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二十六章 回归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混账!!”

    一声大喝,空奶奶从床上坐了起来,随后猛的发觉自己是晕倒后忽然醒来,立刻警惕的打量四周。

    天闲三人正在小饭桌上享用难得的晚餐,今天空奶奶带来了一些食物,虽然只是村庄里很普通的食物,但在寒古塔就十分难得了。

    “你们……”一见到三人正在一边说笑一边吃晚饭,空奶奶就感到脑子一阵眩晕,险些再次晕过去。

    “啊!母亲大人,您醒了!”伊芙赶紧来到床前,满脸关切的拉起空奶奶的手,只是笑容里明显带着几分心虚。

    凌毫不客气的,继续吃东西。

    天闲擦擦手上的油水,倒是也赶紧凑了上来,“空奶奶,您这么快就醒了,看来是没什么大碍了。”

    伊芙立刻附和:“是啊是啊!母亲大人您真是硬朗!连手杖都摔断了,可是骨头却好好的,只受了些皮外伤,真不愧是我们天眼族的族长,天眼族在您的带领下,今后一定能……”

    “住口!”空奶奶一声厉喝打断她的话,“早在你非要和那个人类私定终身的时候,就已经不再是我女儿!”

    “哎呀哎呀~~”伊芙掩口笑笑,“您看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您还提它做什么,年轻人? 才应该犯错嘛,要是现在,女儿我自然不会再那样了,您看您总这样生气,对身体可不好呢,如果……”

    “你给我闭嘴!”空奶奶听着伊芙“笑眯眯”的声音就感到浑身冒火,“你这个混账一辈子也不会悔改!否则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伊芙努努嘴吧,“女儿是担心自己的女儿啊,您看您自己,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女儿。女儿我在这里长着黑角,吃着可怜的食物,您不担心就算了,一来就大加训斥……”

    说着,伊芙居然真的委屈的掉下眼泪来。

    说起在寒古塔的生活,空奶奶面上的怒色倒是减了几分。但仍哼道:“还不是你咎由自取,当初要不是非要和那个人类……哼!”

    见空奶奶面色缓和,伊芙立刻眉开眼笑,眼泪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嗯嗯……母亲大人您说的对,当初女儿就不该和那个人类私定终身呢,您看现在一不小心都教坏了女儿,雪居然这么小就认识了男孩子,哎呀——做母亲的真是羞愧。”

    对于伊芙这种到了寒古塔还是没有半分改变的性子。空奶奶看起来也没什么好办法。干脆寒起脸,目光转移到了天闲和凌的身上。

    望着这一对少男少女,空奶奶气的几乎脸都扭曲了起来,“你们两个小兔崽子!你们怎么在这?”

    凌闷头吃东西。

    天闲露出了和伊芙一模一样笑眯眯的表情,“空奶奶,您忘了,我们离开的时候给您留过字条了,上面不是清楚的说了我们要到这里来的。唔……没有什么外伤,难道摔坏了脑子?”

    听到天闲嘀咕。空奶奶差点气的吐血,“你这个小畜生!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你居然敢闯到这里来!”

    天闲顿时皱眉,轻轻哼了一声,“空奶奶,我是父母生养长大的,可不是畜生。您也是有父母的,开口之前应该多思量才对。”

    空奶奶一双老眼气的睁开老大,恶狠狠望着天闲,“你!”

    “空奶奶!”

    正当空奶奶要发作的时候,凌的声音传了过来。她终于肯暂时从晚餐的享受中拔出头来,望向这边,“您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为的恐怕也不是对我们发火吧?而且天眼族的族规一共一百三十四条,我条条记得清清楚楚,似乎上面……”

    凌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还颇为不屑的笑了一声,“似乎也没有哪一条规定我们不能来寒古塔,您这么生气又是为了什么啊?”

    天闲微微一愣,随后笑容立刻就在脸上荡开了,忽然学起了伊芙的口气,“哎呀~~原来天眼族没有族规说这里是不能来的,那空奶奶您可不要再生气了,我们只是过来看一看而已,也没做什么坏事,现在正等着您过来带我们回去呢……”

    伊芙一听天闲说话的口气,不由掩口而笑,“真是讨厌的小混蛋,居然学姐姐说话,不过……说的倒也没什么错的地方。”

    说着伊芙满脸欣慰的对空奶奶说道:“母亲大人您看,虽然年纪小,但是现在他们已经会夫唱妇随,真是我们天眼族和睦的楷模……”

    空奶奶怒的一张脸都完全抖了起来,不过她倒是也十分清楚,天眼组的一百三十四条族规中,的的确确没有那么一条,甚至是哪一条中的一部分规定就不能来寒古塔的!

    寒古塔从很久很久以前就被作为天眼一族的思过所在被当作处罚罪人的幽禁之地,而且地处极北之地的更深处,为了种族延续不得不从极北之地深处迁徙出来的天眼族谁会没事跑回去送死?而且说白了,从很久很久之前开始,久到这一百三十四条族规还没完全成型之前,除了族长外,就没人能找得到这寒古塔了,自然也不可能有人来。

    而且就算是族长,也是通过特殊的途径到达寒古塔,要想真的深入极北之地寻找,那也一样是徒劳的。

    “好啦好啦~~都说了您不要这么生气了,您看您还伤着,现在一起吃些东西消消气,有话慢慢说嘛,您这个年纪性子还这么急,那可不行的……”伊芙忽然间也想到了,族规上似乎没有哪一条规定不许人来寒古塔,顿时笑的更开心了。

    空奶奶气归气,可是自己也知道族规是拿凌和天闲没办法的,只好怒哼一声,质问道:“的确没有族规规定不许外人来寒古塔,可是这寒古塔自从先祖世代就是我们天眼族的重要之地,刚才的情况又是怎么回事?”

    手指窗外,空奶奶满脸寒霜。“为什么倒悬了数百年的寒古塔,现在居然直立起来!你们最好不要告诉我,这和你们毫无关系!”

    “的确和我们没有关系!”天闲笑着,回答的干脆利落。

    伊芙和凌都有点意外的看着天闲,这塔之所以会直立过来,可不知和天闲没搞关系。这完全就是他一手造成的才对。

    “没有关系!?”空奶奶露出了要杀人般的表情,“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寒古塔为什么会忽然间直立过来!?”

    “我怎么知道?”天闲眉毛一挑,轻飘飘的说道,“我只是觉得伊芙姐姐被罚在这里受苦有些不厚道,所以就来看看她,因为我不认得路,不得不拉了凌一起来,但是我们才刚刚到达这里没多久。这塔就忽然间震动起来,然后底朝天的转了过来,我怎么知道它为什么转?”

    看着刚刚才把寒古塔完全调转过来的天闲,伊芙和凌眼睛都瞪大了稍许,这种明明白白耍无赖的本事,两人倒还是第一次见到。

    空奶奶人老成精,自然听得出天闲这稀松的口气完全是胡说八道。

    不过不等空奶奶说话,天闲已经继续说道:“您不会以为这塔直立过来是我动的手脚吧。这对我似乎没有任何好处,而且似乎这座塔是要天眼族启动那个什么石柱上的刻纹才能操控的。我一个外族人,怎么可能懂得操控?”

    空奶奶微微一怔,天闲虽然口气随意,但这话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作为族长,空奶奶很清楚这寒古塔是祖先留下来的神奇之物。传到自己这一代,这座塔已经荒废了很久,别说完全控制这座塔,就算是发动它的一部分功能都十分吃力,因为那些刻纹破译起来十二分的繁琐。一个外族人,的确不可能看得懂那些东西才对。

    可是……

    天闲瞄着空奶奶,见她面露迟疑,又说道:“我们可是好好在这里呆着,这塔自己转起来的,不信你问问伊芙姐姐和凌,这塔是不是她们两个动了手脚旋转起来的?”

    空奶奶立刻目光凌厉的看向两人。

    伊芙和凌暗中哭笑不得,心想你这个罪魁祸首现在居然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还拿别人做挡箭牌……

    “我可是一个刻纹都看不懂。”凌耸耸肩膀,“他说的一点没错。”

    伊芙则笑的花一样,“我也才破解一小部分刻纹而已,这塔可不是我能动得了的。”

    空奶奶看着三人,心中怒火涌动,有一种感觉在告诉空奶奶,寒古塔出现异动和眼前这三个家伙有脱不开的关系,可是按照道理来讲,又似乎不可能和这三个人有关。

    一定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这三个人一定隐瞒了什么!

    “哼!”空奶奶一声怒哼,“你们不想说就算了!但是我到这来只是送一些物品而已,完全没有必要还带人回去,既然你们喜欢躲在这里做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那么我自然不必多管闲事!族规上既然没写着不许别人来到寒古塔,我更不会阻止,你们……就在这里好好的呆着吧!”

    说完,空奶奶推开伊芙下了床,大步向外走去,看起来居然这就打算离开。

    “空奶奶!”天闲叫了一声。

    空奶奶应声停下脚步,微微冷笑,“怎么,这么快就想说了吗?还是说你舍不得留在村庄里的雪?”

    天闲知道空奶奶在警告自己,甚至是在用雪威胁自己,但天闲对此浑不在意,说道:“您真的就打算这样走了吗?您看到凌头上的角了吧,她能撑到现在已经近乎是极限了,再不离开的话,或许就会发狂而死,您打算杀了您的孙女吗?”

    空奶奶回过神来,用一种森然的目光望着天闲,“小鬼!你最好不要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我是天眼一族的族长,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天眼一族能长久的生存下去,如果为了天眼一族的利益不得不牺牲我的孙女,那么我也会毫不犹豫。不要以为你很了解我们天眼一族,你不过是个外族人,我们做出的选择,我们付出的牺牲和代价,你完全无法理解。”

    目光扫过伊芙和凌的面孔。空奶奶淡淡说道:“我最后问一次,你们是怎么来到这的?寒古塔又是为了什么才直立过来,如果你们不想回答,那么……就永远的留在这!当然,你们可以按照来时的办法回去,只要……”

    空奶奶的目光在凌的角上停留了一下。“只要你们认为她的时间还足够用。”

    伊芙眼神波动了几下,虽然现在瞒过空奶奶是很容易的,毕竟她并不知道寒古塔隐秘一层的存在,可是就像她说的,凌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如果不尽快离开寒古塔,回到极北之地外围的话,那么……

    “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伊芙正为凌担心,天闲已经开口了。“空奶奶,如果您狠心要把凌丢在这里的话,我们也无能为力。”

    伊芙飞速扫了天闲一眼,努力让自己显得镇定,但是她心中已经惊讶的无以复加,如果空奶奶因为这句话而真的离开,那么凌岂不是……

    凌默默站在原地,一声也不吭。

    空奶奶看了看三人。点点头,“很好!看来你们在短时间内就达成了某种默契。那么好吧,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们就在这里好好的享受这种默契,这座寒古塔从古代存在至今,传说是神灵留给我们天眼族最后的恩赐,作为族长。我很高兴看到你们能有如此宏伟的坟墓!”

    伊芙的呼吸微微急促起来,她是了解空奶奶的,作为族长,她真的可以牺牲一切。

    天闲不为所动,只是遗憾的摇头。凌依旧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丝毫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空奶奶逼视着三人,最终遗憾的摇摇头,“凌大概还有十天的时间,十天之后我会再来,那将是你们最后的机会!”

    说完,空奶奶自行离去,消失在了楼梯尽头。

    “呼……”伊芙这才吐了口气,轻轻拍了拍胸口,显然刚才是紧张至极。不过她立刻向天闲问道:“现在怎么办?如果空奶奶十天之后再来的话……”

    天闲转向凌,十分感兴趣的问道:“你刚才为什么不说话,我差点就觉得我的计划要泡汤了,要知道你如果再继续逗留在这,可是真的会没命的,唯一能活命的办法就是和空奶奶回去。”

    “哼!”凌哼了哼鼻子,“既然你那么认真的胡说八道,那么肯定是有什么计划的吧,我的生死先不论,你自己是绝对不会留在这的,那么我还担心什么呢?”

    天闲不由呵呵笑了起来,“你对我还真是有信心,多谢,多谢啦!”

    伊芙眨眨眼睛,思量一番,心中的担忧顿时消散一空,喜悦无比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吗?真是太好了,凌!作为母亲我真为你高兴,没想到这么快你们就这样信赖对方了,我真是没有选错女婿呢!”

    凌狠狠瞪了伊芙一眼,“少在我面前提这件恶心的事情,我是我,他是他!我从来没有答应过什么!”

    “啊呀啊呀~~~”伊芙笑的一脸得意,“不用这么害羞,我们都是一家人……”

    “谁和你害羞!”凌忍不住心中冒火,“你这个笨蛋女人不要老是想着这些事情好不好!”

    “好的好的~~不要这么害羞嘛……”

    凌:“…………”

    “不过呢!”伊芙凑过来双手一捧天闲的脸颊,开心的揉了起来,“你这个小坏蛋!现在赶快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办法把凌送回去,你要是说根本没有办法的话,那姐姐我可就要现在把你丢到塔外面去了!”

    好不容易把伊芙的手推开,天闲揉了揉自己的脸,脸上闪过一分神秘之色,“我自然是有办法的,嗯……不过需要稍微的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伊芙立刻问。

    “嗯……”天闲嘿嘿笑了笑,“我们到顶层去,先找一找天眼族村庄,瞧瞧那里的情况!”

    ……

    空奶奶这次气的不轻。

    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天闲和凌居然真的成功到达了寒古塔。

    这完全是一种疯狂!

    极北之地的严寒是使这里几乎成为了生命的禁区,而在更深处的极北之地,那种寒冷几乎已经超出了所有生命能承受的极限,当初天眼一族也是使用了特别的手段才能在那里生存。

    两个少年人,没有什么特别的御寒手段。也没有足够往返的食物,就那样贸然闯进了那片生命的禁地,空奶奶几乎认为他们已经死在了极北之地深处……

    凌生出了黑角,看来她是冒险以这种方式对抗了那种非人的严寒,但是那个少年居然也能平安的活下来……

    空奶奶自行返回天眼族的村庄,心中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更让她疑惑的是。天闲和凌到底是怎么找到寒古塔的,那个地方就算是自己也不知道确切的位置,只是通过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特殊途径才能过去而已。

    还有寒古塔忽然发生的震动,这绝对和他们是有关系的,只是不知道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居然让数百年没有动过的寒古塔倒转了过来。

    仔细思考着这些事,但最后却还是一无所获,空奶奶只好摇头叹气,心想反正还有十天时间。十天时间一过,无论如何凌都必须返回才行,到那个时候自己绝对会得到想要的答案。

    一晃十天过去。

    空奶奶这天早早的起床,显得精神奕奕,十天前在寒古塔中跌跌撞撞翻了不知道多少个跟头,还在没有伤到骨头,而且回来之后发现外伤也被妥善的处理过了。

    应该是那个少年做的……看看自己手上的伤痕,空奶奶有点无奈的叹气。那少年倒是生的相貌堂堂,而且从他肯将雪背回极北之地。给自己治了伤也没有说出来,可见心地善良,而且能来到极北之地的人个个都不是简单角色,如果不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这少年倒也是凌的良配,可惜……

    说起来。天眼族大多都是这样的无奈……

    叹着气,空奶奶重新打起精神,今天可是去寒古塔的日子,绝对不能愁眉苦脸。

    “空奶奶!空奶奶!大事不好了!!”空奶奶正想离开,忽然外面传来惊慌的呼声。

    打开房屋大门。空奶奶皱眉的发现门口站了好多族人,“怎么回事?慌张什么?”

    “空奶奶,您……您快出来看看吧,天上……天上有东西!”

    “什么!?”

    空奶奶眉梢一抖,几步走出来,目光在天上一扫,立刻锁定了远处的天空。

    今天是一个天气晴朗的好日子,整个天空没有一丝云彩,但是在那一片天空上,却缭绕着和平常迥然不同的云雾。

    这一大团云雾就好像围绕着什么一样,呈现出一个明显的圆形,而在这团云雾中,巨大的黑影若隐若现。

    眯起眼睛,空奶奶嘴角抖了两下,“通知所有族人,准备战斗,留下足够的人手做好回收房屋,撤离这里的准备。”

    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这个居住地才搬来没几年,也是一个相比起来很不错的居住地,现在空奶奶居然说可能要搬迁,这次事态居然如此严重!

    所有人立刻分散到村庄中通知每个人迅速准备。

    空奶奶凝望着远方天空上滚滚云雾中的巨大黑影,忽然间心中闪过了一个想法,不由慢慢睁大了眼睛,“难道……”

    村庄里所有族人迅速被动员起来,除了留守准备随时收好房屋撤离的人外,其余人都已经准备好了进行战斗,大家聚集在村庄前的空地上,紧张无比的望着远方天空那团不断向这边逼近的巨大云团。

    这云团好像巨大的方舟,托着那个黑影不断向村庄的方向前进,当距离足够近,近到大多数人都能看清云雾中黑影的轮廓时,一阵阵惊讶之声响起。

    “好像是一座塔!”

    “的确像是一座塔。”

    “可半空怎么会有塔?”

    大家议论纷纷,而空奶奶的面孔已经扭曲到了极限,那巨大的云团背后隐藏的影子已经能看的清清楚楚,层层叠加,水檐角楼,正是一座精致的巨塔!

    虽然没有在外面看过全貌,但是在窗子中,空奶奶却很多次看到过那轮廓中的水檐和角楼!

    随着云团不断逼近,人群中嘈杂声越来越大,每个人都更加紧张起来,极北之地的天空上,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奇怪的东西。

    “空奶奶……”一个族人想询问空奶奶现在该怎么办,但他还没问出来就自动闭上了嘴巴,而且忍不住的后退了几步。

    空奶奶浑身散发着一股让人心惊的杀气,但这种杀气却有别于警戒和惊讶,而是完全出于愤怒,几乎每个人都能感觉到空奶奶那种似乎一触即发的怒气,大家不由自主的都向后退了退,再没人敢去询问。

    “快看!那东西露出来了!”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大家的目光立刻又被吸引上了半空。

    明亮的阳光下,巨大云团中缭绕的云雾终于掀开了一角,露出了其中那巨大黑影的真面目。

    那是一座黑色的巨塔,一眼看上去也不知道有多少层。从建筑的样式上来看,这座塔已经有着相当的年头了,虽然外壁经过精心的布置和修饰,但也已经沾染了岁月的风霜之色,它凌空立在飘渺的云雾之中,仿佛一个古老的巨人。

    这一下,议论声变得更大了。

    “真的是一座塔!”

    “这塔的建筑外形……似乎,似乎有点像我们天眼族。”

    “这么说的话,的确有些像,你看那窗子和墙角的形状!”

    “那个角楼上的雕像好像和我们屋檐上的一样……”

    “这座塔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起来起码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和我们的屋子差不多……”

    “难道也是先祖留下的建筑?”

    “先祖……留下的塔?”

    “说起来,极北之地的确应该有一座先祖留下来的塔……”

    “………………”

    议论声逐渐变得嘈杂起来,虽然大家都是无法确定,可是从种种迹象上进行猜测,这座塔的名字已经呼之欲出。

    “都给我住口!”空奶奶一声大喝,“跟我上去,准备战斗!”

    所有人立刻闭嘴。

    空奶奶双目泛寒,双手一张,一只鸟形虚灵在脚下浮现而出,带着空奶奶缓缓飘上半空,其余人也是纷纷召唤虚灵,凝聚实体向天空飞去。

    巨大的寒古塔凌空而立,当飞上半空近距离仰望这座塔时,那股扑面而来的沧桑震撼着每一个天眼族的心。

    “吱呀”

    忽然塔身上一扇窗子打开了,一个人探出头来,半空上长风吹拂,顿时吹乱了她一头柔美的长发。

    “啊呀~~大家果然来迎接我们了!”伊芙望着飞上半空的数百族人,开心的笑了起来,“大家还好吗?我回来了!”

    所有人目瞪口呆……

    伊芙被发配寒古塔,终生不能再回村庄,这才一个月前的事情!一转眼,她居然笑眯眯的回来了!

    “是寒古塔!!”

    终于有人忍不住的大叫了起来,天空之上一片哗然——

    嗯————明天要早点更新才行(未完待续……)r1292

    ,,。
小说推荐