再没有被寒气进一步侵袭。

    天闲仿佛变成了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只会被冻的冰冷,却绝对不会被冻死……

    “这是怎么回事?”银水精魄讶然的靠近了水球。

    天闲的身体机能几乎都被冻结了,唯有逆心诀还在运转……

    自从上一次开辟全新的气血循环后,这是天闲第一次把它运用到了实战中。

    将邪眼的火焰力量全部驱赶到身体原本的气血循环中,并且几乎完全停止了这一部分的循环,而在逆心诀向不明方向取得突破后新开掘出的气血循环,被天闲完全向那肆虐的寒意开放。

    侵入天闲身体的寒气在这个独特的气血循环中横冲直撞,瞬间冻结了天闲的身体,但同时却也再不能更进一步的肆虐,因为逆心诀正一点一点的改变着,一点一点的感应水球中激流的涌动而运转,慢慢的契合着……

    感受着水球激流的涌动,逆心诀自动的不断的调整着,调整着心生的气血寻转的节律,一点一点的适应着那些冲进体内的寒气。或者说那些冲进天闲体内的寒气正在被改变的逆心诀缓慢的适应着。

    慢慢的……逆心诀充满生机的强劲波动终于开始再一次带动整个气血循环的规律。

    “这个外族人,有些奇怪。”银水精魄瞧着天闲不再被寒气进一步入侵的身体,满脸奇怪。

    猛的,天闲紧闭的双眼睁开,“很多人,都这么多。”(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