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二十七章 疑云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挺立天际的寒古塔云气缭绕四周,缓缓压下地面,天眼一族数百人被这沧桑古朴的巨塔震慑的目瞪口呆,不过在发现塔上出现伊芙的笑脸的时候,却全僵硬在了那里,好几个人不小心甚至从虚灵上掉了下去,还好回过神来又立刻飞了上来,否则可能就是历史上第一批因为发呆而摔死的天眼族了。⊙頂點小說,

    “空奶奶……”

    空奶奶背后所有人都能感受的到空奶奶那含而不发的怒火,但是面对这种情景,大家也是不知所措,不得不请这位族长拿主意。

    空奶奶一头白发怒火般随风飘舞,狠狠盯着从塔中探出头来,兴高采烈向这边挥手的伊芙,声音中全没有半分感情,“伊芙蕾娜,违背誓言在先,破坏祖训在后,双罪并罚!等她离开寒古塔,杀!!”

    大家听到这个命令,全是万分吃惊,伊芙蕾娜的确是百年来天眼族最大的异类,她的想法从小就和别人不同,私会人类,诞下了双生子,其中一个还受到了神灵的诅咒,这次雪的归来让她不得不遵守从前的誓约,可现在却又回到族内,可算是罪上加罪……

    可是,她毕竟是空奶奶的亲生女儿,当初那个人类没有出现的时候,甚至也是一位族长的候选人。

    现在,要将她处死?

    “空奶奶,这……”

    空奶奶回头,目光冷冷扫过每个人的面孔,顿时大家的议论声全消失了,“如果有人包庇她,同罪论处!”

    在场的人无不肃然,空奶奶这一次显然是动了真怒。

    寒古塔移动的速度渐渐放缓,在到达天眼族村庄正上空时终于完全停了下来。数百天眼立在天空上,紧张的盯着这座传说中的巨塔,不少人手心已经沁出了冷汗。

    自天眼族有史以来,因为族人数量一直不多,这或许是第一次族长下令处死某一个族人……

    伊芙依旧笑着,前所未有的开心。向每个人挥着手,要不是窗子太小,她似乎简直要跳起来……

    这情景看的大家暗自叹息,不论伊芙犯过什么样的错误,她对待族人还是十分真诚的,她从来给天眼族带来什么实质的灾难,那笑容甚至还鼓舞过许多人……

    伊芙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回头对窗子里说了句什么,然后立刻缩回头去。飞快关好了窗子。

    “准备!”空奶奶冷漠的命令着。

    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紧了。

    “嗡……”

    寒古塔忽然间发出了声响,整个塔身似乎都震颤起来,厚重的嗡鸣声震动长空,在塔前的数百天眼顿时被震的头晕脑胀。

    “后退!”空奶奶大喝一声,所有人立刻向后退去。

    寒古塔周围缭绕的云雾开始消散,塔身周围似乎有某种禁制被打开,云雾奔涌着向四面八发散去,后退的天眼族不知虚实。慌忙避开这些飘散的云雾,一时手忙脚乱。

    “天上有东西掉下来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所有人随之抬头向天空望去。

    只见浩瀚天空上,一点乌光穿透散乱的云雾,直坠而下,这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在天空上小到根本看不清楚,但是却威势惊人,搅动的云雾飞腾翻滚。竟然形成一道漩涡将散乱的云雾短时间牢牢的抓住。

    “轰!!”

    这道乌光惊雷般劈到地面上,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坚硬的冰原被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无数裂缝从坠落点“咔咔”作响向四周蔓延,爆碎的冰渣被散乱的冲击波吹上半空。一时冰雾弥漫,几乎覆盖了半个村庄。

    天空数百天眼惊骇的望着地面,谁也没看清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有如此威力。

    猛的,地面上所有漂浮的冰雾好像被什么东西吸住,诡异的停止飘散,随后疾速向回缩去,只一瞬间,弥散的冰雾消失无踪,被什么力量瞬间吞噬殆尽。

    “是那把剑!”

    天眼族内有人叫了起来,地面的冰雾散尽,刚才落下的东西被看的清清楚楚,插在巨大冰坑中的,是一把异常巨大的石剑。

    正是天闲的洪荒之尘大剑。

    在剑身上还沾着一小块冰晶,那弥散了半个村庄的冰雾,最终只浓缩成了这么一点。

    这把剑可是谁都认得,当时天闲来到村庄里的时候还引起了一阵围观。

    正当大家惊讶万分的时候,又一个声音叫了起来,“又有东西落下来了!!!”

    还有?所有人再次吃了一惊,抬头向天空上看去。

    只见一道黑影穿过散乱的云雾,快速落了下来,不过这个黑影明显是一个人,而且下落的速度比刚才的石剑可要慢的多了。

    “是那个小鬼!”立刻有人认出这个从天空落下来的人影正是天闲。

    这么高的天空,直接跳下来难道是要找死吗?

    众人正惊愕之间,天闲凌空翻滚,一团烟云般落到近前,双脚一踏,身体轻飘飘的停在了半空。

    空奶奶不由眸子一缩,她身后的一众天眼族都看傻了眼,天闲脚下出现了一只半透明的巨大虚灵,稳稳当当拖住了他。

    一个因为融合了天眼族的眼才能看到虚灵的人类,怎么可能这样操控虚灵!而且,这虚灵的形状似乎有点……有点眼熟。

    天闲脚下那虚灵有些海象的模样……

    “空奶奶!您身上还有伤,居然带人来迎接我们,天闲真是愧不敢当。”天闲的棉衣早已脱去,在众人面前恭恭敬敬的对空奶奶行了一礼。

    空奶奶望着天闲,一言不发,一双眼眯成两道缝隙,惊疑不定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年,她身后所有的天眼族也都是一样的惊讶,不断的上下打量天闲。

    一去极北之地月余,眼前这个外族少年似乎和最初来到这里时有些不同。

    天闲背后背着一个大布包。立在半空,风吹衣衫,翩翩少年说不出的晴朗俊逸。

    空奶奶眉毛动了一下,终于发现眼前这少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他的眼神和十天前已经完全不同了。

    兴奋而充满了自信!

    第一次来到村庄的时候,虽然这少年也把笑容挂在脸上,但那种疲惫和担忧却怎么也挥之不去。心事重重的样子让他看上去甚至有点憔悴。

    而现在疲惫和担忧一扫而光,一双眸子闪烁着太阳的光,嘻嘻坏笑的脸上全是抑制不住的喜悦,整个人已经和之前大不一样。

    这个混小子!一定是在先祖留下的寒古塔里找到了什么宝贝!

    天闲站直身体,露出一个老大的笑容,对着空奶奶身后的天眼族人说道:“真是劳师动众,我本来想能安安静静回来就行了,可是这座塔也不知道怎么的,烟云缭绕的。惊扰各位真是过意不去。”

    所有人面面相觑。

    “凌在哪里!”天闲说到寒古塔,空奶奶立刻打断,这座塔就算在天眼族内也是隐秘的所在,绝对不能过多的透露任何信息。

    天闲笑笑,轻轻拍了拍背后的布包,顿时,凌懊恼的声音传来:“你这混蛋!不要再拍我的脑袋了!!!”

    “她不能见阳光,我只好这样带她回来。”天闲无奈的耸耸肩膀。“哦对了,但她去了一次极北之地深处。似乎对虚灵的控制更加得心应手了,说着天闲刻意看了看脚下的虚灵。

    众人恍然大悟,说的就是为什么这虚灵看起来有些眼熟,这分明就是凌的座驾!根本不是这个少年在操控。

    空奶奶只冷冷望着天闲,“那么伊芙又在哪?为什么不见她出来?”

    “空奶奶您忘了,伊芙姐姐被您罚在寒古塔思过。要是走出来可就是错上加错了,伊芙姐姐那么听话,怎么可能会离开寒古塔呢?”

    空奶奶闻言不由气的两条白眉都竖了起来,一双怒目望向寒古塔,不由咬牙切齿。伊芙如果不离开寒古塔的话,那么……那么还真是一点错都挑不出来。

    一肚子怒火全部涌上来,空奶奶放声怒吼,“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寒古塔为什么会飘到这里来!?”

    天闲还没等回答,一个充满了兴奋味道的声音已经挤了过来,“空奶奶————!”

    大家抬头一看,伊芙已经在寒古塔上距离这里最近的一个窗口探出半个身子来,用力挥着手,“这座塔似乎出了问题!!自己到处乱飘!!不过您放心,我是不会出去的!!绝对不会违背族规!!您放心好了!!”

    伊芙大声喊着,向每个人开心的挥着手,那股兴奋劲儿,哪有被幽禁的委屈,满脸全是独霸一方的喜悦……

    空奶奶脸愈发的黑了,天眼一族世代困守极北之地,除了人类的排斥,这座寒古塔是最大的原因,千年来无人知道极北之地上空还有一座天眼族守护的巨塔,每一代天眼族长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护这座塔,没想到今天这座塔居然**裸的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小畜生!”空奶奶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这一切……你敢说和你无关!?”

    天闲挺胸而立,朗声笑道:“空奶奶,您要询问缘由的话,能让我将凌带回房子吗?就算在布包中,时间久了对她也是有伤害的。”

    “好!”空奶奶怒目圆睁,“把凌放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否则!你休想离开这里半步!”

    天闲微微一礼,昂头大喊道:“伊芙姐姐,你先休息一下,我马上回来!”

    “知道啦~~”伊芙努力大声回应着。

    “我们走!”空奶奶满脸黑云,带着所有天眼族返回地面。

    回到空奶奶居所的一间暗室里,天闲拆开了布包,面色苍白的凌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重新回到这里,她的力量大幅削弱,虽然没有直接照射阳光,但在一览无遗的天空上呆了这么久,就算有厚厚的布包裹着,她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喝些水。”天闲扶她坐好。端了水过来。

    凌咕噜噜的喝了水,脸色好看了许多,“呼……亏得你还记的先把我送回来,要是再多停留一会儿,或许我就要晕倒了。”

    天闲笑了笑,“不要担心。你的病症是畏惧阳光,但其实阳光不会立刻对你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只要不直接被照射到,虽然会很不舒服,但好好休息就没事了。”

    凌靠在椅子上,虚弱的笑了笑,“好吧……看来我该谢谢你。”

    “哈哈,你居然也会谢我,但现在不必。等我把你医好再谢我也不迟。”说着天闲站起身来,“你先休息一会儿,最好睡上一觉,我出去解决一下我们的麻烦,你睡醒的时候,一切就都结束了。”

    “等等!”凌一下拉住天闲的手,“我和你一起去!”

    “胡说!”天闲皱眉,微微有些责备。“你现在必须好好休息,这次相信我好了。我会很快把麻烦解决掉,你完全不必担心。”

    稍微思索了下,天闲肯定的说道:“时间上也差不多了,估计我需要的东西露娜姐姐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我们一边寻找解救雪的办法,我一边把你的病症医好。这样你就不必再纠结是不是要换回雪的身体了。”

    凌双眉微微一动,“你为我医治,是因为这身体本就是雪的吗?”

    天闲随意笑着耸耸肩膀,“谁知道呢?或许是吧,但这都无关紧要。总之你先休息好了,你的角已经枯萎脱落了,不好好休息头上会留下疤痕的。”

    “呃……是,是吗?疤痕!?”

    天闲这句话比什么都管用,凌顿时有点不知所措的摸摸额头,又立刻缩回手,“真的……会有疤痕?”

    “好好休息,恢复的好应该不会有的。”天闲嘿嘿笑了笑,“睡吧,醒来之后我会给你带来好消息的。”

    安抚凌睡下,天闲来到房间外深吸一口气,稍微整理衣衫,大步向外走去。

    村庄外,空奶奶已经带领所有的天眼族人,蓄势以待。

    天闲来到村庄外的空地,见有十几个人正在努力想拔出自己的黄尘大剑,但他们个个累的脸红脖子粗,那剑也没见动弹一下。

    这不由让天闲感到好笑,这剑凝聚了大地精气,比山还要沉重,如果不是邪眼寄宿在剑中,就连自己都动不了分毫,别人就更别提了。

    “得罪!”

    天闲轻轻提醒一声,随手一招,黄尘大剑上猛的窜起一团火焰,吓的那十几个天眼纷纷后退,剑身随之鸣声大作,剧烈颤抖了几下,“嗡”的一声跳出了地面,旋转着飞向天闲这边。

    凌空接住荒尘大剑,随后在后腰上一挂,天闲对空奶奶笑了笑,“空奶奶,砸坏了地面,还请不要见怪。”

    空奶奶眼皮抖了两下,“小子,你的剑是什么来路?”

    “只是一块破烂石头而已,我看分量够沉,不会被偷走,就拿来暂时用了,并没什么奇特的来路。”

    这显然不是真话,空奶奶就算再蠢也看得出那把大剑虽然外表粗糙无比,但绝对不是凡物,要知道极北之地的寒冰可不是普通的冰,而是破碎世代诸神战乱的混乱力量冻结而成的,想劈开这样的冰面,不是神兵利器压根儿就别想,更别提凌空落下就砸出一个巨坑。

    空奶奶眼中是浓厚的戒备之色,“小子,事到如今,你不妨直接挑明你来到极北之地的目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目的……是寒古塔!”

    “我是来救人的,那才是我的目的!”天闲说完直指天空,“那个,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嗯……这个塔啊,真是奇怪,居然自己会动!”

    见天闲摇头晃脑摆明了是在胡说,空奶奶一声大吼,“住口!寒古塔是我天眼一族世代守护的禁地!千年来一直处在极北之地深处,你私闯寒古塔,今天居然还做出这种事,作为天眼一族的族长,今天,我要你付出代价!”

    “代价!?”

    天闲某种透出精光,刚才的嬉笑之色一扫而光,“空奶奶,天眼族守护了上千年的寒古塔日渐凋零,不仅无人居住,甚至倒悬在半空都无力矫正。你这样还有资格作为守护者要我付出代价吗?”

    “胡说八道!”一句话刺到痛处,空奶奶勃然大怒

    天闲吐气开声,猛然一声大喝:“是你不识时务!!”

    这一声喝运足逆心诀的气劲,浩荡之声在冰原上隆隆作响,震的村庄屋顶的积雪簌簌飘落,所有人不由惊的脸色微变。这好大的声势!

    天闲朗声说道:“寒古塔在极北之地处理千年,是由神灵遗留的秘典石柱为核心建造而成,天眼一族作为神灵的从者守卫这座巨塔,可是仅仅千年时间,神灵眼中不过弹指一瞬,天眼一族已经放弃了自己的信仰,背弃了从者的誓言,举族迁徙,将曾经的信仰之地抛弃在遥远的天边。只偶尔派一个人去值守,这难道就是天眼一族对神灵的忠诚?”

    寒古塔对于天眼一族来说,也是神秘的,只能揣测,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而已,没人真正见过它的全貌,关于它的各种传说也被默契的列为禁忌,天闲这一番话说出来。让绝大多数天眼族都惊讶万分,顿时议论声四起。

    空奶奶又惊又怒。“小东西!你是从哪知道这些的,难道是伊芙告诉你的!?”

    “我不需要她告诉我!”天闲目色凌厉,“她知道的,我都知道,她不知道的,我也知道。”

    这话让空奶奶一愣。

    天闲仰望天空的寒古塔。叹道:“这座塔之所以需要守卫者,是因为需要它来观察整个大地的情况,需要它来呼唤着那伟大力量的再一次降临,这需要一代又一代的天眼族不屑的努力才行,可惜……如今它已经随着天眼一族信仰的崩溃而没落。成为了一座囚禁罪人的死城,它存在的意义已经完全消失了,空奶奶,你可曾想过,当这座塔开始荒废,开始出现无人管理的真空期时,你们已经抛弃了信仰。”

    眸子微微缩着,空奶奶警惕了起来,“小鬼,你到底……”

    “我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知道这些事,你是想问这些东西吧?”天闲微微冷笑,“你不必知道这些,你只要知道在天眼一族从寒古塔迁徙的时候开始,你们的先祖就已经将背离忠诚之路的种子种下,而你们则是这不忠的种子生出的枝芽。”

    空奶奶惊疑不定,反复打量天闲,“你……到底在胡说什么!?”

    天闲略有无奈的摇头,“这就是曾经寄予厚望的从者,真是失望!空奶奶,难道你忘了天眼一族到底是为了什么才留在这寒冷的极北之地上吗?”

    望着天空的寒古塔,天闲再度摇头,“那并非是为了守护这座愚蠢的塔,而是为了以这座塔为信标,聆听诸神的教导,再一次迎接那伟大的力量,我说的,可对?”

    空奶奶几乎愣住,有些答不出话来。

    天闲却有些好笑的又说道:“可惜,你们却根本没有做到这一点,甚至,需要其他人帮忙才行。”

    空奶奶心中萦绕着一股不安,死死的盯着天闲,脸上的血色渐渐开始消退。

    天闲淡淡说道:“开始怀疑了吗?这真是愚蠢,当这座塔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一个明智的领导者就应该有所判断,空奶奶!你能否回答,为什么天眼一族守护了上千年都不曾挪动分毫的寒古塔,会被我一个外族人挪到这里来?”

    吸冷气的声音响成一片,天闲直接承认是自己挪动了寒古塔,尽管这似乎已经是不需要说明的事实,但还是让每个人都目瞪口呆,一个外族人居然……

    空奶奶的面上浮出几分惊恐。

    寒古塔的来历每一代族长自然再清楚不过,这座塔是以诸神的神秘刻纹为核心,想要驱动这塔的防御和一些必要的功能,必须要破译那些刻纹才行,但从很久之前,随着天眼一族的没落,破译这刻纹变得越来越困难……

    曾经,自己也曾想要将歪斜倒悬的寒古塔正立过来,可惜却毫无头绪,最终只得放弃。

    这少年,居然可以使用刻纹驱动寒古塔来到这里!

    “你,到底是谁?”

    ---

    嗯————还得再早点更新才行(未完待续。。)r527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