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二十九章 独臂难挡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最终,空奶奶屈服了。

    或者应该说,沉重的天眼一族的命运最终无奈的屈服了,面对天闲操控着寒古塔的事实,每一个天眼族人心中都久久无法平静,而在空奶奶之外,其余的族人知晓天眼一族困守极北之地就是要守护这座寒古塔的消息也爆炸般传开,引起了极大的混乱。

    空奶奶明白,现在的天安一族,恐怕已经不完全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了,凭借寒古塔这件必胜的利器,眼前这个年轻的少年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

    “小子……你满足了吗?”空奶奶虽然不得不做最稳妥的选择,但她对天闲的戒备丝毫也没有减少,反而更加深重。

    天闲的确很满足了。

    今天并非要让空奶奶低头,需要的只是要空奶奶心中有一个无法肯定的疑惑,这就够了。

    “怎么,即使到了现在,你还是不相信我吗?”天闲歪着头,轻松的问。

    “我不会相信的。”空奶奶斩钉截铁,“你掌握了寒古塔,我可以让步,如果我发现你只是一个骗子而已,那么……”

    天闲洒然一笑,“你永远也不会发现这件事的。”

    轻轻挥手,荒尘大剑“嗡”的一声自地上弹起,旋转着飞回天闲手中,把大剑在背后一挎,天闲对空奶奶一笑,“欢迎仪式也该结束了,接下来……吃些东西吧,这一个多月,真是委屈了肚子。”

    天眼一族的生活仿佛根本没有任何变化,大家依旧做着自己平时要做的事,但村庄旁边耸立入云的寒古塔却提醒着每一个人,那个要给天眼族带来翻天覆地变化的少年,正在空奶奶的大房子里休息。

    空奶奶召集了族内所有的管事人商议要事,天闲对此毫不在意,更没有去参加,而是留在房子里,正在努力为祭自己的五脏庙而努力。

    极北之地食物稀少,不过再稀少也比前些日子在寒古塔中丰富一百倍。

    哼着小调,在不大的厨房里忙来忙去的天闲感到万分的惬意,空气中漂浮的香味简直让人灵魂都变得酥脆了……天闲从来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如此美味的东西。

    一个人影出现厨房门口,默默的站在那里,静静看着天闲忙来忙去。

    “你那边都好了?”天闲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已经给雪擦过身体,换过衣服了。”凌的声音平静的不像平时的她。

    “站在那干什么?还不快来帮忙!”天闲搓着手,望着咕噜噜冒着白气的铁锅眼中简直放出了绿光——终于要吃一顿像样的饭了,虽然味道可能不怎么样。

    凌默默走进来,无声的为天闲帮忙。

    “水给我!”天闲觉得这道汤似乎有点咸……

    凌递过水过来,天闲的手不经意触到了她的手指,随后天闲绝没想到的事发生了。

    惊叫着,凌仿佛触电般缩回手去。

    天闲手疾眼快,伸手一捞,稳稳接住了水壶,不由面带古怪看着凌,“你怎么了?”

    凌缩在柜子边上,呼吸游戏急促,望着天闲的目光带着那么几分不明的困惑,以及……畏惧!

    打量凌的模样,天闲忽然意识到似乎发生了什么,走近凌的身边,顿时发现她的身体似乎绷紧了一些,呼吸也几乎屏住。

    “你……害怕我?”天闲很疑惑。

    凌立刻避开天闲的目光,“不……没有,我不小心…………啊!!!”

    这次凌发出了一声尖叫,因为她低下头的视线里,天闲的面孔忽然一下子就挤满了她的眼前,随后……

    天闲只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尾……

    凌的确被吓了一跳,但她尖叫的同时却没有闭上眼睛缩成一团……

    “砰!”

    条件反射的一拳砸出,同时膝盖冲起,狠狠撞在这个恐怖的什么东西上,转身双肩一个冲撞……

    受到惊吓的凌动作一气呵成,等她反应过来,开始呼呼喘气的时候,天闲已经面孔朝下的歪在厨房外的地上呻吟了……

    两分钟后,凌坐在厨房外的小桌子旁,紧张的看着对面正“哎呦~哎呦”揉着肿起面孔的天闲……

    这小妞平时看不出来,下手居然这么狠!

    天闲用那只还没肿的眼睛瞪着她,“还愣着干什么?你到底发什么疯,现在还不想解释一下?”

    桌子下,凌慢慢抓紧衣襟,呼吸微微短促起来,细细的汗珠开始出现在她额头……

    天闲叹气,“算了,你不说的话,我也不想在这里耗时间,一切……吃饱了再说!”

    现在,天闲才真的理解了香的心情,一个人在饿极了时候,食物的诱惑简直就好像单身汉见到了光着身子,而且还是对你搔首弄姿的美女一样。

    完全有过之而无不及,能平息肚子的愤怒的话,那么美女什么的完全不重要……

    天闲闻着厨房里传出的饭菜香味,感觉自己完全可以顺着香味儿飘起来了……

    天闲没有飘起来,而是被凌忽然间拉住了。

    这让天闲微微一愣,奇怪的看向凌的时候,她却已经飞快的缩回手,甚至连目光都挪向了别处。

    挠挠头,天闲这才发觉事情可能有点严重,抵抗了一下厨房里的香味,天闲重新坐了下来,“有话要对我说吗?那么就快说吧!我会好好听着的,嗯……然后还会请你大吃一顿!大吃一顿!”

    天闲刻意把最后一句强调两遍。

    凌沉默着,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却又无法开口……

    天闲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这个小妞……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摸摸下巴,天闲觉得这个可能性很高,她和雪是双生子,那么审美说不定是相同的,而且这次远走极北之地深处,自己也帮了她不少忙,要说心生好感也是不奇怪的,那么……

    可是这不好啊!天闲暗暗摇头,雪一定会生气的,在她沉睡的时候,自己怎么能垂涎她的妹妹呢?

    凌忽然抬起头,沉默了好久终于鼓起勇气,“我……”

    天闲顿时紧张起来。

    “你……”凌的声音微微颤抖。

    天闲微微疑惑,怎么先说你?

    “你真的是神灵的从者!?”凌紧握双拳,大声的问。

    天闲一愣。

    这个问题似乎耗尽了凌所有的力气,她喘息的望着天闲,脸颊变得更加苍白,双眼中含满了紧张之色。

    “从……从者?”天闲嘴角动了动,怎么……自己又没有猜中结果。

    “是的!”凌有些激动起来,“你真的……是真正的从者吗?雪的沉睡,你来到极北之地,甚至遇到我,再到深入极北之地……一切都是计算好的?都是为了寒古塔!?”

    天闲有点发呆的看着凌,脑子里一片凌乱……

    片刻之后天闲回过神来,用力抓了抓额头,忽然明白过来,“我和空奶奶对峙的时候,你难道在偷听?”

    “是!”凌丝毫也不为此感到羞愧,“我是在偷听,如果不是我无法晒到阳光,我甚至会去偷看,可我现在想知道的……只是你到底是不是从者?”

    天闲眨巴眨巴眼睛,有些错愕,凌却满眼凝重,神色前所未有的认真。

    “噗!”

    终于,天闲实在忍不住的笑了出来,紧接着靠在桌子边哈哈大笑。

    “你!你笑什么!?”凌有些不知所措。

    天闲抹了抹笑出的眼泪,呼呼喘气的说道:“我的小姑奶奶,那是骗空奶奶的话,你居然也会信?我不是已经和你们说好了,我有办法摆平空奶奶,你居然……哈哈哈!”

    看着天闲抱着肚子笑个不停,凌不由愣在了那。

    “可……可你能操纵寒古塔!这是为什么?连母亲……”凌顿了一下,立刻改口,“就连伊芙都无法操控?你一个外族怎么可能懂得操控我们天眼一族守护的古代遗迹!?”

    天闲笑着耸耸肩膀,“我在扭转寒古塔的时候你不是已经看过了,怎么这个时候才想起问这个问题?”

    “我!”凌不由一下语塞,心中随之一惊:不错!为什么忽然间自己非要问这个问题?而且如此不安!

    “不过呢……”天闲嘿嘿笑了一声,“今天的确有些惊险,为了唬住空奶奶,我可是装足了模样,差一点我自己都相信我是那个什么从者了,哈哈!没想到空奶奶到现在还很怀疑,可是你却相信了!”

    看着乐不可支的天闲,凌的脸慢慢红了起来,眼中冷光渐渐凝聚,“你这个混蛋!我就是相信了又怎么样?你还没回答我你到底为什么会操控寒古塔!”

    见凌又认真起来,天闲只好收起笑意,也认真一些的答道:“这个问题有很多很多的原因在内,我现在对你解释你恐怕也不会相信,但我绝对不是那个什么神灵的从者,而且我可以告诉你,我并不信仰神灵。”

    凌显然并不满意天闲的回答,但是在和天闲的对视中,她却看不到对方丝毫的破绽,甚至这眼神里倒是有着毫不做作的坦然,答案似乎就像对方说的:现在解释恐怕自己也不会相信。

    “你……不是?”凌凝视着天闲。

    “当然!”天闲毫不犹豫,“在我看来,神灵除了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无尽的灾难之外,一无是处,那些混蛋最好永远也不要再出现才好。”

    凌不由瞪大眼睛,破碎时代结束已经千年岁月,人类对于古代神灵的信仰日渐淡薄,但天空的八轮命运之月还在照耀大地,昭示着神灵曾经无限的威能,眼前这个小子居然大喇喇的说他不信仰任何神灵,而且还说那些神灵是一无是处的混蛋!

    深深的,凌感到自己似乎被什么了不得的精神污染玷污着……

    “你……不是神灵的从者?”凌忍不住再一次问道。

    “天眼一族到底信仰什么神灵我都不是很清楚。”天闲苦笑。

    惊讶——喜悦——愤怒——古怪——凌的面孔上忽然间不断变化着各种情绪……

    “你……真的不是?”凌第三次问,但已经送了口气,似乎默认了天闲的话。

    “已经说过了,当然不是,什么鬼从者,就算打死我……”

    “你这个混蛋骗子!!”

    凌的怒叫声打断了天闲的话,刚才松懈下去的凌猛的站起,一把揪住天闲的衣领咆哮起来,“不知死活的混蛋!假冒神灵的从者很好玩吗!?胁迫了空奶奶屈服你想怎么收场?神灵的从者!?你难道还打算引导我们天眼一族?难道你想把我们所有人全部带回人类大陆去卖掉吗?你这个混蛋给我解释清楚!给我说!!!!”

    忽然袭来的暴风雨让天闲甚至有点反应过不来,已经被凌抓用力抖起来。

    天闲忽然间发现一件事,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其实是个很有实力的搏击能手,能把高出自己一头的同龄少年抓在空中挥舞的,绝对不该是女孩子……

    凌似乎……仅仅是想抓着天闲抖一抖而已,布娃娃一样把天闲挥舞了一阵重新塞回椅子上,凌喘着粗气坐下,懊悔的按住了面孔,“该死的!我居然会相信你的鬼话……”

    又不是我叫你去偷听的……天闲倍感委屈。

    “好啦好啦~~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我们应该好好的吃一顿,嗯……吃一顿!”天闲更加理解香的心情了。

    忽然,天闲动了动鼻子,说起吃一顿……空气里似乎飘着一股不自然的焦糊味道!

    “我的晚饭!”天闲大叫一声钻进了厨房,紧接着凌听到了天闲呼天抢地的悲鸣声……

    饭菜都在凌把天闲凌空挥舞的时候烧糊了……

    不过这并没有阻挡住天闲的路,没吃到美味晚饭的怨念让天闲的脑子里立刻又冒出了一个好点子。

    收拾东西,趁着夜色降临,天闲带着凌拿了足够的食物偷偷溜回了寒古塔……

    “好啦!开饭!”

    半个小时后,伊芙喜滋滋的放下最后一道菜,十分满意的宣布晚宴开始了!

    伊芙的厨艺自然比天闲和凌捆在一起还强一百倍,满屋饭香四溢,就连凌都开始流口水……

    三人在寒古塔享用晚餐的时候,空奶奶正面色凝重面对着所有的管事人,神色显得苍老了许多……

    “空奶奶,那个少年真的是从者吗?我们……”

    空奶奶缓缓摇头打断他的话,“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正的从者,但现在寒古塔在他的手上,这一点确信无疑,单单凭借这一点,我们就不得不让步。”

    大家顿时一阵唏嘘之声……

    “空奶奶……寒古塔,真的就像那少年说的那样,重要无比吗?我们困守极北之地这么多年,真的就是为了守护这座塔?”

    众人议论的声音平静下来,不由都无声的望着空奶奶,这是大家最为关心,也是今天最让每个人惊愕的事,千百年来……从未有人说起过这种事。

    “不错……”空奶奶的声音沙哑,但十分清晰的传到每个人的耳中,重重的震颤着所有掌事人的心。

    “空奶奶!”立刻有人呼吸急促的问道,“我们困守极北之地上千年,从上万人的族群衰落到只剩下几百人的小村落,难道就是为了守卫那座塔?”

    这句冲口而出的话,却说出了每个人的心声。

    今天天闲道出真相让所有人都惊讶不已,真相居然如此荒唐,而且就连这样一个荒唐的理由也被一直隐瞒着,直到被一个外族人揭穿!

    千年来,那些困守死在这里的天眼族人们,岂不是冤死!?

    “空奶奶……”另一人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声音,“我们都清楚,在这样下去,几十年后等我们这一代死了,天眼族就距离灭族不远了!凌这一代或许是天眼一族最后一代了!难道……这一切都是为了守卫那座塔吗?”

    “从前,从前那些被罚去寒古塔思过的族人,真的是特别选出来的?我没记错的话,每一个被罚的族人都是几位优秀的食灵者!空奶奶!难道我们困在这里,为的就是选出合适的人选,然后去那座塔中知道死掉吗?”

    “空奶奶!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算这是族长的秘密,可是这关系到全族的生死,您不能再瞒着我们!”

    “是啊!空奶奶,您该说话了!”

    空奶奶默默的望着渐渐激动起来的族人们,心中一片沉重,这一次召集所有的管事人来商议对策,是要商量今后如何对抗天闲的制约。

    但,看来已经没有必要这样做了。

    或许那个少年已经料到了这个景象,所以他今天根本没有出现。无论他是不是真正的从者,他有一句话却没有说错,那就是天眼一族的信仰,的确已经随着种族的凋零而崩溃掉了……

    平日里都以神灵的从者自居,甚至以此安慰自己守卫着这片充满了神力的冰原,但当知道了真相,却瞬间变得不安和愤怒起来。

    对神灵的信仰,已经被生死左右,不再是信仰……

    空奶奶长叹了一声,显得落寞无比,“好了,你们不要再说了,你们想要的答案,我立刻就会给你们。”

    众人七嘴八舌的声音迅速弱了下来,空奶奶独自站起,缓缓来到窗前向往望了望,正看到寒古塔如一个巨大的黑色怪兽矗立在村庄边上,漆黑的塔身上一处窗子亮着灯火,隐隐传来笑声……

    苦笑着,空奶奶不由感叹,“固守千年的信仰居然就这样被一个少年打碎,真不知道是这少年太过强大,还是我们的信仰太过脆弱。”

    转过身,空奶奶点了点头,“那个小子说的不错,我们天眼一族作为神灵的从者,使命就是守护那座寒古塔!因为它是神灵留下的东西,祖先留下的传承中清楚的表明,只要我们守护这座塔,我们的神灵中将会再次降临,再一次带给我们最伟大的祝福。”

    所有人静静的听着,既没有显得激动,也没有显得惊讶……

    这让空奶奶更加无奈,显然这些话已经无法激起族人们的向往,千年的种族凋零,已经将这些信仰消磨殆尽了……

    “空奶奶,可为什么要为此保守秘密?把我们所有人蒙在鼓里?”

    空奶奶苦笑,“这也是祖训,这件事绝对不能传扬出去,否则神灵并不存在的世界中,统治者会将我们送进地狱!”

    见其他人还是有些忿忿不平,空奶奶哼了一声,“蠢货!现在统治这个世界的是人类,如果有一座塔可以迎接从前的神灵回归,你们认为那些卑鄙贪婪的人类会怎么做?”

    这句话无人能回答。

    “我可以告诉你们,他们会成群结队的来到极北之地,把仅剩下几百人的天眼一族全部捕获,严刑逼供寒古塔的下落,然后把寒古塔摧毁或者是收为己用!而从此……这世界上也就不会再也天眼一族!我们只会死的凄惨无比!”

    本来还有些忿忿的众人顿时都愣在了那里,细细思量,空奶奶的话不无道理,甚至是必然会发生的事。

    人类……许多年前那场声势浩大的驱逐天眼族的战争,直到现在依旧让每一个天眼族不寒而栗。

    无奈的长叹,空奶奶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荣,“这个秘密已经无法再保守下去了,不过也已经无所谓了……”

    望着窗外的寒古塔,空奶奶满心悲怆,“一千多年的岁月,神灵并没有再次降临,而我们已经要凋零殆尽,就算这个秘密继续保守下去,我们天眼一族恐怕也撑不过一百年了,这或许就是我们的宿命……”

    “我累了……”空奶奶佝偻着身子,缓缓向外走去,“我想休息几天,这段时间有什么事的话,去问那个小子吧……”

    “空奶奶,您……”所有人全部站了起来,心中震惊不已,空奶奶执掌族长已经三十几年了,谁也没有见过她如此憔悴苍老……

    “我累了,真的累了……”摆着手,空奶奶不想再听任何人的话,缓缓消失在门口……

    房内众人互相看着身边的同族,默然无语,天眼一族昏暗的未来压在每个人心上,简直无法透气。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