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二十八章 真假难辨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一人对峙空奶奶与数百天眼族人,气度从容,丝毫不落下风。

    空奶奶目光愈发凝重,天闲的话句句重重砸在她心上,天眼一族千年岁月在苦寒的极北之地不断凋零,如今生存都依然十分艰难,当初从者的责任早已力不从心,甚至寒古塔已经不是随便哪个族人都能踏足的领域。

    但,这一切不该被一个外人指责,一个外人也不可能知道这些事!

    空奶奶十分肯定,伊芙就算本性叛逆不羁,但她绝不敢将太多的内情透露给一个外族人,雪和凌是她一生的牵挂,她不可能不为还留在族内的考虑,而事实上,很多事她根本不知情。

    天闲缓缓吸了口气,“不过,不论从前你们如何不堪,如今都没有关系了,你们这种毫无意义坚守,今天将彻底结束。”

    空奶奶身体微微晃了一下,脸上并无太多变化,但眼中的震惊之色已经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

    强行压住心中的震惊,空奶奶声音不易察觉的颤抖,“你,只是一个外人,凭什么说这样的话。”

    天闲直视空奶奶,平静的声音却如雷鸣般在空奶奶耳中轰响:“之所以我会是一个外族,那是因为已经不再需要你们天眼一族。”

    “你!”空奶奶圆睁一双老眼,惊惧和愤怒爬满了面孔,“你到底是什么人!!?”

    天闲朗声而笑,“空奶奶!你难道现在还心存侥幸吗?你认为什么人才能真正驱动寒古塔,什么人才能知道这座塔存在的真正的意义。”

    空奶奶脸上的愤怒逐渐被惊惧取代,身体微微颤抖,脚下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一双老眼全是难以置信,“不……不可能!”

    仰望苍穹,天闲淡淡说道:“不可能吗?但,我的确才是神灵真正的从者!”

    一句话仿佛抓住了冰原上所有的寒风,空奶奶僵硬当场,所有的天眼族俱是目瞪口呆,仿佛被完全冻僵。

    “神灵的……从者?”空奶奶喉咙里咯咯响着,声音艰涩无比。

    “我和你们不同。”天闲眼含轻蔑的笑意,“只有真正的从者,才会得到神灵赐予的真正的力量,天闲从荒尘大剑上取下那浓缩的一小块冰晶,挥手丢到空奶奶脚下,“就算是神灵的力量撞击形成的冰晶,也一样可以改变!睁开你的眼睛看清楚吧!”

    包括空奶奶在内数百天眼族人瞪大眼睛盯着那一小块冰晶,脑中一片空白。

    这极北之地的冰原是破碎时代神灵的力量冲击凝结而成,没人能够随意破坏,可刚才地面不仅被杂碎,甚至碎散的冰渣在瞬间被凝成了这一小块冰晶,千年以来,从来无人能做到这样的事。

    空奶奶缓缓抬起头,眼中的敌意改过了震惊,“那么……神灵的从者,为什么忽然会出现在这里?”

    天闲轻轻笑笑,“我需要的寒古塔,以及告诉你们所有人,天眼一族……”

    目色猛然变得凌厉,如寒月的冰冷的刀刃,天闲一字一顿,“已经,不再是神灵的从者!”

    这句话狠狠冲撞着每一个人的神经,所有天眼族人的脸上浮现出不同的表情,震惊、愤怒、恐惧、绝望……

    被人类驱逐,在极北之地挣扎求存的天眼族,神灵从者的身份是他们唯一的精神慰藉,每一代族长继承守护寒古塔的任务后,都会告诫所有的族人谨守这最后一点精神寄托,勇敢坚强的在这片不毛之地上存活下去。

    同时,这个理由也让安抚着被神灵力量逐渐复苏而逼迫发疯而感到恐慌的族人,甚至天眼一族还为此不断消灭渐渐被影响而无可挽救的其他种族,并把这种行动变成一种如同神灵赐予的使命的行动。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天眼一族能在这恶劣的环境中挣扎的活下去,能不被这无边的绝望逼疯!就算如此,作为族长还必须对寒古塔的真正意义保守着秘密,眼睁睁的看着族人们在畸形的信仰中挣扎求存……

    这一切……已经持续了近一千年!

    今天,千年的忍耐,千年的痛苦和压抑,居然因为一句话而变得毫无意义……

    空奶奶的双眼疾速充血,干枯的手握紧,嘎嘎作响。

    缓缓抬起头,望着眼前的天闲,空奶奶的脸上露出一个恐怖的扭曲笑容,随后放声大笑。

    陷入混乱的天眼族人愕然看着大笑的空奶奶,这笑声沙哑凄厉,犹如蕴含无限怨恨和暴怒,利刃般穿透耳膜刺在心上,让人耳鸣胸闷。

    一股黑气从空奶奶身上升起,活物般扭曲升腾。这让所有天眼族人大惊失色,顿时有几人冲上前来,“空奶奶……”

    空奶奶大袖一卷,黑气猛的向后撞去,那几人闷哼一声被撞的飞退,还好被其他族人立刻扶住,其他人惊骇不已,都不敢再上前。

    “哼!”天闲冷哼一声,“怎么,你难道现在想要反抗!要不是我需要找到寒古塔!你以为你还有机会站在这里!?”

    空奶奶手指天闲,厉声喝道:“无耻小辈!胆敢在这妖言惑众!天眼一族在极北之地生存上千年,作为神灵的从者,千年岁月中就算面临灭族也从未动摇,这一切,岂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抹杀!?今天,我就当场格杀你这个冒充的从者!天眼一族的忠诚,永世不变!”

    随着空奶奶暴怒的话,天闲明显的感到周围的空气阴寒下来,那种超越冰冷的阴寒让人忍不住心下颤栗。

    好厉害!天闲心下暗惊。

    空奶奶黑暗的气息环绕全身,脚下一片不明阴影开始缓缓向外蔓延,这片阴影犹如黑洞般吞噬一切,所过之处冰雪消失的干干净净,只剩一片慑人的漆黑。

    天眼族人惊的脸色发白,空奶奶已经很多年不和人动手,但是当年在争夺族长之位的时候,那位最有威胁的争夺者最终就是消失在这片漆黑之中,消失的干干净净,连一丝痕迹都没留下。

    天闲看了眼地上蔓延开来的漆黑区域,呵呵一笑,“到了现在还想欺骗自己,天眼一族活在自己虚幻的梦中太久,已经看不清真实了吗?”

    “邪眼!”天闲心中默念。

    “啊……准备着呢。”邪眼懒洋洋的声音在天闲心中传来。

    天闲双目微凝,荒尘大剑从背后闪电抽出,怒喝一声投了出去,荒尘大剑暴风般旋转而出,剑鸣声划破天际,带着凝厚无匹的气劲轰然劈在空奶奶身前十几步的地方。

    顿时冰原崩裂,冰雪地面上裂缝咔咔巨响中延伸进空奶奶脚下的漆黑区域,整个地面颤抖起来,邪眼的火焰随之在荒尘大剑上烧起,顺着地面的裂缝野马脱缰般向前冲去。

    空奶奶双目一缩,在想有所动作却慢了半拍,邪眼的苍焰摧枯拉朽的撕开了空奶奶脚下的大片黑色区域,瞬间烧到了她的脚下。

    虚灵的力量在邪眼本体吞噬一切的力量面前依旧不值一提……

    空奶奶不由惊的脚下后退一步,但她却发现那诡异的青白苍炎在她面前几步远的地方就不再前进,而且停在了原地。

    该死的小畜生!

    咬紧牙关,空奶奶愤怒无比,这明显是对方手下留情,没有痛下杀手。

    天闲望着脸色青白不定的空奶奶,心下暗自点头,天眼一族的虚灵力量的确恐怖无比,但是使用起来却需要时间,在知道底细的情况下,疾风掠火般先制服对手是再好不过的手段,要是等到这位天眼族的族长完全展开虚灵之力,那可就不会这么轻松了。

    空奶奶虽然怒火攻心,但却还失去理智,看着眼前跳动的青白苍炎,眼角忽然跳了两下,“邪眼!?”

    已经退后的天眼族人们也是个个面色难看,天闲得到邪眼的消息早已传到极北之地,之前还稍有怀疑,因为邪眼魔剑的样子并不是一把巨大石剑的模样,现在亲眼见到,先前的疑虑一扫而空,顿添了几分紧张戒备。

    这邪眼,可是吞噬一切的火焰。

    天闲缓缓伸出手掌,掌心一点火焰静静燃烧,“空奶奶,看来你怀疑我的身份,那你不妨看看这个。”

    空奶奶微微移动脚步,身前的火焰立刻随着她的脚步移动,嘴角抖了几下,她明白现在已经被对方死死盯住。

    “哼!”空奶奶脸上没有丝毫畏惧,冷声说道:“借助邪灵的力量妄想让天眼一族屈服!小子!你这是痴心妄想!就算你能杀了我,可天眼一族也会战斗到最后一人!你的邪眼毫无用处!”

    天闲笑了笑,“是吗?但不必这么走下结论……”

    五指微微收紧,天闲托着火焰的手仿佛抓紧什么,那青白的火焰顿时扭曲几下,猛的膨胀起来,火舌翻卷,苍炎四射,如一只魔物飞快扭曲。

    所有人齐齐盯着天闲手上的火焰,包括空奶奶,全部渐渐露出极度惊愕之色。

    那团火焰翻腾扭转,竟然慢慢化成了一座塔的形状,火光闪烁之中,内青外白,正是寒古塔!

    托着手上的火焰寒古塔,天闲淡然笑道:“本来天眼一族已经失去了从者的资格,但你们毕竟守卫了这片土地上千年之久,为此族群凋零,甚至只剩下这可怜的几百人,神灵是怜悯而仁慈的,所以,不妨留下一个机会,至于是否接受这个机会,那是你们的事。”

    缓缓的,天闲转动手掌,那火焰的寒古塔随之微微旋转。

    “轰——————”

    巨响撼动长空,半空的寒古塔发出轰然巨响,竟然随着天闲的手掌缓缓转动了一下,这可让每一个天眼族惊的面无人色!

    天闲缓缓扭动手上的火焰寒古塔,半空庞大的寒古塔随着转动身躯,隆隆巨响震撼人心。

    盯着面孔逐渐褪去血色的空奶奶,天闲不由大笑出声,“寒古塔已经找到,其它已经都不重要,只有这塔才是从者最重要的东西,天眼族何去何从,你们自行决定,不过……我并不想受到怀疑。”

    天闲说着手掌猛的一沉,只听半空霹雳般的巨响炸开,巨山般的寒古塔轰隆隆发出着巨响,从半空缓缓落了下来,巨大的阴影瞬间笼罩了整个天眼族村庄。

    天眼族们望着凌空落下的巨大寒古塔,巨型塔身激起的风压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眼看着庞大的巨塔要降临到村庄里,全是不知所措。

    天闲手掌微微一错,寒古塔庞大的塔身惯性撕扯着每一寸塔身,犹如巨兽般嘶吼着硬生生止住下落的势头,水平横移向一旁。

    接下来的五分钟简直是所有天眼族心跳爆表的五百年时间,寒古塔带着惊人的巨响,那庞大的塔身最终落到了村庄旁不到五十米的地方,落地的那一瞬间,好似整个极北之地都发出了痛苦的呻吟颤动声,一瞬间的庞大风压就周围几百米范围内所有的浮雪风卷残云的吹的干干净净,好多人猝不及防被震倒在地,滚地葫芦般被吹飞了出去……

    天闲散去手上的火焰,抱着手臂站在原地,也不开口,只是微笑的望着空奶奶。

    寒古塔的巨响消失,裸露的冰原上,气氛一片死寂,天闲亲手挪动寒古塔,这个情景深深的震撼了每个人。

    “空奶奶……”也不知是谁先开了口,“他……他能操控寒古塔!”

    第一个声音打破了寂静,更多的声音随之而来。

    “寒古塔是我们的先祖在神灵指引下建造的,为什么……一个外族能够操控?”

    “千年以来,还没听说哪一个天眼能操控寒古塔。”

    “空奶奶,我们天眼一族留在极北之地,真的是为了看守这座塔吗?”

    “寒古塔不仅仅是犯了重罪的族人受罚的地方吗?”

    “空奶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外族真的是神灵的从者吗?”

    “空奶奶……”

    无数的质疑声响起,寒古塔的出现和天闲刚才的举动让所有人心中翻起无数的疑惑。

    空奶奶没有回答任何人,面沉似水的盯着天闲,寒古塔凌空飞来自然让人震撼,但亲眼见到天闲操纵寒古塔,而且是如此轻松写意,这又是另外一种冲击。

    “神灵的从者……为什么不会使用虚灵的力量?”

    天闲听到这句话已经明白,空奶奶迟疑了。

    “因为那不过是赐给天眼一族的力量而已,可惜天眼一族却只能令人大失所望,我来自另外一个地方,和天眼一族截然不同,我也不需要虚灵的力量,但我需要寒古塔,所以我来到这里,并且找到了它。”

    空奶奶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来……雪也不过是你的棋子,她陷入沉睡,也是你利用的条件,还有凌,是你蛊惑她和你一起去寻找寒古塔的对吧,你早有预谋,并且准备周全,否则一个外人根本不可能深入极北之地。”

    天闲呵呵笑笑,“这都不重要,现在我只需要天眼族的一个选择而已,你们是准备为自己的无能赎罪,还是打算获得完全的自由,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权利。”

    空奶奶无法回答天闲的话,这个选择对于天眼一族来说,太过沉重,空奶奶无法立刻给出答案。

    “小子,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真正的从者,但我只看到了你展示强大的力量,这寒古塔常年处于废弃的装固态,被人有心人窃取操控也并非不可能!如果你是真正的从者!如果你要我们天眼一族向你低头的话,那么就展示只属于你从者的力量,如果你真的能引导我们接近天眼一族侍奉的神灵,我们愿意追随你的脚步!”

    “从者的力量?真是死性不改,看来你是已经做出了选择。”天闲无奈的叹气,似乎很失望。

    空奶奶不为所动,“千年来我们以守卫神灵留下的遗迹为己任,我们的忠诚,我们的信仰不允许我们如此草率的做出决定,在确定你的身份之前,天眼一族,虽死不从!”

    天闲暗暗皱眉,这个老太婆还真是难对付!

    “如果你是真正的从者,那么必然代表着神灵的意志!”空奶奶依旧目光森然,丝毫不为天闲之前的话所动,“千年岁月里天眼一族已经几乎遗失了所有关于神灵的痕迹,无法确认你的身份,但是……”

    话锋一转,空奶奶的声音锋利了起来,“十三年前,神灵却在天眼一族内留下了痕迹。”

    十三年前?天闲暗暗吃惊。

    “罪人伊芙生下了一对双生子,其中的一个受到了神灵的诅咒!这是神灵对我们没有尽到责任,对我们的不耻行为降下的神罚,如果你是真正的从者,那么……就去解开这诅咒吧。”

    远处本来陷入混乱,议论纷纷的天眼族人们这时也安静了下来,木管齐刷刷的落到天闲身上,空奶奶的这个难题出的简直绝妙!天眼一族现在的确没有办法验证所谓的从者,但凌却是一个例外。

    居然是这个……天闲面色平静,心中已经大笑起来。

    “怎么,不行吗?”空奶奶眯起眼,用一种危险的目光扫视天闲,“你来到我们村庄时间不长,但的确曾经说过能治好凌的所谓病症,而现在既然你已经归为神灵的从者,这似乎更加不会是什么问题。”

    “我没有必要回回应你的请求!”天闲大笑两声,“我根本不需要再去证明我的身份,我现在只是想要一个答案而已,其他的并不重要。”

    “当然……”天闲故作思考,“凌的状况我自然会让她恢复,我还是比较中意她的,就算你们最终选择了愚蠢,但我还是会带走她,这寒冷的冰原留给你们就够了。”

    一众天眼族人顿时显得迟疑起来,空奶奶的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许多。

    虚张声势?难道是无法做到证实自己的身份所以才故意这样说?又或者……是对方根本不是很在意这件事,得到了寒古塔已经不在乎天眼一族的选择?

    到底是哪一边?是真正的从者!还是一个骗子?

    选择只有一个,一步踏错,将可能万劫不复。

    寂静……难言的寂静,空奶奶立在当场深深的望着天闲,嘴唇紧紧的抿着,她背后所有的族人都紧张的望着她,空奶奶接下来的话,将会影响整个天眼一族的命运。

    在冰原上双方剑拔弩张般的对峙时,寒古塔里的伊芙正从地上爬起来。

    “疼疼……”撞到了头的伊芙一脸痛苦的模样,她正在先前天闲翻转寒古塔时所在的小房间内。

    站起身,看了看那个闪烁着荧光的石台,伊芙忍不住嘀咕,“这个小鬼还真是花样百出……”

    石台上,两个火焰的掌印正在慢慢溃散,溃散的火焰重新聚集到一起形成一个不大的火球,这赫然是邪眼的一个精神分体。

    “啊呀~~~好可爱的小东西!”伊芙正揉着头,忽然发现石台上多了一个圆圆的火球,不由惊喜的叫了起来。

    “女人!你如果敢碰我,我就让你知道被烧成灰烬的滋味!”邪眼的精神分体毫不客气的警告。

    “啊哈哈,不会不会!谁会笨到去摸火焰呢!”伊芙凑到石板边,近距离的盯着邪眼的精神分体猛看,笑眯眯的说道:“果然和那个小鬼一样可爱,你们还真是合拍……”

    “给我闭嘴!”

    “哈,邪灵也会不好意思的吗?”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地面上,天闲稳稳当当站在那,表情不喜不悲,完全看不出虚实,“空奶奶,我可没有时间陪你浪费……”

    空奶奶额上终于见到了汗珠,这个选择实在太过艰难,或许天眼一族会真的再一次回到神灵的怀抱,但也可能就此落入别人精心的圈套。

    一步繁荣,一步凋零……

    而最糟糕的是,寒古塔已经完全落到了别人手里……

    看着自己的族人,看着那耸立的巨大寒古塔,看着这天眼一族生存了上千年的广阔冰原,空奶奶心下慨叹,或许……天眼一族真的迎来了一次命运的选择。

    “好吧……神灵的从者,你会得到应有的尊敬!”

    --

    今天时间刚好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