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三十四章 雨夜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手机

    关于银水‘精’魄,天闲其实十分了解,或许在如何驾驭银水‘精’魄层面上不如香,但在很多其它的层面,却比香要了解的更加完整。 <strong>最新章节全文</strong>.访问:. 。

    因为邪眼对银水‘精’魄的了解就好像狮子对狼群的了解一样,从破碎时代起,与银水‘精’魄既是仇敌又是竞争对手的邪眼对它们的了解,简直深入骨髓。

    “银水‘精’魄是破碎世代那种神奇力量遍地都是的年代就存在的一种‘精’气的化身,是水的力量凝聚而成的生命,在一些奇特的环境中,经过漫长的岁月才会形成,如今遍地人类的世界中,这种世界本源力量的化身已经很少了。”

    天闲一面爬着山,一面默默和邪眼‘交’流着,进一步确定银水‘精’魄的情报。

    “那个……我说客人,我们真的不能再走了,前面就是圣地了。”天闲身后传来紧张的声音。

    天闲回头看了看额头冒汗的柯木,“可我们已经走了很远了,你难道想现在回去?”

    柯木的神‘色’万分为难,“我……我的确很想知道香的情况,可是,可是前面是我们的圣地,擅自闯进去是绝对不允许的,我们……我们还是回去吧,我绝对不会和长老说这件事的reads;。”

    天闲抬头看了看上面,从天入黑开始和柯木开始爬山,现在天‘色’全黑,山顶已经隐没在乌云中,不过想必那处圣地就在山顶,现在不必柯木带路,自己也能找到那个地方。

    可是……

    “柯木,我是真的有事要做才要去山顶的,并没有恶意,而且我也并不是想利用你,让你为我指路也是没有办法才选择的最快捷的方式,如果你不想触犯族规的话,现在我可以把香的近况告诉你,然后你原路返回,我独自一个人去山顶就可以。我相信香不会怪我把她的情况告诉担心她的族人的。”

    柯木闻言微微一愣,虽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今天又是乌云遮天,但近距离下。天闲还是看到他的脸飞快涨红起来。

    “不!我也要去!”柯木‘挺’起‘胸’膛,“客人你是担心香的状况才去山顶,作为她的朋友,我自然不能落后!我现在已经违反了族规,我不配称为一个合格的源水战士。但如果在这个时候退缩,那我就更不配称为香的朋友!”

    天闲颇为意外,这个‘性’子和香一样刻板,其貌不扬的矮个子柯木,却是个十分有‘胸’怀的家伙,起码对香十分珍惜。

    “走吧!”天闲对他嘿嘿一笑,“你也是第一次去山顶吧?我们正好一起去见识一下。”

    或许是打定了注意,不再犹豫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违背规则的愉悦背德感,柯木的眼神亮了起来。“我……的确是第一次,一直想去瞧瞧,那是只有长老才能去的地方,听说香也去过一次,是在被银水‘精’魄选中之后。”

    “哦!那个银水‘精’魄还有什么神奇的地反吗?”

    “这个就不知道了,从小就听长老说那是高地一族的圣物,有很强大的力量,香的闪‘波’刀就是银水‘精’魄寄宿的武器,那可是我们源水部落的神物……”

    “哦哦!那……”

    天闲和柯木一边聊着天,一边飞快向山顶爬去……

    夜晚。暴风雨就要来临,黑压压的乌云凝聚在山顶,滚雷声不绝于耳。

    天闲也不知道爬了多高,感觉似乎已经快要爬到寒古塔所在的高空。这山就好像无穷无尽的伸向天空。

    忽然,天闲发现前头有光亮。

    “柯木,那是什么!?”

    柯木跟在天闲身后,好奇的望着前面,“是光!”

    天闲有种被打败的感觉,“我是说那里怎么会有光?”

    “嗯……”柯木思考一阵。“不知道。”

    天闲:“…………”

    柯木显然也没来过这里,现在已经下起了小雨,山岩湿滑,行走攀爬的时候他比身手灵巧的天闲还要困难一些。

    “这里有没有守卫?”眼看前面的光亮越来越近,天闲小声问。

    “源水部落的守卫都是防卫天眼族的,我们从不防备自己人。”柯木颇为骄傲的回答。

    天闲忍不住看了看他,这个为了香的情报立刻就主动带人来圣地的家伙居然还这么夸夸其谈,真是难为他了……

    就像柯木说的,这个源水部落的圣地根本没有守卫,天闲爬上峰顶,踏上平坦地面的时候,根本没有人阻拦。

    这是山峰的峰顶,地面十分平坦,而且几乎没有任何东西,峰顶的绝大多数地面都被一个巨大的浅湖占据,只在四周有一些山石和零星的树木。<strong>最新章节全文</strong>

    天闲惊讶的站在原地,双眼睁的大大的,甚至忘记了挪动脚步。

    柯木紧随天闲之后爬了上来,见天闲愣在那,刚要询问却望见了那浅湖,顿时也瞪大了眼睛。

    这湖说起来是湖,但却更像一个面积巨大的水池,因为的水面还不到人的膝盖,湖底平坦干净,铺满了漂亮的圆石。

    整个湖都在发光,湖水在漆黑的天空下散发着幽幽的浅绿‘色’荧光,刚才天闲在山下看到的光芒正是湖水的光reads;。

    不过,真正让天闲和柯木惊讶的,是在湖水中央那个嬉戏的人影……

    那是一个湖水凝聚的人形身体,恣意的在湖水中心往来嬉戏着,不时变换着身体的形状,‘激’起阵阵水‘花’,水‘花’在它的周围如同具有了生命,随着它的动作往来抛洒,在半空横移漂浮,仿佛脱离了大地的束缚。

    整个湖的光芒都在像那个人形身体汇集,照耀着纷飞的水‘花’,让人眼‘花’缭‘乱’。

    这就是……银水‘精’魄!?天闲刚才还在想到了山顶怎么才能和银水‘精’魄‘交’流,万没想到到了这里看到的却是这种景象。

    “小心。”

    天闲正发愣,忽然心中传来邪眼的警告声。

    “砰!!!”

    平静的湖面发出巨响,忽然间涌起水‘浪’!两道水‘浪’好像两只神灵巨掌向天闲和柯木拍来。

    距离过近,又促不及防,天闲只来得及用荒尘大剑在身前一挡,澎湃的巨力“砰”的一声把天闲撞飞出去。

    见鬼!是在悬崖边上!身在半空的天闲还没来得及庆幸自己没受伤就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和柯木一起,天闲一头从半空栽了下去。

    好在这次是从有树木的一面掉下去的,在半空不知道撞断了多少树杈,天闲总算抱住了一根粗壮的树枝。不过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大叫着的柯木从半空就砸在了天闲身上……

    两人又在地上滚了好多圈,最后双双一头撞在一棵百年老树上……

    “喂……你没事吧?”

    天闲‘揉’着头站了起来,这座山的向阳面还生长着不少树木。这次倒是全靠这个才没受重伤,不过这一摔也是好像被摔散了骨头。

    柯木的情况看起来比天闲还要好一些,毕竟砸下来时有天闲做了垫背……

    但柯木全然没有理会自己的伤,就那么愣愣的靠在树上,双眼有些发直reads;。“那……那就是银水‘精’魄?我见到了圣物银水‘精’魄!”

    天闲扭扭脖子,“是见到了,而且还被一巴掌打了下来,这家伙真的是你们部落的圣物吗?居然二话不说就动手。”

    “你要去哪?”柯木见天闲转身又要爬山,惊讶的问道。

    “当然再上去!才见一面就被打下来算什么?我还有话要问它!”

    说着,天闲奇怪的看了看柯木,“喂!你还坐在那里干什么?我们得快点,天亮了可能会被发现的。”

    柯木摇摇头,“不……我不能再上去了。”

    天闲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你说什么?”

    柯木坚定的望着天闲,“我已经违反了族规,长老曾经教导我们要关爱族人,这也是我要去山顶的原因,可我不能再违背银水‘精’魄的意志,那也是香继承的意志,如果是为了香,我已经不能再上去。”

    天闲深深皱眉,虽然心中不认可柯木的的想法,但却理解他作为一个有信仰有‘性’情的高地人的情怀。只要叹气问道:“那么……你是也要阻止我上去喽?”

    “不!”柯木爬了起来,“我虽然不赞成,但我不会阻止你,毕竟是我带你去的。这一次行程我已经有了结果,但你还没有,如果你一定要去的话,我会和你一起,并在山顶下面等你。”

    天闲看了看柯木,忽然间开始有点喜欢这个呆板的家伙了。“好吧!那我们走!”

    第二次轻车熟路,天闲和柯木没用多久就重新爬回来山顶,在距离山顶十几米高的距离上柯木就不再前进,天闲一个人小心的爬了上去。

    在漆黑的天幕下,这座俯瞰众山的峰顶闪烁着奇异的光辉,那个水流凝结的人形身体依旧在湖中恣意的嬉戏着,仿佛整个天空都是它的舞台。

    既然不是怀有恶意而来,还是正面沟通的好,想着,天闲鼓起勇气直接爬了上去,“我是来自火雾山的天……”

    “砰!!!”

    滔天巨‘浪’已经涌起,水响淹没了天闲的话,还没等自己自我介绍一下,天闲就又被打飞了出去……

    如果在这样的黑夜使用邪眼的火焰反冲进行减速的话,那么就好像在背了一盏大号的探照灯,百分百会被其他高地人发现,天闲咬着牙一路在树林里翻滚,又砸断了好多树枝,被尖锐的树叶刺的浑身生疼,这才在半山腰抱住了一棵大树。

    这个该死的银水‘精’魄!

    天闲心中冒火,一路飞快的再次爬山峰顶。

    “你给我听着!我没有恶意,是……”|

    “砰!!!”

    峰顶除了那奇怪的湖之外,根本没有多大地面,水‘浪’涌起来躲都没地方躲,虽然这种冲击力不足以伤到天闲,但是天闲却不能不被打飞……

    一连不知道多少次,天闲都是一‘露’头就被打飞出去,就算是先躲在山顶下喊话,可是那个奇怪的水流身体也不回答,只要天闲一‘露’头,立刻就会被打飞……

    柯木一直守在距离峰顶十几米的地方,这一晚上抬头看见天闲上去,低头瞧着天闲被打下来。来来回回也不知道多少次,暴风雨已经开始肆虐,爬山变得艰难无比,这一切让柯木无比感慨。

    “没想到他为了香。居然拼到这个程度,真是心志坚定的人啊,看来我还要更加努力才行!”

    天闲可就没有柯木那个闲情逸致去感慨了……

    这个‘混’账东西!老虎不发威,你当小爷我是病猫不成!?

    眼看着就要天亮了,再被打飞出去的话下一次爬山说不定就会被发现。邪火向上直撞的天闲这次选了别的方向爬上了峰顶。

    这一面,有峰顶唯一一块大一些的岩石。

    二话不说,天闲‘抽’出荒尘大剑,沉腰撤步,用横着的剑身蓄满力量一记凶狠的蛮斩打在岩石上reads;。

    “轰隆”一声,那一人高的岩石被‘抽’的凌空飞去,向着湖中央那湖水凝聚的人形就砸了过去。

    正在暴风雨中嬉戏的人形水流猛的一抖,平静的湖面爆发出一道水柱,‘精’准无比的打在岩石上,坚硬的岩石瞬间被打的粉碎。水‘花’石块飞溅崩散中,一道人影带着火光‘射’了出来。

    那湖水凝聚的人形发出奇异的啸声,大片湖水飞速涌起,汇集成一片巨‘浪’向人影拍去。

    “砰!!”

    巨响中火焰人影被一拍而碎,但是巨‘浪’这次却被撞的粉碎,一道乌光摧枯拉朽破开水‘浪’,轰然砸在了那湖水凝聚的人形身旁。

    “你在看哪里啊?我在这呢!”

    在湖边,天闲的悠闲的笑声传来,刚才湖中心打的热闹,其实他自己根本不再。如今也只是双脚站在湖边的水中而已。

    那湖水凝聚的人形似乎有些吃惊,在它身边的只是天闲的荒尘大剑,刚才那火焰人影只是一个虚幻的火光影像而已。

    “再动手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见对方似乎又要立刻动手。天闲飞快的喊道。

    “咯!”随着天闲的话,荒尘大剑附近的湖底忽然发出一声裂响,平坦的湖底错动一下,大片的气泡从圆形石头下冒了出来。

    那湖水人形顿时停顿了下来,就半空萦绕在它周围的水珠都变的缓慢下来……

    天闲总算松了口气,“那把剑不是白白‘插’在湖中的。我现在就站在湖底的地面上,如果你再不老实,我完全可以发动这把剑的力量,让这个湖底裂开,那样的话这个湖就不复存在了。”

    那湖水凝聚的人形真的安静的下来,不再有任何威胁天闲的举动,并且周围的湖面和半空的湖水开始更多的向它的本体汇集,原本只是一个人形的外貌开始迅速变得清晰而丰满起来。

    天闲瞧着这个东西,仔细打量它渐渐变化的外貌,这家伙居然变‘成’人形了reads;。

    嗯……还是个‘女’的!

    嗯?怎么忽然觉得有点眼熟?

    很快,天闲就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个湖水凝聚成的人形生命了。

    这家伙居然变成了香的模样!眉眼口鼻、身形外貌,简直一模一样,就连束在身后的长发都丝毫不差……

    这家伙变的还真是像啊……

    “你,是谁?”凝聚成香的模样,那身体忽然说话了。

    天闲微微惊讶,这家伙说的话居然十分标准,虽然有点生硬,但是和香的腔调十二分的相像。

    “你不是高地一族,为什么来到这里?”

    天闲歪着头看着这个“香”,很感兴趣的问道:“你就是高地一族视为圣物的银水‘精’魄吗?”

    “我的确被称为这个名字,高地一族守护这个水的源头,我赋予他们源头的力量,这个契约难道已经被打破,高地一族为什么会放任外人来到这里?”

    “哦!原来是契约!也就是互相合作的关系,高地人视你们为信仰,但看来你们对他们的感情就要淡薄的多了,这样的话,我倒是少了许多负罪感。”

    天闲感到了这个银水‘精’魄口气中那高高在上的种族优越,那种凌驾于生灵之上的威严,虽然知道这种东西的确是十分高等的生命形态,但天闲十分不喜欢这个。

    “高地人和你们的契约并没有被打破,我来到这里是因为我有‘私’人的事想要了解,当然是瞒着他们的,所以我希望长话短说,天就要亮了。天亮之前我必须离开。”

    “说谎!”

    “香”言辞‘激’烈起来,“刚才和你一起的是一个高地人!你们一起出现,高地人已经违背了和我们之间守护这里的契约!”

    “我们没有!”

    柯木大吼着从山崖下跳了上来,他一直在下面听着峰顶的动静。听见天闲已经动手吓的立刻冲了上来,但见到天闲只是暂时稳住的银水‘精’魄这才放心,但听了刚才银水‘精’魄的话,忍不住直接跳了出来。

    “这是我自己要做的事,和高地一族没有任何关系。我是想要知道香的事情才来这里的!所以……”

    正满心‘激’动的为族人辩解,柯木的话忽然戛然而止,双眼发直的望着银水‘精’魄,“你……怎么,香……香?”

    暴风雨肆虐着,高高的峰顶满是风雨之声,但就算在这样的环境下,天闲还是见到柯木脸红了……

    天闲不得不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只是个香的模样而已,是一团水……”

    虽然是这么说。但柯木已经难以抑制的垂下目光去,变得万分紧张起来,在她看来,那是一个闪着淡淡幽光的香,而且没穿衣服……

    “你们是为了上一个继承者而来?”银水‘精’魄的“香”似乎有点意外。

    天闲立刻点点头,“不错!我是她的朋友,但我我发觉她的情况有些不够好,持续下去或许会出问题,但她绝对不会告诉我什么的,所以我来这里询问一下原因。想回去开导一下她。”

    “朋友?”

    天闲遗憾的摊摊手,“抱歉能证明我是她的朋友的信件不小心被烧掉了,不过你完全可以相信我,因为我来到这里没有任何其他的企图。我只是想了解朋友的状况,我想帮助她,既然你说她是上一个继承者,那么想必你们也不会希望她陷入困境吧?”

    银水‘精’魄很人‘性’化的歪了歪头,用疑‘惑’的口气问道:“你一直在说‘你们’,你为我似乎很了解。难道是她对你说了什么?”

    天闲叹气,“如果香肯对我说那么多的话,我就不必来到这里了,我对于银水‘精’魄的了解来自其他的途径,但很抱歉,我是不会告诉你我是从什么地方了解你们的。”

    “你刚才说过,你来自火雾山,似乎在摩云山脉的某一个地方,有一群人类这样命名一座山峰reads;。”

    天闲闻言大吃一惊。

    自从离开火雾山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知道自己老家在哪里!

    “你知道那个地方!?”

    “有水的地方,就有银水‘精’魄的灵魂,水存在于天空,也存在于大地和海洋,摩云山脉那样的地方,更适合孕育出水的源头的灵魂,而就像你说的,我们是我们,并不是我,我们是一体的,我们也共享着世界上的很多秘密。”

    这时,邪眼的声音忽然在天闲心中响起,“小子,不要紧张,银水‘精’魄的确知道这世界上的很多秘密,但这无关紧要,它们是自然的一部分,生活在人类之外的层面,除了以契约的形式外,绝不会与人类有任何利益瓜葛,人类无法给予它们什么,它们也不屑于获得人类的馈赠,以契约的形势借给高地一族力量,并由高地人守护这座山峰,这已经是它们和人类接触的极限。”

    “那威胁呢?”

    “你永远无法威胁一团水,刚才你似乎要挟了它,但如果你的要求过分,它会立刻放弃这个地方,水在这个世界无处不在。”

    天闲暗暗点头,顿时放心下来。

    “银水‘精’魄真是方便知道很多事……”天闲笑了笑,“那一定对香的事十分了解了,看来我这次没有白来。”

    银水‘精’魄倒是没有威胁天闲的意思,而且它听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你是要在我这里得到一些东西,对吗?”

    “我想知道香的一些事。”

    “唔……想得到上一个继承者的消息,好吧!这很简单,但作为‘交’换,来履行契约吧!”

    “契……契约?”天闲顿时愣住。

    ---

    嗯——果然还是写点东西心里舒坦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